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09:现实社会中的人相与众生相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09:4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09:现实社会中的人相与众生相

 

  如果我们都能清楚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

  别人是怎么想的,那就是所谓的他心通。

  当你有了这个能力以后,与人相处就很容易了!

  时间:2004年7月26日

  地点:台北精舍

  主讲:梁乃崇教授

  纪录:张民文

  整理:黄秀真、梁玉明

  老 师:吴女士!你这个礼拜六去新竹参加超度法会,有什么感受吗?

  吴女士:我正好有一个问题要请问老师,在法会中老师对地狱众生念到两句谚语,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是老师却对我们说修行不要修苦行,要享受修行。是不是地狱众生只有苦没有乐,所以老师的说法不一样?

  老 师:对啊!

  吴女士:他们受苦行要甘之如饴,不能有抱怨的心,才能消业吗?

  老 师:对呀!因为他们的环境不同,他们处在那种环境里,看到的都是苦。对小孩子要说小孩子的话,对大人要说大人的话呀!

  吴女士:好,谢谢!

  老 师:你是第一次参加超度法会,有什么感想呢?

  吴女士:我从来没参加过这样的超度法会,老师持很多我听不懂的咒,打很多我没看过的手印,老师对他们说《金刚经》,就像对我们说的一样。整个过程我感觉到很强的震慑力,然后老师向他们推荐五位已经修行成道者,我也听不懂,所以整个超度法会,对我来讲是满陌生的,跟我以前参加过的超度法会都不一样,我觉得很殊胜,觉得心里满欢喜的。

  老 师:好。大家如果有修行上的问题可以提出来,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要讲上个礼拜想要讲而没讲的东西了。

  我们在讲佛法或谈修行的时候,为了方便说明,常把各种情况化约成最简单的方式。譬如谈修行时,就只讲个人的状况:只讲个人的能知能觉、个人的本来面目、个人的主动权;完全不涉及其他的人,先把他们放在一边,好像他们不存在一样。就像物理学一样,我们知道金属体里有无量无边的电子,但是我们的理论都只讲一个电子在里面跑的情况;后来发展得复杂一点的时候,就摆三个电子,不敢多摆喔!结果得出来的复杂度,连我们的量子力学都没有办法算。量子力学只能够算出一个电子的状况,所以他们就讲:「啊!我们的物理single electron!」为什么?只讲一颗的,大家已经听不懂了,你还讲两颗、三颗?根本没法讲!

  我们的佛法也是一样,在教你们修行的时候,就只讲你个人修行的状况,其他人好像都没主张、没意见,你要怎么做,他们就跟着你怎么做似的。事实并非如此,现实情况复杂多了,因为每个人都有本来面目,都有主动权,对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意见。佛法就把这复杂的情况分成四个层次: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我相就是讲自己;再进一层就是人相,那就有别人了;更深一层是众生相;最深一层是寿者相。我们对四相的了解,除了《圆觉经》上的定义之外,还要加上我所指出来的、朝法性广度的四相的定义,这才是圆满的四相内涵。如果大家只是依着法本在家自修,不会有甚么问题,因为你只要用到我相层次就够了,不必去管别人。就像物理学里面,虽然是有很多电子,但是你把它看成只有一颗电子,这样去了解就可以了。

  但是,我们生活在家庭里,在现实社会里,或在职场工作,即使是来我们基金会做义工等等,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时你若仍然用我相的思维去处理事情,就会产生很多冲突,很多问题。我们在这种状况之下要怎么修行?一般佛法,大多是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法的,可是现实生活里不会只有你一个人,你的周围会有很多人。譬如在一个公司里,你只是个小职员,上有主管或老板,他的我相就比你的我相大,他的主动权就压过你的主动权。万一他的看法跟你的看法不一样,这个时候你怎么办呢?其实修菩萨大乘就是要让我们有智慧去面对这些问题的,只是菩萨大乘的佛法也没有讲得很清楚。我自己经过摸索之后,得到了一些心得,今天讲给你们听。

  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第一、你的我相要健全,要成熟。也就是遇到问题你自己要能够承担,要能够勇敢面对。

  第二、要学会超越我相,进入人相。怎么样才算是超越我相进入人相呢?就是你要放弃你自己的主动权,以别人的立场来看事情,来作判断或提出想法。我们有一个指标,可以用来检查自己是不是已经超越了我相,进入了人相。譬如:或许你自认为很慈悲,但别人也认为你慈悲吗?如果你能够在别人认定你是慈悲的,然后你才敢说自己是慈悲的,这就表示你已经超越我相进入人相了。依此类推,如果你对一件事情的认定,都是出于你自己的思维,那你还停留在我相中。假如你的认定也能得到别人的认同,那这个认定才算是进入人相的认定。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我们能够拿这个条件来时时检验、反省,做实际的修行,那就是真的进入人相了。这个检验、反省的工作虽然是非常繁重的,但它的实践效果却是很真实的。我们在跟人相处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别人怎么看我,而不是我怎么看他。如果我们都能清楚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别人是怎么想的,那就是所谓的他心通。当你有了这个能力以后,与人相处就很容易了!你不但能清楚知道别人心里想甚么,甚至你能够比他自己更了解他,到这种程度,你的人相就算健全成熟了。

  第三、人相健全成熟后就要再进一层,进入众生相。众生相就是一个团体组织,它是有生命的,像国家就是众生相。国家不是有很大的权力吗?这个权力是怎么来的?就是组成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个人的主动权凝聚起来的。凝聚成众生相的主动权,远远高过每一个我相、人相的主动权,它拥有极强大的力量,能完成非个人能力所及的众生相的大任务。想要知道一个修行者是否已进入众生相,我就是观察他是不是懂得应用权力去完成众生相的任务。如果一个修行人看到任务当前时,他只想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完成这个工作?那他还没有进入众生相。因为进入众生相的人,绝不是靠自己的能力去完成任务,而是懂得运用这样的权力去完成任务。他不必具备诸多能力,但是他必须懂得运用权力。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今天讲这个大家不见得能懂,但是当一?人聚在一起时,不知不觉中都在遵守这个法则,因为这些原则就是法性所生出来。或许你根本不懂什么众生相或众生相的权力规则,或做事情要守什么纪律等等,但是只要一?人聚在一起,一定自然而然就会遵守这些法则。因为大家不懂,起初也有不遵守的时候,于是就不断会有冲突、麻烦产生,这样撞来撞去的结果,到最后还是会遵守的,这些事情我们修行人必须去了解。大家要知道从健全、成熟我相,再健全、成熟人相,再进入众生相,要一步一步修,不能跳级的。

  接下去应该讲怎么进入寿者相,可是我想这就不用讲了,因为讲了也是白讲。现在就由大家提问题,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各位,我相应该有某种程度的健全,所以就在怎么进入人相这件事情上,大家有什么问题?

  朱:请教老师,像我们处在今天多元的社会里,我们周围的人可能来自不同地区,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的职业……大家对好人的定义可能都不一样,那我们说别人的定义,是指那一个人的定义?有没有客观的标准?

  老 师:没有。你面对的那个人,对你来讲就是别人、就是人相,那么就是看那个人怎么说你了;若你面对的是几个人,那几个人就是人相、就是别人,就要知道这几个人怎么说你,怎么看你了。

  朱:那等于标准统统不一样,有很多很多的标准……

  老 师:噢!不是!有一个统一的标准:都是别人说你的。这个标准是一样的,至于他们会说出什么来,那是不一样的。

  问:关于人相的问题,因为老师提到要放弃自己的主动权,然后以对方的主动权来看事情。对这一点,我的体会是用我的主动权去融入别人的主动权,我并没有放掉我自己的主动权。因为我融入到对方的主动权里面,用对方的角度去体会、观察,其实我还是有我的主动权,这样我才不会掉入一个陷阱,如果我完全放掉自己的主动权,而以他的主动权来看,有的时候会被对方限制住,变成掉到他的框框里面。

  老 师:噢!不是放掉主动权,我把它修改一下,就是放掉你的立场,而不是放掉你的主动权。你要放掉你的立场,才能够了解他的立场。

  问:所以那边感觉比较像是用我的主动权融到他的主动权里面去,用他的角度,用他的想法,用他的立场看事情,那等于是用感同身受的方法,感觉到他的feeling,就是说用他的feeling来感觉自己。

  老 师:你若把无明以下东西都放掉的话,你是用了纯粹的主动权,也就是你的本来面目、本明这个部份进去,那么才会真的。不然的话,其实还是带了「你」进去,你可以不放弃你的主动权,你只想到「主动权」,但是连「我的主动权」的这个「我的」都要没有。

  问:对,对,所以那里面还是有深度的问题,这样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祺:有人说我好或不好,是对方的感觉,不是我真的好或不好。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发现了一个层次:我们知道对方的立场,对方也知道我们的立场,我们发现对方看的角度并不是很宽大,是不是可以跟对方沟通?这样的话,是不是也不放弃我们的主动权,也融入他的主动权?但是,我们是用沟通的任务去完成一件事情。谢谢!

  老 师:可以!

  祺:假如发现他的角度有点狭隘,而自己的角度比它更宽广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要跟他沟通一下?

  老 师:若是这样就是去教他了。如果你能进到他内心深处,你就会知道他内心深处有什么问题,或有什么偏执了,你就可以想办法帮他从那个地方走出来,或说把那个地方的结解开,能这样做,就好像在做心理治疗,也就是自度度他,自觉觉他了。如果我们没有能力进入别人内心深处的话,想要帮助他,也无从下手,所以这个是进入人相的问题。好,大家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问:我想人我之间,从小到大都一直是一个很难划分的情况,最让我疑惑的一点就是,我常看到一些政治家笑对方说: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我自己的体会是说,不同的立场当然会有不同的想法、作法,就像老师您刚刚讲人相与个人,面对不同的团体,不同的组织,你几乎就是不同的一个人,是不是这个意思?

  老 师:差不多!每一个团体组织都会有它的特质,就好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个性一样。不过,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团体组织,都不是很成熟的,都是松松散散的。在这种松松散散的团体组织里,有众生相的部分,也有我相、人相的部份,可能我相的部分占得还比较多些。如果多数都停留在我相层次的话,他怎么看,看到的总是我相的问题,至于人相或众生相的问题,他也有看到,但可能不到百分之十。如果你处在这样的团体组织里,你对这种情况了解得越清楚,你在这些人相里面,才可以活得很好,不然的话,会活得很辛苦,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问:我想老师您讲的这个部份,是不是就是我的业?因为你涉入深,或者是你进行到某一个位置,自然就有一种你也说不出来的东西?

  老 师:我不把它看成一般讲的业,我只是描述一个真实的现象罢了。我过去讲四相的时候,纯讲理论,定义简单明白,你们听起来也容易懂,但是当你们去面对现实情况的时候,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今天我只是把这个不简单的、复杂的情况说出来给大家知道而已。

  问:那我想回归到自己的部份,所谓的家庭就是家业,我的工作就是事业,在过程中它不断的给我所谓我相、人相、众生相,然后整个活动一直都是如影随形(形影不离),而且我意会到,有的人功在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许他留给家人的是不好的感觉,那我就会想到我们个人的交代,比如说我个人在人相上做了一些努力,最后可能因为众生相的问题,就像众生相的组员与组织不合,或者是到了连家人都管不上了,你已经在这样的过程中了,最后就有所谓的牺牲,对很多事情来讲,这又不是当初预期的,是不是过程中我们必须有一个基准?比如说不要脱离太远,对人相、我相或者还是要回应?

  老 师:你是说在整个过程中变得身不由己,被牵着鼻子走了,是不是?那是因为你没看懂。如果你能把整个情况看懂了,你不但不会被牵着鼻走,你反而可以掌控事情的发展过程,我今天要讲的重点就是这个。因为你看不懂,你糊里糊涂,当然只有随着事情的发展而浮浮沉沉。但是看得懂的人,他事先就站在制高点上,将来会如何发展,都在他的预测当中。他甚至可以在关键的时刻,做一个关键性的动作,改变事情的发展方向。

  问:我们在职场上常常遭遇到:如果你要争取自己有利的情势或位置的话,你所做所为可能就是对你的良知(本性)不合,这个时候我们怎么样去面对?

  老 师:好,我了解你所说的情况。你想争取到比较好的位置,又能够不违背你的良知(良心),那你的智慧就要再高一等。智慧高的人,是可以做到两全其美的。在中国古代有很多智者,处乱世,他就隐居了;逢治世,他就出来了。对事情要做出正确的判断,要靠自己的智慧。

  好,苏女士!我今天讲的这一段,你听到了什么?

  苏女士:老师提到绝大部份的组织,他的众生相其实本身是松散的。我的疑问是:每一个个人在他的组织里面工作的时候,若他本身的「我相」只是修了一部份,他的「人相」也没有非常的好,再加上他所待的那个环境,那个组织的「众生相」也不是很健全的情况下,那他应该如何自处?因为他在组织里面做事,在某一些层面他是代表组织在运作的,那他又要怎么样来执行他的任务?譬如说他有他自己的我相,然后他的公司,他的同事每个人都是各自的我相,那每个人各自的我相都有他们不完整的地方,但是他所执行的工作又是牵涉到组织层面的,他可能面对的是同事,或者是主管,或者是所有的职员,可能有一百个人,那一百个人不可能同声一气都说你这样做是好的,这时候他又要怎么办?

  老 师:没有答案!这个地方我没有办法提供答案,因为没有一个状况是相同的。通常在这个时候,分寸的拿捏最重要。这分寸在那里?就是在我相、人相、众生相这些层次间,自己处在层次和别人处的层次,你越清楚就越好。如果你的位置,你的权力还只在人相这个阶段,或者是还在我相这个阶段,但是你看到了众生相这边的问题,你要怎么办?这个时候,有一个错误你不要犯——不要把你的我相放大变成了众生相!如果把自己的我相放大到众生相这个阶段,这个时候就会变成一个独裁者,所有的独裁者都是这样出现的。

  问:老师!其实综观很多事件,或者是从历史上来看,很多的组织它本身的众生相可能就是中空的,但是事情就是必须要做决定,也没有时间大家来商量,那这个时候呢?

  老 师:这个时候要退。因为因缘际会就把你安在那个位置上,你必须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你可以扮演这个角色;扮演完了就赶快离开,不要占住那个位置,一直做下去,那就成了独裁者。这个戏码一直在我们历史重演。这种独裁者不仅出现在国家的事情上,在各种团体组织里也都有这类情况发生。这是不对的,你任务一完成就要赶快离开。所以我说掌握到众生相权力的时候,就是要完成任务。任务一完成,就要放下权力,否则就是罪恶。

  好,我们今天就到这里。

 
 
 
前五篇文章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10:「众生相」的核心是「连结」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11:谈「我相」层面的「连结」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活在慈悲中·身心得自在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对在家众修行的忠告

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超越的智慧

 

后五篇文章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08:进入人相的实例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07:众生相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06:如何进入人相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05:成熟我相

梁乃崇:关於「四相」之04:独立自主,许下承诺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