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六)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1:16: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六)

 

  前面两个偈颂揭示了世间人被众苦所逼迫,以及四大不调所遭受的痛苦,那么习气深重的人,就有了下面的想法。

  设问:虽然身体的大种互相冲突,但是这四大不调引起的诸多疾病,仍可以依靠饮食、衣服、药物等的方法来消除,以此缘故,还是说明各种各样的乐也是存在的吧?

  答:

  寒冷等对治,非能常时有,

  正坏说为乐,毕竟不应理。

  颂文直解

  首先,能够使寒冷、疾病等的诸多痛苦永远不产生的对治方法,是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有的。这样即便能偶尔一两次对治寒冷及病等的苦,然而将数数以有漏苦苦正在损坏的身体还说为是乐,这是时时处处都毕竟不应理的。

  释义

  我们先来了解“寒冷等对治”中的“对治”,到底是什么。譬如,冬天冷了,人们就穿上厚的衣服;夏天热了,人们就开空调来降温;肚子饿了,人们就找饮食来充饥;走路太累,人们就买车来代步。那么大家想想,衣服、空调、饮食、汽车这些东西,它们的作用是什么呢?它们的作用,就是来满足人们的需求。如果太冷了,人们就有穿衣服的需求,太热了,就有吹空调的需求。如果这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那么世间人就会感受身心的痛苦。所以,这些衣服、空调等的东西,实际上纯粹就为了满足需求,也就是为了避免、对治寒热等的痛苦,而不是为了安乐。倘若这些自性就成了安乐之因,那么应成一切时都将产生安乐,而实际上并非如此。因此,世间人只是对寒冷等痛苦的对治,妄执为安乐而已。

  但是这些对治“非能常时有”,也就是说,它们并不是一劳永逸的。比如,冷了之后穿上衣服,是否就永远快乐了呢?不会的。衣服只是一个外缘,穿上了后,只能阻止身体一部分热量的散发,它只能去掉当时的寒冷苦,但是不能改变肉身四大相克的苦因。当身体变热后,这件衣服就成了苦缘,必须得脱下了。就像这几天里,南方的天气非常热,只穿一件衣服,都会热得受不了,但是衣服又不能不穿,这样衣服就成了苦缘了。那么空调呢,现在就成了乐缘,但是空调一直吹的话,就会让人生病,这就又变成了苦缘,而且如果等秋天冷下来的时候,还再继续吹的话,就会冷得发抖了,那就更加是苦缘了。所以衣服、空调等都只能作为一时的对治方法。那么有人想,我只要赚了足够的钱,冷的时候有衣服穿,热的时候有空调用,这样总能够永远对治各种苦,得到永远的安乐了吧?确实很多人是这样想的,所以现在没有学好佛法、没有少欲知足、没有闻思修智慧的人就拼命地去挣钱,认为用钱买到了各种生活设施,就能够永远幸福了。要知道,从一方面来说,这其实不是在享乐,而是不断地用各种生活资具在对治苦;另一方面,四大如果严重不调而生重病的时候,比如冷热病发作时,那些高档的衣服还能起到减少苦的作用吗?尤其在临终时,因为水大分解而感受巨冷、火大分解而感受巨热的痛苦,这时一切的衣服等外缘都一点作用也没有了。所以这一切对治方法,都只是在一定的时候,在一定的范围内改变了苦的外缘,而对于凡夫的业报身作为众苦器的本性,根本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以上从外缘的角度,解释了第二句,下面从内因外缘结合的角度,来解释第三、第四句。

  业报身的四大不调,再加上冷热等各种外缘的扰乱,就像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样,决定了身体一直都处在被损坏的过程之中。就像有一个并不牢固的水袋,不断有地方裂开,再加上外面会有荆棘、铁钩等会把水袋划破,因而水袋经常漏水,补了这个窟窿,另一头又破了,甚至有时好几处会一起破裂,因此需要不停地去补这个水袋。身体就是这样的一个水袋,内忧外患不断,需要一直去拆东墙补西墙,而没有一个能够彻底解决问题、消除痛苦的方法。对于这样一个不断产生苦,需要不断忙于补救的身体,哪里会有什么乐趣呢?

  《四百论广释》中说,一位壮士,挥舞着木棒和绳子,将一群盗贼驱赶得七零八落。这群盗贼,在四处逃命的过程中,感受到快乐了吗?一点也没有!他们感受的,只有惊恐。同样地,人们害怕冷、饿等的痛苦,去不停地寻求衣服、饮食等物品,这仅仅是对治痛苦的过程,并没有产生出真正的快乐。

  这样看来,确实不存在真正的快乐,但是有人又会有下面的问题了。

  设问:世间人们常说“我睡得很舒服,身心感到轻松愉快”、“他坐在那里,心情感到非常愉快”、“他出去散步,心情很快乐”等等,这些日常的对话中都说着快乐,由此说明快乐真的存在吧?

  答:

  无劳而享受,地上都非有,

  说作业为乐,毕竟不应理。

  颂文直解

  不但没有真正的快乐,而且如世间上所谓的天施“快乐而卧”、“快乐而行”等之类语言,仅仅是将那些“自性为苦的有漏法”认为是快乐而已。即没有经过任何身口意功用的劳作,而有“快乐而卧”等能享受的行为,这在大地上一个都不可能有。是故,将以功用而正在劳作的行住坐卧等等威仪,说成是快乐并加以执著,这是毕竟不应理的。

  释义

  大家在健康的时候,觉得行住坐卧很自在的,不需要力气。但是在生病的时候,平时很正常的走路、抬手、转头等的动作,就变得很困难了。当一个人生重病的时候,连坐也坐不住了,他只得躺下来。但是躺着也是一样需要力气的。因为躺着的时候,呼吸还要继续,血液还要流动,这些的活动,都是需要力气的。比如说心脏,从小到大,都一刻不停地在跳动,即使在高原的冬天,气压非常低的情况下,它还是要忍辱负重地为全身提供血液,不能休息。它不像人那样,累了可以去请假,心脏是没地方去请假的,它只有一直地跳,到最后它跳不动了,那么人的寿命也就结束了。肺也一样,要一直坚持呼吸着,其他的所有器官,也都一模一样的,必须得劳作着,没有休息的时候。

  《璎珞经》中说:“四大有二种:一有识,二无识。”人活着的时候,是靠有识四大里的风大在活动的,而风大的动力,则来自于火大。如果有识四大中的风大和火大消失,那么人就失去了生命,所以只要是人,必须要保持风大的活动,而活动都在耗费力气。这样观察一遍,就可以深深知道,人的任何一个活动,都是苦差事,都在耗费精力。可见,要无劳而享受,是完全做不到的。

  劳作都会导致疲劳,会使得身心俱疲,这就是苦,导致出现“如乐正增长,现见即回转”的情况。由此可见,把这种会产生苦的劳作,认作是乐,这就完完全全错了。

  《四百论广释》中举了这样一个公案:有一个王子,要跟五位老师分别学声明、因明、经济、政治和箭术。他学得很辛苦,疲于应付。在一个老师这里的学习结束后,马上就被另一个老师叫去继续学习。凡夫就像是这个王子,五蕴就像是王子的五位老师,比如色蕴的身内五根不断地在摄取身外的五境、受蕴不断地领纳并随顺触因而生起苦乐舍、想蕴不断地在取这样那样的男女等像、行蕴不断地在生起各种心所、识蕴在不断地进行了别。所以世间人们一刻不停地在作业,这种作业恒时是苦,将它认作是乐,是完全不应理的。

  接下来,圣天菩萨指出,人间的生活,一不小心,将会造下恶业,使来世堕入到三恶道,这样的生活,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自于此后世,常应防罪恶,

  有恶趣云乐,毕竟不应理。

  颂文直解

  正因为如此,所以想要远离苦果的人,自己应在今世乃至后世,永远防止仅仅为了现世的安乐而去杀生等的罪恶业之因。不如是防止诸罪恶业因,则将来必定有恶趣的严重后果。对此还说是乐,是无论如何都不合理的。

  释义

  在人道中要获得有漏的快乐,很不容易,稍微不小心,就会突破戒律的底线,这样在今世会带来种种不顺,带来被打骂、甚至杀害等的苦果,在后世,更会堕入到三恶趣中,去感受更强烈、漫长的痛苦。大家知道,三恶道的苦,就不是人间中的苦苦可以比拟的了。那种痛苦的强度,以及遭受时间的长度,都是世人根本不敢想象的。没有证悟智慧、没有菩提心的人,是根本无法承受三恶道苦的。

  在人世间生活,就像是在走钢丝。你往下面看看,是深不见底的三恶道,你往前看看,前面只有一条细细的钢丝。只要一分心,掉下去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痛苦,这样你肯定就会全神贯注,战战兢兢。这样的话,即使旁边有美景,你会去多看一眼吗?即使前面有一大堆的现金,你还会觉得现金诱人吗?即使前面有别墅,你还会动心吗?即使旁边有各种对你的赞美,你还会有心思去听吗?在这样危险的钢丝上生活,确实是步步惊心,怎么可能会有世间人们想象的真正快乐可言呢?

  很多人虽然走在人生的钢丝上,但是不知道危险,还以为走的是平坦的大道。他们从不克制自己的欲念,从不对治自己的烦恼,从不防止身口意的罪恶之业,最后,他们都不幸地掉下去了。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

  大家知道,潜藏着的怨敌是最可怕的,因为不知道他躲在哪里,什么时候出现。恶报就是这样的怨敌。所以为了减少恶报的威胁,为了今生后世都顺利平安,大家就要坚决不去造身口意的恶业。学佛的人,就像这样要把眼光放长远,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到后世的安危,以此来约束现世的身口意三门。

  现在造恶业的顺缘很多。比如,无论做什么工作,各类宴席很难避免,年终的时候更是严重,所以酒戒比较难守。又比如要做生意,就有可能因为偷税漏税而犯盗戒。其他的戒律,难度也都不小。现在人为了满足自私自利的愿望,包括出家人在内,不注意的话,起心动念随时都可能在以嫉妒、傲慢、狡诈等等的方式在造恶业。

  面对这样的社会环境,聪明的人,就会在生活上随遇而安,以能维持简单的生活为满足。别人有再好的生活条件,都要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富足,并不会带来真正的安乐、幸福,因此根本没必要去生起羡慕之心,更不必要为了这一点有漏的安乐,去造下种种的恶业。

  不造恶业,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因为这样自己就不会感受恶果。所以大家都要敬重戒律,有了清净的戒律,那才是安全的,不会堕入三恶趣。如果大家知道了人生就是一段钢丝路,知道了临终时要面临阎王严格的审判,知道了违反戒律等的严重后果,那么就不会产生非份之想,不会产生贪欲,更不会允许自己为了暂时小小的一点安乐,去造种种的罪恶之业了。这样也能进一步理解到人身的价值,就在于“具戒久存活,能作大福德”,懂得这一辈子,不是来贪执的、不是来享受的,而是来积大福德,是来闻思修行、来出离轮回的。这样对横超三界的极乐净土法门,会生起更大的信心,和更坚定、迫切的往生志愿。

  现在回顾一下思维有漏苦苦这一科里五个偈颂的内容。有漏苦苦的意思,是说对于尚未出离世间的众生,这个有漏身体是苦不堪言的,就像浸泡在苦的海洋里一样。

  第一个偈颂说的苦苦的逼迫。这种逼迫,来自各个方面。身体里的、家里的、单位里的、道友中、佛教团体中、自然界的等等,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有漏法,都会给人带来逼迫。大家想想,你一年到头,有没有哪一天产生过“啊!这个世界真美好,生活真是一大享受”这样的感慨?虽然世间人都梦想快乐、追求快乐,但是真正得到过的,一天都没有。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刚坐下来准备享受,身体上的、或是心上的苦的逼迫,马上就产生了,使你不得不又被烦恼和痛苦困扰。所以对于具有业报身的世间人来说,这些众多的逼迫,如同监狱一样,无法逃离,因为这个业报身是已经成熟了的果位法。学习这第一个偈颂,就是要把这种逼迫感找出来、体会到,要对这个有漏身体产生出畏惧和厌离,不去贪著、贪恋,不去保养它。

  那些贪执有漏安乐的人,知道了这个业报身是天天被苦逼迫之后,就想着是否可以通过努力,把苦转变成快乐。那么接下来第二个偈颂,就打消了众生这个妄想,因为这个业报身必须依赖四大的相生才能形成,但是四大同时又是相克的,相克带来了百病丛生,这就决定了即使没有其他苦的逼迫,身体的自性也是苦的,这是俱生而有的,是根本无法改造的。学习了这第二个偈颂后,就会准备要放弃这个业报身了,要达到这样的程度。甚至有善根、有福报的人,会希求极乐世界的光明身,修清净的资粮,求生净土。

  接下来的两个偈颂,是打消掉能够在业报身中找到快乐的侥幸心理。第三个偈颂,是针对有人认为总可以找到一些对治方法的想法,指出衣服、饮食等对治方法都只能暂时减少一些痛苦,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已,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这个本就是业报身,它就一直处在坏灭之中,根本不存在世间人们所想象的真正的安乐。第四个偈颂是说即使躺着、坐着,不去劳作,也一样要付出精力,这都是辛苦的事,因此在业报身上没有真正的享乐。

  第五个偈颂,是提醒大家注意到今后的一个巨大隐患,也就是恶趣的苦。学了这个偈颂,心中就会顾忌到今后可能遭受的恶趣苦,因此不会再去妄图贪求今世的安乐了。

  圣天菩萨的这些教导,非常实在,又非常深刻,大家要反反复复来思维,用这些教导来对照自相续、改造自相续,这样就会获得加持,成长为真正的解脱道上的修行者。

  己二、思维有漏坏苦

  坏苦,就是世间人所谓的安乐,因为它必将遭受无常而变坏,变成苦苦,因此被称作坏苦。比如,美食虽然好吃,在下次想吃而吃不到的时候,就会难受,这就说明吃美食的享受就是坏苦。

  世间人当然没有认识到这是坏苦,于是又提出了问题。

  又设问:乐是存在的,因为求乐的人们在步行走路感觉累之苦时,换作坐车、骑马等,就会得到快乐,这就说明乐是真正存在的吧?

  答:

  诸人于乘等,安乐非恒常,

  若初无发起,彼后何增长。

  颂文直解

  真正的乐是不会有的。虽然世间人是为了安乐而去乘车、骑马等,但是这些安乐不是恒常有的,因为有漏安乐的自性是变异的,所以时间一长,就转变成了苦。因此,如果最初没有发起苦因,则依靠它最后怎么会增长而变为苦呢?

  释义

  当一个人走累了的时候,有人让他搭了车,那一刻他觉得非常舒服、安乐。但是当他连续坐上两个钟头左右,安乐已经没有了,这说明这些有漏安乐的自性是变异的,一段时间之后,就变成了苦。这时他的腰也酸了,背也疼了,脚也开始麻了,感觉很难受。

  《四百论广释》中说,譬如愚笨的人,认为能消除饥饿的,是最后半勺食物,而不知道一开始吃的食物,都在消除饥饿。同样,愚笨的人认为开始的坐车是乐,最后段的坐车才变成苦。这是因为他们最初根本不知道有漏安乐的自性是变异的坏苦,而只是认为最后感受痛苦时才是苦。

  那么又出现了下面这个问题:

  设问:既然坐车是苦,那为什么人们感受到的又是乐呢?

  坐车仅仅是一个例子,比喻的是有漏的安乐。世间人的第六意识认为,这些五欲享受的坏苦,不但当下是乐,而且永远都是乐,永远不会变成苦,这就是第六意识在搞鬼,是纯粹颠倒的。

  答:

  如有于金器,呕吐生欢喜,

  如是于治苦,有妄思为乐。

  颂文直解

  因此世间人对于有漏变异之苦,认为是乐。就像见到一个奴婢在瓦盆中呕吐后,主人也开始呕吐。因为他呕吐在金盆中,想到自己权势圆满,能在金盆中呕吐,所以心里欢喜。对于苦被疗治,有人妄思为乐,这完全是一种颠倒。

  释义

  呕吐是很难受的,带来的是反胃、喉咙被胃酸灼烧、全身虚脱无力等等的痛苦,但是主人看到奴婢只能吐在瓦盆里,而自己能吐在金盆里,认为自己有权有势,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于是他心里就很开心。这种开心,就完全是世间平凡人心里的一种颠倒妄执而已。他把安乐妄思为真实存在,而且不会变为痛苦。

  比如在烈日底下暴晒后,走进阴凉的屋里,人们就感觉很快乐,这种快乐,就是不再受烈日暴晒产生的。佛菩萨发大愿力,愿众生感受凉风的快乐,也是这个道理。但是时间长了后,阴凉又会产生痛苦,使人不能在阴凉的屋里待很长时间。

  月称菩萨说,有人认为吞食马粪能缓解痛苦,所以就开开心心地去吞食马粪了。马粪很脏、很臭,吞食它怎么能有快乐呢?世间平凡人的分别心就是这样,特别执著、追求有漏的乐,仅仅就是为了能治愈疾病,就会把吃马粪当做很快乐的事。本来他是要远离苦苦的,但是他又死死地抓住坏苦,认为这是真正的安乐。其实他越贪求坏苦,反而越会感受严重的苦苦。

  这是按照哦巴活佛,也就是多昂丹碧尼玛尊者的科判来讲的。不同大德的注释,从不同的侧面作了解释,这都是不矛盾的。

 

-----------------------------------------------------------------------------------------------------------------

更多益西彭措堪布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七)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八)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九)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二十)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二十一)

 

后五篇文章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五)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四)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三)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二)

益西彭措堪布:中观四百论讲记(十一)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