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五福文摘 佛教入门历史传记身心灵生活艺术 人与自然人文杂话其它素食起步
 
 

人生随缘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6 2:58:0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打开孩子的饼干盒子,在角落的地方看到一只蟑螂。那蟑螂静静地伏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看着这只见到人不逃跑的蟑螂而感到惊诧的时候,突然看见蟑螂的前端裂了开来,探出一个纯魄的头与触须,接着,它用力挣扎着把身躯缓缓地蠕动出来,那么专心,那么努力,使我不敢惊动它,静静蹲下来观察它的举动。

  这蟑螂显然是要从它破旧的躯壳中蜕变出来,它找到饼干盒的角落脱壳,一定认为这是绝对的安全之地,不想被我偶然发现,不知道它的心里有多么心焦。可是再心焦也没有用,它仍然要按照一定的程序,先把头伸出,把脚小心地一只只拔出来,一共花了大约半小时的时间,蟑螂才完全从它的壳用力走出来,那最后一刻真是美,是石破天惊的,有一种纵跃的姿势。我几乎可以听见它喘息的声音,它也并不立刻逃走,只是用它的触须小心翼翼地控着新的空气、新的环境。

  新出壳的蟑螂引起我的叹息,它是纯白的几近于没有一丝杂质,它的身体有白玉一样半透明的精纯的光泽,这日常引起我们厌恨的蟑螂,如果我们把所有对蟑螂既有观感全部摒除,我们可以说那蟑螂有着非凡的惊人之美,就如同是草地上新蜕出的翠绿的草蝉一样。

  当我看到被它脱除的那污迹斑斑的旧壳,我觉得这初初钻出的白色小蟑螂也是干净的,对人没有一丝害处。对于这纯干净的蟑螂,我们几乎难以下手去伤害它的生命。

  后来,我养了那蟑螂一小段时间,眼见它从纯白变成灰色,再变成灰黑色,那是转瞬间的事了。随着蟑螂的成长,它慢慢地从安静的探触而成为鬼头鬼脑的样子,不安地在饼干盒里骚爬,一见到人或见到光,它就不安焦急地想要逃离那个盒子。

  最后,我把它放走了,放走的那一天,它迅速从桌底穿过,往垃圾桶的方向遁去了。

  接下来好几天,我每次看到德国种的小蟑螂,总是禁不住地想,到底这里面,哪一只是我曾看过它美丽的面目,被我养过的那只纯白色的蟑螂呢?我无法分辨,也不须去分辨,因为在满地乱爬的蟑螂里,它们的长相都一样,它们的习气都一样,它们的命运也是非常类似的。

  它们总是生活在阴暗的角落,害怕光明的照耀,它们或在阴沟,或在垃圾堆里度过它们平凡而肮脏的一生。假如它们跑到人的家里,等待它们的是克蟑、毒药、杀虫剂,还有用它们的性费洛姆做成诱捕它们的蟑螂屋,以及随时踩下的巨脚,擎空打击的拖鞋,使它们在一击之下尸骨无存。

  这样想来,生为蟑螂是非常可悲而值得同情的,它们是真正的“流浪生死,随孽浮沉”,这每一只蟑螂是从哪里来投生的呢?它们短暂的生死之后,又到哪里去流浪呢?它们随业力的流转到什么时候才会终结呢?为什么没有一只蟑螂能维持它初生时的纯白、干净的美丽呢?

  这无非都是业。

  无非是一个不可知的背负。我们拼命保护那些濒临绝种的美丽动物,那些动物还是绝种了。我们拼命创造各种方法来消灭蟑螂,蟑螂却从来没有减少,反而增加。

  这也是业,美丽的消失是业,丑陋的增加是业,我们如何才能从业里超拔出来呢?从蟑螂,我们也看出了某种人生。

 
 
 
前五篇文章

斯里兰卡发现消失多年“大眼猴”

洪水中的麋鹿

玩蛇的孩子

环境友善食物 你听说过吗?

菲律宾小狗在街头“乞讨”

 

后五篇文章

塔利班训练猴子使用枪炮袭击美军

在非洲拍摄到真实版狮子王——生活之美源于自然

灵长类动物的“生存法则”

男子射杀并吃掉一只菲律宾鹰 被判12年

全球人与动物的绝佳配合---动物也有情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