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传喜法师:腊八忆佛 感念佛恩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0: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传喜法师:腊八忆佛 感念佛恩

 

  2014.01.08

  好,大家心都非常清净了,我们就来忆念一下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我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所谓人类文明的这个时代,佛陀称它为五浊恶世,这一期文明只有一万多年。

  五浊恶世

  佛陀时代平均寿命是一百岁,两千多年过去了,现在人平均寿命七十五岁左右。这个时代的人民,寿命短促,性情顽劣,刚强难化。我们人性格刚强比较刺,外在植物也有刺;我们人心里有毒,外面植物也有毒,依报随着正报转嘛,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代。

  如果不是释迦佛陀不舍弃众生,我们就生活在暗劫之中。贤劫第四尊释迦牟尼佛的前面是迦叶佛,那时候人寿两万岁,再前面拘留孙佛人寿四万岁,再前面拘那含牟尼佛人寿六万岁,下一尊当来下生弥勒佛,人寿八万四千岁。你想想,我们这个时代是什么?寿命短、福报小、障碍多。这样的众生感现的时间空间就叫劫浊;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空当中,这叫命浊;命浊由什么决定的?由内在的烦恼决定的,这叫烦恼浊;为什么烦恼炽盛?因为没有正知正见,这叫见浊,这样的人合在一起就叫众生浊,这个就叫五浊恶世。

  戒恶修善

  五浊之间互为因果,恶性循环,这个时代就是五浊恶性循环的结果。我们为什么要戒恶修善?轮回的苦海没有边际,周而复始,我们要想回头,就必须戒恶修善。戒恶就是踩刹车,我不愿意再这样下去了,回头就表现在戒恶修善上。所以了生脱死,就是跳出恶性循环,转为良性循环的一个修行过程,跳出三界,就是超越这个循环规律。

  佛陀给我们示现了了脱生死的方法,给我们证明了人生是可以从恶性循环转为良性循环的。生命有极大的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可以圆满成佛,每一个生命都有这个可能性,这就是佛性。每一个众生都有,小到蚂蚁、细菌都是一样的,佛陀给我们证明了。只要你发现这个世界有问题,你不愿意再走恶性循环的路,愿意出离这样的苦海,施行于实践就会证得。

  佛陀五年参访,六年苦行,加一块十一年。我们现在的义务制教育是多少年?九年对吧?如果我们把这九年制义务教学,像佛一样的来学那不得了啊。现在的九年义务教育,产生的结果也不理想,如果我们按照佛陀戒恶修善的教育来教学,这个是可以做到的,如果我们从小就有这样的教育,那现在的社会,应该是怎样的一个面貌啊。

  我们是佛弟子了,应该按照佛陀的指引重新规划人生。别人盲修瞎练多少世,都没有结果,世间不是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吗?那你听佛一席话,胜读多少年书吧?所以时间哪、人生经历呀,不是固定的,我们跟着佛陀学,又有继承佛法的僧宝来住持,我们应该珍惜啊。

  印度朝圣

  这两天菩提迦耶是最热闹的时候,各乘佛教徒纷纷会在那里举办法会,小乘的,金刚乘的。金刚乘里面噶举祈愿大法会现在越来越有名了,每年法会的出家人就超过五千,还一年比一年增多。居士信徒也是一年比一年多,像王菲这样吸眼球的明星也会去参加,她很虔诚很低调,天天在人群中一样顶着太阳,晒得黑黑的,跟着一起参加法会。

  我们能广法师今年也去朝拜过八大圣地了,跟旅游团呢,它是一种例行的行程,就觉得不过瘾。坐车坐很久,到一个地方看两眼,就赶快匆匆地去赶下一站,到了下一站,又是看一眼就赶快走,再要去赶下一站。

  印度我去了五次,每次我都把侧重点排得不一样。第一次我在菩提迦耶只停留了几个小时,晚上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总觉得这心中向往的佛陀成道地呀,那种激动的心情还没平复,看一眼就走了,你说多不舍啊?虽然这个身壳子离开了,那心肝脾胃肾好像都空掉了,哎呀,真的心就留在那里了。坐在车上还卖呆呢,很舍不得。

  所以第二次去,我在菩提迦耶住了半个月,天天徘徊在那儿,过足瘾了,完整地参加了那个祈愿大法会。

  第一次去哪里住的时间最长?在蓝毗尼,蓝毗尼在尼泊尔跟印度交界处。印度和尼泊尔的关口很近的,坐车一个小时都不到。签证的时候没搞清楚,印度的关口要从德里入的,海涛法师他们两百多人,从那个关口“呼”就进印度了。我们临时才发现护照上写错了,那怎么办?听说印度的警察会收贿赂,导游就抱着一线希望,塞个一百美金看能不能过关?结果不行。我们几个人只好又把行李拿下来,看着大巴车远去,海涛法师跟我说:“我们下站见,下站见哦。”我们意外地留在了蓝毗尼园。

  佛陀降生

  在印度,每到一个圣地都想多坐一会儿,多坐一会儿呀,就那个感觉。其实看是没什么看的,都是废墟。但是到了那个地方,你知道佛陀曾经降生在这里,你就想让自己心灵空了再空,空了再空,超越时间空间,去体验佛陀曾经在过的那个时空。摩耶夫人手攀无忧树,我那歌词说“为你无忧树”就是这个意思。佛陀一道金光从摩耶夫人肋下而出,大梵天想接没接到,帝释天想接也没接到,是大地女神接到的。

  然后地涌金莲,朵朵莲花托着佛陀的双足,佛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个”我”指生命的实相,是生命尊严的宣言,为我们四生六道一切众生而说的宣言。在这样一个地方,你要沉浸下来遥想当年。

  人要想活出尊严来,就要找到佛性,没找到佛性,哪怕是贵为皇帝也跟乞丐没什么两样,即便是人也跟猪狗没什么两样。轮回路上,你是人它是猪差这一点吗?不差这一点的,因为明天你可能就是猪,它可能就是人了,对不对?轮回路上如果不找到佛性,我们的生命哪里有什么尊严?佛陀的“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宣言,像一道闪电撕开了黑暗生命轮回的帷幕,给我们以光明的照耀。

  时空穿越

  当我们越来越靠近圣地的时候,心情是非常非常激动的,甚至在飞机上就已经激动了,飞到了蓝毗尼上空,看着地面水静如镜,心情越发不能自已。乘坐公交车往蓝毗尼走的时候,我就不愿意讲话了,看着窗外一个女的搭着纱丽,男的穿着裙子,一下子时空就穿越了。现在人喜欢讲穿越,那真是穿越了啊,一下子就好像来到了佛陀时代。

  印度的服装几千年没有变,特别是偏远的地方,更是保存着几千年前的状态。那个大白牛瘦瘦的,再瘦它的骨架还是很大,大白牛拖着那个车在走,哎呀,这就是佛经里讲的大白牛啊。我们中国是看不到大白牛的,中国没有,到了那边看到的都是大白牛。女人穿着佛陀时代的纱丽服装,你就觉得朝拜佛陀时空穿越,一下子就进入到佛陀那个年代,就那个感觉。所以我坐在车上不说一句话,我内心里被温暖荡漾着,不小心泪水就会滑下来。

  蓝毗尼园

  我们到蓝毗尼的时候,太阳就要落山了,我们两百多人念着释迦牟尼佛的佛号,呼呼拉拉走进去,每靠近圣地一步,心情都是越来越激动这样子。我们来到佛陀降生的地方,看到阿育王塔,阿育王石柱,边上是摩耶寺。今年考古发现说,摩耶寺比现在的记载两千五百五十七年还早八十年,就是说,两千六百三十多年前,佛陀就降生在尼泊尔的蓝毗尼园。

  到了蓝毗尼,在佛陀出生的地方建了一个寺庙做纪念,就是古摩耶寺。到了那里,海涛法师带着他们过去了,我再也抑制不住,一个人跑到边上,趴在一个塔基上痛哭流涕,我的心情一直难以平静,哭了很长时间,海涛法师让我讲话的时候,我还在那儿哭呢。本来第二天一早说要离开的,我心里多舍不得啊,好在签证签错了,我被留了下来,我在蓝毗尼住了三天。

  我们去中华寺挂单,中华寺那个当家正好是上海人,在那可憋屈了,没人讲话,看到我高兴得不得了。他天天请我喝茶,跟我聊天,没事就开着一个小破车,带我去附近的迦毗罗卫国净饭王的墓,摩耶夫人墓去朝拜。反正附近有很多圣地,不仅释迦牟尼佛降生在蓝毗尼,过去好几尊佛都是降生在那里的。现在那里有一个阿育王石柱,是纪念释迦牟尼佛的,周围还有两个阿育王石柱,是纪念迦叶佛的,那片地方很神奇。

  有

  意思的是,印度人说迦毗罗卫国在印度境内,尼泊尔说迦毗罗卫国在他们境内,所以现在有两个迦毗罗卫国。这位法师就带我两个地方都去,管它呢?反正两个都去,总有一个真的让我拜到。那三天非常过瘾,常常在早上就到蓝毗尼园去,那个季节晨雾很大,然后看着阳光慢慢升起来,空气里雾珠悬在那里,地平线上成为玫瑰色。

  现在蓝毗尼园已经成为国际佛教圣地,那儿几千几万亩土地都是保护区,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还有原始森林,空气非常清香。各个佛教国家都在那建寺庙,彼此距离很远,所以各个寺庙若隐若现。我们也去各个国家的寺院看看,所以那几天非常过瘾。第一次去印度,重点就是蓝毗尼。

  佛历尚未完善

  佛教历史限于当时考古资料的不完善,关于一些时间上的记载有不同的几种说法,为了统一说法,在一次国际佛教会议上决定的,就是现在的讲法佛历两千五百五十七年。但是虚云老和尚早就说过,佛历有三千多年。今年蓝毗尼考古也发现,说佛陀降生的年代还要向前推五百年。近年来各处的考古都有新发现,说明佛历纪年真的不止两千五百多年,这也说明佛教历史的源远流长。

  以前我们虚云老和尚在的时候,写字落款就是佛历三千多年。我们一诚长老,他是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他写字落款也是写佛历三千多年,说明我们汉传佛教还是蛮科学的,后来的考证也证明了这一点。但现在两千多年的说法,是世界佛教大会定下来的,暂且也不好随便改了,等以后证据再充足点,说不定会重新修订吧。

  菩提迦耶

  后来我们到大使馆跟他们联系,让我们改机票,到了德里,那边导游接着我们,直接把我们接到菩提迦耶火车站,佛陀成道的地方。

  本来迦耶是印度教的一个古城,已经超过三千年的历史了,遗迹非常非常多。因为佛陀在这里成道,所以又加了菩提两个字,菩提也叫布达雅——觉悟地。一是印度教的圣地,又是佛教的圣地,两个圣地连起来,就叫菩提迦耶。那个火车站就叫菩提迦耶站。

  导游带着我们直奔那个正觉大塔,海涛法师他们已经在那里了,他们从佛出生地蓝比尼出来,直接开车去了佛的涅槃地,比我们多去了一处,所以第一次朝圣,我涅槃地错过了没去。我们几天后赶到佛陀成道地,有法师跟我开玩笑说:“传喜法师,幸亏您没去第二站哦。”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们第二站是佛陀涅槃地,你在佛陀出生地就哭成那样,那在佛陀涅槃地你不得哭死啊?”我想倒也是的。所以五次印度朝圣,涅槃地只去过四次,第一次没去,第一次如果去了,真会受不了。

  不生不灭

  那第二次去了为什么没哭死呢?因为第二次去的时候,我师父刚刚圆寂,师父圆寂之后,我反而体验到了一种不可言说的融合。比如说师父在的时候,我要出国了就去跟师父告假:“师父,我要出国了。”回来之后我要跟师父去消假:“师父,我回来了。”师父在的时候,还觉得有来去的距离。师父圆寂之后,反而没有那个距离感了,觉得师父就像空气一样,在心里,在头顶,无处不在。不是觉得:哦,师父离我而去了,没有这个感觉,反而觉得跟师父非常非常近了,没办法来比喻那种感觉,说在心里,心和心是相应的;说在头顶,时时刻刻生命顶戴的,就那种感觉。

  所以通过师父的圆寂,我也感受到了佛陀的涅槃是不生不灭,所以这时候来到佛陀的涅槃地,我内心是充实和安详的,我觉得佛陀没有离开,所以我很安详、很宁静,内外笼罩在佛光之中。海涛法师开示特意提醒:“你们不要到了佛陀涅槃像面前哭啊,要哭应该为自己哭,释迦涅槃像不是代表佛陀就死了。”

  拘尸那罗

  第二次我们飞机是直接飞德里的,到了印度这边的迦毗罗卫国,第二次朝圣的重点就是拘尸那罗,我们下了飞机就直接去拘尸那罗。如果我们从印度进到尼泊尔,离开蓝毗尼园再回印度又要签证一次,所以只一次签证,我们就不去蓝毗尼了。这个好像很巧,第二次我是带着我们当家果义法师一起去的,他朝过一次圣,但没去过蓝毗尼。

  海涛法师带队他们去了蓝毗尼,我们四个人到了拘尸那罗,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升起我们就去朝圣了。印度的日出和日落是一样的,日出的时候红彤彤的一个太阳,凉凉的感觉;日落的时候也是红彤彤的一个太阳,两个太阳是一样的,不同的一个是晨雾,一个是晚雾,这是印度很特别的一个景观。

  我们很早到了佛陀涅槃堂,先是绕佛,然后就坐在涅槃堂里静静地感受。那间房间还没有这法堂大,佛陀的像占掉整个空间的一半,我们说丈六金身,差不多就是那样子,像真身一样。那尊佛陀涅槃像,诞生于一千五百多年前,那尊佛像的加持力是非常非常大的。这尊佛像很大,你从脚这边往头方向看,佛陀的眼睛带着淡淡的忧伤;从头往脚方向看,佛的眼睛非常慈祥,像在微笑,那尊佛像非常具有加持力。

  世界各地的朝圣者,一批又一批地进来,跪在那里念经。各个国家不同民族,念着不同的语言不同的音调,都证明佛陀还在人间,正在如是救度各种各样的人,我当时这种感受特别深刻。小乘佛国的法师带着居士们进来,女的披着白色的袈裟,也有一些人会落泪,但是不多。他们念着自己民族的语言,朗朗地诵经声回响在涅槃堂里。各个国家的法师们带着信徒去朝圣,念念拜拜,绕三匝就走了。

  我跟果义法师坐在一个角落里,从早上一直坐到中午。我就发现:佛陀哪有涅槃?佛陀千手千眼、万手万眼,如空气般无形无声教化救度多少众生啊,那么多人来看佛陀,不就证明佛陀的生命还在世间吗?所以我心里很宁静,感受着佛陀强大的气息、强大的力量的存在。

  我们语言不是很通,涅槃堂边上有一个白色的塔,供着佛陀一千五百多年前的一尊佛像,我以为那就是纪念佛陀涅槃的塔呢。塔已成废墟了,不是很高,我有一张照片就是在那里拍的。下午我们到佛陀火化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塔,周围还有很多古老的佛像。涅槃地也有各个国家的寺院。第二次在涅槃地也是蛮过瘾的,静静地坐在那里整个半天。

  缅怀佛恩

  我们还去了鹿野苑,佛陀初转*轮的地方,那里有第一次度五比丘的寺院,佛陀讲无我的时候,弟子们就证得了阿罗汉。《佛陀本生传》里面多次提到鹿野苑,佛陀往劫很多世都在那里修行过,鹿王的故事也发生在那里。

  第三次在菩提迦耶也住了半个月,每一次朝圣都有不同的侧重点,也有不同的感受。虽然看见的都是废墟,但作为一个佛弟子,如果你熟读经书,对佛法历史比较了解的话,你每到一个圣地,都会沉浸在里面流连忘返的。

  尼连禅河

  今天十二月初八——佛陀成道日,我这样子慢慢地讲,娓娓道来,我们大家就多感受一点佛陀的气息。

  佛陀,当时是悉达多太子,他是自己落发出家的,他斩断烦恼丝的时候,把头发抛向空中,帝释天接住就供养在天上。然后太子也叫菩萨,先参学,后苦行,地点主要就在尼连禅河两侧,一个是正觉山,一个是苦行林。

  正觉山上有一个洞,佛陀曾经在里面打坐过,非常有加持,我去过两次。那个地方虽然离菩提迦耶不算远,开车大概也就两个小时,但因为山下的村庄很贫穷,有游客去的话他们会抢东西,没有安全感,所以一般人都不去。

  再一个就是苦行林,苦行林在尼连禅河的这边,正觉山在尼连禅河的那边。苦行林有个龙洞,不远处还有一个纪念地,就是牧羊女的家。我们以为牧羊女大概很穷,其实不是,她是当地的大富,去供的那个是她的佣人苏迦塔。佛陀苦行六年之后,到尼连禅河沐浴,然后受乳糜供养,淌过尼连禅河。然后诸大天王在佛成道之前,供献八吉祥。

  我们拍的照片有这个镜头,尼连禅河冬季是干涸的,那河很宽很宽,夏季雨水很大,冬季水很小很浅,河中就小沟一样的。海涛法师说,这就是释迦佛陀成道之前淌过的尼连禅河。我有一次把鞋脱了,卷起裤脚,我们也去淌一下尼连禅河,感受一下当年佛陀的气息。

  菩提树下

  在佛陀曾经停留过的地方,现在每一处都有纪念塔。佛陀过了尼连禅河走到树下,试了很多树坐下去都不稳,一直走到那棵菩提树下,帝释天化为童子供献吉祥草,这才坐得稳稳的。经典里记载,佛陀降生的时候,这棵菩提树才发芽,菩提树长得很快,二十多年就已经长得很粗了,成道的这棵菩提树,跟佛陀降生时的无忧树是同时间的。

  金刚宝座

  佛陀坐在这棵菩提树下非常安稳,佛坐在哪里成道也是很有讲究的,不是随便哪里都可以的,不是的,一般地方是承受不起的。我住在菩提迦耶时间长了,我就研究那里的风水。正觉山在尼连禅河的对岸,高出地面像一个金字塔的形状,佛陀苦行的那个洞还要再往里走。那个山脉到了尼连禅河这边就隐到地底下去了,正好就是菩提迦耶这一块,也就是说正觉山的余脉,就在菩提迦耶这块地的下方。因为佛陀德重,坐在其他地方,土地都承受不起,都会振颤不稳。佛经里讲,这个地方下面有金刚座,所有佛陀到人间都是坐在这个金刚座上成道的,很神奇吧?所以佛陀坐在菩提迦耶这块地方,大地平稳。

  我到现在还在想这个问题,这个太神奇了,哪怕地球上地水火风都毁掉了,金刚座不会坏。还有中阴身,水火都能穿过,大山大海也能穿过,但是穿不过妈妈的肚子,一进去就投胎了穿不过去。中阴身也穿不过金刚座,所以这个金刚座是很神奇的。

  佛教中国

  过去、现在、未来的佛陀来到人世,降生的地方有不一样,蓝毗尼园有好几尊佛降生在这里,但以后弥勒佛来到人间,降生在一个叫僧伽施的地方,我们也去朝圣过。他们弘扬佛法的重心也有不同,但是所有佛来地球上成道,所坐的地方都在这一个地方——菩提迦耶,不仅仅是释迦牟尼佛的成道地,也是过去一切诸佛、未来一切诸佛的成道地,那个地方称为“中国”,那个国度也称为“中国”。

  我就讲呢,我们中国的名字来自于佛经,指佛陀成道的地方,它有两层意义:一是佛法诞生的地方,按照佛经来说,佛陀在那边八相成道。二是佛法兴盛的地方,除那之外都称为边地。佛法在东汉明帝时期被迎请进中国,在中国兴盛了两千多年,中国是正法住世的地方,所以中国有资格叫“中国”。现在这个时代,佛法从中国辐射向全世界,这是我们中国当今领导要看到的一个大优势。

  佛陀在菩提树下铺好吉祥草,坐得非常安稳舒适。所以给法师铺座是一个很大的功德,你看经典里记载,佛陀要讲法是谁铺座?很多时候都是皇帝呀、帝释天王啊,用天人的宝座为佛陀敷座的。

  说到宝座,我们唱起《吉祥人生》这首歌,有没有一种感觉,好像主人一下子换成自己了?以前都是文殊菩萨坐青骔狮,普贤菩萨坐大白象,观音菩萨脚踩鳌鱼头,地藏菩萨坐在地听上,对不对?《吉祥人生》这歌一唱,自己一下子变成主人翁了,唱起来会很得意,“坐上青骔狮,跨下大白象”,过瘾不过瘾?这首歌也让你们过把瘾哦,否则老是看菩萨坐在上面,这歌用心一唱,你也坐在上面了。

  这时候佛陀坐在吉祥座上,发誓:不成正觉,不起此座。佛陀这个大愿可不是空愿,不是无目的的愿,那是体验了修道的各种境界之后才这样说的。这一点,我们还得往回讲。

---------------------------------------------------------------------------------

更多传喜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传喜法师:转凡成圣需修心

传喜法师:佛教是最高的教育

传喜法师:吉祥人生

传喜法师:学佛改变命运记实

益西彭措堪布: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二十九课

 

后五篇文章

传喜法师:参访学道

传喜法师:无我智慧——腊八蒙山开示

传喜法师:内外超度——腊八蒙山开示

传喜法师:灶神漫谈——蒙山开示

传喜法师:佛教——注入暖流的正能量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