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外婆辞世感怀(慈本)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1: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外婆辞世感怀(慈本)

 

  《净土》2013年第2期

  作者:慈本

  从去世前后的一些迹象推测,外婆应该是往生人天善道了。今天是她去世后三七的最后一天,不知她是否已顺利投胎转世,在漫长的轮回中,开始了新的一期生命?

  外婆一生劳苦

  小时候就被抱养作童养媳,十几岁时以五十块钱的代价卖给外公作继室,外公大她十六岁。婚后生有三子三女,儿子和小女儿都早夭了,据说是外公命里没男孩。她四十岁时,外公突然因病去世,外婆从此开始了她的寡居生涯。那时我母亲六岁,姨母才两岁,另有一个养子八岁。一个女人,还要拉扯着三个幼小的孩子,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

  两个女儿相继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外婆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独居了二十多年。七十多岁时,不幸中风偏瘫,右手彻底丧失知觉。从此,她的生活,起居劳作的一切大小事宜,基本上都只能靠左手操持了。即便这样,她也仍然不愿意到我家或姨父家生活,唯恐自己会拖累女儿。

  外婆一个人在家是不吃晚饭的,很早就歇息了。用电灯照明,对她来说,实在是一件近乎奢侈的事。山村的生活简单而平淡,外婆的生活更是单调、枯寂。每天忙碌的无非是些砍柴种菜、洗衣做饭之类的劳务活。两间破旧的百年老屋,左右只有两三家邻居。女儿每年也只能抽空去看望她几次,而且总是来去匆匆。二十多年来,外婆始终一个人默默地过着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外婆的身体日益衰弱,生活自理极为不易。她想到了死,时而在母亲面前说她不想活这么长寿,不想拖累我们。她一定非常苦闷,早已厌倦了自己痛苦的生活。终于有一天,她喝下了家中存放的毒药水。喝完之后,她就躺到床上等死。第二天早晨,邻居老太太见她家没开门,就到屋后的窗外窥望,发现她仍躺在床上。问她怎么没起床,她说自己喝了药水,并嘱咐邻居不要告诉我们。邻居老太太赶紧让人给我家打了电话。所幸药水已经过期,毒性大大减低。经过医生抢救,外婆总算又活下来了。

  我们家乡对待临终人的陋习

  那时,我家的新房刚建好,于是便请一辆小车,把外婆接到我家来了。这一次,她在我家住了一年左右,这差不多是她晚年生活最为幸福欢乐的一段时光。但她仍然说要回家,不愿给我们造成负担。记得有一次,我和她闲谈,让她安心地在我家好好过,她淡然微笑着,说要回家,在这儿把我家的米都吃完了。我问她回家干什么,她说回去种地种菜,这时她的身体已经非常衰弱了。有一次,我父母觉得她快不行了,就把她送到姨父家。他家离外婆家比较近,这样,临终的时候,可以就近把她送回自己的家里。这是我们老家一种很古老的风俗习惯,也是一种陋习,认为人死在有活人经常出入的家中正屋里是极为不祥的。因此在老人们临死前,都要把他们从家里抬出去,抬到一间废弃、破旧的老屋里,让他们在那里待死。这种举动无异于死亡宣告,它对将死者的心灵造成严重的打击与摧残,加深他们临终前的恐惧、怨恨和痛苦,加速他们的死亡进程。这实在是一种让人寒心的、极度残酷的行为。生于斯,长于斯,朝暮处于斯,寝于斯,最后却不能终老于斯,真是人生莫大的悲哀。为此,我曾多次劝说父母改变这种陈腐陋习,但那时他们不能完全接受,加之我家是刚建好的新房,他们更担心外婆在家里终老会沾染晦气。

  外婆在姨父家没能住上几个月,就被送回她自己的破旧老屋去了。此后,母亲和姨母开始每周轮流去照顾外婆。这种生活大概持续了一年。如此往返循环,严重耽误各自家中之事,母亲和姨母都疲惫不堪,觉得这样下去终非长久之计。这期间,我已经皈依三宝,开始吃素学佛。过年回家,再次劝导父母改变思想观念,父母的善根因缘也终于成熟,逐步走上信佛学佛之路。没多久,在和姨父一家协商之后,决定再次将外婆接到我家来。那天,母亲一路上虔诚地念着观世音菩萨的圣号,外婆终于平安顺利地到达我家了。

  外婆晚年的老苦之相

  这一次,外婆在我家一直住到终老,差不多有两年时间。此时她的身体已远不如以前了,行走困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神智开始不清,没多久就患上了老年痴呆。在她生命的最后三四年里,政府每年都会发给农村孤寡老人一千多元的生活费。这对外婆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她一生从未拥有过如此多的钱财。从此,她就患上了心病,老年痴呆也开始频繁发作。每天总是四处藏匿她的钱物,当她找不到藏匿的钱物时,就大发脾气,骂我母亲偷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几乎每天几次对我母亲叫骂。很多时候晚上都因担心自己的钱物而失眠,或者半夜惊醒。为此,她多次吵闹着要回自己的家。这在她以前健康的时候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与她平日的柔和慈善,简直判若两人。她一个人经常摔跤跌倒,有时甚至摔得鼻青脸肿,皮破血流。这种身心的双重折磨真是苦不堪言。父母只好小心翼翼地照顾、注意着她的安全,经常在她比较清醒的时候耐心地劝说、开导她。她当时也好像听懂了、理解了,但一会儿就忘了,于是又旧病复发。当我们放佛号给她听,或劝说她念佛时,有时她能听一会儿,偶尔也会念念,但已经口齿不清、发音不准了。有时她不愿意念,便很不耐烦地说:“念它干什么?”在她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外婆也折腾不动了,神智更加糊涂,基本没有气力说话,每天只是起来坐坐,吃喝拉撒全靠我父母帮忙。此时,我们想再劝导她信佛念佛,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了。

  外婆晚年的这种境况,让父母非常忧虑、心痛,但又无力改变。每当父母和我说起外婆时,我总是劝说他们一方面尽力照顾好她,同时积极地为她念佛、放生回向,希望藉此能使外婆业障消除,早日离苦得乐,最终能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父母学佛以后,总体上算比较虔诚精进,思想观念都有很大转变,基本上每月放生两次,完全素食至今已有一年多。父亲无论多忙,每天早晚功课都不曾间断;母亲是文盲,在父亲的帮助下,也背会了《心经》、大悲咒、往生咒。他们对外婆的照顾,一直都是尽心尽力。

  临终结佛缘

  外婆的晚景虽然不能说好,不过她一生恬淡隐忍,慈爱和善,待人真诚宽厚,与人无争,培植了很深厚的善根福德,虽然生前不知信佛学佛,但临终前还是结下了佛缘,蒙佛菩萨慈悲加被,受益很大。去世前的三四天,外婆已不能进食。父母估计她快不行了,就将佛像请到她的房里,供上香、灯、瓜果,打开念佛机,开始念佛。去世前两天的早上,父亲在念佛时突然想到,自己没有往生助念的经验,对佛教的临终助念仪式、操作程序及其他一些需要注意的具体事项不是很清楚,万一外婆突然走了,到时不知该怎么办。于是他就打算找附近的居士了解一下情况。当日下午,我们那儿一座寺院的两位尼师到我家买灯具,这是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事。师父说,她们一路上问了好几家店,才最后找到我们家的。真是因缘不可思议,感应不可思议。父亲喜出望外,将灯具免费供养,并向两位师父提及外婆的事,向她们请教。师父略微询问了外婆的一些情况之后,来到房间,给她做了皈依和开示,劝导外婆放下所有尘世的牵挂,一心一意跟着阿弥陀佛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从此了脱生死,离苦得乐。师父临走前,特地留下了手机号码,关照父亲,待外婆去世后,告知她们来助念。

  接下来的两天,父母基本上都在外婆房里念佛,姨母和表弟表妹们也都轮流在旁边守候着。外婆虽然已是奄奄一息了,但却很平静,没有任何痛苦的挣扎。外婆是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去世的,早晨五点多,父亲发现外婆嘴巴咂吧着,感觉她是口干想要喝水,于是赶紧给她喂了两汤匙水,第三口,她已无力吞咽了。五点三十五分左右,外婆慢慢停止了呼吸。离世时,外婆刚过了八十八岁生日,可以说是享年八十九岁,虚龄九十,这在我们当地农村算得上是少见的高寿了。

  家人虔敬助念

  父亲在电话里告诉我外婆去世的消息时,我正在赶回老家的列车上,到家还要五六个小时。挂断电话后,我一边念着阿弥陀佛圣号,一边想着外婆一生的辛酸苦难,不禁百感交集,泪流满面。到家时,父亲已请寺院的几位尼师为外婆助念了。我掀开盖在外婆身上的陀罗尼经被,看到外婆去世后衰瘦的面容,悲从中来,跪在床边再次流泪念着佛号。没多久,弟弟到家了,也跪在地上含泪念着佛号。弟弟尚未信佛学佛,不过他和我一样,对外婆有着深深的感情。在我们的感染、带动下,姨母、表弟表妹也都开始认真地跟着我们念佛号了。他们未信佛,原本是不念的,只是一直在床边陪伴着。姨父后来到家,也替换我们,深夜念着佛号在房间守灵。此外还有几个未信佛的亲戚也跟着我们助念了一会儿。我们就这样轮流为外婆念着佛号,一直到第三天火化后送回老家山上安葬。助念二十多个小时以后,母亲和姨母给外婆换了内衣,说她肢体柔软,胸口温暖。火化前一天的晚上,我们请人来给外婆穿寿衣。那时我们助念已有四十个小时左右,她的肢体仍然很柔软,胳膊或腿部关节都可以灵活屈伸,腰部甚至像活着时一样,可以扶起坐着。这些应该都是大家虔诚念佛,感得阿弥陀佛慈光注照所产生的瑞相吧。第二天,我们一直念着佛号,直到火化完毕。在送骨灰回外婆老屋的路上,大家继续念着佛号。念着念着,我内心深藏的情感又开始如波涛般汹涌澎湃起来,禁不住泪涌号啕,放声高喊着弥陀圣号。

  以世俗道德标准衡量,外婆可以算得上是个好人。但从佛法解脱的角度来看,她和我们一样,仍然是个业障深重的具缚凡夫,无明我执根深蒂固,她一生的辛苦遭遇也是自己的业力因缘所感。晚年的那些异常症状和表现虽说是缘于老年痴呆,但在根本上,仍然是无明我执作祟,是其贪瞋痴三毒烦恼的变相发作。虽然临终值遇佛缘,得佛力加持,但她在生前未能信佛学佛,往生西方极乐净土所必需的信愿行三资粮也就无从谈起了。她自己既信愿行正因不具,仅靠我们的临终助念,恐怕也是难得成就净业,最终不得不再入轮回,辗转六道。但愿她在未来生中早日因缘成熟,得闻佛法,勤苦修行,了脱生死,出离轮回。

  报答一切如母有情对我们的深恩厚爱

  外婆去世后,母亲总是难以释怀。既对外婆的遽然离去思恋不舍,又因不知外婆去往何处而忧心忡忡,同时又对自己未能具足耐心照顾外婆而悔恨自责。我劝母亲说,凡事总要往好处想。不管外婆去后何往,她今生得遇佛缘,种下善根,都是一件非常值得欢喜庆慰的事。何况因为外婆的去世,我们的助念让很多亲人得以听闻、念诵阿弥陀佛的万德洪名,八识田中从此深深植下佛法的善根种子,这也是功德无量的事。如果我们尚未信佛学佛,外婆晚年的生活状况及其去世前后的遭遇,肯定比现在要糟糕得多。母亲口里应着,但看得出,她心头依旧愁云笼罩。我只能反复劝导她,生死无常,我们信佛学佛就是要对此看得开,放得下。只有放下凡夫自私、狭隘的情感贪执,我们才能转爱恋为慈悲,才能像大愿地藏王菩萨一样,视一切众生为己父母,平等普慈,生生世世,誓愿救拔。担忧与愧悔都于事无补,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精进念佛修行,布施放生,积德行善,将此功德回向给亡者,冀其藉此得以往生善道,离苦得乐,值遇佛法,信受行持,最终出离轮回,了脱生死。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尽孝道,报答一切如母有情无始以来对我们的深恩厚德。

  父亲对我说:“外婆就是菩萨,她的一生,其实是在给我们现身说法,向我们演示人生的生老病死之苦。”是的,外婆一生的经历和遭遇,尤其是她晚年因昏昧迷乱而遭受的痛苦折磨,足以让我们这些依旧沉沦于生死的愚痴迷顽凡夫悚然警醒。无始以来,我们因无明我执而滋生无量贪瞋烦恼,进而造业受报,流转六道,了无出期。我们生生世世轮回不息,受苦无尽,却依然乐此不疲,未尝厌离。纵或暂生一念善心,也总是须臾即退,逢缘便堕。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外婆今生虽得遇佛缘,最终却再入轮回,沉沦依旧。活着的我们既已得人身,已闻佛法,怎能不感念佛恩,生大厌离,坚固信愿,闻健自修,精勤念佛,以期今生成就净业,出离娑婆,往生极乐,从此了脱生死,永脱轮回!而且,只有我们自己今生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华开见佛,速证无生,然后乘愿再来,回入娑婆,才能真正彻底救拔轮回中的苦难众生。

  我对母亲说,等您去了西方极乐世界,知道外婆去了哪儿,就可以前去救助、度化她了。不过,那时候,您已成就佛菩萨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生命品质,心里惦记的就不只是外婆,而是轮回中所有苦难的众生。母亲听后,稍感宽慰,郑重地点了点头。

  (完)

 
 
 
前五篇文章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神识昏昧心灵明 一念信愿生净土——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妈妈是往生了吗?(常倩)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父亲的佛缘(仁梅)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花季在极乐绽放——爱女东林寺求往生

虔诚与慈悲

 

后五篇文章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轮回路太险 放下才安然——对一位老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三代往生记(妙音)

净界法师:这个是你学唯识最重要的功课!

如何让你的皈依戒律更圆满:格桑扎西仁波切

《生死之轮》六道轮回图释义开示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