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大般若经要解——寂静相义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6: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大般若经要解——寂静相义

  文:白云老禅师

  这一单元要介绍的是“寂静相”,上单元谈的“寂灭”是以“生相”而言,这里要谈的是“寂静”;“静”是以“动态”来看。所谓“生相”与“动态”,从表面上看是相同,但在“法”的意境上却不同;因此,“生与动”、“灭与静”,必须先明白彼此之间的差别与关系,才能了解其中的道理。

  “生相”的发生有表面的,也有内在的,例如:面对一个问题,表面好像无动于衷,其实内心非常不自在,不论表面也好、内在也好,若以“相”来看,“生相”只是表面的现象,内在的人家看不见;“动”就不一样了,外在生起的动,比如烦恼来了,身心不自在,从表面立刻可以看到,即使有些人遇到问题,能沉得住气,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内心已经有了烦恼,可见于“动”而言,内在还是动的;由此,可以分别“生灭”与“动静”之相的差别。

  例如:海洋、河流有时会产生“暗流”,“暗流”从表面看不见,所见一片平静,其实内在是动的,如同人的“五蕴”──“我意识”的表现,它是以“生灭”来说相,是一种表相。另有心理学上的名词──“潜意识”,就有动静的差别了,为什么?因为当潜意识未显现时,它是静态的,但并不表示不会发生,只要“潜意识”一显现,就有“动静”的分别。

  可见“生”与“动”,因为有“生”才有“动”,只不过有表面与内在的差别,如果能够把握就可以了解:不是修禅定就能“寂静”,如果还需要修禅定,那表示还会乱,因为会乱才须修禅定;而“定”是要做到不乱,会乱希望做到不乱,那是一种“生灭相”。如何才是不乱呢?这就涉及到“动与静”的问题了,例如:“参禅”,参一句“祖师西来意”,大家坐在那里,表面看起来是静的,其实内心是动的。“禅那”之所以称为“静静地思考”,源于禅是以“静”为前提,表面静、内在动,其中很难发现它的“生灭”,若以“生灭”来看禅定,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其外在不起生灭,无“生相”的生起,比如:手、眼没动,好像处在静态下,完全看不到“生灭”,但内心还是有“动静”的存在。

  因此“寂静”是以动静来说,“动”依“生灭”为缘起,才有动静的现象;如果舍弃了“生灭”无法谈“动静”,谈“动静”如果否定了“生灭”,那就落于虚妄的观念中,佛法一向是把事情弄个清楚。例如:关系业的行为造作,以“五根”、“六识”来说,五个根本(眼、耳、鼻、舌、身)的造作是表面的,第六根是内在的,它不能作主,必须依于五蕴的变化作用才能真正分别什么;所以,如果谈“动静”,那是谈五蕴,而五蕴是“内在的”;谈“生灭”则是依六根或六识,这是“生灭”与“动静”在理论上的差别。

  了解这些道理后,再看前面谈过的“空相”与“离相”,都与五蕴有关,但这里谈“寂静”,并不是说一切不动了,或完全静了就是“寂静”。“寂”的意思是“沉寂”,必须于“动”已不起,连“静”也多余了,那才是寂静,那是一种什么境界?依于“生灭”是“有余”的话,“动静”则是“无余”,“无余”是究竟的结果,那要用什么方式来把握呢?好比:学佛法,刚开始依着经文一句一句学,或者对经文还不熟悉,必须一再翻阅经典,依赖经典才能忆起其中的道理,那是表面的,还有“生灭”的现象;但依“生灭”为缘起,表现的是一种“动”的现象,如果已将书本的内容全部融会贯通,并依着书本的内容来表现,根本不需依赖书本了,人与书本的关系即成为“静”态,因为靠的是自己的记忆和理解力。

  因此,谈“动静”是依“生灭”为缘起,进而从“动静”着手,由外在的“生灭”,进入内在的“动静”,做到“动”不生起,连“静”也不需要,那才是“寂静”的境界,佛法称作“无余涅槃”,也就是已无剩余的问题存在了,是一种圆满、究竟的境界。那要怎样才能达到“寂静”的修养?就须以“观法”的方式来把握了,可以说佛法的八万四千法门或各家各派,都离不开“观法”,因为观法的本身是一种“外静”、“内动”的修养,其下手的工夫是“观”,一种深入的察觉,也称作“观照”或“返照”。

  梵文所谓的“毗婆舍那”是谈“观”,究竟该如何认识,进入“观”的修养呢?谈“寂静”的道理,如果依于方才所言,一般看书都看文字和字义,一旦文字、字义都知道了,才能进入“内观”,内观什么?就是去思考其中的道理,不只是背文字而已,好比谈大小的“大”字,从文字及道理来看,大概也知道物品有大、小的差别,但依这种方式着手只是表面的,还是在“生灭”中打转,而进入到“观”就不一样了!如果用“内观”的方式来看“记忆”的现象,五蕴完成的结果是记忆,称为“如来藏”或“第八识”,有大、小的作用表现,“大”可以大到不管多少知识经验都能放得进去;“小”则不喜欢的,不愿入耳的,但事实上还是听进去了,因为如果没有听进去,就不会表示喜欢或不欢喜。

  那么谈“观”究竟要“观”什么?绝不是依自我意识来作“观”,必须探讨其中实质的存在价值,若以记忆而言,一个人的记忆“好”与“不好”,究竟哪种较多?有说:“回忆是老年人的事。”年纪大的人每天无所事事,就会回想过去,不管好、坏都会有,当与别人聊天或教训儿女时,往往会说:“想当年.....”但那只是“想”,不是“观”;“观”有检讨、改进、调整的意涵,使原来不好的转变为好的,好的还要加以提升,所以完全是一种内在的修养。

  谈“动与静”也是一种内在的修养,必须以“观法”来完成;因此在“生灭”中行“观”那是不可能的,最多只停留在“想”,至于要到达什么样的“想”才入于“动静”的范围?基于“想”依生灭而起,即使“非想”还是生灭,只是它不同于原来的“想”,已做到少许的调整,一定要进入到“观”,那才是“非非想”的完成,它是根据四禅八定而完成的。所以,由“四禅”、“四无色”,要进入“第八定”才算是真正达到“内观”的修养;“观”绝不是一般人所谓的在焰口时结个手印,观个颜色或梵字,那都只是“想”,真正的观是一种“内观”,是“外静内动”的修养。

  所以,如果问题还在,表示还有动有静,唯有经过“观”的修养,才能使动态完全静止,入达十地菩萨的第八地“不动地”寂静的境界。也就是说七地以前还会动,唯有经过“观”的修养完成,才是“不动地”的境界,绝不是正在“观”的时刻就能显现这种境界,这点要特别注意。因此,如果还需要用观法去修养,那还是在动中,一定要到达八地“不动地”,根本不会产生动态了,那才是“无余涅槃”的寂静境界,至于为什么八地以上称为“无余”?七地以前叫“有余”?因为“八地”已是菩萨“等觉”位,等同佛陀一样的修养了,说“等于”而不说“完全”,源于人还活着,唯“起心动念”对他而言已不成问题了。

  因此,“动与静”来自“生灭”,要完成寂静的境界,需要用“观法”,而“观法”又有各式各样的观法,有修净土的“十六观法”,依“观无量寿经”的内容去观;“天台宗”谈的是“三谛三观”;此外,各家各派都有观法,如果能把握某一观法,适用于某一方面,整个道理方法都在同一个系统下,那才可以确定是“一门深入”,否则还是一团乱。目前教界,有许多人分不清自己所说的学系,究竟是净土、禅宗、密宗、法华、华严还是唯识?一谈起道理,一会儿谈这家,一会儿谈那派,问起各家各派的思想,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甚明白,事实上仅仅一个观法就有许多分别,因为每个人的根器、条件、兴趣及所亲近的善知识都不同,必须要相契相应、把握方法,才能获得效益。例如:修禅宗就要常修“禅那”,那么禅宗的观法是什么呢?就是“实相无相”或“实相观法”、“无相观法”,如果修禅的,硬以净土的“十六观法”或把天台所谓的“五停心观”放在一起,那会一团乱的!

  好比很多人在打坐时,观个“梵字”或观什么颜色或光的,那哪是纯粹的禅呢?甚至还有人把“天台”的教观──“五停心观”摆在禅宗里,那是错误的!其实“五停心观”中的“白骨观”或“不净观”,都不属于禅宗的道理。现在的人方便得很,根本无需出门就可以参学,打开电视机,有线电视、无线电视任你收看,但问题是在电视上弘法的法师们,往往自己说的是佛法的哪家、哪派自己都不明白,那是因为没有把各家各派做一个彻底的了解的缘故,因此,目前在台湾,很多自称为禅师的,一会儿谈“天台”,一会儿将“三论”的“性空之学”搅混在一起,简直是笑话一萝筐!

  他哪知“禅宗”的“实相观法”与“天台”的“五停心观”、“三谛三观”或“二谛圆融”的道理不同;还有“唯识”的“五重唯识观法”与“华严”的“法界观法”也不同;如果弄不清楚“密宗”的观法,除了“三密加持”的观法外,另有依于“曼陀罗法”的“曼陀罗观”,欲到达“寂静”之境的确谈何容易!因此,“寂灭”还是一种“有余涅槃”,能完成“寂静”的修养才是“无余涅槃”,可见“寂灭”可以慢慢的修养,渐次接近它的境界,但如果想要到达“寂静”之境是很难的!

  理解了其中的道理,明白“动与静”来自“生灭”,如果要到达“寂静”必须要使用观法,从“有动有静”的修养上着手,以“照”入寂,以“观”入静,直到“不动”了,才能达到“寂静”“无余涅槃”的境地,可见,如果“寂灭”以五蕴的“想”而言;那么“寂静”即以各家各派的“观”来谈,因此,能把握其中的“道理与方法”,就知道什么是修养的“下手处”了。

  这个单元要介绍的是“寂灭相”。

  寂灭的“寂”,通常解释为沈,就是在起变化的时刻,怎么使变化的现象慢慢沉寂,不再生起变化。一般世俗人常有所谓的“我好寂寞”的现象,这是当一个人独处时,他(她)在生活上与情绪上比较没有变化了,因为自我的情绪会产生变化,通常关系到人与事的往来,不起变化就是一种“沉寂”的状态。

  其实,谈“寂灭”,必须要从“生相”来说明。为什么?因为,凡所有的道理方法都有生、有灭,譬如意念,就是一个意念生起而后消失,消失了就是“灭”。所以,谈“灭”须从“生”着手;而且不管任何事情的发生或消失,一定与人和事有关系的,所以一定要问题发生了,才能说有问题,问题未生是无迹可寻的,因此,谈“寂灭”并不是要你执著「生”,而是要你对“生”做一个认识,进而化解“生”,“生”若能消失,就能显现“灭”,只不过这个“灭”还不表示就是“寂灭”。

  那该如何把握“寂灭”的真谛呢?方才说到:问题的发生是“生”,消失是“灭”,生灭是一种变化,所以只要还有问题的“生”、“灭”就不是“寂灭”。“寂灭”一定是问题不再发生了,也就是于“生”不起,自然“灭”也就不需要了,那才是“寂灭”的真义,否则依然在“生灭”中打转。比方,你意念生起“天凉需多加衣服、盖棉被”,这问题的发生源于天气的寒冷,可见为要化解“冷”,就必须穿厚一点的衣服,盖暖一点的棉被,但是否“冷”就消失了?非也!“冷”事实上还是存在的,只不过对你而言,你已化解了问题,已不受“冷”的影响了,但这并不表示“冷”已不存在。

  唯一般人面对问题,常用否定的方式,比方说:“天冷就忍耐点吧!只要夏天一到,就不冷了!”其实,那时候生起的不是冷而是热,所以,还是一个“生相”,何况佛法一贯不以否定的方式或用“断灭相”去看问题。基于天冷天热,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自然现象;当夏天热时,忍耐着等待冬天来到,冬天又忍着冷,等待夏天的来临,这就是世间法,我们人不就这么过日子吗?但佛法不以这种方式看生灭,而是说:不要否定冬天的“冷”,但也不只仰赖等待夏天的热,因为忍耐、等待都不能化解眼前的问题,那么天冷了怎么办?大可衣服穿厚一点,棉被盖暖和一点,或使用暖气,但不表示“冷”就没有了,而是在承受“冷”的过程中,运用方法御寒,可以不再受冷的威胁,于你而言问题自然就化解了,因此穿厚的衣服或开暖气,甚至躲在屋子里,都是让“冷”消失的方法。

  其实,就算使用暖气,这地方有暖气,换个没暖气的地方还是冷!同样的,夏天消暑最好的方法是吹冷气、吹电风扇,热的问题好像一时得以化解,但“热”就不存在了吗?其实,不只是你的房子热,整个地球都暖化了,只不过对你而言“热”的问题暂时得到解决,但对于其它人来说,热的问题还是存在着;这就是世间法,以为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别人的问题也不存在了;往往自己吃饱了,而忘了世界上还有许多饥饿的人,换句话说,吃饱了,“饿”的问题解决了,但实际上关系到“饿”的问题,并未真正解决。

  可见,谈“寂灭”,要连“生”也不起,“灭”也成多余了才算!

  如何才是连“生”也不起呢?以社会、国家来说,我们希望经济得到发展,全民富裕,令“贫穷”消失,这是一个整体性的理想,但能做到吗?其实是做不到的!看看美国,人民所得那么高,还是有许多流浪汉没饭吃、没地方住,可见这是以“寂灭”去看问题,是暂时性的!最多只是一个问题的发生与消失。如同“头痛医头,脚疼医脚”,并不究竟!犹如不生病,就不需要吃药,那要怎样连病都不生了呢?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能够维持永远的健康,于病而言就是寂灭了!但能不能够做到真正维持永远的健康呢?很难说!因为,一个人就算小心翼翼的维持健康,但走在马路上,也会出现被车撞的可能,常言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如果遇到飞机忽然坠落失事,临难的村庄就完了,因此一切无法把握!所以,谈“生灭之相”只在生灭上打转是不究竟的,必须要下工夫,甚至在生灭上下工夫也不一定究竟,为什么?因为所谓究竟是说:连“生”也不起,“灭”也多余,那才叫“寂灭”。

  那么“寂灭”到底是一个什么境界呢?若说是“涅槃境界”也可以!以一个尚未进入涅槃,但已有涅槃修养的人来说,于生灭他可以到达寂灭了,但因为人还活着,所以于涅槃而言,是个“有余涅槃”,为什么?因为只要人还活着,难免会有生灭存在,只是“生起”时,他能让“生”消失,不同于世俗人。但是即使能做到于问题生起时,能使问题化解,由于还活着,还有待化解问题的发生,因此虽然具备了寂灭的境界,但这是有余的!那么,有“什么”余呢?就是还活着,还有剩余的.....还会发生一些问题;直到什么境界才算完完整整呢?这个问题等待以后谈“无余涅槃”时再谈它,现在我们谈寂灭还是依有余来谈。懂得寂灭要从“生灭”去着手的道理,再举例看它的道或法在哪里?

  无明烦恼看起来是一个名词,事实上是两个道理,为什么?因为无明是“不明了”,烦恼是“不自在”,它们是一体的。会烦恼是因为不明了,如果能“明了”,烦恼自能化解。其中,无明、烦恼有生有灭;明了及不烦恼了,也有生有灭,它的“生灭”之道在哪?很简单!烦恼生的时候,菩提不存在了,菩提显现了,烦恼就会消失,中间是不是有生有灭?由此可知,谈寂灭须从“转烦恼为菩提”下手,如果执着于菩提,就是执着于“道”,执着于“法”,就是“法我”;如果执着烦恼,就是人我,两者执着的境界不同。所以,执着于法,一定是执着于菩提,认为菩提是好的。就像烦恼时,一旦能觉悟到什么就不烦恼了,就像现在很多人自以为开悟了!其实这就是执着于法,执着于菩提。须知开悟了,问题并没有究竟解决,只能说你化解了单一的问题,原来不明了的,现在搞清楚了,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能够把握这个道理,就成了:“奇怪!觉悟了,怎么还有另外的烦恼?”

  所以,谈觉悟还要究竟圆满才行,也就是所有的迷惑、无明、烦恼都不会发生了,连菩提也不需要了,所有烦恼与菩提的生灭之相都不存在了,那才是寂灭之相;只要还有烦恼、还要去化解,都还是生灭之相;或者化解了问题,显现了菩提,结果又执着于菩提,那还是“生灭”之相,一定要菩提也不需要了,如同成佛了,佛陀所说的道理和方法对你而言都是多余,那才是寂灭。所以,在还没有成佛、成菩萨之前,还是需要这些道理方法帮助你化解问题,可见谈寂灭是以“生灭”来说法,到最后连“生”也不起,“灭”也多余,才是寂灭的真谛。

  这个道理以烦恼与菩提来看最容易把握,一是人我──“烦恼的执着”,一是法我──“菩提的执着”,都还在生灭中打转,一再经历问题的发生与化解,而一个修行办道的人,一辈子不就是面对这些吗?只是很多人会断章取义,认为烦恼化解了,拥有了菩提,结果就执着于菩提,其实菩提是什么?只是把原来的烦恼、不自在化解掉,一旦自在了,那就是菩提,如此而已!好比谈解脱,假使有一条绳子把你绑住,形成烦恼,一旦解开了绳子不就自在了?所以,烦恼与菩提只是“不自在”与“自在”的差别而已,是一个相上的问题:不自在是因为有绳子把你绑住了,这是“生”;如果把绳子解开,问题化解了,那就是“灭”,我们不是一直在这种“生、灭”的现象中过活吗?所以谈解脱,真正的究竟解脱义是:连所有绑你的东西都不存在了,你完完全全是个自由自在的人。

  但也有人说,世俗人不是也可以自由自在吗?那不一定!比方:如果没有钱,就没有饭吃、买不到衣服、也没有房子住,怎么能究竟解脱?“究竟解脱”是连这些需求统统都不需要了,完全不受生死的束缚了那才是!如果还在六道轮回,最多只是从一个束缚得到一个解脱,等于烦恼来时,能够化解烦恼而已,所以千万不要把一个生灭就当作“寂灭”,认为一个“生”从发起到消失就是达到寂灭,如果以声闻四果来说,要由阿那含完成进入到阿罗汉,这才是寂灭相(有余的);菩萨则从七地完成,进入到八地才是寂灭相,这是以果位来看,但谈究竟就不一样了,那是下面的课题;这里还是摆在一个修行办道的历程中,所显现的境界来看,因此“寂灭”须以生灭之相而言法,要做到“生”也不起,“灭”也多余了,那才到达“寂灭”的境界。

  这是谈寂灭在理论上、方法上的认识。以一个修行人来说,道理方法若懂了,但如果无法把握其中的一个关键性,那还是在生灭中打转,不可能到达寂灭!为什么?因为不要忘了还有自己的那个“我”,如果以为“我”好像不存在了,已生灭尽了,到达寂灭了,其实那个我还是存在的!你能否定“我”吗?因此“烦恼不起了,当然菩提也不需要了!”你的那个我,是不是真正再也没有烦恼了?其中的关键是要把握“我”,如果把“我”忘了,等于告诉别人道理、方法,自己还是在生灭中过日子,并没有进入“寂灭”的境界。这就是很多人修行办道已久,能说却不一定能做得到,即使做得到,又能做到什么程度呢?所以一定要能呈现“寂灭”的修养,那才是真正做到了。

  如果有了问题能化解,那只是说你有这种修养,并不表示你能够完成“寂灭”之境;比如“我烦恼”,那是有一个“我”,如果是别人在烦恼,跟你没有关系,你当然做得了主,换成自己烦恼时,是不是真正还做得了主?即使这一次做得了主,下一次烦恼来了呢?何况烦恼是不断的,除非业已完全清净了,所以若认为“现在没有烦恼了,就是成道了,可以进入寂灭”,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即使成就了阿罗汉仍有微细惑(微细的烦恼),所以认为自己都没烦恼了,那是不实在的!因为不是说一说就能达到“寂灭”的,如果认为“烦恼来了,我是个学佛的人,本来就了解不应该烦恼”,但实际上能做得到吗?就算第一次做得到,如果问题连续发生,你还做得到吗?好比“忍耐”,一忍再忍,又能忍到什么时候?所以“寂灭”是以“生相”来看,而且,最后的境界是“有余涅槃”,这一点要特别注意。

 
 
 
前五篇文章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三)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二)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一)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七)

黄梅老祖寺首届禅七法会开示(六)

 

后五篇文章

大般若经要解——九十波罗蜜(三)无移

大般若经要解——空相义

大般若经要解——离相义

大般若经要解——六波罗蜜

最早的菩萨戒法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