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 天台宗综论其它
 
 

大般若经要解——离相义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6: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大般若经要解——离相义

  文:白云老禅师

  离相义的“离”字,世间法是“分离”或“离别”之意,佛法则解为“出离”。

  出离具有“超越”、“突破”的含义;但烦恼怎么出离呢?唯有突破了烦恼,才有机会说不烦恼,如果只“离开”烦恼,并不能化解问题,因为那是逃避,而现实是逃避不了的。

  因此谈“离相”,必须先由“相”下手,在般若部中,金刚经有“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之语,提醒我们:凡世间一切现象,如果只看表相那是不可靠的;佛法虽不否定世间的一切,但也告诉我们世相是虚假不实的,从物质的“成、住、坏、空”与精神的“生、住、异、灭”的变化作用来看,可以发现世间“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一个人从生、老,以至病、死,这现象是一种虚假的,怎么说呢?因为色身是四大假合而成,但人往往执着色身,明明一个人活蹦乱跳的,怎么说它是假的呢?这道理是要去思惟的。其实,色身如果是“真”,那最起码人应该不生病、不致受伤、流血、朽坏......可见,色身并非永存不坏的。

  所谓虚妄,“虚”指不实,“妄”是假相,所以“离相”,是要你去认识物质体的不实在,了解它虽存在,却只是一种假相,方才有机会突破。举例来说:烦恼与菩提,如果烦恼是假相,那菩提是否是真相?其实菩提也是假相,只不过两者的差别是:烦恼是不实在的,属于妄想,菩提却不是!比方:别人毁谤你,你会觉得不自在、不欢喜、生起烦恼,但既知是毁谤、不真实,那你为何还要烦恼?可见人通常会执着假相,执于“人我”之相:一个是毁谤你的“他我”,一个是承受缘境的“自我”,才会因别人的毁谤生起难过。

  我们试探讨其理:毁谤既出于不实,为何还要难过?这就是因为人有妄想,认为别人在毁谤我,与事实不合,觉得冤枉;其实“冤枉”也是不实在的,因为,只要推理下去,就知一切世相都是虚妄之相,可是人偏偏就陷在烦恼中打转,这是因为少了修养的缘故,所以,佛法才说要“离相”;离于表相,从虚妄中去探讨、了解、发现,才有机会突破问题、化解问题。

  谈到毁谤,须先认识别人到底在毁谤什么?比如甲对乙说:“他毁谤你,说你偷他的东西”,乙说:“我才没偷他的东西”,甲就说:“如果你没有偷他的东西,那他怎么会误会,说你偷他的东西?”这件事中,肯定的问话的人与毁谤者没有关系;但如果乙到法院告甲“毁谤罪”,那就会出现三个人:一个是当事者,一个是被告,再来就是法官。

  假使是甲毁谤乙,法官一定会问甲:“你说他什么?”甲会说:“我说他偷我的东西。”再问乙:“你有没有偷他东西?”这是一种合理的询问的方式;但如果法官换了另种方式:“你为什么要毁谤他?”或问:“你毁谤他什么?”这么一来,法官问的话就有问题了;因为甲一定会说:“我没有毁谤他!”法官再问乙:“他说他没有毁谤你啊!”于是,一个说毁谤,一个说没有,扯来扯去,法官难断,可见断案需要智能。因为“毁谤”既是虚假不实,法官还这么问甲:“你为什么毁谤他?”岂不未研先判?谁服罪?结果连法官也成了假相。

  从中发现:如果一个学佛的人具有修养,像法官一样,站在第三者的立场来看问题,就不会有自我意识的存在。也就是说:对方毁谤我是小偷,事实上我并没有偷东西,那应该不烦恼才对!再基于学佛的一份慈悲,不与人结恶缘,相反的,还会找机会弄个清楚,为什么他要误会我是小偷呢?如果生起这种意念,之前在“空相义”谈五蕴的修养,是不是“想行之间”就有间隔了?这么一来,不就有“离相”的机会了?

  我曾说:“当别人在毁谤你的时候,你马上跑去问他,他绝不会承认那是毁谤。”因为“毁谤”是你自己说的,对方可不这么认为,但人往往会执着于相,在相上打转──“你说我是小偷就是在毁谤我,因为我不是小偷!”结果就会在虚妄中打转,生起烦恼。如果你有了佛法的概念与修养,当别人说你是小偷,而你自己问心无愧,的确不是小偷,这时应该烦恼不起,因为所谓的“毁谤”本不成立,至于怎么化解问题?问题不在烦恼,而是“对方讲话”的造作。所以,这明明是两码事,如果硬要扯在一起,就会像前面的那个法官,以第二种方式问话,那是连方向都搞错了。

  举这例子的用意在哪?因为问题的发生,站在当事人的立场才会起烦恼,如果把“当事人”的身份暂抛一旁,使原来的那个“我”更客观些,这样是不是“我”就会转换为第三者?此时“想”改变了,毁谤就不可能形成。于“想”就可以心平气和的去分析、认识,把对方误会你的地方解释清楚,这才是“突破”;不是当下急于弄个明白,气愤的质问:“你为什么说我是小偷?我并没有偷你的东西,为何要冤枉我?”对方如果说:“有啊!”,“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偷你的?”、“咦!我那支原子笔不就在你手上吗?”这时候,很可能你才会发觉:“这只笔刚刚摆在那里,我只是借来用一下嘛!”但他会说:“你没有跟我借,很明显的犯了“不与取”,也就是你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是偷!”那不就成了偷的事实吗?但如果你把自己摆在第三者的立场,情况会明显的不同,所以佛法才说要冷静、客观,其实就是“定”的修养的起码功夫,所以想达到“离相”,就先得不把自己当主角,不受虚妄所转,而是要去扭转虚妄,才有突破烦恼的机会。

  金刚经说:“离一切相,即名诸佛”,这里的“佛”是觉悟之义;所以说,凡能超越所有的相,就等于是一个觉悟的人,如果在相上计执,就是世俗的凡夫。怎么说呢?因为人都会在相上打转,看到了、听到了,会生起讨厌、喜欢的分别意识,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其实,我常举一个例子:假使你的好朋友或家人,向你提出忠告:“要小心、要注意......”可能你听得进去;同样的话如果换了别人,你就很难接受,为什么?因为你认为他不是善意的,是一种恶意的挑剔,故意说些话来刺激你,好比:同门师兄弟间的相处,有的感情较好,彼此谈到对方的得失,会互相鼓励;相反的,如果彼此不相处,同样的劝告,可能听了还会冒出这些话:“好!我放逸、懈怠,你能干、了不起、有修养......”将气话全搬出笼;为什么同样的一句话,而感受不同呢?就是因为执于相──亲疏之相,以自我意识去分别,在虚妄的表相中打转,但如果经过“道”的修养,能认识、了解,进一步的发现,就有机会从虚妄中突破,而唯有突破才算是“出离”,也就是有了“离相”的修养。

  所以,谈“离相”,我在此特别提出两大前提:一是从总体,二要从分别来看。于“相”的总体怎么认识呢?比如:学佛的人是一个总体相,但以分别相来看,就有出家、在家之别,而在家又有男女、老少之分;出家众又有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以及式叉摩那的分别;从中可发现:即使在同一的前提之下,比方“学佛的人”是一个总体相,其中还有分别的不同。举例来说,如果人问:学佛的人怎么还吃鸡、鱼、鸭肉?这是对总体的质疑,但如果能探讨是出家的或是在家的话,就有分别相,因为在家的可以方便。另外要认识,泰、缅甸的出家人以托钵为生,人家给什么吃什么,如果质问他怎么吃鸡、鱼、鸭肉,他会认为你是神经病。可见总体相中的分别相有多重要。

  因此,谈“离相”要知道:“总体相”是由许多“分别相”组合而成的,好比“老师”:大学教授是老师,教中学、小学、幼稚园也是老师,凡在教学的也都是老师,学书法有书法老师、舞蹈有舞蹈老师、学才艺有才艺方面的老师,概念上这些都是老师,但如果你说老师应该什么都会,那就不可能了,因为其中还有分别相,所以要谈“离相”,就要认识总体相与分别相,总体相是由许多不同的分别相组合的,因此才说:在一个团体中,千万不要因为一个人不好,就一竿子打翻一条船的人,须知“一船人”是总体相,如果其中有坏人,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并不表示这一船人都坏。所以“离相”不只离“总体相”,也要离“分别相”,如果不能把握这点,会形成自以为是。

  比方:有一个出家人,也许他是从泰国或缅甸来参学的,你看他穿着中国的出家服,又刚好看到他在吃鸡、鱼、鸭肉,不明就理的说:“你看这个和尚,到底在干什么嘛?”可能他还会傻傻的看着你,不知你在说什么?说话的人自认为很有道理,事实上错了还不知道,因为你连“相”都没有搞清楚,何况还有总体相、分别相的差异,可见知识、经验愈多,表现的智能才会愈高,而在总相、分别相上,就容易把握。

  好比念过书一定认识字,“认识字”就是个总体相,但认识什么字?是中文还是英文?或是法文、德文?即使各地方语言都有差别,如果都不在乎,甚至批评别人:“你说认识字,为什么会不认识这个?”就像过去我教无线电,有一位同事家里的收音机坏了,他太太问我:“某某!我的收音机坏了,你能不能帮我修一修?”我说:“我不会修。”她说:“那你是怎么教无线电的?”她不知道无线电有理论、实务的区分,实务是谈机械方面的工程,理论是理论方面的,若硬要把两者混为一谈,认为懂无线电原理的,就能修收音机?那会修收音机的,就能教无线电的理论吗?而如果两者都做得到,通常来说等于不分科。

  因此,农业专家不一定会种田,而种田的人当中可能有农业专家,但他不一定懂得学术道理,这其中是不是有总体相、分别相的差别?如果只谈“离相”,可能从表面看就会变成否定,或是索性把问题抛开,好像跟自己毫无关系,好比:遇到烦恼时摇摇头:“不要烦恼就好了嘛!学佛的人为什么还要烦恼呢?”其实学佛的人如果不烦恼,就不是学佛的人,因为他已经成就佛菩萨了嘛!所以,学佛的人同样会有烦恼,何况烦恼是从总体相上看,而烦恼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有的为自己烦恼,有的为别人烦恼,可见要出离、要突破,必须先把握“相”的问题,于“总体相”与“分别相”要认识清楚,才能完成“离一切相,即名诸佛”的修养。

  因此,能突破一切相,才真正是个觉悟者,否则仍是凡夫一个,所以不表示学佛了就不烦恼,因为大家都还在学佛,都未成佛。如果把这句话改成:“你是一个已经成佛的人了,为什么还烦恼?”这还说得过去,本来嘛,成佛了就不应该有烦恼了嘛!可见,学佛的人当然还是离不开烦恼,否则学佛学什么?就是因为有烦恼不能解决,有各种不同的烦恼无法化解,才需要学佛、学觉悟,真正一旦觉悟、成佛了,业清净了,当然就没有烦恼。因为烦恼是因业而显,懂得这一连串道理,再加以融会贯通,于“相”才能入达“出离”、“突破”之境。

  因此,懂得道理、方法,还必须用得上,绝不是摇摇头就算了,很多人抱着这种观念,以为我是个学佛的人,根本就不会烦恼,也不在乎烦恼,但只要在他稍不注意时,随便逗他一下,他的烦恼就会生起;可见,烦恼绝不是摇摇头就不见了,所以才说:除了佛菩萨不烦恼,死人不烦恼,只要是人,都会有烦恼!这是谈“离相”的道理。

 
 
 
前五篇文章

大般若经要解——空相义

大般若经要解——九十波罗蜜(三)无移

大般若经要解——寂静相义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三)

己丑年四祖寺冬季禅七开示(二)

 

后五篇文章

大般若经要解——六波罗蜜

最早的菩萨戒法

禅修能和谐社会

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禅门日诵》中的“华严字母”考

佛道实证归一简论——以《六祖坛经》为例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