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三)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05:3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三)

 

  文昌帝君的累世因缘

  天赐兴儒

  帝君说:我正飘游人间,到了会稽山北。见到一位隐士,年纪五十岁左右,正在烧香拜天求子。

  当时是春天的三更夜,星光灿烂,张宿星座赫然挂在高空。隐士也正好姓张,我就投生在他家里。

  我的家乡剪发文身,沿习成风。在我长成少年的时候,心里不喜欢这种风俗,就找来鞋帽,自学礼仪。家里家外都认为我怪异。但时间一久,跟随我的十有七八。

  有一天,有位老人来拜访我父亲,口里读诵《唐虞大训》数篇说:“中国有人继承它。”我很喜欢,就跟随他学,他传授的我都明记不忘。于是,愿学的人都来跟我学,以我为师。

  补衮和衷

  我在周成王时代,姓张,名善勋。周成王把我安排在身边,向他进言。当时虽然盛世清明,但我忧君忧国,从不懈怠。

  惇睦亲族

  我在京城整整十年了,阔别家乡很久。有一天,读到周公《鸱鸮诗》时,牵动了思乡的愁绪。于是辞官告老还乡。

  回到家乡,见族人大多贫穷,我就开始兴建义庄。有困难的就接济,有病的就帮助治疗,男女成人的就帮助成家,有才智的就培养教育。大家闻风仿效,义庄也就渐渐兴起来了。

  初闻佛理

  我在朝廷时听修道人说:“西方有大圣人,不语而自化,无为而自理。以慈悲为主,以方便为门。以斋戒为常,以寂灭为乐。视死生如朝暮,等恩仇如梦觉,无忧喜悲愤之情。盖知浮生不久,而求无生者也。”[1]

  我心中一度非常向往。在我辞官回乡的途中,遇到一位隐士在街上高声放歌。我一听心里就很相契。于是下车礼拜,诚恳请教。

  唱歌的隐士仰天而叹,指示我心印,传授我要诀,说:“这是西方圣人归于寂静的妙法,你能受持修习,可以度越生死,证得无量寿。如果能到达究竟彼岸,就成就正等正觉。如果中途而废,也可以做神仙。”

  我受教后,尘缘已了,万念俱灰。当时正值中秋,我集合亲友,留下偈子就离世了。

  情动入胎

  我离开人世,准备往西方去。在路过洞庭君山时,因为喜爱那里的胜境,就稍作停留。这时上无君王管制,下无骨肉牵挂,超然物外,快乐无比!

  过了许久,天上降下来两个仙童,让我做君山的主宰兼洞庭水制。(就是做君山的山神和洞庭湖的水神。)

  有一天,我见一个妇女三十多岁,正号呼着走来,边祭拜边祷告说:“我丈夫不幸,得罪了国君,被流放死在荒凉的南方。离家有万里之遥,棺木难以运回。痛念家中还有二老,自己又身怀六甲,山川神灵明察我丈夫以忠心而获罪,可怜我公婆晚年没有依靠,能让我生个男孩,以延续张家的香火。即使我性命不保,也没有遗憾!”

  当时,我正在云间行走,心中的悲痛无法抑制,泪水直流。忽然,我的身体投入她的腹中,顿时失去知觉。

  过了很久,听到有人在说:“是男孩!”我睁眼一看,身体已落在浴盆中。我出生了!

  不愧孝友

  我的父亲张无忌,作了周厉王的大臣,官居保氏(保氏是一种官职)。周厉王不愿意听人讲他的过失,把进言的人都关押起来。当时我父亲直言劝谏,周厉王震怒之下,把我父亲放逐鄱阳,在那里死去。那一年我还小,跟着母亲迎回父亲的棺木,安葬在河朔。

  十岁时,我出外读书,取名“忠嗣”,是取继承父亲志向的意思。在我成年时,祖父把我当作儿子。母亲心地慈祥、明辨是非,用心地教导我。

  等到周宣王继位,颁诏前朝臣子。凡是无辜而死的,都录用他的后代做官。我遵从母亲的命令,来到京城,登上肺石为父鸣冤。

  宣王颁布,恢复先父的官职,仍然让我担任保氏。我原先有个哥哥,不幸早死,母亲为此非常伤心。我就把次子过继给哥哥作儿子,来安慰母亲的心。

  祖母去世不久,祖父也去世了。我以孙子代行儿子的孝道,戴孝三年,我的孝德远近闻名。当时大家都以“孝友”称呼我,我的名字反而没人叫。

  殛罚淫神

  又有一世,我做了诸山之王,属下的山川,不论水旱、丰凶、妖祥、功过,我都要治理。青黎山有个山神叫高鱼生,看上了属民孙涤的女儿,抓走她的魂淫乱。被旁边的白池龙神察觉了。

  我审察此事,把两人抓来一同审讯。山神认罪后,就把女子的魂送回,孙家的女子也就苏醒过来。我下令鞭打高鱼生三百下,免去他的官职。

  山下有个去世的孝子吴宜肩,死了三年,还没有授予职务。我就保奏他代替高鱼生。天帝批复说:“可以。”从此大大小小的神灵都知道敬畏。

  降嗣赤帝

  我见秦朝的刑法严酷,视人民如草芥,就火速上报天庭,愿以化身拯救天下生灵,把人民安置在和乐之地。无奈天帝命令我做汉高祖的后代,帝命可畏,不敢违抗。

  不久有九天监生大神逼我投胎。我在云霄中俯视人间,秦朝灭亡,汉宫鼎新,汉高祖正和戚妃说话。

  监生大神对我说:“这是汉朝的天子。”我正往下张望,被监生一把推下,落到汉高祖身边的戚妃腹中。恍然间,如梦醒来。

  汉高祖因为我的神情、骨格和他相似,举动不凡,就很钟爱我。晚年想立我为太子,但没有成功。因此汉高祖去世后,我被吕后杀死。我的母亲死得尤其悲惨。我怨恨吕家,常想自己是一条大蛇,把吕家满门统统吃掉。

  (帝君这一世转为汉高祖刘邦的爱子——如意,他和母亲被吕后害死的情况,资料上这样记载:

  汉高祖晚年时,宠爱戚妃和她生的儿子如意,想立如意为太子,却遭到吕后和大臣们的反对,连张良也帮忙吕后,请了当时著名的“商山四皓”来辅佐太子刘盈。汉高祖认为太子有了助手,就放弃了改立太子的想法。

  汉高祖死后,吕后立她的儿子——刘盈为汉惠帝,从此大权掌握在吕后手上。为了迫害戚妃和如意,她先把戚妃罚做奴隶,又把如意召回长安。汉惠帝知道太后想害死如意,就把如意接到宫中,吃饭睡觉都在一起。

  有一天早上,汉惠帝出外练习射箭,看见如意正在熟睡,不忍心叫醒他,就独自出去。等他回来,如意已经死在床上。吕后杀害了如意,又残酷地把戚妃的手脚全部砍去,挖掉她的双眼,逼她吃哑药,然后扔到猪圈里。)

  邛池化龙

  再看帝君说:我自从遭遇了吕氏之祸后,一心想报仇雪恨,不顾自己往世的修积。虽然吕家死后在阴间受尽了苦,宿业还没消尽,而这时我们都生在东海之滨的邛池邑。

  邑令吕牟是吕后的转世。我母亲也生在当地,仍然叫戚氏。因为前世享福过度,这一生贫困羸弱,嫁给张家,老而无后,靠割草为生。

  有一天,张家夫妇来到荒郊野外,因为无子而悲痛,哭着向天祷告后,就一起割臂出血,滴到石槽中,祷告说:“这块石头下如果有动物出生,就算我们的孩子。”

  我被母亲的心感动,不知不觉神识就托生在血里。

  第二天,揭开石头一看,血变成了一条金色的蛇,有一寸长,是我托生的。

  母亲收养我过了一年,我的头上就开始长角,肚子下也生出脚来。每当天要下雨时,我就帮着下。我的身体已经长大,食量也跟着大起来,见到猪羊狗马就抓住一口吃掉。

  邑令有一匹好马,是吕产的转世,我抓住它吃掉了。邑令把我的父母关进监狱,限期三天不交出我来,就以死罪论处。

  第二天,我变成一个儒生,拜见邑令,要求他释放两位老人。

  他说:张家夫妇养了一条妖蛇,吃人家的六畜很长时间,现在又吃掉我的马。我要为民除害,怎么能放?这是他们养妖蛇自讨苦吃。

  我说:以命抵命,是宿业的报应。你为了畜生杀害人命,岂有此理!

  邑令喝令我退下。我说:你脸上有死气,要善自爱惜!说完就隐身不见。左右的人都认为我是妖怪。

  我于是上报天庭,陈述我们母子前世无辜,惨死在吕家手上,今天要报仇雪恨。奏章送上去还没等回复,我忍不住愤恨,就变化风雨,吞云吐雾,又借来海水灌注城市,淹没了周围四十里的地方。我用身体把父母背出来。这时是孝宣时代。

  遇佛得度

  我把和吕后结怨的情况奏知天帝,还没等回复就擅自行动。虽然一时痛快,怒气平息后心里却很后悔。

  第二天,天帝连连降下旨意,海神晁闳揭发我擅自动用海水,淹死了平民五百多户、一共死了两千多条人命,除去我前世的八十几个仇敌,其余都是无辜冤死。天帝惩罚我作邛池的龙,囚禁在积水之下。

  由于连年大旱,池水干涸,露出池底的泥土。我的身体很庞大,没有藏身的洞穴,头上有烈日炽烤,热恼不堪。八万四千鳞甲里都生了小虫,日夜不停地啮咬。我辗转反侧,万分苦恼,不知经过有多少年月。

  有一天清早,天气凉爽,天上忽然一片光明,五色祥云从空中飘来,现出圣人的瑞相:绀青色的发髻,金色晃耀的面容,如月光般明净,现出种种微妙相好,稀有光明。

  山灵、河神、千万圣众一齐礼拜,欢喜赞叹之声,震动天地。又有天上的妙香,缭绕在天地间。天花纷纷飘降,所落之处,一派春天的景象。

  这时我耳聪目明、呼吸通彻、心清口润、声音发扬。仰头哀号,乞求救度。

  诸圣都对我说:“这是西方大圣、正觉世尊、释迦文佛,现在要使教法流行东土。你有缘遇到世尊,宿业就能消除。”

  我于是腾身跃入天光中,向佛陈述昔日的因缘果报。

  佛说:“善哉帝子!你一向孝家忠国,做了大利益。只因你以人我相肆意伤害众生,才沦落到此。你现在还有亲怨的想法和瞋恚、愚痴的念头吗?”

  我听佛演说无上妙理,顿时心地开明,无人无我,妄念止息。再看身体,已经随念消失,又恢复了男子身,得灌顶智。我于是皈依了佛。

  幽明交理

  帝君又说:我因为前世的善政,世寿才尽,就生在顺帝永和年间,那个叫张孝仲的人就是我,还不忘前世的旧名。

  虽然算不上官职显赫,但承蒙天帝的旨意,命令我白天应对世间事务,夜晚治理幽冥。凡是人间隐蔽细微的事,我都了知,记录在案,以至灵鬼妖邪之事,也无不预先知道。

  体流矢集

  我以累世修积善行,渐渐恢复了神职,但没偿还的命债仍然不放过我,又让我转生在河朔地方。我随邓艾讨伐蜀国,担任行军司马,劝邓艾从小道出击,避开锋芒之祸。

  等到深入敌军,遇到诸葛瞻,答应封他作琅琊王,他不听从。结果两军交战,诸葛瞻的精锐部队和我交锋,乱箭纷纷射在我身上。诸葛瞻被抓住时,我想营救它,但我已经身受重创。这是以前邛池命债的报应。

  隶掌桂籍

  帝君说:天帝因为我累世为儒,刻意古典,命令我掌管天曹桂籍(“桂籍”就是科举登第人员的名册)。

  当来证果

  帝君说:我听佛教导,顿超不二法门。身心如在清凉宝山,仍然关心人民的疾苦。

  当时四川发生水灾,人民流离失所,遭受种种瘟疫疾病之苦。我化作当地人,做了一名船夫,救了几千个溺水的人。又变作医生,亲自诊病,救活了很多人。

  有一天,我遇见释迦如来,佛为我授记说:“你来世当作佛,号安乐不动地、游戏三昧定慧王菩萨、释迦梵证如来。”

  帝君累世历程给予的启示

  一、帝君宿世的愚蒙分五:(一)不明坏苦 (二)不明行苦 (三)不明烦恼 (四)不明无我 (五)人生重点的偏差

  (一)不明坏苦

  帝君遇到人间仙境,非常悦意,认为是安乐。其实这还是五欲乐,只是外境五尘清净一些,体性上唯一是坏苦。但他在这里迷惑了。他想多停留一下,透视他的内心是舍不得离开,想多享受一下,可见他的心已经贪著在上面。他不懂这是坏苦,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套在里面,换成了达坏苦的人,会在这时警觉到这是坏苦,赶快遮止贪著,这样就不会停留,也就没有后面一波接一波的投生、造业、受苦的事。

  其次他说:“这时上无君王管制,下无骨肉牵挂,超然物外,快乐无比”,也暴露出他不懂苦谛、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安乐。这只是暂时脱离了尘劳,君王、骨肉等所缘境不在眼前而不生苦受。他不了解自己身上有无量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完全是苦的自性,在这上面没有一刹那出现安乐的机会。他把暂时脱离尘缘出现的苦受减轻错认成真正的安乐,就像把千斤担子换成百斤时的轻松看成安乐一样。

  又比如他投胎做汉高祖的儿子,汉高祖视他为掌上宝珠。可以想象,他当时得到种种宠爱、荣耀,有多快乐。他自己也沉浸在里面,不知道这是招来大苦的前因。过分受宠、过分显耀,给他带来的是杀身大祸。后来他们母子被吕后排挤,母亲罚做奴隶、被残害、自己被杀死——这一切都是由前面极度荣显招来的苦。

  他想不到世间的乐就像刀刃上的蜜,短暂一刻的享受会带来多世接连不断的大苦。像后来他的被害、母亲的惨死、他内心被仇恨之火焚烧的苦,以及投胎做蛇报复吕家、被罚为龙身囚禁在水中、被烈日烧烤、被小虫咬食,乃至后来战场上被箭射伤等,前前后后数不清的烦恼、恶业、苦恼都是前面的乐带来的。

  大家要知道世间的享乐是引来祸患的前因,不是想象中的好东西。实际是沾不得、贪不得的。

  (二)不明行苦

  帝君不明自己累世的迁流都是行苦,都是随惑业他自在转,没有一件是他能自主的。这生死迁流中的每一刹那都成为引出后面无量诸苦的因。他在多生累世中,这种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在身的状况丝毫没有解除,所以总的流转的方式一直没有得到转变。无论是行善、造恶,还是无记状态,烦恼种子和苦种子始终也是伴随不舍。但他自己浑然不觉,这是不明行苦。

  多生多世不断的受生流转,从深层上去看,就是不断随惑业而转,也就是烦恼种子和苦种子不断遇缘现行,现行时又熏入新的种子,种子成熟又遇缘现行,生死的真相就是如此,再没有其它的了。但帝君并不认识这个行苦,所以不知道寻求出离。

  他心中始终没有出现过出离心和无我慧,因为没有深入修习过三苦和无我。因此只有随惑业累世常转苦轮,无有停息。

  (三)不明烦恼 (四)不明无我

  比如他做君山主宰时,走在云间,见到女人哭着祷告,心里就悲痛泪水直流。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动了情,以一念动情,随着就入胎受生。

  大家知不知道情和爱是烦恼?知不知道它是生死的根本?不学集谛,不认清烦恼的体相,十有八九分不清爱和慈悲的差别。平常爱著一个人动了情,对他(她)好或者为他(她)流泪,这是情、是爱,里面有贪染的成分,所以是烦恼。真正了解苦集,能看到众生都在三苦中、毫无安乐,这时想尽量帮他,拔除他的大苦、给他真实安乐,这是慈悲,没有贪染。所以爱和慈悲完全不同。现代人左一个“爱”、右一个“情”,有几个能真正分清爱和慈悲的差别。

  再说帝君见自己和母亲遭到吕家毒害,常常把自己想成大蛇吃尽吕家满门。这时他不知道自己陷在嗔心当中,而且越串习越厉害,竟然以嗔心变成蛇,一见吕家的人就吃掉,最后发展成肆意伤害众生。这表明他完全被烦恼所转,不能自拔。

  从根本上来说,这些都是不明无我造成的。他一直认为有个“我”,在投胎和戚妃做了母子之后,就把戚妃看成“我的母亲”,母亲对自己好,当然就执著成自方,吕家对自己和母亲不好,就执著成他方。从这里就演出了爱恨的生死剧。以他的爱,来世又随业力不断地给戚妃做儿子;以他的恨,又不断地跟吕家结怨。这只是随惑业不自在地在转。其实,本来没有如意这个“我”,也没有戚妃这个“我的母亲”,也没有吕家这些“我的怨敌”,一切都像一场梦,是从无明中幻化出来的。但他丝毫不知,觉得这一切都是实在的,有实在的亲、实在的怨、实在的恩仇,这是他不懂无我。

  (五)人生重点的偏差

  帝君人生的重点搞错了,他把所有精力都投在世间法上。暂时来说,行人天善法能得到欲乐、定乐等,但这只是暂时的,终究落空,并没有超出生死大苦。

  他多生多世致力于世间的忠孝仁义,人生的重点没有放在出离生死上。他没有意识到需要全力寻求出离生死,全力对治生死的因——我执和烦恼。原因是他不知道世间都是苦法,他不知道,就始终对世间有爱,因此才耽著世间,生爱生情,又由动情,不断取生死。在他的多生中,没有真实对治过无明、烦恼,以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一遇境缘,情执就现行,就不断造业,又随业堕入生死。

  问:他曾遇到过佛法,为什么他的重点还有偏差?遇到只是结了缘,不是真正趣入。像我们遇到“有漏皆苦”的法,只是简单听听,不见得有什么出离心。这要抉择透彻,在内心引生定解之后,才开始遣除对世间的爱著,引发出出离心,之后才真实转入解脱道。在这之前只是结个善缘、种个远因。内心没有由抉择生起断定的智慧,心就不能真正扭转过来,或者说,不能真正破除以往的颠倒执著——乐执、我执等等。

  我们看到,帝君的心始终受无明的障蔽,在一个狭小的范围里活动,相比于出世间解脱道、菩萨道,他所作的是不具大义的小事。他的多生累劫除了世间法还是世间法。

  这让人想起十二缘起图那个象征无明的瞎子,被无明封住的人,确实只有一再走入生死,一再跌入苦中。没有学四谛,对苦、集、灭、道一个都不了解,那是一刹那也走不上出世间道。所以需要闻思圣法开启正见,来把自己的心开拓深远,在这之后才能走深广的大乘道。这是帝君公案给人的一条启发。

  二、世善不可靠分三:

  (一)世善会退 (二)后边际以衰所摄 (三)原因:有漏

  帝君累世做了不少好事,学习礼仪、忠孝友悌、周济贫苦,做诸山之王时秉公执法,惩罚淫乱的山神,但后来见自己和母亲遭难,顿时大发嗔毒,肆意杀生。这就看到世间的善会退掉。

  再看世间善业的果是人天圆满,而这一切走到后面都是衰所摄。比如帝君做神仙、做诸山之王、做帝王的儿子,最终都荡然无存,更广地说,无量劫来的人天福报也都过后成空。比如他堕为龙身受大苦时,往日的逍遥、富贵到哪里去了?不是一切都转为苦吗?所以世间富贵的后边际是恶趣。这就看出世间的乐都是欺诳性。

  再看:世间善为什么不可靠?原因是:有漏。有漏善是不可能带来真正寂静安乐的。因为心里有我执、有烦恼、业的杂染,这些就是毒素,就有大患在身。现在随着好因缘能做好人,以后遇到别的因缘,又现行嗔心、杀生等恶行。所以这个善会退掉、会变坏。总之,心里有无明、有烦恼,就一切都不可靠,它的表现是会由善变成恶,由乐变为苦。

  所以单凭世间善业不能出生死,不可能依靠它得到寂静涅槃,它是会变、会退的。所以不能仅仅满足于人天善法,一定要修出世间道——出离心、菩提心、无我慧,否则出不了生死。

  三、帝君命运的转折分四:

  (一)遇佛开示 (二)悟明真谛 (三)皈命三宝 (四)行菩萨道

  帝君直到值遇佛开示之后才出现转机。佛说“你以人我相伤害众生,才沦落到此”,这是给他开示集谛的根本。“人我相”是指“人相”和“我相”,因为执著五蕴是我,有了“我”就有对面的“人”,就分自方和他方,这样缘自方起贪、缘他方起嗔,就是造罪、堕落的根源。所以“人我相”三字是开示集谛根源。

  佛又说:“你现在还有亲怨的想法和嗔恚、愚痴的念头吗?”帝君随着反照自心,只见无人无我,妄念止息。这才知道贪嗔分别都是虚妄而起。这是佛在指点道谛的关键是无我。之后,帝君的身体随念消失,又恢复了男子身,得灌顶智。这才知道是三宝从生死中救护了自己,从此就皈命三宝。

  再往后,不论掌管科举功名或者救济人间疾苦,都是行菩萨道。这些被出世间智慧摄持的善行就不再是衰所摄,不再退入恶趣,而是渐出生死、渐趣涅槃,最后得佛授记。

  从这里我们就能坚定信念:生生世世唯一皈依佛的圣教,如教奉行,这才是唯一的解脱正道。

  四、出世法迥超世法分二:(一)出世法的关键作用 (二)无数世善不及一念出世善

  (一)出世法的关键作用

  断我执、灭烦恼的出世间法是截断生死流的关键。在此之前,只要没有跟苦谛相应、没有跟无我相应,就始终顺着生死而流转,无法脱出轮回。虽然也做善事,也行得很好,但世间善行自身的功能并不能出生死,因为它是随着我执在转,又是随顺后有爱(对后有的三界的贪爱),所以无论怎么做,都和我执、后有爱搅在一起,截断不了结蕴相续,断不了生死流转。

  反过来,如果对苦谛生了定解,一遇到乐执就对治掉它,而且对无我生起定解,一遇到我执就对治掉它,这样从因上破掉生死流转的两大根本,就开始从流转走向还灭。

  比如,我们深入修学苦谛、空性等出世间法,让自己的见解、意乐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从这时开始就会往止息结蕴相续的方向上走。反过来,不了达苦谛、无我等,生死流转就无有了期。所以,出世间法具有解脱轮回的关键作用。

  (二)无数世善不及一念出世善

  帝君多生累世做了那么多善法,也做得那么好,但都不解决问题,后面还是一再地落入生死、落入苦,直到后来相应了佛法,才开始止息无穷无尽的苦的相续、生死的相续,从这里看到佛法的价值,超过前面那么多的世间善。前面处在无明当中,一切都是在真实义愚当中做,后面一念觉悟是出现光明,是在出世间智慧中做,所以前面的无数世间善不及后面一念出世间善。这就显示出出世法的珍贵。

  最后还要注意,忠孝仁义是成圣成贤的根基,不是要舍弃,而是要把它提升为出世间的善,成为大菩提的因,也就是要以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摄持,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

  [1] “西方大圣人”,就是释迦如来。“不语而自化,无为而自理”,就是不必言语,而自然感化众生;无分别无功用,而任运调伏众生。“以慈悲为主”,就是以慈悲为根本,给一切众生拔苦与乐。“以方便为门”,就是设立无量方便,接引众生趣入解脱和成佛。“以斋戒为常,以寂灭为乐”,就是一切时住于清净戒中,以寂灭妄分别为乐。“视死生如朝暮”,就是把生、死看成白天和夜晚,生时显现色、受、想、行、识五蕴,死时隐没生的显现,由生而死、由死而生,就像白天过了是黑夜,黑夜过了又是白天,都是虚妄的幻现。“等恩仇如梦觉”,恩亲、仇怨都是自心假立的,就像梦中有恩仇的显现,醒来后,梦里的恩怨分别都荡然无存。“无忧喜悲愤之情”,“情”是烦恼,“忧喜悲愤”表示八万四千烦恼。内有分别执著,才生忧喜悲愤;而寂灭分别,就没有忧喜悲愤了。“知浮生不久,而求无生”,就是了知有为法缘聚而生,缘散即灭,毕竟不久住,就像浮云,很快就灭尽,所以寻求无生。

-----------------------------------------------------------------------------------------------------------------

更多益西彭措堪布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四)

益西彭措堪布:苦口忠言

益西彭措堪布:2008年金刚萨埵法会开示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总义

益西彭措堪布:赞怙主观世音 赐安慰——甘露释

 

后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二)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一)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九)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八)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