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滋长菩提心——四无量心 3 但愿众生得离苦 大悲之心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0:52:2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滋长菩提心——四无量心 3 但愿众生得离苦 大悲之心

 

  但愿众生得离苦——大悲之心

  人溺已溺之心

  慈是希望每个众生都能够得到快乐、平安等等人天福报,乃至成佛;大悲则是「愿一切众生脱离苦及苦因」。如果有众生现在正遭受病痛之苦,或正与死亡搏斗,我们可以将他视为悲心生起的对境,然后由此延伸至每个众生,因为所有六道众生,都需要经历生老病死的痛苦。甚至有很多生命临终时,因为恐惧而产生的痛苦,是现在的我们无法感受或表达的。要学会真正的感同身受,不能只用嘴巴说:「你现在的痛苦,我也感同身受」,而是要用心去理解他们真正的痛苦,这是学习以其他生命的立场,来思考问题最好的方法,也是现代人最缺乏的。我们与他人接触时,思惟方式常常倾向于怀疑别人有不良的动机:「他想做这种事情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其实有没有想过,当一切都集中在不好的思惟上时,自己的脑中已经充满了不好的念头了。

  处于他人的立场设想

  我曾经和一位很好的美国朋友,在印度讨论过一件事情。有个约十二、三岁的小朋友在一个餐厅打工,后来我们发觉小朋友的母亲是个乞丐。而在那样贫穷的地方,乞丐的小孩也不太可能有读书的机会,而且如果跟着他妈妈,小孩就无法在餐厅上班,可能会变成有了这一餐,还不知道下一餐在哪里,一定是饥饿的到处寻找食物。可是在餐厅他可以吃得很饱,同时还可以得到一点点的钱,但是朋友认为这是东方人在剥削童工。当然我也同意,不过我也半开玩笑地说:「换成是我,如果有食物可以吃,我会先选择当这样被剥削的人,基本的温饱能够得到解决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是维持生命的来源。」我又说:「如果你现在就出钱让他去读书,而且负担所有的花费,我就可以认同你的讲法。否则你在这里说的话,也许你自认为很慈悲,但我想他会认为你的讲法实在不合逻辑,因为对他来说,目前最需要的是食物,以及那一点点的钱。」

  这就是看用什么角度来衡量了。有能力养活自己,身上拥有钱财的人,会觉得这些父母怎么会这样对待子女?但其实对这些父母而言,小孩在餐厅打工,起码能解决他的饮食问题,而且还可以得到一些零用钱。假设用我们的角度去批评小孩或他的母亲,甚至抗议餐厅老板剥削童工,而不让小孩去餐厅洗碗、洗盘子,我们是不是自认为在行善呢?但事实上如此一来,小孩又会落入饥饿的痛苦中,生活情况会更糟糕。其实每个人对快乐的定义不一样,有人认为快乐就是工资比以前销为提高一点,放假多一点,可以到处游山玩水;但是对三餐不继的人,当他们的下一餐有着落时,那种快乐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大悲是希望每个众生都能脱离他正在遭遇的痛苦,但是当我们没有真正去感受当事人实际的痛苦时,只靠表面上所见到的事情,很难体会他们身历其境的苦楚,或所期待的快乐究竟为何,所以必须试着体会,感同身受。

  由亲人往外扩展

  如果我们最亲爱的人正在受苦时,我们说自己能感同身受,是比较真实的;如果受苦者是与自己关系不大的人,往往我们只是用虚伪的言词掩饰自己的冷漠。其实,当我们能将每个众生视如亲人般平等地看待时,并不需要特别强迫自己,慈悲便能自心中油然而生;而从心中真正流露出来的慈悲,才会强烈而迫切地希望他们赶快从苦难中得到解脱。所以要学习将每个众生都视为自己的亲人来看待。

  一开始,我们可以观想一些正遭受苦难、缺乏衣食,或受病痛折磨的众生,想像如果是自己最亲的人,甚至是自己,正陷于那样的处境中,该怎么办?如此角色替换,设身处地去感受别人痛苦时的不自在后,当然会希望受苦的亲人或自己,能赶快从痛苦当中得到解脱。「为了他们的解脱,我能够付出什么?能做什么事情?」要由衷地这样用心想,不能只是以言语说说就算数。

  何处才得真安乐

  众生会受到苦难的果报,是因为前世行恶造业,所以我们除了希望他们从苦果当中得到解脱,还要祈愿他们能脱离苦因;因为不种苦因,才不会继续承受苦果。而现在的我们,也在生命过程中不断地受苦报,如果我们继续造业,来世的苦只会更多、更沉重。我们利用观想众生的痛苦,并观察自己的因果,产生希望每个众生都能够从苦果中解脱的强烈之心,并且希望他们能断除苦根。苦根就是不善的业;地狱众生因为瞋恨,饿鬼众生因为吝啬,傍生道因为无明而堕落到三恶趣,所以希望他们不善的业因断掉,暂时能够得到人与天人的福报。

  但是,只要身处轮回中,无论如何想方设法让自己快乐,还是会受苦。好比世间人,拼命赚钱,于是在银行有了储蓄,可以游山玩水,安逸享乐。可是当游山玩水的那天开始,银行里的存款便逐渐减少,也就是离下一次付出努力的时间愈来愈近了。如果不会理财,享受的时间更是短暂,很快又必须辛勤地积累财富。轮回中也是如此,福报享用尽了,就必须再受苦。所以永久脱离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众生不要再生于轮回之中,能转生到各个佛国净土,最后能在彼处成菩萨、成佛,如此才不会再受到轮回痛苦的折磨,这是最深广的大悲心。

  要时常如此观想,让自己融入到众生各种轮回之苦中去感受;如果只是以言词说说,说的时候感觉比较深刻,说完之后感受也就随着语言结束了。所以要让大慈大悲结合为一体,在自相续中恒常地生起。无论自己在持咒、拜佛、供养,或是行善帮助别人时,都要尽量让自己心中充满了大慈大悲、为众生付出的心。

  掌握重点

  《摄正法经》上说:「欲成佛者,无须学多法,学一法即可。谁有慈悲之法,成佛之因有如在其掌心。」所以修慈悲心,对于想成佛者,特别是对大乘佛教徒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若是没有对众生产生慈悲,便没有资粮的来源,也就无法增长善根、累积福报,当然也难以有所成就了。我们常说「消业障」,如果没有慈悲心,业障也不太容易消除。因为业是缘于不同的众生而造,如果无法对所有众生一视同仁的以慈悲心相对待,就无法藉由所有众生的力量,消除缘于众生所造作的业力。所以想要以众生的力量清净对众生所造作的业力,就需要学会运用慈悲心和菩提心。

  无著大师见弥勒菩萨

  历史上,印度发生过三次外道灭佛灾难,在整个印度的佛教被外道大力摧毁后,佛教僧团里守律的僧众愈来愈少。当时有个名为光明戒的比丘尼心想:「佛法遭受了那么大的劫难,我身为一个女人也无能为力护持佛法,不如还俗生小孩来护持佛法。」所以她还俗结了两次婚。第一次和皇族生下一个小孩,就是弘扬大乘佛教的两大师之一,和龙树菩萨齐名的无著大师;第二次和一位婆罗门生下二胜六庄严之一的世亲大师。她告诉孩子:「为了弘扬佛法,我生下你们兄弟两人,你们现在要以学佛为唯一要务,特别是要弘扬经律论三藏中『律』的部份。」

  所以世亲大师就追随喀什米尔的度尚大师,也就是律贤大师学习,后来成了一代律宗大师。而他的长兄无著大师,到鸡足山修弥勒菩萨的法门,修了六年,连吉祥的梦兆一次也未出现过。于是他有点灰心,便下山回家。归途中,看到有位老婆婆手上拿着一根铁棒,用一块柔软的棉布在擦拭。他问老婆婆:「你磨这根铁棒做什么?」老婆婆回答:「我们这儿买不到针,我要把这根铁棒磨成针。」无著大师心想:「世间的人为了一根针,虽然年纪那么大了,还愿意付出这么多的努力,这是非常愚昧的事情,可是他们为了世间法都有这样的恒心,那我为了出世间的佛法,努力六年,实在是不够。」

  所以无著大师又回到山上再继续修三年。但是到了第九年,还是没有任何感觉,他就想:「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回家算了。」回家的路上,又看到一个老人,正用沾湿的鹫鸟羽毛,像放风筝似的擦拭着家门前的一座高山。无著大师看到那座山头高耸入云,于是他好奇地问:「老公公,你在做什么呢?」老人回答:「每天早上太阳从东方升起时,阳光都被这座山挡住了,我要慢慢的磨擦,让山头能低一点,这样太阳就能快点照到我家。」无著大师说:「用鸟羽毛擦山头,怎么可能会有降低高山的机会,何况你年纪这么大了?」老人说:「没关系!即使我无法完成,我的子子孙孙都这样做,总有一天这座山会缩小的。」

  看到这一幕,无著大师想:「世间人为了这种事都愿意如此付出,那我的努力还是不够,继续回去修好了。」又修了三年,总共十二年的时间,还是没有任何祥瑞的征兆。他感到心灰意冷,心想:「从此以后,无论再碰到什么情况也绝对不回来了。」他就真的打包行囊,踏上归途。

  归途中临近一个城市时,突然有只狗,狂吠着想咬他的脚。他一看是只下半身已经腐烂长蛆的母狗。他想:「这只狗怎么如此可怜?下半身都已经烂成这样,上半身的瞋恨心还这么强烈!」他对这只狗产生了强烈的慈悲心,想帮它将身上的蛆移开,又想到移开的蛆放哪里都会死掉,于是他拿了把刀,将自己的大腿肉割下,切成两半放在地上,想把蛆放在上面。不过大只的蛆用手抓还可以,小只的用手抓恐怕会伤到它们,所以他认为用舌头舔会好一点。可是腐烂化脓的母狗实在太臭了,他就以手捂鼻,闭上眼睛,慢慢弯下身子,低头伸出舌头往下舔去。奇怪的是,舌头一直碰不到狗身,再往下舔时,发觉碰到的是土地。他一睁开眼睛,金光闪闪的弥勒菩萨正坐在他面前,狗却不见了。

  无著大师一见到弥勒菩萨就说:「你的慈悲心好小!我修了十二年,你现在才出现。」弥勒菩萨说:「我的慈悲怎么会小呢?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呀!你闭关的时候我在你周边,但你看到的是鸟;你第一次出关下山时,看到我变成一个老婆婆;第二次下山,又看到我是个愚公;后来因为你的业障比较清净,看到我是一只母狗;现在因为你的慈悲,业障全部净化了,所以看到的是我。」

  无著大师不相信,弥勒菩萨就对他说:「那你将我扛在肩上,带着我到城里四处走走,你就会相信。」于是他就背着弥勒菩萨进城四处游走,逢人就问:「有人看到我肩膀上的弥勒菩萨吗?」很多人只看到他肩上空无一物,都说他头脑有问题。只有一个老婆婆,听见有人在叫喊,打开门看看,说:「年轻人啊!你背只下半身都烂掉的母狗做什么?快把它放下吧!」这也表示老婆婆的业障快清净了,所以看得到弥勒菩萨化身的母狗。这时无著大师终于相信弥勒菩萨的话了。

  后来弥勒菩萨将无著大师带到天界的兜率天,传授了《现观庄严论》、《庄严经论》、《宝性论》、《辩法法性论》和《辩中边论》。其实这些应该都称为「经」,因为弥勒菩萨是未来佛,这些论真实上是经,但是为了让大家知道现在是释迦佛的时代,要尊敬释迦佛,所以改称为「论」。无著大师回到人世间后,便弘扬这些佛法,后来成为唯识宗的祖师。

  从上述的故事可以得知,对母狗产生一次强烈慈悲心的净障能力,比十二年的苦修来得强大快速。所以能如实地生起真正的慈悲心和菩提心,是我们需要去努力的课题。

  实修慈悲者

  阿底峡尊者的弟子仲敦巴尊者,有一次想知道大弟子之一的博瓦多在远方作什么?有人回答:「他正宣扬佛法,令很多人剃度出家,成千上百的人跟随他学佛。」结果尊者并没有如大家所预期地大大赞叹他,只说:「哦!非常好,这也是一种修法。」他又问另外一个叫朴穹瓦的弟子在作什么?有弟子说:「四处募捐,然后盖寺庙、僧房,帮助修行人作功德。」尊者说:「这也很好,也是佛法的一种。」大家觉得很奇怪,因为一个在宣扬佛法,一个到处募捐来帮他们盖僧房、寺庙,应该都是非常殊胜难得的大功德,可是尊者并没有大加称赞。后来尊者又问了另外一个叫康巴龙巴的弟子在做作什么?弟子们说:「他在一个山沟边,也没有做什么事,每天只是低着头,莫名其妙地掩面而哭。」尊者听到这个回答,立刻脱下自己的帽子,然后双手合掌哭泣,说;「他才是真正的学佛者,真正在修法,也是真正在利益众生。」

  大家听了更觉得奇怪。于是尊者进一步解释:「他是因为想到轮回中众生的苦难,不知不觉地生起慈悲心,于是便在那里哭泣。」因为佛法慧命的延续方式可分为经教和证教两种,经教是教理的传扬,有助于佛法传承的维持;证教则是将法教理论的部分,付诸实修。要真正体验佛法的精华,实修更为重要。当然,经教与证教没有好坏的差别,但是能够实修,才是真正的慈悲,尊者是站在这个立场评论,所以赞叹因为慈悲天下所有众生而哭泣的弟子。

  祈祷产生慈悲力

  佛经也常常比喻产生慈悲心的强烈度,要像一位没有双臂的母亲,看到小孩子落入水中,心急如焚地想要救小孩上岸,那种急迫的心态是一般人无法想像的。但是轮回中的众生是无量无边的,目前在凡夫地的我们,当然没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救度他们。没有能力就要祈祷,发自内心虔诚地向上师以及佛、法、僧祈祷。当这样祈祷时,其实慈悲力,自然而然就会生起。以上是修慈悲的方法。

 
 
 
前五篇文章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滋长菩提心——四无量心 4 无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走在喜乐的大道上1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走在喜乐的大道上2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走在喜乐的大道上3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走在喜乐的大道上4

 

后五篇文章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滋长菩提心——四无量心 2 众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滋长菩提心——四无量心 1 立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妙宝菩提心6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妙宝菩提心5

嘎玛仁波切:妙宝菩提心 妙宝菩提心4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