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大般若经要解——九十波罗蜜(三)无移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6: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大般若经要解——九十波罗蜜(三)无移

  文:白云老禅师

  继续介绍九十波罗蜜里的第十个波罗蜜──“无移波罗蜜”。

  “移”是迁移的移,“无”不能当成没有。“无移”是说人于业与道,在造作行为上可能产生变化,依业能清净业、不造作业;依于道也可以从业中显现道,使业清净。因此中间会显现一个变化的道理,所以“移”在这里是指变化的意思。

  “无移”怎么解释呢?本来“业”与“道”都可以变化,但“法性”是永远不起变化的;举例来说,众生皆有佛性,佛性永远不可能起变化,“业”再多,佛性还是存在,“道”成就再高,佛性依然如此。如果以一颗珍珠或摩尼珠来说,摩尼珠的真性,其本体是不会起变化的,即使表面再怎么干净或肮脏,摩尼珠还是摩尼珠,佛性也是如此。所以,“无移波罗蜜”,“波罗蜜”是方法,“移”是怎样让它改变,产生另外一种现象;以“无移”而言,不是否定,不是没有,是依于法性或佛性的不变,即使用再多的方法,业可以变,道也可以变,但法性与佛性却永远不变。

  可见“无”不是不变,佛法特别强调真性,再怎样从事行为的造作或道的修养,不管原来的业是善的还是恶的,来到世间承受苦、乐的果报,如果不堪承受,于苦很容易再迷失,甚至堕落,以个人的“我”而言,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如此,佛性依然不变,这是以每一个人的“我”的佛性本体而言。但以法性来看,我们知道业与道的关系,道是从业中显现出来的,如果业的本体有善有恶的差异,道却不是善也不是恶,但也不离于善恶,由此可见其中有“无移”的道理;所以,法性与佛性是本来就有的,既使以任何方法面对问题,也不会起变化,之所以生起种种变化,是因为无始以来造作太多业,才会来到人世间,承受一切苦乐,好比受业报或修行办道的迁移行为。一个学佛的人,于法性只是利用方法来行修,但对于不信佛法的人,法对他而言根本无动于衷,不管他接受不接受。

  所以,于方法与波罗蜜看来,法性本来不起变化,会变化是依于我们利用道理方法,产生业作或修养;因此方法用在好的地方,不表示它就是好的方法,用在不好的地方就不是不好的方法。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火”可以点燃东西,假设火是一种方法,火究竟是利益的还是伤害?放火烧人家房子,当然会造成伤害,用来煮饭、煮菜、在工厂当能源使用就是有利益的;所以,于火的本质而言,并没有好坏的分别,那究竟谁在分别?是利用这些方法的人;所以谈“无移波罗蜜”,是以它的方法来谈道理,针对人我的佛性而言,是“无移波罗蜜”的义谛。

  再看“尽波罗蜜”,“尽”是最后或说尽绝;波罗蜜是方法,而方法并无所谓最后,以一个学佛修行办道的人来说,一心求菩提的显现,一旦菩提显现了,是不是问题就解决了?基于菩提如同禅门所说的开悟,没有最后不最后的道理, “开悟”了不表示就是究竟了,或成佛、成菩萨了,以后就不会有无明烦恼了;其实,依法而言,须了解在生命的过程中,转凡入圣,成就声闻乘或菩萨乘,乃至菩萨十地的完成,甚至到达佛的境界,都不是最后;以“尽”来说,无余涅槃的境界才是真正的尽。从修行的道理方法来看,不管是行于道或造作业,都没有一个尽绝的时空,所以无尽期是指没有尽绝的时刻,有尽只是一种权宜的说法,表明每一个造业或修道的任何阶段,其中都有不同的时空。

  所以依道理方法来看,“最后”是不存在的,好比世间法所说:“不到最后,不轻言放弃!”但最后是指何时?又摆在哪个时空?举一个例子来说,以前大陆抗战期间,我们先丢了东北,然后退到华北,那时也会说:“不到最后,不轻言放弃!”等到华北不能守了,撤退到华中,华中不能守了,再退到华南,从华南依次退到海边、广州,最后到台湾是不是就是尽了?完成了?其实,如果以世俗的情况来说也不是尽!因为接下来还有反攻大陆的说法,那么回大陆后是不是就再也不会乱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没有历史可言了!我们的历史不就是一直不断的开始、结束,结束又开始?所以最后是不是就是真的结束了?其实结束还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因此这里谈“尽”,不谈开始,也不谈结束,却也不离于开始与结束,是依于不同的时空或者阶段的分别。

  再看“不生波罗蜜”,生是生起、发生,如果道理方法是针对人的道与业来说,通常佛法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依其中某个法门去修行,运用得当则可清净业、成就道。但问题是,以波罗蜜法而言,究竟生起的是什么法?如果是修密,针对业来说实在太含混了;针对道呢?道又建立在什么地方?何况以业而言,谁在造作?于道谁在修养?波罗蜜是方法,那么方法发生于何时?什么时候才是不生?其实,要用它的时候就有用,不需用的时候就没用,足见“法”没有生起也没有消失,端视当时的情况而定。

  举例来说,一棵果树的果子成熟了,这一棵果树发生在现在,是不是吃完了所结的果,以后就没有了?若以原来的果树而言,明年还会再结果子,但问题是原来的果树是怎么来的?其实从现在的果可以推理到过去:果树结果,果中有种子,种子萌发后会长成像现在的果树;同理,现在的果树是从另一棵果树的种子而来的,不断推究下去,能不能肯定水果究竟从何而来?

  基于能把握的还是眼前的这棵果树,而你能从这棵果树一直推到它的起始吗?人的起源,基督教说人是上帝创造的,不就表示上帝创造人之前没有人?但如果人是上帝创造的,是怎么创造的?是用泥巴做出人的样子,还是上帝照自己的样子去创造?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上帝是什么样子?如果一定要说像现在的西方白种人,其它肤色的黑种人、黄种人、棕种人又是照谁的样子创造的?有人说那是人类自己以后起了变化,但从上古史对人猿来看,最早的人应该不是出现在西方,所以上帝不是西方人,为什么现在画的上帝都像西方人?如果人是上帝创造的,上帝又是谁创造的?种种问题推究无尽,却都是有生。“不生”又怎么解释呢?

  佛法的道理与此说法不同,人皆从父母而来,而不管怎么推论,父亲从他的父母来,母亲也从她的父母来,就“生”的现象来说总离不开父母,所以依父母或雌雄来看,是一个不生的现象,不能肯定的“有生”。因此依于佛法的道理,可以合理的解释这些问题的矛盾,可见释迦牟尼佛不是一个创造者,而是一个发明者;发现、明了一些什么,不同于创造的无中生有,依现代的观念来说,发明者是将原来不好的予以改进发明,使其更好;或者因此而发明更多东西,但无论如何,基本精神是将原来不好的变成好,好的还要提升才叫发明。

  其实,释迦牟尼佛的思想观念与能力是如此,所以“不生波罗蜜”不是从来不发生,而是它的生不是一个肯定的生,如果是肯定的,那还是一个有的开始。看看天空出现太阳的时候,是不是永远不会下雨了?还是很难把握,其实以太阳来说,东半球的太阳从东边升起,慢慢往西边降落,这是有生的现象,但有没有想过?当太阳进入西半球,在西半球看来,东半球的西方也变成东方了。相反的,西半球的太阳西沈之后,太阳从东半球升起,西半球变成东方,可见这个“生”究竟是生还是不生?还有东半球的晚上,没有太阳的时刻,是不是太阳就消失了?其实在西半球,太阳依然存在,即使是日蚀,也只是一个星球与星球之间的遮掩关系,并不表示太阳就永远不见了。可见,生与不生的关系,“不生波罗蜜”的道理建立在“有生”的现象是不能肯定的说法上,与世间对于“有生”的看法不同。

  举一个例子来说,提出一个问题,世间法是去寻找一个答案,但这个答案是不是就能把问题解决?其实答案的本身可能还是问题,比如: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一”是一个问题“等于二”是个答案,“一加一等于二”这是问题与答案的关系;如果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看,一的倍数是一,为什么“一乘一”的答案是一呢?答案是不是有问题?如果说一的倍数是一,那二的倍数应该是二,三的倍数应该是三,为什么一的倍数是一,二的倍数反而变成四了?三的倍数应该是六,却变成九?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是因为人而产生的?佛法并不否定这些,但由于法不是肯定的,基于答案的本身还是问题,结果问题是问题,答案却不是答案。若以波罗蜜“方法”来说,这些问题只不过是暂时的生相而已,不是一个真正的肯定或究竟的认知,而佛法讲求的是“有”的突破,它的道理就在这里。

 
 
 
前五篇文章

大般若经要解——寂静相义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三)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二)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一)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七)

 

后五篇文章

大般若经要解——空相义

大般若经要解——离相义

大般若经要解——六波罗蜜

最早的菩萨戒法

禅修能和谐社会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