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广钦法师:广钦老和尚与念佛的因缘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2:10:1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广钦老和尚与念佛的因缘


广钦之所以在禅寺内以净土佛号摄众,基本上是他早年在祖庭承天禅寺的一次修行体验「念佛三昧」不无关系。那一次广钦在福州鼓山,随众在大殿行香念佛,手结定印边走边念弥陀六字洪名,突然一顿,剎时广钦觉得佛号在大殿地面盘绕,然后再冉冉上升回旋起来,当时感觉不到寺庙及他人的存在,只有源源不断的佛号。到最后维那引磬一敲,功课圆满,广钦依然感觉佛号四方围绕,如此竟持续三个月之久。

前言

广钦法师(又名广钦老和尚)一生的传奇故事,在台湾的佛教界流传甚广,他目不识丁,却往往能出发人深省的狮子吼;他一生苦行,来台后仅以水果裹腹,伏虎躯鬼传闻甚殷,若以灵异、神通来看等老和尚,是无法给予他清晰的塑像。我们试着在各方流传的资科中,抽丝剥茧,图还给老和尚一个本来面貌。

一、被卖,成全兄长娶妻

根据坊间资料记载,广钦老和尚生于清光绪十八年(一八九二年)农历十月二十六日,原是福建漳州惠安人氏,俗姓黄名文来。三、四岁那一年由于兄长无钱娶妻,遂将老和尚卖给晋江泉州李树、林菜两夫妻做养子。从以上资料我们推测,广钦的生父这一边,家中食指必十分浩瀚,且广钦可能是家中老幺,因为兄长要娶妻,年龄若非弱冠,起码也近弱冠,而广钦当年才三、四岁,两人年龄相差甚大,其间必有其他兄弟姊妹,只是广钦年幼不记得这些事。故在台湾流传广钦老和尚的相关事迹中,都没有提到广钦曾和生身父母连络过,其身世隐晦乃属必然。

养父母李氏这一边,生活亦不好过,家里务农,以种植水果为生,勉强糊口。广钦自幼体弱多病,养父母依当时习俗于观音亭许愿,将广钦送给观音菩萨当「契子」,欲藉佛力加持保住广钦性命。同时养母茹素,和在观音亭许愿想必有相当关系。广钦顺利地存活下来, 并跟随养母茹素,那一年广钦七岁。

广钦九岁(一九00年)养母弃世,十一岁养父亦谢世,顿失依怙的广钦,在田产自己无力耕作,又遭亲人觊觎的情况下,只有自谋生活自食其力了。在台湾流传的有关广钦老和尚生平记事,在十一岁离开养父家中至承天禅寺出家这一段时间,分别有不同的说法,例如宗昂所撰的《广钦老和尚云水记》就说在「俟养父母丧事办妥,远门亲戚遂为师(广钦)安排到南洋谋生」,二十岁才回泉州出家。而台湾承天禅寺所编的《广钦老和尚事略》则说养父死后「师(广钦)深感世事无常,顿萌出家之念,遂将田地分送近亲,投泉州承天寺出家。 ……其后由特殊因缘,曾往南洋有年,迨返承天寺,年已三十有三……。」广钦老和尚在家弟子游松龄所说之《福建清源山承天禅寺与广钦老和尚的因缘》则说「广钦老和尚在承天禅寺长大,二十岁出走南洋、泰国、高棉等,经五年时间,返回祖地,仍驻锡于承天禅寺……。」

以上三篇传记所记显然不同,唯一相同者是广钦老和尚曾经到过南洋一事。不过到底广钦是十一岁就到南洋,还是二十岁才到南洋,在这里有进一步厘清的必要。

二、禅寺出家,南洋谋生

我的看法是,广钦老和尚十一岁养父母即已双亡,而养子的身份必然无法继承田产,而且养父说不定是佃农,若是地主,生活当不致太困苦。承天禅寺与广钦养父母家同住在晋江县内,养母由于茹素信佛,必然知道这座赫有名的大寺,更甚者极可能与寺内法师热识,而承天禅寺法师必然对广钦老和尚有所印象。所以我分析,广钦在养父母离世之后,是被近亲送到承天禅寺当小沙弥,否则以一个十一岁的小孩独自到南洋谋生,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是极为不可能的事,况且南洋谋生又谈何容易?果真如此,以下情况则可明朗。

广钦在承天禅寺内依住持转尘上人高徒瑞舫(芳?)法师为依上师,并剃度祝发,成为小沙弥。承天禅寺以「佛喜转瑞,广传道法」八字传承法脉,老和尚法名照敬,字广钦。瑞舫法师乃一苦行僧,据说苦行过苛,英年早逝,实际教化者乃转尘上人。

广钦童贞入道(十一岁?)到二十岁成年,都在承天禅寺度过,也都以小沙弥的身分在寺院活动,且一直未受戒。这其间广钦做的是外坡职事,种菜除草的工作。二十岁后不知是何因缘前往南洋,这段时期可视为广钦「还俗」时期,因为其并非派赴南洋弘法,且南洋亦未闻有分支道场,广钦到南洋,据传乃先在店里为人扫地煮饭,并作杂役工维持生活,后来乃与人结队上山垦伐林木。后来有一次伐木工人乘轻便车出事,翻落山谷,广钦幸未搭乘而免于横难,因而束装回泉州,继续过出家人的生活。

三、回寺作苦劳,中年方受戒

广钦到南洋这段期间,有说二十五岁回来,亦有说三十三岁才回来,其间相差八年之多,这也是值得探讨的问题。在诸多广钦老和尚的传记中,对赴南洋一节皆语焉不详,最多也只以「特殊因缘」示之,到底是什么「特殊因缘」,我的看法是乃为筹措足够「买单」的钱。一般在大陆的丛林,香火鼎盛的大山,出家人根本不必做苦力,只要佛前照应香火及念书念课诵,一切杂役皆由道人负责。

但广钦做的全是体力劳动的工作,更未闻有读经识字的机会,可见承天禅寺的香火可能甚为平常而已。承天禅寺腹地极大,可容纳千僧修行不成问题,常住亦在六百余僧,但到了广钦出家时,寺里仅剩下四十多位老禅师,这么一座大丛林衰落如此,财力必大不如前,因此我有理由相信,弱冠之后的广钦赴南洋工作,必是提供常住一份金钱支援,部份或是留作己用,因为大丛林通常不提供单钱给住众,何况是法务衰落的寺院?加上有不少寺院并非十方制,要弟子提供「买单」钱,是有可能的,因此《云水记》中并不讳言,广钦在南洋伐木「虽然辛苦,赚钱较多」。

广钦二十五岁抑三十三岁回承天禅寺,以现有的资料甚难考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广钦回到禅寺后依然是做体力劳动的苦活,且几到近中年才受具足戒(三十六岁或四十二岁)。无论是二十五岁或三十三岁回寺,他们共通的一点是,广钦回寺十年左右才受具足戒,这时间似乎是长了些。广钦老和尚受具足戒之处,据《广钦老和尚事略》与《广钦老和尚传略》、《广钦老和尚云水记》更有不同记载。《事略》说「师《广钦》谒莆田县囊山慈寿禅寺妙义老和尚求戒」,《传略》及《云水记》则说命(广钦)往兴化龙上山寺受具足三坛大戒」 ,不过似以前者较为可信。

四、受戒归来,山中苦修

广钦具戒归来,算是「真正的出家人」,不必再做杂役之事,乃秉转尘上人决定上山苦修。据推测广钦之所以选择隐居林间,可能与他当年在南洋伐木,时常往来山间有关,间或是受寺院禅师影响,而且这个习惯即使来台后亦无改变。

广钦藏身山中苦修,此山乃泉州府后之清源山,事实上离承天禅寺并不远,而且此山多岩洞,至少在广钦藏身之碧霄岩附近即有弥陀岩、瑞藏岩及一杂神庙,并且有人或居住或修行。就以瑞藏岩而言,乃是其法师父宏仁老人念佛之所,老人升西,岩洞才空。可见山中亦有承天禅寺之其他僧侣同修。

民国二十二年(?)广钦上清源山时,携带简单衣物及五百钱米(约十多斤)。一般山上苦修似以带干粮为宜,带白米乃需要柴火炊食,殊为不便,广钦难道在洞中自炊?情况似乎不是这样,我们在其弟子林觉非所记《我与广钦老和尚的因缘》找到了线索。民国三十五年五、六月间广钦携林觉非访视其苦行之岩洞时,顺便在北门某铺买面与青菜为林居士准备 午餐。

师徒二人看过碧霄岩,再登不远之瑞藏岩后「再往上登一小庙(系杂神庙)住有庙祝一人,师(广钦)即取出面菜,请其代余(林觉非)作餐。师则自袋中取出水果为餐。」从广钦和庙祝熟识,而且此庙离其修行之岩洞不远看来,广钦当年所带白米,说不定是交给庙祝代炊。在游碧霄岩后师徒二人下山「再下有斋堂两所,相距不远,堂中斋姑皆以布巾包头,在园地耕作,堂内仅一、二老斋姑留守作炊。该斋堂系承天禅寺之派下,老斋姑与师(广钦)熟,乃入内喝茶……。」显然清源山上亦有承天寺之分支道场,基本上广钦在山上岩洞的饮食并无问题。故广钦以水果、树薯裹腹只是一时并非常态,多半时候的饮食可能由熟识的庙 祝或分支人员提供饮食照料。

五、苦修下山,计划来台

广钦在碧霄岩一住十二年(民国二十二年到三十四年),事实上广钦并非常住洞内不动,他在洞外还种了数棵果树及花,不过大部分时广钦在岩洞中打坐。闻说有一次入定逾四个月,由弘一大师弹指引其出定。

碧霄山石极可能非天然石洞,或许是经人开凿而成,林觉非写《我与广钦老和尚的因缘》说 :

「碧霄岩闻为前人所建,早成废墟,师(广钦)在洞中入定数,远近驰闻,后一归侨 上山谒师,始捐资重建。」

此一碧霄岩又是怎样的一个石洞?林氏说:

「岩在半山右,岩右有一正竖石壁,高可丈 许,外挂一大石,中空成一小洞,洞内竟约五尺,高六、七尺,两边各成天然小门,均可通行,惟左门稍宽(约三尺),最高处,余(林觉非)进入时适可直行。右门宽仅尺许,高则不满四尺,出入要俯身始过。洞中有尺许见方之破旧板椅,四周略可通人…。」

岩洞经整建,并扩大为十坪,并有窗户,俨然是一个小修行道场了。

广钦在碧霄岩苦修 十余载,民国三十四年下山,那时广钦已经五十四岁了,随后在承天禅寺调养一年,后又移锡厦门南普寺一年,民国三十六年始来台湾。

广钦在抗战胜利后,返承天寺,在心中已抱定要去台湾的心愿,他曾对林觉非说:

「台 湾佛教受日本神教影响,已是僧俗不分,我(广钦)与台湾有缘,将渡台建道场度众生 ……。」

后林觉非于民国三十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抵台,并与广钦保持联络,三十六年四月间,广钦决定来台,林觉非提供船资,与台籍僧人普旺(基隆人,后改名普观,基市佛教讲堂住持)同由厦门乘英航轮来台,时序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十五日。

六、先住基隆,后开广岩

广钦来台之后首先在基隆仙洞岩隐居一年,仙洞岩亦是凿壁穴居,与泉州清源山之碧霄岩同质性高。广钦在民国三十七年冬季之前居无定所,除前述之仙洞岩之外,他还在基隆的极乐寺、灵泉寺、最胜寺,台北的芝山岩、万华的法华寺及保安佛 堂等处挂过单。

民国三十七年冬住锡于新店碧潭畔的日式破屋,后开广明岩(今之广明寺)石壁大佛,三十九年再开卢照寺,四十年冬雕凿「阿弥陀佛」石像,是年冬佛身完竣前,正将开脸,广钦突然离去,致使工程停顿,关于这一段历史,新店广明寺的(广明岩记)作者苏镜澜就对广钦之离去语多不满,并清楚交代大佛如何整修完毕之过程。

「民国三十七年冬僧广钦法师自福建渡台,于新店镇碧潭左岸之日产破屋以蔽风雨……,咸称果子师,争谒者日众,或以世事叩询,所答偶符,遂称谓半仙……。翌年(卅八年)其破屋坏漏不堪,语余无须修缉,愿觅穴居,乃议择狮头山之石岩凿石作穴,穴 开洞成,广师移锡来兹,而归依信徒咸集。

越载(卅九年)励志社购其破屋为宿舍,售得旧台币四仟万元(?)。既获巨款即扩大其洞外经营,累石为庭,新筑东室……增建前庭拜殿……镇内外士绅之捐助不克备述。轮奂精美,寺貌既成,环境幽邃,朝夕参诣者众。未几,笃信士女倡议,扩充经建庸资山川景色,殊属美举,乃于北侧峭壁之下别开一洞,初以洞外粗建木屋为休憩处,继则奉佛课诵与广 明岩争光比美,别号广照寺。

广师尤常驻锡于斯。嗣后善信香客多诣,于是又将峻壁扩凿雕琢阿弥陀佛石像,忝成灵域,多一名胜之资,众信欣从兴工开凿佛像,未成已费新台币六仟余元。此间,广师偶受土城乡人士之延,初尚歉为婉却,未几竟拂袖擅离本镇,遂至巨佛之雕琢工程终遭停顿而中断,广照寺浑如昙花萎谢,人去庭空,不胜寥落之感。

然经数月之后,余乃重邀工匠张能审计续修大佛之策,更于民国四十一年重整兴工。越岁正月,台北市泰华电气行李文启居士亲莅广明岩,因闻大佛像重修有绪,咸慨同情,访余劝慰,以竭力援助,嗣后屡次来岩,均有带来善信义捐,资助源源而至。……。间或延请名僧数民临场指导,迄民国四十二年仲夏始得竣成,厥石佛像全身高二十七尺,当本省各地古剎未曾见之伟大。……」

此记立于民国四十二年,后广明寺先后于五十一年及五十七年两次重建,工程数年,至六十一年始全部完工,六十五年增建地藏殿。

七、离岩他去,福山穴居

从以上资料我们可以发现,广钦老和尚是受台北土城乡人士延 请,即在大佛开光之前不告而别,时间约在四十年冬季前后。

广钦离开新店后随即在土城与三峡交界的成福山上觅一石洞,名曰「日月洞」,同行者还有徒弟三人,分别是传觉、传波与传意,其中还指派传意为日月洞监院,目前日月洞是由广钦徒孙道一常住。四十年冬至四十四年春,广钦的活动范围就在日月洞附近,过着穴居山 林的隐士生活。

民国四十四年春,板桥某一女信众,在土城火山购地供养广钦,这地也就是今日承天禅寺之所在地,广钦后并将火山改名为清源山,以资纪念泉州之清源山。民国四十五年广钦再返新店,到四十七年底这段期间,主要是协助广照寺的开山,现在在广照寺的大殿石柱上的诗偈上还题有「广钦和尚开山纪念」字样,题偈的时间是丙申年(民国四十五年)。

民国四十五年底广钦复返火山,至五十一年期间大力推动承天禅寺的兴建,计有大雄宝殿及 三圣殿的完成。

五十二年广钦的知名度大增,并应信众之请往花莲天祥一住数月,期间协助祥德寺之募建,后又应中部弟子之请至台中龙井山上之南寮,创建广龙寺。广钦这一次离寺数月未回承天寺,寺中监院以三请广钦未归为由,竟将寺中常住之积蓄,按等级分发,一时承天寺僧人散去。这是广钦来台十七年中,承天寺的一次危机。虽然有弟子建议「应将这些无法无天的坏人绳之以法」,但广钦以「德能不足,无法感化,自觉惭愧」而平众怒。广钦是在五十三年底才回承天禅寺,由于僧众四散,一切只得重新开始,除重整旧观外,还 建了山门及方丈寮。

八、水果充饥,神异不断

广钦从三十六年来台湾后,到六十五年这三十年的期间,主要都是以水果为主食,六十五年以后因为牙齿掉光,便改吃流质的东西。广钦被称为「果子师」,其实并没有什么神奇之事,乃是因为在山中苦修没有东西吃,且在山中迷路,不得不找 野果充饥。

从五十三年底以后到七十五年春广钦圆寂这近二十年中,由于修苦行的神奇事迹,加上以水果裹腹等诸如此类不可思议的事情,遂使其盛名在台湾各地传遍,信众四处涌至,土城承天禅寺的朝山活动几乎日以继夜的人潮不断,尤其到了广钦晚年,那种热络的情况,在全台各地寺院无有出其右者。这使得承天禅寺为了吸纳更多的人潮,不断地扩建,连带的使五十八年于土城乡公所的后方所创建的广承岩,亦多所沾益。

甚至广钦在晚年(七十一年七月)于高雄六龟乡宝来村创建的妙通寺,为了承接七十四年十月份承天禅寺全台的三坛大戒,在短短的两年时就落成启用,且其规模并不下于承天禅寺。在慕广钦之名前来求戒者约二千七百人,出家众更达五百人,这是台湾光复后,从四十一年在白河大仙寺恢复传戒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同时这也是广钦来台后首次主持的三增大戒,广钦在台湾佛教徒心中的指标可见一斑。

九、夜不倒单,净土即禅

广钦还有一项为人称颂的事迹,就是「夜不倒单」,很多人都认为不倒单是需要甚深的禅定功夫,但广钦的不倒单却有为人所不能体会的痛苦经验。早年广钦在祖庭泉州承天禅寺十余年来皆执贱役苦劳,后被委派香灯的工作,香灯每天早起晚睡,除了要清理大殿,香、花、灯、烛供佛之外,并要打板醒众。据说某次广钦因睡过头,慢了时敲板,自知延误众人修持,遂跪于大殿口,一一与常住众忏悔。此后,广钦不敢再有怠慢,只得每天于大殿佛前打坐,一有风吹草动便惊醒,如此在模糊醒睡之间,自然打下了不 倒单的基础。

广钦由于识字无多,终其一生未曾讲过一部经,主要是以净土的「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为其修行的根据。因此在流传有关广钦的开示录中,我们看到的大都是他鼓励信徒多念佛的话,有信徒喜欢禅,希望广钦能开示禅机,广钦的回答是「净土就是禅」。

广钦之所以在禅寺内以净土佛号摄众,基本上是他早年在祖庭承天禅寺的一次修行体验「念佛三昧」不无关系。那一次广钦在福州鼓山,随众在大殿行香念佛,手结定印边走边念弥陀六字洪名,突然一顿,剎时广钦觉得佛号在大殿地面盘绕,然后再冉冉上升回旋起来,当时感觉不到寺庙及他人的存在,只有源源不断的佛号。到最后维那引磬一敲,功课圆满,广钦依然感觉佛号四方围绕,如此竟持续三个月之久。

十、目不识丁,广受爱戴

在大陆来台的僧侣中,广钦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位,首先是他不识字没有受过正式的佛学教育,不像很多来台的大陆籍的僧人,在故国神州土都会显赫一时,甚至住持一方不在话下。面广钦来台之前,乃至之后的十数年间,知名度仍然无法和其他大陆籍的僧人相比,甚至就连本地僧侣也难以自比的。

其次,不管大陆僧侣、台籍僧侣也好,都在中国佛教会迁台运作的第三年参与了中国北方、以白圣法师为主的宝华山系统的传戒大会,但广钦却一直到民国七十四年十月才参与主事,当时他已九十四高龄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大陆来台的僧侣中,同属福建籍且影响力大者的就只有慈航与广钦二人,慈航虽较广钦晚一年入台(民国三十七年秋),且年龄稍晚广钦三岁,但慈航未入台之前,盛名早已红遍大半个中国,且在南洋弘法多年,广为华人佛子所知晓,广钦无论如何是无法与之相比的。

那到底既不讲经又不办学的广钦,在来台近二十年后是如何崭露头角?笔者认为主要的原因不外是修苦行与提倡念佛两个原因,加上其语言与台湾本土相通,在接引信徙上没有隔 阂所致。

念佛摄众的广钦,以简单的佛法大意开示信徒,得到广大信徒的爱戴,主要是净土教法简单易学,念佛更是无时无地不可为之,在讲求方便、快速的现代社会,是有无比的吸引力。前面已有提及广钦有念佛法门的一些因缘,此不再赘述。而苦行在佛教或其他外道也好,在一般宗教徒的心目中有一定的地位,所以广钦行世的传记方面,都在其苦行上给予着墨甚多,甚至相当比例凸显其苦行僧的角色。由于苦行非常人所能及,自然有许多真假难辨的神奇感应出现,加上佛教徒仍有不少比例的人士以学佛追求感应为目的,有苦行传奇的广钦自 然成为崇敬、亲近的对象,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无论如何广钦的传奇事迹传遍整个台湾之后,以承天禅寺为主的接引道场就成为信徒心中的一块圣地,或朝山或请益,无分平常假日、早上夜晚,承天禅寺总有多得数不清的人潮相竞往礼。不过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广钦的出家因缘,及其修行方式,是属必然,在物质环境不良及个人的心境下,以修苦行为砥砺志节为方便,亦不为过。但当我们在看待广钦一切的同时,多少是要回归到现实的层面上,方才不致扭曲了他的本来面目。什么是广钦的本来面 目呢?那就是老实念佛,一切,无来无去,无代志。

--------------------------------------------------------------------------------------------------------------------

扩展阅读:

广钦法师法师佛教文集

广钦法师佛学讲座视频在线观看下载

--------------------------------------------------------------------------------------------------------------------

推荐访问:

佛教听书手机客户端下载 /zhuanti/tsweb/

最新佛教音乐在线收听下载http://vod.fjdh.com/fjdh-vl/179/

佛教音乐台 佛教音乐大全 http://vod.fjdh.com/music/

佛教电影大全 http://vod.fjdh.com/fjdh-va/

--------------------------------------------------------------------------------------------------------------------

 
 
 
前五篇文章

寂静法师:改命需先认命 抗命就会没命

寂静法师:只要觉悟 怎么都幸福

寂静法师:让我带着你的心一起行脚

寂静法师: 我是过客 我不是归人

虚云法师法汇—诗歌偈赞

 

后五篇文章

太虚法师:学佛初门由三法入

太虚法师:论佛法为人生之必要

太虚法师:佛教之因果观

妙境法师:佛学问答四篇-净土念佛篇

净界法师:一 念 心 性 具 足 三 观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