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虚云和尚诗偈》选读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4:34:0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虚云和尚诗偈》选读

 

  虚云和尚(俗姓萧,名古岩,字德清。)公元一八四零年(清道光二十年)生于福建泉州。虚云十九岁出家,三十一岁至浙南雁荡山学于天台融镜法师,三十六岁至高明寺听敏曦法师讲《法华经》,又至岳林寺听《弥陀经》,三十七岁至天童寺听《楞严宗通》。公元一八八二年,虚云四十三岁(公元1882年)发心报父母养育之恩,朝拜五台山,由浙江普陀法华庵起香,三步一拜,历时三年终达心愿。嗣后数年,虚云遍访名山大川。

  虚云四十九岁(公元1889年)南行朝圣,由四川至西藏,再翻越雪山(喜玛拉雅山)经不丹到印度、缅甸周游南亚诸国,经由腾冲返回中国。五十三岁起住九华,弘教三年。虚云自十九岁出家历尽艰辛至五十六岁开悟。虚云一生到处开荒辟地,不住持现成寺院,不接受丰厚供养。前后戒度弟子万余人,乞戒皈依者百十万人。他亲手兴建大小梵刹数十,其著名者云南鸡足山祝圣寺、昆明云栖寺、广东曲江南华寺、乳源云门大觉寺、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寺等。公元一九五九年圆寂于江西云居山大觉寺,享世寿120岁。

  《虚云和尚诗偈》为其弟子岑学吕编辑。其好处是收罗较齐全,不足的是没有新式标点,不标写作年代。感谢编辑之功,使后学有幸了解高僧虚云的诗偈了。

  《赠何镜天宽仁居士》:“佛言如皎月,照破无明路。叮咛信愿者,时时勤觉悟。万劫获此身,燃眉急须护。法法皆我心,我心绝外务。生亦不曾来,灭亦不曾去。生灭幻去来,如如体常住。”破无明勤觉悟,佛在我心绝外务。

  《马观源居士索偈偶拈》:“也不携琴,也不带鹤,啸傲烟霞,洒洒落落。”参透生死,放下一切,随处烟霞可洒脱。

  《起七》:“金锁玄关掣开,旷劫无明坐断。一朝刺破虚空,露出娘生真面。”坐断无明破虚空,还我娘生真面孔!

  《万佛山花红洞》:“洞挹千峰秀,溪沼九曲湾。伽蓝天际外,僧与白云闲。”白云深处一僧闲,问伊因何得自在?

  《偶拈》:“观空入假易,从有入无难。有无俱尽处,切莫自颟顸。”“念佛佛念我。念他作什么。唯心原净土。自性即弥陀。”有无皆空,唯心净土。

  《还鼓山访古月师》:“卅载他乡客,一筇故国春。寒烟笼细雨,疏竹伴幽人。乍见疑为梦,谈深觉倍亲。可堪良夜月,绪绪话前因。”他乡归鼓山,古师可安然?絮絮话当年,都是前世缘!

  《峨眉访真应老人》:“悠哉贤故友,抱道乐林泉。坐到无疑地,参穷有象天。胸中消块垒,笔底走云烟。更笑忘机鸟,常窥定后禅。”坐无疑地参有象天,享林泉之乐消胸中块垒。云烟随风去,飞鸟入定来。

  《年月日时》:“一年复一年,形容渐渐迁。骨髓徐枯竭,眉毛看渐穿。幻身如聚沬,四大岂能坚。五欲蔽三界,何时见性天。一月复一月,光阴似消雪。无常有限分,法性无生灭。漆桶忽尔破,天龙生欢悦。鹤巢鹏不居,鹪鹩住蚊睫。一日复一日,切莫较得失。取舍忘分别,一切总非实。处处要圆融,时时宜朴实。一气走到家,端坐空王室。一时复一时,步步向前移。相逢各一笑,谁与尔拖尸。兀兀常不倦,时时念在兹。少壮当努力,莫待老衰时。”生命随着时光老,参透生死无烦恼。

  《秋夜偕友坐岑楼》:“此际秋色好,得句在高楼。启户窥新月,烹茶洗旧愁。”秋月清凉那知愁,烹水煎茶不谈忧。

  《驻云移石偶题》:“最爱寂寥好,亘古忘岁年。随缘犹不变,不变亦随缘。”人世寂寥忘年好,百变随缘无价宝。

  《游君山》:“何年开梵境,此日得登临。云净诸峰秀,林高傍水阴。履声惊鸟梦,松籁发禅吟。一览洞庭水,澄清天地心。”云清秀峰静,登临见梵境。惊梦发禅吟,能察天地心。

  《与西天目真净和尚泛舟西湖》:“不解烟波意,谁来驾此舟。心同秋水洁,身与白云浮。既契真空理,当怀浊世忧。仗师三昧力,得共海天游。”此身已共白云游,心中早无浊世忧。

  《鼓山雨后晚眺》:“樵唱采薪返,渔歌罢钓归。疏钟云外响,惊起鹤横飞。”夕阳西下渔樵归,云外钟声黄鹤飞。

  《屈文六居士请偈语》:“顿彻三乘教,都归一指禅。跏趺忘物我,念尽不知年。”禅悟忘物我,心静不知年。

  《和沩山了昭首座》:“偶濯曹溪水,聊侍祖师巾。末法苍生苦,何时扫翳云。”曹溪祖师水,洗我浊世魂。

  《题寸香斋》:“寸香陪客坐,聊将水当茶。莫嫌言语寡,应识事无涯。”水淡聊当茶,言少事无涯。

  《颂古庭祖师》:“金壁宗风远,禅源福慧深。愿将毗海水,洒作十方春。”祖庭宗风暖,禅是末世缘。

  《别鼓山四十余载至光绪丁未岁襄莲公葬事始回山感赋》:“旧友不相识,幽禽自往还。思前还想后,不觉泪潸潸。”身入空门俗缘断,想起亲人泪涟涟。

  《题仰光龙华寺》:“仰缅控南海,龙华建梵宫。香飘金塔外,佛现一尘中。”缅甸中华佛祖同,佛在尘寰人心中。

  《送友行脚》:“少负凌霄志,老为行脚翁。满腔云水调,一杖雪霜风。”出家行脚多艰难,一身风霜云水寒。

  《西藏大雪山》:“何物横天际,晴空入望中。这般银世界,无异玉璁珑。”大雪山即喜马拉雅山也。

  《陕西太白山镜池》:“万籁返闻寂,层岚入镜浮。未能融物我,澄湛已忘忧。”物我两忘归寂寥,尘世不到镜中来。

  《于蒲漂旅店遇唐猷生赴任腾冲年二十一岁吾乡人也夜话叙别》:“寂寂滇南道,何缘遇故知。羡君为宦早,愧我学禅迟。煮茗联新句,挑灯话旧诗。一窗风月好,重聚又何时。”腾冲道上遇故知,挑灯夜话有新诗。慕君为宦早做事,愧我出家学禅迟。

  《和符文敏宽义居士韵》:“世尊上雪山,有谁为之说。仗此无情剑,便把青丝截。四相本来空,万法一无得。解脱内外着,生死从兹歇。”雪山(喜马拉雅山)不是常人能过的,只有立下宏大志愿,效法世尊,截断人间烦恼,看透空相,方可脱离苦海登上雪峰。

  《隔江山寺闻钟》:“乾坤容我老,日月却相摧。还岫山无树,临江水有隈。云轻笼日往,风顺听钟来。惊醒尘劳梦,辽天廓尔开。”隔江闻钟人已老,惊醒人世尘劳梦。

  《法界寺怀古》:“一步一徘徊,烟霞四面开。松高容鹤卧,洞古被云埋。山色静心赏,涛声逐耳来。昔贤何处去,剩有讲经台。”前贤已去空留台,烟霞涛声随风来。

  《山居六首选三》:“稍得清幽处,头头总自然。一间茅草屋,半亩藕花田。好鸟来青嶂,闲云挂碧巅。红尘飞不到,淡雅过神仙。

  不向名场立,山中梦亦微。身同云自在,心与世相违。爱月疏松径,引泉绕竹扉。自然成妙处,岂肯羡轻肥。

  草堂午睡醒,曳杖任逍遥。抚石看云起,栽松听水潮。林深无过客,路险有来樵。一念纯真处,何愁虑不消。”有出尘志,无世俗烦。身同白云,心存高远。

  《心印偈》:“心已法法通,雨后山色浓。了知境缘幻,涅槃生死融。”山色浓,法圆通,生死融,幻境空。

  《参禅偈十二首》:“参禅不是玄,体会究根源。心外原无法,那云天外天。参禅非学问,学问增视听。影响不堪传,悟来犹是剩。参禅非多闻,多闻成禅病。良哉观世音,返闻闻自性。参禅非徒说,说者门外客。饶君说得禅,证龟返成鳖。参禅不得说,说时无拥塞。证等虚空时,尘说与刹说。参禅参自性,处处常随顺。亦不假磋磨,本原常清净。参禅如采宝,但向山家讨。蓦地忽现前,一决一切了。参禅一着子,诀云免生死。仔细拈来看,笑倒寒山子。参禅须大疑,大疑绝路歧。踏倒妙高峰,翻天覆地时。参禅无禅说,指迷说有禅。此心如未悟,仍要急参禅。参禅没疏亲,贴然是家珍。眼耳身鼻舌,妙用实难伦。参禅没阶级,顿超诸佛地。柱杖才拈起,当观第一义。”禅法无法,只在自心。妙悟神会,超脱尘境。

  《山居》:“山居意何远,放旷了无涯。松根聊作枕,睡起自烹茶。山居道者家,淡薄度岁华。灶底烧青菜,铛内煮黄牙。山居无客到,竹径锁烟霞。门前清浅水,风飘几片花。

  山居饶野兴,柱杖任横斜。闲情消未尽,过岭采藤花。山居春独早,甚处见梅花。暗香侵鼻观,窗外一枝斜。”心旷了无涯,淡泊度年华。世情是闲情,梅香未见花。

  《若人欲识佛境界》:“终日逐波流,还道去寻水。心佛与众生,差别在那里。”佛在心中无须找,众生彻悟佛就到。

  《远离妄想及诸取》:“离妄已成妄,离取亦是取。如何是远离,眼生骷髅里。”有相皆是妄,无相见如来。眼在骷髅里,生死要远离。

  《行住坐卧歌》:“山中行,踏破岭头云。回光照,大地无寸尘。山中住,截断生死路。睁眼看,千圣也不顾。山中坐,终日只这个。碎蒲团,没教话儿堕。山中卧,骑驴骑马过。主人翁,无梦也烁破。”山中行坐卧,心无寸尘多,截断生死路,无言默默坐,夜间清梦无。

  《示林光前宽耀居士》:“人人念佛皆成佛,动静闲忙莫变差。念到一心不乱处,众生家是法王家。”佛是前世人,人是未来佛。

  《赠江孔殷居士》:“灵光独耀本来明,无染无污气自清。水月镜花皆幻相,知君有日悟归程。”不受人世染,看破红尘幻,彻悟指日间。

  《和江宽允居士》:“情与无情总是缘,随缘一宿觉当年。庞公万物不为侣,吸尽西江只目前。”有情无情都是缘,看破放下在眼前。

  《论色空无二偈赠张学智》:“天地销归何处去,微尘幻现奈他何。见深见浅由他见,水是水兮波是波。”相空色空一切空,不见水兮不见波。

  《赠九华山智妙师四首》:“名山纪胜尽留诗,领略谁深象外思。怪石奇峰天造化,据关直待吼雄狮。

  万松深处掩柴扉,回绝尘嚣入翠微。人世浮沤高着眼,多年已制毒龙威。

  山僧朴讷了无奇,欲悟无生淡薄宜。多少行吟泉石畔,真机时赴笔端摛。

  下帏曾向白云窝,久住招提静里过。已见月轮澄水底,信然梅子熟山河。”君有象外思,直待吼雄狮。尘嚣不会入翠微,朴讷无奇总相宜。

  《终南山嘉五台狮子茅庵纪事》:“秦山雪里梦惊回,拨尽寒炉不见灰。者片冰心谁领略,阳回春信自开梅。”惊梦几时回,炉灭不见灰。冰心无人会,冬来香有梅。

  《示湘乡王阳初》:“休将幻妄当家珍,滞魄沉魂认识神。佛祖示知开觉路,离心意识是能仁。”虚幻妄见不是珍,离心知觉佛示真。

  《鼓山佛学院学生请题牧牛颂十一首》:“一拨草寻牛:

  欲将白棒碎虚空,借比牧牛吼六通。逐涧沿山寻觅去,不知行迹遍西东。二蓦然见迹:寻遍山边与水边,东西南北亦徒然。谁知只在此山内,彷佛低头自在眠。三逐步见牛:野性疏慵恣懒眠,溪边林下露尖尖。微痕一线知寻觅,寻到无寻头角全。四得牛贯鼻:蓦直当前把鼻穿,任随腾跳与狂颠。饥餐渴饮无亏欠,吩咐牧童仔细牵。五牧护调驯:养汝辛勤岁月深,不耕泥水只耕云。晨昏有草天然足,露地高眠伴主人。六骑牛归家:云山何处不吾家,两岸青青尽物华。随分不侵苗与稼,倒骑牛背胜灵槎。七念牛存人:始自郊原遍海涯,归来倒驾白牛车。画堂深处红轮展,新妇原来是阿家。八人牛双忘:忆昔寒炉拨死灰,杳无踪迹枉徘徊。而今冻破梅花蕊,虎啸龙吟总异才。九返本还元:物物头头别有天,此中消息几人传。忽然怒作狮子吼,独露须眉照大千。十入廛垂手:拽转乾坤眼界宽,聊将一手挽狂澜。高悬日月超罗网,聋瞆偏邪返本端。十一总颂:本无一事可思求,平地风波信笔收。从地倒还从地起,十方世界任优游。”牧牛图象征了禅悟的过程——寻踪觅迹溪边瞅,蓦然见了慢慢求。牛要调训人要修,骑牛回家乐无忧。人心虚空无所有,十方天地任自由。

  《示刘宽涵》:“尽与无尽言难尽,真与非真须认真,冷暖自知人不识。”废话不如无话,真言怎能不言,伪善世界不可认真。

  《池边独坐》:“独坐池边玩月明,群蛙阁阁说无生。圆音极处非干耳,声色全彰脑后晴。”蛙声一片圆月明,心静脑清夜空灵。

  《春日偶拈于一茅精舍》:“收拾精金挂药囊,世间怪病有奇方。若将一物常时服,管取身心一味凉。家藏滞货久无音,昨向东林抱膝吟。大地看来浑是药,遍医一切没根心。”病在身体根在心,世间奇方医怪病。

  《云游独归》:“独去独归得自由,了无尘念挂心头。从今真妄都抛却,敢谓寒山第一流。”独来独往真自由,了无牵挂在心头。生死真妄都抛却,谁人不称第一流!

  《戒台寺古松》:“古树曾经几劫来,浑身衣盖尽青苔。看他干老心空处,疑是黄梅亲手栽。”古松青苔斑驳,老干虬枝心空,黄梅祖师手种。

  《在吉隆坡灵山寺杨少洪来访不遇》:“野外归来日已斜,始知有客到山家。驱乌不解看家意,直使归鞭破晚霞。杨子文章亦有宗,雄奇变幻夏云峰。夜来灯下频频读,不觉东窗渐透红。”海外游方名声隆,佛家子弟朋友多。

  《在缅甸仰光赠高万邦居士》:“法身清净若琉璃,肉眼看来那得知。欲识其中玄妙处,细读寒山百首诗。”寒山诗篇虽通俗,真要读懂费功夫。

  《黄山遥望平楚人烟二首》:“下界经声闻不闻,市喧朝暮自纷纷。人居平楚浑如醉,烟到深山尽是云。”“欲寄钟声入管弦,嚣尘扰扰阻飞烟。人从清夜声钟后,始信灵山天外天。”山上云烟飘,山下人声闹。清夜钟声遥,心在灵山坳。

  《普陀山奇峰宿雨二首》:“峭壁奇峰一抹烟,淡云微雨浸遥天。隔林石涧添幽咽,似答山僧不二禅。”“西风飒飒雨蒙蒙,室冷禅枯意自同。蓦地一声来枕畔,闲情吹落万山中。”普陀有奇峰,山在海当中。寺里大师众,高僧多禅功。

  《庐山午夜松风四首选一》:“禅心静寂白云中,秋水春山未许同。惟有松风吹别调,夜深素月已蒙蒙。”庐山夜深云更浓,禅心也与夜色同。

  《峨嵋山怪石栖云四首选三》:“参差怪石隐峰巅,烟护云藏不记年。为问老僧颠过未,呼来留伴草堂前。”“白云抱石石铺云,云石相依浑不分。可许老僧来展具,扫开云石看斜曛。”“云去云来无定处,却寻怪石作相知。无心出岫堪依此,点缀峨嵋又一奇。”峨眉怪石云作伴,云石相依不知年。山僧夕阳看云飞,无心出岫离山间。

  《大香山初春梅》:“雪冷灰寒又一年,梅花何事占春先。东风昨夜通消息,不是人间枯木禅。”“雪压云埋树树低,寒葩冷艳缀芳溪。人间不识春光早,好鸟衔将处处啼。”寒冬萧飒百花残,梅花吐艳引春来。

  《黄山妙高峰》:“妙高峰隐翠微中,朝暮风烟迥不同。振策夕阳林外看,白云青嶂影重重。”我曾五上黄山游,从未听说妙高峰。当面错过无缘见,翠微丛中奇峰隐。

  《黄山玉屏峰》:“地灵境胜自天成,山色溪光照眼明。倚枕玉屏开画嶂,松涛时和晚钟声。”穿过蓬莱三岛,就是玉屏峰高。青狮白象威仪好,迎客送客松当道。

  《九华狮子峰茅蓬》:“不住人间残剩山,别成小筑伴云闲。客来客去无迎送,笑指悬崖湾又湾。”地藏道场九华山,茅蓬小筑伴云闲。悬崖高处湾又湾,任客来去无所谓。

  《普陀佛顶山》:“倚杖闲看落日斜,回光万道斗奇花。天孙应是无聊赖,织就云章衬晚霞。

  春花秋月不关情,夕照翻疑梦里惊。赤白青黄描写尽,天孙纵巧织难成。”日出又日落,潮涨又潮落。春花秋月等闲过,生死兴亡轮流转。

  《终南山翠嶂晴岚三首》:“轻烟缥缈画生寒,叠嶂层峦想象难。半似疏云半似雨,糢糊山色有无看。

  似雨非烟六月寒,禅关深入万山间。品题未得骚人句,不许寻常俗眼看。

  山深石径紫苔封,尚有寒光度晚钟。约住野云同入定,不容纤翳障晴峰。”半云半烟岚色美,似雨非雨深夜寒。万山丛中来坐禅,野云伴我同入定。

  《泰山碧涧清流三首录二》:“山泉清冷惠风丘,碧涧潺潺日夜流。何事匆匆人间去,惹他溪畔饮牵牛。

  一派溪声入耳幽,空山清冷恍如秋。有时似会禅心寂,流到阶前又伏流。”源头之水本清高,流入人间俗难当。

  《赠峨嵋山妙道师》:“七十峰高隐翠微,暗云疑雨任翻飞。雪消晓嶂开天色,拨尽胸中是与非。”峨眉云雾雪纷飞,拨尽胸中是与非。

  《在嵩岳遇一禅友问余何名答曰德清彼曰此我名以偈答之》:“异地相逢共一名,溪山云月岂殊形。威音尚有二万亿,因地何妨两德清。”同名何妨同修行,两个德清一样心。

  《山居》:“山居活计总天然,不落时人窠臼边。却向同心通一线,从苗辨地见根源。

  乱云堆里坐痴呆,世念销镕养圣胎。地老天荒都不管,松花食尽又重开。

  见山忘道山犹扰,见道忘山山更幽。云散水流天地静,一声长啸白云头。”山居见自然,不落时人眼。痴想养圣胎,人在白云间。

  《采茶》:“山中忙碌有生涯,采罢山椒又采茶。此外别无玄妙事,春风一夜长灵芽。”采茶忙碌有清香,一夜春风长灵芽。

  《慧焰禅人索茶》:“春光富足野人家,不问优昙问苦茶。劫后幽芳须着眼,四时无谢亦无遮。

  无影林中一树花,非红非白遍天涯。可怜门外旁观者,信手拈来当作家。”世外高人都爱茶,随手拈来绝非佳。

  《阅古宿语录口占》:“礼罢黄龙已破家,又来重饮赵州茶。无明当下成灰烬,鹫岭重拈一度花。”黄龙赵州是祖衙,无明灭尽见昙花。

  《和汤瑛宽筠居士见赠》:“弘扬大法赖群贤,荷担如来汝着肩。扶起破盆齐努力,拈来信手是机禅。”弘法肩有任,精进是本分,只要心地真,信手禅韵流。

  《和陈真如居士》:“山重重又水重重,透出重重重见功。重重妙义重重意,不管东南西北风。

  理重重复事重重,方位原无西与东。遍界不藏真实义,真如如是妙无穷。”山重水重有神功,真如佛理妙无穷。

  《栖茅九华》:“带雪茶花供古佛,含香梅子荐新盘。有时独上天台顶,坐看江南叠翠栏。”茶花梅子古佛享,天台俯看青阳江。

  《寄湖南劝清修净侣》:“禅心已定空无物,悲愿常增佛有缘。祗此一生清白业,更无余事记心田。”“分人分我总非道,计有计无不是禅。久矣浑忘尘世事,莫将余习到云边。”“学得无为远世缠,六根清净一还源。逍遥物外千声佛,坐破蒲团几炷烟。”“历劫尘劳风猎猎,本来面目月圆圆。身安意肯烟霞里,不作神仙胜是仙。”禅定佛缘在,无事记心田。人我已销尘世远,六根清净归本源。

  《山居》:“从吾懒慢任痴狂,不与人间较短长。日上高眠松枕熟,客来清供晚花香。”山居任痴狂,客来清供香。

  《赠五台山显通寺智慧师》:“修心修道无如悟,谈妙谈玄总是闲。从此何劳山下问,烹茶挑水听潺潺。”修身修心靠彻悟,谈玄谈妙葛藤多,溪水潺潺不糊涂。

  《峨嵋山顶白龙池》:”一泓如镜浸寒潭,逝者还从止处参。杯渡不嫌江海阔,清虚只在水烟涵。”白龙池边好参禅,清虚可在烟波间?

  《医师姚静轩请题》:“慈心化作药王树,悲念溥为寿世珍。更与一剂安乐药,十方世界尽回春。”慈悲为怀医师心,救苦救难菩萨情。

  《喜胡宗虞居士至山》:“心似六窗未得收,春来景色度岑楼。座间风雅皆高古,岩下残慵匪浊流。

  几树老松情不寂,半池活水与偏悠。山僧独愧无多供,故遣飞花伴客游。”春色处处不可收,高僧门下无俗流。莫谓地僻太清幽,飞花伴客作导游。

  《秋日同友游云台山》:“谷风习习心随爽,泉水潺潺语共幽。会得云台真净界,何须物外更贪求。”风习习水潺潺,到得云台真净界,物外无求心不贪。

  《访大兴寺归元大师》:“偶因访友入林泉,杖锡飘然拨紫烟。松径苔深禅院静,枝头叶密鸟声喧。

  临池小构茅亭老,悟道孤高境界玄。此外不知何所有,门前青嶂插苍天。”林深禅院静,树密鸟声喧。心善人缘好,空无境界高。

  《寿德恒禅人》:“四十九年住此山,那知世态有多般。酱盐尽有一生足,势利全无半点关。

  道重已超空劫外,名高宁作等闲观。有人问我山居事,花自芳菲水自潺。”修德不要财,势利无半点。道心天半外,唯有水潺潺。

  《题槟榔屿极乐寺妙莲师翁手建》:“说来有法原无法,参透非空却是空。最爱僧房闲坐处,一窗明月半帘风。”法本无法,非空是空。闲坐僧房,一帘清风。

  《赠觉乘上人》:“月落星辉气尚豪,兴来不用觅香醪。半窗竹色留青影,一枕松声吼怒涛。

  身世虚浮如蝶梦,人情轻薄笑鸿毛。寄言林下参禅客,惟有庐山遁迹高。”

  《大觉寺小憩》:“薰风拂拂过山家,为入松阴路转斜。临水不闻鱼戏藻,到门犹见鸟衔花。

  定心有觉推支遁,法眼无偏羡永嘉。小坐竹亭尘顿息,何劳饮我赵州茶。”山寺清赏有松花,小憩不用慕奢华。僧人饮我赵州茶,顿息尘劳无牵挂。

  《暹罗龙莲寺养病》:“竹簟无尘清梦少,蕉窗有兴夜吟多。明朝若得青莲约,缓步深山问鸟窠。”浮生小病得清闲,山寺缓步问龙莲。

  《居仰光时与陈云昌极相契来访不值》:“藓石那堪题妙偈,枯藤却爱点佳山。莫嫌小院无精供,独有清溪叠翠鬘。”劳君空访多欠愧,溪声不响山低头。

  《过崆峒山》:“凿破云根一径通,禅栖远在碧霞中。岩穿雪窍千峰冷,月到禅心五蕴空。”佛从西来经崆峒,月到禅心五蕴空。

  《夜泊洱海》:“数年不作海天游。今夕乘风一泛舟。似箭灵槎穿巨浪。如霜皓月映高秋。”我游洱海有舟渡,清茶三道兼歌舞。风情岛上雕塑古,观音慈悲来救苦。

  《厦门虎溪与会泉上人夜话》:“溪连海气逼虚空。一道悬崖小路通。山色重重图画里,人家隐隐雾烟中。”山海茫茫似虚空,悬崖人家路难通。

  《题鸡足山雷音寺》:“兹山若非祇树林,昔人何以号雷音。江风怒吼三天力。泉水清冷十地心。”我到大理玩,曾问鸡足山。可惜路途远,错过是无缘!

  《天台山石梁桥》:“两山连系架空来,岂有飞虹费剪栽。不信凡夫能着力。焉知菩萨显奇才。

  神工妙出人工外,鬼斧精于铁斧开。锁纳名山诸胜概,桥流不去莫惊猜。”天台石梁在山巅,经过九曲十八弯。鬼斧神功天人开,瀑布从天降下来。

  《赴佛严大会柬德润禅人》:“忆昔随流绕法堂,争知地老与天荒。乘风捕虎云生足,入海摛龙月满窗。

  劫外优昙初发蕊。天边月桂正芬芳。于今重履清凉地。万象森罗拥法王。”我曾随缘绕佛堂,暂住寺庙有三趟。念佛打普放焰口,大殿频频拜佛忙。

  《怀普陀顶山文质和尚》:“坐断千山茅屋月,唤回大地洞中春。光辉祖室无多让,一段馨香久播尘。”坐破蒲团几多春,佛祖在心无限温。

  《戒期牡丹忽开》:“声声羯鼓自天来,催得丹花晓夜开。素粉高堆童子面,轻脂淡染美人腮。

  为嫌吴宛风烟地,来伴山僧定慧台。独笑灵云无视听,误将桃萼叹奇哉。”寺院钟鼓催花开,好似观音笑颜脸。牡丹红白皆可爱,羞煞桃花脸转白!

  《结茅终南山》:“高情岭上松千树,免俗庐边竹几窝。我欲栖心犹妄想,谁知早被是非魔。”心有是非总是魔,妄念还在脑不空。

  《寄普陀法雨经楼印光法师》:“愧无健笔写青天,底事由来记不全。况值秋风惊晚树,料应寒月伴枯禅。

  挑灯夜拥生公榻,对座时谈寂子篇。遥忆普陀经隔岁,黄花开遍宝楼前。”大师相聚是前缘,又书禅净新诗篇。

  《栖芦五台山秘摩崖》:“烦恼犹如水上波,一翻一覆复如何。松花饭饱忘香稻,椒荔衣轻胜绮罗。”罗绮轻飘有尘嚣,身披袈裟无烦恼。

  《答友候》:“柴扉虚掩自安然,与世无关只乐天。百尺潭声流日月,一林鸟语话诗禅。

  空山说法云为幔,削壁栽松石作田。自是渊明归去后,至今不到虎溪前。”柴门闭合任自然,鸟语花香话诗禅。说法空山有云烟,方外朋友候人间。

  《为海门方丈作偈》:“虽然处处有三椽,恁得清池且种莲。一榻无余随意坐,两餐之外任高眠。

  卷翻大地无些土,粉碎虚空别有天。扫尽尘劳无挂碍,逢人只是不谈禅。”海门方丈好清闲,清池种莲待花开。两餐之外任高眠,大师从来不谈禅。

  《赠伟然开士》:“大隐从来在市廛,全膺五福类诸天。书经不亚钟王体,演法长游流俗边。”大隐就在市场边,佛法世法一样参。修得心空及第归,五福临门是西天。

  《明月庵感怀》:“老大堪伤事浪游,星霜冉冉白云头。高山流水时招隐,野鹤孤云乐自由。

  时倚东皋迎素月,闲披西爽数青丘。凝眸便作乡关梦,一席轻风卷旧愁。

  息影空门事若何,欲图敛迹影偏多。无心着履频高下,得意天机懒琢磨。

  偶随春茗人如醉,厌听狂歌语近魔。梦梦彼苍君莫问,家山犹是障烟萝。”明月庵是虚云之妻田氏谭氏出家为尼之地,这四首感怀也许稍稍透露了内心的愧疚和不安。

  《隐居九华山狮子茅蓬》:“尘世谁能识隐踪,行吟陌上偶扶筇。竹分新旧青深浅,山别阴晴翠淡浓。

  梦里家山衡独秀,道于今古意终穷。翠峰古寺烟萝隔,坐听疏钟在远峰。

  半间茅屋一闲僧,破衲如蓑碎补云。雨后每栽松柏树,月前常读贝多文。

  青山满目空诸有,黄叶堆门绝世纷。搔首不妨须发白,未能高洁也超群。

  翛然林壑足忘年,些事无关只自禅。树密暗收千嶂雾,竹高翠映一林天。

  机心未绝花争放,懒习何妨鸟对眠。向晚夕阳悬古镜,本来面目自森然。

  苦乐何须较眼前,芒鞋竹杖总茫然。无舟可渡情中断,有路堪扪梦里天。

  花到夜深知寂寂,草经霜败尚芊芊。风尘若定荣枯事,习静人知世外禅。”隐居深山竹相伴,难忘家山梦中现。读经修禅不知年,踏破芒鞋总茫然。荣枯已成身外事,世人可知九华山?

  《赠归宗法性老宿》:“世味翻来都法乳,杖头点处总威仪。投机顿觉忘年齿,须鬓霜侵失所之。”世外知己须鬓白,投机早忘年齿长。

  《卧病偈》:“小病何须日恐惶,饶他艾术与姜汤。通身自是还元药,一念无非寿世方。

  白昼经行提劲气,通宵禅坐定心香。不资药力资神力,只此伽陀大药王。”病是外现根在心,寿世良方何处觅?安心自有神力助,药师如来观世音。

  《示学人》:“清宵隐几惟贪睡,白昼披襟事浪游。倘不束心求至道,未知黑发可能留?”人世太短暂,至道苦难攀。

  《秋怀》:“尝将世味催繁鬓,叹息人情且避名。夜静疏钟敲月上,漫将感慨对孤明。”世事人情难避,感慨独对孤明。

  《登西藏大雪山(喜马拉雅山)纪胜》:“路入西天更有天,雪峰高矗万峰巅。乾坤阖辟非人世,法界氤氲集古仙。

  四面山川收足下,一帘星斗挂窗前。云霞雾霭堪消受,却胜乘槎泛月边。”世界屋脊大雪山,天堂就在眼面前。俯看山下太渺小,却似小儿在游戏。

  《潮州金山学校请讲心经众学生请题一偈》:“般若不属有无言,万象森罗一体圆。动止不昧当前鉴,迥出中流两岸边。

  溪声说法听者听,猿鸟唱和玄中玄。触处逍遥触处是,桥头湘子亦灵源。”学校讲经有善因,自小学佛不违心。

  《示空谈不行持者》:“佛法不是空口讲,言与行乖成两样。名闻利养快一时,热铁火轮苦万状。

  袈裟底下失人身,地狱门中难解放。闭口不语三十年,此是上乘上上上。”无言最上乘,有行万年真。

  《湾甸土司景绍文专人送袈裟至山问道答以诗》:“紫衣遥惠到柴扉,远隔关山入翠微。瘦骨自怜寒雨夜,栖鸟犹解望晴晖。

  异风殊俗皆成佛,见性明心是指归。珍重谢君将厚意,一声清磬代归依。”送衣有深意,心明学佛易。

  《和岑学吕居士原韵》:“欲学修行齐放下,倘言向上更知稀。观空试向蒲团坐,那有身心与是非。”精进向上放下行,观空无念是非泯。

  《答屈光瑞居士》:“放开鹤去前山远,觅得牛归牧草枯。弹罢无弦琴几曲,流商刻羽和还无。”鹤去牛归山草枯,无弦琴响怎么和?

  《偈答黄蘅秋居士》:“四大本空何所住,浮云散净自虚无。”四大本来是虚空,浮云飘散无影踪。

  《题鸡足山(钵盂峰祝圣寺天王殿前余亲手栽杉木二株于山门左右如杆不数年大数围冠胜全山)》:“手植百蕙钵峰前,为壮名山如锦然。门前双杉列左右,侍佛无倦不辞年。

  垂枝清翠堪栖鹤,荫覆一方息热缠。谁解乘凉双树下,洞彻心源天外天。”迦叶道场好风光,双杉高列在道旁。前人种树后人享,百年虚云有志向。

  《寄禅和尚逝世经年雪中重过湘溪寺》:“昔年相遇楚江头,此日江南踏雪游。几树寒鸦迷古道,一声羌笛动新愁。

  遗诗每诵心先碎,墓草成荒泪暗流。回忆北平凄绝处,龙华残寺影空留。”故人逝去不可留,昔日情分记心头。

  《吊沪上留云寺观月和尚》:“观师宏范气如虹,名在江南老宿中。二十余年辛苦事,算来一一付春风。”生前名声宏,死去一场空。辛苦几十年,一一付春风。

  《赠林鸿超居士七律并叙》:“居士与余在福建鼓山晤别已十七年,以相忆深。由闽经港来韶,步行抵云门。年届古稀,无饥倦之容。畅叙旧怀,不觉夜永。居士宿植德本,向道殷切。惜余无偃祖之饼茶,以接来机,深以为愧。翌日居士以先有预约,必须赴穗。临行,彼此依依。仍如东林送客,且行且谈,不觉又伴至曹溪,赡礼六祖,返马坝登车南行。居士坚嘱书赠,特缀七律一首,并送坛经一部,亦若永嘉之一宿而去也。时乙亥冬月初二日书于南华丈室。

  不辞跋涉乳云蹊,为道浑忘困与饥。笑我已忘烟水梦,与君夜话饼茶稀。晓风相送曹溪路,午饭才过马坝车。一宿觉参心愿遂,坛经珍重赠君归。”云门相访还相送,夜谈只嫌时如风。

  《接引佛像赞》:“弥陀自性本天然,向外何劳更觅玄。欲识入廛垂手处,毫光常在指头尖。”本性天然不用觅,佛法就在指缝里。

  《手持贝叶大士赞》:“手中贝叶是何文,透彻名为观世音。处处圆通无障碍,闻声随类现全身。”手中贝叶救世文,观音圆通现全身。

  《初祖达摩像赞》:“西来何意,有句无句。梁王不问,问亦无据。摘芦过江,不露行藏。脚根立稳,儿孙承当。一花五叶,不信而得。壁观之徒,谁能入室。昔来赚我,前驱蛊惑。一棒敌残,拽回天月。皮毛脱尽,骨髓流血。依稀似有,有何言说。”达摩西来传禅道,无言无说悟性高。

  《马祖像赞(节录)》:“即心佛兮常心佛,不是心佛不是物。度生切兮春风拂,邪正都来机不失。”牛行虎视舌头长,脚下轮文不寻常。洪州禅名四海扬,中华第一谁更强!马祖道一和苏东坡是四川人的骄傲。

  《月霞法师真赞》:“九华翠峰,天地一脉。前贤守法,后贤循则。简素质朴,甘苦同克。谦柔敬畏,保身全德。禅林绚彩,十方启色。唯心即佛,了无滞惑。无声如雷,岂关语默。不住人天,岂慕乐国。脱体全空,归无所得。云峰出岫,崖峦挺持。啼鸟声声,松风瑟瑟。”多少僧人苦修行,史上无名也无姓。保身全德好心情,九华山上钟鼓鸣。

  《自题照像》:“这个皮袋,何须领会。潇湘俗子,佛门后代。闽海缁衣,辛酸未懈。杯子扑落,堂砖花碎。石人皱眉,虚空陨堕。两叩清凉,文吉途待。奉跸秦川,终南雪盖。蜀藏西印,奔走中外。旋国腾冲,萧然一衲。共语二旬,心空月白。三谒鸡峰,息肩茅结。扶起刹竿,重理覆辙。值法难起,百计心裂。驱驰四方,群策群力。创佛教会,全国分设。新政时更,斗争为法。数十年来,共修罗宅。驻十六寺,五兴祖刹。披心沥胆,受尽磨折。或嗔或喜,空花水月。有询佛法,无言可说。教令耕耘,但莫休歇。搬砖弄斧,针灸透穴。饥飧渴饮,与世无别。一息不继,羽毛鳞甲。苦哉轮回,沤波起灭。”百年虚云一高僧,苦难经历不饶人。一旦开悟不忘本,度尽天下有缘人。

  《自题照像》:“貌瘁形枯,千差万异。状有所变,不变者谁。变与不变,总是儿戏。身外之形,形外之相。坐断中流,岂有两样。隐中有显,显中含隐。隐显随缘,如波逐浪。隔山见烟,了知是火。入林草伏,知有兽过。丹青妙手,欲觅者个。端详问取,牛马驴骡。”形相在身年年变,不变唯有天性真。

  《自赞(云南唐宽清请题)》:“这个痴汉不知羞,老大龙钟逐浪游。石火命光牛马走,不分清浊混时流。

  自家大事犹难顾,专为他人耽甚忧。但看世事如累卵,多年未得一同俦。

  真可叹,这老牛。莫到眼光落地使人愁,问渠为何不放下,侍众苦尽那时休!”慈悲心怀为人忧,哪管合不合潮流。

  《自赞》:“本无名相欲呼谁,地狱天堂任所之。不是虚云不是你,莫把牛儿作马骑。(陈宽光居士请题)”无人相无我相,地狱天堂任我翔。

  “不须问名相,饱子原是面。异形千万般,本体何曾异。

  者个清虚理,出没任游戏。捉影显纸上,不是虚云意。(陈佛林居士请题)”面粉做出千般样,不离面粉真实相。

  “偶游尘幻境,迎风一披襟。相识满天下,几人是知心。

  虚空自寥廓,日月任浮沉。寄语忘机者,休从纸上寻。(星州陈一中居士请题)”纸上文字也是相,要悟还得自己详。

  “有名有相便是我,无名无相是阿谁。虽将水墨描模样,是否虚云也未知。(罗宽普居士请题)”看镜知我丑模样,离了镜子不知相,谁知镜像真和假!

  “憨憨呆呆老冻脓,颠颠倒倒可怜生。走遍天涯寻知已,未知若个是知音。挑雪填井无休歇,龟毛作柱建丛林。耗费施主钱和米,空劳一生受苦辛。(柳征铭宽智居士请题)”说憨未必憨,颠倒不颠倒。浮生辛苦忙,知音在何方?

  “这个痴汉没来由,荆棘林中强出头。峰顶直钩寻钩鲤,海中拨火欲烹沤。作事岂从人所事,怀忧不为我而忧。问渠何故寻烦恼,担子加肩未敢休。(星州佛慈居士请题)”烦恼只因强出头,事随人意岂可求。身上担子心中忧,辛苦忧愁不自由。

  《辞世诗》:“少小离尘别故乡,天涯云水路茫茫。百年岁月垂垂老,几度沧桑得得忘。但教群迷登觉岸,敢辞微命入炉汤。众生无尽愿无尽,水月光中又一场!”这是虚云最后的诗作,一百二十岁确实是高寿了!正如虚云云门事变后曾撰一联:“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虚云百年的阅历实在丰富,更懂得世事的无常人生的短暂。众生无尽愿无穷,镜花水月一场空!

  《虚云和尚诗偈》选读毕。

  依仁山人 二零一三年元月八日

 
 
 
前五篇文章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虚云老和尚禅茶诗歌十四首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托兴·原道·意境——论虚云诗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茶香、诗意与禅境——虚云和尚

净界法师:你知道如何拜佛念佛吗?

宣化上人:佛光普照

 

后五篇文章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虚云老和尚及其门下十比丘(惟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虚云大师与太虚大师佛学思想比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虚云法师与昆明华亭寺(郑筱筠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虚云大师与七塔寺(黄夏年)

虚云禅师思想研究与纪念文:意在诗外——虚云峨眉山诗臆释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