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学诚法师:过堂用斋 善用其心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5:53:58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学诚法师:过堂用斋 善用其心

 

  一、在过堂中培养随众习惯

  佛法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处处都可以实践。例如佛法跟我们过堂吃饭就有关系。什么叫过堂呢?从表面行相上来说,“过堂”就是佛教寺院里,大家平常在固定的用餐时间到固定用餐的地点(斋堂)集体就餐,由专人端着几样饭菜依序分发。从内涵意趣上来说,“过堂”是要不粘着烦恼地通过在斋堂用餐获得饮食需求的基本满足。我们一般人对好吃的东西容易起贪着,对不可口的、自己不习惯吃的,容易发瞋心,对既不是很好吃、也不是很难吃的,则处于一种无明状态。那么“过”呢,就是说都不要执着,不执着于贪、不执着于瞋、不执着于痴。只要有执着,就不叫“过”。要跟我们走路一样,路过、走过、通过,无所粘着。

  随众过堂是僧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集体生活,也是重要的集体修行,可以防治懈怠放逸、挑拣食物等毛病,与大众同甘共苦、节省人力,并且容易心存正念、如理作意、具足威仪,因此有“随众得解脱”的说法。如清朝书玉律师《沙弥律仪要略述义》说:“古云随众得解脱,而有八义:一、声板即赴,不懈怠故;二、供养现成,得省力故;三、作平等观,无人我故;四、息诸戏论,存正念故;五、如法观想,深入理故;六、不偏众食,绝疑谤故;七、甘苦同受,无拣择故;八、起止威仪,不放逸故。若不随众。则不解脱可知也。”(卷第二)

  中国古代寺院丛林都非常强调随众,例如《百丈清规证义记•日用规范》制定了十条规范,其中第六条就是“随众听命,威仪整肃”(卷第七),并要求“人人当行,不拘何人何执,总当一一无犯;那管内单外单,咸须各各遵守。”莲池大师《云栖共住规约•老堂》说:“老人衰颓,早课来否不论,晚课必须随众。不至,依例罚。”

  随众,用社会的话讲就是参与,是一个体现和合、造共业的很好机会。如果你不来参加,就无法分享到大众的功德。如果随众做得不好,经常不随众,就是参与的意识差,缺乏集体观念,又怎么能够负责、担当重任呢?先要学会随众,才能领众,以后统理大众。

  随众先从过堂开始。随众过堂是管理出家人修行用功的基础。通过随众,可以依靠大众共修的力量来带动自己的修行。如果不能积极随众,就容易自觉、不自觉地趋向散漫、懈怠,学修不容易稳定,自己与团体也容易变得越来越疏远。僧团中不随众的人多了,团体和合的氛围和力量就呈现不出来、发挥不出来,很多集体的事务也不能开展和成办,整体人心趋于离散,僧团也就名存实亡了。

  历史上,智顗大师为天台山僧众所制定的十条规约中就有明确规定,除非得了重病,任何人都必须参加集体过堂,如《国清百录•立制法第一》记载:“若身无病、病不顿卧、病己瘥,皆须出堂。”(卷第一)莲池大师在《梵网菩萨戒经义疏发隐》中把“随大众食”列为“净命”之一(卷第四)。

  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只要天天去坚持,年年去坚持,那就有一种很不简单的内在的力量。内在的动力培养起来,是非常不容易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大家在随众过堂的境界上面要善用其心。

  二、建立合理的饮食观

  随众到斋堂用餐,如何在用斋中实践佛法呢?首先要建立合理的饮食观。

  “食”的涵义是非常丰富的,在广义上,除了通常所说的食物,还包括精神作用。佛教把食物分为四类,如《楞严经》所说:“如是世界十二类生,不能自全,依四食住,所谓段食、触食、思食、识食。”(卷第八)段食,又称揣食、抟食、见取食等,就是人们通常吃的饭菜、水果等食物,而触食、思食、识食则是各种的精神作用。不同众生的食物也有所差异。根据《大毗婆沙论》所说,人道和欲界天以段食为主,色界以触食为主,无色界中的下三无色的天人以思食为主,非想非非想处以识食为主,地狱以识食为主,鬼趣以思食为主(卷第一百三十)。

  通常的饭菜等段食对六道之中的人类来讲是必要的。如《出曜经•利养品》说:“孰能不揣食者?人得饮食便有出入息,神识得定,进经行道。虽有四食,揣食为先,进趣行来皆能成办。”(卷第十五)《佛说食施获五福报经》中说:“人不得食时,颜色燋悴,不可显示,不过七日,奄忽寿终。…… 人不得食时,身羸意弱,所作不能。…… 人不得食时,心愁身危,坐起不定,不能自安。…… 人不得食时,身羸意弱,口不能言。”

  在现代社会,随着人们越来越忙碌,尤其城市里的上班族,不少人不吃早餐。庙里也有这种问题,一些寺院的少数出家人早晨不起来上殿,不吃早餐。一般情况是,吃午餐的人比较多,吃早餐的人比较少。社会上的人中午一般在单位用餐,吃的都很简单,晚上回到家,要看电视或应酬,也难好好地吃饭。长此以往,身体健康会呈现不良状况。

  佛教认为,适当的饮食是必要的修道助缘。如《佛说未曾有正法经》说:“妙吉祥菩萨言:‘我当施汝及同来苾刍饮食。’迦叶答言:‘不也,菩萨!我今来此为听法故,非求饮食。’妙吉祥言:‘尊者当知,诸求道者有二种摄养:一者饮食,二者妙法。’迦叶白言:‘如是!大士!世间有情若离段食,非所和合,不能资养色身,何能听受妙法?’妙吉祥菩萨言:‘尊者当受饮食,我即施汝。’”(卷第四)

  释迦牟尼佛在证得大菩提之前经过了六年的极端苦行,发现绝食并非解脱的正道,适当的饮食更有助于修行。如《佛所行赞•阿罗蓝郁头蓝品》说:“专心修苦行,节身而忘餐,净心守斋戒,行人所不堪。寂默而禅思,遂经历六年,日食一麻米,形体极消羸。欲求度未度,重惑逾更沈,道由慧解成,不食非其因。……道非羸身得,要须身力求,饮食充诸根,根悦令心安。心安顺寂静,静为禅定筌,由禅知圣法,法力得难得。寂静离老死,第一离诸垢,如是等妙法,悉由饮食生。……菩萨受而食,彼得现法果,食已诸根悦,堪受于菩提。”(卷第三)

  以大乘佛教的观点,佛陀受用饮食是一种方便示现,启示凡夫需要依靠适当的饮食才能修道有成,避免众生误入无益的极端苦行。如《佛说如来不思议秘密大乘经•菩萨身密品》说:“菩萨法身非饮食力而能成故,亦非段食可能资养。菩萨了知如是相已,即为悲愍一切有情,现受饮食。虽有所取而无著相,亦非护惜其身故有所取,于所取中而彼法身无增无减。”(卷第二)《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说:“又复菩萨先受乳糜食已,增益势力,方乃行诣菩提场中而取正觉。何不但令其身瘦悴,往彼道场成正觉耶?所谓菩萨悲愍末世一切众生,先受乳糜食已,方成正觉。何以故?末世众生皆以饮食而为资助,有诸众生求道果者,若无饮食资身,彼不能增进,咸生退屈。若得饮食为资助者,皆获安隐,以安隐故,于诸善法而悉记念,乃能增进趣求道果。我欲令彼末世众生如是学,我先受饮食,后方进道。又为令彼献乳糜者牧牛女人圆满施因,成就菩提分法。我时食已,安坐道场,得菩提果,能于一三摩地中住经千劫,皆由段食力所资故。以是因缘受彼乳糜。”(卷第三)

  但另一方面,过度的饮食也会损害身体,不利于修道。如《大萨遮尼乾子所说经•问罪过品》说:“大王当知!黠慧之人不应啖食太过。何以故?大王当知!啖食太过者,体难回动,懒惰懈怠,所食难消,远离现在、未来二世善法利益。……啖食太过人,身重、多懈怠,现在、未来世,于身失大利。睡眠自受苦,亦恼于他人,迷闷难觉寤,应时筹量食。”(卷第五)《出曜经•戒品》说:“佛契经说多食之人有五苦患。云何为五?一者大便数,二者小便数,三者饶睡眠,四者身重不堪修业,五者多患食不消化。”(卷第九)《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说:“善男子!我今为汝已说诸病随时增长,如是身病从宿食生。若诸众生能于饮食知量、知足,量其老少、气力强弱、时节寒热、风雨燥湿、身之劳逸,应自审察,无失其宜,能令众病无因得起。”(四十卷之第十一卷)《解脱道论•分别戒品》说:“于食不节……是障碍道。”(卷第一)

  因此,饮食应该节制、有量,避免走入极端,既不应绝食,也不可贪食。如《法句经•广衍品》说:“人当有念意,每食知自少,则是痛欲薄,节消而保寿。”(卷第二)《法苑珠林•受请篇》说:“若过分饱食,则气急身满,百脉不通,令心壅塞,坐念不安。若限分少食,则身羸心悬,意虑无固。故《增一阿含经》偈云:多食致患苦,少食气力衰,处中而食者,如秤无高下。”(卷第四十二)《解脱道论•头陀品》说:“云何受节量食?若餐饮无度,增身睡重,常生贪乐,为腹无厌。知是过已,见节量功德,我从今日断不贪恣,受节量食。云何节食功德?筹量所食,不恣于腹,多食增羸,知而不乐,除贪灭病,断诸懈怠,善人所行。”(卷第二)

  三、在用斋中善用其心

  认识了合理的饮食观,具体吃饭的时候,怎样把吃饭和修行结合呢?随众准时到斋堂里用斋,就容易很好地将吃饭与修行结合在一起。寺院的斋堂叫五观堂,为什么叫五观堂呢?即提醒所谓“食存五观”,是非常重要的五种用心法门。《百丈清规证义记》说:“由是五观相应,增进道业可成。所谓身依食住、道由身修也,如此庶不虚消信施,不然难免偿还。”(卷第六)

  道宣律师《四分律删繁补缺行事钞•对施兴治篇》(以下简称《行事钞》)说:“立观有教者,《智论》云:若不观食法,嗜美心坚著,堕不净虫中,洋铜灌口,啖烧铁丸。《十诵》云:每食时,应生厌心,为存身命故。《摩得伽》云:若得食时,当观从仓中、出地中,以粪屎和合种子得生,还养粪身云云。《毗尼母》云:若利根比丘得食时,口口作念。得衣时,著著作念。若入房时,入入作念。若钝根者,初得衣、食、房舍,总作一念。……明观法,然衣、食、房、药四事供养,能施舍悭,受施除贪,此则能所俱净,生福广利。若彼此随情、纵逸任性者,则俱堕负,圣贤同非。故《涅槃》云:或令施主果报减少,或复无报等。虽利养等同,发有希数。食为大患,时须进口,过兴既数,整法亦难。若不策其心府、改其节操者,多陷迷醉矣!夫沙门之异俗,由立行有坚贞。同鄙世之昏闷,余行亦可知矣!故《成论》云:现见在臭屎中生、不在磐石中者,由贪味香故也。今故约食时立观,以开心道,略作五门。”(卷下)

  “食存五观”的第一观是“计功多少,量彼来处”。观察、思考、思惟,食物来之不易,有多少人为我们辛苦付出。如《出曜经•利养品》中说:“彼修行人意常观食:食从何来?为从何去?一一分别由食成果。”(卷第十五)《大智度论•序品》中说:“思惟此食,垦植耘除,收获蹂治,舂磨淘汰,炊煮乃成,用功甚重。计一钵之饭,作夫流汗,集合量之,食少汗多。此食作之功重,辛苦如是。”(卷第二十三)《缁门警训》说:“计一钵食出一钵汗,汗在皮肉即是其血,一食功力出于作者一钵之血。”(卷第四)

  《缁门警训》有一首《仰山饭》写道:“仰山饭,仰山饭,粒粒如珠似银烂。食者须知来处难,略为诸人试拈看。东皋西畴春早时,耕夫饷妇寒且饥,土膏脉起农事动,牛领生疮犹挽犁。夏苗欲秀未成实,无雨四天惟烈日,背枯面裂汗流胸,耘耨只愁稂莠出。秋深稻熟如黄云,昼获夜舂甘苦辛,里胥催督王租急,官债私逋皆及身。官债未偿被鞭扑,私债未偿卖田屋,父母妻儿饱几曾,家家留米羞斋粥。住持老僧沿门求,丐士缘化圭撮收,手胼足胝不敢惮,栉风沐雨何曾休。五更云堂门尚闭,普供厨中人早起,惟忧清众粥饭迟,日日朝朝悉如是。米沈满地凝如脂,去粗存精运柴炊,沸汤烟焰甑釜热,执务舍力良劳疲。长板声终木鱼吼,端坐禅床捧盂受,细论变生造熟功,却恐阇黎难下口。不从香积世界来,又非鬼神供尔斋,一匙一杓至一钵,皆是求福檀信财。”(卷第六)

  像大寮(厨房)的同修,做饭做菜的过程当中非常认真负责,做得很好,也是有恩于我们。每顿饭都是因缘所生的,背后有很多人的用心和付出,我们一定要心存感恩,感谢众人之恩。进一步还应感念父母恩、国家恩、三宝恩。因为身体来自父母,安定的生产、生活环境来自国家的卫护和管理,我们的善根福德以及现在的生活、学修条件源自三宝。正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报恩品》说:“世出世恩有其四种:一、父母恩,二、众生恩,三、国王恩,四、三宝恩。如是四恩,一切众生平等荷负。”(卷第二)

  知恩、念恩,还应报恩。怎么报恩呢?发起成佛利生的大乘心,是最好的报恩。如《大方便佛报恩经•发菩提心品》说:“善男子!谛听!谛听!菩萨摩诃萨知恩者,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报恩者,亦当教一切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卷第二)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报恩品》又说:“尔时五百长者白佛言:‘世尊,如是四恩甚为难报,当修何行而报是恩?’佛告诸长者言:‘善男子,为求菩提,有其三种十波罗蜜:一者十种布施波罗蜜多,二者十种亲近波罗蜜多,三者十种真实波罗蜜多。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能以七宝满于三千大千世界,布施无量贫穷众生,如是布施但名布施波罗蜜多,不名真实波罗蜜多。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大悲心,为求无上正等菩提,以自妻子施与他人,心无吝惜,身肉、手足、头目、髓脑,乃至身命施来求者,如是布施但名亲近波罗蜜多,未名真实波罗蜜多。若善男子、善女人,发起无上大菩提心,住无所得,劝诸众生同发此心,以真实法一四句偈施一众生,使向无上正等菩提,是名真实波罗蜜多。前二布施未名报恩。若善男子善女人,能修如是第三真实波罗蜜多,乃名真实能报四恩。所以者何?前二布施有所得心,第三施者无所得心,以真实法施一有情,令发无上大菩提心,是人当得证菩提时,广度众生无有穷尽,绍三宝种使不断绝,以是因缘名为报恩。’”(卷第二)

  《大宝积经•善顺菩萨会》说:“彼时众人俱发声言:我今以何报菩萨恩?尔时空中有声告曰:诸人当知:善顺菩萨不可以于花香饮食为报恩者,唯当速发菩提心耳!”(卷第九十五)

  《佛说一切法高王经》说:“舍利弗!菩萨之恩,世间天、人、阿修罗等所不能报。舍利弗!若善男子、若善女人,发起如来一切智心,则能报恩。何以故?舍利弗,若有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一切众生之所受用。……若善男子若善女人,欲报无上一切恩者,彼人应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舍利弗,欲报过去如来恩者,唯应发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舍利弗,欲报未来如来恩者,亦惟发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舍利弗,欲报今时十方世界诸佛世尊现在、现命、现住如来无上恩者,亦唯发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因此,用斋时应观察、思维饮食因缘,知恩、念恩,想着报恩,尤其应该策勉菩提之心。

  第二观是“忖己德行,全缺应供”。《缁门警训》说:“‘忖己德行,全缺应供’者,德行全,可以应供;德行缺,则不可应供。”(卷第四)《毗尼母经》说:“若比丘不坐禅、不诵经、不营佛法僧事,受人施,为施所堕。若有三业,受施无过。”(卷第二)《缁门警训》说:“进食如进毒,受施如受箭,币厚言甘,道人所畏。尔灼然与道相应,万两黄金亦消得。”(卷第七)《缁门警训》又说:“况端拱无为,安闲不役,徐行金地,高坐华堂,足不履泥,手不弹水,身上衣而口中食,岂易消乎?”(卷第二)

  《五灯会元》记载了一个公案,讲的是未明道眼而虚受信施的果报:“祖(提婆菩萨)既得法,后至迦毗罗国。彼有长者,曰梵摩净德。一日,园树生耳如菌,味甚美,唯长者与第二子罗睺罗多取而食之,取已随长,尽而复生,自余亲属皆不能见。祖知其宿因,遂至其家。长者乃问其故,祖曰:‘汝家昔曾供养一比丘,然此比丘道眼未明,以虚沾信施,故报为木菌。唯汝与子精诚供养,得以享之,余即否矣。’又问长者年多少,答曰:‘七十有九。’祖乃说偈曰:‘入道不通理,复身还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卷第一)

  对出家人来说,于清净和合僧团中随众,修习四念处、八正道等解脱道乃至证得圣果,则能报众生信施之恩。如《佛说一切法高王经》说:“尔时世尊月十五日,于布萨时在露地坐,诸比丘众之所围绕供养恭敬。彼时复有一异比丘,初始出家,即日受戒,诣世尊所,到佛所已,头面礼足,右绕三匝,绕三匝已,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新出家,朝日受戒,唯愿教我:我于僧中云何而食?僧中食已,云何可消?既食食已,云何消施?又善男子信何义故舍家出家得彼饶益?’彼异比丘,即以偈颂问如来曰:‘我既新出家,朝日始受戒,唯愿为我说,云何消僧食?何义故舍家,出家入佛法?唯愿说胜义,云何消他施?’如是问已,如来即答彼比丘言:‘比丘当知,若比丘成就三法,应食僧食,食已消施,彼善男子信何义故舍家出家得彼饶益。何等为三?比丘当知,谓入众僧、作众僧业、僧利相应。比丘当知,比丘成就此三法者,应食僧食,食已消施,彼善男子信何义故舍家出家得彼饶益。’尔时世尊即说偈言:‘若人入众僧,造作众僧业,众僧利相应,彼人能消施。’”

  发菩提心、行菩萨行者也可以消受信施。如《佛说一切法高王经》说:“若有比丘行大乘行,专心希求一切智智,彼人云何食众僧食,能消他施?……菩萨摩诃萨,天人世间无上福田。……舍利弗!若菩萨摩诃萨日日常食一切众生所施饮食,抟如须弥;披其袈裟广长之量如阎浮提,劫劫常尔,菩萨摩诃萨恒常如是,毕竟消施。……何以故?舍利弗!乃至初发菩提之心菩萨摩诃萨即发心日,已是一切声闻、缘觉、众生福田。”

  因此用斋之时应反省自己戒、定、慧的学修如何,尤其反省是否有成佛利生的真切菩提心,以及是否有六度四摄的随顺乃至真实菩萨行。以此提醒自己、策勉自己。如果自忖功德不足,当信知受用饮食即是欠债于信施和所有其他为此付出者,应生惭愧心,当下摄心念道,饭后更加精勤修行。

  第三观是“防心离过,贪等为宗”。饮食是人的基本需要,天天面对,很容易陷于贪、瞋、痴的烦恼中。对好吃的贪著,对不好吃的食物或者别人不顺意的行为起瞋恼,或者无所用心、痴呆麻木。比较容易,也比较有害的是起贪、瞋之心,而瞋心也缘于对饮食的贪爱得不到满足,若无贪爱则不起瞋,所以根本是在贪心,重点要防治贪心。《行事钞》说:“律中说:出家人受食,先须观食,后方得啖。凡食有三种。上食起贪,应离四事:一、喜乐过,贪著香味,身心安乐,纵情取适故。二、离食醉过,食竟身心力强,不计于他故。三、离求好颜色过,食毕乐于光悦胜常,不须此心。四、离求庄严身过,食者乐得充满肥圆故。二者,下食便生嫌瞋,多堕饿鬼,永不见食。三者,中膳不分心眼,多起痴舍,死堕畜生中,作诸啖粪、乐粪等虫。初贪重故并入地狱。且略如此。反此三毒成三善根,生三善道,谓无贪故生诸天。”(卷下)龙树菩萨在《劝发诸王要偈》中说:“饮食为汤药,无贪恚痴服,唯为止身苦,勿为肥放逸。”马鸣菩萨在《佛所行赞•大般涅槃品》中说:“饭食知节量,当如服药法,勿因于饭食,而生贪恚心。饭食止饥渴,如膏朽败车,譬如蜂采花,不坏其色香。” (卷第五)

  为了避免对饮食的过分贪求,我们应该充分了解贪着饮食的弊病,调伏内心。

  首先,贪着饮食是导致我们流转生死的重大原因。如《楞伽经•一切佛语心品》说:“由食生贪欲,贪令心迷醉,迷醉长爱欲,生死不解脱。”(卷第四)《杂阿含经》说:“若比丘于此四食,有喜有贪,则识住增长;识住增长故,入于名色;入名色故,诸行增长;行增长故,当来‘有’增长;当来‘有’增长故,生、老、病、死、忧、悲、恼、苦集,如是纯大苦聚集。若于四食无贪无喜,无贪无喜故,识不住、不增长;识不住、不增长故,不入名色;不入名色故,行不增长;行不增长故,当来‘有’不生不长;当来‘有’不生长故,于未来世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不起,如是纯大苦聚灭。”(卷第十五)智旭大师在《楞伽经义疏》中说:“饮食为生死增上胜缘,故不宜贪嗜也。”(卷第四)《毗尼作持续释》说:“生死助缘,无如饮食。”(卷第四)

  另外,饮食是恶法产生的重要助缘。如《法集要颂经•利养品》说:“其于诸饮食,依于他人得,而有恶法生,由利养憎嫉。自利多结怨,徒服三法衣,但望美饮食,不奉诸佛教。当知是过失,利养为大怖,少智不审虑,苾刍应释心。”(卷第二)《成实论•食厌想品》说:“一切苦生皆由贪食,亦以食故助发淫欲,于欲界中所有诸苦,皆因饮食淫欲故生。……贪着饮食故生淫欲,从淫欲故生余烦恼,从余烦恼造不善业,从不善业增三恶趣、损天人众。是故一切衰恼皆由贪食。”(卷第十四)

  贪着饮食还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的争斗,甚至引发国家之间的战争。如《瑜伽师地论》说:“云何于食能坏亲爱所作过患?谓诸世间为食因缘多起斗诤,父子、母女、兄弟、朋友尚为饮食互相非毁,况非亲里为食因缘而不展转更相斗讼?所谓大族诸婆罗门、刹帝利种、长者居士,为食因缘迭兴违诤,以其手、足、块、刀、杖等互相加害,是名于食能坏亲爱所作过患。云何于食无有厌足所作过患?谓诸国王刹帝利种位登灌顶,亦于自国王都聚落不住喜足,俱师兵戈互相征讨,吹以贝角,扣击钟鼓,挥刀槃槊,放箭攒矛,车马象步交横驰乱,种种戈仗伤害其身,或便致死,或等死苦,复有所余如是等类,是名于食无有厌足所作过患。”(卷第二十三)

  《大智度论》讲述了一个贪著饮食美味而受害的故事:

  一国王名月分。王有太子,爱著美味,王守园者日送好果。园中有一大树,树上有鸟养子,常飞至香山中,取好香果以养其子。众子争之,一果堕地,守园人晨朝见之,奇其非常,即送与王。王珍此果香色殊异,太子见之便索,王爱其子,即以与之。太子食果,得其气味,染心深著,日日欲得。王即召园人,问其所由。守园人言:“此果无种,从地得之,不知所由来也。”太子啼哭不食,王催责园人:“仰汝得之!”园人至得果处,见有鸟巢,知鸟衔来,翳身树上,伺欲取之。鸟母来时,即夺得果送,日日如是。鸟母怒之,于香山中取毒果,其香、味、色全似前者。园人夺得输王,王与太子食之,未久身肉烂坏而死。著味如是,有失身之苦。(卷第十七)

  一般人之所以容易对美味可口的饮食生起贪心,这是由于无始以来的烦恼习气使然,现前不能自在,将来多受苦恼,因此我们对于饮食应该知量、知足,先从总体上克制过分的贪欲,进而在随众过堂的集体修行氛围中缘念佛法,防心离过,消减贪心。《诸法集要颂经•相应品》说:“于食知止足,有信执精进,不恣于欲意,如风吹泰山。”(卷第三)《诸法集要经•生天品》说:“随所得饮食,精妙或粗粝,心不生欣厌,是人生彼天。”(卷第十)《瑜伽师地论》说:“云何名为于食知量?谓如有一由正思择食于所食,不为倡荡,不为憍逸,不为饰好,不为端严。”(卷第二十三)《月灯三昧经》说:“愚者贪嗜食,不能知节量……得上妙甘膳,不应于其法,反为食所害,如象食泥藕。种种上味馔,智者虽食之,根寂静无贪,如法简择餐。”(卷第二)

  第四观是“正事良药,为疗形枯”。应当把饮食当做长养色身的药物,治疗形体枯瘦之病和日日发作的饥饿之病,而不是作为美好的享乐。如《华严经》说:“于所食中,亦不贪嗜,但念于身,作除病想,乃至为令身得安住。”(四十卷之第三十三卷)元代《禅林备用清规》说:“人身地、水、火、风四大假合,一大不调,则生百一种病。四百四病客病,饥渴为主病,须假饮食为之疗治”(卷第十)《佛说梵摩难国王经》中说:“比丘有四事,受人施饮食美味、衣服善恶,不得有逆:一者、欲福布施家;二者、不欲逆施者意;三者、或年老或身体有病;四者、恐人行道勤苦。夫欲食美,当存念重戒,一切众生皆我亲属,但展转久远,各更生死,不识其本耳,譬如人身体,有疮及病者,服药趣令其愈,不得贪著。”《行事钞》说:“为除故病——饥渴不治,交废道业;不生新病——食饮减约,宿食消灭。又以二事为譬:初如油膏车,但得转载,焉问油之美恶?二、欲度险道,有子既死,饥穷饿急,便食子肉,必无贪味。”(卷下)

  第五观是“为成道业,应受此食”。不吃饭的肉体苦行不代表真修行,真正修行的着力点是在对内心烦恼的明察和超越。一般人不吃饭则不能持久深广修行,所以佛教反对绝食。如《成实论•食厌想品》说:“有诸外道行断食法。是故佛言:此食不以断故得离,当思而食。若但断食,烦恼不尽,则唐死无益。是故佛说‘于此食中应生厌离想’,则无上过。”(卷第十四)《瑜伽师地论》说:“云何名为无艰难存养?谓受如是所有饮食,令无饥羸,无有困苦及以重病;或以正法追求饮食,不以非法;既获得已,不染不爱,亦不耽嗜饕餮、迷闷坚执湎着而受用之。如是受用,身无沉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断,令心速疾得三摩地,令入出息无有艰难,令心不为惛沉睡眠之所缠扰。如是名为无艰难存养。……若由无艰难存养,寿命得存,身得安住,此名无罪亦无染污。”(卷第二十三)

  受用饮食是为了修道,不应只是为了养身体而养身体。如《大智度论•两不和合品》中说:“(饮食)为行道故,不为益身,如养马、养猪。”(卷第六十八)《行事钞》说:“为相续寿命,假此报身假命成法身慧命故。……为修戒定慧,伏灭烦恼故。《持世》云:若不除我倒,此是外道,不听受人一杯之水。《佛藏》亦尔。必厌我倒,于衲衣粗食不应生著。”(卷下)

  特别是应策发利他的菩提心而受用饮食。如《菩提道次第广论》说:“如是至心于有情所,已舍衣食及房舍等,若受用时当作是念:为利他故受用此等。”(卷第十)《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说:“受饮食时,不令太少,以自虚羸,妨修善业;亦不过多,令身困重,增长睡眠;因此食故,能勤精进,疾得善法。菩萨为欲圆满一切菩提分法诸善根故,又应远离取和合相,离是相已,离于我执,成就无我,乃至自身内外血肉、一切财物,不生吝惜,能与众生共所受用。”(四十卷之第三十三卷)

  元照律师将“五观”总摄为三,即观食、观身、观心,策勉我们用心观照,即如《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说:“境虽有五,总束为三,初即观食,二是观身,三并观心,从疏至亲。观法次第,凡临供施,历观此五,妄情暂伏,可用进口。不然纵毒,即是秽因,殃坠三涂,终因一食。可不慎哉?!”(卷下)

  “食存五观”在历史上也对儒家文化产生了影响。宋代名士黄庭坚就完全仿照佛门的“食存五观”,撰写了一篇《士大夫食时五观》。

  除了“五观”,看到这些菜肴,能够想起依报环境对我们的重要性。有些菜是绿色的、有机的,说明生长环境好,有些菜可能里面化肥、农药含量比较大,对健康有损害,这也是我们整个环境受破坏的表现和因缘。我们怎么来带动大家减少对环境的破坏乃至改善环境?这些方面我们都是能够用心的。

  另外,我们在用斋前一般都要念诵供养的文词,供养诸佛菩萨,布施六道众生。这样用心去做,本身就是很好的修行。《法苑珠林》说:“若初得食时,先献三宝,后施四生。”(卷第四十二)《华严经》说:“此菩萨禀性仁慈,好行惠施,若得美味,不专自受,要与众生,然后方食;凡所受物,悉亦如是。若自食时,作是念言:‘我身中有八万户虫依于我住,我身充乐,彼亦充乐;我身饥苦,彼亦饥苦。我今受此所有饮食,愿令众生普得充饱。’为施彼故而自食之,不贪其味。复作是念:‘我于长夜爱着其身,欲令充饱而受饮食。今以此食惠施众生,愿我于身永断贪着。’”(八十卷之第二十一卷)《大乘集菩萨学论•护身品》说:“乃至欲食如是作意:此身中虫有八万户,共得此食,皆得安隐。我今以食摄受诸虫,我得菩提,复以法化。”(卷第八)

  在每天吃饭之前都进行供养,是一种很好的积集福慧资粮的方法。如《菩提道次第广论》所说:“恒须受饮食故,尔时若能首先供养无间缺者,少用功力,而能圆满众多资粮,故随受用净水以上,应以先首至心供养。”(卷第四)

  吃饭的时候还可以策发大愿。如《大方广佛华严经•净行品》说:“若得美食,当愿众生满足其愿,心无羡欲。得不美食,当愿众生莫不获得诸三昧味。得柔软食,当愿众生大悲所熏,心意柔软。得粗涩食,当愿众生心无染着,绝世贪爱。若饭食时,当愿众生禅悦为食,法喜充满。若受味时,当愿众生得佛上味,甘露满足。饭食已讫,当愿众生所作皆办,具诸佛法。”(卷第十四)《法苑珠林》说:“正下食时,复须作念:初下一匙饭时,愿断一切恶尽;下第二匙时,愿修一切善满;下第三匙时,所修善根回施众生普共成佛。若不能口口作念,临欲食时总作一念亦得。”(卷第四十二)

  我们在了解了随众过堂的价值意义和用心方法之后,要真实信解过堂用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法门,日日面对,不应轻忽,需要恒长地修习,从中也可以检验自己的修行水平。只要日日善用其心,我们对佛法就能够有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内心越来越清净,越来越有力量,正念正知,法喜充满,于自利利他的菩提道更有信心、更有能力。

----------------------------------------------------------------------------------------------------------------

更多学诚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学诚法师:为人处世之道

学诚法师:广结善缘

不动佛·文集 受持不动如来名号的人,所有恶魔都不能扰

不动佛·文集 法语甘露 喜悦净土

学诚法师:萦绕心头千年的孝思(盂兰盆经)

 

后五篇文章

学诚法师:身教与言教

不动佛·文集 针对不动佛仪轨修持的开示

不动佛·文集 修学佛法应先学东方不动佛(净空法师)

学诚法师:中国佛教文化的走向

文化的力量(学诚法师与美国、新加坡客人对话录)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