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盘龙寺“闭门谢客”续:政府失声和解成谜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4:3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8月15日,昆明晋宁县盘龙寺在官方网站和寺院山门挂出公告,为抵制当地政府的商业化运作而关闭山门。经过协调达成“和解”后,寺院于8月17日上午11时30分重启山门。短暂的闭门谢客风波如一场飘风骤雨,忽然而至、又戛然而止。

盘龙寺管委会工作人员与寺院法师在山门前合影留念(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重启山门后,盘龙寺管委会相关人员与寺院法师在山门前友好地合影留念,两日前“僧人跪拜管委会”的惨烈与“高悬公告关山门”的剑拔弩张迅速被欢乐祥和的氛围取代。“闭门事件”仿佛是陈潭中丢入的一颗瓦子,泛起小小涟漪后便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这座千年道场始终平静无澜、从未发生过任何不快。

  镇政府失声,管委会回应:盘龙寺关门只是小误会

  8月18日,盘龙寺开门迎客的第二天,昆明暴雨如注。寺院公告栏上抵制商业化的告示已经撤除,在雨水的冲刷下,最后一点粘贴痕迹也被洗涤得干干净净。山门外,因前几日信众无法入寺而在地上点燃香烛的痕迹也被雨水冲刷得无影无踪。千年古刹盘龙寺又恢复了往日的熙熙攘攘,接续起依旧旺盛的香火。一场风雨,似乎带走了所有关于“闭门谢客”的记忆。

  当日下午,凤凰佛教就此事致电晋城镇人民政府希望了解情况,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自称“刚来两天,完全不了解情况”,而所有领导又“刚好”都在开会。在凤凰佛教的追问下,一位拒绝透露身份的女性领导接听了电话,并十分强硬地表示,盘龙寺的情况“没有必要告诉你”,媒体提出的任何问题都由县委宣传部酌情决定是否回应。之后,凤凰佛教又分别致电昆明市晋宁县政府、政府办、宣传部和民宗局,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盘龙寺闭门告示(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情况通报(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此前一天,晋宁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晋宁宣传曾两次发出通报,称县镇政府并无对盘龙寺的商业开发计划,赴盘龙寺开会只为帮助寺院清理望海楼,但一番“好意”反被“误会”。这与寺院法师此前陈述的“引发寺院关门的会议是为商讨寺内光佛楼的改造等计划”的说法截然不同。

  凤凰佛教随后对盘龙寺管委会负责人进行了访问,对方称“寺院一切都很正常,不存在任何问题,闭门事件现在已经划上了句号”。

  当凤凰佛教提出希望与寺内法师直接沟通时,一位女性负责人称没有法师的电话,另一位负责人李某则称“法师病了,这两天联系不到”。

  此后,凤凰佛教了解到,昆明各大旅行社从官方得到的口径一律是:“盘龙寺关门只是小误会,已经解决了,现在不存在任何问题”。

  寺院管委会答复热心信众:“就把这段插曲当做没有发生过好了”。

  行政化体制浮出水面:盘龙寺管委会垄断寺院收入 

  与其他寺院不同,盘龙寺内设有一个特殊机构——盘龙寺管委会。留意一下该寺的对外通告就会发现,几乎除“闭门谢客”告示外的所有通知,都是由“晋宁县盘龙寺管理委员会”和“盘龙寺方丈”共同签署发布的。寺院公布的唯一对外联系电话也是该管委会的电话。

盘龙寺“闭门谢客”引发围观(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盘龙寺老照片(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据盘龙寺常住仁清法师介绍,该管委会是文革后盘龙寺恢复重建时,由晋城镇人民政府成立并直管的派出机构,常驻寺院,管理寺内除佛事活动外的所有事务。管委会掌握着寺院除法事活动外的所有收入,包括十方信众供养三宝的功德箱收入,以及门票、素餐厅、停车场、蜡烛厂等。

  法师直言:“垄断收入了嘛,你懂的。”而寺内一位黄姓居士透露,就连办一场法事活动,寺院也难免“上供”。比如近期即将举办的菩萨戒传戒法会,要求每位受戒者缴纳800元戒费。黄居士说:“钱全部上交到方丈那里,恐怕方丈还要交一部分给管委会。”

  在盘龙寺里,管委会不仅是“大管家”,更像一位“大家长”。它除了对寺院大型基建、人事、财务、防火、安全等等大事小情进行一揽子管理外,还负责给寺内二十几位僧人发放衣单费(寺院每月给僧人的生活费)。

  寺院法师透露:“管委会的历届主任都由晋城镇政府任命,前前后后换了很多位,有点子承父业的意思。当然,管委会内部的人事安排不会让寺里过问,甚至他们每年从寺里拿走的香火钱到底有多少,我们也不清楚。”虽然对法师们来说,这个管委会带有不少未知的神秘色彩,但从盘龙寺年逾30万的游客接待量来看,管委会获得的香火收入无疑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这笔香火收入由管委会与镇政府共享。方丈能寿法师在向大众的“泣请”中称:“更可耻的是晋城镇政府一直垄断着盘龙寺的所有功德箱及纸火店、停车场、素餐厅、门票、蜡烛厂等所有功德,盘龙寺的工作人员均为政府部门家的亲朋好友,在这样的佛门清净之地为所欲为……”

  在这座“行政化”的寺院中,盘龙寺的僧团很像是管委会雇佣下每月领取工资的从业人员。当地一位法师说:我们盘龙寺是目前唯一没有被“商业化“的寺院”,但这座寺院已经被“行政化”了。

  镇政府盘龙寺会议: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仁清法师回忆,8月14日下午,晋宁县主要领导突然来到盘龙寺开会,“县里的五套班子全来了”。这次会议源于县委书记张之亮、县长岳为民和县人大、政协、纪委的共同推动与授意,规格之高前所未有。县民宗局、文体局、晋城镇分管盘龙寺管委会的余宏波副镇长、盘龙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和晋宁县媒体均出席了会议。仁清法师表示:包括盘龙寺方丈能寿法师在内的全体僧众对这次会议的内容一无所知。

晋宁县盘龙寺会议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领导对盘龙寺提出了很多商业化和公司化构想,遭到方丈和众僧的反对。(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会议过程中,仁清法师进入会场抓拍,发现与会领导对盘龙寺提出了很多商业化和公司化构想,当场遭到方丈和众僧的反对。“他们预先设置好的录像,在播放着怎样来改扩建盘龙寺,怎样来发展盘龙寺。”仁清法师特别提到,会议中播放的PPT明确显示了盘龙寺未来的商业化规划,后经晋城镇证实,这份PPT由镇文化宣传部制作,但制作的安排则来自晋宁县委宣传部。仁清法师说:“整件事看起来是蓄谋已久的,如果那天会议开得成功,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大的动作。”

  “闭门事件”也给盘龙寺僧人带来巨大压力。仁清法师唏嘘道:就在闭门的短短两天之内,我师父(方丈能寿法师)的胡子全白了。

  “和解”之谜:合家欢还是合家愁?

  8月16日晚9时,晋城镇副镇长余宏波、盘龙寺管委会主任王某和副主任来到盘龙寺,与僧人进行沟通协商,并达成所谓“和解”,“和解”究竟有哪些具体内容不得而知。

  看上去盘龙寺与当地政府已经握手言和,但其中仍有诸多悬念:

  8月14日政府在盘龙寺开会究竟有没有讨论寺庙商业开发?

  8月15日,盘龙寺方丈为何率众僧跪拜管委会牌匾?

  8月16日镇政府与寺院究竟达成了何种“和解”?

  “和解”达成后,仁清法师为何将微信中的会议现场图片和“泣请”信息尽数删除?

  事后仁清法师为何改口称,“管理委员会是盘龙寺的管委会,不是政府的”,为何竭力掩盖与管委会的激烈矛盾?

  晋宁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显示,2013年底《晋宁规划工作简报》已经把“盘龙文化景区”作为重点招商引资项目进行打造,《2013年统战工作意见》指出,要“积极参与盘龙寺风景区的提档升格工作”。目前,盘龙寺附近已投资1120余万元建成了集休闲、娱乐、会议、培训于一体的盘龙山庄。副县长刘中政还曾就即将开发的盘龙寺扩建项目进行专门介绍,呼吁人大代表积极支持项目建设。

  在这种情况下,“不进行商业化开发”的承诺是否能够执行?凤凰佛教将持续报道事态发展,敬请关注。

僧人集体摘下“盘龙寺管委会”牌匾当众跪拜(图片来源:兰若山居)

 
 
 
前五篇文章

净界法师:远行地后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

放生文集:慈悲执着与随缘放生(果新子)

放生文集:莫让放生变杀生(蒋劲松)

放生文集:合理放生:走出盲目放生的误区

放生文集:佛教放生习俗的形成及其流行(圣凯法师)

 

后五篇文章

寺庙抵制商业化不应孤军奋战

盘龙寺方丈泣诉:镇政府垄断功德箱为所欲为

莲花次第开放:在吴哥窟睡午觉

莲花次第开放:洛迦转经路

这才是大智慧:宁可被人骗 不可我骗人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