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禅宗妄心系与真心系(聂清)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51: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禅宗妄心系与真心系(聂清)

 

  摘自 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刊1997年第1期

  作者:聂清

  禅宗各派,都不同程度地采纳了如来藏思想。这种思想认为:众生本具真常清净之如来藏,但为无始以来烦恼妄习所覆而不能显了,遂有六道轮回流转不息。若能舍妄归真,如来藏出缠成为法身,则知本来是佛、具足功德。真常的如来藏思想每每与心性论相合,称为“自性清净心”、“常住真心”等,所以又名真常唯心论。①受这一系思想的影响,禅者都认为悟后之心与诸法实相是一体不二的,在这一点上,宗下各家没有区别。然而涉及到悟前具体之心识的时候,禅宗则分化成两大派系:一系认为悟前之心识纯是真如实相之障蔽,可以称之为妄心系;另一派则认为悟前之心识多多少少与诸法实相有一定关联,这即是真心系。也就是讲,真心系与妄心系的分别,总是就现实的、具体的心识来说。依禅宗的话,即是针对“不了人”而言的:“若约不了人论,有众生有佛,若其了者,众生心佛心,元不别。”②从超越的、本然的心性角度来看,则全是真心,本无烦恼,并没有真妄的区别。

  初祖达摩传四卷《楞伽》以印心,其系别的归属集中体现在经中如来藏与阿赖耶的关系上:在四卷《楞伽》中,多处将如来藏与阿赖耶并举,称之为“如来藏识藏”,表明心识与实相有密切的关联:

  如来之藏,……为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识藏。生无明住地,与七识俱。若海浪身,常生不断。离无常过,离于我论。自性无垢,毕竟清净。③

  它认为,从如来藏自性清净而现为不净来说,也可以称为识藏。这样阿赖耶识就不仅是覆蔽真实,也含藏真实了。因此,可以从真心系的角度来解说达摩禅法。

  然而,经中同时又说道:“若无识藏名,如来藏者,则无生灭”,④显示出一种识藏异于如来藏的观点。此外,经中还有大量离却心、意、意识证人现量的主张:

  觉了自心现量,一切诸法,妄想不生。不堕心意意识。⑤

  我及诸佛,为彼种种异解众生,而说诸法,令离心意意识故。⑥

  心意及与识,远离思惟想。得无思想法,佛子非声闻。⑦

  这些表述从修证的角度间接地指出,八识同前七识是同样的虚妄。在第一章的偈颂中,经文清晰地指明:“若说真实者,彼心无真实。譬如海波浪,镜中像及梦,一切俱时现,心境界亦然。”这些思想又无可置疑地表明,宋译《楞伽》具有相当的妄心系倾向。

  这一矛盾并不意味着四卷本《楞伽》中存有内在的思想混乱,经文第三卷对此有明确的解释:

  说通者,谓随众生心之所应,为说种种众具契经,是名说通。自宗通者,谓修行者,离自心现,种种妄想。谓不堕一异、俱不俱品。超度一切心意识。自觉圣境界。……我谓二种通,宗通及言说。说者为童蒙,宗为修行者。⑧

  这说明,阐发如来藏与识藏复杂关系的真心系观点,只是为众生疑惑而建立的开示童蒙之说,并非究竟。只有超越心意意识的妄心系主张,才是指导修行的真正宗纲。据《高僧传·慧可传》所载,慧可的再传满禅师常讲:“诸佛说心,令知心相是虚妄法,今乃重加心相,深违佛意。”这从侧面证明了达摩禅的主旨应归属于妄心系。虽然其间有高下之分,但在达摩禅中,毕竟真心系与妄心系是同时并存的,这便为日后思想的分化埋下了伏笔。

  净觉于《楞伽师资记》中记载,四卷本《楞伽》的译者求那跋陀罗曾说:“《楞伽经》云:诸佛心第一,我教授法时,心不起处是也”。⑨这实际上代表了北宗的观点。因为《楞伽经》中“诸佛心第一”之心指的是核心之心而不是思虑之心,作为本经的译者,求那跋陀罗不可能将这两个概念都弄混。这种对《楞伽》有意无意的曲解,应是北宗所为。

  北宗实际上依据的经典,乃是《大乘起信论》。《观心论》中讲道:“自心起用有二种差别。云何为二?一者净心,二者染心。其净心者,即是无漏真心:其染心者,即是有漏无明心。”⑩很明显,它沿袭了《起信论》一心开二门的理论结构:但在《起信论》中,并未说明作为染净之所依的“众生心”究竟是否为具体的心。而《观心论》却毫不迟疑地判定此心即是具体的、现实的心识:“心者,万法之根本也,一切诸法唯心所生:若能了心,万行具备。”(11)由此可以看出,北宗是持真心系主张的,

  北宗的这种见地具体地表现在修证方式上:既然心识中含有真净的成份,那么,修证的方式自然就是守真心、除妄心、《楞伽师资记》在理解求那跋陀罗禅法时,就认为是:“默心自知,无心养神,无念安身;闲居静坐,守本归真。”(12)它认为道信的主张是:“攀缘不起,泯然无相,平等无二,不入此位中,忆佛心谢,更不须征,即看此等心,即是如来真实法性之身。”(13)《大乘无生方便门》更具体地介绍了这种方法:

  如来有入道大方便,一念净心顿超佛地。(14)

  若起心同缘,即是染法界是众生界,若不起心同缘,即是净法界是佛界。……净法界者,于离念中眼见色不分别,即于眼处得解脱,余四亦同。五处解脱一切处解脱,一切处解脱即一切处净,即是净法界是佛界。(15)

  它判定净心即是无分别、无攀缘、不动之心,而染心则是分别心、攀缘心。但这无分别之心又不同于木石无知,而是具有灵明觉知的能力:“佛者觉也,所为觉察心源勿令起恶。“于其中,《最上乘论》的观点可以作为北宗思想的代表表述:“但能凝然守心,妄念不生。……妄念断故则具正念,正念具故则寂照智生,寂照智生故穷达法性,穷达法性故则得涅盘,故知守本真心是涅盘之根本。”(16)

  这种完全的真心系态度导致了北宗只能走渐修的路线。对真心系来说,现实的心同超越的心是相关联的,超越心的获得,其根源在于现实之心中的真净部分。因此,现实心同超越心具备不可或缺的因果关系。正是这种因果关系,决定了从现实心到超越心的历程中不存在本质的转换——顿悟。虽然北宗的经典中也有“顿超”、“顿得”等词语,但却只表示迅速的意思,而不具备完全转换的意义。更有甚者,北宗为使真妄统一于一心,逐渐引入了道家本体论与生成论合一的思想模式:“心者,万法之根本也。一切诸法,唯心所生:若能了心,万行具备。”(17)这种万法唯心的观点与唯识是不同的,唯识中心生万法之心乃是妄心,而北宗实际上是说:“妄起于真,而妄迷真:妄尽而真现。即心海澄清,法身空净。”(18)能生万法的是真心。既然妄念生于真心,那么息妄求真的修证次第中就更谈不上真正的变革了。从这一角度讲,吕澄对禅宗的评判是有道理的:

  然而并非所有的禅者皆属真心系,于是也就未必都走入返本还源的渐修路线。另一系的代表当首推荷泽神会。其实在《坛经》中也明确地含有妄心系的思想:“此法门中,坐禅元不着心,亦不看净,亦不言不动。若言看心,心元是妄,妄如幻故,无所看也。”(19)但由于种种原因,《坛经》的内容有些混杂不清,是神会明确、突出了其中的妄心系倾向。

  神会的思想与《起信论》也有相通之处。他说:“假识有生住去来,真识如如,都无去来生灭。犹如人眼(眠?)睡时,无明心遍一切处。”(20)其中假识有去来,相当于《起信论》中的生灭门,真识则对应于《起信论》中的真如门。至于悟前无明心识遍一切处这一观点,在《起信论》中也有表述:“以一切法皆从心起妄念而生,一切分别即分别自心。心不见心,无相可得。当知世间一切境界,皆依众生无明妄心而得住持。”(21)神会将《起信论》中的生灭门归于具体的妄识,而将真如门归于真识,同北宗将二门归于现实一心的做法是大不相同的:依于此,他批评北宗(主要是普寂一系)道:“‘凝心入定,住心看净,起心外照,摄心内澄’者,此是障菩提,未与菩提相应,何由可得解脱?”(22)盖因,“今修定者,元是妄心,妄心修定,如何得定?”修行的主体不离妄心。此外,“若有出定入定及一切境界,非论善恶等,皆不离妄心”,修证的对象也是妄心。因此,“并是有为,全不相应”。(23)从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神会引起的南北之争并不单纯是法统地位之争,而是包含了深刻的内在理论分歧。简单地说,即是妄心系与真心系的分歧。北宗从真心系的立场出发,既认为有真实的能修之心,也认为有真实的所修之境,基于此建立起“凝心看净”、“守本真心”的手段。神会则持严格的妄心系态度,认为能修所修皆是虚妄:“但一切众生,心本无相。所言相者,并是妄心。何者是妄?所作意心,取空取净,乃至起心求证菩提涅盘,并属虚妄。”(24)其本意无外乎是说:开悟之前,皆是妄想。

  这样便产生出一个困难:妄心如何可能见性?

  问曰:虽有觉照,还同生灭,今说何法,得不生灭?答曰:只犹心起故,遂有生灭,若也起心即灭,即生灭自除,无相可得。假说觉照,觉照已灭,生灭自灭。即不生灭。(25)

  对真心系来说,可以采取返本的方式以归真。但对妄心系而言,心识只是真如之障蔽,其中无可归依,这种方式便行不通了。于是,神会采取了一种以妄除妄的消解方式。在此,“觉照”便不再是有本体的意味,而只是一种假立的方法,以之来消除妄念。至于觉照本身,最终仍要被消解掉:“若在学地者,心若有念,即便觉照,若也起心即灭,觉照自亡,即是无念。”(26)

  以妄除妄的方法,是妄心系理论的必然推衍。它意味着现实之心的自我消解,以及随之而来真心的自然呈现。这也意味着,从妄心到真心的过程存在一个本质的转换——顿悟。在《南阳和尚问答杂征义》中,第二十一节一直难以理解:

  志德法师问:禅师,今教众生,唯令顿悟,何故不从小乘而引渐修?未有升九层之台而不由阶渐而登者也。(神会)答曰:只恐畏所登者,不是九层之台,恐畏漫登者土胡。若是实九层之台,此即顿悟义也。今于顿中而立其渐者,即如登九层之台也,要籍阶渐,终不向渐中而立渐义。

  文中虽明确地表现出反对北宗的态度,然其具体所指却常晦昧不清。如今我们从妄心系与真心系的分化来看,神会的意思是:北宗无论怎样住定观心,也越不出妄心范围,因此“恐畏漫登者土胡”。“今于顿中而立其渐者”,则是指妄心系以妄除妄的渐修过程及顿悟结局。所以,他所讲的顿悟,并不仅仅表示时间上的迅速,而主要是标志一种从妄心到真心的根本性转变。同样,他对渐修的指责,也主要是对真心系真妄一心思想的不满。南北顿渐之争,实际上代表了真心妄心之争。

  神会反对真心系的工作只取得了表面上的成功,其思想实质并没能由其后学继承开去。他的弟子禅琳、光宝等,已有“无念灵知,不从缘有”、“长夜蒙照而无间歇”的主张,(27)开始混同本真心性对性空之理的觉悟与现实之心对纷繁现象的觉照。至于宗密,更将这种倾向发挥到极致,转化为完全的真心立场。

  在对《起信论》的吸收上,宗密同北宗的态度是一样的,都是将染净归于一心:“一心真实,本自能知,通于理智,彻于染净。”(28)具体说来,宗密认为,此心之灵明觉知为真净,余皆伪妄:“然此教中,以一真心性,对染净诸法,全拣全收。全拣者,但克体直指灵知,即是心性,余皆虚妄。……全收者,染净诸法,无不是心。”(29)在神会那里,真心之知同具体心识之觉是截然分开的。觉照只是妄心的一种功能,“虽有觉照,还同生灭”。它不过是达到真知的手段,只有“觉照自亡”之后才能达到本真觉心。而宗密则主张:“即此空寂之知,是汝真知。”(30)将现实之心的觉照,完全等同于超越之心的觉悟。他认为,这种观点在《起信论》中有其依据:“论云:所言觉义者,谓心体离念,离念相者,等虚空界。即是如来平等法身:……此觉非离凡局圣,非离境局心,心境凡圣本空,唯是灵觉。”(31)然而这却是一个误解。《起信论》中之“觉”,指的是对性空之理的觉悟,并没有宗密所说“灵觉”的意味。

  宗密这样做的目的,无疑是要在现实之心中找出超越的成份,以保证可以从现实之心过渡到超越之心。与妄心系以妄除妄的方式截然不同,宗密不自觉地走上了渐趋的路线:“故须行依佛行,心契佛心,返本还源,断除凡习,损之又损,以至无为。……须以语真之智,断恶修善,息妄归真,妄尽真圆,是名法身佛。”(32)其中“息妄归真”、“返本还源”等思想,简直是北宗禅风的翻版,至于“损之又损,以至无为”,更是充满道家渐进的意味。因此,他所标榜的顿悟,不过是一个空洞的口号。就具体方法而言,宗密主张:“觉诸相空,心自无念,念起即觉,觉之即无。修行妙门,唯在此也。”(33)这与神会禅法有些相似,但却少了一个关键的环节——“觉照自亡”。这便是妄心系与真心系的分野所在了。

  如果说在北宗中,真心缘起的思想还处在萌芽状态的话,那么于宗密处已是洋洋大观了:

  但以此心灵妙自在,不守自性,故随迷悟之缘。造业受报,遂名众生,修道证真,逐名诸佛。(34)

  一切法既皆是真心缘起。(35)

  种种幻化生于觉心。(36)

  所起之心,展转穷缘,即真之灵心也。……欲成佛者,必须洞明粗细本末,万能弃末归本,返照心源。(37)

  宗密对生成论的引入,既是其真心系思想的推论,又可以为其回复真心指出一条有效的途径。其原因及效用,是同北宗一致的。号称荷泽嫡传的宗密之所以会在诸多方面,如对《起信论》的采纳、渐修的方式,对“觉”的理解、生成论的引入等,与北宗有如此惊人的相似,根源在于他们共同的真心系立场。

  真心系与妄心系在禅宗内部的纷争不绝如缕地延续了下去,如日后大慧宗{97776004AA.jpg}之“话头禅”与宏智正觉“默照禅”的对立。宗{97776004AA.jpg}话头禅表面上看仅仅是反对分别思量、知见会解,其实质是对现实心识的全盘否定。基于此,他才设立出“看话头”这种以妄除妄的手段,且最终会归于顿悟法门,这都是妄心系一贯的特征。而正觉的默照禅则认为:“净冶揩磨,去诸妄缘幻习,自到清白圆明之处。”(38)其禅法与北宗真心系如出一辙。从反对真心系的立场出发,宗{97776004AA.jpg}对此批评道:“邪师辈教士大夫摄心静坐,事事莫管,休去歇去,岂不是将心休心、将心歇心、将心用心?”(39)他认为默照禅的根本错误在于迷妄为真,将功用集中于妄心之内而无法开脱。这是妄心系对真心系一贯的批评之处。就妄心系与真心系的影响来说,妄心系比较挟窄地局限于佛教内部。而真心系由于与中土文化有诸多相通之处,很多思想为宋明儒学及金元道教所吸收,其影响要比妄心系大得多。[责任编辑刘元齐]

  注释:①印顺《大乘三系教判》,《印顺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

  ②《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第二卷第四册,85 页,中华书局1983。

  ③④《大正藏》第16卷,510中。

  ⑤⑥⑦《楞伽大义今释》第246、224、185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

  ⑧《大正藏》第16卷,503上。

  ⑨《大正藏》第85卷,1284上。

  ⑩(11)转引自潘桂明《中国禅宗思想历程》第77、76页,今日中国出版社1992。

  (12)(13)(14)(15)《大正藏》第85卷,第1284上,1287 上、1273下、1274上。

  (16)《中国禅宗大全》第6页,长春出版社1991。

  (17)同⑩。

  (18)《大正藏》第85卷,1285下。

  (19)《坛经》法海本,第十八节。

  (20)同②.第98页。

  (21)《大正藏》第32卷,577中。

  (22)(23)同②.第89页。

  (21)同上,第107页。

  (25)《大藏经补编》第25卷,237页,台湾华宇出版社。

  (26)同②.第85页。

  (27)杜继文、魏道儒《中国禅宗通史》第11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3。

  (28)《圆觉经略疏》第19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29)《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第二卷第二册,438 页,中华书局1983。

  (30)同上,431页。

  (31)同(28),第28页。

  (32)(33)(34)(37)同(29)第392、431、447、393页。

  (35)(36)同(28),第20页、《序》。

  (38)《宏智正觉禅师广录》卷六。

  (39)《大慧语录》卷二六。

 
 
 
前五篇文章

论中国的如来藏思想(果信)

成佛之因:如来藏(卡塔仁波切)

印度佛教中的“心识”观念(姚卫群)

《楞严经》见性思想探微(释常海)

从道生“佛性论”到惠能“见性成佛”沦之探析(纯晓)

 

后五篇文章

念佛感应见闻记

念佛感应录

我愿念弥陀

惊天地,动鬼神

莲池海会念佛往生见闻记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