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学诚法师:台湾法鼓山参学记十六·走近法鼓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3:45:5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学诚法师:台湾法鼓山参学记十六·走近法鼓

  学习放松

  初到法鼓·体验禅修

  2009年9月16日,下午参观完法鼓山佛教园区,晚上就去参加法鼓佛教学院学生学期初始的五天禅修活动(简称“期初禅五”)。“期初禅五”已于14号开始,还有最后两天。禅修期间是不准外出的,而且不准跟外界联系,也即不准带手机和电脑,所以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将全天候全封闭地在禅堂度过。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就跟着果晖法师到禅堂。

  进入禅堂,我们在斋堂首次见到了禅堂堂主果元法师,法师看起来沉稳而温和,话不多。首先由果晖法师给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规矩,比如禅修期间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准外出,二十四小时禁语,不准看书、记笔记,也不准照相,在斋堂用斋时用固定的碗筷,每个人都发两块小毛巾用来擦碗用,每次过堂后自己用开水冲刷过碗筷后喝掉,然后用毛巾擦干净自己的碗筷。接着我们到二楼的寮房,将自己的被子、衣物等放到寮房,然后绕过三楼的禅堂到四楼的小参室,等着果元法师给我们介绍禅修的基本方法。三楼的禅堂中佛教学院的学生正在听主七法师给大众答疑。

  听果元法师讲解禅坐方法

  果晖法师简单介绍了一下禅修的姿势、心态等,然后由果元法师给大家介绍用功的方法。他首先问过我们以前参加过的禅修状况,来自宝峰寺的纯良法师和惟诚法师当然是很熟悉禅修,惟诚法师还做过宝峰寺的西堂,所以算是老禅和子了。昌明法师和佛学院的通行法师是自修时用禅修的方法,我们龙泉寺几位都没有经过系统的禅修训练。果元法师了解了大家禅修的状况后,给我们教授了一下他们所用的禅修的方法:“禅修时,各种各样的姿势都有,大家都可以选择。通常是上半身的姿势正确就好,坐的时候一开始并不要求一定要双盘不可,只要坐得舒服就好。我们在坐的时候有两个原则,需要记得:一个是保持清楚,一个是放松。清楚是清楚什么呢?就是自己不是在睡觉,自己是醒着的状况就可以,当然这个清楚可以更加深入,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清楚, 所以开始的时候自己就清楚自己现在是醒着的,不是在一种迷迷糊糊或者昏昏沉沉的状态之下。第二个叫做放松,放松究竟要放松什么?放松我们的身跟心,身体的放松是从表面开始的,就是我们的皮肤,我们的肌肉,越来越深入的时候我们的筋、我们的骨都可以松。可是刚开始放松的时候大概不可能说我只要想放松,我的筋骨都可以通透的放松的,不大可能。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只要我们的肌肉,我们的皮肤不用力,都算是放松。

  心情也要放松,所谓心情的放松就是说我们去接受一切,我们的心情像是什么?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样,或者是一种度假的心情一样,这些都可以让我们的心理放松。尤其是接受自己目前的身心状况,然后接受外在的所有的现象的状况,用一种接受的状况的话就会很自然、很容易的放松下来,我们可以练习一下,练习什么叫紧,什么叫松。大家可以把肩膀慢慢提起来,提肩,再提肩,再提,提的过程中同时去感受肩膀的肌肉,再提,一直提,提……然后放!这两个感觉是很明显的不一样,是吗?这是松和紧的一个例子。另外一个例子,大家去感受脸部的感觉(分别问大家脸部的感觉),当你感觉紧时就去在心里感受佛陀的微笑,是不是有放松?所以我们知道这些觉受,法师们已经出家了,所以对这些觉受感觉的很快,可以说是很灵敏的马上就可以感受得到什么是紧,什么是松。

  接着我们就练习着从头到脚的去放松,在练习的过程中我会带大家一下,如果在带的过程中大家做不到没关系,只要那个地方你的肌肉不用力就好,就算是松了。现在眼睛可以很自然的张开,自然地,张开的时候不要看什么,就是张开而已,前面的那个画面是整体的画面,不要注意任何一点,从头到脚放松。松是基础方便的方法,松了以后就要用‘方法’了,就是心要有一个地方安住,刚刚那个是松,心安住的地方,可以松松松了以后就要用方法,方法可以是‘随息’(体验呼吸),当自己松了,身体比较舒服了以后,比较容易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呼吸,那个时候就跟着自己呼吸的进出,知道它有呼吸,我们叫做‘随息’,不是呼吸,而是‘息’。为什么叫做‘息’呢?是因为我们的呼吸比较细的时候才叫做息,我们的心像这个样子一样细的时候才能够随着这个息,如果我们的心比较粗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能够跟随这个细的呼吸,所以前面那个基础的放松需要练习得熟练,熟练以后,很容易知道自己的呼吸以后,就跟随着呼吸。所以这个也是一个方法,可是如果法师们有用‘话头’的话,你可以随时用话头,不用管随息或者数息这些,就是如果自己有方法用得很熟练时就用自己的方法,我们现在讲的是‘随息’或者是体验呼吸的话,前面那个基础一定要做得到,大部分法师们在放松了以后就可以很容易体验到自己的呼吸,就可以把心放在这里,鼻端或者鼻孔,跟随着自己的呼吸,知道呼吸进出就好,心里面知道这个是出来的,这个是进去的。如果自己在练习时,如果放松几次后还是没有放松下来的话,那你可以整支香都可以练习放松,松到把心放在这里,自然地有呼吸了。可以当你把心放在这里,发现呼吸怪怪的时候,还是回到呼吸。让自己很容易、很自然地体验到呼吸时,就跟随着它,这个叫做‘随息’。在随息的时候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只是一个守门人,守在鼻端或者鼻孔,不必要跑到里面去。你只是靠我们所谓的触觉知道有呼吸,就可以了。不需要想这个呼气的时候是从哪里出去的,吸气的时候是从哪里吸进去的,而是说我们主要是在鼻子的触觉那一带。”

  禅堂中的寮房

  这是他们采用的基础的初级禅修的方法,和我想象中不大一样,他们并不采用一开始就非常严格的形式,而是很注重身心的放松,也许是为了适应现代人太忙碌的生活造成的身心压力巨大的缘故,所以将放松作为一项基础来做主导性的训练。这个也从最后的分享中得到了证实,一位参加过多次法鼓山举办的禅修活动的居士说:这次的禅修,让他体会很深刻的还是放松的重要,比其他的任何方法都重要。

  因为是佛教学院的学生参加的禅修,所以安排上也没有那么严格,日程安排的相对比较轻松:

  98/09/14~18法鼓佛教学院禅五作息表

  (选佛场)

  法鼓山的禅修将传统的汉传禅法做了一些变化,加入了一些瑜伽和南传、藏传中的因素,以及在打坐前后一些适当的按摩,可能会更加符合现代人的需要从而有利于禅修的推广。我们在每天的晨起都会做八式动禅,而在白天的禅坐中间会做立式或坐式瑜伽,让长久打坐的身体可以得到有效的活动。另外,在上下午的时间,会有专门的时间播放这个阶段的禅修参加者适合听的录像开示,里面的内容都是在圣严法师以前带禅修期间录下来的,这个对大众的效果也非常好,很多人听了很喜欢,说对自己的禅修很有帮助。

  因为佛教学院的学生平时的功课就比较紧张,所以禅五期间并没有采用非常严格的方式,而是随顺大家的适应情况,中间如果打坐腿太痛的话可以起来到旁边拜佛或者到外面廊道中经行,而且在一些时候还可以带着自己打坐的垫子到旁边廊道靠近通风的地方去打坐,这样可以缓解气温太热而导致的不适应。我们去的期间,台北的气温还相当的高,在禅堂打坐的时候,白天常常是汗流浃背,幸好禅堂寮房的洗浴条件很好,不然还真不容易适应。最后一天的上午天气比较好,我们还到禅堂户外,靠近溪边打坐,体验一下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的修行方式,后来又随着大众绕户外的树林经行。这片地方是法鼓山专门为禅修者设计提供的,独立于外面,游客进入不了,有树林、草地、溪水,还可以沿着溪边的小路缓缓走到背后的山坡上,非常适合禅修中间到户外经行。

  溪边打坐

  到第二天下午,整个禅五就快顺利圆满了,佛教学院校长惠敏法师也到禅堂来了解大家禅修的状况,顺便给大家解释一下采用“期初禅五”的原因以及明天开始的一个到南部的校外教学活动。他说:

  佛教学院开办以后两年,原先是在学期末的“禅七”,因为有同学反映说或许改到学期初会比较好,因为期末时有一些课业和报告的压力,学期初可以让大家把自己在开课前将身心收摄,准备好好学习,很感谢同学将这个期末禅七改成学期初,规划得非常恰当。但也考虑到有新生刚进来,假如第一学期就七天,怕大家身心还没有办法适应,所以就考虑说用禅五再加上两天的校外教学,这样也很好。因为原先在中华佛学研究所时代,就有校外教学的活动,所以在法鼓佛教学院刚开办的时候,因缘还没有成熟,就没有纳进来,这一次算是我们第一次改成除了期初禅五以外,配合校外教学。这方面也感谢另外一个因缘就是地印法师跟他的常住,在上学期时就提到说是不是可以邀请佛教学院的师生到嘉义附近的道场去参访,他们会帮忙安排。所以我们第一次的校外教学就以南部的道场为主。

  这些因缘了解以后,我们平常的禅修活动除了禅七或者禅五,还有一些每天的禅修活动,以禅宗的比喻,其实就有点像牧牛一样,所以禅宗习惯用牧牛来比喻禅修。在印度就有调象,调服象。用牛,用象,有些用野马,其实都是在说,我们假如像野象、野牛、野马,就很难自利利人,自己常起烦恼,也容易伤害别人,常有一些破坏性的情绪起伏。所以假定我们可以调服野象、野牛、野马,就可以常去做很多自利利人的事情,我相信经过这五天,大家一定有相当的进展。而且我们的调服一定要考虑到各种极端的状态,我们不能看到说:目前好像没有什么环境、条件挑战,就觉得好像很好了。但是我们要常常有这种心胸和身心的准备,各式各样极端的挑战,这样子才有办法去应付真正无常、无我的事实。以我们这次台湾的灾害为例,有地震,有台风的风灾,平常晓得灾害,大家还可以勉强应付,但是大过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造成很大的问题、很大的伤害。在今年开学典礼中也讲过,大家可能会怪政府反应太慢,平常没有做好准备,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平常真正有做好该做的准备吗?平常是不是有准备应付极端各种条件的挑战?我想这是第一点,有关这一次的禅修,和大家共勉的。

  第二点就是针对我们校外教学,校外教学是抱着《华严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一种学习的心态,我们晓得各种各样的众生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只要我们用心去观察。所以这一次我们有因缘到南部去,我们也有这样的机会所谓“在地佛教”的一个学习之旅。只要我们虚心,用心,一定会有很多成长的历程。另外一个方面也是避免我们关在象牙塔里面,去看看“在地的佛教”是怎么样在做弘法利生的这些事情。

  另外一方面也希望我们可以和不同地域的佛教团体互动,所以这一次也让其他佛教团体看看我们佛教学院的师生到底长什么样子,培养出什么样子的人才。我们常常讲要替佛教培养人才,到底培养出来的是不是人才,我们这一次活动也是一个很好的镜子,让我们去反省,我们的所学、所修,是不是可以够了,够得上所谓“法门的龙象”,从牛马到龙象。简单的说,大家晓得舍利弗得度的因缘,是因为看到马胜比丘,仪态、仪表这么庄严,让他感受到他的老师一定有追求真理、实践真理的可能性。同样的,我们每一个人在这次校外教学当中,是不是能够让其他团体、其他的众生看得到法鼓佛教学院的师生确实是在追求真理、实践真理的,这样子才是很好的一种互动,也能够让他们相信说我们的信徒、我们的信众、我们的徒众送去法鼓佛教学院一定没有错,所以也希望大家有这样子的一个心理准备,所以明天大家的车上有不同的老师在照顾,在车上大家可以对平常自己所学、所修的互相学习。比较明显的就是避免我们到一个地方下车,我们就跟一群乌合之众一样,这样就很容易让别人印象很凌乱,所以至少养成一个习惯就是团体行动的时候,就很自然的两个、两个成行,第一车、第二车这样子排列,我想这是最基本的一个原则,这样一方面很安全,一方面可以让大家看到我们很体贴别人。不然很容易在路上堵住别人的路、走廊,都不顺畅。其他还有很多细节,大家互相提醒就可以,最重要的就是在团体行动时大家自动这样让其他人看起来有团体的感觉,而不是一群乌合之众。最后也感谢准备这次活动的组织者!祝贺大家完成又一次的禅修,也祝福大家明天法喜充满!阿弥陀佛!

  随着惠敏法师给大家提示完,禅五接近尾声,我们收拾完善后,然后按照惯例到斋堂分组彼此分享自己此次禅修的收获,然后又汇总,按照组别给大家总体分享此次的收获,这样整个禅五就顺利圆满了。我们收拾好行李回到男寮,已近接近十点,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和佛教学院师生一起到南部嘉义地区去参访不少的寺院。

----------------------------------------------------------------------------------------------------------------

更多学诚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学诚法师:台湾法鼓山参学记十七·法鼓山外

学诚法师:台湾法鼓山参学记十八·法鼓山外

智者大师:仁王护国般若经疏卷第一

智者大师:仁王护国般若经疏卷第二

学诚法师:台湾法鼓山参学记十九·法鼓山外

 

后五篇文章

大安法师:五浊恶世(三)

南怀瑾:一个学佛者的基本信念

学诚法师:台湾法鼓山参学记十五·走近法鼓

清静法师:都市茅棚 147、捐钱很好,更要皈依

清静法师:都市茅棚 146、生死事大,无暇戏论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