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五福文摘 佛教入门历史传记身心灵生活艺术 人与自然人文杂话其它素食起步
 
 

大树进城,九死一生?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6 4:12:4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日前,南京市政府打算修建地铁三号线,计划移走铭记了南京人几十年记忆大约900棵法国梧桐树。没料到这件事,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护树运动”。随后,南京市政府很快采取了回应,承诺市政府要在“地铁建设过程中做好绿化保护,尽量少移植或不移植大树”。事情发展至此,南京的梧桐树避免了厄运,但人们不曾知道的是,有更多的大树没有这么幸运。一些高龄的大树不仅远离了家乡,还被砍光了枝叶,为的只是去参加一场“伪生态”的盛宴,在这场盛宴中,它们个个身价暴涨,但却一棵棵的,不是死在去城里的路上,就是死在了城市的坑儿里,留下的,是一片片无人问津的荒山,是一个个无以挽回的生态破坏……

  园子中的很多大树都被运往了北京、天津等地,运输十分顺利。

  今年年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曾播出“大树进城”的特别报道,节目跟随环保人士崔晟探访“绿博会”惨象,揭秘树贩子买卖古树过程,并引起了环保界人士的高度重视。

  崔晟是郑州市一所中学的教师,业余热衷于环境保护。去年“十一”长假的时候,他曾到过当时正在郑州举办的“第二届绿色博览会”,那时,本应是大树枝叶葱茏的季节,但他却发现眼前的大树大多已是枯枝败叶。崔晟认为那些树虽然都生长在泥土当中,但应该是根系已经被砍掉的原因,根本无法生存。

  去年年底,央视记者与崔晟一行再次造访“第二届绿博会”的园址,园内移植了各省的代表树种,但门口的古银杏却已经开始输液,一些本应四季常青的树木也已经干枯,而由于天气太冷的原因,工作人员甚至为一棵榕树盖起了温室。

  花大气力移植进城的大树最终死掉,已经不算是新闻,但引进大树进城却仍然成为很多城市发展的潮流。根据植物学的研究,由于在移植前,大树要被砍断枝干、斩断树根,加上大树再生能力弱,移植会加速树体老化,移栽后2至3年内处于假活状态,即使3至5年后能成活,树体也会逐渐衰弱,逐步丧失环境与生态功能。

  另外,如果进城的大树、古树并非人工培育,那就意味着城市里每增加一棵大树,农村、山区就减少一棵大树,这对于原有地区的生态环境也会直接造成破坏。

  虽然“大树进城”早在近10年前便已引起关注,但由于城市规划需求的不断增加,树贩子的生意不仅没受到什么影响,到似乎是越来越红火了。《新闻调查》栏目组随后来到河南省鄢陵县,那里有着大面积的苗木园子,园中种植着相当数量的野生大树。按照法律规定,超过100年的树是不能买卖的,但鄢陵县花木基地的员工却表示,即便是国家不允许卖的古树在他们这儿也都能顺利运走,不仅能上高速路,还能办理齐全的手续。另外,他还透露,园子中的很多大树都被运往了大城市,运输十分顺利。

  据了解,仅鄢陵县就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做“倒树”生意,面对如此大的需求,这些树显然并非是种在园子里自己培育的。节目组随后又来到了河南桐柏,这里是大树一个重要的来源地。有知情人透露,经常看到有人从山上挖树,最近三、四年挖树的人更是越来越多。

  国家对于木材的采伐是有严格限制的,不论是自有林地还是国有林场,只要砍伐都要有林业部门批准的采伐证,那么山上挖的这些树,林业部门又是否批准了呢?对此,该县林业局表示从未对山上的大树办过采伐手续,而对于如今“盗树”猖獗的现象,他们也在出手治理。但据当地村民反映,即便是上报林业局,“盗树”的人还会照样上去挖,索性最后也就不告了、不管了,现在,一些名贵的树种,凡是园子里要的,山上基本都没有了。

  在利益的驱使下,在相关部门的纵容下,如今的桐柏,很多树都已经被连根拔起了,很多山都已经被砍伐成荒了,很多来投资林地的商人也都已经离开了,就连一棵村民世代依偎的千年皂角,也已不知去向了,不知这样的疯狂还要持续多久?

  村民反映,现在树贩子挖的树已经越来越小,大树挖得差不多了,又开始向中等树木下手了。

  就在多家媒体曝出河南淮河源头森林人为破坏严重之时,由环保机构“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组织的一行人马也亲自来到河南,试图对毁林现状一探究竟。

  据随行记者介绍,当地的“倒树”业的确十分景气,就连餐馆也“兼职”做着买卖大树的生意。他们在就餐时就曾发现,一家名为“古源人家”的餐馆后院,就有一个面积相当可观的“林子”,其中以木瓜树为主,店门口还立着两棵非常粗壮的古槐,据店家称,这至少是千年以上的古槐树。

  在离开餐馆之后,一行人来到淮源某花木基地,正好看到一棵刚刚运来的桂花树,工作人员正在准备将它“入土”。整个园子看起来非常狼藉,有很多死掉的树都被横七竖八地扔在路边。

  在初步了解了当地的“倒树”生意之后,一行人以买树人的身份来到鄢陵县一家卖树的老园子,据说这家人做“倒树”生意已有20多年了,目前有7个园子,共计2400多棵大树,树种以银杏、皂角、木瓜、黄连木为主,园主更是自称树龄在一、两百年以上的大树在院子里可谓比比皆是。在交谈中,随行人员了解到,在鄢陵,当地官员是要划片管辖园子的,而这片老园子则归一位检察长来负责。

  在当地,非法倒卖大树的生意不仅异常火爆,而且其模式也已非常成熟、专业了。纵向来说,当地官员会与各个村领导保持密切的联系,一旦园子里需要什么样的树,村领导就会派村民去找树,并提供给相应的园林。在偷盗树木时,无论从使用工具,到团队化合作也都堪称“专业”。比如,盗树人每次去偷树都不会仅偷一、两棵,而是很多人在不同的地点偷,然后统一集散到公路两旁的固定地点,之后再集体装进大车运往苗木基地。

  横向来看,对于生意做得比较大的公司,他们还会有自己的找树经理人,并与外省合作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找树。另外,除单纯的买卖大树外,很多“周边”产业也已相继成形,其中包括树木的移植、景观设计、营养液的配送等等。

  离开基地之后,他们又对当地村民进行了采访,除之前了解的“盗挖”严重之外,村民还反映,现在树贩子挖的树已经越来越小,大树挖的差不多了,又开始向中等树木下手了。

  盗树人将偷出来的树卖给当地的苗圃基地,那么苗圃基地又将树卖给了谁呢?据了解,城市绿化和小区绿化在过去的几年中可算是一项风光的工程,而那些绿化所需的大树,总不能都是苗圃里花上几十年养的吧?另外,一项名为“生态园林城市”的评选让人无心去等待一棵小树的成长,要想在短时间内实现“生态园林城市”的标准,就必须要实现“大树进城”,那么这些树总不能都刚好是修公路时废弃的吧,也总不能都刚好是修三峡时拔掉的吧?

  其实大树进城之后,很多园林景观设计师都面临着两难的尴尬,他们一方面知道移栽大树是不合规定,也不科学的,但另一方面,又迫于领导的压力,领导就需要一种所谓大气的景观去彰显一座城市的魅力,或者去撑起一个博览会的门面。但是,不知领导又是否了解过大树进城的成活率呢?有乐观人士认为,大树进城成活率可达三成,有悲观专家认为,这个数字,也许仅仅不足一成。可能为了“魅力”与“门面”,牺牲一些木头无关紧要,但是在这所谓的“魅力”背后,又有多少生命夭折,又有多少残枝在风中摇曳?古源人家。

 
 
 
前五篇文章

环保部在北京等地检测出极微量放射性核素

福岛核电站土壤中检出微量剧毒的原子弹材料“钚”

我国东南沿海检测出极微量人工放射性核素

“世界水日”:请不要透支地球的眼泪!

比尔·克林顿被“善待动物组织”命名为2010年年度人物

 

后五篇文章

中国内陆核电站建设提上日程 引入防氢爆措施

林怀民:印度的震撼,每天都在流泪

看诗不分明

北欧人将“简单生活”推向极致

谦虚才会赢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