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一)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05:3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一)

 

  由四相思维世间唯苦分四:一、无论到何处都是苦的自性 二、三界中接触任何现象,都以苦为体性 三、任与何人建立关系,都以苦为体性 四、不论依赖什么,都以苦为体性

  一、无论到何处都是苦的自性

  从地狱到天堂,无论到三界的何处,都是苦的体性。在人间,无论在偏僻山村,还是到繁华都市,也都是苦的体性。但不明苦谛的人,总以为到了某地就能实现安乐。以这种期待,越洋过海,异地淘金,到处寻找梦想中的乐园。事实上无论去哪里,都是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不舍,都是遇缘爆发一个又一个的烦恼和苦。

  比如一位母亲,在女儿出国时,认为她在那里一定有好日子过。她忽略了女儿内心的苦因,没看到这一点,就把去美国当成进天堂,因此浮想联翩,想着她怎么读学位,怎么功成名就,生活怎么优越,认为她的一切都是好的。岂不知女儿在外贪嗔依旧,处处受烦恼和业的支配,生起的实际只是一连串的苦苦、坏苦和行苦。

  又比如一个学生到大城市去上大学,在进大学校门的时候,他的感觉是里面很安乐。事实上,学校那么个环境并不能决定什么。当他进去时,他的那套五取蕴不会因为脚迈进了校园,就得以转依清净。只不过乐的妄想让他沉浸在快乐的错觉中。以后的几年里,只见他的五取蕴在爆发一个个的烦恼和苦。大学的校园实际成了一再出现苦苦、坏苦和行苦的场所。

  也就是苦因五取蕴和新的大学环境结合,以那里新的人、新的事作为所缘缘、增上缘,又生起种种新的烦恼和新的苦。在这期间有的种种乐受都是坏苦,过后就空虚失落;这里也有种种幻想,最后得到的只有悲伤失望;又有种种不如意、求不得,都是苦苦;平平常常的时候,也是行苦,停不下时光的迁流。所以四年下来,品尝到的只有种种轮回的苦味。回头看,事实和当初的预计并非一致。当初是被外在的假相骗倒了。

  又比如一个人抱着安乐梦想,踏上征程,到异国他乡去谋求发展。比如去美国、去日本,他认为那里是一片乐土,似乎满地都是黄金、到处都是机遇,可以大展鸿图,成就一番事业。

  他是把那个地方看成是乐的自性或者是安乐之因。在他看来,那里有很多功成名就的机会,他向往那里的生活,丰富多彩的娱乐、各式各样的新鲜事物、种种的享受。总之,认为外境上有乐可得。后来又怎样呢?实际是一而再地感受种种苦。

  一般人只看外、不看内,不认识自身五取蕴的体性。外面欲尘显现时,觉得有乐,就认定是真实的乐,决心要把它求到。实际上,外境并没有苦乐的自性,决定苦乐的是自己的心,主导苦乐的是自心的烦恼和业,一个人有无量烦恼种子和苦种子在身,走到哪里,无非是和境缘结合生出一个个苦来。

  人身上有两样东西,一样是狂想,一样是事实。“狂想”就像疯子一样,错觉中总认为有乐可得。“事实”就是携带无量烦恼种子和苦种子的五取蕴,这两样是不配套的。妄想是这么幻想、那么幻想,五取蕴是这么起烦恼、那么生苦。狂想认为:那里有好多的乐,我要去那里。因此就往那里追逐,另一个就跟他同步地制造苦。这就看出所谓有乐只是一种妄想,里面的一套五取蕴是自己走自己的,它不管你想象得有多美好,到任何环境里,它的工作就是造苦、生苦。

  又比如,一般人见到某个餐厅里面环境优雅,就认为:这个地方很好,到那里肯定有安乐!随这一念他就进去了。进去时,是那个五取蕴的毒疮进去。这个毒疮遇到了新的环境,就不断和新环境结合生成各种各样的苦。

  比如他进去一看,很别致、很时尚,让他有一种悦意感觉。就像吃糖,是有乐受的。当时他的心就迷恋在上面,这就是苦。怎么说是苦?这时贪心已经悄悄生起,沉迷其中而不自觉。正这么耽著时,贪的种子、坏苦、苦苦的种子已经在发起,这个功能有了,以后就会不断地爆出苦来。比如,这个取蕴毒疮从前面的温室环境里抽出来,再放回到平淡的环境,顿时就有单调乏味的苦生起。五取蕴里已经养成了习气,没有声色就受不了。

  就像农村的人到大城市打了一年工。他的贪心已经和那里的欲尘结合得很紧,眼、耳等六识天天取这些欲尘,就像酒鬼喝酒成瘾。这样和欲尘结合紧了,再回农村就觉得处处是苦。这个苦感就是由前面不断取欲尘造成的。再看农村,觉得“这样的穷山沟”,处处都让他不满意、不悦意。

  原来没去城市之前,其实呆在农村感觉很好,没有什么不对头。这种苦实际是前面的那个乐变出来的。在花花世界里享受了声色,再回山沟就要品尝由前面酿成的苦味。

  所以,到好的环境里也只是受苦。有好的住房、好的环境,五取蕴呆在里面,色、受、想、行、识天天在和环境结合,不断地执取、感受,心就被紧紧绑在上面,绑在坏苦上面。环境一变,心上的逼恼、不安就来了。这跟上网玩游戏一样,玩多了,以后上不了网时,网瘾就逼恼上来,手足无措、躁动不安。

  要看清,心在色、声等五欲上领取乐的幻觉,这和“吸毒的人上瘾”没什么区别。以后触到差一点的五欲,心上的逼恼就冒出来,让自己难以忍受。

  原来农村就是土房子、泥巴地,当地的小孩觉得这是很快乐的地方。后来到大城市住了一段,在那种欲尘环境里攀缘、取相,领受种种。再回农村,就觉得这个地方脏、那个地方太土,这地方没意思、太单调。总之,觉得处处都是苦了。

  其实,无论到哪里,从五取蕴里现起的只有烦恼、只有种种分别、执著,其中的每一个都是苦因,都是苦性。

  又比如,现在人认为处在某种层次、某种位置就得安乐了。认准了这一点,拼命朝那个位置去追求。比如认为只要进某个大机关、大单位或者国际大企业,安乐的梦想就实现了。那里的环境、条件、地位、所作的工作,都是能得安乐的东西。

  事实上,五取蕴的毒疮放到那里是什么结果?还是跟那套环境结合,变出三苦的新花样。底层的人总认为上层是很安乐的。比如小地方的人见大地方的人来,会认为他生活在天堂里。其实,他苦不堪言,就是做到总统也苦不堪言。看现在那些让人羡慕的大明星、大总统,有很多常人想象不到的苦。他们的五取蕴跟总统的位置、明星的位置一结合,又出现新花样的苦。不可能因为当了总统或明星就没有苦,他们没有断烦恼,怎么会不苦呢?

  当明星有什么苦?明星有名声,被人崇拜,是很大的坏苦,他的心里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他时时要保住自己的形象、名声,总担心失去现有的地位、荣誉。天天都生活在泡泡上,害怕泡泡破掉。实际上被人追捧生活在光环中,从此会变得脆弱、危险,只要离开这些,马上就苦了,苦受往往超出一般人。这就看出不论到高、低、贵、贱哪种位置上,都是苦的自性。

  小结:

  一般人只能看到外在的境相,而且以这个现象作为判断标准,看不到里面的内涵,看不到内在烦恼种子和苦种子,以及往后会怎么一步步地发展出苦来。由于看不到这些,就只会想寻求外在环境的建设、更换,不会去往内调伏自心的烦恼。

  实际上,携带烦恼种子和苦种子的五取蕴是苦器,放到哪里都只会生苦。所以关键是息灭这个五取蕴,而不是把它放到一个好的地方,无论放到哪里,放到美国也好,中国也好,放到沙漠也好,放到山青水秀的江南也好,不会因为到那里,五取蕴就止息。

  认识了这一点之后,重点不是在环境作什么,而是着重修行,止息取蕴。

  二、三界中接触任何现象,都以苦为体性

  三界中接触任何现象都不离三苦。也就是,以五取蕴作为因,接触可意境(就是适合自己心的境界)时生起乐受,就成为坏苦;接触不可意境(就是不适合自己心的境界)时生起苦受,又成为苦苦;接触中庸境时生起舍受,又是行苦。

  比如受用悦意的色、声、香、味、触五欲,吃得爽快、玩得开心、住得舒服,这样的有漏乐受是由根、境、识三缘和合而现,这些因缘是坏灭的自性,一旦散掉,心就立即有忧苦逼恼。所以接触可意境带给人的只有忧苦。接触不可意的五尘,当下有明显的苦受。比如,吃很差的饮食,住狭窄的屋子,生活在噪音和空气污染中,当时心就被苦逼恼。从行苦上说,不论接触什么境界,都是起烦恼造业,取六道后面的蕴身,所以是在向未来延伸苦的相续。

  说起根本原因,就是五取蕴携带有烦恼种子和苦种子,就像充满毒素的毒疮不论碰到什么,唯一只是生苦。在世间,一切营造安乐的做法,都只是让这个毒疮的苦不要爆得太大。

  比如为了让身体舒服去洗澡,水稍凉或稍烫,就会有苦受,所以要调好温度。洗完之后不是真的得了安乐,只是去掉这个毒疮表面上的种种污垢,让不舒服的苦受有所减轻。又像睡眠,要把这个毒疮安置在合适的床上,床硬一点或软一点就生出苦来。又比如坐车,时间长了、姿势不对、或过于拥挤、空气不好、速度太快,都引出苦来。这就看出,五取蕴毒疮是非常脆弱危险的,必须小心翼翼,才不至于碰出大苦来。

  从人的角度来说,接触什么人,也是苦的体性。接触生贪生乐,是坏苦;生嗔生苦,是苦苦;不起苦乐,也是迁流中的行苦。接触时双方要很小心地保持和谐,才不会给对方增添苦受。

  总之,只要没有向内断除烦恼、止息取蕴,在三界中接触任何境界,都是苦的体性,都会发展三苦。

  三、任与何人建立关系,都以苦为体性

  很多人开始时结交成夫妻、朋友,后来都成了一种苦。像交友双方,彼此有自己的想法和习性,要非常随顺客套,小心谨慎,才不出问题,交谈要讲彼此合适的话。忽然间心态不对,就发生不愉快的事。母子都有因为不善言谈而变成怨敌的,这都证明凡夫内心有烦恼种子、苦种子,因缘处理不好,就会生苦。

  世间的关系建立在我执上,这决定了它是苦的体性。比如,满自己的心意,就划定为自方,表现亲善,而且希望对方始终要站在自己这一边,给自己利益。一旦不合自己的心意,彼此就敌对起来,顿时由亲变为怨,乐成了苦。所以这个“亲”是虚妄假立的,也见到心的妄计变动无常,即使是亲密的关系也离不开苦。

  总之,无论和什么人建立关系,总超不出苦苦、坏苦、行苦。结交时,对方给我乐、给我钱、照顾我很好,就贪著供养、受用;对方不恭敬自己、态度不好,就生嗔心;平平淡淡也落在痴心中。

  如果在一起弄得关系僵了,矛盾解不开,那是苦不堪言,不但现前苦,往后还有牵牵连连的苦。关系好也是以贪心作为基础,实际天天都落在坏苦中,某一天分离时,会爆发猛利的爱别离苦。

  即使建立的是很平常的关系,也是苦的体性。比如同学、同事之类的关系,彼此的接触并非是启发出离心、菩提心、无我空慧,而只是不断生起种种愚痴分别,都是造生死业因。所以跟人建立的一般关系,也是苦的体性。

  比如招待客人,每次都要热情招待才彼此舒服,有一次不热情,心里就很不痛快,弄得彼此都苦。人心都是脆弱的,每个凡夫心里都有很多的烦恼种子。彼此建立世间的关系,就像两条毒蛇建立关系,其中一人烦恼稍微发作,彼此就不免杂染和冲突。(比如一方表现为不满意时,另一方的嗔心随着就出现;或者一方现行贪爱时,另一方也会卷在爱中。天天在贪嗔中缠绕,增长生死业因。)

  世间人成家过日子,也是以苦为体性。当初彼此爱慕,如胶似漆,实际已经积下很深的坏苦。下一次对方稍不满足自己的心,比如态度有些冷淡,没了起初那样的热情,内心就非常不满意,会现起很深的苦。如果矛盾变得越来越大,时间一久,呆在一起成了怨家,看对方一眼也浑身哆嗦,就出现了大苦。就算非常恩爱的夫妻,能白头到老,哪一天一方撒手而去,另一方就苦不堪言。

  世俗朋友多以利害关系来结交,从头到尾都是彼此助长烦恼、助长苦,结交越多,烦恼就越多,苦就越多。比如,结交十个朋友,一个朋友过生日,一年就要给十个人过生日。这次他请我一次,下一次我也要请他,整天忙于应酬。多数时候在一起只是毫无意义地造恶,贪、嗔、痴、绮语、恶口等随手就来,这就是依止恶友把自己的心搞坏。结交一个都会沾上很多恶习,何况结交多个。

  以前有两个中国青年学子在美国相遇,他们志趣相投,优势互补,真是完美的黄金搭档,他们通过合作,获得了巨大成果,成为令人羡慕的合作典范。

  然而在他们的合作关系里,处处是苦。获得成功和荣誉,受人羡慕时,他们陶醉,认为双方的合作非常棒。其实,这已经种下了苦因,在后来分手时,他们痛苦难言,欲舍不成、欲合不能。

  当初他们不苦不乐时,也是给未来种下一连串苦苦和坏苦的种子。有烦恼的两个人,不断地接触,就不断地种下一个个的苦因,接触中生出种种分别、烦恼,苦也随着潜滋暗长。人的接触不是石头的接触,彼此是心的交流,在合作过程中,你取得一项成果,我得到一种启发,双方的心有交流、有触碰。但人都有我执,后面算名利账时,会认为这是我做的,那是你做的,这些争名争利的分别就都出来了。到底谁排名在先,谁先领奖,在整个合作过程中,我占多少比例……,为此争得不可开交,痛苦不堪,其实苦的种子早在前面就种下了。

  因此,前面两人合作过程中的一切就是苦因,是在为后来出生苦准备原料。没有前面,后面的坏苦、苦苦都不可能出现。他们的分裂从哪里来?彼此间的计较、不满、嫉妒、纷争从哪里来?都是从前面的合作来的。

  这样看来,跟任何人建立关系都是以苦为体性,因为跟任何人建立关系都不离开苦,都是助长烦恼和苦。顺心助长贪,不顺心助长嗔,中庸助长痴,无非在三苦中打转。

  修行人跟很多世间人打交道,会导致修行退步。被业缘所牵,烦恼增盛,内心苦感更强,表现为心乱、烦恼重、静不下心,很多事牵扯到自己身上,搞得很不快乐。

  有人事的地方就有苦,总会走到苦苦、坏苦里去。世间哪个团体不出现苦?哪一家不出现苦?人和人交往有几个是没有烦恼的事?无论如何都是以苦收场。人和人接触是五取蕴的接触,这样的接触能避免苦吗?就像满含毒素的疮碰在一起,就只能碰出苦来。所以说世间的人际关系没有不走入坏苦和苦苦,没有一个关系是超越苦的,就因为没有入解脱道,没有往对治苦的方向上走。心里是想走安乐道,实际走的无不是走向苦的死路,没有一条路在真正走向安乐。在没有生起无我空慧时,没有真正的安乐之路可言。

  总之,世俗的结交都是以苦为体性,没有意义。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总是想跟许多人去结交,结果一次次地落入苦中。

  修行人与人相交,唯一要建立法上的关系,只有法是息苦的,只有彼此作菩提增上缘才能息苦,此外世间的关系都不必要建立。身处红尘,不得不跟世间人打交道时,也必须随顺解脱道,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才能避免生起贪嗔而卷入苦中。

  四、不论依赖什么,都以苦为体性

  很多人都会想找一个依赖,觉得有依赖就很安全,有保障,这就是生苦的因。不论是对名誉、地位、财富还是对人,只要有依赖就一定是苦的体性,而且最终都会造成苦苦。因为三界一切法都是无常,本不可靠。

  道理是很明白的,因为依赖是把安乐的希望寄托在心外的某一法上,而世间的一切法都是无常靠不住的,所以在能依赖上时心里满足是坏苦;因缘散了抓不到时,就有忧苦逼恼,又是苦苦;正当心依赖时,心靠在上面,就是苦因,因此是行苦。所以依赖只会出生三苦,除此之外,不会生一微尘许的安乐。

  比如妻子依赖丈夫,觉得安全、温暖,抱有种种幻想,后来被丈夫抛弃,就感觉天崩地裂,极端痛苦、绝望。

  又比如依赖权势,权势在时,依赖它,得到很大的乐。要房有房,要车有车,地位、名声、恭敬什么都有,这时心里很满足。一旦失去权势,被罢黜、流放,就像堕入万丈深渊,困苦不堪,生出大苦。

  又如,孩子从小依赖父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只知道一味地享受,这种依赖于父母的幸福、温暖是坏苦;在此期间,一直在积集苦因,是行苦;后来长大,饭不会做、衣不会洗,没办法生存,非常痛苦,是苦苦。这就是由依赖造成的苦。没有原先的依赖,就没有后来的苦。

  师徒也是如此,要是成了彼此依赖,毕竟是执著是苦的自性。原先什么事靠师父解决,呆在师父旁边安全、温暖、快乐,这是坏苦;愿意呆在师父身边,有贪著、依赖,已经在埋下苦因,这是行苦;如果师父重视别的弟子,立即就生嫉妒心,心里计较:为什么对她好,不对我好。内心非常失落、焦虑痛苦,这是苦苦。可怜人就是看不到自己的相续有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不舍,内心有“我贪”(就是对“自我”的贪著),希望师父多关照“我”,重视“我”,给“我”名誉、给“我”位置,这就是苦因。这样要师父重视她这个“我”。一旦“我”没得到满足,就觉得师父对“我”不关心,伤心苦恼。其实都是我执在做怪。

  君依赖臣,让臣去为他办事,一旦臣跑了或背叛,君失去依赖,陷入困境,苦就出来了。

  像世间女人依赖丈夫,一味要求丈夫体贴她、照顾她,给她安全、安乐,认为找到一个终身依靠,把一生都交付给他,就能一生幸福。这是大错。她不知道应当在自心上去解决苦乐,不去止息自心的烦恼,不在自心上修,哪一天有什么变故,必定吃大苦头。比如丈夫经济破产,或亡故,或有外遇,就立即觉得大树倒了,天塌下了,深深陷入痛苦的泥潭。

  由以上观察,可以下个结论:在世间不论依赖什么都是苦的自性。妄想依赖某一人、某一法,把安乐的希望寄托于对方,希望对方能给我除苦予乐,最终必然落空。事实上,个人的苦乐只有从各自心上去解决。

  安乐是不能依赖自心外的法来获得的。佛示现无常也是为的这个道理。不然,单靠依赖外法就能得安乐,佛也不必示现涅槃。因为既然众生依赖佛能得永恒真实安乐,佛为什么要涅槃?佛住世让众生依赖,众生不就由此能得到安乐吗?实际不是这样,世间一切法都是无常的自性,什么也依赖不上,佛示现的色身也是如此,只有自己修道、断烦恼、证得寂静涅槃,才能得安乐。佛来世上是开示修心的道,让众生修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如果自己不作任何修行,只想靠依赖来得安乐,这是行不通的。每个人要自修自行菩提道,依法息灭自心烦恼,才是安乐之道。此外不必异想天开有人能赐予解脱、赐予安乐,不要有这种依赖的想法。

  通过以上四种相观察,就看出世间法都是苦的自性。不论到哪里、接触什么、与什么人建立关系或者依赖什么,都是苦的自性。就因为五取蕴是烦恼种子和苦种子随逐的体性,只要还没有得以息灭,就会不断地起作用,天天有贪嗔等烦恼上演,有写不完的悲剧、流不完的血泪、演不完的生死。

-----------------------------------------------------------------------------------------------------------------

更多益西彭措堪布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二)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三)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四)

益西彭措堪布:苦口忠言

益西彭措堪布:2008年金刚萨埵法会开示

 

后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十)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九)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行苦讲记(八)

益西彭措堪布:四法印之有漏皆苦——思维八苦讲记(七)

慈诚罗珠堪布:慧灯之光六 《修心七要》略释(三)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