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善导大师净土法门三心论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42:4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善导大师净土法门三心论

  王新

  汉传佛教,崇尚大乘,大乘教义普契群机者,莫过于净土法门,我国净土一宗,始祖庐山慧远,末祖灵岩圣量,共一十三德,在不同时代,同对弘扬净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为后贤推尊于祖位,给广大信众纪念,学习和礼敬。尤其是第二祖善导大师,著作五部,系统了净土教义,着重提倡称名念佛,成为净土宗的实际建立人,劳苦功高,度生无数。本文仅就其在《观经四贴疏》中对经文“发三种心”的疏释作此论述,就教于高见。

  一、生平简历

  善导(613—681),唐代高僧。俗姓朱,山东临淄人。幼年出家,即欣赏读诵《观无量寿佛经》。具戒后,研习《观经》,羡慕庐山远公结社念佛高风,曾往该山亲叩遗范。于贞观十五年(641)赴并州(太原)石壁玄中寺拜访道绰大师,亲承教导,受《观经》义。十九年 (645)绰寂,赴长安弘扬净土法门,将信众布施的净财,书写《阿弥陀经》数万卷,画《净土变相》三百余壁,劝人专修净土,念佛往生,行住坐卧,律己甚严,乞食戒行,三衣不离法体;每每胡跪合掌念佛,非到身力不支时不息,自行化他,影响甚广,净土一宗,由此大为发展。他还擅长造像艺术,在住持西京实际寺时,曾奉朝廷命令于洛阳龙门监造卢舍那石雕佛像,后又奉命建奉先寺,为佛教东来至当时所开的最大石佛之龛(见《奉先寺像龛记》)。龙门大佛,妙相清净庄严,慈祥里蕴含着威德,为千百年来人们之所异声共赞。导师于唐永隆二年西逝,世寿六十九。著作现存有《观无量寿佛经疏》、《往生礼赞》、《净土法事赞》、《般舟赞》、《观念法门》五部九卷。前一部又称《观经四贴疏》四卷,主要叙说净土的教相教义,称为教相分或义解分。后四部主要叙说净土的行事,称为行义分。《观经四贴疏》于八世纪传入日本,后来日本高僧法然上人依之创日本的净土宗,尊导师为高祖。

  二、关于至诚心

  在《观经》第十四观叙述“上品上生”时,佛告阿难及韦提希说:

  “若有众生愿生彼国者,发三种心,即便往生。何等为三?一者至诚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国”。

  善导大师在《观经四贴疏》(以下简称《四贴疏》中解释“至诚记”里说:“至者真,诚者实’。至诚心,也就是真实心。在社会上做一个正派人,也必须行为真实,语言真实,语言与行动真实相符,否则就不成其为正派好人。信修净业的佛教徒,当然要做到一切从真实心中出发,进而到达高的层次。善导大师大《四贴疏》中要求净业行人的身口意业所解所修所行皆须真实,“不得外现贤善精进之相,内怀虚假”之心,假使修诸善业和净行,只要心有虚假,则名“杂毒之善”。这是绝对要不得的。因为西方净土,是弥陀如来在往昔“因中行菩萨行时”,所发真实大愿所成,“乃至一念一刹那三业所修”,皆从“真实心中”发出所成。净业行人所修所行,若带半点虚假,而与弥陀因行宏愿相背,亦与修净土行相背。

  真实,有“自利真实”和“利他真实”。自利真实,又有念念舍弃诸恶,舍离秽土与念念勤修众善、勤修净土两方面真实。即口业住于正语,不议他人长短是非;称念弥陀洪名,赞叹弥陀功德及其依正庄严;厌离三界六道,及其依正二报;称道众生行善,远离诸恶,修持净业,得生净土。身住正业,戒行清净;合掌礼敬和四事供养弥陀依正二报,修净土行。意住正思,意念弥陀,观察弥陀依正;舍诸贪嗔痴等烦恼,清除三毒恶念;深信弥陀慈悲,众生凡具真实信愿念佛,即得往生。利他真实,一要广行财施、法施和无畏施,广结善缘。二要以和悦的善良语言,对人们讲说净土教义,令人喜闻乐受,有所收益。三要从有利群众出发,为群众服务和造福。四要和光同尘随顺群众,同处共事,令人受益。所有一切善举,都从真实心中作出,谓之至诚心。

  三、关于深心

  善导大师在《四贴疏》中指出,“言深心者,即是深信之心”。大师未在上述的“至诚心”中出信,而在“深心”出信,组成“深信之心”,是有考虑的,因为至诚即真实,真实未必能深,深刻必然真实,所以出信择有深心。净土法门,以信愿行为三要素、三资粮。蕅益大师在《弥陀要解》中说:“非信不足启愿,非愿不足导行,非持名妙行,不足满所愿而证所信”。信愿行三,似连环套,信居首位。信为道源,信愿行愿。信者,(一)“就人立信”。(二)“就行立信”。

  (一)就人立信:首先深信自己无始以来流转生死,没有出期,而今幸遇净土法门,依之发愿持名,决定亲蒙接引,无疑无虑。深信自己当前一念之心,竖穷横偏,乐土虽在十万亿土之西,但未出于自心,因而即在目前。以自深心,发自心愿,称念自性弥陀,决定得生自心净土,没有疑虑。其次深信释尊说此净土法门,决无虚语;弥陀如亲四十八愿,愿愿为度众生,众生乘其愿力,决定往生;六方诸佛劝信弥陀净土,决定不虚。信佛言教,依教奉行,顺教而作,不误期待。

  (二)就行立信:善导大师在《四贴疏》中就行开出:“一者正行,二者杂行”,其正行有: 1.读诵正行;2.观察正行;3.礼拜正行;4.称名正行;5.赞叹供养正行。这就是说:修行的人要常常读诵诸大乘经,但作为净业行人,要专心读诵《观无量寿佛》、《阿弥陀》、《无量寿》净土三经,才是读诵正行。读诵净土以外的经典叫做杂行。修行可作观像、观想等观察修行。如果观察其余,则为杂行。佛教信徒见佛就拜,见三宝就礼,是一种身业礼敬,修行然而净业行人要专礼弥陀圣像,才叫礼拜正行,余礼都叫杂行。念佛行人,一心专称弥陀洪名,谓之称名正行。称念他佛,亦属杂行。赞叹供养也是一样,正行是赞叹供养西方三圣乐邦庄严。赞叹供养其余,皆属杂行。总之,五种正行之外,诸善万行都叫杂行。这里十分明显,善导大师是要净业行人专心致志地扑在净土法门上做功夫,免杂其余。不仅如此,大师还进一步从五种正行的第四称名正行单独提出,立为“正定业”,其余四种正行,定作“助业”。《四贴疏》说,

  “就此正(五种正行)中,复有二种:一者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迎,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若依礼诵等,即名为助业”。

  这样一来,把“称名念佛”提高到突出位置,提到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加上自己的身体力行,每天称念弥陀不辍,就在撰写《四贴疏》的过程中,每天亦称洪名三万声,为众生树立起光辉楷模。因此,不仅对称名念佛弘扬开来,而且普及到“家庭弥陀佛”的广泛程度。后来“唐武灭法”,各宗各派遭遇法难,由此一蹶不振,唯有净土、禅宗盛况依然,净土就是因为称名念佛简单易行,广泛深入人心的结果,表明了善导大师对净土的杰出贡献。

  净土法门,从善导大师以后,总的来说就是信愿称名念佛,求生净土,在善导大师以前,先是实相念佛,即观弥陀法身无形无相,心佛众生平等无异。后是观想念佛,或观像念佛,即端坐面西,观想弥陀应身相好,眉间白毫相光右旋,乃至足下千辐轮相,一心静观,成熟时三昧现前;或观弥陀尊像相好,心不散乱,成熟时佛自现前。这些都属禅观。善导大师综合净土三经之精义,在《四贴疏》中着重提供称名念佛,其意义:(一)易行易成,普契群机。(二)称念洪名,修正定业。

  (一)易行易成,普契群机。修行可分自力、他力两类,自他相比,他力为易。“他力”一词,是对自力修行而说的,实际它包括自力加上弥陀慈悲愿力。犹如人出远门,如果只凭自己的双脚走路,那就十分艰难,要是凭己双脚跨上先进的交通工具,则就易行。既然易行,也就易到,易成。昙鸾大师在《往生论注》里指出:信愿称名,乘佛愿力,往生净土,即入正定聚。正定聚,依《智度论》破颠倒者名正聚,依《起信论》位在十住以上,若依自力修正,那是多么难至,所以自力、他力比较,他力易行易成。在他力中,实相、观想、观像、称名四种念佛相较,称名念佛最易,是显而易见的。称名念佛期得往生,最为契理契机,上契真理,普契群机。如果你是上智慧行人,原有禅定功底,转修称名念佛念念与定相应,契合机宜,如果你是持戒行人,身口远离诸恶,众善奉行,称名念佛与清净戒体相应,往生如操左卷,契合机宜。总之,所有的人,包括作了诸恶的人,只要彻底与恶决裂,信愿称名,求得往生,皆契机宜。

  (二)称念洪名,修正定业。善导大师提倡称名念佛,为了普摄群机。弘扬散心称名。因所称名是阿弥陀,译为无量光、无量寿。无量光是从空间讲的,横遍十方;无量寿是从时间说的,竖穷三际;竖穷横遍,包括功德等无量,所以谓力德洪名。称比万德洪名,消除多生业障,净种入于心田,具足信愿,决定往生。但是,莲有三辈九品之别,行人念佛功深,方能高升品位。莲池大师有言:“晶位高下,而在持名之深浅”,所以把称名念佛,立为修正定业,让“佛号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即《阿弥陀经》所示的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一心不乱,即正定业。我们长久以来,心猿意马,散心杂乱,一下子要得一心不乱,除去有其修定基础,或是宿根浓厚,从一般人来说,要有一个过程,还要有合适的念法,其念法如:1.从身业方面来说:有礼拜念,即一边口称弥陀,一边礼拜。长跪念,即长跪合掌于弥陀像前(年老体弱的人,不宜),口称佛号。经行念,即边经行边念佛。2.从音声方面去说:有高声念,声如洪钟。此种念法,较耗气力,只能短时间用。金刚念,。即音声平平,不高不低,六根都摄,念念聚密,排除杂念。默念,即口不出声,心意清楚分明地念佛。往往是人群面前,卧浴等环境下,不宜或不便出声时采用此法。3.从作意配合而言;有记数念,即口称洪名,意记一、二、三、四至十,再回转从一开始到十,轮记不息,去除散心杂念。此法是从“数息观”来,在《五停心观》里有“多散众生数息观”一说,可见此法对排除杂念的效力。系缘丹田念,即口称洪名,意缘丹田,字字与丹田相应。觉照念,即在口称洪名的同时,回光返照自己身心与弥陀身心冥合。如北等等,念法很多,可作选择,要在利于一心不乱。一心不乱,一般说来,有个从浅到深的过程,上述《弥陀经》中若一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是克期修成。万里长征,始于一步,行人不妨由一声做起,若诚心念出一声弥陀洪名,不杂余念,这一声就是一心不乱。如此,十声、百声、千声,一日乃至七日,或更长若干时间一心不乱,功夫越来越深,越来越成熟。永嘉大师的《永嘉集·奢摩他颂》说:“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不妨将它套用于念佛,那就是:恰恰念佛时,恰恰无佛念,无佛恰恰念,常念恰恰无。这里“恰恰念佛时”,是指佛号投于乱心,佛号代替乱心,达到一日一心不乱乃至七日一心不乱。能念之心与所念之佛,了然分明,谓之事一心不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称念洪名,念到能念之心与所念之佛皆了不可得时,则是“恰恰无佛念”的境界。恰恰念佛时是有,恰恰无佛念是无,还要双超有无,那就是后两句“无佛恰恰念”(超无)、“常念恰恰无”(超有)。双超有无,即非有非无,亦有亦无,有无不二,可谓中道念佛。这后三句谓之理一心不乱。事理一心不乱,都是“正定之业”。大师开正、杂二行,又于五正行中立正定业与助业,意在教导净业行人舍杂行修正行,在正行中正修正定之业,傍傍助业,期得决定往生,高开莲品。

  四、关于回向发愿心

  回向发愿心是佛教一大特色,佛教徒所作任何功德都须回向发愿。例如诵经,往往总是回向发愿上报国土、众生、父母、三宝四种重恩,下济众苦。古印度佛教很早就奉行“三启”仪制,即凡是诵经,先要颂扬赞佛诗文,其次正诵佛经,然后回向发愿。大法东渐,教义获得很大发展,甚至形成了中国的佛学,但“三启”这种法事功德的基本仪制从未改变,举行任何法事功德,总是先赞(《香赞》或赞偈等),次文(经文或仪文等),末了回向发愿。回发愿成为佛教徒做一切功德的根本态度,又同样为佛教徒的期望和目标,所以往往联系在一起。回向发愿,意谓愿将自己所修所做的功德,回向于弥陀净土,期望生彼净土。回向是:回自向他,回事向理。回自向他是将自己所做所修的福业功德等回转趋向普利群生。回此向彼,回此向彼一方面是“往相回向”,以已所修功德回施人生同生净土。另一方面“还相回向”,指净业行人生净土后成就一切功德,再回娑婆化导众生趋向净土。回事向理,回转所修功德趋向自性弥陀本心净土。发愿,是指净业行人应当发起往生净土的誓愿。愿是信券,对净业行人十分重要。一卷《阿弥陀经》,释尊先后三处劝导“应当发愿”。第一处是在叙述了西方净土的依正庄严之后,并说“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时劝导:“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第二处是在开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一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其人命终“即得往生”时劝导:“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第三处是在开示众生已发愿已生,今发愿今生,当发愿当生,“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劝导:“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三劝“应当发愿”,足见发愿的重要。蕅益大师在《弥陀要解》中说:“应当二字,即指深信”,“深信发愿”,“即为净土指南”,“若信愿坚固,临终十念一念,亦决得生,若无信愿,纵将名号与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铜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这正是莲池大师所说的:“得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信愿具足,执持名号,是净土正行中之正行。善导大师在《四贴疏》中以四、五寸阔的“白道”比喻净业行人的愿心力微,所以要发大心大愿,去贪去嗔,使愿力强盛,“白道”宽广。第一依苦谛发“众生无边誓愿度”的宏愿,众生多苦,发愿度脱;求生净土,就是为了广度众生。第二依集谛发“烦恼无尽誓愿断”的宏愿,烦恼很多且顽,誓愿求生净土,断尽五住烦恼。第三依道谛发“法门无量誓愿学”的宏愿,众生的烦恼多,佛说的法门亦多,为了化导众生,求生净土,广学法门。第四依灭谛发“佛道无上誓愿成”的宏愿,求生净土,横超三界,证三不退,一生补处,圆满菩提。

 
 
 
前五篇文章

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在灵山

钱穆《读宗密“原人论”》

黔西高峰山卍华禅院简介

念佛·研教·往生

蕅益大师净土思想研究

 

后五篇文章

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

无我与随缘

修习“小止观”心得

心澄法师在佛教道风会议上提出“金山江天禅寺抓道风建设促

西方净土与唯心净土的对立、协调与融合发展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