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 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地论宗源流与学说的简介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15:1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地论宗源流与学说的简介


黄忏华
  地论宗是在南北朝时代和摄论宗并称的一个佛教学系,后来的华严宗(他叫做贤首宗)即渊源于此宗的南道派,所以地论宗在中国佛教史上是有他的地位的。“地论”即“十地论”,详称“十地经论”,“华严经”的中心部分“十地品”,在印度,系以“十地经”的名称单行,有金刚军、坚慧、世亲等论师的释论,现行汉译本即世亲释。自从菩提流支等于北魏宣武帝永平元年(梁武帝天监7年,508)将此论译出之后,学者的研习及弘传逐渐兴盛,后世因而称为“地论宗”,或就此宗的学者立名称为“地论师”。“十地经论”广阐明十地义,又陈述八识、无明、三身、三聚净戒、因分果分及总、别、因、异、成、坏六相等。其中说到阿梨耶识、阿陀那识及无明等,并且阐述三界虚妄但是一心作的义旨。地论译出后,学者把其中的阿梨耶识和“楞伽经”所说的如来藏心、“涅槃经”所说的佛性看作义同体一,指为“真常净识”。例如慧远(净影)在“大乘义章‘八识义’”中,说阿梨耶有藏识、圣识、第一义识、净识(也叫作无垢识)、真识、真如识、家识(也叫作宅识)、本识等八个名字。又“十地论义记”说:“阿梨耶,此翻无没识,此是第八如来藏心,虽随缘流转,体不失没、故云无没。”这是把梨耶和如来藏看作同一。其次,菩提流支的“金刚仙论”(卷五),有第八佛性识等语。又“大乘义章”(卷一)说:“佛因自体,名为佛性,谓真识心。”又吉藏的“法华玄论”(卷二)说:“先代地论师,以第八识为佛性,自性清净故,亦名性净涅槃。”又慧影的“大智度论疏”(卷十四)说:“佛性之义,依于能照,即是阿梨耶识。”又慧思的“随自意三昧”说:“藏识湛然不变,西国云阿梨耶识,此土名为佛性、亦名自性清净藏,亦名如来藏。”这是把梨耶佛性看作同一。此“梨耶即如来藏,梨耶即佛性说”,源出南印度的大乘一派系,而盛行于我国北朝,即所谓“地论宗”
  其后在同一地论宗内,又分作南道、北道二派。所谓南道、北道,是以相州(即当时所谓邺都,今河南省安阳县)为中心,分作南北二道。北道一派,称北道地论师,从菩提流支出,以道宠为开祖。南道一派,称南道地论师,从勒那摩提出,以慧光为开祖。北道派的学说,受摄论宗的影响;传承地论宗的正统的,是南道派。而南道北道两派的对立,在菩提流支、勒那摩提共译出“十地论”时,已发其端。
  关于“十地论”的译出,有种种传说。
  其一是勒那、流支二人别处别译说,据“历代三宝纪”(卷九)等说,起先流支奉北魏宣武帝诏敕,传译“十地经论”,初译之日,宣武帝亲自笔受,然后才交付沙门僧辩等接着把论文写下去。同时又命勒那传译。后来勒那的弟子慧光,请勒那、流支对校两本的同异,把它合糅为一。
  其二是勒那、流支、扇多(佛陀扇多)三人别处别译说,据“续高僧传”(卷一)‘菩提流支传’”等说,勒那、流支、扇多三人,当传译此论时,各传各的师承和所习,彼此不相咨询和论究。宣武帝命他们分开在三处各别译出,后人把它合为通部。
  然而“十地论”卷初的序文,说此论是勒那、流支二人同处同译,文中所记,没有任何二人二处、三人三处的痕迹。此序文的作者,是当时列席译场从事笔受的侍中崔光,其说应当比较可信。所以“开元释教录”(卷六)依此,只把“十地经论”列在流支录中。
  如此,“十地论”究竟有没有别译的事实,不得不存疑。然而勒那、流支在教义上,有不同的见解(或者就是关于阿梨耶识),却似乎是事实。因此,流支的弟子道宠,和勒那的弟子慧光,其传承有所不同,于是产生南道、北道二派。北道派道宠的弟子,有牢宜、僧休、法继、诞礼、儒果、志念。志念的弟子,有隋代的神素,其后不明。南道派的慧光,有法上等十六弟子。其后有隋代的慧远、灵裕、灵干、昙迁、靖嵩。再后,一方面有慧远、灵裕、灵干一系的后地论宗,在唐代很繁荣。同时他方面有昙迁、靖嵩、法侃一系的后摄论宗,在唐代也很兴盛。

一 地论宗南道派的法系

  地论宗南道派的创立者慧光,定州长卢人,十三岁随父到洛阳,从佛陀扇多受三归,既而出家为沙弥,扇多授以律学。到二十岁,往本乡受具足戒,听受律部,随所闻奉行。将近四年,曾开讲“僧祇律”,更从僧辩学习经论。后来到洛阳,搜采新义。其时佛陀扇多任少林寺主,勒那、流支也在其时传译“十地经论”,慧光列席译场,因为素来学过梵土的语言,会通双方的诤论,后来撰“十地论疏”,发挥论文的奥旨,开地论宗南道派。他注释了许多经论,如:华严、涅槃、维摩、地持、胜鬘、遗教等经(现存“华严经义记”卷一)。并著四分律疏,又著玄宗论,大乘义律章、仁王七诫及僧制十八条。因为他对律部也很有研究著过“四分律疏”,故后世尊为四分律宗的开祖。慧光初在洛阳,任国僧都;后被召入邺都,任为国统;因此,一般称他为“光统律师”。他住邺都大觉寺,弘布道化;七十岁,圆寂。他门下弟子有“地论”、“四分”两派:法上、僧范、道凭等,传承他的地论学;洪理、道晖、道云等,传承他的四分律学。
  慧光的弟子,以法上为众中的上首。法上,朝歌人,十二岁,初从蝉师道药出家,十五岁就开讲“法华”,转而专究“涅槃”,不以冻馁为意,后来入慧光门下受具足戒。慧业既充,道誉日隆,应众人的要求轮流讲“十地”、“地持”、“楞伽”、“涅槃”等经,并著有文疏(现存“十地论义疏”卷一、卷二两卷)。当时人说:“京师极望,道场法上”四十岁,游化怀卫,应魏大将军高澄的奏请,入邺都。魏齐两代,历为统师,综理佛教,将近四十年,当时有许多所寺僧,都禀承他的教化,远到高句丽国,也遗僧来邺都问法。到北周灭北齐毁灭佛教,法上易服隐于俗中,而修习净业一如常时。北周静帝大象二年(即陈宣帝太建13年,581),年八十六岁,圆寂于西山合水寺。所著除他所常讲学的“十地”等经疏外,有“增一法数”四十卷,“佛性论”二卷、“大乘义章”六卷、又“众录经”一卷等。
  僧范,平乡人,二十九岁,听讲“涅槃”,于是往从邺城僧始出家。初学“涅槃”,继往洛阳从法献听“法华”、“华严”,后入慧光门下受业。尝敷讲“华严”、“十地”、“地持”、“维摩”、“胜鬘”等经,各有疏记。
  道凭,平恩人,十二岁出家,初诵“维摩”,后学“涅槃”,复究“成实”。继闻慧光弘扬戒律,因往听讲,停留十年,往赵魏弘化,敷讲“地论”、“涅槃”、“华严”、“四分”。
  法上的弟子,有法存、融智、慧远等,就中慧远是一位伟大的佛教学者。他是敦煌人,十三岁出家。二十岁依法上为和上、慧顺为阇黎,受具足戒。既而就慧光的弟子昙隐听“四分律”五年,后专以法上为师,随侍七年,深究奥旨。北周灭北齐在邺聚集众僧,议废佛教时,慧远独抗声争辩。后来隐居诵“法华”、“维摩”等经。隋文帝开皇七年,(587),敕召六大德入关,远为其中之一,住长安净影寺,圆寂于开皇十二年(592),年七十岁。所著有“地持经义记”、“十地经论义记”、“华严经义记”、“涅槃经义记”、“维摩经义记”、“胜鬘经义记”、“无量寿经义疏”、“观无量寿经义记”、“温室经义记”等,又撰“大乘义章”十四卷。慧远继承法上的系统,阐扬南道的学说,然而晚年又就北方摄论宗的创立者昙迁,禀承摄论。他最致力的是地论,兼究涅槃、摄论及三论。慧远的门叶甚茂,弟子见于记载的多到十九人。他的弟子灵璨,慧迁都是擅长“地论”的。灵璨怀州人,深明“十地”、“涅槃”,是跟随慧远入关的大德十人之一,起初住在大兴善寺,后来慧远圆寂,开皇十七年(597),敕补为众主,在净影寺弘传故业。后住大蝉定寺,唐高祖武德初年圆寂,年七十岁。慧迁也曾经作十地众主,瀛州人,爱玩“地论”,在北齐时已经知名。又从慧远重修前业。兼通“涅槃”、“地持”,跟随慧远入关,住在大兴善寺,以弘敷“地论”为已任。开皇十七年敕立五众时,请他作十地众主,住在宝光寺,继续讲说。后住大蝉定寺,武德末年(626)圆寂,年七十九岁。“续高僧传”说:“自迁之殁后,‘十地’一部,绝闻关壤。”此外有智徽、玄鉴、道颜、智嶷、宝安、僧昕等,也都讲敷“十地”、“涅槃”。
  法上弟子融智,无传,“续高僧传”附于他的弟子‘靖嵩传’(卷十)中说:“有太学寺融智法师,大齐国统法上之神足也,解贯众师,道光二藏,学徒五百,负表摩肩,常讲‘涅槃’及‘十地论’。嵩闻之,乃投诚焉。”靖嵩虽然曾经从融智攻研数载,然而到周武帝毁灭佛教,与同学法贵等到南方避难,当时真谛的弟子法泰,在建业讲演新译的“摄大乘”、“俱舍”等论,靖嵩常时到法泰那里,咨受摄论宗的教义,后来回到江北,盛开讲肆,弘扬其说,至此地论宗南道派的靖嵩一系转而为后摄论宗。
  昙道弟子昙迁,精研“华严”、“十地”、“维摩”、“楞伽”等经,“地持”、“起信”等论。到北周武帝毁灭佛教,南渡住扬州道场寺,常时和同伴谈唯识的义旨,后来获得“摄大乘论”,认为是全如意珠。隋初,往彭城盛弘敷此论,为北地摄论宗的开祖。
  道凭的弟子灵裕,定州钜鹿曲阳人,十五岁出家。二十岁,从道凭受“地论”。二十二岁,受具足戒,诵“四分”、“僧祇”等律,又从昙隐学“四分”。此后以“华严”、“涅槃”、“地论”、“律部”为专业,到周武帝毁灭佛教,隐于村落中。隋初,召为都统。所著有“十地”、“华严”、“涅槃”、“地持”、“般若”、“大集”、“四分”、“胜鬘”、“观无量寿”、“无量寿”、“遗教”等经律的疏释及“大乘义章”、“往生论注”等。弟子有渊、惠休、道昂、灵智、昙荣、道辩等。律宗的名德智首,也曾经列席他的讲筵。其中惠休后来转为后摄论宗。渊是隋代终南山至相寺的开祖,武功人,十三岁出家,听受“华严”、“地持”、“涅槃”、“十地”等经,既而往从灵裕,列席讲筵。后入终南山,置寺结徒,分时程业。隋炀帝大业七年(611)圆寂,年六十八岁。弟子有法琳、法侃、智正、普安等。就中智正,定州安喜人,十一岁出家,开皇十年(590),和昙迁同到长安,受敕住胜光寺。后来往终南山至相寺从渊,常讲“华严”、“摄论”、“楞伽”、“胜鬘”、“唯识”等经论,著有“华严疏”十卷,其余也都作了抄记,唐太宗贞观十三年(649)圆寂,年八十一岁。弟子有智现、智俨。就中智俨是华严宗的实际创立者贤首法藏之师,后世华严宗人推尊为第二祖,所以说华严宗渊源于地论宗的南道派。

二 地派宗北道派的法系

  地论宗北道派的创立者道宠,元来是大儒雄(一作熊)安生的弟子,以才艺著称,后来归心佛法而出家。受具足戒后,广研寻三藏十二部,据“续高僧传”本传说、“十地论”的译出,菩提流支在紫极殿,勒那摩提在太极殿,各有禁卫,不许通言。到译完把两本对勘,只有一字的差异。道宠听到这个奇迹,于是往访流支,问佛法的深义,流支授以“十地”,受教三年,随所闻作疏,就疏开讲,声誉日高,为邺下所推许。他培养出学子多到千余人,而以僧休、法继、诞礼、牢宜、儒果及志念等为最。
  志念,冀州信都人,受具足戒后,往邺都问道于精通“智论”的道长(一作场)法师,经过数年,便和诞(诞礼)、札(不详)、休(僧休)、继(法继)等一期的俊彦齐名。既而往从道宠,学“地论”;又往西秦从高昌毗昙学者慧嵩学毗昙。学成回到本乡,前后开讲“智度”、“杂心”二论十余年,到周武帝毁灭佛教,逃到海边,重新研寻小乘论部。隋开皇四年(584),开讲“心论”。历住晋阳的开义、大兴国等寺。大业四年(608)圆寂,年七十四岁。所著有“八犍度论疏”、“杂心论疏”及“广钞”等,从他受学的僧俗弟子有好几百人。此外僧休、法继、诞礼,附见于“续高僧传‘志念传’”中,僧休并见于“灵干传”中,事迹多不明。地论宗北道派的法系,以后便无所闻。

三 地论宗的学说

  如篇首所述,地论学者以阿梨耶识为真常净识,并以阿陀那以下七识为妄识,又以阿陀那识为无明。然而这只是从慧远个人的学说中了解到的,因为地论宗从慧光一直到慧远,著述多半散佚不传,他们的学说有遗著可稽考的,只有慧远一人,所以要想知道地论宗的学说,惟有求之于慧远的著述中。如慧远于“大乘义章‘八识义’”中,说阿陀那和阿梨耶二识的区别,以阿陀那为无明痴闇的妄识,以阿梨耶为如来藏自性清净心。文中说阿陀那此方正翻名为无解,随义旁翻有无明识、业识、转识、现识、智识、相续识、妄识、执识等八种。其中无明识的解释,是“体是根本无明地故”。又说阿梨耶此方正翻名为无没,随义旁翻有藏识、圣识、第一义识、净识、真识、真如识、家识、本识等八种。其中藏识的解释,是“如来之藏为此识故,是以经言如来之藏名为藏识,以此识中涵含法界恒沙佛法,故名为藏。……”净识的解释是:“亦名无垢识,体不染故,故经说为自性清净心。”这虽然是慧远一人的学说,然而拿他宗的学者所述来和它对勘,就可以知道慧远的学说,和先代地论师所说相符,由此可以推知慧远的学说,即地论宗传统的教旨,而地论宗原始的学说也不外乎此。如智顗于“法华玄义”(卷五下)中说,“若地人明阿梨耶是真常净识”;吉藏于“中观论疏”(卷7)中说;“旧地论师以七识为虚妄,八识为真实”,吉藏又在“法华玄论”(卷二)中说,“‘摄大乘论’僧伽菩萨所造;及‘十八空论’婆薮所说;皆云八识是妄识,谓是生死之根。先代地论师用为佛性,谓是真极”。所以慧远是传承地论宗的正统的,而所谓地论宗的正统,如上所述,即南道派。
  关于地论宗北道派的学说,更没有遗著可稽考,也仅仅是在他宗的学者所述南北二道学说的差异中,窥见它的崖略而已。关于南北二道学说的差异,有一种说法是:北道的学说是梨耶依持说,南道的学说是真如依持或法性依持说。如天台宗的荆溪湛然,于所著“法华玄义释签”(卷十八)中说:“陈、梁以前,弘地论师,二处不同:相州北道,计阿梨耶以为依持;相州南道,计于真如以为依持。此二论师,俱禀天亲,而所计各异,同于水火。加复‘摄大乘’兴,亦计梨耶以助北道。又‘摄大乘’前后二译,亦如‘地论’二计不同。旧译即立庵摩罗识。唐三藏译,但立第八。”荆溪又在“法华文句记”(卷七)中说:“古弘‘地论’,相州自分南北二道,所计不同:南计法性生一切法,北计梨耶生一切法。宗党既别,释义不同。”即南道派把梨耶和真如、法性看做同一而主张宇宙万法是真如的缘起所生,所以真如即是万法所生的依持。慧远于“大乘义章”(卷三末)中,祖述这个真如依持说。他说“真中分二:一阿摩罗识,此云无垢,亦日本净;就真论真,体相常净,故曰无垢。此犹是前心真如门。二阿梨耶识,此云无没,即前真心随妄流转,体无失坏,故曰无没。”此显阿梨耶亦称阿摩罗无垢识,其体不异。然而阿梨耶是就随妄流转义立名,阿摩罗是就真体本净义立名,其义相有不同。所以当论述宇宙万法的依持,不采取随妄流转的阿梨耶,而以阿摩罗即无垢真如为依持。北道派和南道派相反,主张宇宙万法从梨耶缘起,即以梨耶为依持。
  有说南道是梨耶净识的八识建立说,北道是真妄和合的九识建立说,立第八梨耶妄、第九梨耶净。然在地论北道虽有第九识,还没有庵摩罗的名称,到后来真谛倡导的摄论宗兴起,立八识梨耶妄、九识庵摩净说,如智凯的法华玄义(卷五下)说:“摄大乘人云:‘(阿梨耶)是无记无明随眠之识,亦名无没识。九识乃名净识。’”又吉藏的中观论疏(卷十六)中说:“摄大乘师以八识为妄,九识为真实。”它的归趋,和地论北道一致。因此,地论北道和摄论宗相合,只南道独存,更发展而为华严宗。

 
 
 
前五篇文章

地论宗

大悲阐提

关于“地藏”菩萨——“大悲阐提”

药师十二神将

华严宗七祖

 

后五篇文章

教诫新学比丘行护律仪

密宗大意

二十世纪的汉族密宗上师简介

唐密祖师墓塔觐踪

供养的意义及种类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