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四十)~A 一、昙芦园经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1:42: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四十)~A 一、昙芦园经

 

漫说《中阿含》(四十)

(卷四十)

一、昙芦园经

  说法地点:鞞兰若村的昙芦园

  参加人员:耆宿梵志

  经中大意:本经叙述佛陀为鞞兰若的梵志讲说四禅,以及忆宿命智通、生死智通、漏尽智通,和不痴之法等法。

  在这部《昙芦园经》中,佛陀所说的四禅以及五眼六通,我们对这些名字都十分熟悉,似乎没有必要再次重申;不过这部经中所述的故事情节倒是值得叙述一下。故事发生在佛陀游行于一个叫“鞞兰若”的地方,住止于黄芦园中。“鞞兰若”大约是在北印度,婆罗门教的势力比较强大。而佛陀的一生之中,竟有五分之三的时间,都在北印度度过,看来佛陀与婆罗门以及诸种外道之间,曾经有过无数次的交往。佛陀或许十分清楚,要想让佛教在印度站稳脚根,并发扬光大,就必须破除婆罗门所主张的那一套歪理邪说。从佛教主张的“极度堪忍”或“忍辱”的教义上来看,我这个看法估计错不到哪儿去。

  话说鞞兰若这个地方有位德高望重的梵志,据说活了一百二十岁——在那个时候能如此长寿,不是说没有可能,但必定是十分稀有。这位老人家是位出家婆罗门,还是居家的梵志,佛经中没有交待。经中说他“年耆宿老”,站立或走路时都要拄着拐杖,已经到了“寿将欲过,命垂至尽”的光景,就是说要行将就木了。有一天,老人家颤颤微微地来到佛所居上报黄芦园中,与佛陀拉起了家常。

  说是拉家常,实际上他是来劝告佛陀的,让佛陀与那些梵志们搞好关系,不要把自己看得过重了。他对佛陀说:

  “瞿昙,我闻沙门瞿昙年幼极少,新出家学,若有名德沙门梵志亲自来诣,而不礼敬,亦不尊重,不从座起,不请令坐。瞿昙!此事大为不可。”

  我想这位老梵志所说的,从表象上看,应该是实情——大约他也是出于一片好意,或许是听到了别人的议论,或许是亲眼见到了,或许是受人之托,并来规劝佛陀改变态度。我想无论如何,从开始时,他应该是对佛陀并没有什么敌意的。但是他不了解其中的真实情况,他的认知只停留在表象上,因此他的认知难免容易出错。

  佛陀听后,对老梵志说:

  “梵志!我初不见天及魔、梵、沙门、梵志,从人至天,谓自来诣,能令如来礼敬尊重,而从座起,请令坐者。梵志!若有来诲,欲令如来礼敬尊重,而从座起,请令坐者,彼人必当头破七分。”

  佛陀的态度很明确,第一,从人间到天上,无论什么人到来,他都不会站立起来迎接的;第二,那些来访者,佛陀不会主动招呼他们落座。为什么?因为从人至天,没有一个人有如此大的福报能够有资格享受佛陀的招待。因为他们都是凡夫,而佛陀是圣人;如果圣人主动起来迎接他们,并为他们端茶送水,那么这些凡夫们会因为承受不起,而“头破七分”,当场死亡。佛陀并不是不愿为这些人效劳,而是这些人实在吃消不起;佛陀是在慈悲怜悯他们,决不是贡高怠慢。打个比方来说,一个七、八十岁且德高望重的老者,对一个十几岁的毛孩子顶礼膜拜,这个小孩子吃得消吗?除非他是神童天才,或者是出家修行的“方外人”,否则便会对此孩子的阳寿造成“折损”。对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区分清楚。

  这位梵志听后对佛陀说了四个字,即“瞿昙无味。”

  我们可别小瞧了这“无味”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实际上就是“没有人情味”、“冷酷无情”的等义语。如果用现的话讲,就等于说别人“没有人味”,这是不太礼貌的。

  那么佛陀是如何回答这一具有挑衅性的回话呢?于是佛陀在这个“味”字上做起了巧妙的文章:“梵志!有事令我无味,然不如汝言。若有色味、声味、香味、触味者,彼如来断智绝灭拔根终不复生,是谓有事令我无味,然不如汝言。”佛陀是说,有一种事是令我觉得很无味的,但是与你所说的“味”是两回事。如来对于色味、声味、香味、触味等等世间之味,都能做到不被其扰。

  这位老梵志听后,说道:“瞿昙无恐怖。”言下之意是,你瞿昙是位无有恐怖的,你对什么事都是无动于衷的人。

  佛陀回答说:“梵志!有事令我无恐怖,然不如汝言。若有色恐怖,声、香、味、触恐怖者,彼如来断智绝灭拔根终不复生,是谓有事令我无恐怖,然不如汝言。”世尊说,的确有一种事是令他无有恐怖,这个事就是对于色、声、香、味、触无有恐怖,并将它们从根本上加以拔除,永远不会再次复生。

  既然“拔根终不复生”了,于是梵志又说了一句:“瞿昙不入胎。”意思说,瞿昙从此以后没有后世了,他与人间绝缘了。我们可要注意,老梵志的这些话,决非赞叹,而是带着一种嘲讽的甚至是鄙夷的语气。

  佛陀说:“梵志!有事令我不入胎,然不如汝言。若有沙门、梵志当来胎床,断智绝灭拔根不复生者,我说彼不入胎,如来当来胎床,断智绝灭拔根终不复生,是故令我不入胎,是谓有事令我不入胎,然不如汝言。”佛陀这这里所说的“胎床”,实际上就是指人间的生死轮回。佛陀不仅要解决自己的生死轮回问题,而且还要替大家解决这个生死的大问题。为了说明这个问题,佛陀用母鸡孵化小鸡的譬喻,形容自己对待众生,与此譬喻基本相同,“我亦如是,于此众生无明来,无明乐、无明覆、无明卵之所裹,我先观法,我于众生为最第一。”

  接着,佛陀开始讲述他在菩提树下是如何成就佛道的。从经中的几段叙述中我们似乎可以隐约地发现,佛陀成就的实际上就是从一禅至四禅的境界。在成就四禅以后,他开始获得证了“三明达”,即宿命通,天眼通及漏尽通。首先,佛陀自然地获得了宿命通,不仅把自己无量劫前的事情搞清楚了,而且通过观察,也同样可以把众生的前世搞清楚。比如说前世里姓什么,叫什么,父母姓字名谁,家族情况,有些什么朋友,是什么原因生病然后死亡的……所有这一切,都搞得一清二楚。接着,他获得了天眼通,比如说“众生死时生时,好色恶色,妙与不妙,往来善处及不善处,随此众生之所作业”等,都切实知晓。接着,他获证了漏尽通。在获得漏尽通的过程中,他领悟出了四圣谛的妙处,然后获得了真正的解脱。此三种明达,都是以“本无放逸,乐住远郭,修行精勤,谓无智灭而智生,暗坏而明成,无明灭而明生”为修证基础的。

  值得注意的是,佛陀在这里只讲了三种明达,它们是六种神通之中的三种。我不禁又要问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佛陀所证的境界,与阿罗汉所证的所证的境界,究竟有无差别?如果有差别,那么这些差别又在哪?哪些经典又详细叙述了这些差别了呢?一般而言,佛与罗汉在境界上肯定是有差别的。但我们在研习原始佛教经典时,却发现这种差别并非是实质性的,或者说并非是根本性的差别——倒是后来的大乘佛教,将佛的境界大大地提升了。

  最后,佛陀对梵志说:“若有正说而说不痴法,众生生世,一切众生最胜,不为苦乐所覆,当知正说者即是我也。所以者何?我说不痴法,众生生世,一切众生最胜,不为苦乐所覆。”

  这里的“正说”,是使众生走上解脱正道的说教,喻指佛法;“不痴法”,即使众生不落于愚痴之法,亦喻指佛法。所有一切众生最为殊胜的是什么?就是“不为苦乐所覆”。“苦”自然是不好的,但是“乐”同样是短暂的,不究竟的,他们都是“盖覆之法”。因此修行时,必须要将“苦”、“乐”弃除,方才不落二边,持守中道。而中道之法,乃升进之法,解脱之法。

  这位老梵志听到这里,才终于恍然大悟——自己活了一百二十岁,都快要入土了,还是被迷惑所覆盖,被流言所左右。所幸今天亲耳听到佛陀为自己说法,使自己终于搞明白了什么叫佛法,真是死而无憾,这正应了《论语》中孔子所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于是,这位老梵志“即便舍杖,稽首佛足,白世尊曰:‘世尊为第一,世尊为大,世尊为最,世尊为胜,世尊为等,世尊为不等,世尊无与等等,世尊无障,无尊无障人。”这种赞叹之声是发自内心的,由此表明老梵志在有生之年终于听到真理之音后的真实反应。

  最后,有必要将如何获证四禅境界作一汇总:

  初禅——结跏趺坐,不破正坐,要至漏尽,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观,离生喜乐;

  二禅——觉观已息,内静、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

  三禅——离于喜欲舍无求游,正念正智而身觉乐,谓圣所说、圣所舍、念、乐住、空;

  四禅——乐灭,苦灭,喜、忧本已灭,不苦不乐、舍、念、清净。 (界定,09.07.25)

 
 
 
前五篇文章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四十一)~B 二、头那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四十一)~C 三、阿伽罗诃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四十一)~D 四、阿兰那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四十一)~梵摩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四十二)~A1 一、分别六

 

后五篇文章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三十九)~C 三、梵波罗延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三十九)~B 二、须达哆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三十九)~A 一、婆罗婆堂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三十八)~B 二、须闲提经

界定法师:漫说《中阿含》(卷三十八)~A 一、鹦鹉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