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花季在极乐绽放——爱女东林寺求往生纪实(万小兰)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1:3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花季在极乐绽放——爱女东林寺求往生纪实(万小兰)

 

  《净土》2013年第5期

  口述:万小兰 整理:西归

  孩子患癌症为求病好 尝试接触佛门

  我来自甘肃兰州榆中县青城乡瓦窑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我们家育有三个女儿,二女儿万珈彤是1999年出生的,当时为了能继续争取机会生男孩,她刚出生我就把她寄养在娘家,直到她六岁上学时,才把她接回来。同所有从小被寄养的孩子一样,珈彤跟我们一点都不亲近,在我娘家还挺活泼可爱的,一回到我们身边便显得性格孤僻,不喜欢跟人来往,学习成绩也不好。为了学习成绩的事情,我没少打骂她,因此她更加记恨我,我和她爸爸为此经常暗自垂泪。

  为了让孩子们能上个好学校,2004年我们举家到白银市落脚,我在一家保险公司做清洁工,我老公去工地上干体力活打零工挣钱,艰难地维持着生计。2012年8月14日,珈彤因为感冒检查出肺部有恶性肿瘤,即小细胞肺癌,医生说已经不能手术和化疗了,我们只好带她回家吃中药调治。

  2013年元月份,我表姐要去当地一个寺庙参加超度法会,就鼓动我带上孩子去消灾,求菩萨保佑。到了庙里,当引磬、木鱼以及念经的声音响起时,我觉得特别好听,心里感到很清净。我带着珈彤在庙里住了20多天,我们俩还求受了三皈依,当时也没有弄明白什么叫皈依,反正就是觉得皈依了,我内心那种无助无奈的感觉可以减淡一些。不用说,珈彤对于这次“皈依”更是被动和稀里糊涂。

  珈彤的身体每况愈下。3月8号那天,珈彤的双腿自膝盖以下突然没有了知觉,无法再走路了,小便也开始尿不下来,得靠药物来促使排泄;没多久发展到大腿也失去知觉,不想吃东西,全身乏力,大小便失禁。也不知道这苦命的孩子还能拖多久,我们全家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善知识劝导 艰难决定送孩子求往生

  在我上班的保险公司有一位姓赵的女职员,面容慈祥和蔼,感觉很亲切,平常我们见了面一般只是打打招呼,也一直不知道她是佛弟子。有次跟她聊起了孩子的情况,她就给我讲阿弥陀佛,讲西方极乐世界,这些陌生的概念,我一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去思维,但在心里已落下了印象。

  接下来这位赵居士多次主动找我交流,劝我找个没有障碍的环境准备给孩子助念送往生,还带了一些念佛往生的光盘到我家,让我们夫妻俩同珈彤一起观看。光盘中有一位得白血病往生的小姑娘,跟珈彤有好多相似的地方,都是十四岁花骨朵般的年龄,都是得了不治之症,不同的是那位小姑娘以及她的家人一直都信佛、念佛;最后小姑娘在好多居士的助念中离世,第二天探视,她的遗体一点都不像已经死去,全身柔软无比,头顶冒汗发热,脸上还露出愉悦的笑容。我看了以后觉得非常神奇、不可思议,原来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可以走得如此潇洒!可惜珈彤和她爸爸并没有认真观看。

  我们家乡有个风俗,只有寿终正寝的老人才可以得到厚葬,小孩夭亡向来都被认为是一件不吉利、很忌讳的事情。小孩夭折后,尸体都不可以在家里停放,更别想进祖坟埋葬,要么裹床被子扔到黄河里或者野外废弃的沙井里去;要么火化掉,火化后骨灰也同样只被默允丢到黄河或沙井等荒凉之地。不忍心孩子最后落下这样一个结局,赵居士走后,我就悄悄地跟老公商量,说孩子的病是治不好了,咱们也把她送到一个可以助念的地方去吧。对于孩子即将离去这个现实,我老公并没有心理准备,他对佛教还很抵触,对我的提议也不以为然,但自己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过了几天,赵居士对我说她已经跟庐山东林寺助念团联系好了,我就继续跟老公商量,见他不为所动,只好改变口风说:“去寺庙说不定能让孩子的病有所好转呢,试试看也行啊!”听到我这样说,他的态度才有所转变,但一直摇摆不定。第一次火车票都买好了,可是临出发时他又不愿意去了,只好退票回家。我好说歹说再次做通了老公的思想工作,可是第二次临上火车时他又反悔了,这次我铁了心,对他说:“你如果不想去就回家好了,我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去!”火车就要开了,他也来不及犹豫拖拉,我们一家三口就这样登上了火车。

  其实,除了我之外,连孩子本人都不清楚我们此行的真正目的。亲友们都以为我是带孩子到寺庙里去最后一搏,看能不能出现奇迹,只有我知道我是想要珈彤最后这一程能走好。当年她一出生就被我们寄养在了亲戚家,亏缺了原本应该享受的父母亲情,后来回到我们身边后一直也没见她有多快乐,如今还没等长成人又得了绝症。我感觉很对不起这苦命的孩子,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受苦了!

  东林寺接引 慈悲方便耐烦有恒

  我们是3月19日下午到九江的,我们人生地不熟,还背着个病孩,有诸多不便,没想到东林寺助念团负责人德玉法师亲自开车来火车站接我们,一下火车就感受到佛门的慈悲,真的好感动!

  到东林寺后发现这里真是太美好了,寺庙外秀美的庐山,寺庙门前清透的溪泉,寺庙里红墙绿瓦,古木掩映,壮丽而又不失古朴,清朗之中透着大气,一派祥和的气氛。这里天天都在念佛,这里时时都能闻法!我们怎么有那么大的福报,懵懵懂懂就来到这么殊胜的道场了呢?连我老公都说他一进东林寺的门,就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特别舒服的感觉!

  德玉法师安排我们住在助念团的重症监护室里,那是一间专门为前来求往生的临命终者准备的房间。把我们安顿好后,仅留下几位居士值班,师父又带领助念团的成员们马不停蹄地奔赴外地去助念了。助念团每天都要去面对和参与多少众生的生生死死?忽然觉得我们家所承受的巨大痛苦在这个大背景的映衬下,其实也很渺小!

  在东林寺的每一天都有好多出家师父和义工居士来看望我们,给我们送大安法师讲法的光盘,给我们介绍阿弥陀佛和西方极乐世界,陪孩子念佛,送生活用品等等。而我们在这儿吃住,东林寺也是不收取任何费用,尽管这样,后来临走时我们还是随力往功德箱里投放了一些钱,以尽我们的本分。

  正是因为在这里有机会天天熏习佛法,我渐渐明白了三界火宅的危险,明白了净土法门的殊胜,要把孩子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的心愿也更加坚固了。

  孩子爸爸的觉悟总要慢一些,过了很久他都还是半信半疑、稀里糊涂的。护理和照顾孩子,他做得没的说,可是却不懂得去培养孩子对于西方极乐世界的信愿行,中途还曾萌生过带孩子回家的念头。后来慢慢受环境的影响和带动,他也开始时不时念几句佛。

  孩子性情一直很孤僻,尽管大家天天都好心来看望她,她却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很少应答别人的问候,不知道感恩,更不愿意念佛!孩子的表现让我们大人又羞愧又着急,好在大家都是菩萨般的胸怀,从不跟她计较,对她始终慈悲包容、不离不弃。在此要跪谢各位师父、各位善心人的大恩大德!

  迷悟一念间 因缘成熟佛子蜕变

  来东林寺一个多月了,珈彤虽然没有好好念佛,但也没有再吃过一片药,并且在东林寺大环境的滋养下,她的胃口居然变好了,生命也恢复了一些生机和活力,除了因屁股上的褥疮有时会喊痛,几乎没有癌症病人常有的痛苦表现,不像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离去的人。我们也知道助念团毕竟跟安养院不一样,它主要是提供一个助念送往生的场所,临时住两天还可以,但如果长时间占着重症监护室的床位,就会影响到助念团的正常工作。其间我们亲眼目睹了一例又一例的求往生者,他们都是弥留之际被送来然后直接进助念室助念的。虽然师父慈悲,一直默许我们住着,但我们自己也要替助念团考虑,替别人考虑!于是我们就到旁边的村子里租了一间屋子,主动要求搬了出来,并打算在这边一直住到珈彤往生。

  虽然不在寺庙里面住了,师父和居士们依然经常上门来看望我们,大家关心珈彤一直都有一个不变的主题,那便是希望她能对西方极乐世界建立起信心。

  偶尔珈彤也会问我,西方极乐世界真的有吗?小孩子也能去吗?去了以后还能回来看你们吗?我很肯定地回答她,西方极乐世界真的有;只要信愿念佛,别说是小孩子,甚至连小动物都可以去;去了马上就可以回来看望我们、帮助我们。

  6月26日傍晚,天下着雨,珈彤突然感觉到肚子异常的胀,呼吸急促,脸色变坏,我的心一紧,猜想她的大限可能到了,就赶紧联系助念团,把珈彤送进了助念室助念。

  这一夜真是一个神奇的转折点!珈彤看到助念室里有佛像,便抗议不愿意躺下。因为她一直大小便失禁,而且腿脚浮肿,屁股上还有褥疮,再加上天气炎热,先前我们一直没有给她穿裤子,一般是在屁股下面垫一个褥疮病人专用的小气轮,再用一条毯子把全身一遮。那天晚上在助念室里,珈彤说她那样躺在佛像前很不恭敬,第一次明显流露出了对佛菩萨的恭敬虔诚之心。我和她爸爸就扶她坐起来,给她穿好上衣,腰部以下则用毯子包住,她整夜就那样虚弱地倚靠在我们身上,大家一直助念不停。

  没想到经过一整夜的助念,珈彤的身体状况居然好转了,而且心态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天亮以后,她瞅见窗外飘飞的大雨,嚷着要出去玩,我们用轮椅把她推到了屋檐下,只见她欢喜地伸手去接雨,在自己手上、脸上洗啊洗……对别人的态度也一反过去的孤僻冷漠,居然主动招呼大家陪她念佛,还双手合十说“感恩师父”、“谢谢姐姐”之类的话。她这突然之间的转变,让大家好惊喜、好感动、好欣慰。

  信愿行具足 口念佛号安详舍报

  我们在外面的那间出租屋的房东嫌我们晦气,早就不愿意租给我们了,这回趁机把房子收了回去。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们把珈彤转移到了九江高山寺,在那里总共住了十来天。其间东林寺助念团的师父们和居士们去看过我们好几次,而高山寺的师父和居士们对我们也非常慈悲,珈彤每天也主动坚持念佛。

  趁珈彤还没有离去,我们夫妻俩分别很认真地跟她做过交谈,我们问她:“爸爸妈妈一直没有把你照顾好,你恨不恨爸爸妈妈?”珈彤说:“不恨!谢谢爸爸妈妈!”

  7月15日午夜,珈彤出现了种种临终的症状,我们赶紧给德玉法师打电话,师父马上带着助念团的居士们赶来高山寺给珈彤助念。7月16日白天,助念持续进行中。珈彤的眼根时好时坏,间歇性地看不见东西,可是上午她却对我说:“妈妈,我看见好多公交车和黑色的车开过来了,但是车里已经挤满了人,上不去,怎么办啊?”大家叮嘱她说:“什么车过来你都不要上去,只有阿弥陀佛拿着莲台来接你,你才能去!一定要记住!”并又一次给她介绍了西方极乐世界的种种殊胜庄严以及阿弥陀佛接引众生的慈悲方便,珈彤听后坚定地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记住了!我一定要等到阿弥陀佛拿着大莲台来接我,我才去!”然后就继续跟随大家一起念佛。

  7月16日晚上8点45分,在大众的助念陪伴下,珈彤口里清楚地念着佛号,安详舍报。舍报后继续为其举行助念法会36个小时。探视显示,珈彤的遗体全身舍暖,并且柔软得就跟那位得白血病往生的小姑娘一样;虽然腹腔内有硕大的肿瘤,但是入龛时全身没有一处有异物溢出。

  阿弥陀佛第十八大愿说:“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生命最后阶段的珈彤对于西方极乐世界是具足信愿行的,我相信念着佛号走的她已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珈彤往生了,众多亲友也被度进了佛门。珈彤的姥姥、大姨、表姐等人以前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从来都没念过佛,可是在她们来东林寺看望珈彤时却都喜欢上了念佛,还在这里求受了三皈依;珈彤往生以后,她爸爸也在东林寺主动求受了三皈五戒,并发愿以后要带着家人都好好念佛,将来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我何尝也不是因为她才走进佛门!

  感恩佛菩萨的加持护佑!感恩东林寺!感恩高山寺!感恩所有关心过我们、帮助过我们的人!

  愿法界有情众生都能信愿念佛,同生极乐!

  (完)

 
 
 
前五篇文章

虔诚与慈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一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二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三讲

益西彭措堪布:《忠言心之明点》忏悔要义颂 第四讲

 

后五篇文章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父亲的佛缘(仁梅)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妈妈是往生了吗?(常倩)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神识昏昧心灵明 一念信愿生净土——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外婆辞世感怀(慈本)

不退念佛·往生纪事:轮回路太险 放下才安然——对一位老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