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莲花次第开放:在吴哥窟睡午觉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12:14:3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莲花次第开放:在吴哥窟睡午觉

 

  在沉沉的睡梦中,吴哥,它不再是我的旅途,不再是我停留和找寻的去处,它本来在着,与我从未远离。

  午睡的阳光里,飘动着的是水鸟飞过的痕迹。我坐了千年的木舟,划过沙砾烁金的丘堡,独自来寻你。

  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也没有人认识我。城堡上面都是来找你倾诉的远客。

  吴哥。我不认识你。从来不知道你曾经的灿烂和没落。

  今天,我站在你精心雕刻蓄意描摹的佛像前,却听见尘世里花朵绽裂的声音。

  总是有些话不能跟别人讲的,总是留着我们自己不愿被开解的,总是有很多的爱需要放手、永远不能追究的。吴哥,你看,那眼眶被泪水漫溢,那眉头被香烟紧蹙的,正是悄悄地远涉了重洋,依依艾艾地找了你来。然而,再悱恻的缠绵,再不忍的离别,放于你的掌心,吴哥,我看它们都羞于启齿。那美丽的、相守的、涎水和泪水交织着的,在你的变迁之中,不过是昨夜的一场风沙。寂寞着,宽容着,倾听着,你又安抚了多少孤独伤怀的心事!

  日出时分。所有的远客欢呼起来。那是日日夜夜轮转的辉煌,是惯见而不见的神的光芒。无论是吴哥帝国,还是红色高棉,在这日出时分,那曾经的繁华均要落败。被人们苦苦争夺、斤斤计较的历史,在自然的股掌之中,显得如此的卑微!

  我没有心事,没有眼泪,没有足印。我在圣地须弥山的脚下昏睡。很多的人经过了我,匆匆地离去。没有人能唤醒我酣然的休憩。南方,再往南方,炎热和潮湿的热带丛林,它们随着天光的摇移忽远忽近。突然,我在这睡梦中不再伤心。

  你看你们的哭泣,都是在说我们失去了依怙,那依怙是灵魂的一件外衣,大家却都推托说在我们的人生里,遗失的是这件华袍,没有人肯对华袍下面哭泣的灵魂负责。而那灵魂,是这身体里面最脆弱的部分,无形可赋,无状可依,她存在着,却被忽略着。佛在时,我们把灵魂交付他看管,有他眷顾,我们乐得逍遥;然而,佛陀却也要灭度,八十年之后湍流之处野舟自横!如同吴哥,你是皇族的温床和帐幔,却也孕育了风暴和雷霆,日落之后,又有谁来做我们的依怙?

  从曼谷到暹粒,从婆罗浮屠到金字塔,我追寻着日光的秘密,希望能找到立于不败之地的君王。而我知道千百年来,吴哥窟石缝里的愿望,像哭墙里的祷告一样多。我们都想在时光的狂流里留下善的种因,想让那沙漠里有清泉奔涌,想让被丢弃的重新被珍藏。这掩埋已久的心愿奔赴了这么久,却依然无处可以安放。

  中午,没有人在吴哥窟。我看见皮肤和汗珠在斑驳墙上起舞。在沉沉的睡梦中,吴哥,它不再是我的旅途,不再是我停留和找寻的去处,它本来在着,与我从未远离,更无所谓仰慕。我们在着,如同被掩埋已久的自性,他就在我的身体里面,不在三万尺的高空,不在沙和土的深处。

  我常听智者说,心外寻心,终不可得。但我从来都不以为意。我悄悄企盼天赐舟楫,来得岂不更为轻松。然而,天赐来自你的洞察和不怠惰。搪塞着的只有你自己。我终于老实下来,不去追寻外物和他人作为自己得以生存的缘由。

  这时,日影西斜,吴哥宫殿的魅惑优伶,都开始拈指起舞。我起身,哈哈笑,回头看我的梦,已没了踪影。

 
 
 
前五篇文章

盘龙寺方丈泣诉:镇政府垄断功德箱为所欲为

寺庙抵制商业化不应孤军奋战

盘龙寺“闭门谢客”续:政府失声和解成谜

净界法师:远行地后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

放生文集:慈悲执着与随缘放生(果新子)

 

后五篇文章

莲花次第开放:洛迦转经路

这才是大智慧:宁可被人骗 不可我骗人

觉心 | 凡事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

佛法教我们认识疾病和治愈方法

净界法师:袁了凡他改命,他改的是什么?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