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地藏菩萨·九华山志:08 九华山志卷八(物产门)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5:32:0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地藏菩萨·九华山志:08 九华山志卷八(物产门)

   九华山志卷八(内摄二门:一、物产门第十。二、志余门第十一。)

  物产门第十(内分谷、茹、茶、木、竹、花卉、鳞介、羽毛各子目。)

  巍巍九华,名尊禹甸。毓秀钟灵,物华藻绚。罗汉结绦,菩萨垂线。玉女擎幢,仙人把扇。念佛鸟鸣,伤生蛙谴。性相三千,随缘不变。志物产。

  谷(附竹实)

  黄粒稻

  旧传其种由金地藏自新罗携来。颖芒,肥粒,色殷,香软,与凡稻异。

  李之世诗:金粟原来是佛粮,僧云移植自殊方。山禽未敢衔遗粒,香钵先擎供法王。

  竹实

  明嘉靖年间,凡再见。春夏开紫花,结实如麦,可食。﹝陆冈竹实表,已载灵应门。﹞

  茹

  石芝

  生悬崖峭壁,采者[糸+(一/旦)]引而上,服之身轻延年。生阳鎅者色紫,生阴鎅者色黑。

  竹蕈

  柔白如菌。采食者,先以灰煮,其汁如血,漂净,再煮,味若珍脯。宋陈仁玉菌谱云:生竹根,味极佳。(按蕈菌通。旧志作簟,误。)

  茶

  金地茶

  梗空如篠,相传金地藏携来种。

  李之世诗:碧芽抽颖一丛丛,摘取清芳悟苦空。不信西来禅味别,醍醐灌顶雪山中。

  闵源茶(乃闵氏源所产之茶,旧志作茗地源茶。误。)

  根株颇硕,生于阴谷,春夏之交,方发萌芽。茎条虽长,旗枪不展,乍紫乍绿。天圣初,郡守李虚己,太史梅询,试之,以为建溪诸渚不及也。

  木

  五钗松

  松子如小栗,三角,其中仁香美,即五粒松实也。苏颂谓:粒,当作鬣。谓之五钗松者,钗本双股,松叶皆双,故名。而此松有五叶,如钗,有五股,因名为五钗松耳。

  千秋松

  长数寸,即草本之卷柏,生绝巘之处。人得之,多置于盆山之上。或置之干燥处,日久虽然枯瘁,见水则依然苍翠。(此即俗所谓九死还魂草,煮亦能活。)

  仙人烛

  木似梧桐,大可盈握,长尺余。多津液,逾年不枯。每燃一枝,可延数刻。好事者,多秉之游洞府。

  李之世诗:梧心邑露酿成泪,竹干迎风迸作珠。为悯世人多漆睡,特留仙烛照昏衢。

  罗汉柏

  高可一二尺,叶如侧柏叶,而翠色可爱。

  飞仙盖

  一本高挺,无他枝,唯木末樛然下垂,敷条散叶,圆密如盖。或女萝陵霄,彩灿相附。

  罗汉绦

  木本如桧,高数丈,翠叶闲垂,心白色,长尺余,作结成绦,故名之。

  李之世诗:罗汉迢迢行道时,衣绦解下挂岩枝。生来不作同心结,一任柔丝拂地垂。

  菩萨线

  如桧木,但枝叶长垂,欲及水石,纷然如散丝线,色翠香清。

  李之世诗:谁将弱缕散晴晖,菩萨峰头喻法微。留与山僧闲补衲,白云裁作七铢衣。

  玉女幢

  叶细长而清泽,经霜不凋,高及一二丈。自根而上,皆成层级,状如幢节。生阴岩绝巘之上,俨成行列。烟霞笼蔽,若羽卫然。

  仙掌扇

  木端生叶三四,大如羽翣,两面相合,色翠清香。峰岭岩洞之前多生之。

  李之世诗:仙掌摇风立翠峦,似迎毳翣下云端,人间热恼真难遣,才到苍岩沁骨寒。

  金钱树

  树体挺直,干黑枝青,春间布叶长而翠。夏秋之交,枝上透细条,如以线贯钱。或一贯三四枚,多者十二枚,老作金色。一在太白书堂,一在金沙泉畔,皆高二三丈。

  竹

  南天竹

  虚中疏节,丛生如竹,稠密不凋。春青夏碧,秋丹冬紫。涧傍岩麓有之。

  观音竹

  茎小叶细,长不满三尺。生岩石,苍翠,经冬不凋。

  石竹

  一名龙须竹,生红紫色细花。

  花卉

  金步摇

  丛生蔓衍,其花四出,皆偶对栉比于枝叶间。无风亦常摇动,干弱而花繁,故尔。

  僧希坦诗:偶对丛条巧栉成,动摇徐步寂无声。仙花不识兴亡事,岂学吴宫响屧行。

  仙桂

  叶细柔而色碧绿,其花如绛囊,其实如丹珠。每露凝枝上,风过林间,清香袭人。

  玉璎珞

  其花圆洁,如真珠散缀。柯条疏密,宛若流苏,而四时不衰。

  钵囊花

  木本,高丈余,叶细而长,色翠而泽。花生叶上,萼如黄葵,香闻数里。或闻金地藏游南台,适有花落钵中,他时不落,其以此而名与。

  莎罗花

  其木大小不常,与凡木顿别。每七叶九叶丛生,苞如人面,眉目宛然。花似牡丹,相倚而生。色类拒霜,香如菡萏。

  蜡花

  花五出,房小,瓣厚,色红黄,结子如蜡。

  五色踯躅

  花一种而五色。(按黄者,为羊踯躅,即本草所谓闹羊花,有毒,能迷人。)

  木莲花

  木本,高数丈,皮似厚朴,叶大如扇,其端微凹,阔六七寸,长倍之。四月花开如莲,香闻数里。有红白二种。(此依九华纪胜所录,与旧志所载全异。德森在江西百丈山见过此物,且与纪胜所记情状,及考异诸说,全同。)

  水仙花

  生幽涧中,与闽产无异,但花较瘦,而开于雪中耳。

  松竹梅

  干有节如竹,叶细如松,花如梅,根如蒜,瓣有毒。

  龙须草

  长三尺,劲细无节,丛生岩壁。采者攀援而得之,织以为席,精密可用。

  九节菖蒲

  丛生溪谷间砂石上,根一寸九节。方技家云:东流石上生者佳。天禧中,郡守曾公,表进尚方。今且有一寸十二节,及二十四节者,九节不足道矣。谢枋得歌,一寸九节通仙灵。

  张籍诗:石上生菖蒲,一寸十二节。仙人劝我食,令我头青面如雪。

  韩太史世能,谢苏令君惠菖蒲诗,邑侯元是九华神,遗我青蒲香可纫。为问当年勾漏令,丹砂几许解分人。

  凤尾草

  生岩谷水次,叶如凤尾,性最寒。

  金星草

  叶上有金星点,根中有黑筋如发。

  百合

  根如未开莲华,多瓣合成,可食。形如大蒜,故又名鬼蒜。土人取之,蜜煎为果。

  黄精

  此物处处有之,要以九华为尤胜。有正偏二种:正精,叶细,形如荸荠,串生十二珠,闰年则十三珠。九蒸晒,服之益人。偏精,叶大,亦串生。唯形偏如姜,俗呼野生姜。

  鳞介

  四腮鱼

  以十月出石岩潭中,松江秀雅桥,难独擅奇也。

  石斑鱼

  长寸余,出雪潭,鳞具五色。

  嘉鱼

  丙穴之种也,出涌泉中,白鳞红鬐,巨如手掌,每岁一出。

  绿鱼

  出鱼龙洞,细口绿鳞,每暮春出。

  鲖鱼

  出黄匏城溪中,极小,游泳可玩。

  医鱼

  即四足鱼,俗称水鼠。身黑腹红,较蛇医肥而短。生垂云涧。久旱,出则得雨。

  石梆

  状类蛙而大,有黄黑二种,生石岩涧中,即闽越间蛤也。其声橐橐然,如梆,故名。

  羽毛

  唤起

  形不逾反舌,春晓则鸣,每声,则连呼起字,其声圆滑如鹂,林薄丛密处,多栖息焉。韩退之诗云:唤起窗全曙,即此鸟也。

  李之世诗:海白沙明风满天,宿云如絮裹山巅。曙窗唤起游人梦,犹有山房熟睡禅。

  念佛鸟

  形大如鸠,羽色黄褐,翠碧闲而成文。音韵清滑,如诵佛声,一名念佛子。韦蟾诗云:静听林飞念佛鸟,细看壁画驼经马。

  李之世诗:莲华九瓣坐中央,栏楯重重树几行。是处海潮音不断,人禽同说往西方。

  捣药鸟

  形罕见。春夏之间,月夜,独鸣于深岩幽谷之中,啼曰:克丁当,宛如杵臼敲戛之声,清亮可听。

  王梅溪诗:江南一岳占青阳,多少神仙此地藏。闻说仙翁捣药处,鸟声依旧克丁当。

  云韶部

  俗名音声鸟,凡有二种:一种,形如练鹊,毛具五色,喙红足碧。一种,形差小,羽杂玄黄,足或青赤,多居高峰绝顶,面旸谷而巢。飞翔有序,群族必单,于春夏早秋时见之。每风轻烟暖,则音响互发,宛如一部箫韶。

  山凤凰

  大如雄雉,绣颈衮背,劲骹悍目。朱冠特起,形如戴盂,夜以承雨露,则互饮之。亦不常见,或曰:竹实生,则来栖隐焉。

  李之世诗:苦竹无花讵足餐,禽声闵嘿讼烦冤。人间亦有戴盆者,甘露谁为灌顶门。

  惜春鸟

  形似燕而小,其声清切,翅绮黄白。春深见人,啼曰:莫摘花果。或犯之,则群飞掠人,连声而呼,乡人目之曰护山鸟。王梅溪诗曰:莫向山中摘花果,惜春啼鸟怒人攀。

  李之世诗:名花偏妒鸟衔残,多著金铃树底安。谁信山禽更解惜,声声啼切护春阑。

  提壶芦

  状类燕子,色错黄褐。春日则呼曰:提壶芦,沽美酒。

  湿湿鸟

  鸟自呼其名。晴鸣则雨,不鸣则晴。羽色黝翠,修尾扬翅,其形亦如燕。

  婆婆饼焦

  大不逾雀。每春夏秋,啼曰:婆婆饼焦。俗名胡须怪鸟。

  僧希坦诗:绿柳含烟烟不消,红花喷火火无烧。如何焦却婆婆饼,每对春风舌苦饶。

  碧鸡

  雌雄相逐,性不肯群,形采如鸦。翠膊碧臆,鸣声甚清。每岁翼二雏,羽翮成,则旧者飞去。

  羚羊

  形如羊,色褐,角类竹节而蹙。能避网罟,人鲜得之。

  周赟诗:獬豸同群性嫉邪,长须蹋遍九莲华。参禅许挂羚羊角,莫遣金刚献佛牙。

  苍鹿

  嘉靖中,乡人于天柱峰边见一鹿,毛甚长而色苍,盖五百年物也。

  玄鹿

  周凤冈九华纪游,嘉靖甲子,于黄山五老峰傍,见黑鹿,有光,遇于仄径,无可回避,上有悬崖,高二三丈,鹿一跃而登。及道光甲午游九华,于天台峰下遇之,摩肩而过,疑即黄山物,以问山僧。据云:本山向有此物,必百余年始一出,乃数千年仙兽也。

  附九华扇

  础骨,两夹鑴百寿图。黑油纸面,以泥金图九华。既为青阳县官岁修贡职,不得谓非方物也。况康熙乾隆御赐之额,每岁江南入贡之图,皆九华之邀宠于天庭,而有光泉石者也。前志俱未载,至清光绪周志始附及,殊当。

  周赟诗:青阳自古属宣州,九华曾邀太白游。一字名更醉草草,题诗不及敬亭好。谪仙去后刘郎来,看山巨眼公论开。尤物一见惊奇绝,敬亭不觉无山色。吾家山门天下奇,谪仙刘郎两不知。青阳一官恣闲散,索图先借九华看。白绫半臂世已无,县官贡扇金模糊。年年远向杭州买,金陵画工价更倍。九重但知贡青阳,虚名要使九华当。广文买扇自图写,不以官物饰文雅。虚声附和耳食多,才薄将奈名山何。欲借刘郎诗题扇,恨君未识山门面。明朝挥扇入画图,看比山门山如何。

  志余门第十一(分三:一、杂记。二、自治、三、生活。)

  上下古今,人事万变。自治谋生,总归佛眷。古木有灵,顽石善幻。人化涌泉,鬼吟循涧。断爪残鳞,聊广闻见。写以余沈,非关真面。志志余。

  一、杂记

  新罗国,在东海东,朝鲜国之东南。国王姓金,隋文帝时通贡,始封为新罗国王。其人如中国,读中国书,能诗。女子鬒发色美,唐贞观时,女主善德,表请改章服,从唐,故称为君子之国。国有鸡林州,贾人市香山诗,即其都也。唐费冠卿化城记,称金地藏,为新罗国王子,金氏近属,贞元十年,寿九十九岁。冠卿与地藏同为贞元人,此实录也。(前史于外夷小国之王,多称王子。地藏为新罗王之家属,国王姓金,故曰金氏近属。)

  散骑常侍关文衍,画九华图于白绫半臂,号九华半臂。自谓令此身常在云泉之内。

  新唐书高骈传,吕用之者,鄱阳人,世为商侩,往来广陵,得诸贾之欢。既孤依舅家,私盗其室,亡命九华山,事方士牛宏徽,得役鬼术。卖药广陵市,始诣骈亲将俞公楚,验其术,因得见骈,署幕府,稍补右职。

  陶守立,于九华草堂壁,画山程早行图,笔致清逸。

  宋滕宗谅,始作九华图,今不传。曹机,有石刻九华六图。程鹏飞,改六图为东西二图。元吴天锡,复总东西二图为四图。图佳,亦无取多也。

  清江九华图一卷,画秋浦两岸,中横大江,林木楼台,极其精细,笔意类燕文贵。后有石林二印,并刘须溪跋。

  胡应鳞诗薮,南唐九华山人,熊晙,早行云:山前犹见月,陌上未逢人。山居云:果熟秋先落,禽寒夜未栖。

  周让谷,形体丰硕而性剧,喜游山。尝同沈惕庵游九华,方近半霄亭,数人掖之始得上。吟云:仆懒童嗔予亦倦,天风扶上半霄亭。及望天台险仄,益股栗不能登,作五古以谢同游。后二韵云:我身如駏蛩,我行如羖鳚。乘风复何能,甘作退飞鹢。

  东岩有僧,少时,每见云生岩谷间,辄能辨色,或碧、或白、或黑、或紫、或易散、或不易散,一一识而收之。法以瓷瓶倒覆云上,候其满,以燥纸糊封之。客至,用针刺孔,则缭绕而出,须臾满房屋间,以之饷客。东坡诗云:近来学得收云法,拟把一囊赠我行。

  明纪,徐达传,达还镇池州,与遇春设伏,败陈友谅军于九华山下,斩首万级,生擒三千。遇春曰:此劲旅也,不杀为后患。达不可,乃以状闻,而遇春先以夜坑其人过半。太祖不怿,悉纵其余。(按中山开平,同佐太祖,功业相等。中山宽厚,子孙蕃昌。开平好杀,身后萧条。即此坑降一事,已见一斑。因果岂不可畏欤。)

  池州府齐山,有石峰林立,苍翠如削,号小九华。

  新安有山,九峰如芙蓉,号小九华山。

  东坡壶中九华诗序云,湖口人李正臣,蓄异石,九峰玲珑宛转,若窗棂然。予欲以百金买之,与仇池石为偶。方南迁,未暇也,名之曰壶中九华。且以诗纪之云:清溪电转失云峰,梦里犹惊翠扫空。五岭莫愁千嶂外,九华今在一壶中。天池水落重重见,玉女窗虚处处通。念我仇池太孤绝,百金归买碧玲珑。其后八年,复过湖口,则已为好事者取去。乃和前韵以自解云:江边阵马走千峰,问讯方知冀北空。尤物已随清梦断,真形犹在画图中。归来晚岁同元亮,却扫何人伴敬通。赖有铜盆修石供,仇池玉色自璁珑。崇宁元年五月,黄山谷系舟湖口,正臣持此诗来,石既不可复见,而东坡亦下世矣。感叹不足,因次前韵云:有人夜半持山去,顿觉浮岚暖翠空。试问安排华屋处,何如零落乱云中。能回赵璧人安在,已入南柯梦不通。赖有霜钟难席卷,袖椎来听响玲珑。

  池州僧默公,住长安慈恩寺。郑谷题其院云:虽近曲江居古寺,故山终忆九华峰。春来老病厌迎送,翦却牡丹栽野松。

  晋昌唐燕士,隐九华山,夜步林中,有白衣丈夫,戴纱巾,貌孤俊,循涧而来,吟步自若。吟曰:涧水潺潺声不绝,溪垄茫茫野花发。自去自来人不知,归时唯对空山月。将与之言,未及而没。明日燕士问里人,有识者云,吴氏子,举进士,善为诗,卒数年矣。按河东记,无名小鬼,赠韦齐休诗,与此正同。其诗云:涧水溅溅流不绝,芳草绵绵野花发。自去自来人不知,黄昏唯对青山月。

  水月庵,有罗汉柏,高二三尺,群鸟栖焉,似山雀而小,色苍翠。庵中一老僧呼曰:徒弟,便就食。或客至,僧亦呼之,即群下,甚驯扰不惊。后僧终,鸟尽飞去。

  卢生,不知何许人。明郑太宰用章,赠诗云:九华卢生,远涉江淮,走云中,历太行,上天子之都,称壮游矣。貂敝言旋,赋此赠别。诗曰:九华仙客揽征衣,极目归鸿逗雨飞。郑重青萍休夜吼,风尘谁复辨支机。

  士大夫道经青阳,无不登九华。一经大官驻节,邑令发一符牒,本山住持僧,供帐劳费,不可言悉。鄢陵郑公二阳抚皖时,过不往。有过青阳,王令邀游九华山,不赴,因赋诗示之曰:遥望华峰路不赊,飞云片片堕檐牙。因怜舆卒肩头苦,更揣僧徒腹内嗟。供亿纷纷劳梵舍,送迎仆仆罢官衙。权将图志当游具,领略山光趣已奢。

  池州府志言,九华深处,广邃如堂,可容数百人,怪石咸仙佛之像。洞悬钟乳若幢盖,旁列金黄牡丹仙桂等花。有猎者逐鹿,偶值其胜,折花以归,人惊异之。及复往,遂失其所。此山南鱼龙洞中实境,非幻景也。

  宣城记,载临城县西北四十里,盖山,高百余丈,有舒姑泉。昔有舒氏女,与其父析薪,倦坐,牵挽不动,乃还告家人。比往,唯见清泉湛然。女母曰:吾女性好音乐,乃弦歌,而泉涌回流,有朱鲤一双涌出。

  按盖山,即九华翠盖峰。舒姑泉,为雪潭之源。

  ﹝按此女乃化鲤,而非化泉。人身化鱼,当为罪报所致,何足咏歌。许止净识。﹞

  胡长白家于武学之右,袁府巷内。偶锄后园地,忽铿然有声,异之。以手擘土,见一研山埋其下,出之,长可尺许,高数寸,峰峦崷崒森秀,纹如胡桃,色黝然,真几案之佳物也。长白以形类九华,因名小九华,如东坡先生仇池石故事。

  蔡州苏昆生,维扬柳敬亭,尝客于左宁南武昌军幕。柳以谈,苏以歌,为幸舍重客。宁南没九江舟中,百万众皆奔溃。柳先期东下。苏生恸哭,削发入九华。

  楚寒碧上人,自竟陵入九华,谭友夏弟元声,字韵远,为书导之于贵池刘征君。寒碧名僧,能诗,有游九华数章,今不传。

  云仙杂记云,九华小民,浚池,得物,状类竹根。旁有一铭曰:浮阳笋,太古孕,投酱缶,三年不尽。民不识字,令人读之。试以豆一斗造酱,投物其中,果三年不减。

  九华茶,唯茗源最佳,见称于阳明九华赋。诸峰所植,虽不及此,然味清泉洁,较他山犹胜。(据光绪周志方产注明,茗源,应作闵源。)

  梵书言,佛项有圆光,亦云白毫光。评文者,每借以喻题之元神,不知此固人人皆有,非其时地则不见耳。光绪庚子早秋,修九华志,方编诗,晓行九华山田间,时稻花含露,绮旭初升,自顾影横碧毯,头上有气晕,圆如车轮,白光闪烁,如罩一圆玻璃,从者诧异。予谓,人皆有之,使以影就稻,果然。第有大小明暗盈亏之不同,盖因人之邪正强弱寿夭而别也。周赟识。﹝按佛项有圆光,眉间有白毫,是两事,非一物。山门误为一,及作顶有圆光,俱全不知佛之相好所致。又山门已知人人固有之光晕,有大小明暗盈亏之不同,即可判其人之邪正强弱寿夭,而仍一味毁谤佛法,亦自欺人之甚也。德森识。﹞

  清光绪二十年秋八月,有挑夫王某,素有烟癖。自徽之屯溪,肩货至九华,行经洗手亭,薄暮,倦极,息肩,坐道旁。仿佛见茅屋内有灯火,亟思取茶止渴。甫入门,适旧相识者,仍以卖烟为生计。略叙寒暄,饱尝烟味。临行,给铜钱,犹一再辞而始受。王某肩货到山,已二鼓矣。明日卸货于某号,言昨夜吸烟事,闻者惊异,谓某已死年余,葬某处。王某愕然,邀人趋视,昨晚经行处,果黄土一坏,铜钱犹存在也。

  二、自治

  甲、佛教会,民国三年成立,为本山总机关,由丛林与各寺庵组织之,性质与地方自治相近。有图记,文曰:青阳县九华山佛教会之图记,以昭信守。地点,在化城寺。公推正副会长,主持会务,任期三年。经费,在印签捐四成开支。民国十一年一月,改会长为理事,公推六人,分任会务,扫除旧习,精神形式,顿改旧观。后以事权不一,转滋纠纷,十三年冬,仍复会长制。

  乙、教育,清宣统二年,县教育会,推广教育,九华始办初等小学,经常费,由各寺庵募助。假太白书堂为校址,僧俗同校,因地制宜。民国元二年,受军事影响,香烟冷落,经费无著,遂停办。十一年春,佛教会改组,各理事热心公益,以规复学校为前提。旋以校舍建筑,尚待筹画,议遂寝。十四年春,西区第二初级小学始成立。

  丙、慈善,九华阴骘堂,历有年所。向有弓田三十三亩三分,荫山八号,市房三重,无他项消耗。所有收入,专事施棺掩埋,由山主轮管。每年冬十月十五日,各姓执事,齐集阴骘堂,审查收支帐项,以便接管,而专责成。

  丁、警察,九华属青阳西乡,庙前镇,向有警察分所。九华五方杂处,每届秋冬,香客云集,因划为西乡特别区,设警察分所,以便保卫治安。常年经费,由佛教会担任。

  戊、捐务,九华化城寺,天台顶,地藏塔,印签两捐,始于清宣统元年,时以池州开办中学,经费由六县摊认。此外如贵池之铁板洲,青阳之九华山,每年认缴教育费若干圆。九华印签捐无定额,以六成解中学,四成供给地方公费。自池州中学迁省城,改为省立第七中学,省款开支。六成捐务,始由县教育会收回。近年印签捐,列入地方教育费项下,由佛教会承办。全年总数,一千四百一十圆,分期呈缴。自二圣殿,至天台顶,不准私售印签,妨碍捐务。

  己、山董,九华庙宇林立,环月牙池三面,延及白马亭,多为商店。凡地方有关本山公务,由化城寺住持召集各寺庵,暨各商号,议决进行。向有商董,如现行商例,董事无定数。清宣统元二年,始有临时山董名称。然九华以寺庵为主体,山董系帮办性质。民国初年,泾邑吴君霖轩,经商九华,毅然以本山义务为己任,兴利除弊。刘前知事,照会为九华山董。十余年来,维持提倡,僧俗景从。至于重建三元桥,修筑二圣殿以下道路,尤多所援助。倪前知事赠额曰:卫法保商,其嘉奖盖有由也。

  三、生活

  甲、九华庙宇,有檀信捐助香灯田,有僧人自置田土,加以募化法事等项收入,以为生计。其无田土者,有香火之赀,亦可稍以自给。迨民国以来,军事旁午,香烟冷落,亦清苦异常。

  乙、九华商业,以正八九十月为极盛,时间虽短,而获利颇丰。生货变为熟货,商业多兼手工。玩具,如木刀、木鱼、木叫、竹笛。用品,如木盘、竹箸、饭筒、果盒、样包。食品,如姜片、黄精、茶叶、查饯、[廿/麻]糕。皆本山出品,工省而价廉,销场颇旺。其他各货,自外入者,运费增加,价亦昂贵。

  丙、九华山田,峻如梯,小如笠,瘠如沙漠。唯泉水灌注,保无旱干。午节后分秧,重阳前始收获,每亩收不及三百斤。且多风灾,若谷熟遭风,则收成更歉。山高性寒,无蚕桑之利。农事毕,则采薪。下季香客云集,山路崎岖,车马不便,农人多充兜夫挑夫,其工值较普通劳工为优。

  丁、游手好闲者,多依赖香客为生活。秋冬之交,乞丐途为之塞,由二圣殿至山为多数。野蛮无赖,每滋事端,进香者视为畏途。自添设警察,派人巡逻,始扫除恶习。

  新编后跋

  九华山,自唐李青莲定名,金地藏卓锡,及见地藏生前灭后一切神异,凡稍知佛法端倪之士,即知其时金地藏,实为释尊在忉利天宫,嘱累担荷救度末世苦恼众生之地藏菩萨所示现,兹山即为菩萨应化道场,(应化之义,详卷首印老序。)了无疑义。故得香火肸蚃,与清凉,峨眉、普陀,并峙,称为震旦之四大名山。

  大士悲深愿切,灵应昭著,众生蒙福获益之事,纸不胜书。奈开山以来,虽大明嘉靖、万历、崇祯、大清康熙、乾隆、光绪,七次(万历二次)编辑山志,概由官厅主修,儒士秉笔,从未得一深通佛法之高僧钜儒,参与其间,发挥佛法有关世道人心,国家社会,普利众生,不可思议之实理实事。前六次,虽未发挥,尚少毁谤。至光绪周志,诬蔑三宝之文,连篇累牍。稍知佛法利益者阅之,无不疾首痛心,实为大士名山一大憾事。

  李圆净居士,因见印老法师,已将王雅三先生所编之普陀新志,改正流通,(老人全不露有改正之迹。)又念兹山各志之纰缪。乃恳请将清凉、峨眉及此山,三山志,一并改正流通。俾四大名山,同得良好志乘,遍布寰宇,庶未读佛经之士,亦有稍知文殊、普贤、观音、地藏、四大士,助佛宣化,救度众生,不可思议之大威神力,并知四大士之殊胜道场,渐增信仰,佛法前途,亦多利赖。老人素以宏扬佛法,利济众生为己任,即慨然允许,力任为之。一面函许止净居士,佐助点缀。清峨二志,早已出书。(出书经过,已见各志流通序,及本志卷首二序中,此不赘。)兹志之延阁数年,迟迟难就者,厥有数因。老法师近年印行各书,多其自行订定底稿,森与陈无我居士助校对。及峨志尚未订完,老人目力锐减,由森逐一奉命以蒇其事。至兹志,但由许居士标出编订大意,一切订定安顿手续,老人目力日差,概命森次第料理。森本苦恼谫陋,何堪胜此重任。幸李居士征集书籍颇富,许居士标明大意甚妥,及森常在老人座下,随时可以请问。但各门多须重新编辑,实非清峨略修之比。加之老人全不经手,森又心目暗钝。此为多延时日之一大原因。再森业障深重,值此法门多事之秋,为南赣佛法,求保存寿量寺,及挽救江西第四第八两行政区,二次没收寺产案。自癸酉春,至丙子冬,四年之内,多为此三事奔走呼号,函电驰求,吁请援救。虽仗三宝不可思议之威神加被,十方护法之大力维护,一一达到美满结果。而森之光阴精神,大都消耗于此。至丙子夏,竟积劳成疾,迄今尚未全愈。此又一再延宕之最大原因,森实应尸其咎。(冀塞延宕之责,叙此缕琐。)今幸

  大士慈光普照,老法师福德加被,逐卷多循许居士标示大旨,(损益去留,多其指定。新增有关佛法之文,更多由其指出。)编订完成。复得性寂大师,与陈无我,仇德恒,二居士,佐助校对,致能完成此举。虽森知识谫陋,当然纰缪仍多。但今风气大开,明达之士,多通佛理。想阅之,自知佛法有益身心,取金遗矿。不致徒计文辞工拙,买椟还珠。较之六种旧志,或可稍慰赞仰大士之深心。至其中所有错讹,切望阅者指示,庶可识之,俟后贤再版改正。又形胜、梵刹、建置,各门,编者不能亲往勘对,只依旧志,指南等书,斟酌而定。然时世推迁,古今莫定,挂漏重复,势所不免。卷三梵刹门后,已略述所以。博雅君子,幸勿以现状不符见责。如有指正,实所欢迎。此皆不慧馨香祷祝以俟之者。

  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岁次戊寅,四月。

  释迦文佛圣诞日,苦恼比丘德森谨跋。

 
 
 
前五篇文章

地藏王菩萨指禅开示录:第一章 地藏菩萨示 指禅显佛光

地藏王菩萨指禅开示录:第二章 菩萨教佛法 念佛往西天

地藏王菩萨指禅开示录:第三章 念佛愿力大 修行悟如来

地藏王菩萨指禅开示录:第四章 禅示一点通 深入智慧海

地藏王菩萨指禅开示录:第五章 佛在心中留 禅法即是道

 

后五篇文章

地藏菩萨·九华山志:07 九华山志卷七(艺文门)

地藏菩萨·九华山志:06 九华山志卷六(营建门、流寓门

地藏菩萨·九华山志:05 九华山志卷五(檀施门)

地藏菩萨·九华山志:04 九华山志卷四(高僧门、灵应门

地藏菩萨·九华山志:04 九华山志卷四(高僧门、灵应门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