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净土宗 净土法脉净土经论净土圣贤早晚课净土指归 净土文集
 
 

菡萏华开月正明——慈母学佛往生净土纪实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5/5/23 22:13:1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作者:弘亮居士

落日西方散紫霞,心池澄净现莲花;抬头便是家乡路,​不信生疑隔海涯。

(一)

“走过人生六十九载,学佛度人二十春秋”。 这是牙克石保安寺住持释上照下清法师给母亲写的挽联,母亲是在寺庙里往生的。

母亲出生于河北河间一普通农家,上有三兄,其是最小。与父亲结婚后就来到了大兴安岭林区,他们同甘共苦,构建家园,育有一子三女。母亲一生勤俭持家,从不怨人,自强不息,乐善好施。她老人家,急人之所急,想人之所想,宁可自己吃苦受累也要去帮助别人,更不愿意为自己的事给他人增添麻烦。

母亲的命运也是多舛的。父亲患病偏瘫近六年,母亲毅然决然地用纤瘦的双肩挑起家庭的重担,里里外外是一人,忙忙碌碌为生计。父亲去世后,母亲又重建了家庭,并且教导我们要尊重继父,我们在一起生活,也是其乐融融。

1993年12月初,母亲在林管局劳动往外清雪时,从汽车上摔下来致昏迷住院。单位领导要给母亲做“工伤”处理,使其将来生活多一份保障,但是母亲没有同意。说是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不给单位及领导增添麻烦。

母亲在北京给小妹照看孩子近九年,从未说过东家长、李家短的闲事杂话,并且帮助邻居们看孩子、收衣服、打扫楼道卫生,还时常地叫左邻右舍来家中吃饭,他们都亲切地称母亲为“好妈妈”、“老佛爷”,热闹非凡,像是一个大家庭。母亲今年8月26日不慎摔倒,致左锁骨骨折,从北京回牙克石养病期间,十多户人家给母亲打来电话问候母亲。后期,母亲因突发其他疾病而住院,他们又录了视频来问候母亲,说好想母亲,等待着母亲回北京,吃母亲做的素食大餐。而且,还让北京的小妹捎来他们送给母亲的近万元钱,都被母亲婉言地谢绝了。豆豆妈她们“国庆节”时要“组团”乘机来牙克石看母亲,也被母亲善意地回绝,说她病好了,准备出院呢。母亲也给他们回录了视频,叮嘱他们:照顾好家里和孩子,好好工作,别惦记她,出院后就回北京。可是,亲爱的母亲,再也没有能够回到北京!

母亲学佛后,生活更为简朴,慈悲爱物,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保安寺初建时期,母亲不顾工作及家庭的劳累,总是去寺里护持道场,搬砖拿瓦、铺路植树、做饭耕地,不留余力地做她能做的一切。年轻的同修们被母亲勤勤恳恳的行为所感动,都积极地投入到寺院建设中。我和亲朋好友们也都被感召,时常去庙上护持道场。母亲殷殷切切地对同修们说:“庙建好后,咱们就有地方共修了,就能更好地诵经念佛,弘法利生。到时候,咱们都去极乐世界,成佛度众生。”一天,母亲指着《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图》里七宝莲池旁的一个行者,给莲友们看,对解居士及莲友郑重地说:“咱们都要用心去念佛,看——这就是将来的我!”慈母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一生都在一心一意地信愿念佛,默默地实践着菩萨道。保安寺的住持释照清师父亲切地称母亲为“老菩萨!”。

一切众生,皆是过去父母眷属,皆是未来诸佛。母亲谆谆教导我们说,杀业最碍往生,念佛之人要吃长素,如果不能,也要持六斋或十斋,由渐减以至永断才合理。戒杀吃素,就是六时吉祥;护生放生,就是增福延寿。母亲1998年10月2日在五台山碧山寺受优婆夷戒后,就茹素、下午不食至今。庙上或同修们组织放生时,母亲总是积极地劝请一些不信佛的人,出钱出力去放生,就是拿上一元钱也行,让他们随喜功德,培植善根。家中开商店时,常有老鼠出没,我们就想办法除掉它。可母亲呢,不允许不说还喂养它。继父有了意见,母亲没办法就念佛求佛,老鼠还真的就没有了。在北京住时,共用厨房里也有老鼠,母亲也给它们食物吃。后来母亲见别人对她的这种做法起了烦恼,就在寺里“挂牌”让老鼠“迁单”,结果那些老鼠再也没有出现。人们都惊奇赞叹,称佛法不可思议。母亲在“示疾”时,我们这些儿女在母亲的老莲友释上顿下留师父的主持下,去了大河放生,顿留师父和亲为师兄也出资随喜赞叹。

母亲尽职尽责,任劳任怨,度化眷属,提携六亲。我的继父不信佛,但也不反对母亲学佛。二00四年六月在继父被医生确诊患有绝症后,母亲就暗自向大悲观世音菩萨祈求,舍去自己三年的寿命给我的继父,让继父学佛念佛走上解脱之道。在七月初八的早上,继父忽然对母亲说:“我也可以念佛吗?”母亲高兴地回答:“当然可以了!”于是,我的继父就开始学佛念佛了。继父三皈后(七十八岁皈依的),念佛更是精进,一念就是一炷香。二00七年七月初八,继父在家中身无病苦、神清智朗地与我们共同念佛,安然欣然地往生净土。母亲自学佛以来就把诵经、念佛、做善事的功德,回向给历生历世的父母师长、六亲眷属及如虚空般的众生,愿他们能够离苦得乐,皆生净土,等其成佛后自己在成佛。母亲每到一处寺院修行,都给其已殁的父母及亲朋好友立往生莲位,都给我们这些儿女家庭和菂儿的姥姥、姥爷做吉祥祈福。母亲的“示疾”,使我们这些学佛和不学佛的儿女们都开始了念佛、诵经;母亲往生的瑞相和感应,更让我们这些儿女们坚定不移地去学佛、念佛。

母亲心怀慈悲,常行饶益,随顺众生,施与欢喜,时常给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人们讲佛法、说善事,赠佛书、送佛碟。告诉他们业海茫茫,世事无常,生老病死,苦恼无量,只要信愿持念“那摩阿弥陀佛”圣号,就能在临命终时蒙阿弥陀佛接引,横超三界,离苦往乐邦,不再辗转于六道轮回,一生成办。母亲去寺里护持道场,或去放生,或去敬老院献爱心做义工,他们知道后都会主动拿钱拿物让母亲捎去,给家人和自己培福。2002年8月,母亲与莲友们发心修补第二小学门前那条满目“疮痍”一下雨就“汪洋”的近二百米长的马路。那时,母亲日日早出晚归,手上起了水泡,脚底下也渐渐地出现了血泡,可是母亲坚韧不拔,依旧是十二分的精力。半个月后,一条平坦硬实的马路呈现在行人面前,路人们都赞不绝口。母亲在北京住时,有许多邻者深受母亲的影响,也开始诵经念佛,有的还常去母亲的小佛堂礼佛。

母亲经常去“助念”,不辞辛苦,不分亲疏,并且也常劝导我去参加。告诉我说,恳切念佛助人往生,将来也得他人助念之报,长自己福田,长自己善根,成就一人往生净土,就是成就一众生作佛。母亲从北京回来后,不顾骨折的疼痛又去“助念”,这也是母亲最后一次去“助念”。

母亲在住院的三十八天中,几乎没有进食,就是喝水也是甚少,并且三次下病危通知,十余次呕血,多次便血。可是坚强的母亲,依然给前来探望的同修们讲她老人家对修行的体会,讲她老人家在病中对念佛的认知。告诉同修们“人必知苦方思出,苦缘不具岂能知;缘具不知乃真苦,能知即是善生时。”、“我不怕死,我也不贪恋红尘。阿弥陀佛现在来接,我现在就走,永出六道轮回娑婆之苦。”、“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虚假不实的,抓紧一切时间来信愿念佛,才是第一等大事,才是重中之重的重事”。母亲还给病友和护士医生们讲念佛的好处,告诉她们,树叶枯黄自然掉落,生老病死自然法则,要积极念佛,调整身心,调动自己的良性信息,就会神宁气旺,消业去障,就会了生脱死,一生成办。她们都由衷地赞叹母亲是一位“精神矍铄,坚强不屈,生命力真强!”的好阿姨,祈祷母亲快快好起来,带她们去保安寺看看。

10月18日的上午九点多钟,我见母亲好像是在睡觉,就小声地播放手机里的《佛顶尊胜陀罗尼》,并把手机悄悄地放在母亲的枕边。因为昨天母亲又一次大吐血,我怕母亲有什么闪失。突然,母亲睁开眼睛说:“原来是这里打的磬啊!”。母亲对我讲,她好像是在做梦,又好像是不是在做梦,只觉得自己在往上飘。这时,空中有位很大的也看不清面目的某个人,坐在云端又好像是坐在白莲台上,伸手把她给按压了下来,母亲就往下坠。忽然,母亲听到悦耳的打磬声,心想:这里附近有庙啊,我先拜一下再走。向下巡视,没有见到寺庙,只见下面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像是碎银屑,又像是雪花什么的。又想:如果能随着磬声顶礼就好了。刚好磬响,母亲就拜了下去,就蓦然醒来。我告诉母亲,早上飘雪了,零零星星的,不过,又停了。说着,我就拉开了窗帘让母亲瞧。

10月23日的傍晚,我坐在病床边默念着佛号,看着母亲。母亲先前还在“呼吸念佛”,现在却沉沉昏睡。我有些不放心了,就出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母亲没有反应,我大声地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母亲应声答道,睁开了眼睛,对我说:“我睡得正香呢,却被你叫醒了。”我有些色赧。母亲告诉我,她做了一个梦:自己在荒郊野外艰难地行走着,这时空中出现了“西方三圣”。我急忙问:“是真的吗?”。“像咱们供的挂图,飘飘悠悠地出现的,你一念‘阿弥陀佛’,又变为观世音菩萨,说了几个数字后就消逝了。”母亲回答道。这几个数字,母亲也没记清楚。一知半解的,我也没弄明白。但是也没有仔细地去询问,因为母亲对我说,这些都是虚妄相。

10月26日,母亲又一次大吐血后,要求现出家相去寺里求往生。晚上,母亲理了头发,寺里也为母亲作了安排,准备明天就到寺里去。翌日,因我大姐的善意劝阻,法缘不成熟故作罢。母亲得知保安寺11月1日至30日举办“地藏菩萨法会”时,兴高采烈地告诉同修们,出院后她也要去参加。然而,11月1日母亲已是沉疴在床不能活动,可慧愿师兄却在上午法会共修的小佛堂里,感应到母亲也去参加了“开坛”仪式,待了一小会儿,就不见了。

11月2日(农历是观世音菩萨出家日)早晨八点左右,母亲突然兴奋地对我姐说:“我看见了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就在床上方!”。“妈,那可真好!”,独自在屋的我姐不在意地安慰着母亲,收拾着柜子与窗台上的物品。母亲也没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念佛了。九点半时,异地的表姐来了,我俩一起为母亲小声地诵“大悲咒”,大妹则坐在床边小声地念着“那摩观世音菩萨”,姐姐也拿着佛珠默念着观世音菩萨圣号,共同为母亲祈求病愈安康。过了一会儿,母亲闭着眼睛大声地说:“都念阿弥陀佛!”我们面面相觑,就念起了“那摩阿弥陀佛”。

傍晚六点多钟,我坐在病床边,一边默念着佛号,一边看着母亲“呼吸念佛”。忽然,母亲睁开眼睛问我:“我李秀文一心求生西方、阿弥陀佛来接我!我这样说行吗?”。“行!挺好的!”我握着母亲膀肿的手,点着头回答道。“我李秀文一心求生西方、阿弥陀佛来接我!我李秀文一心求生西方、阿弥陀佛来接我!我李秀文一心求生西方、阿弥陀佛来接我!”母亲说了三遍,又闭上了眼睛,没有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不知道母亲是在默念着“我李秀文一心求生西方、阿弥陀佛来接我!”,还是在循规蹈矩地“呼吸念佛”,我只觉得我的心是酸酸的,眼睛是涩涩的,手是握得紧紧的。

晚上九点左右,护士给母亲又换了一瓶药液,测了血压,看了看监测仪,告诉我和大姐“一切正常,若有事通知我们”。母亲也对我们说,“你俩睡吧,我没事的。我也要睡了,有事我会喊你俩的。”可是母亲,您真的睡了吗?您老人家每次都是这样对我们说的。疼痛了,您默默地忍受着;液体即将输完时,您悄然地按呼叫器通知护士;就连想“方便”时,您也等我们醒了或护士来换药时才说。“妈妈!”——我们可都是您的亲生儿女啊!

在3日的凌晨一点二十分,母亲吐了一次血;三点半时,又呕吐了许多血。医生和护士们有条不紊地输液、输血、监测。而母亲仍是精神饱满,与我们聊了会儿家常,并问我,小妹啥时能从哈尔滨回来,她老人家不转院去“哈医大二院”了,要去庙上求往生。我告诉母亲,她今早六点种到站,直接来医院。小妹回来后,母亲与我们说了些话,讲了些事,让我们“好好做人,好好念佛”。

这日的上午,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开始处于半昏迷状态,我们也开始考虑一些事情。下午四点半,母亲的几位老莲友来到医院给母亲助念。慧菊居士给母亲做了几次开示,让母亲一心念佛,明天早晨去寺里。晚上八点多钟,爱女菂儿从“代管班”回来,与她的妈妈一起来医院看望她亲爱的奶奶。我和菂儿给母亲诵了三遍《心经》(因为我知道母亲还有心愿未了,并没有万缘放下,尤其是幼小的菂儿及我的某些事情)。诵完经后,只见母亲的左眼角溢出了一滴清泪(因为我和菂儿是坐在病榻的左侧),依旧是双眼紧闭,无言无语。小菂儿又是泪珠跌落,她从我的腿上滑下来,拽扯着她妈妈的手哭着跑出了室外。我的心如同电击般一阵抽搐,泪潮汹涌似决堤。

同修们给母亲彻夜助念,也使医院的一些人接触了念佛之法,而且没有病人和家属、医生和护士来干扰、妨碍,还提供了一些帮助,我与姐妹们很感激他们。

次日清晨,释照清师父闻讯后,急忙放下手中繁杂的事务,亲自组织人员在小佛堂里给母亲搭建台子,布置场地。九点多钟,我们护送着母亲来到了保安寺。师父和众位居士们没有共修《地藏菩萨本愿经》,都在小佛堂里给母亲恳切地助念。

中午十二点四十分,亲爱的慈母,在悠扬的阿弥陀佛圣号中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二)

“佛恩浩荡,福利无穷,依教奉行,决定宝莲生;父母恩重,无念尔祖,聿修厥德,泽被后世人。”这是2012年11月12日我为父母写的碑文。

昔日有人问六祖大师,念佛有何利益?六祖答曰:念此一句那摩阿弥陀佛,为万世出世之妙道,成佛作祖之正因;是三界人天之眼目,明心见性之慧灯;破地狱之猛将,斩群邪之宝剑;五千大藏之骨髓,八万总持之要门;十方虚空之无际,广大一性之圆明;开黑暗之明灯,脱生死之良方;渡苦海之舟航,出三界之径路;是本性弥陀,是唯心净土;即是本师,即是化佛;最尊最上之妙门,无量无边之功德。

一句阿弥陀佛,含摄了佛祖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法,是一切佛法的大总持门;一句阿弥陀佛,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的教法都在其中,无量光明神通智慧亦尽在其里;一句阿弥陀佛,能与十方诸佛产生共鸣,感应道交不可思议。可是,如何修持呢?印祖说:“信愿为先导,念佛为正行,信愿行三,乃念佛法门宗要。有行无信愿,不能往生;有信愿无行,亦不能往生,信愿行三,具足无缺,决定往生。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

1998年10月,母亲从五台山碧山寺受优婆夷戒回来后,就依止当代净宗大德释上净下空法师的教导,信愿持名,并且读诵、礼拜《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看着母亲每天凌晨三点来钟就起床拜经念佛,白天又与父亲看商店卖货进货,还要去卫校食堂工作,又忙又累,我就劝母亲别起得那么早,弄得那么累。母亲却严肃地对我说:“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现已闻,此身不向莲邦度,更待何时度此身?”还给我讲念佛之方法:“一声佛号一声心,念念弥陀摄六根,字句分明耳应口,凡情消处见慈尊。念佛的时候,要把心中一切的事,都要放下,不可胡思乱想,单把六字洪名,从心里生起来,从口里念出来,再从耳里听进去,印入心中,必须想清楚、念清楚、听清楚,这样总能得到感应。”,“愿切行专在于信深,业净必须功纯。一心称念那摩阿弥陀佛,莫怀疑、莫夹杂、莫间断,尽此一生必生净土。”,“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如果能声声唤醒自己,就是念念常觉,但能不随颠倒,就是翻破无明。”

我深受母亲的教诲,把莲宗的念佛法门奉为毕生的圭臬。母亲也用自身的往生,向人们证实了念佛不虚。

母亲生前去过许多寺院参访念佛,随缘度化众生,弘扬净土念佛法门。2000年5月,母亲从长春百国兴隆寺与莲友们念佛共修回来时,请了一套净空法师讲解的《地藏菩萨本愿经》录音带,听得是法喜充满,法味常施。听经期间的某天凌晨两点多钟,母亲起床去外面倒水。推开商店的门,只见外面明亮晃耀如白昼,远处还有直直的粗粗的不透明的金色光柱通天彻地。母亲也没敢倒水,就悄悄地关上门洗漱后念佛去了。

12下一页
 
 
 
前五篇文章

菡萏华开月正明——慈母学佛往生净土纪实

印光大师:县令至诚拜上天,大蝗灾随雨而灭

印光大师:他发心愿代众生苦,恶疾速消!

印光大师:你在没有办法中,还有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可以依

净界法师:净土宗要求你少造罪业

 

后五篇文章

佛教手机短信:净土诗

印光大师:只管念佛待佛来迎

印光大师:遇怨业病,只可至诚念佛

印光大师关于助念、往生、丧葬的答问

印光大师关于助念、往生、丧葬的答问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