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学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修行人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29:1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学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修行人

   学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修行人——二○○八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报告

  ◎释华性比丘尼

  感恩常住慈悲,感恩三宝慈悲,感恩上妙下祥师父慈悲,感恩上妙下融师父慈悲,感恩大众师父慈悲,给了我写行脚报告体会的机会。首先忏悔我未能认真对待,总想糊弄一下蒙混过关就行。在听大悲寺行脚报告时,听说很多师父也不想写,最后被上妙下祥师父呵责其不发心。我听完报告回来后又将自己的报告重新修改了几次,都不能算作是体会,只是一些我自己的想法和知见,有犯妄语和绮语的过失。这份体会是未打草稿就直接写的,如有不如法之处,敬请上妙下祥恩师、上妙下融恩师、大众师父及所有善知识慈悲指正。

  体会,上妙下祥师父在开示中说:是我能实际做到的,能在法上、戒上得真实受益的才可称为体会。而我所能做到的,少得连我自己都不知能有什么,只能将这篇体会报告当作一篇忏悔文供养大众,回报为了延续正法及严持戒律的所有身体力行者、见闻随喜者、布施供养者、护持三宝者。同时将所有功德回向给有情、无情一切众生,愿他们离苦得乐,皆共成佛道。

  行脚乞食是佛制,在未理解之前我一直认为:我既然受了此戒,就应行持。如果师父不让我去或不让受过菩萨戒的戒兄、道友去,我就认为不公平,心怀不满,充满了抱怨、嗔恨。上妙下祥师父说:这其实都是我内在的嗔恨抱怨。我却被境转,还将抱怨、嗔恨放在了外境中,放在了师父身上,在心中和师父较劲,远离了一切唯心造的无我空相的真理,在此忏悔!因我还未认识到在持戒时首先得遵守常住的规定,而且护持常住、依教奉行也是持戒。此次行脚是我第一次以依教奉行的心护持常住,听从常住安排去出外行脚,并以坚持到最后的决心走完全程。

  日中一食、不摸储金钱是佛制,行脚乞食是佛制。头陀住世,正法久住。宣化上人曾说:只有不摸金钱的才是清净福田僧。而我在没来道源寺之前,我只是在沙弥十戒中学过这些戒律,行持时都是在方便中行持,找种种的开缘。日中一食变成了两食,中间还有小食、零食,水果在过午前明相后随便吃,到最后连晚上都吃,一天之中数数食,不知次数。

  去受具足戒时,道源寺一戒兄劝我受沙弥戒时日中一食、不摸触金钱、不储金钱,并告诉我应如何做。我听后将金钱舍与居士,给自己三天的时间适应日中一食,感觉比数数食省事多了,还少了很多烦恼。自此以后我每天都坚持日中一食,其余时间只喝白水。不捉金钱戒我在戒场行持了一段时间,觉得挺好,不但省事而且烦恼少。来道源寺之后才开始真正行持不摸金钱戒,但却不彻底,总有走出道源寺再继续摸钱的想法,在此忏悔。

  来了道源寺之后,钱就在上妙下融师父的指导下由居士帮助如法处理好,并且帮我检查所带物品,不如法的如毛衣、带动物图像的物品全部换成常住的如法物品,并如法对首忏悔。

  由于我口业太重,常顶撞师父,说师父过,给常住带来极坏影响,被遣送茅蓬思过。刚好亲慈戒兄亦在茅蓬,将我狠狠训了一顿,说我没有良心,不忠不孝,上妙下祥师父老远把你从北京接过来,你不生感恩心,恭敬师父,还说师父种种不是,道源寺只有你这个劣徒敢跟师父对着干。我听后生起一丝惭愧心,但很快就淡然,有时还会说师父的不对,但比以往轻些。后来听了上妙下祥师父讲的《佛说四十二章经讲记》,这才对上妙下祥师父生起信心,但还不会依教奉行。上妙下祥师父知我在茅蓬呆不住,让我回道源寺忏悔,而我却不想回去。

  来道源寺之前曾有一位师父说,外来挂单的能在大悲寺呆三年的不多。我不服气,心想:我要是去道源寺就非得呆三五年再说。回道源寺忏悔后才开始安心住下来。

  在茅蓬时觉得带有玉、玛瑙的念珠不如法,因玉、玛瑙皆属于宝物,就舍给居士,交大悲寺处理。在听受戒体会报告时,一位师父说:上妙下祥师父连盛钱的钱袋、红包都不允许碰。我方才记起我还有空的存折卡,储钱、摸钱之心还是未断,还有离开这后继续摸钱、储钱的心,于是便舍给居士处理。在整理经书、佛像时,戒兄见我有镀金的佛像、财神像,说不如法,便交给接待室居士处理。看完《分文不取》后,得知自己所有贩贸所得物品都不如法,于是又全部舍掉。一条不摸储金钱戒行持了三年多才逐渐如法行持,然而仍旧贪心重,喜好多储物品,对于色身贪恋尤重,在此忏悔!

  日中一食,我原先只知每天日中前吃一顿饭就行,来道源寺后才知次第食、不分别食、不别众食等,也禁食带牛奶、鸡蛋、葱、蒜、韭菜等荤辛食品。我对于次第食只是勉强做到,刚开始吃不完跟前的食物又想吃下一个食品时,就把吃不完的推到戒兄面前,后来才改此恶习,学会次第食。上妙下融师父见我拣择食物,让我忏悔并对我特殊关照——看着我过斋。在师父、大众师父的帮助下,我才逐渐地不拣择食品,好吃的也吃,但不敢要太多;不好吃也吃,但对味道的分别至今未改。在此忏悔,今后努力改正!

  每次写行脚报告时,我见其他戒兄都发愿弘扬戒律,要将日中一食戒、不摸金钱戒弘扬到每个角落。听上妙下祥师父讲沙弥十戒,师父发愿度所有人出家。见人发愿,我也随喜,跟着别人发愿持日中一食戒、不摸金钱戒,生生世世随师行持头陀,度所有人出家。愿是发了,可我做不到。行持只是在表皮上下功夫,愿也都是空愿。所以师父说我聪明,但因做不到而没有智慧,愚痴。在此忏悔!今后努力完成愿力,在改习气毛病中下功夫。

  我以为此次行脚是止方便语,不能宣说日中一食戒和不摸金钱戒,所以未曾宣说。宣化上人曾说:这两条戒再加上其它清净戒律便是正法住世。而我以为自己没能力完成这个愿力。在写行脚报告时我才知道,只有行持日中一食、不摸金钱才是真正的弘扬日中一食、不摸金钱戒,所以上妙下祥师父一直教导我要“以行代解”。

  在行脚途中,常住规定每天诵十遍楞严咒。前两次行脚我连一遍完整的咒也背不下来,这次还好些,除了集体诵咒外,我还能多背三遍,但应忏悔的是:在集体诵咒时我大多昏沉放逸,在妄想中度过,以此宝贵时间休息色身,至今未改,今后努力改此恶习。

  来道源寺后我才发觉自己口业重,出口即是过,于是向师父请求止语。师父问我止多长时间,我刚开始想说一年,但戒兄说她止三年语,我想和她一起止,所以告诉师父说:“止三年。”师父说:“是止方便语,上殿诵戒诵经咒还得出声。”刚开始别人一说话我随口即答话,有时还会主动与人讲,等我发觉时话已经都讲完了,这是犯妄语,找师父忏悔。后来才止住不说,但依旧会哼哼做手势。

  有一次师父让大家在讨论戒时说话,自此以后,我发觉止语止不住了,每次都随习性跑很久,有时甚至整天都说。于是我向上妙下祥师父请法,如何才能真正止语,不犯妄语?师父说:“得一切时都止语,包括上殿、诵经、诵咒、诵戒都不出声才行。‘说’已成为我们的一种惯性,去除这种惯性犹如一个人去挡纵横四十里的洪水。只要旁边有人,就不能让人听到你说话。如果是闭关,自己一个人时诵咒可以出声,但众中止语不好做,别人叫你时很容易哼一声,最好完全止语止一到三个月。”我没有完全听上妙下祥师父的话,请完法后即向师父要求。师父说我止语不止心,最后勉强答应,还说我自私,时间到止方便语三年的时间。

  这下可好,有病药也不能作法了,发衣服也不能说净,连安居对首文也不能说了。省事倒是省事,此时也发觉自己自高自大,我慢心强,不听师教,不考虑后果,总喜欢说大话,到做事时容易犯妄语,这也是不依教奉行的行为。

  完全止语了之后,经、咒、戒全不会诵,脑子里全都是妄想,放逸、昏沉、懒惰,我这才开始反观自己,才知道自己习性如此重。虽然发愿要严持净戒,宁死不犯,然而我的行为却是念念放逸、时时犯戒,稍不注意上殿就随唱几句,过斋念回向时就随大众跑了,发觉后自己还好笑,于是写下来发露忏悔,还好师父事先提醒我不能哼哼。在此向上妙下融师父、大众师父忏悔,我会努力做到止语,最好能摄心。因为我还不能做到摄心,只能朝摄心这个目标努力做,然而这次完全止语最终由于我未依教奉行而终止,只能止方便语。

  行脚期间我在止方便语,只是跟随大众行走,乞食时也是如此,所以对于空钵不空钵没有太大的感受,总想以少欲知足的心去乞食,以对治贪心。在行脚乞食的十五天之中,第一天乞食即空钵,虽遗憾未给众生种上福田,也忏悔自己悭贪,不与众生结善缘的恶习。

  有一次三人乞食时乞到一个馒头,让沙弥尼传悦接过。在回来的路上体味到空钵后的清凉,这是因持不摸金钱戒带来的清凉。这个馒头是因为男主人得知我们不要钱,在女主人不同意给的情况下坚持给我们的,还说这是他们的中午饭。归途中忘却了脚疼,只知往前走,同时也忘了后面还有小众,应时时给予关照。同时也感觉到女人的懦弱,厌恶女身,希望我能早转男身,做大丈夫,不受尘世烦累。

  行脚期间,见师父为大众操劳,我才知自己很少感恩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也未曾恭敬过师父。虽然有时也去关心师父、照顾师父,但没生起过恭敬心,只是按上妙下祥师父在《上师五十法颂讲记》中开示的去勉强做而已,此时我才知自己少上了一课。对三宝、父母、师长生起虔诚的恭敬心、信心、感恩心,是初受皈依做居士的最基本要求,而我却从未生起过虔诚的恭敬心、信心、感恩心,都是在别人的照顾中,父母、师长的呵护下长大,都是索取而无回报,以至于我在读《华严经》时,读到“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时感到软弱无力,发觉自己好像从未信过佛。

  师父为我开示说:要做到圆满的信心得是开悟的人。还说我来道源寺是一个信,住在道源寺又是一个信,软语安慰以长养我的信心。在此忏悔不恭敬佛法僧三宝、不恭敬父母师长;信心不足,常生抱怨心;见师过,说师过;见大众过,说大众过;违师教,不依教奉行。今后应努力生起虔诚的恭敬心,补足我所缺的一课。

  乞食时我之所以以少欲知足的心去乞食,是由于我自己贪心重,吃得太饱,非但不忏悔自己过,反而抱怨居士供养太丰盛。在寺院过斋时也抱怨师父点斋样数太多,以至于吃得太饱。喜欢在大悲寺过斋,样数少,水果、小食都少,想贪吃也没有多样的食物。

  为了教训我这么愚痴,乞食时就让我得到反省。一家女主人在家收拾玉米,知我们只乞食物,她马上放下手中的活,洗手后从屋中端出一个花卷。她家的小男孩原先在院中玩,见母亲端出花卷,马上上前对着母亲要:“妈妈,我要吃。”母亲忙安慰说:“一会妈妈给你做。”男孩却不干,一直哭着朝母亲要,但女主人却没有给他,还是布施给了我们三人。男孩也一直渴望能吃到这个花卷,我们为其回向后离开。

  我以前一直都以为施主应如是施,我亦应如是受,从未生起过惭愧心。书中虽然也要我们在食时生惭愧心,常念信施难消,施主布施的物品都是在省自己及家人的口粮。但我在看书时怎么也想像不出如此的画面及情境,只是随口念。此事之后我才渐生惭愧心,开始学如何感恩施主的布施、师父的辛劳付出,学着去感恩身边的一切。反观自己以前抱怨、嗔恨是多么愚痴无知。我应该学着做“无论有多少人的供养,多少人共住在一起,都如同自己一个人一样无求”,这是上院师父在行脚报告中所写的师父的开示,我只记住了大概意思。

  所有的过失不在于外面的环境如何,而在于我的贪心,我所应该做的是在过斋时制止贪心。所以上妙下祥师父每次见我提到饮食,都提醒我不可吃太饱。然而我在过斋时都没有做到,总是吃饱的时候居多,很少吃得正好,好像我很怕饿一样,然而我更讨厌饱,但却老是在饮食中败下阵来。这也证实我平时的贪心就过重,而且从未发觉、制止。在此忏悔!今后我得好好查找原由,努力改正它。

  乞食时还有一件事对我教育意义挺深。我和亲辉师、传愿沙弥尼一组,亲辉师主乞:“我们是路过的出家人,向你家乞点食物。”女主人一听,没吱声就往屋里躲,男主人边往外走边说:“我见到像你们这样的出家人多了,你们都做过什么善事?”我当时听完这句话,头脑一片空白,在我的记忆中我仿佛从未做过什么善事。三人之中,竟无一人回答男主人的问话。

  佛说:“所有言说,都无实义。”就如同我来这里三年多了,还是不明白师父所讲的开示,只知道好,但却不会做。觉得师父怎么说都好,都对,也背下来,记住了,但却不会用。佛说的经也都好,啥方法都好,但我都做不到。师父每次开示后问我明白不明白,我也不敢说明白,只能告诉师父:“我记住您所说的方法了,如果我真明白我就会做,我不会做就是没明白。”

  在这三年多之中,被清单一次,遣送茅蓬一次,忏悔之后心才安住下来。但我也学会了写忏悔,每次写忏悔都觉得不究竟,怎么也挖掘不出我犯戒的根源在哪,但每一次都比以前深刻。直到我去大悲寺通宵拜忏才体会到一些罪业本空的道理,也对睡魔有了一定的认识。然而由于习性过重,我还得坚持写忏悔,写出改正方法。也常提醒自己诸法空相,做任何事都提醒自己生感恩心。如师所说:感恩所有人的成全,把机会让给我。但这也只是在学习当中,未能彻底做到。

  在乞食后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思维着男主人的问话,然而我依旧没有答案。佛经中的道理此时都已变得模糊、淡然,我实在记不起我自己做过什么善事。直到写报告时我才记起师父的开示:不在于戒条多少,诵戒打戒七是为了让戒进入种子识,这样才会自动防非止恶,用命去换戒才能持戒清净。我平时所做的善事没有进入种子识,都是在表皮上下功夫。

  就像持戒一样,我自以为持戒很好,学的戒条知识也多,也觉得自己懂戒,经过此事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愚痴。正如师父所说:“都是在语言、记忆上下功夫,持戒都在喊口号,可实际行为却哪一条也没有彻底持清净,更不用说严持不犯,宁死不犯戒。这些都是标语开示,对治别人,给别人讲还行,做根本没去做。”止语之后体会更深,直接面对自己,于是开始努力朝这个方向去做。

  行脚途中,由于脚起泡、脚筋拉伤,走路一拐一拐的。到行脚结束前两天,大多数道友的脚起泡、筋拉伤。居士打电话请教按摩医生,告诉师父哪边的脚筋拉伤,就用手背拍打哪边的胸腔,先用手按一下,哪个部位痛就拍打哪个部位等等。我听后就信了,让一位师父用手背拍打,脚筋拉伤得到缓解,打了一百多下,脚比以前轻松多了。各人因缘不同,很多人说不好使,可能是拍打没到位,或者拍打手法不一样所致。帮我拍打的师父学过少林功夫,拍打时是用手甩出去的力量然后自然弹回的柔力。我也学了学,但却很生硬,手背都拍肿了也没学好,只好放下。不过通过这件事后我觉得:第一念的信心就会感召好的因缘,无论什么样方法都会管用。犹如师父牙痛时念观音菩萨就管用,但后来起心动念,怎么念都不好使,这是一样的道理。这也是我的理解,也不知道算不算体会。

  对于持戒我只是在顺境中行持,还不能做到“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宁死不犯戒”,所以我只能借着大众熏修,让僧团的大力量推着我往前走。有很多的戒兄说她们想怎样怎样,或想去住山、闭关,找一处安心学戒的场所。我都不会选择,我会在僧团中安住,僧团的大众熏修的力量远远超出我个人的力量。

  上妙下祥师父常在开示时要我们抓住僧团的大利益,而忍受一些小的问题。我会在这之中学会真正的依教奉行,虽然我做得不好,但我会努力行持直至圆满。有人说:“我出去后该怎样按照上妙下祥师父所说的去做,怎样行持佛戒?”然而我知道:我出去了就远远赶不上上妙下融师父,因为我还没有师父的行力,所说与行相差太远。如果我是比丘,我也会跟随在上妙下祥师父身边安心修道,改自己的毛病习气。至于师父怎样管我,僧团如何变动,都与我跟随师父修行的愿力无关。

  我要抓住修行的第一关:跟随师父,修正自己,直至圆满。只有这样,我才会真正持佛戒。因为师父常开示说:我们修行的全部过程都要靠善知识的指导。无论怎样生烦恼、环境怎样不如意,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愿力,努力适应任何环境,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修行人。

  行脚时过斋地点大多选在行人过往比较多的地方,师父说: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行脚僧,从而种下菩提种子。在铁南小学前的水泥地过斋时,曾有一位受菩萨戒九年的男居士,他说自己曾走过全国各大寺院,对于修行佛法依旧迷惘。虔诚顶礼师父,并向师父请法,师父为其一一开示。大众过斋时,他还帮着忙前忙后,还与随行护持的居士一起用斋。过斋后,大众继续行脚,他一直站在那儿恭送我们离开,同时对师父说:“看到你们,我看到了佛教的希望。”记得上妙下祥师父也曾开示说:“众生需要头陀行,需要日中一食、不摸金钱,需要清净的戒律。”

  一位受了菩萨戒的女居士因为不懂戒,还供养出家人带鸡蛋的食品,她以为鸡蛋可以吃。《楞严经》云:“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覆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于世真脱,酬还三债,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为彼缘,如人食其地中百谷,足不离地。”因此我们不食牛奶、鸡蛋等荤食,也不吃葱蒜等五辛。她来到过斋地点后,向师父抱怨自己如何不幸,抱怨环境,犹如我抱怨师父、抱怨环境一样。上虚下云老和尚曾开示说:在环境不如法、处处不如意处修,一心观照自己,行住坐卧,二六时中一切无心,不被物转。而我却总是被物转、被境转,见物着物、见境着境,只看到诸法空相的名词,却体会不到诸法空相的道理。如佛所说:口便说空,行在有中。在此忏悔愚痴!

  乞食时由于一些小众是第一次参加乞食,大家平时在寺院已经吃惯了如法的斋饭,所以乞食时忘了世间的咸菜可能会加葱蒜,所以不慎乞到了一些不如法的食物,混入大众饮食中。过斋时我吃出有蒜味,但却怀疑自己是不是多心了,又咀嚼了一次,还是不对劲儿,吐了出来。这也是我平时不信任大众的一种表现,同时也在不分别食中败下阵来,摄心为戒亦未做到,同时还有疑悔心、嗔恨心的恶习,在此忏悔!此事之后,因怕大众动念,每次乞食回来,师父都亲自检查乞来的食物。不如法的如带牛奶、鸡蛋等成分的饮食都让乞者自己再送回去,并向施主解释清楚。师父在出现问题时每次都能无私的奉献自己。

  每日的行脚的里程一般都在四十里左右。即使中途由于有人请法或赶上半月半月诵戒等特殊原因,就算走到晚上十点左右,师父依然会带领大众完成规定的里程,所以连比丘师父们都称赞上妙下融师父依教奉行做得好。

  选择休息地点大多在已收割的庄稼地里、桥下或树林中。有一次因在离玉米地过近的树林中过夜,却被当地村民当作偷玉米的;还有一次因在离居民过近的小树林过夜,狗吠了一夜,主人担心了一夜,早上还被这家村民撵。师父打电话请法,上妙下祥师父开示说:选休息地点应远离未收割的庄稼地,以防人起疑。如果离居民家过近,一定要事先通知,打好招呼,令其心安,同时达到行脚乞食的目的——度众生,给众生带来清凉,种下清净的菩提种子。

  行脚乞食的最后一天,师父带我和传光式叉尼一组,去二层楼的楼上乞食。上妙下祥师父在开示时说不允许上楼乞食,可能师父觉得楼房门都在阳台这面,又只有二层,外面能看得见,所以上楼了。我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如法,所以乞食时遇到一家布施两个馒头时,我很不情愿收下。我一闻馒头有蒜味,示意师父不能要,师父却认为把皮扒下来可以吃,让我收下放入钵中。我心中不满意,但还得依教奉行,最后想起蒜味污钵,于是拿出放入塑料袋中。

  后来又去楼房乞食,楼道门口都有电子防盗门,得按一楼各户的门铃,如果有人答应才会给开门。刚走进去门就关上了,黑洞洞的。单元门是进去了,但敲了三家都没乞到,出来时还把传光式叉尼的衣角紧紧夹在门缝里,出不来。刚好这一栋楼的一老妇在门口看热闹,她用钥匙帮我们把门打开。乞食以不如意的结局结束了,这也代表着我的修行还不圆满,需要我勇猛精进,继续行持每一年的二时头陀,直至未来际,与师生生世世行持二时头陀。

  最后一次过斋是在城内,有一吃斋十年的老居士亲自煮饭供养大众,并将家中的素食拿出,但其中有素香肠。上妙下祥师父在开示中曾说:不食带动物名称及做成动物形状的素食,以防产生杀心。告诉她不能用,让她拿回去处理。

  由于我们行持日中一食、不摸金钱戒,感召到每天的食物都非常丰足,居士护持也非常周到。中途还有人开车追着我们供养金钱,告之不摸钱后,他又追着供养矿泉水、牙膏、牙刷等物品。午后还有人供养水果、饮食,告诉他我们午后不再食任何食物,也不储存,让其带回。路上行人见我们背包行走,不坐车,便发心给买票,想将我们送到目的地。有的司机自愿开车将我们送到终点,并一再地询问。在此随喜其发心,并愿其早日离苦得乐、早证菩提。

  此篇行脚报告是在听完上院比丘师父们的行脚报告后所写,在此忏悔以前听行脚报告时放逸、懈怠,不恭敬三宝、不恭敬比丘师父们的辛劳付出,还提缺点,用上妙下祥师父的开示对治其不究竟处,在此忏悔!我就犹如一个愚痴的人,佛教我成佛的方法,我不去做,却用这些方法去告诉别人,说这样做可以成佛,而我却不去做,所以我终究不会成佛,永远是那个愚痴人一样。这是我在写忏悔一年多之后才反观到的,供养大众,希望大家不要犯这类错误。

  上妙下祥师父说:“戒、法都得经由自己的努力修证才会变成自己的。”体光老和尚的开示是这样告诉我的:“无论你能诵多少部经,念多少佛,诵多少咒,都是佛的经、咒,只有自己真正走过的路,自己的真实体会才是你自己的。”亦如虚云老和尚所说:读万卷书须行万里路。上妙下祥师父亦说:“学戒要老实,要结合实际生活,否则学戒就变得没有意思,就走不动了。”我们现在学戒,每天上午也听,下午也听。我很反对这样学戒方式,但还得随顺大众,得跟着听,然而我在学戒时起烦恼、睡觉,在此忏悔!

  我现在开始学依教奉行,随顺环境,在这逆境之中改我的习气毛病,努力做到一切时都能改变心态,去除自己的习气。当反观到自己起嗔心时,马上用慈悲去对治,学会包容而减少嗔心。如果心还是不开解,马上写忏悔,写出改正方法,心就会释然,讲多少也不如行来得真实。犹如我给别人讲大道理,别人听了心中舒服还好,不舒服就会马上争辩,反而增加业力,不如拿起扫把去扫地,扫一下地就干净一些,心还真实。犹如我在喋喋不休地说,而不如师父、大众师父努力行持戒来得真实。亦如上妙下祥师父所说:“不说才是真正的好。”

  行脚报告就写到这儿,原本想写实在的一篇体会供养大众,然而由于我的心还不实在,充满了知见戏论,都是在表现自我,而且慢心大、女人态,心不在道上,亦未做到师父所说的念念摄心,当下去做,在此忏悔!

  此次行脚圆满结束,感恩师父、大众师父的帮助,感恩护法居士的护持,感恩在家大众护持常住,感恩施主的布施,感恩所有善知识的付出,也感恩上妙下祥师父的教导。每当我执著于自我时,师父总告诉我所做一切都要为了大众,去除我的自私自利,让我更深层的去认识和体会无我空相的真理。

  惭愧弟子释华性合十!

 
 
 
前五篇文章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二○○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传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依教奉行——二○○八年学习二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星火燎原——二○○八年行脚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分文不取自在行——二〇〇八年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下院道源寺二〇〇八年秋季行脚

 

后五篇文章

吕澄:略论南方上座部佛学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二〇〇八年二时头陀体会(释亲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释传昌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解脱之路——二〇〇八年行脚体

吕澄:略述经部学(下)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