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 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摄论师的师承及其哲理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01:3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摄论师的师承及其哲理

  韩廷杰

  中华佛学学报第12期 (1999.7月出版 )

  页175~190

  中华佛学研究所发行

  --------------------------------------------------------------------------------

  页175

  提要

  摄论师是中国陈隋之际专门弘扬《摄大乘论》的一派学者。创始人是真谛,他的弟子有慧恺等,他们是摄论师的第二代。摄论师的第三代是智恺的弟子智殷等,第四代是僧荣的弟子慧琎等,第五代主要是智凝的弟子灵觉等。

  摄论师哲学理论的突出特点是九识论。除八识之外,另立第九识阿摩罗识。

  关键词:1.摄论师 2.阿梨耶识 3.阿摩罗识 4.真谛

  页176

  摄论师是我国陈隋之际专门弘扬《摄大乘论》的一派学者。

  无著的《摄大乘论》是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的重要著作,在我国有三个汉译本:一、元魏佛陀扇多译本,二、陈真谛译本,三、唐玄奘译本。摄论师依据的是陈真谛译本。这部论有世亲、无性两家释论。世亲是无著的弟弟,又是他的弟子,所以世亲的释论很有权威性。世亲的释论也有三个汉译本:一、《摄大乘释论》十五卷,陈真谛译于天嘉4年(563年);二、《摄大乘论释论》十卷,隋达摩笈多译于大业5年(609年);三、《摄大乘论释》十卷,唐玄奘译于贞观21年至23年(647~649年)。

  元魏佛陀扇多翻译的《摄大乘论》虽然早于陈真谛,但由于他没有翻译世亲的释论,所以他的《摄大乘论》影响不大。陈真谛不仅翻译了《摄大乘论》的本论,又翻译了世亲的释论,使这部论得以迅速弘扬,形成一派师说。

  一、摄论师的师承

  摄论师的创始人是真谛(Paramartha),音译波罗末陀,亦称拘那罗陀(Gunarata),西天竺优禅尼人,属婆罗门种姓。为弘佛道而至扶南(今柬埔寨)。梁武帝大同年间(535~545年)派张记等前去邀请名德,访求大乘经论。真谛应邀来华,从大同12年(546年)8月15日到达南海(今广州市),太清2年(548年)8月至建业(今南京市),“武皇面申顶礼,于宝云殿竭诚供奉。”[1] 本想在此从事佛典翻译,因值侯景之乱而东行。后到富春(今浙江省富阳县),县令陆元哲招集宝琼等二十多名和尚帮助真谛翻译《十七地论》,刚翻五卷,即因世乱而中止。

  天保3年(552年)应侯景之请回到建业。梁元帝即位后,真谛迁往正观寺,与愿禅师等二十余人翻译《金光明经》,三年后返回豫章(今江西省南昌市),又往新吴(今江西省奉新县)、始兴(今广东省曲江县)、南康(今江西省赣县西南),沿途进行翻译。陈武帝永定2年(558年)7月返回豫章,又转晋安(今福建省晋江县)。后从晋安来到梁安郡(今广东省惠阳一带),天嘉3年(562年)12月来到广州。剌史欧阳頠请住制旨寺(即今光孝寺)。陈宣帝太建元年(569年)正月11日逝于广州,时年七十一岁。据《续高僧传》卷1,真谛共译佛教经典六十四部二百七十八卷。据《历代三宝记》,共译四十八部二百三十二卷,《开元录》载为三十八部一百一十八卷。

  真谛的主要译籍如下:[2]

  页177

  太清4年(550年) 译《十七地论》五卷、《中论》一卷、《如实论》一卷、《三世分别论》一卷。

  承圣元年~4年(552~553年)译《金光明经》七卷。

  承圣3年(554年) 译《弥勒下生经》一卷、《仁王般若经》一卷及《疏》六卷、《中论疏》二卷、《九识义记》二卷、《转法轮义记》一卷。

  绍泰2年(556年) 译《随相论十六谛疏》一卷、《求那摩底随相论》一卷。

  永定2年(558年) 译《大空论》三卷、《中边分别论》三卷及疏三卷、《正论释文》五卷、《宝行王正论》一卷、《正论道理论》一卷。

  永定3年(559年) 译《立世阿毗昙》十卷。

  天嘉2年(561年) 译《解节经》一卷、《义疏》四卷。

  天嘉3年(562年) 译《金刚经》一卷及疏十卷。

  天嘉4年(563年) 译《大乘唯识论》(即《唯识十二论》)一卷、《摄大乘论》十二卷、《广义法门经》一卷。

  天嘉5年(公元564年)始译《俱舍论》。

  光大2年(公元568年)译《律二十二明了论》一卷。

  不知译时的典籍如下:《三无性论》(相当于《显扬圣教论》的〈成无性品〉)二卷、《显识论》一卷、《金刚般若论》一卷、《转识论》(相当于《唯识三十论》)一卷、《无相思尘论》一卷、《十八空论》一卷、《遗教论》一卷、《决定藏论》(相当于《瑜伽师地论.抉择分》的一部分)、《金七十论》三十卷 、《婆籔槃豆法师传》一卷等。

  真谛的译经在中国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称为中国的四大译经家之一。[3] 真谛的主要弟子有慧恺(亦作智恺)、曹毗、法泰、僧宗、道尼、法准、慧旷等,他们是摄论师的第二代。

  智恺,《续高僧传》卷1有传,俗姓曹,住杨都寺,与法泰师事真谛,协助真谛翻译《摄大乘论》和《俱舍论》,撰《摄论疏》二十五卷。真谛对智恺非常赏识,痛恨相见甚晚。后来,智恺请真谛于广州显明寺讲《俱舍论》。刚讲一遍,至陈光大年中,僧宗、法准、慧忍等又来请真谛讲《摄大乘论》。第二年,僧宗等人又来请智恺于智慧寺讲《俱舍论》,未讫而卒。逝于光大2年(568年),时年五十一岁,葬于广州西阴寺。真谛为智恺的去世而悲痛,第二年即逝。现存智恺为《俱舍论》、《摄

  页178

  大乘论》写的序和为《唯识论》、《律二十二明了论》写的后记。

  智恺讲《俱舍论》时,智殷、道尼等二十人去听讲。

  曹毗,《续高僧传》卷1有传,真谛之受菩萨戒的弟子,智恺的侄子,跟随智恺到广州,从真谛学《摄大乘论》,太建2年(570年),曹毗请建光寺僧正明勇法师继续讲《摄大乘论》,成学名僧五十余人。后于江都(今江苏省江都县西南)白塔寺开讲《摄大乘论》等。著有《真谛别历》,亦称《真谛传》。曹毗的主要弟子有禅定、僧荣、日严、法侃等。

  法泰,《续高僧传》卷1有传,住杨都大寺,与慧恺、僧宗、法忍等,知名梁代。真谛来广州后,法泰与僧宗、慧恺等在广州制旨寺笔受文义,前后共二十年,翻译佛教典籍五十余部,并述义记。法泰曾协助真谛翻译《律二十二明了论》,并疏五卷,严谨奉行。陈太建3年(571年)法泰回到建业,开讲《摄大乘论》、《俱舍论》等新翻经论。当时人们随从梁武帝、陈武帝遵崇《大品般若经》、《中论》、《十二门论》、《百论》等空宗经典,法泰弘扬《俱舍论》、《摄大乘论》,不被人重视,只有彭城(今江苏省铜山县)沙门静嵩独得其传。

  僧宗,《僧传》中没有单独为他立传,只在《续高僧传》卷1〈拘那罗陀传〉和〈法泰传〉中有些零散记载。他是扬州僧人,陈光大年间,僧宗、法准、慧忍等来到广州请真谛讲《摄大乘论》,第二年又请智恺于智慧寺讲《俱舍论》。《续高僧传》卷1〈拘那罗陀传〉称:“自谛来东夏,虽广出众经,偏宗《摄论》……故随处翻传,亲注疏解。依心胜相后疏,并是僧亲所陈。躬对本师,重为释旨。增减或异,大义无亏。宗公别著《行状》,广行于世。”[4] 真谛于太建元年正月11日死后,僧宗于13日与法准等“各斋经论还返匡山”。

  道尼,《僧传》中没有专门为他立传,只是在〈道岳传〉和〈法泰传〉内有些零散的记载,《续高僧传》卷13〈唐京师普光寺释道岳传〉称:“有九江道尼者,创弘《摄论》,海内知名,以开皇10年自杨都来化京辇,亲承真谛,业寄传芳,岳因从受法。”[5] 此中“岳”字,系指南岳。《续高僧传》卷1〈陈杨都金陵沙门释法泰传〉称:“道尼住本九江,寻宗谛旨,兴讲《摄论》,腾誉京师。开皇10年敕追入,既还雍替,开悟弘多。”[6]

  道尼的弟子有道岳、智光、慧休等。

  法准,《僧传》中没有专门为他立传,只是在〈真谛传〉、〈慧恺传〉和〈慧旷

  页179

  传〉中有些零散记载。文帝天嘉4年(653年)法准与僧宗、僧忍等投真谛学《摄大乘论》,真谛死后又与僧宗等还返匡山。

  继承法准传统的是他的弟子静愿。

  慧旷,其传称:“俗姓曹氏,谯国人也,其后别派,今为襄阳人焉。祖亮宗梁给事黄门侍郎卫卿,父蔼直阁将军。”[7] 十二岁出家,师事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县)宝光寺澄法师,后与宗、恺、准、韵等投真谛学《摄大乘》、《唯识》等论,及《金光明》等经。真谛死后,与同学僧宗等回卢山,“州宰鄱阳、长沙二王,俱敦师资之教。后与湘、郢二州累载弘道。”[8] 后移居兴国寺,隋炀帝时期,敕住丹阳栖霞山寺。大业9年(613年)5月16日终于寺房,时年八十岁。

  摄论师的第三代人主要是:智恺的弟子智殷,曹毗的主要弟子僧荣、法侃,法泰的主要弟子静嵩,道尼的主要弟子道岳、智光、慧休,法准的主要弟子静愿等。

  智殷,其传称:“时有循州平等寺沙门智殷者,弱年听延祚寺道、缘二师《成实》、并往北土沙门法明听《金刚般若论》,又往希、坚二德听《婆沙》、《中论》……及翻《摄论》,乃为广州敕史安南将军阳山公頠请宅安居,不获专习,后翻《俱舍》,方予其席。及恺讲此论,殷与道尼等二十人,并掇拾文疏,于堂听受。”[9] 智恺死后,真谛失声痛哭,在法准房中率道尼、智殷等十二人共传香火,立誓弘扬《摄大乘论》和《俱舍论》,使之不断。真谛死后,智殷于太建9年(577年)继续弘讲。“太建11年2月,有跋摩利三藏弟子慧哿者,本住中原,值周武灭法,避地归陈,晚随使刘璋至南获《涅槃论》,殷曾讲斯经,欣其本习伏膺请求,便为开说,止得序分种性,分前十三章玄义,后返豫章鹤岭山,殷又与玑法师随从,因复为说第三分。”[10] 晚年于本州讲《摄大乘论》十多遍,理解者二十五人。仁寿元年(601年)逝世。著有真谛的《翻译历》。

  僧荣事不详,其弟子是慧琎。

  法侃,俗姓郑,荣阳人,受具足戒后曾随渊法师学习佛教经论。陈代住江都安乐寺,向曹毗学《摄大乘论》。“隋炀晋蕃昔镇杨越,搜举名器入住日严,以侃道洽江,将欲英华就京部,乃召而隆遣,既达本寺,厚供礼之。”[11] 仁寿2年(602年),法侃前往宣州(今安徽省宣城县),安置舍利。武德6年(623年)11月卒于兴善寺,时年七十三岁,主要弟子是道抚。

  页180

  静嵩,亦称靖嵩,俗姓张,涿郡固安人,十五岁出家,其同学靖融,通晓大小乘经论,尤精《杂心》。靖嵩受靖融的启发,来到京邺。向大齐国统法上的弟子融智学《涅槃经》和《十地经论》。周武灭佛期间,他与同学法贵、灵侃等三百多僧人来到南地江左(今长江以东),陈宣帝迎接,并“令侍中袁宪至京口城礼接登岸,帝又使驸马蔡凝宣云,至人为法,以身许道。”[12] 靖嵩在此向老师法泰学习《摄大乘论》和《俱舍论》,下数年苦功,终于精通了这两部论,对《辨中边论》等四十余部大乘论典,都能会通纲要。开皇10年(590年)靖嵩和灵侃等二百余僧都回到江北,大开讲席。著有《摄论疏》六卷、《杂心疏》五卷,又撰《九识》、《三藏》、《三聚戒》、《二生死》等,并行于世。靖嵩不仅继承真谛传统,弘扬《摄论》,并曾攻研《十地经论》,他不仅是摄论师,也是地论师。卒于大业10年(614年),时年七十八岁。弟子有智凝、道基、道因、法护等。

  道岳,玄奘曾跟随他学习《俱舍论》。

  智光,《续高僧传》卷26有传,江州(今湖北武昌)人,道尼的学生,少学《摄大乘论》,很有成绩。“开皇10年,敕名尼公,相从入京,住大兴善寺,仁寿创塔,召送循州。”[13] 晚年讲《摄大乘论》,驰名当时。

  慧休,《续高僧传》卷15有传,俗姓乐,瀛州人,十六岁投勖律师出家,后至京邺向灵裕法师学习佛教。又往渤海从明彦法师听讲《成实论》,从志念法师学小乘论典、《婆沙》等,各闻数遍。后听昙迁、道尼讲《摄大乘论》,“周涉三遍,即造章疏。”[14] 双人洪理律师学《四分律》,向法励(569~635)学律。逝于贞观9年(635年),时年九十八岁。弟子昙元,通晓经、律、论三藏。弟子灵范,弘扬《摄大乘论》,振名京邑。

  静愿,代州(今山西省雁门)人,三十岁出家,受大戒后专学律典,讲《四分律》十遍。又听《十地经论》、《华严经》及小乘佛教论典。曾对真谛传译的《摄大乘论》制疏释,晚年入京辅,住宝刹寺。后移住宝昌正时弘讲《摄大乘论》,晚弘《杂心》。对《舍利毗昙》造疏十卷。文帝造塔,敕遣送舍利于潭州(今湖南省长沙县)之麓山寺。卒于大业5年(609年)5月,时年六十余岁。

  摄论师的第四代人主要是僧荣的弟子慧琎,法侃的弟子道抚,靖嵩的弟子智凝、道基、道因、法护等。

  慧琎,《续高僧传》卷22有传,俗姓吴,相州江都(今江苏省江都县西南)

  页181

  人,少依僧荣出家,向僧荣学《摄大乘论》,后即开讲此论。受具足戒后,专门学习律仪。贞观5年任云花寺上座,[15] 常讲《摄大乘论》,并讲戒律,贞观8年(634年)逝于云花寺,时年五十余岁。

  道抚,其传称:“俊颖标首,京城所贵,本住总持,宗师异解,用通《摄论》,及临时侃席,数扣重关,束心展礼,岁承音训。遂舍弃本习,从师真谛。”[16]

  智凝,《续高僧传》卷10有传,不详姓族,豫州(今河南泌阳)人,年少出家,受具足戒后,师事靖嵩学《摄大乘论》。主要传法于关东。大业年中卒于住寺,时年四十八岁。其弟子主要是灵觉、道卓、僧辩、智则、道积等。

  道基,《续高僧传》卷14有传,俗姓吕,河南东平人,年十四负帙游于彭城。隋太尉尚书令杨素,请道基于东都讲《扬心论》。后“乃鼓锡南郑,张教西岷──教阅大乘,弘扬《摄论》。”[17] 贞观11年(637年)2月卒于益部福城寺,时年六十余岁。当时在彭门弘扬《摄大乘论》的还有慧景、宝暹。

  道因,《宋高僧传》卷2有传,俗姓候,濮阳(今河南滑县东北)人,原学《涅槃经》,并进行弘讲。又于彭城(今江苏省铜山县),向靖嵩学习《摄大乘论》,后开讲此论。几年后,又因避难二蜀,居住于多宝寺,在此讲《摄大乘论》、《维摩经》等,听者千数。“追赴京邑,止大慈恩寺,与玄奘法师翻译、校定梵本,兼充证义,奘师偏奖偿之,每有难文,同加参酌──其专业者,《涅槃》、《华严》、《大品》、《维摩》、《法华》、《楞伽》等经,《十地》、《地持》、《毗昙》、《智度》、《摄大乘》、《对法》、《佛地》等论,及《四分》等律。其《摄论》、《维摩》仍著章疏。”[18] 显庆3年(658年)2月逝于长安慧日寺,时年七十二岁。

  法护,《续高僧传》卷13有传,俗姓赵,赵郡(今属河北)人,“祖康为济阳太守,子孙逐家焉,隋初有赵恒者,与清河崔汪以秀才擢第,时号四聪,即其父也。”[19] 十五岁出家,原学《维摩经》,后从志念听《毗昙》,从法彦听《成实》,又听律典,又往彭城(今江苏省铜山县)静嵩论师处学《摄大乘论》。大业3年(607年)常讲《中论》、《涅槃》、《摄大乘论》等。卒于贞观17年(643年)7月21日,时年六十八岁,撰《摄论指归》等二十余篇。

  摄论师的第五代人主要是智凝的弟子灵觉、道卓、僧辩、智则、道积等。关于灵觉、道卓的情况,〈智凝传〉称“有学士灵觉、道卓、并蜀土名僧,依承慧解,擅迹

  页182

  京室。逸还益都,弘赞厥宗。故岷洛《摄论》,由之而长矣。”[20]

  僧辩,《续高僧传》卷15有传,俗姓张,南阳(今河南获嘉县北)人,十岁即听《维摩》、《仁王》二经。后投智凝为师,学习佛教经论,大业初年召入大禅定道坊。武德初年至关东弘扬《摄大乘论》。贞观16年(643年)6月13日卒于弘福寺。时年七十五岁。对《摄论》、《中边》、《唯识》、《佛性》等论皆著章疏,流行于世。

  道积,《续高僧传》卷29有传,河东安邑(今河南原武县东南)人,俗名子材,道积是他的法名。二十岁投洪湛律师出家,开皇13年(593年)投普兴法师学《涅槃经》,开皇18年(598年)入于京室,依宝昌寺明及法师学《十地经论》,又依辩才智凝法师学《摄大乘论》,仁寿2年(602年)又往并州武德寺沙门法积学《地持论》,仁寿4年(604年)回故乡弘扬《涅槃》、《摄论》,后专弘《地持》。卒于贞观10年(636年)9月17日,时年六十九岁。

  智则,《续高僧传》卷25有传,俗姓凭,雍州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人,二十岁出家,住辩才寺,听智凝法师讲《摄大乘论》四十余遍。

  在北方弘扬《摄大乘论》的除法泰、曹毗等人以外,还有无学统的昙迁。

  昙迁,俗姓王,博陵饶阳(今河北饶阳县)人,十三岁受父母之命,跟舅父权会(北齐中散大夫、国际酒博士)学习六经,尤重《周易》。二十一岁依定州贾和寺昙静律师出家学《胜鬘经》。受具足戒后归邺下,向昙遵学佛法纲要。后来弘扬《华严经》、《十地经论》、《维摩经》、《地持经》、《大乘起信论》等。周武灭齐后,昙迁来到金陵(今南京市),初达杨都,栖道场寺,与慧晓、智瓘及高丽僧智晃等结交。在桂州剌史蒋君之宅获《摄大乘论》,如获至宝。隋初达彭城,把别人施舍给他的住宅称为慕圣寺,在此弘扬《摄大乘论》,又讲《楞伽》及《起信》、《如实》等论。“《摄论》北土创开,自此为始也。”[21] 后至广陵(在今北京昌平县),在开善寺弘扬《摄大乘论》。开皇7年(587年)秋,应文帝之请,与洛阳慧远、魏郡慧藏、清河僧休、济阳宝镇、汲郡洪遵同集长安,昙迁率弟子与五大德谒帝于大兴殿,“特蒙礼接,劳以优言,又敕所司,并天大兴善寺安置供给。”[22] 开皇10年(590年)春,帝去晋阳,敕迁随驾。

  昙迁的弘法活动受到封建统治阶级上层人物的重视,也受到佛教名僧的赞赏,慧远曾说:“迁禅师破执入理,此长胜我。”[23] 文帝建禅定寺后,请昙迁为寺主。卒

  页183

  于建业3年(607年)12月6日,年六十六岁。著有《摄论疏》十卷,又撰《楞伽》、《起信》、《唯识》、《如实》等疏以及《九识》、《因明》等章,还有《华严明难品玄解》等。共二十多卷。

  传承昙迁法统的有道哲、静琳、玄琬、道英、明驭、静凝等。

  道哲,《续高僧传》卷20有传,俗姓唐,齐郡临邑(今山东临县北)人,初投颖川(今属安徽省)明及法师学《十地经论》和《地持经》。受具足戒后又从魏郡希律师禀承《四分律》。后向昙迁学《摄大乘论》。卒于贞观9年(635年)正月,时年七十二岁。著有《百识观门》十卷、《智照自体论》六卷,还有《大乘开恩论》等。其弟子有静安、道城等。

  静琳,俗姓张,本族南阳(今河南获嘉县北),后居京兆之华原(今陕西省辉县东南),七岁出家,在樊邓受大戒,又向觉法师学《十地经论》,后至邺都向炬法师学《华严》、《楞伽》、《思益》等经。后入关中向昙迁学习《摄大乘论》。大业3年(607年)被召入京,住大总持寺。“住城王及太妃、楚国太妃安平公主等,皇家帝叶请戒第宅,隆礼频繁,国子祭酒肖璟、工部尚书张亮、詹事杜正伦、司农李道裕等,并誓为弟子。”[24] 卒于贞观14年(640年)10月26日,时年七十六岁。

  玄琬,《续高僧传》卷22有传,俗姓张,弘农华州(今山东费县东北),远祖因徒,今居雍州之新丰(今广东省亲丰县东山)。初师事昙延,受具足戒后便随洪遵律师学《四分律》,向昙迁学《摄大乘论》,还学《法华》、《大集》、《楞伽》、《胜鬘》、《十地经论》、《百论》、《中论》等,贞观初年“有敕召为皇太子及诸王等受菩萨戒,故储宫以下师礼崇焉,有令造普光寺,召而居之。”[25] 皇帝下令,于延兴寺造藏经,让玄琬任监护。卒于贞观10年(636年)腊月初7,时年七十五岁。撰《佛教历代国王赏罚三宝法》及《安养苍生论》、《三德论》各一卷。主要弟子是僧伽。

  道英,《续高僧传》卷25有传,俗姓陈,蒲州猗氏(今山西省安泽县东南)人,十八岁依叔休律师出家,去并州(今山西曲阳)炬法师听《华严》等经。开皇19年(599年)入解县(今山西虞乡县西)太行山柏梯寺修行止观。后住京师胜光寺从昙迁学《摄大乘论》。晚年回蒲州住普济寺,卒于贞观10年(636年)9月中,时年七十七岁。

  明驭,《续高僧传》卷26有传,瀛州(今河北省河间县)人,初学《涅槃》,后习《摄大乘论》,然后住无漏寺进行讲解。仁寿年中,敕送舍利于济洲(今山东荐

  页184

  平县西南)崇梵寺,晚年卒于禅定寺。

  静凝,《续高僧传》卷26有传,汴州(今河南开封县北)人,原学经、律和《十地经论》,后跟随昙迁学《摄大乘论》,学修止观。[26] 开皇6年(586年)随迁入雍,住兴善寺。仁寿2年(602年)奉敕送舍利杞州(今湖南省汉寿县西)。

  地论师慧远及其弟子净业、辩相、净辩以及辩相的弟子灵润等都曾弘扬《摄大乘论》。

  灵润,《续高僧传》卷15有传,俗姓梁,河东虞乡(今山西省虞乡县西)人,其父任青州益都令,外祖吴超任怀州怀令,堂祖吴同任齐州山荐令,姨夫候援任曹金乡令。灵润依止灵粲师住兴善寺,十三岁开始学《涅槃经》,后向道奘学《摄大乘论》。二十三岁还返京室,向智念学小乘论,向辩相学大乘论和小乘论。后在净影寺弘扬《摄大乘论》,并造疏五卷。讲《涅槃》七十余遍,《摄大乘论》三十余遍,并各造义疏十三卷、玄章三卷,至于《维摩》、《胜鬘》、《起信》等,有机会便讲,各有疏部。弟子智衍,住兰田法池寺,弘扬《摄大乘论》和《涅槃经》。

  地论师昙延(515~588)的弟子法常、慧海、道愻、慧诞等也是著名摄论师。

  法常,《续高僧传》卷15有传,俗姓张,南阳白水(今陕西省浦城县)人,十九岁投昙延出家,二十二岁开始学《摄大乘论》。对《成实论》、《毗昙》、《华严》、《十地经论》等随讲出疏。曾为皇储授菩萨戒。贞观9年(635年)又奉敕召入为皇后戒师,卒于贞观19年(645年)6月26,时年七十九岁。原讲《涅槃经》,后专弘《摄大乘论》。著有《摄论义疏》八卷、《玄章》五卷,对《涅槃》、《维摩》、《胜鬘》等经,各有疏记。

  慧海,《续高僧传》卷11有传,俗姓张,河东虞乡(今山西省虞乡县西)人,十四岁依山门大昭玄统昙延出家,十八岁开讲《涅槃经》,受具足戒后居弘农(今属

  山东省)之伏读山坐禅。周武灭佛期间,避难入陈,钻研《摄大乘论》。隋代住静法寺,卒于大业2年(606年)5月27日,时年五十七岁。

  道愻,《续高僧传》卷14有传,俗姓张,河东虞乡(今山西虞乡县西)人,尤通《涅槃经》和《摄大乘论》,与弟子道谦俱依昙延为师。晚年住蒲州仁寿寺,在此弘扬佛法,卒于七十五岁。

  慧诞,《续高僧传》卷26有传,其传称:“释慧诞,雍州人,学究《涅槃》及通《摄论》,每登讲席,有名京室,即昙延法师之学士也。住延兴寺,仁寿下敕召起

  页185

  塔于杭州天竺寺,住在灵隐山。……贞观初年卒于本寺,七十余矣。”[27]

  唐玄奘不仅重译《摄大乘论》,还翻译了《摄大乘论无性释》十卷(647年)和世亲的释论,《摄论》弘扬更盛,但它属于唯识宗依据的十一论之一,被唯识宗融合了。从此以后,摄论师绝传。

  二、摄论师的哲学理论

  摄论师哲学理论的突出特点是“九识”论,除第八识之外另立第九识阿摩罗识,圆测的《解深密经疏》卷3对此说明如下:

  真谛三藏依《决定藏论》立九识义,如〈九识品〉说。言九识看,眼等六识,大同识论,第七阿陀那,此云执持,执持第八为我、我所,惟烦恼障,而无法执,定不成佛。第八阿赖耶识,自有三种:一、解性梨耶,有成佛义;二、果报梨耶,缘十八界。故《中边分别偈》:“根尘我及识,本识生似彼。”如彼论等说,第八识缘十八界;三、柒污阿梨耶,缘真如境,起四种谤,即是法执,而非人执。依安慧宗,作如是说。第九阿摩罗识,此云无垢识,真如为体,于一真如有二义:一、所缘境,名为真如及实际等;二、能缘义,名无垢识,亦名本觉。具如《九识章》引《决定藏论?九识品》中说。[28]

  圆测的这段话说明了摄论师哲学理论的基本特点,摄论师主张九识,前六识即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依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所设,分别缘取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六识、六根、六尘合为十八界。第七识是阿陀那识,以第八识阿赖耶识为“我”。第八识阿赖耶识分为三种:一、解脱性的阿赖耶识,有成佛的因素;二、果报阿赖耶识,缘取十八界;三、染污性的阿赖耶识,把世间万物区分为四类: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第九识是阿摩罗识(amala-vijbana),另译阿末罗识,意译清净识、无垢识等。第九识以真如为其本体。

  圆测还指出了摄论师是“依安慧立宗,作如是说。”这就指出了摄论师的观点主张和玄奘唯识宗的不同,摄论师多依安慧义,唯识宗多依护法义。十大论师之一的安慧,是早期唯识师,摄论师依此立宗,说明摄论师的观点是古唯识义。安慧的唯识理论,突出特点是他的“一分”论,以为只有“自证分”是实有,见、相二分都非实有,所以他的唯识理论是“无相唯识”。

  体现摄论师哲学特点的是设立的第八识和第九识。

  页186

  摄论师的第八识同于地论师北道派是染、净混合或真、妄混合,我国三论宗创始人吉藏(549~623年)著《中论疏》卷7称:“八识有二义:一妄二真,有解性义是真,有果报识是妄用。”[29] 卷7又称:“摄大乘师明,六道众生皆从本识来,以本识中有六道种子,故生六道也,从清净法界流出十二部经[30] ,起一念闻熏习附著本识,此是反去之始,闻熏习渐增,本识渐减,解若都成,则本识都灭”。[31] 《摄大乘论》卷中称:

  阿毗达摩修多罗中,佛世尊说法有三种:一、染污分,二、清净分,三、染污清净分。依何义说此三分?于依他性中,分别性为染污分,真实性为清净分,依他性为染污清净分。依如此义故说三分,于此义中依何为譬?以金藏土为譬,譬如于金藏土中,见有三法:一、地界,二、金,三、土。于地界中,土非有而显现,金实有不显现,此土以火烧炼,土则不现,金相自现。地界土显现时,由虚妄相显现。金显现时,由真实相显现,是故地界有二分。如此本识为无分别智火烧炼时,此识由虚妄分别智显现,不由真实性显现。若为无分别智未火所烧炼时,此识由成就真实性显现,不由虚妄分别性显现。是故虚妄分别性识,即依他性有二分,譬如金藏土中所有地界。[32]

  此中所说“本识”即阿赖耶识。在摄论师看来,阿赖耶识就像藏金的土一样,既有染污性的土,又有清净性的金。没有经过修练或修练不到家的人只显现染污性,不显现清净性;经过修练成佛后,染污性已除,只显清净性。

  摄论师还用真、俗二谛解释阿赖耶识的染、净二分,染污部分相当于俗谛,清净部分相当于真谛。《续高僧传》卷15〈灵润传〉称:

  至如摄论梨耶,义该真、俗。真既无念,性净,诸位不改。俗即不守一性,通具诸义。转依已后,真谛义边,即成法身。俗谛义边,成应化身。如来转依,作果报体。据于真性无灭义矣,俗谛自相有灭不灭,以体从能,染分义灭。分

  页187

  能异体,虑知不灭。[33]

  “九识”论是摄论师哲学理论的突出特点,圆测(613~696)指出,摄论师立第九识的根据是陈真谛翻译的《决定藏论》。该论称:

  断阿罗耶识,即转凡夫性,舍凡夫法阿罗耶识灭,此识灭故,一切烦恼灭,阿罗耶识对治故,证阿摩罗识。阿罗耶识是无常,是有漏法;阿摩罗识是常,是无漏法。得真如境道,故证阿摩罗识。阿耶罗识为粗恶苦果之所追逐,阿摩罗识无有一切粗恶苦果,阿罗耶识而是一切烦恼根本,不为圣道得道做根本;阿摩罗识亦复不为烦恼根本,但为圣道得道做根本。[34]

  这里把第九识阿摩罗的性质都交待清楚了,阿摩罗识是清净的,无烦恼的,是常住的永恒“真理”,地圣道的根本。因为阿赖耶识是染、净的混合体,染污部分全灭,阿赖耶识即灭。阿赖耶识灭后即证阿摩罗识。由此看来,阿摩罗识就是阿赖耶识中的清净部分,是成佛后的思维主体。

  摄论师提出第九识的佛经根据是《金光明经》卷4所讲的如如。什么叫如如呢?真谛译《三无性论》称:“明此乱识即是分别依他似尘识所显,由分别性永无故,依他性亦不有,此二无所有,即是阿摩罗识。唯有此识独无变异,故称如如。”[35] 意思是说:没有一般人错误认识的遍计所执性(分别性),也没有依他起性,只有圆成实性,这才是阿摩罗识。第八识阿赖耶识是乱识,是一切虚妄境界的所依。断除阿赖耶识,即是阿摩罗识。阿摩罗识是永恒的,无变易的,故称如如。如如就是真如、法性等,是事物的理体,《大乘义章》卷3对如如解释如下:“言如如者,是前正智所契之理,诸法体同,故名如如,就一如中体备法界恒沙佛法,随法辩如,如义非一,彼此皆如,故曰如如。如非虚妄,故复经中亦名真如。”[36] 关于如如的异名,可参见《大乘义章》卷3:“唯如来藏真实法界,亦名真如,亦名实际,亦名法性,亦名一实,亦名佛性。”[37] 《三无性论》把一切事物分五藏,如如是五藏之一:

  若法是有,不出五藏。五藏者,一相,二名,三分别,四如如,五无分别智。一相者,谓诸法品类为名句味所依正。名者,即是诸法品类中名句味也。分别者,谓三界心及心法。如如者,谓法空所显圣智境界。无分别智者,由此智

  页188

  故,一切圣人能通达如如。此五法中,前三是世谛,后二真如。[38]

  由此可见,如如是一种成佛境界。什么叫无分别智呢?无分别智是有分别智的反面,有分别智就是有分别识,真谛译《显识论》把识分为两类:

  一者显识,二者分别识。显识者,即是本识,此本识转作五尘、四大等。何者分别识?即是意识。于显识中分别作人天、长短、大小、男女、树藤诸物等,分别一切法,此识聚分别法尘名分别识。譬如依镜色得起,如是缘显识,分别识得起。是分别若起,安立熏习于阿梨耶识。[39]

  此中显识就是本识,也就是阿赖耶识。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阿赖耶识变现的,除第八识之外的前七识都是分别识。分别识主张有我有法,无分别智认识我空、法空的真如,因为真如之体无相,不可区别,只能以无分别智认识。

  《显识论》又进一步把“显识”区分为九种:一、身识,二、尘识。三、用识,四、世识,五、器识,六、数识,七、四种言说识,八、自他异识,九、善恶生死识。又将“分别识”区分为二种:一、有身者识,二、受者识。共十一种识。

  《摄大乘论》亦区分为十一识,其分类与《显识论》大同小异。一、身识,二、身者识,三、受者识,四、彼所受识,五、彼能受识,六、世识,七、数识,八、处识,九、言说识,十、自他差别识,十一、善趣恶趣死生识。

  身识,即五色根:眼、耳、鼻、舌、身。《显识论》解释说:“第一身识者,谓转作似身,是故识名身识。所言似者,此识能作相似身,名为身识,即是五根。余尘等八种识亦如是。”[40] 在唯识学派看来,由眼等五根所构成的人身只不过是“似身”而已,所谓“似身”,是说人的身体都是阿赖耶识变现的,是假有、幻有。尘识等亦作如此解释。

  身者识,即第七识末那识,也就是真谛系统的摄论师所说的阿陀那识。

  受者识,即阿赖耶识,因为阿赖耶识被阿陀那识执为我体。

  彼所受识,就是前六识所缘的大尘:色、声、香、味、触、法。

  彼能受识,就是能取的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世识,即过去、未来、现在三世,生死相续不断,故名世识。

  数识,即数目。

  处识,《显识论》称为器识,从狭义来讲,系指地、水、火、风四大,色、声、

  页189

  香、味、触五尘。从广义来讲,包括十方、三界,十方即东、西、南、北、上、下、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三界即欲界、色界、无色界。

  言说识,《显识论》称为四种言说识,是依见、闻、觉、知所起的语言。

  自他差别识,即一切有情众生自身和其他的种种差别。

  善趣恶趣死生识,即有情众生在人、天、阿修罗三善趣和地狱、饿鬼、畜生三恶趣的生死流转。

  页190

  The Tradition of Teachers Transmitting

  the She-lun (Mahayanasajgraha) and Their Teachings

  Han Tingjie

  Professor,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World Religions,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Summary

  She-lun-shi was scholars of one school who speacialy propagated Mahayana-sajgraha in the date between Chen and Sui Dynasties. The founder was Paramartha. His disciples Hui-kai etc. were the second generation of She-lun-shi. The third generation included Zhi-yin, a disciple of Zhi-kai, and others. The fourth generation was Hui-jin, a disciple of Sen-rong, and others. Among the fifth scholars of this school Ling-jue the disciple of Zhi-ning was most famous and also some others.

  The protruding characteristic of She-lun-shi's philosophical theory is the nine consciousnesses. There is another amala-vijbana, the ninth conscicousness in addition to eight consciousnesses.

  Key words: 1. Master of Mahayanasajgraha 2. alaya-vijbana 3. Amala-vijbana

  4. pearamartha

  --------------------------------------------------------------------------------

  注解

  [1] 《续高僧传》卷1〈陈南海郡西天竺沙六拘那罗陀传〉,《大正藏》册50,页429。

  [2] 参见汤用彤著《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下册。

  [3] 四大译经家,有两说:一、鸠摩罗什、真谛、玄奘、不空;二、鸠摩罗什、真谛、玄奘、义净。

  [4] 《大正藏》册50,页429。

  [5] 《大正藏》册50,页527。

  [6] 《大正藏》册50,页432。

  [7] 《续高僧传》卷10〈隋丹阳聂山释慧旷传〉,《大正藏》册50,页503。

  [8] 《续高僧传》卷10〈隋丹阳聂山释慧旷传〉,《大正藏》册50,页503。

  [9] 《大正藏》册50,页431。

  [10] 《大正藏》册50,页431。

  [11] 《续高僧传》卷11,〈唐京师大兴善寺释法侃传〉,《大正藏》册50,页513。

  [12] 《续高僧传》卷10,〈隋彭城崇圣道场释靖嵩传〉,《大正藏》册50,页501。

  [13] 《大正藏》册50,页671。

  [14] 《大正藏》册50,页544。

  [15] 上座,是全寺之长,与维那、典座总称为三纲。

  [16] 《续高僧传》卷11〈唐京师大兴善寺释法侃传〉,《大正藏》册50,页513。

  [17] 《大正藏》册50,页532。

  [18] 《大正藏》册50,页717。

  [19] 《大正藏》册50,页530。

  [20] 《大正藏》册50,页505。

  [21] 《续高僧传》卷18〈隋西京禅定道场释昙迁传〉,《大正藏》册50,页572。

  [22] 《续高僧传》卷18〈隋西京禅定道场释昙迁传〉,《大正藏》册50,页572。

  [23] 《续高僧传》卷18〈隋西京禅定道场释昙迁传〉,《大正藏》册50,页574。

  [24] 《续高僧传》卷20〈唐京师弘法寺释静琳传〉,《大正藏》册50,页590。

  [25] 《续高僧传》卷22〈唐京师普光寺玄琬传〉,《大正藏》册50,页616。

  [26] 止观,“止”是梵文Wamatha的意译,音译奢摩他,意谓禅定;“观”是梵文Vipawyana的意译,音译毗婆舍那,意谓智慧。

  [27] 《大正藏》册50,页671。

  [28] 《续藏经》册34,页720~721。

  [29] 《大正藏》册42,页104。

  [30] 十二部经,是从内容和形式区分的十二种类型的佛经:一、修多罗(sutra),佛经中的长行(散文体)直说;二、祇夜(geya),长行和诗体的结合;三、和伽罗(vyakarana),佛给菩萨授记;四、伽陀(gatha),颂体;五、优陀那(udana),不用别人发问,佛自己宣说的经文;六、尼陀那(nidana),记述佛说法的因缘;七、阿婆陀那(avadana),譬喻;八、伊提目多伽(itivrttaka),佛弟子前生因缘;九、阇陀伽(jataka),佛前生事;十、毗佛略(vaipulya),大乘经文;十一、阿浮陀达磨(adbhutadharma),记佛的神通;十二、优婆提舍(upadewa),论议。

  [31] 《大正藏》册42,页54。

  [32] 《大正藏》册31,页121。

  [33] 《大正藏》册50,页546。

  [34] 《大正藏》册30,页1020。

  [35] 《大正藏》册31,页872。

  [36] 《大正藏》册44,页532。

  [37] 《大正藏》册44,页516。

  [38] 《大正藏》册31,页868。

  [39] 《大正藏》册31,页876。

  [40] 《大正藏》册31,页879。

 
 
 
前五篇文章

唐代宗密及其禅教会通论

泛说佛教毗昙学与玄学崇有派

从华严经学到华严宗学

李通玄的东方智慧论──《新华严经论》札记

小乘实有论或大乘实相论?

 

后五篇文章

谈戒与持戒(2)

谈戒与持戒(1)

试谈修药师法前应注意的资粮准备

《药师经法研究·序》——吴信如居士开示药师法之一

修西方十劝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