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法王的歌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9:56:3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法王的歌

 

  天空飘着稀疏的雪花,大经堂中央,露天的三角彩旗被风鼓荡。

  藏历2003年十一月的一天,索达吉堪布仁波切下课后,我没有离开大经堂,独自坐在大经堂一楼一角,等待法王如意宝的圆寂法会开始。

  一位年老的藏族居士提着茶壶来到我身边,喝了两碗浓郁的、又甜又咸的酥油茶后,我渐渐从极度的寒冷中苏缓过来,体内积聚了一些暖气。

  维那师的声音在九点响起。喇荣沟的弟子们发现,这个维那师不是每天在法王课前领唱的那个,他的声色非常高贵,醇厚而华丽,不仅是声音,他对旋律的个别处理也与以前那个维那师不同,自然的变调使得他吐出的一个个音非常高雅,不同寻常。

  据说,每天晚上八点,一代法王,在雪山被无尽黑暗隐没之际,由北向西,转动九十度,默默面向西山——西方极乐世界的方向。直到第二天早上,为了瞻仰的信众,法王的心子们才把法王游戏人间的这一化身重新转向正前方。

  瞻仰法体的信众越来越惊异地发现,法王的法体一天比一天缩小,到了最后两天,只有一肘长。法体荼毗的第二天早晨,上师堪布仁波切缓缓穿过经堂一侧的长廊,坐到高高的法座上,告诉座下的弟子:

  为荼毗所造的宝塔顶端的铁条因烊化而塌落,荼毗结束后,法王的心脏依然坚固不坏,鲜活如初。上师的声音一字一字,冷静不变:

  “这就是所谓的金刚心。”

  得知法王圆寂的那天,走进经堂,不知是谁,在录音机里放一首歌,那是一首祈祷法王的歌,似乎特为这个时辰而作,像极了挽歌,在法王尚住世时!歌手是一位喇嘛,那么深沉,仿佛一遍遍追忆,他反反复复唱的只有一句话:

  “喇嘛耶西诺若(法王的名字)!”我们在他低低回旋的伤痛中无声啜泣。

  2003年藏历二月,距法王如意宝圆寂还有九个月,上午十点,是法王如意宝传《大圆满前行》的时间。与往常相同,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做同步翻译。我在北山边缘一个小木屋里,正昏昏沉沉地听着,忽然,法王停下了,不知说什么,一会儿,法王忽然唱了起来。

  我完全清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听到了堪布的声音,堪布翻译的声音总是那么低沉,与讲法时完全不同。仅仅听到这声音,就令我心虚、恐慌,上师仁波切的声音,一如他的面容,疲倦、冷峻,穿入到每一个小木屋,正在承受难忍病痛的、陷入昏沉的、分别念在各地云游的弟子们,无一遗漏,显现在上师的面前。

  法王的歌调缓慢、苍老:

  “讲法上师的头也痛,

  听法弟子的心也散乱,

  广说也没有意义,

  始终没有讲完的时候,

  就不广说了。

  老僧人最好躺在床上,

  但后面还有一些没讲,

  还得继续念下去,

  只有披上精进的盔甲,

  希望大家谛听,

  把它们融入心中。

  好弟子们!”

  堪布仁波切不动身色地翻译了法王的歌。喇荣沟所有的弟子都感到震惊、悲伤、不知所措,他们紧张地等待着,不知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几天以后,藏历二月二十九日上午,太阳已照到大鹏山上。法王正在传讲“发殊胜菩提心”中“精进”的内容。那是星期三,坐在各自精舍的汉僧们忽然听到他们的堪布仁波切说:

  “法王说:他到极乐世界的那天,将要唱这样一首歌。”

  弟子们再一次极度惊讶,他们慌忙开大收音机,听到法王老人家的声音和几天前不同。这一次高亢、有力,透露极大欢喜,宛如庆贺胜利:

  “今天是非常快乐的日子,

  我见到了阿弥陀佛,

  同时见到了观世音菩萨和

  大势至菩萨,

  能够利益众生!

  今天我得到了无边的力量,

  我原来在人间时,

  和我结缘的众生全部接来极乐世界,

  我极为欢喜,

  啊啦啦!

  我祈祷阿弥陀佛,

  观世音菩萨和

  大势至菩萨,

  你们加持和我有缘的众生,

  一个也不要舍弃!”

 
 
 
前五篇文章

摩顶

还俗觉姆

小中中

上师座下

蚯蚓

 

后五篇文章

信心之花

“谢谢”

为了一个人

智慧天女

山神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