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慧远的念佛思想及其对中国人文传统的贡献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39:0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慧远的念佛思想及其对中国人文传统的贡献
  曹虹
  作者简介:曹虹,女,1958年生,江苏南通人,文学博士,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副教授。著有《阳湖文派研究》、《洛阳伽蓝记释译》、《“儒宗诸书”与佛教史籍》等。
  关键词:念佛立誓 功高易进 三世因果报应 洗心玄门
  前 言
  在中国净土教的发展历程中,东晋慧远率领的念佛立誓实践具有源头意义。这一宗教实践有其精微的指导思想,是慧远笃信三世因果报应教义的一种逻辑结果。在儒家积善修身思想的劝诱力受到怀疑、道家放旷任达的人生观大其行道的时代, 慧远以“功高易进”为特征的念佛想想,适时地为精神飘泊者引入目标遥远、路在脚下的归途。这种禅定三昧之境,虽可借庄子的“坐忘″之境相喻示,但其修持过程的平实可行是庄学所不具备的。
  (一)
  公元五世纪初, 慧远率一百二十三人共誓念佛往生弥陀净土,是标志慧远庐山教团形成的大事,在中国佛教史上值得特书一笔。关于当时念佛的动机、方法等问题,最直接的资料有刘逸民于晋安帝元兴元年(402)初秋所作立誓文, 以及慧远《念佛三昧诗集序》。刘逸民文中曰:惟岁在摄提,秋七月戊辰朔二十八日乙未,法师释慧远……乃延命同志息心净信之士百有二十三人,集于庐山之阴,般若台精舍阿弥陀像前,率以香华,敬荐而誓焉。……夫缘化之理既明,则三世之传显矣。迁感之数既符,则善恶之报必矣。推交臂之潜沦,悟无常之期切,……今幸以不谋而佥心西境, 叩篇开信,亮情天发,……是以慨焉胥命,整襟法堂,……誓兹同人,俱游绝域。……先进之与后升,勉思汇征之道。 (《出三藏记集》卷十五)慧远文中曰:是以奉法诸贤,咸思一揆之契,感寸阴之颓影……于是洗心法堂,整襟清向,…...仰援超步拨茅之兴,俯引弱进垂策其后。《〈慧远研究〉遗文篇》注者据两文若干语句的类似,推测《念佛三昧诗集》作于元兴元年秋庐山立警之时, 慧远为此所作序文约在同一年[1]。这一推测是合理的。而且,据《高僧传·慧远传》,刘逸民所执笔的立誓文,是慧远令他所作。因此,两文参照,可以了解这一信仰实践的指导思想。
  正如塜本善隆所概括的那样,这一念佛立誓,是基于“无常观与三世因果报应的教义″[2]。慧远善于宣唱法理,开导众心,他的唱导法,被“后代传受,遂成永则” (《高僧传》唱导序)。宋初的一位受其影响的唱导名僧道照, 《高僧传》本传载“宋武帝尝于内殿斋,熙初夜略叙百年迅速,迁变俄顷,苦乐参差,必由因果”,这里的“百年迅速,迁变俄顷″,就可以与立誓文中的“感寸阴之颓影”相说明。世俗中的人,尤其是在政治不稳定的时代,也许更容易感伤年华易逝、“百年迅速”。举《高僧传·慧远传》所记一事为例, 当时的一位高级官吏司徒王谧,在致慧远的信中说:“年始四十,而衰同耳顺。”佛教的无常观充分体察常人无法抵御的幻灭感,而三世因果报应之说则提供实现永恒的方案,两者是相互作用的。慧远在复信中对王谧说:古人不爱尺壁,而重寸阴,观其所存,似不在长年耳。檀越履顺而游性,乘佛理以御心, 因此而推,复何羡于遐龄!聊想斯理,久而得之, 为复酬来信耳。
  佛教并不像道教那样企求今世的“遐龄”,而是引导人们通过现世的修行而获得来世的幸福。
  (二)
  从现存文献看,在念佛立誓前近十年, 慧远与戴逵之间曾就佛教三世因果报应说进行过往复辨论[3]。当时隐栖于会稽的戴逵, 自认为是“山林之人”:“逃于人患,避于争斗,翼顺资和,涤除机心,容养淳淑”。从这样的逃避态度中,多少流露出对于世间患害的积慨。在《与远法师书》中,愤然不平之情就更为溢于言表了:弟子常览经典, 皆以祸福之来, 由于积行。是以自少束修,至于白首,行不负于所知,言不伤于物类。而一生艰楚,荼毒备经。顾景块然, 不尽唯已。他从自身的经历出发,对“积善积恶之谈”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夫冥理难推,近情易缠。每中宵幽念,悲慨盈怀。始知修短穷达,自有定分,积善积恶之谈,盖是劝教之言耳。
  所谓“积善积恶之谈”, 出于《周易》坤卦文言传:“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是流传久远的劝人行善止恶的格言。这种原始的将行为与后果相联系的思路, 与佛教的因果报应说略相符合,不过后者作为教理更为系统和精致。戴逵的质疑,其实是针对佛教因果报应说的。他作《释疑论》, 以道家的“分命”说为原理,向因果说发难,即认为“贤愚善恶修短穷达,知有分命”。但他并不因此而像一般玄学家主张任其自然,他曾撰有《放达为非道论》以批评元康放达派的处世方式,仍维护名教的作用。在这里可以看到儒与道以特殊方式的结合。总之,他以道家自然哲学作为批判的武器,但仍主张君子德教,认为“何必修教责实,以期应报乎!”(《释疑论》)戴逵与慧远的特殊缘份,不该忘记他俩都与范宣有关系。慧远早年向往与范宣共契,可谓是一段神交;戴逵受范宣的赏识,而成为他的侄女婿。他们都堪称是有德操的人。不过,慧远发展了自已的信仰方向,而戴逵的质疑问难实际上也代表了道家学说向佛教义理的挑战。其《释疑论》以“安处子”与“玄明先生”两个人物的问答作为结构方式,借“玄明先生″之口,正面阐明己见。他在这里取“玄明″之名,也暗示对玄学的倾心。为此,慧远作了认真的解答,还组织身边的学佛者一起与他进行往复辩论。慧远在第一封复信中写道:省君别示, 以为慨然。先虽未善想患(相悉),人物来往,亦未始暂忘。分命穷达,非常智所测。然依傍大宗,似有定检。去秋,与诸人共读君论,亦并有同异。观周郎作答,意谓世典与佛教,粗是其中。今封相呈,想暇日能力寻省。
  这里说看了戴逵的《释疑论》后, “以为慨然”,即表示情感上的一份理解。周道祖也在其《难释疑论》中说戴逵的《释疑论》是“即情之作”。戴逵感慨“积善之报,竟何在乎?”这也是自古以来具有正义感的人士共有的悲叹, 司马迁是其中的代表者,戴逵文中就引用到“史迁有言,天之报施善人何如哉?”语出《史记·伯夷列传》:“若伯夷、叔齐……积仁洁行如此而饿死。……回也屡空,精糠不厌而卒早夭。天之报施善人,其何如哉?”所以, 戴逵试图对这一困扰已久的问题予以解释:夫人资二仪之性以生,禀五常之气以育。性有修短之期,故有彭殇之殊。气有精粗之异,亦有贤愚之别。此自然之定理,不可移者也。是以尧舜大圣,朱均是育;鼓叟下愚,诞生有舜。颜回大贤,早夭绝嗣;商臣极恶,令胤克昌。夷叔至仁,饿死穷山。盗跖肆虐,富乐自终。比干忠正,毙不旋踵。张汤酷吏,七世珥貂。凡此之类,不可称言。
  这里提出的“自然之定理”来解释人的生命状态,吸取了东汉王充的朴素的元气论。《论衡·本性篇》曰:“人禀天地之性”, “人怀五常之气”。“二仪”即天地阴阳,“五常”指金木水火土。魏晋玄学在人性论上其实也是支持这一自然元气之说的,如向秀的《难养生论》亦认为“人含五行而生”。
  在周道祖《难释疑论》中, 为了申述报应庆罚的无所不在,也列举了若干历史事例:“ 楚穆(商臣)以福浓获没,蔡灵以善薄受祸,郗宛以爨深莫救,宋恒以衍微易唱。”从而证明“不祈验于冥中,影响自徵;不期存于应报,而庆罚以彰。”这里关键的是对“楚穆以福浓获没”的解释,即认为楚穆王前世的福业之厚导致他有善终的结局,反对戴逵“商臣极恶,令胤克昌”之说。《左传》文公元年及《史记?楚世家》上曾记载,商臣为楚成王的太子, “蜂目而豺声,忍人也”,弑父继位为楚穆王,其子孙庄王、共王等颇兴旺。
  然而,这些事例并不能使戴逵心悦诚服,在《释疑论答周居士难》中,他只是认为:“至于善恶祸福,或有一见,斯自遇于事会,非冥司之真验也。”更确切地说,他反而从这些事例中更坚定了自己原有的看法,他说:“若夫福浓获没, 爨深莫救,此则报应之来,有若影响。蔡灵以善薄受祸, 商臣宜以极逆罗殃。宋桓以衍微易唱,邾文应用行善延年。而罪同罚异, 福等报殊。何明鉴于蔡宋,而独昧于楚邾乎?君所谓‘不祈验于冥中、影响自微,不期在于应报,而庆罚以彰’,于斯踬矣。”这里实际上运用了证伪的方法,使对方的理论难于成立。
  在这样的情况下,慧远不能不在方法与学理上提出指导性的意见。这就是第二封《远法师书》及《三报论》的撰作动因。慧远的信中说:见君与周居士往复,足为宾主。然佛理精微,难以事诘,至于理玄数表、义隐于经者,不可胜言。但恨君作佛弟子,未能留心圣典耳。
  顷得书论,亦未始暂忘。年衰多疾,不暇有答。脱因讲集之余,粗缀所怀。今寄住。试与同疑者共寻。若见其族,则比干商臣之流,可不思而得。
  这里慧远说“佛理精微,难以事诘”,要求在方法上摆脱对事例验证的纠缠。在慧远看来,像戴逵这样“谓积善之无庆,积恶之无殃,感神明而悲所愚,慨天丧之于善人”,在思想方法上的最大障蔽就在于局限于“现验”,所以《三报论》的副题就是“因俗人疑善恶无现验作”。他认为人们长期以来习惯于常识性的思路, “由世典以一生为限,不明其外。其外未明,故寻理者自毕于视听之内”。 (同上)这是从方法上破除戴逵“比验古今”的局限, 因为戴逵坚持认为:“推渊商之善恶,足明冥中之无罚;等比干盗跖,可识祸福之非行。” (《释疑论答周处士难》)而慧远则希望笃信佛经中的三报说,“世或有积善而殃集,或有凶邪而致庆,此皆现业未就而前行始应”,那么,“比干商臣之流,可不思而得” (《远法师书》)。也就是说,像戴逵所究诘的善恶祸福相抵触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当慧远与戴逵辩析报应问题时,劝善修行的意识也是极为浓烈的。戴逵本来怀疑报应,可并不“忘善”,并不取消个人的修教,但这似乎依赖于个人独善其身的道德自制,其信心的力量比较薄弱,很容易受到怨愤不平情绪的消蚀。而慧远强调笃信佛教三世报应理论,这一方面因其戒惧的力量而有助于督劝公众普遍向善避恶,另一方面因其幸福的召唤而激励优秀的修行者“超登上位”。他指出:“推此以观,则知有方外之宾,服膺妙法,洗心玄门,一诣之感,超登上位。如斯伦匹,宿殃虽积,功不在治,理自安消,非三报之所及。”就是说,对于精诚修教者来说,即使在他的命运中积有宿世的祸,这种殃报的阴影自可消除,可以从现报、生报、后报的无所不在的神密之圈中超脱出来。
  那么,修教者的精诚努力如何重要,是不言而喻的。若干年后,慧远率众念佛立誓,就是充分表现信心与意志的大举动。慧远在《念佛三昧诗集序》中有“洗心法堂”之语,这与约十年前《三报论》中“洗心玄门”之语,是一种呼应,表明念佛三昧与三世因果报应教义的内在联系。
  (三)
  慧远率众立誓念佛,念佛时的身心状态是什么样的呢?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指出:“念佛乃禅法十念之一,虽有口宣佛号之事,但根本须修定坐禅。远公之念佛,决为坐禅,非后世俗人之仅口宣佛号也。”[4]在《念佛三昧诗集序》中,慧远有所说明:夫称三昧者何,专思寂想之谓也。思专则志一不分,想寂则气虚神朗。气虚则智恬其照,神朗则无幽不彻。斯二乃是自然之玄符,会一而致用也。是故靖恭闲守,而感物通灵。御心惟正,动必入微。此假修以凝神,积功以移性。犹或若夫尸居坐忘,冥怀至极,智落宇宙,而暗蹈大方者哉。
  其中不少语汇来源于《庄子》,如:志一不分, 《庄子?达生篇》有“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气虚, 《人间世》有“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智恬其照, 《缮性篇》有“古之治道者,以恬养知,……知与恬交相养,而和理出其性”;尸居坐忘,《在宥篇》有“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大宗师》有“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智落宇宙, 《天道篇》有“古之王天下者,知虽落天下,不自虑也。”这是因为在中国固有思想典籍中,《庄子》一书对于精神自由的体会和描述最为充分,所以,慧远在说明禅定三昧的境界时,大量借用了庄学的语汇,足以表明念佛为心学。不过,从思想体系上看,念佛三昧与庄子的“尸居坐忘”是不同的,所以慧远说“犹或若夫尸居坐忘……”,即表明是一种借喻。
  从方法上说,念佛三昧强调的是一种有效的修行过程。慧远指导的念佛三昧,其具体方法是专思专念在西方净土说法的阿弥陀佛。相比而言,庄子并不提供具体途径以使凡人领会“坐忘”之境,似乎只属于少数有悟性者的特权。两晋之际佛教的发展,在江南较为“偏重智慧”[5],如谢敷《安般守意经序》曰:“苟措心领要,触有悟理者,则不假外以静内,不因禅而成慧。”而慧远则注重借修而成慧,他指出:“假修以凝神,积功以移性。”如此肯定念佛修行的效用,这甚至比重视教化的儒家学说还富于引人向上的力量。孔子认为:“性相近也,习相远也,惟上智与下愚不移。” (《论语?阳货》)而慧远则表述为“积功以移性”,即本性通过“积功”而可以改变,变得更为理想。那么,如何积累修行的功夫呢?他说:“功高易进,念佛为先。”既给人们指出向上的希望,又能示以简易可行的路迳,这恰是慧远念佛思想对中国人文传统的贡献之处。
  从归趣上说,念佛三昧要求达到“感物通灵”、“智落宇宙”的境界,这里的“灵”、“智”也是有其含义的, 即获得与阿弥陀佛的感应,从而在见佛的体验中释疑开悟,领会玄妙的般若智。这一禅观见佛三昧实践既重视禅定,又重视般若, 可谓是安世高系的小乘禅观与支谶系的大乘禅观统合的结果,这正是以慧远为中心的庐山禅的特色所在。
  慧远念佛三昧所依据的的主要经典之一,是支娄迦谶所译《般舟三昧经》。慧远为什么会重视和应用这一经典呢?以下的两个原因可能是主要的。一是此经成立于大乘佛教兴起之初,其根本立场是强调“空”,与《般若经》旨趣相同,对早有般若学造诣的慧远来说,《般舟三昧经》引起他的重视十分自然;二是面对政治权威找借口淘汰僧人的政策,慧远对僧门的独立存在深怀忧虑, 因而企求僧门内部的整肃以抵御外部的干扰。念佛三昧的方式“功高易进”,便于形成僧门励精修行的气氛,而且可以获得某种神威的护持。此经的《拥护品》中就有如下的文字:若有菩萨学此三昧者,若持若诵若守,今世即自得五百功德。……守是三昧者,终不中毒,终不中兵,终不为火所烧,终不为水所没、终不为帝王得其便。……持是三昧者,若帝王、若贼、若水、若火、若龙若蛇、若阅叉鬼神、若猛兽……设欲中是菩萨者,终不能中。
  在世俗的社会秩序和现象中,帝王具有无上的权威,然而在如上的文字中,帝王被置于与贼、猛兽等并列的位置。尽管他们以凶猛之势而使一般人惧怕,但对于持守般舟三昧的信者而言,将无所用其凶猛。这种信念对于忧虑中的慧远而言,一定产生了莫大的鼓舞。
  慧远的念佛三昧虽主要依据的是大乘经典,但其中也吸取了小乘禅观。按安滕俊雄的分析, 慧远《念佛三昧诗集序》与三国时代安世高系小乘禅的代表人物康僧会《安般守意经序》在内容上有类似处,难以分辨一为大乘一为小乘。康文的前半确定安般的含义,说明数、随、止、观、还、净六妙门的要领,如第三止门的“若自闲处,心思寂寞,志无邪欲,侧耳靖听、万句不失、片言斯著、心靖意净之所由也”、第四观门“于斯具照天地人物,……众冥皆朗”,又说“得安般行者,厥心朗明、举名所观,无幽不睹”等,慧远文中思、志、靖恭、无幽不彻等语句与康僧会的用语一致[6]。从这里也可见慧远思想的包容性的特征。
  附注:
  [l]木村荚一编集,日本创文社一九六0年版,页349。
  [2]《中国初期佛教史上における阻抬I岁岛慧远》, 《〈慧远研究〉研究篇》,木村英一编集,创文社一九六二年版,页6l。
  [3]《遗文编》附录戴逵《与远法师书》,注中推测作年为太元十八、九年 (公元三九三、四))。同注[1], 页288。
  [4]中华书局一九八三年版, 页264。
  [5]同注[4], 页254。
  [6]《庐山慧远の禅思想》,同注[2], 页264。

 
 
 
前五篇文章

慧远法师与念佛禅

净土宗经典《庐山结社立誓文》的解读

净土宗经典解读《庐山结社立誓文》

念佛三昧诗集序

宗萨亲波切著:造作与无常(1)

 

后五篇文章

我们应该如何提倡素食?

一行禅师:不会褪灭的美

一行禅师:溯源而上

隐身的钥匙——走进画僧慧禅心灵秘境

印顺长老著述中的真常唯心论以《大乘起信论讲记》为主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