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参究念佛”与“禅净双修”之辨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28:4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参究念佛”与“禅净双修”之辨
  龚晓康
  (贵州大学哲学系,贵州贵阳550025)
  摘要:“参究念佛”是否为“禅净双修”法门,古来佛教大德多有争论。憨山德清主张“参究念佛”即是“禅净双修”,其说重在摄净归禅。澫益智旭则认为“参究念佛”只是禅宗法门,非是“禅净双修”,其说重在摄禅归净。
  关键词:参究;持名;禅净双修;明心见性
  一、“参究念佛”的提出
  净土宗重持名而念佛,禅宗以参究而明心。元明之际,随着禅净二宗的日趋融合,出现了“参究念佛”法门。较早论述该法门的是《庐山莲宗宝鉴》,书中卷第二“参禅念佛三昧究竟法门”云:
  密密举念南无阿弥陀佛三五声,回光自看,云见性则成佛,毕竟那个是我本性阿弥陀?却又照觑看,只今举底这一念从何处起?觑破这一念,复又觑破这觑底是谁。参良久,又举念南无阿弥陀佛,又如是觑,如是参。急切做工夫,勿令间断。惺惺不昧,如鸡抱卵,不拘四威仪中,亦如是举、如是看、如是参。
  此处参究念佛有三步,即举、看、参。所谓举,是举声念阿弥陀佛;所谓看,是看此一念从何处起;所谓参,是参能看的究竟是谁。
  《禅关策进》则记有智彻禅师所修参究念佛法门:
  念佛’—声,或三五七声,默默返问,这
  一声佛从何处起?又问这念佛的是谁?有
  疑只管疑去。若问处不亲,疑情不切,再举
  个毕竟这念佛的是谁?于前一问,少问少
  疑,只向念佛是谁,谛审谛问。
  同样也是举、看、参三步,但若看时未能真发疑情,则可略去,只参念佛的是谁。
  二、“参究念佛”即是“禅净双修”
  明代禅净双修之风更为盛行,杨岐派门下的楚山绍琦、毒峰本善、天奇本瑞、憨山德清等均倡参究念佛。憨山德清特别重视话头,认为话头有堵截妄想之用。《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六“示参禅切要”中说此法能“批断意识,再不放行”。因为众生无量劫来恶习种子,念念内熏,相续流注,妄想不断。而话头往往是一些无义味语,不可以意识卜度,不可以言语表达。所以若专注于话头,内外妄想则不能起。
  可见,德清所说参究念佛,也不出举、看、参三步。所谓举,是将妄想放下,缓缓提起一声阿弥陀佛。所谓看,是观妄想无性。观此一念阿弥陀佛,从何处得起。此时若妄念又生,不可将心断妄想,只直观妄想无性,则妄想放下。又缓缓地提起一声佛,并观这一声佛毕竟从何处起?如此至五七声,则妄念不起。所谓参,是下疑情,审这念佛的毕竟是谁?若常以举、看、参摄心,则染污七识渐所不行。一旦八识忽然进裂,即见禅宗所说本来面目。此参究之“参”,是参“念佛的是谁”,而不是参“佛是谁”。《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六“示参禅切要”云:“只如看念佛的公案,但审实念佛的是谁,不是疑佛是谁。若是疑佛是谁,只消听座主讲阿弥陀佛,名无量光。如此便当悟了,作无量光的偈子几首来,如此唤作悟道,则悟心者如麻似粟矣。苦哉!苦哉!古人说话头如敲门瓦子,只是敲开门要见屋里人,不是在门外做活计·。以此足见依话头起疑,其疑不在话头,要在根底也。”若参“佛是谁”,则不能发真实疑情,话头也就失去作用。话头只是引发疑情,“不过如敲门瓦子一般,终是要抛却。”而参究念佛,终究是禅宗法门,并非说往生西方之意。《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四六云:“念阿弥陀佛句,原同一话头,今人却便会到西方去也。”
  憨山又极力合会禅净二行,认为参究与持名虽然下功夫不同,但到家则非异。他认为,禅宗参究,是要明心见性,主要观妄念无生;而净宗念佛,念至一心不乱,也是不容妄念夹杂。参究之时,若以话头堵截意根,要他一念不生;而此要他不生的一念其实正是生,非真无生。念佛之时,若将佛号,挂在心头,念念不忘,也非真一心不乱。若欲参究参至明心见性,念佛念至一心不乱,关键是要参时知心生而无生,念时知念念而无念。所谓不生而生,生即不生,才是真无生意;念而无念,无念而念,才是一心不乱。所谓参究念佛,是将一句阿弥陀佛作话头,着力提起,历历分明。提起之时,直看念佛的是谁,重下疑情,用力参究。参至心思路绝处,忽然磕着触着,方悟无生。若悟生即无生,无生即生,即知“参即是念,念即是参”,参究即是念佛,念佛即是参究。
  袜宏对直下持名与参究念佛均持肯定态度,认为法门不同只是适应众生的不同根机。《禅关策进》云:“毒峰、天奇皆教参究念佛,空谷何故谓不必用此等法。盖是随机不同,任便无碍。”《皇明名僧辑略》亦云:“诸师多教人参念佛是谁,唯师云不必用此等法。随病制方,逗机施教,二各有旨,不可是此非彼。”袜宏教人,也是以此两种方法与人。《云楼大师遗稿》卷第二《与南城吴念慈居土广翊》云:“念佛数声,回光自看这念佛的是谁。如此用心,勿忘勿助,久之当自有省。如或不能,直念亦可,使其念不离佛,佛不离念,念极心空,感应道交,现前见佛,理必然矣。”先是参究念佛,以念佛的是谁为话头。但若参究不得力,则应直下念佛,也能感应道交,现前见佛。
  三、“参究念佛”非是“禅净双修”
  但明代空谷景隆禅师则认为念佛之时,不必参究,只须直下念佛。《禅关策进》记“空谷隆禅师示众”云:
  不可呆蠢蠢地念个话头,亦不可推详
  计较。但时中愤然要明此事,忽尔悬崖撒
  手,打个翻身,方见孤明历历。到此不可耽
  着,还有脑后一槌,极是难透。尔且恁么参
  去,不参自悟,上古或有之,自余未有不从
  力参而得悟者。优昙和尚令提念佛的是谁,
  汝今不必用此等法,只平常念去。但念不
  忘,忽然触境遇缘,打着转身一句,始知寂
  光净土不离此处,阿弥陀佛不越自心。
  所谓“呆蠢蠢地念个话头”,指未发疑情;“推详计较”,指以意识情计卜度,均非参究正义。所以念佛之时,只管念去,自然有得力之时。
  与空谷景隆禅师一样,智旭虽然主张禅教一致,在修法上却严格区分参禅。与念佛,他认为参究属禅宗,念佛属净土,二者不可混滥。
  首先,参禅与念佛皆能明心见性,俱能往生西方。《灵峰宗论》卷第四云:“人谓参禅则悟道,不必求生西方;念佛则生西,未必即能悟道。不知悟后,尚不可不生西方,况未必悟耶?又禅者欲生西方,不必改为念佛,但具信愿,则参禅即净土行也。又念佛至——心不乱,能所两忘,即得无生法忍,岂非悟道?故参禅念佛,俱能悟道,俱能生西也。但有疑则参,无疑则念,在人下手时自酌耳。”参禅之人明心见性之后,也须往生净土,往生之法在于具深信切愿。念佛之人若念至一心不乱,也能悟道;悟道因缘,在于能所双忘,得无生忍。
  其次,参究念佛实是禅宗修行法门,非是净土宗往生法门。《灵峰宗沦》卷第三之一“答卓左车《弥陀疏钞》三十二问”中有问云:“念佛的是谁与别则公案无二。《钞》云:体究念佛与举话头、下疑情意极相似。然四种念佛,未列体究一法,经文本无此意,不应人净业门。今两路相征,若参此不悟,亦不失往生,此为参门留一退步,正堕偷心;若此疑不破,便不得生,此为念门启一疑情,却成异说。智彻、慈照、天奇、毒峰诸师,皆主此谁字,若只相似而已,愿闻不全是处。”问者之意,参究念佛与禅宗举话头、下疑情极其相似。而智者所说四种念佛中无参究念佛,佛经中没有参究念佛之意,所以参究念佛非是净土宗修行的法门。如果认为参究念佛即使不能见性,而有念佛因缘,应能往生净土,此正堕禅宗所说偷心。智旭答云:
  因念佛人不见佛性,偷心不死,故以此语昭告之,令直下相应。即以一念中圆见三身,圆净四土,阶理一心,此一门深入一心不乱之前茅也。后人闻此诚言,无论悟与不悟,便可死心念佛,更何用参此段以案,直须如此了得。当知昔人下此语时,绝无禅净之分。后祖收之,但入本宗,非入净业,何以故?公案现在故。今疏主收入净业,仍为禅宗,何以故?救有禅无净土之病
  故。然则若信得及,以悟为则,以净土为
  归,真实不欺,不留退步,即此似处,即已
  全是;若信不及,死我偷心,而偷心转甚,
  正好实念,而念反狐疑,只此似处,即全不
  是。故曰,学道须是铁汉,着手心头便判,
  有疑则参,虽罢参而不能;无疑则念,欲起
  疑而何自?如是则直念苦参,亦无非往生
  正行也。
  古人主张参究念佛,主要是参念佛的是谁,重在一个“参”字,所以参究念佛只是禅宗的修行法门,而不是净土宗的念佛法门。虽然袾宏极力主张净土修行,且在《阿弥陀经疏钞》中列参究念佛一法,但其所说是为救以净土为无的狂禅之弊。如果信愿具足,又以参究之法明心见性,则参究全是念佛;如果无信无愿,参时偷心,念时狐疑,则参究全非念佛。
  第三,参究念佛有大利,劝;有大害。《灵峰宗论》卷第五之三《参究念佛论》云:“独参究之说,既与禅宗相滥,不无淆伪可商。尝试沦之。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果能谛信,斯直知归;未了之人,不妨疑着。故谁字公案,曲被时机,有大利亦有大害。”参究念佛有大利,是指念佛疲缓之时,举一声阿弥陀佛,看此念从何而起,参念佛的是谁,则能使心明利,助发功德。参究念佛时作观,观此能念之心与所念之佛实不可得,则能明此念性本空。但参究念佛应以信愿往生净土为主,以参究明心之法为辅。这样,即使不能明心见性,也能往生西方。
  参究念佛有大害,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参究之人,自以为上根利器,不求佛力加持,欲现世成就,不愿往生净土。二是参究之时,因疑而生障,自认不能往生,于是废置六度万行,弃舍佛教经典,自甘堕落。古人所说参究念佛,是摄禅宗参究归于净土念佛,于禅宗另开方便法门;今人不解参究念佛,多舍净土念佛而从禅宗参究,于净宗则是破法之事。虽然智旭也说:“无禅之净土,非真净土;无净土之禅,非真禅。”但他认为,净土之禅不须参究,因为:“一心不乱即名静,名号历然即虑。”而禅之净土,不可以理夺事,必须证极净心,方可生于净土,所以还须信愿持名。《灵峰宗论》卷第三之一《答印生四问》云:“既一门深入,何须迭床架屋,更涉参究?但观莲宗渚祖,便知净不须禅。若为大事因缘,有疑未破,欲罢不能,而行参究,正应殷勤回向西方。但观永明等诸大祖师,便知禅决须净,本分中事了然可辨,何须曲为融通也?信则便信,疑则别参。”净不须禅,念佛之时,无须参究;而禅决须净,参究之时,则应回向西方。所以智旭极力主张直持名号,不劳参究。《灵峰宗论》卷第二之三《示方尔阶》云:“念佛法门,虽该罗八教,圆收无量百千三昧,而下手之方,又最直捷痛快。盖凡念相好、念法门、念实相等,固先开真解,然后下手,万无夹带疑情之理。只今持名一法,亦止蓦直持去,不用三心两意,深信净土可生,发愿决定往生。以持名为正行,以六度等为助行,万修万人去,断断可保任者。若一点好胜之心,涉人参究,谓为向上,则脚跟不稳,禅净两失之矣。智者不可不决定其所趋也。”[Sl(P520)持名为直捷圆顿之法,若有深信切愿,只是蓦直持去,必定能够往生。若是无信无愿,以好胜之心,行参究之法,则非但不能悟道,也不能往生。
  最后,参究与念佛是随顺众生根机不同而施设,不可是此非彼。《灵峰宗论》卷第四之一《答卓左军茶话》云:“宗乘与净土,二俱胜妙法,众生根性异,不免随机说。向上一着,非净非禅,即禅即净。才言参究,已是曲为下根。果大丈夫,自应谛信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设一念与佛有隔,不名念佛三昧;若念念与佛无间,何劳更问阿谁?故参究谁字,与摄心数息等,皆非净土极则事也。净土极则事,无念外之佛为念所念,无佛外之念能念于佛。正下手时,便不落四句百非,通身拶人。但见阿弥陀佛一毛孔光,即见十方无量诸佛;但生西方极乐一佛国土,即生十方诸佛净土,此是向--亡一路。若舍现前弥陀,别言自性弥陀,舍西方净土别言唯心净土,此是淆伪公案。”禅宗之参究与净土之念佛,均是殊胜法门;而众生根机有利钝,所以法门不同。所谓向上一着,既非禅亦非净,但也不离禅不离净。如果念念能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则不须参究。
  四、结语
  憨山德清等以“参究念佛”即是“禅净双修”,持名与参禅虽下手功夫不同,而到家则非异,均须了悟“生即无生、无生即生”之理。智旭虽然认为参禅与念佛皆能明心见性,但他在修法上严格区分参禅与念佛,“参究念佛”重在“参”字,所以只是禅宗法门。参究念佛有大利,亦有大害。憨山重在明了参禅与念佛二者同归之处,其说趋于以禅摄净;智旭重在指出二者下手不同,其说趋于以净摄禅。但两人均认为参究与念佛是随顺众生根机不同而施设,所以不可是此而非彼。
  摘自《五台山研究》2008年第4期

 
 
 
前五篇文章

大方广佛华严经修慈分略注

法华经安乐行义记卷下

佛说阿弥陀经义疏

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疏(1)

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疏(2)

 

后五篇文章

唐代弥勒信仰与密宗的关系

唐代马祖和中国禅宗

唐代慧能“三碑”对其禅法的理解

唐代禅宗与现代思潮

禅宗精髓仍然鲜活——读《花出青嶂》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