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禅宗 禅宗典藏禅宗公案 禅宗思想佛理禅机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六)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5:04:3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史学篇下

  上篇所论是严博士的内学修养,本篇则博士的外学修养。84据林其贤居士所编集的《圣严法师七十年谱》(以下简称「年谱」)85述严公在民国四十七年(1958)二十九岁时的事迹略云:

  十月,因基督教某刊物登载〈佛教也有上帝吗?〉一文,泯同佛性、真如于上帝、真理,因撰〈论佛教和基督教的同异〉,从宗教发展历史及宗教境界层次,指出:基督教之上帝无法与佛教之佛性相提并论。(页109)

  据《年谱》所言,圣严博士既然能从宗教发展的历史去追溯问题,这是严公史学才能的萌露.后来他老人家更写了一部《基督教之研究》86,应该是从上述论文伸展出来的作品。

  然而仕邦本篇不讨论上述的论文和专著,一来它们虽然带有史学意味,但究竟非属正式的史学文字。二来它们涉及了佛教跟基督教之间的教诤,仕邦雅不愿卷入漩涡,故如今仅论圣严博士的史学著作。

  第五节《世界佛教通史上册》的论述范围附译作《中国佛教史概说》

  《世界佛教通史》(以下简称「通史」)上册87是圣严博士的第一部史学作品,自民国五十年(1961)开始编写,88据《通史·自序》略云:

  佛教乃是一个源远而流长的宗教,我们若想对它作比较客观而又深入的了解,最好是能有一部世界性的佛教通史,可是,在出版佛教新书最多的日本,也无法术得这样的一部书。因此,我们确有编写一部能为现代人所接受的佛教通史的必要(页2)。若能邀同几位意趣相投的人,分头工作,必可促使这个愿望早日实现。终于,得到了畏友净海法师的慨允。当时他正在泰国的佛教大学,专攻南传佛教,彼此连络结果,决定合编一部百万字上下的世界佛教通史,分上中下三册装订,上册包括印度、西藏,日本部份,下册包括西域、中国、韩国等部份,由我担任。中册包括东南亚各国及欧美部份,请净海法师担任。现在,本书的上册已经出版,中册也在修订之中,下册则待我在日本的另一项研究过程告一段落之后,再向读者诸君子请教。(页3)

  读〈自序〉,知道圣严博士发心撰写《通史》,是基于让世人了解整个佛教二千年来历史发展的宏愿。虽然上册经已出版,净海法师负责的有关东南亚部分也以《南传佛教史》名义出版,唯独下册则迄今未见。99因此仕邦仅能讨论一下严公所撰的部分。

  《通史》上册所述是印度、西藏和日本的佛教发展,全书分作三篇。第一篇述印度,从印度的地理环境、人种、语文和佛陀以前的印度思想与宗教讲起,然后是释尊创立佛教以迄现代的佛教发展,所占篇幅最大。90

  第二篇述西藏,也是从西藏的地理、民族和佛教传入前的宗教讲起,然后述佛教输入之后以迄现代的发展。91

  第三篇述日本,同样从地理、民族和佛教到来前的宗教讲起,然后述佛教东渡之后以迄现今的发展。92

  通史式的著作,其成功与否是看撰人的综合史事,而非看其人的考据工夫。仕邦读过《通史》之后,深感圣严博士对综合史事的确下了一番工夫,使人读后获得一个普遍性概念。

  唯是严公何以选上述三个佛教教区作为《通史》上册的论述范围?按照佛教东迈的发展史,应该是印度发源之后,先传入中亚细亚,再输入中国,更由中国传入朝鲜半岛和日本。如此,上册应论述印度、中亚和中国啊!尤其《通史》由华人执笔,更应先述东迈的发展。

  经过一番思索,仕邦觉得圣严博士如此编排,自有其很深的用意,因此严公先介绍上述三者的佛教发展。

  何以言之?首先,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故印度佛教缘何创立?又如何经历二千年来的兴衰?是华人佛教徒先应知道的史事,故放在首篇去论述,而且力求其详,故篇幅最多。

  其次,西藏这地区在中国的地位很特殊,既属中国版图所辖,但又非行省,中央政府仅设「蒙藏委员会」,将她跟外蒙一样加以羁縻,换言之,她是一个半独立的政治实体。缘于其地的实际政治领袖是前藏代代转世的达赖喇嘛和后藏的班禅喇嘛,这地方既然政教合一,则华人应该知道这特殊地区的;别树一帜的跟中华佛教有所异的喇嘛教。

  再者,喇嘛教的弘化地区除了西藏之外,更有外蒙地区、热河,察哈尔和绥远这内蒙三省,更有西康、青海、宁夏三省,其宗教势力不可忽视。故圣严博士将西藏佛教放在第二篇,用以提醒华人不要忽视这一重要的佛教教区的历史发展。

  至于日本佛教何以放在第三篇,作华人最先要知道的第三个佛教教区?依管见,这是圣严博士看出日本佛教的不可忽视和她对华夏的影响。

  何以言之?《通史》第七章〈明治维新以后的佛教〉的第三节〈二次大战以后的佛教〉略云:

  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佛元二四八九年(西纪1945)因日本投降而结束。日本既是战败国,国内一切设施,均凋蔽不堪,佛教在日本,当然也遭了同样命运。尤其是,由于美军占领日本的政策,希望使日本变成美式化,对于宗教,则鼓励基督教的传播而给予多方面的便利,特别由于物资的缺乏,基督教会的救济品,便使贫穷的日本人,在昭和二十四年(西纪1949)三月,京都府下竟有一千五百人集体受洗,成了基督徒(页515~516)。但是日本这个民族相当坚强的,到现在为止,国家经济虽尚有许多困难,他们却已超过了战前的建设。经济成长的速度,仍占亚洲首位。日本的佛教,也是如此,各宗派在极其艰难的经济情况下,却仍创造了足以使我中国人看了要无地自容的数字。(页518)

  至于严公所列举的佛教教育、佛教文学家、佛教著名学者等等,则见于同卷同节页五一八至五一九,于此从略。然而其中的教育方面,值得一提,同卷同节略云:

  日本的佛教,在教育方面,有小学校九所,中学校五十一所,高等学校一百三十一所,短期大学四十一所,大学二十四所,那就是:东洋、上野学园、立正、大正、驹泽、爱知学院、同朋、日本福祉、京都女子、种智院、大谷、花园、龙谷、佛教、高野山、相爱女子、立正女大、东北福祉、淑德、武野藏女大、鹤见女大、光华女大、大谷女大、四天王女大。(页518)

  读了上所引,已经教人有点无地自容了。因为如今我国由佛教团体所办的大学,仅有香港的能仁书院和国内近年成立的华梵大学、南华大学、佛光山大学和已成立但未建校招生的法鼓人文大学。

  不特此也,华人最早一家佛教大学的能仁书院,其成立大约在民国六十二年(1973)至民国六十三年(1974)左右,而日本佛教所办大学,据《通史》第五章第三节略云:

  大正年间(1912~1925),佛教各宗的专科大学,也纷纷出现,例如(净土)真宗本愿寺派的龙谷大学,(净土)真宗大谷派的大谷大学,日莲宗的立正大学,真言宗的高野山大学,曹洞宗的驹泽大学,净土、天台及真言宗的丰山派,联合创办了大正大学。(页511-512)

  据此,日本在能仁书院创立的近五十年前,已经有各佛教宗教独立创立的六家大学,这也属于教人汗颜的事!

  缘于日本佛教发展较为先进,故我国太虚大师(1889~1947)进行佛教革新之时,送僧伽出国学习佛法所选的国度之一便是日本。93加上台湾地区过去跟日本有深厚关系,佛教僧俗到彼国留学的不少(圣严博士本身便是其中之一),因此《通史》上册便先介绍日本的佛教,俾大家更了解这一值得学习的邻国,带有「以强邻为磨砺」之意!

  至于日本佛教界何以在上世纪初便建立了一连串的大学?仕邦认为跟他们的寺院教育制度有关。《通史》第五章〈南北朝及室町时代的佛教〉第三节〈吉野及室町时代的佛教文化〉中第二小节〈寺院与教育〉略云:

  僧侣为了教育其弟子及乡里儿童,而施行的教育,自奈良时代之前,业已有了。后来官设的教育衰微,到鎌仓时代以后,寺院即成了学问的中心,僧侣负起民众教育的责任,此被称为寺学问。寺学问的主要科目,是和汉两种文字的学习,以及和汉书籍的读诵和阅览。(页486)

  同书第六章〈江户时代的佛教〉第三节〈诸宗的活动〉中的首节〈学问的奖励与檀林〉略云:

  (德州)家康曾以「学问料」或「硕学料」之名(料是经费之意),颁发各寺院,以奖励学问。于是各宗纷纷兴办所谓檀林、学寮、学林等的教育机构,教育其宗徒,研究其宗学。檀林或学寮的组织,亦有可言者,一宗的最高职位为学头,以下则有化生、能化、讲师等职,学员则称为所化。所化的学员,多数是寄宿的,故檀林或学寮之内,包括讲堂及寮舍两部。由于学事兴隆,各宗的学者也纷纷出现。(页498-499)

  读以上所引,知道日本的寺院不但教育其出家弟子,更教育乡里儿童,后来更有各宗「檀林」的制度作为教育基本宗弟子以高深的宗门学问,而檀林或学寮已有点「大学」的色彩。因此,日本的佛教宗派能在大正年间就成立了六家专科大学,应是从檀林制度演进出来的。

  读者也许会问?何以中国的寺院、中国的宗派在古时不从事「寺学问」或「檀林」式的教育?仕邦的回答是:这缘于中国自佛教传入之后,不断受到儒家的排斥,读读梁释僧佑(445~518)《弘明集》94和唐释道宣《广弘明集》95两书所收的反佛文字可知,因此,除了东晋时释慧远(334~416)曾授俗家人宗炳(375~443)与雷次宗(424~448)以儒家的五经之学;后来宗、雷都成了大儒96之外,史书未再见有关和尚以外学传授俗家弟子的记载,大抵僧徒不愿以开办民间的儒学教育来刺激反佛的儒生们,因此出家即使饱读儒书,也仅用来教育自己的出家弟子97而已!

  反过来说,佛教在日本并不受到儒家的强力排斥,虽然日本有武士制度,武士兼受文武两方面的训练,颇有中国上古的「士」底遗风,98换言之,他们也属儒生。但他们不特不反佛,甚至圣严博士认为日本武士的教义是神道精神、儒家思家与禅宗骨格之三流合糅,故鎌仓时代的执政北条时宗能够从容不迫地沉着应付元朝大军的渡海来攻,即源于时宗的修养得力于禅宗,99是以佛教在日本未受儒家排斥,因此能兴办以民间为对象的教育。

  除了《通史》之外,圣严博士又翻译了一部由日本著名佛教史学者野上俊静、小川贯弋、牧田谛亮、野村耀昌和佐藤达玄合撰的《中国佛教史概说》100。此书各章题目(章中各节从略)如下:

  第一章序说101

  第二章后汉的佛教——传来与接纳

  第三章魏晋的佛教——经典之翻译与研究

  第四章南北朝的佛教——教团的发展与儒道二教

  第五章佛教艺术的发达

  第六章隋之佛教——国家之统一与佛教

  第七章唐代的佛教(一)——佛教和国家性质与社会活动

  第八章唐代的佛教(二)——末法佛教与戒律

  第九章唐代的佛教(三)——华严宗与禅宗

  第十章唐代的佛教(四)——法相宗与密教

  第十一章五代的佛教

  第十二章北宋的佛教

  第十三章南宋的佛教

  第十四章辽金的佛教

  第十五章元朝的佛教

  第十六章明代的佛教

  第十七章清代的佛教

  第十八章民国以来的中国佛教

  中国佛教史年表102

  参考书目103

  这十八章的《概说》以正文二百零七页的有限篇幅,据大量史料104以深入浅出方式写成一部简明的中国佛教通史,难能可贵。读了它之后,对佛教在华的发展,要吧获得一个起码的概念。圣严博士所以翻译这部书,大抵他老人家感到它合适一般读者的需要,而自己在日本学成返国后又忙于弘扬佛法和办理佛学教育,无暇整理和补充《通史》下册稿本,故翻译这书先作一交代吧!

 
 
 
前五篇文章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五)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四)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三)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二)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一)

 

后五篇文章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七)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八)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九)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十)

圣严法师思想行谊-《浅论释圣严博士的律学与史学》(十一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