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学诚法师:孝敬——在佛门里实践皈依的内涵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5:58:0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学诚法师:孝敬——在佛门里实践皈依的内涵

 

  徐积,字仲车,淮安山阴人。生三岁,父卒,晨昏匍匐求其父,甚哀。幼读孝经,辄流涕不能止。既冠,从胡安定学,深得正心诚意之旨。事母谨严,非有大故,未尝去其侧。每日衣冠问候,备物而养,如有所失。应举,不忍离亲,遂徒步载母入京。以父讳石,生平遇石不践。或告以难避,曰:‘吾岂故避之。吾见之,惕然伤心,乃思吾亲,不忍加足其上耳。’母卒,号恸呕血,水浆不入口者数日。居丧庐墓,率合古礼。哀呼问视,一如生时。卒谥孝节先生。淮人至今祀之,比于曾闵云。

  法师开示:

  古代,徐积非常孝顺,因为他从小跟老师学习得到 “正心诚意之要旨”。然后他认真实践,把母亲侍奉得很好。父亲的名字里有“石”字,他就不踩石头,因为忆念恩德的缘故。他还按照古礼为母亲守墓,住在墓穴旁边一段时间。

  现在,我们身边还有没有这些现象呢?其实家庭教育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如果父母有孝敬长辈的做法,孩子的骨子里就会有这种血液,进了僧团之后就容易调顺。如果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行为,相反,看到的是父母打架、吵架等,那孝敬这种基本素质我们是很难学会的,反而学会的都是如何跟别人闹矛盾。这个非常重要。

  在僧团里怎么实践这一条呢?恭敬三宝。进佛门之后,与此完全对应。世间人敬事父母,我们敬事三宝,是一样的。三宝:佛、法、僧。佛的代表是谁?师。法的代表是经。僧呢?就是出家的法师。这个我们应注意。

  中午我还跟个别同学谈到,我们学法不入心,内心当中一直想往外攀缘,得不到法乐。如果让我们老老实实地一直坐在那儿学法、诵经、闻思,却坐不住。为什么?最主要的因缘就是于法、法师不恭敬,障碍我们学法。坐不住,内心中没有力量,看到法不会欢喜。

  在寺院里“凡圣同居”,比丘法师都是福田,我们甚至常常把他们看成跟我一样,稍微有一点不高兴、不如意就观过,僧的含义更宽泛一点就是同行。对法师观过都是对我们极大的损害,甚至我们还习以为常。如果没人讲的话,我们就觉得这很正常,更甚者是不加对治。不加对治的话是比较惨的,这一点应注意,我们出家到底干嘛呢?要解脱成佛。解脱成佛就要学法,但是学不进去,因为于法、法师不恭敬。

  《广论》讲“六加行”,第六加行是三事求加,“惟愿加持,从不恭敬善知识起,乃至执著二种我相所有一切颠倒分别,速当灭除。从敬知识,乃至通达无我真实,所有一切无颠倒心,速当发起,及其内外一切障缘,悉当寂灭。”我以前老是想,三事求加,为什么单单讲善知识,把对善知识的不恭敬提出来呢?原因就在这里,不敬法、法师是坏慧因,把我们的智慧整个都损坏掉,这样就没有智慧了。

  对一个要出家修道、学佛、求解脱、究竟离苦得乐的行者来说,没有智慧怎么能修上去呢?我们无论如何修、怎样培福都不行。是不敬法、法师把我们的智慧都给毁坏了。平常出坡、上殿、过堂、经行、上课的时候,我们都应该要恭敬法师,而我们不但不恭敬,一不小心还对法师损恼、观过,这是非常不好的。这一则故事讲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体验,就是皈依的内涵。

  徐一鹏,字季祥,鄞人。至孝食贫,授徒海滨。一夕感异梦,觉语主人曰:“吾父殆有恙。”急驰归。夜过一岭,猝遇虎当道。季祥祝曰:“吾为父病驰归,即劘虎牙,吾何怖焉?”虎返顾,曳尾去。归而父果病愦。季祥至,即急苏。曰:“儿适归,将无道遇虎乎?予顷被摄,至一公府,见绯衣者曰:‘尔数已当终。尔子纯孝所感,虎且避不敢前。为孝子故,特延尔一纪。’”

  这第二个故事讲的是徐一鹏。《孝经》上讲“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这一则故事就是说孝悌之至所得的感应。诚心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感应,会感得老虎和各道的神明都会“开绿灯”;因为孝顺到一定程度,畜生道和鬼道都会开绿灯。所以我们在平常生活中应常怀谦虚,对别人恭敬、真诚。“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我相信神明会保佑你的,善神会保护你的。

  宋世陈廿三者,山居犷悍。父年老,每遭忤触,至不能忍。数以手加额曰:“愿不孝之子,蛇伤虎咬。”父没后,廿三偕与徒党,入深山采木,有蜥蝪螫其足。又进而前,遇虎突出。诸人皆奔避之;廿三以足螫独迟,竟为所噬。

  这则故事讲陈廿三,是反面教材,不孝会是什么状态。陈廿三常常抵触他父亲,感的果报是什么呢?被蜥蜴蜇、被老虎吃,这就是因为不孝而现世感恶果的例子。在家不孝子不会有什么好报,在家里吃父母的、住父母的、用父母的,反倒不孝顺父母,恶报是很重的。寺院里是三宝地,我们吃三宝的、用三宝的、喝三宝的、穿三宝的,最后不恭敬三宝,结果也是一样,罪业很严重。在三宝地也要正心诚意,那就是对三宝的皈依心,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基本的。何况我们皈依三宝不是因为物质方面的原因,根本是师长三宝能给我们法,滋养和改善我们的法身慧命,所以才皈依三宝,这个是真正应该感恩的。

  俞麟,太原诸生也。同社王用予,事帝君甚谨。一日,梦至帝君前,戒谕至切。用予既叩己所就,为问俞麟。帝君曰:“俞麟应得一科,因事亲用腹诽法,且溪刻论人,不近情理,而伪以君子长者自命,故黜其科。”用予问:“何谓腹诽?”帝君曰:“彼父母凡语言举动,麟心辄不谓然,但勉强不露声色,浮沉顺之。真性日漓,伪心相与,是视亲如路人矣!假行窃名,最撄神怒。”麟果终身不第。

  陈廿三和俞麟这两则故事,刚刚好都是因为不孝,损恼了畜生和神明。之前徐一鹏的故事是因为孝所以畜生开绿灯,陈廿三是因为不孝所以畜生会来障碍他,俞麟是神明来障碍他。俞麟不孝表现在哪些方面?腹诽父母,对父母的语言不以为然,甚至常常跟父母顶撞、要挟父母。比如逼着父母给自己拿钱、拿什么东西或者答应什么事情,“彼父母凡语言举动,麟心辄不谓然”,但是人家“勉强不露声色”,我们不一定,甚至会直接用身口的行为,对父母说:“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答应我就……”这比书上讲的更可怕。所以书上面讲作为一个世间人对父母这么做,结果“麟果终身不第”,想考上功名很难。这一点虽然我们没有神通可以看到,但是只要稍微思维就肯定有这种感受出现。所以这两个都是反面的喻,值得我们深思。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跟师长谈条件,这些都是逼着师长一定怎么样,不然就跪着不起来。不过有时候这不一定就是弟子相,反而可能是一种愚昧的行为。师长已经告诉你应该这么干了,你还不听,是逼着师长、损恼师长,有时候是令师长担心。

  曾经有一个同学干的事情令师父非常担心,这不是损恼吗?将来有什么好处?是很难的。很多人不小心就会对着福田造了一堆的恶业,然后跑掉了,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即使到了社会上,不相信他会非常顺利,反倒是处处都会有障碍。这个很重要啊!我们要善加思考。我们学孝敬,直接对着三宝的境进行转换,然后在佛门当中实践,长期的熏习和思考。

  和睦——经营师法友增上的环境

  接下来学和睦类。什么叫和睦?“睦”是什么意思?和睦就是大家彼此之间的关系比较融洽友爱、平衡、和谐。“睦”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暖、和好、亲近、没有冲突等等。《弟子规》讲:“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和睦对的是同行之间,这个尤其重要。我们修道人如果同行之间的关系处理不好的话,虽然听到了师父开示的法,内心也有感觉,但在生活中,实践的情况就会打折扣。这就要靠同行之间去和合、去历练、去彰显。没有同行给我们历练的境,即使从师长那听到了法,也很难得到好处,必须要有同行。我们不可能天天跟师父在一起,天天在一起那得非常大的福报,一般人不可能有。我们真正与谁在一起最多?就是同行呀!所以真正很多法能够体会得到,就是因为跟同行互动,做事的时候大家有关系,互相共事,这才能体会到法。

  一、脱离团队必然会掉入业海红尘。

  如果我们在一个道场修道,常常独来独往、自搞一套,独干、独自行动、学习,这样的话进步就非常慢,甚至倒退,这一点我们可能都有经验。当我们有一段时间独行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倒退了,就会犯很多错误,不该做的事做了,不该说的话说了,不该想的事情想了。反过来,当你经常跟大家在一起的时候,自然就相互辗转相谏、相教、忏悔,还会策励。当我们看到同行,即便对方不说话,都会有策励作用。如果我们常常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躲着,就会不自觉地干坏事。我们即使没有神通,也可以猜测出来。因为我们有烦恼,肯定会缘一些常住、班上不让做的事,这是必然的,因为大家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必须要靠师友环境的保护,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尽量走到团体里面来。这样我们才能够非常快乐、并且平稳地走过最艰难的时候,刚出家的时候比较艰难,常常想世间的物欲。如果没有同行做伴,我们会弥足的艰难,可以说会加倍的艰难,可我们还自得其乐,想着可能就是这样吧。错误!法师早就说了,师父讲很多开示都谈到,要跟大家在一起,要跟大众在一起,这样我们才能够一直在快乐当中。

  我相信在我们当中也有这种人,经常跟大家在一起,他是在快乐当中度过的,在他生命经验当中,没有常常处于一种迷茫、孤独、痛苦、无助之中,可以说很少。想家、缘五欲又得不到的那种苦,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苦受,这些在他的生命经验当中应该不多。这一点我是确信,绝对是这样的。你身边一直有老师、有同行在陪伴着你,就没有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一个人的心在凡夫的境界里,一心不能二用,我们缘的都是正面的境界、好的境界,坏的境界就没有了。如果我们的所缘是这个就会缘那个,不知不觉中这几年也就度过了,平稳地度过了;如果不是这样,在痛苦当中也是度过了,但是大部分情况都没有度过去,跟走独木桥一样,大部分都掉下去了,掉到业海里面去了,掉到红尘里面去了。掉到红尘里面分两种,一种是身在道场心掉红尘,一种是身心俱掉红尘。

  师友环境,我们可以说任何时候都不能舍。常师父曾经讲过,“师、法、友是圆的”,所以,千万不要单独行动。这样做,对我们有绝大的伤害。到底有多大的伤害,如果我们有相应的经验,就应该有很深的体会。就好像以前某甲、某乙在锅炉房,我常常提醒他们烧完锅炉之后就要撤回来,不要在那坐着,在那坐着起什么作用呢?不会起好作用的。我劝他,他不听,我就感觉到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实际上就是这样,同类因感同类果,看到因就知道到将来的果是什么样。他们刚开始是非常好的,后来吃完饭常常跑到锅炉房。干嘛呢?那边人多,易攀缘,欲令智迷,自己的智慧又不足,邪知邪见自然就生起来了,这种情况很常见。

  我们要以此警策自己。我们想,师父、有经验的人都非常清楚的,他给我们的建议可以说只要听就会受益无穷,不要认为“不会吧”、“没啥”。“没啥”就跑了,很痛苦,还要再来,但是来不了。这个非常重要,给我们策励。现在我们不论是在锅炉房,还是工程部,还是在别的堂口,包括图书馆,都要注意,一定要小心。这个不是我们用理论说的,实际就是这样。你不小心就会串习、被熏染,你有一天就会突然发现“我怎么跟大家格格不入啊?”当你发现你的想法,你所做的事情、你的行为、你说的话,跟大家已经不能够合拍的时候,当大家都觉得你这个人怪的时候,这个时候要反思,已经接近危险的边缘,就要赶快“浪子回头金不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赶快回来,别再继续下去了,如果你再继续下去,痛苦必将跑到你身上,跑到你心灵上,这是非常重要的。

  二、营造良好的同行环境,能让大家辗转增上。

  我们学和睦类要真正领会到兄弟、同行之间的这种精神,所谓正心诚意,真正对别人尊敬,“爱人者,人恒爱之”,真正爱别人,爱你的同行,这样的话你就会得到最大的受益。这受益的绝对是自己,不会是他人,我们对他人有多大的爱护,感的果就是自己将来能得到多大的爱护。

  司马温公,与其兄伯康,友爱甚至。伯康年将八十,公奉之如严父,保之如婴儿。每食少顷,则问曰:“得无饥乎?”天少冷,则拊其背曰:“衣得无薄乎?”至老弥笃如此。

  这则故事讲司马光对哥哥关爱。哥哥伯康每当吃饭时吃的少了点,他就会问:“有没有吃饱啊,多吃一点!”你看他对兄长的承事可谓至极,每次都是这样。

  大家可以谈一谈心得。什么叫心得?真正的心得是反省自己,我在生活中如何实践,不是做一个评论员来评论这个故事、评论社会现象。心得就是这个故事给我什么启示,在我身心上有没有用到,用了几分。心得就是反省自我,而不是反省别人。现在我们整个容易出现的毛病就是一说话就是在谈别人,很少说我有没有问题,这样的话和睦是永远不能实现的。佛法谈内明,先从自己内心的和谐做起;外在的兄弟之间、同行之间的和睦才能够达成。孔子说:“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孟子也说到:“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我们往下学将会发现,他们都是在自己身上找,有没有实践哪个法类、有没有做到,很少有说:“他应该做。”

  所以,真正要想和睦,必须要求自己,这也就是业果的实践。苦受、乐受都是业果,他对我不好,那是我的业,我要实践。其实古人也是间接地实践业果,不是要求别人。要求别人、评论别人,彼此永远都和睦不了,永远都是痛苦,这一点要明白。

  这个故事最主要告诉我们,对兄长的爱护:“奉之如严父,保之如婴儿。”在佛法里面讲“悦意慈”,视一切如母有情亦如爱子,就是金洲大师发菩提心的教授,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些行相。日常生活中对待同行,不说达到他这种量吧,最起码要经常爱护别人,别人有困难了,主动帮助别人。我们却常常相反——当别人有好处的时候就会嫉妒,当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心里会想:“活该,我就希望你这样。”在内心里面不一定说出来,就会有这种想法。

  其实每个故事都是很经典的,没事的时候可以多琢磨。再看文,天冷的时候司马光主动抚摸兄长的背,问:“您冷不冷啊?衣服薄不薄啊?”可以说是我们丙班做关怀委员的好榜样。我以前在广化寺常住班做训导的时候,其实就是“关怀委员”,关怀大家,问寒问暖。这叫什么?法情,这一种情谊是无染的、清净的,不是染污的情,而是互相关怀。

  可以说,在一个道场里面,我们要想走上去,必须得有一些比较亲近的友伴,有什么话敢跟他说,这样才能成长得非常快,这些都是经验。当然我说的都是善友,不是恶友,恶友越多越惨,最好一个别要,可以交心的善友我们至少应有一个,这是绝端重要的。因为有时我们的心力难免会低,低的时候找他,他给你开示开示、安慰安慰,你心力就会被提起来;当他心力低的时候,你给他提起来。就是说,你有什么话都敢对他讲,必须有一两个,你会走得非常快,否则你有苦没地方诉,会憋得半死。甚至别人还会因此误解、观过,双方都痛苦无量,这样的话,在修行的道路上我们会走得非常慢。

  同行可以说是宝啊!看我们如何去经营同行的环境,你经营好的话可以发挥到极致。辗转相谏、相教、忏悔,在条件不够的情况下,应该叫“互相反省”。不然忏来忏去都是指责对方,都是说是非,呵斥对方、骂对方,这是错误的。这是不对的,要看自己的条件,看你的发心,是不是真正对别人的爱、关怀,那是一种无私的、快乐的、当下就能得到,这种情况才可以,那是有标准的。

  三、是非面前当保持正知见

  牛弘,字里仁。弟弼,好酒而酗。尝醉,射杀弘驾车牛。弘还宅,其妻迎谓曰:“叔射杀牛!”弘直答曰:“作脯。”坐定,其妻又曰:“叔射杀牛,大是异事!”弘曰:“已知。”颜色自若,读书不辍。

  再看这则故事。牛弘这个人非常厉害,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度量?他这个人非同一般,他是隋朝安定鹑觚人,年轻时,性情宽厚,好学博闻,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授散骑常侍、秘书监,收集典籍,不遗余力。三年拜礼部尚书,奉诏撰修五礼,写成百卷,行于当世。

  开皇六年(公元586年),牛弘以其丰富的智慧、卓越的才能“改定雅乐”、“设立明堂”,受到皇上的器重和赞许。不久授大将军,官拜吏部尚书。在其任职期间,任人唯贤,“其选举,先德行而后文才,务在审慎”。因此“所有进用,多称职”,朝野上下,为之佩服。隋炀帝继位后,赐弘以诗,赞扬之美,无书其右者。

  大业二年(公元606年),牛弘进位上大将军,六年(公元610年)跟随皇帝巡视江都,其年十一月卒,归葬安定。皇上赠开府仪同三司、光禄大夫文定侯,谥曰“宪”。牛弘一生,权高位重,荣宠当世,而他却车服平俭,宽厚温良,事上尽礼,待下以仁,“讷于言而敏于行”。一生手不释卷,著书颇富,有文集十三卷传于后世。

  我们看他的胸怀,有时候在师父身上也发生类似的事情。有些事情我们下边的人觉得是很大的事情,向师父汇报,还怕师父没有听明白,又重复一遍,师父说:“我已经知道了”。非常平淡,这样的事真的发生过。有时候我在寺院里发现自己认为的大事,赶快跑到师父那里,师父颜色自若,好像没有发生事一样,读书不辍,跟这上面故事真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佛教徒,杀生是不对的。这里面讲的是兄弟之间的情谊。牛已经杀了,又能怎么样?恶业已造,只能修忏悔,不然又能怎样?他宁愿保持兄弟情谊,不被妻子挑拨。用佛教的观点来讲,这叫正知见。在别人面前乱说他人的是非、错误,都叫观过。对方如果有佛法的正知见,他会用佛法来开导你,让你这个心息灭掉。

  反过来,他如果不开导你,反而增长是非,那绝对是恶友,没有好处。我们体会一下就知道。当我们跟别人讲某某人有问题,对方也讲这个人就是有问题,这样的话,就非常麻烦。其实,真正的善知识、善友是把所有的毒箭化为莲花,不会把毒箭上再抹上毒,往别人身上射去,绝对不会这样。真正的正见是这样,我们要知道标准。比如别人反映问题到我这边,我只能化解。绝对不会说“这个人就是这样”或者增加反映的人对这个人的看法,这是一种错误,这就叫造业,是对业果实践不到位。

  牛弘的妻子来讲这件事,其实是带上烦恼了;而牛弘在息灭妻子的烦恼、保持兄弟之间的情谊,就是在息灭这种争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业果的深信。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怎么样?我相信牛弘私下会对他弟弟开导,这里没讲到。有时候我们带着情绪找某位法师诉说,对某某同行观过,法师当下是息灭我们的烦恼,结果我们还对法师观过:“法师怎么这么讲?”实际上法师是在息灭我们的烦恼,不让我们观过、造恶业,可能私下里再找那个同学开导。

  四、在师长、同行中间应多学习实践善巧方便

  薛包,事父母至孝。及父母殁,诸弟求分财异居。包不能止;奴婢则引其老者,曰:“与我共事久,使令所熟也。”器物取其朽败者,曰:“我素所服食,身口所安也。”田产取其荒芜者,曰:“吾少时所治,心意所恋也。”任弟所愿分之。后诸弟数破其产,辄复赈给。

  这则故事讲的是善巧方便,是方法的问题。为了避免别人嫉妒,有时候你干好事也要懂得用善巧方便。你看薛包多善巧,他对父母那么孝顺,父母死后兄弟之间要分财产,薛包不同意,但是没有办法,只能随顺大家,随缘不变,不变随缘。

  然后薛包比较谦虚,只挑选不好的财产,但又不凸显自我。我们看他怎么说:“这些奴婢与我共事比较久了,我对他们比较熟,容易使唤。”这多善巧啊!弟弟听了之后又不会难受,对吧?我们有时候偶尔做一点善行,还凸显出来让别人难受,别人心里面会嘀咕:“就你做善行?”唯恐天下无人知道。人家讲话非常善巧,专门要家里不好的家具、器物,他说:“这些都是平常所用的,用起来比较顺服、适合”。大家容易接受和接纳。这也是谦虚的特点。其实第一步我们就很难做到,分东西的时候我们要最不好的,不容易做到。好事给他人,恶事向自己,赞叹别人功德,反省自己过失,又很难做到。一般都是好事予自己,坏事留他人。甚至最后他要的田产都是不好的,但是因为他有比较好的等流,还是可以感得好的果报。他弟弟的东西最后都不行了,破产了,他还给弟弟救济。这种精神、这种心态,是我们应恒常学习的,告诉我们对师长、对同行应该如何做。

  和睦类可以说在生活中跟我们最近了,希望我们学这个《德育古鉴》能够取其一分而实践之,不要一分都没有,或者学过就忘了。古人枉费一片心血,我们没有从中得到益处,至为可惜。

  彼此共勉!

----------------------------------------------------------------------------------------------------------------

更多学诚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学诚法师:行堂——承继祖规培福净罪的修法

学诚法师:修心——把自己安立在何种世界?

学诚法师:信心——庄严内心快速成就的根本

学诚法师:宗旨——成就事业的因地种子

学诚法师·学修笔记:从内心寻找苦乐源头 一、发心依止师

 

后五篇文章

学诚法师:观过——非理作意与不信业果的行为

学诚法师:出家——难得难思的功德与胜利

学诚法师:行孝——为什么我们做不到,也做不好?

达照法师:华严法会开示五

达照法师:华严法会开示四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