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白话文:宗镜录 卷四十三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2:13:4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白话文:宗镜录 卷四十三

 

  译文

  禅宗初祖菩提达摩自印度来华,只是传授「一心」法门。二祖慧可求攀缘思虑不安定之心未能获得,便知只有一种真实之心,它圆满成就而周遍一切。当下他就断绝言说和思想,证得究竟真理,受达摩的印可,从而使一心法门盛行於世,直至今日。请问:你为企么却要执著於言说,违背禅宗之旨?又请问:三乘义理之学,难道还自有阶等?

  答:在前面标举宗旨的部分中,已经提及本书大旨。如果定信入我这《宗镜录》所说,并且给以正确理解,那么,随意举出一例,便可断绝言说和思想,达成正觉。我发现,当今的学佛者,只重思量分别,多执著於言说。他们口头上说「心外无法」,但第一杂念总随顺外境而生起;只是嘴上说「万法皆空」,但每一作为都受「有」的支配;又只会总举「一心」名字,而於心识的各类性能却一概不知;若是谈及无量法门,则又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这里我所集录的,正是为了成就前面标举的宗旨,没有任何别的旨意敢妄作陈述了。

  这一心法门,乃是凡夫和圣者的根本,若是不首先弄明白心识的各类性能,又怎么能深究佛法的根源呢?所以需要以现量、比量、圣教量这「三量」来判断是非,展开契合於真如的无心无作的修行;又需要以相分、见分、自证分、证自证分这「四分」来成就体用,达到最为真实的认识。然后再以「十因」、「四缘」,辨明染、净之法的生起处;以「三报」、「五果」,审察真、俗事理的所归。这样,就能排斥小乘,去除邪伪;剔尽情见,破除执著。

  於是,达摩波罗菩萨深入阐明瑜伽学派唯识之旨,广泛传播於印度。这一瑜伽唯识之学传入中国,遂使已经西沈的佛教太阳再度明亮,已经消散的智慧祥云再度生起。由此而获得自心与外境的融通,自身与他物的交彻;既不一也不异一旦与外境接触便冥合宗旨;既非有也非空,随顺机缘而与真如相合。若是未能通晓「三量」,怎么去区分真实和虚妄?若是不懂得「四分」,理体和功用都将不复存在。

  原典

  夫初祖西来,唯传「一心」之法。二祖求缘虑不安之心不得,即知唯一真心,圆成周遍。当下言思道断,达摩印可,遂得祖印大行,迄至今日。云何著於言说,违背自宗?义学(注释:佛教中讲究(偏重)义理之学的派系。如俱舍学、唯识学等建立名数,阐述因果阶位。《释氏稽古略》卷四:「两街止是南山律部;慈恩、贤首之疏钞,义学而已。士大夫聪明超轶者,皆厌闻名相因果。」)三乘,自有阶等?

  答:前标宗门中,已唯提大旨。若决定信入,正解无差,则举一例诸,言思路绝。窈见今时学者,唯在意思,多著言说。但云心外无法,念念常随境生;唯知口说於「空」,步步恒游於「有」;只总举「心」之名字,微细行相(注释:指心识各自所具的固有性能。心识以各自的性能,作用於外境之上,又作用於所对事物的相状上。《成唯识论》卷二:「识以了别为行相。」)不知;若论无量法门,广说穷劫不尽。今所录者,为成前义,终无别旨,妄有披陈。

  此一心法门,是凡圣之本,若不先明行相,何以深究根原?故须「三量」(注释:量,是尺度、标准的意思,指知识来源、认识形式以及判定知识真伪的标准。三量,指现量、比量、圣教量。现量指感觉,是感觉器官对於事物个别属性的直接反映,尚未加入概念的思维分别活动,不能用语言表述。比量是在现量的基础上,以一定的理由和事例为根据,由已知推论未知的思维和论证形式。圣教量则是以本派系所尊奉的经典作为正确知识的来源或标准。)定其是非,真修匪滥;「四分」(注释:瑜伽行派和法相唯识宗的认识学说。分,是分限差别的意思;四分,指八识中第一识的四种作用。它们是:相分,指所缘的境,即认识对象;见分,是与相分对待的识能够认识的部分,具有对相分进行思虑、分别的能力;自证分,指证知见分的认识能力,是见分的见证者;证自证分,是自证分的再证知能力。)成其体用,正理无亏。然后十因(注释:指说明一切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得以产生的十种原因。它们是:随说因、观待因、牵引因、生起因、摄受因、引发因、定异因、同事因、相违因、不相违因。这十各种活动中的决定作用,以及轮回业报的必然性。)、四缘(注释:指一切有为法所藉以生起的四类条件,概括说明一切因缘。它们是: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辩染净上生处,三报(注释:指三种果报。它们是:现报,依现在的业而受於现在的果报;生报,依这一生的业而受於来生的果报;后报,由作业的这一生经二生以上才受取的果报。)、五果(注释:因果关系中与「因」相对的部分称为「果」。五果指:异熟果,指由前生善恶等行为所招致的苦、乐等果报;等流果,指由前面的善恶而生起后面的善恶,后者的果在道德性质上与前者的因相同;离系果,指经过修习而断绝一切烦恼所得的最高结果——「涅槃」;士用果,指人们使用工具所造作的各类事情,实指「俱有因、同类因」所引起之果,因其力引,故称为士用果;增上果,指上述四果之外的一切结果。),鉴真俗之所归。则能斥小除邪,刳情破执。

  遂乃护法菩萨,正义圆明,西天大行。教传此土,佛日沈而再朗,慧云散而重生。遂得心境融通,自他交彻;不一不异,触境冥宗;非有非空,随缘合道。若不达「三量」,真妄何分;若不知「四分」,体用俱失。

  译文

  问:为什么不依据禅宗,追踪佛学正路,只要於一切场合无所执著,放旷随缘,自由任运,没有造作,也不作修习,便自然契合真如实相?何必要将自己的志向加以拘束,曲从义理、迷於文字?这样做,可以说是抛弃清静而追求喧闹,厌离相同而喜爱差异。

  答:近代以来,禅门师徒相承,不看经典,专爱执持一已的见解,不能契合圆通的阐释。有的自称觉悟未摆脱意解情执,即使得了所谓「三昧」,其实也不过是固守愚昧而胡乱印证。所以后学这辈难免不生讹谬,不能禀受达摩所传一心法门。这些情况,早在先圣的教说中已一一被破斥,比如说「於一切场合无所执著」这句话。所以,阿难遥知末法到来时,都将堕入这种愚暗之中,於是在「楞严法会」上,他故意示现疑惑、生起执著,释迦牟尼佛便亲自加以破斥。

  《首楞严经》上记载说,阿难对佛说:「世尊,我过去看到佛与大目犍连、须菩提、富楼那、舍利弗四大弟子共转*轮。他们常说,觉知、分别、心性,既不在内,也不在外,也不在中间,都无所在之处。一切处都无所执著,名之为「心」。那么,我也无所执著,能名之为心吗?」

  佛告诉阿难说:「你说觉知、分别、心性都无所在之处,凡是世间、虚空以及所有水陆飞行的物类,可以称之为一切;你若不执著,那么这些是属於「有」还是「无」?如果说是「无」,那它们就等同於龟毛兔角。什么叫做不执著?有不执著,不可以称作无;无形相才是无,不是无则是有形相;有形相则表明有所在之处,怎能说是无执著?所以,应当明白,把一切无所执著称作觉知之心,这绝非正确的认识。」

  又所谓放旷随缘、自由任动,这在《圆觉经》中尚且被列为「四病」之一。脱离这「四病」,就知道了清净。能作这样的观察思维,才称得上是「正观」。若不是作这样的观察,则称为「邪观」。

  根据以上所说,不光是在作「无著」、「任缘」的见解时,堕入错误的观察思维,乃至即使生起寂然与真如冥合的心性活动,也都是在保留引发万物的「意地」。比如,有禅者问慧忠国师:「不使心警觉以引起活动时,能获得寂静默然吗?」国师回答说:「若是见到寂静默然,便是使心警觉,引起活动。」所以意根难出,凡有所动静,都将落入「法尘」。

  由此可知,这些都是执持已心而生的错误认识。修习禅学的人把疾病当作佛法,这就好似蒸砂做饭或缘木求鱼,费尽气力,枉自经历无尽劫难。况且经典中佛的言论,要是幽深玄微了,则说理的语奂就没有辞采,它就无法适应众生妄情所见;要是粗浅浮乏了,则富有辞采的语句也就难以说出什么道理来。

  再者,若是执著於随顺机缘、无所染著,那么他就将全部落入邪伪之见;相反,当得到成就方便法门时,他所说的定会宣传契合正理。所以,药与病一时难辨,取与舍都不允许。关键是只要直下觉悟自心,那么自然会断绝言语、思虑,达到外境和智慧一齐泯寂,自身和万物同归虚空。

  原典

  问:何不依自禅宗,蹑玄学正路,但一切处无著,放旷任缘,无作无修,自然合道?何必拘怀局志,徇义迷文?可谓弃静求喧,厌同好异。

  答:近代相承,不看古教,唯专已见,不合圆诠。或称悟而意解情传,设得定而守愚暗证。所以后学讹谬,不禀师承。先圣教中,已一一推破,如云「一切处无著」者。是以阿难悬知末法皆堕此愚,於「楞严会」中示疑起执,无上觉王以亲诃破。

  《首楞严经》云,阿难白佛言:「世尊,我昔见佛与大目连、须菩提、富楼那、舍利佛四大弟子共转*轮,常言觉知、分别、心性,既不在内,亦不在外,不在中间,俱无所在。一切无著,名之为「心」。则我无著,名为心不?」

  佛告阿难:「汝言觉知、分别、心性,俱无在者,世间、虚空、水陆飞行,诸所物像,名为一切,汝不著者,为有为无?无则同於龟毛兔角。云何不著?有不著者,不可名无;无相则无,非无则相;相有则在,云何无著?是故应知,一切无著,名觉知心,无有是处。」

  又所言放旷任缘者,於《圆觉》(注释:意为圆满的灵觉。一切有情都有本觉,有真心,自无始以来常住清净,昭昭不昧,了了常知。就体而言,名为一心;就因而言,名为如来藏;就果而言,名为圆觉。佛为使众生证此圆觉,说了《圆觉经》。《圆觉经》:「善男子,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罗蜜,教授菩萨。」)中犹是「四病」(注释:《圆觉经》所说众生在求取圆觉过程中的四种病。它们是:作病、任病、止病、灭病。)之数。离四病者,则知清净。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如上所说,不唯作无者、任缘之解,堕於邪观,乃至起寂然冥合之心,皆存「意他」(注释:意,指第六识意识;它是前五识的共同依据,也是产生万物的场处,所以叫做「地」。)。如有学人问忠国师云:「不作意时,得寂然不?」答:「若见寂然,即是作意。」所以意根难出,动静皆落法尘(注释:六尘之一。一切事物为第六意识所攀缘,名为法尘。)。

  故知并是执见。修禅说病说法,如蒸砂作饭,缘木求鱼,费力劳功,枉经尘劫。且经中佛语,幽玄则义语非文,不同众生情见,粗浮乃文语非义。

  又若执任缘无著之事,尽落邪观;得悉檀方便之门,皆成正教。是以药病难辩,取舍俱非。但且直悟自心,自然言思道断,境智齐泯,人法俱空。

-----------------------------------------------------------------------------------------------------

更多白话佛经大全

-----------------------------------------------------------------------------------------------------

 
 
 
前五篇文章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正确学佛

白话文:宗镜录 卷六十一

白话文:宗镜录 卷九十四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花落水流自有归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悟道不难

 

后五篇文章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禅心对话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情人!是什么人?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与君一席话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观心感触

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念佛正见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