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房山石经’千句大悲咒初探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02:30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房山石经’千句大悲咒初探
  台南噶玛噶居贡噶寺显密大悲咒共修法会专题演讲
  果滨 撰
  缘起
  为了保存佛经,使正法长住世间,隋?大业年间(公元605年),天台宗二祖南岳慧思大师的弟子静琬法师遂发心刻经于石,以留传后世。他是“房山石经”的最早创刻者,以后他的弟子继承师志,不断镌刻,代代相传,历经唐、辽、金、元、明等朝代。在这千余年间,除因战乱出现过几次短暂的停顿外,刻经事业一直持续不断,到清初才完成史无前例的刻经事业。所完成的石经分别埋在北京房山县云居寺的石经山上九处洞穴,及现在云居寺的地宫。共刻石碑一万四千二百七十八块石,佛经一千一百二十二部,三千四百多卷。辽代所刻的《契丹藏》在我国早已失传,但从“房山石经”中却发现了《契丹藏》的复刻本,为我们研究这部早已失传的辽刻《大藏经》提供了重要线索。
  1956年是释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纪念,中国佛教协会以发掘拓印“房山石经”作为纪念的献礼,秘藏洞穴镌刻的石经迄今已达1300余年,终于重现于世,并于1980起相继发行“房山石经”的影印本,直到1999年10月出齐三十巨册。
  “房山石经”中有一部重要的密教经典《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它的名称曾见于元?庆吉祥撰集的《至元法宝勘同总录》内的卷十,编在《并岳宗》三号,但书已佚不存。《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是晚唐大德行琳勘订和总辑唐以前的一切陀罗尼总集,是一部久已失传的密教经典,内容共30卷,行琳大师自述序文长达1500余字,撰于唐?乾宁五年(898年)。而《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的“石版经”是在金?皇统七年(1147年)四月五日刻成,本《陀罗尼集》是按密宗修法次第编排的一部完整的念诵集,并在每一密咒旁注有“悉昙梵文”对照,以正读音。不仅为唐密宗传世保留下一部可贵文献,同时也是研究唐代中印度音韵学的宝贵资料。
  在《房山石经》编号第二十八册中的《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其中卷十三有一陀罗尼名为“圣观自在菩萨莲花三摩地青颈大悲大心陀罗尼”,全咒文计924句,后面接著是“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与现在流行的八十四句大悲咒同名)计76句,如果全部合计则总共为“一千句”,这岂不是与“千手千眼”的观音菩萨有暗合之处?同时也创下所有唐密咒语中最长的咒文,也许读者会认为这是两个不同系统的观音大悲咒,其实从咒文的内容来看它的确都是属于观音的“大悲咒”系统。如76句的“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与不空大师译的96句“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只有几句之差,与伽梵达摩八十四句大悲咒反而差得比较多。且咒文中的“抳罗健詑”(梵音nila-kantha),和现在伽梵达摩大悲咒中的“那啰谨迟”(梵音narakindi)都是译成“青颈观音”,所以我们把924句“圣观自在菩萨莲花三摩地青颈大悲大心陀罗尼”加上76句的“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成为所谓的“千句大悲咒”应无不可。下面就“千句大悲咒”的问题来做逐一探讨。
  第一节 青颈观音略说
  据《密教大辞典》页1125-1126对“青颈观音”的记载是:“千手观音源出湿婆大神,还有其变体,即nila-kantha青颈观音,音译弥罗犍他。金刚智译有《金刚顶瑜伽青颈大悲王观自在念诵仪》,不空译有《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该‘青颈观音’与‘圣观音’以及‘千手观音’同体”。关于青颈观音的来历,按印度古代南亚次大陆神话传说:降魔大神湿婆吞下从乳海中搅出的毒药,药力在颈部化开,所以将脖子烧青。“青颈”这两个字原指湿婆,后来辗转变化附会,观世音也有了降魔救众生因而服毒的传说。
  据不空译《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载青颈观音的画像是:“青颈观自在菩萨画像法。其像三面当前正面作慈悲凞怡貌。右边作师子面(表证得菩提心)。左边作猪面(表世人愚痴,执著于生死)。首戴宝冠。冠中有化无量寿佛。又有四臂。右第一臂执杖。第二臂执把莲花。左第一执轮。左第二执螺。以虎皮为裙。以黑鹿皮于左膊角络。被黑蛇以为神线。于八叶莲花上立。璎珞臂钏镮佩光焰庄严其身。其神线从左膊角络下”。(详《大正藏》第二十册页490中。)
  又《青颈大悲念诵仪轨》载,其像为三面四臂,所持之物为杖、莲花、轮、螺四种,身色为红白,颈为青色,表烦恼即菩提之义。
  《诸尊真言句义钞?卷中》载:“十五观音”的第十四尊即为“青颈观音”。
  《佛像图汇?卷二》载:“三十三观音”的第十四尊即为“青颈观音”。
  第二节 96句与84句大悲咒乃“同本译异”
  引证一:
  不空96句的《圣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与传统伽梵达磨译之84句《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本虽然略异,但据《至元法宝勘同总录?卷四》云:本咒(指96句大悲咒)与伽梵达摩译本乃是属于“同本译异”(详见《大正藏法宝总目录》第二册页204中─下),也就是96句大悲咒和84句大悲咒是属于“同本”的大悲咒,只不过是翻“译”内容略有差“异”而已。【《至元法宝勘同总录》的记载参见附录图一】
  引证二:
  在《房山石经》第二十七册页400的题名为“圣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的石经本就是刊刻著不空96句大悲咒的版本,并不是刻著伽梵达摩84句大悲咒的版本。【参见附录图二】
  引证三:
  在《房山石经》第二十七册页507的题名为慈贤译的“大悲心陀罗尼”的石经本也是刊刻著与不空译96句大悲咒同样的版本(慈贤本断咒句为73句),并非伽梵达摩84句大悲咒的版本。【参见附录图三】
  引证四:
  在《房山石经》第二十八册中的《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卷十三》页111下题名为“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计76句,咒文内容与不空大师译的96句“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即“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自在王菩萨广大圆满无碍自在青颈大悲心陀罗尼”)只有几句之差,与伽梵达摩八十四句大悲咒反而差得比较多。也就是说虽题名为“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的咒文内容还是以不空的96句为主,并非伽梵达摩84句大悲咒的版本。【参见附录图四】
  引证五:
  96句咒文中的“抳罗健詑”(梵音nila-kantha)和84句大悲咒中的“那啰谨迟”(梵音narakindi)都是译成“青颈观音”。《密教大辞典》页1125更明白的说:“该青颈观音与圣观音以及千手观音‘同体’”。
  小结:
  96句大悲咒与84句大悲咒确属于“同本译异”,而且从上面的论证来看:题名为“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圣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与“大悲心陀罗尼”,都是为96句大悲咒的系统。真正84句大悲咒只有伽梵达摩和《大正藏》长谷寺所藏不空译的84句大悲咒,其余全都是96句的大悲咒。所以不空和慈贤译的96句大悲咒和伽梵达摩84句大悲咒确实同为观音菩萨之大悲咒系统。【请参阅附录图五,有84句和96句大悲咒的对照表】
  第三节 96句大悲咒与924句大悲咒比较
  924句的大悲咒题名为“圣观自在菩萨莲花三摩地青颈大悲大心陀罗尼”,而96句大悲咒也题名为:“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自在王菩萨广大圆满无碍自在青颈大悲心陀罗尼”(不空译)、“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不空译),与924句的大悲咒同样都有“青颈”的名称。如果我们从咒文的大略内容来看:
  一、两咒前面均是“曩谟啰怛那哆啰野耶 曩谟阿唎耶 [口*缚]嚧枳帝湿[口*缚]啰耶 [曰/月]地萨怛[口*缚]耶 摩诃萨怛[口*缚]耶 摩诃迦嚧尼迦耶”,这样的咒语型式几乎是标准的“观音菩萨”系统咒语。它的全句翻译是:皈命礼敬三宝、皈命礼敬圣观自在菩萨、大菩萨、大慈悲者。
  二、924句在前面皈依文后再接著皈依了十四尊(十四句)的观音菩萨眷属及护法,如:皈依敬礼一切能系缚、能摧断者。皈依敬礼持莲华观音。皈依敬礼持法螺观音。皈依敬礼持大法器观音。皈依敬礼狮头狮面观音……等,最后两句是皈依敬礼那罗延天护法等。
  三、924句后面所接的76句“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与与不空大师译的96句“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只有几句之差,与伽梵达摩八十四句大悲咒反而差得比较多。
  四、两咒均同有“娑啰娑啰、悉哩悉哩、苏噜苏噜”(梵音sarasara--sirisiri--surusuru)句。
  五、两咒均同有“抳罗健詑”(梵音nila-kantha)”句译为“青颈观音”。
  六、两咒对青颈观音的描述均同,下面咒句皆出自924大悲咒中的第913到918句。
  1如“钵纳么(二合)贺娑跢(二合)也padma--hastaya”译:手持莲华。
  2如“斫讫罗(二合)庾驮(引)也cakra--yuddhaya”译:持法轮器杖者。
  3如“赏佉摄娜(二合)[宁*页][曰/月](引)驮(引)曩(引)也wavkha--wabdane--bodhanaya”译:持法螺声、具大惊觉威力者。
  4如“罗矩吒驮罗(引)也lakuta--dharaya”译:持大法器杖者。
  5如“[口*缚]么娑蹇(二合)驮祢舍娑体(二合池以反)多讫哩(二合)史拏(二合)尔曩(引)也vama--skandha--diwa--sthita--krsna--jinaya”译:安住于左肩,披黑鹿皮者。
  6如“尾也(二合)伽罗(二合)拶么[宁*页][口*缚]萨曩(引)也vyaghra--carma--nivasanaya”译:著虎皮裙者。
  两咒不同的地方在96句是直接叙述青颈观音的形像,而924句是将每一种造型都加上“曩莫”两字,变成“皈依礼敬”,也就是要种造型都成为“独立的”的一尊观音。
  小结:
  924句与96句咒文几乎都可以找到“相同”的咒句,所以可以确定均同为“青颈观音”系统的咒语,且前面已讨论过96与84句大悲咒又是“同本异译”,所以我们可以将924句的“圣观自在菩萨莲花三摩地青颈大悲大心陀罗尼”视同为最长的“大悲咒”,再加上咒末76句的“圣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那就成为所谓的“千句大悲咒文”了。
  第四节 千句大悲咒命运史
  这节要说明“千句大悲咒”的命运史,我们先引一些相关大悲咒翻译的时代来说明:
  一、据《宋高僧传?卷二》载(《大正藏》第五十册页718中):伽梵达摩是在唐?天皇 永徽年间(650-655)翻译出《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题但云“西天竺伽梵达磨”译。并段有标年代。推其本末,很可能是在是永徽 显庆年(656-661)中所翻译的。
  二、智通《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是在唐?永徽四年(653)译成。
  三、菩提流志《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姥陀罗尼身经》是在唐?景龙三年(709)译成。
  四、金刚智《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咒本》是在唐?开元年间(723-736)译成。
  五、不空《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自在王菩萨广大圆满无碍自在青颈大悲心陀罗尼》和《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均是在唐天宝年间(746-774)译成。
  唐?行琳大师在《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的序文末题上:“时 大唐乾宁五季 岁在戊午寄安顺政太阳 (足+厘)次大火望圆之日集毕”,可见这本《陀罗尼》是在唐末昭宗 乾宁五年(898年)结集完毕,但它的“石版经”却一直延到在金?皇统七年(1147年)四月五日才刻成。如果我们从行琳大师898左右的年代来看,千句大悲咒的“译成时间”至少产生在898年前,那会是在什么时候?很可惜的,《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中对“千句大悲咒文”是没有交待何人翻译的,从全咒文的惯用咒音来看,很可能是不空译《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自在王菩萨广大圆满无碍自在青颈大悲心陀罗尼》和《青颈观自在菩萨心陀罗尼经》的附近年代,也就是唐天宝年间(746-774)。
  我们假设“千句大悲咒”大约是唐天宝年间(746-774)左右由某位大师译出开始流传,到咸通(860-874年)密宗开始衰退,就在准备衰退时行琳大师(西元898)立刻结集了《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并将“千句大悲咒文”收录。到唐末五代时(907-960年)密教绝迹,尤其是后周?世宗于显德二年(955)实行排佛政策,唐密经籍几乎佚失无存;到辽代的所编修的《契丹藏》,又再度把《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给刊刻上去。《契丹藏》是在辽?兴宗时(1031~1054)敕命于南京(即今北平)开雕,至咸雍四年(1068)共完成有五七九帙。不过《契丹藏》经过战乱后又失传,后来《房山石经》于1956年问世,我们才从《房山石经》中发现了《契丹藏》的复刻本。
  从以上整个时间的流程,我们试著来整理“揣摩”千句大悲咒的命运史:
  一、因为“千句大悲咒”没有译者,所以我们就先假设“千句大悲咒”大约是唐天宝年间(746-774)左右由某位大师译出开始流传。
  二、唐武宗时,因宰相李德裕等人排佛,所以在会昌五年(845)发生“会昌法难”的毁佛运动。到了宣宗时再复兴佛法。“千句大悲咒”可能暂时失传。
  三、行琳大师(西元898)结集《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并将“千句大悲咒文”收录。
  四、后周?世宗于显德二年(955)实行排佛政策,唐密经籍几乎佚失无存。“千句大悲咒”于此时可能暂时失传。
  五、辽代的所编修的《契丹藏》(1031-1068),又再度把《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给刊刻上去,不过《契丹藏》经过战乱后又失传。“千句大悲咒”也可能暂时失传。
  六、《房山石经》于1956年开启,并从《房山石经》中发现了《契丹藏》的复刻本。《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中的“千句大悲咒”再度问世。
  七、《房山石经》虽于1956年开挖,中间十年动乱,工作停顿,至1975才又重新清理,真正“印刷问世”是到1980年起才相继发行“房山石经”的影印本,直到1999年10月出齐三十巨册。
  小结:
  从以上七点来看,“千句大悲咒”与中国人的因缘并不长,从唐天宝年间(746-774)陆续问世,但又随即灭世,至少天宝年间(746-774)到1068年之间的佛教人士应该都有缘“目睹”千句的大悲咒,也就是千句大悲咒“译成”后大约只“住世”三百多年,且这三百多年也罕有佛教四众去精修它,直到1999年才又重新“住世”。我们可以大略的说:千句大悲咒至少曾经在中国消失过有“一千年”,这“一千年”内的佛教四众弟子均无缘持诵此千句大悲咒,这难道是众生福薄吗?我曾经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千句大悲咒要消失一千年?为什么不早点“问世”好让众生持诵修行?后来我找到一个较为合理的答案:其实佛祖是慈悲的,如果“千句大悲咒”一直都住世,历代经过这么多“战乱”及“毁佛”运动,千句大悲咒早就不会在人间了,佛祖这真是慈悲庇佑众生啊!连唯一的“房山石经”本都得以住世而不遭破坏,而且千句大悲咒重新问世的因缘,就选在我们的电脑科技发展到可以“光碟烧录备份”程度时它才“问世”,因为我们现在都将“房山石经”扫描至“光碟片”中作永久保持,这等于是“永久住世”,至少“光碟片”不容易完全被消灭掉,它还可以继续住世的“长长久久”。我想这应该是“房山石经”本的大悲咒为什么不早点“问世”的“因缘”吧!
  结论:
  中国人所最熟悉的“大悲咒”,按照“断句”来分有75句、82句、84句、88句、94句、143句等。“楞严咒”有般剌密帝译的“丽本”439句、“明本”的427句、《房山石经》不空译的481句、唐五代慈贤译的536句等。原本以为唐密经典的陀罗尼中最长的咒文就属于“楞严咒”和“大随求咒”(700句左右),现在的“千句”大悲咒正式成为唐密最长的咒语。
  房山石经版的“千句大悲咒”,其咒文旁附有“悉昙梵字”原文以示“对校”,既然有“悉昙梵字”,所以本咒必是观音菩萨“千真万确”的大悲咒咒语,不会是伪造的,美中不足的是翻译此咒文的祖师是谁?目前没有答案!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很放心的百分之百相信本咒确为“佛说”。
  由于笔者所学有限,这篇“千句大悲咒”只是一个“初探”,对于曾经在人间消失一千年的“千句大悲咒”,今天能有幸再次目睹,真有无限的感叹。今天幸逢台南噶玛噶居贡噶寺所办的“显密大悲咒共修法会”,所以末学特地撰写“千句大悲咒文初探”一文供养来参加法会的诸位祖师居士大德们,我衷心的希望将来四众的佛教弟子能好好的来研究或持诵这“千句”的大悲咒文,让这千句大悲咒文能加以发扬光大,永远的的住世,永远的加持庇护一切众生,得以早成佛道。

 
 
 
前五篇文章

净土宗祖师传承

觉囊教法总义(摘录)

准提信仰札记

《金刚经》的翻译与流传

略述净土法门的殊胜

 

后五篇文章

从不杀戒看佛教伦理学与外道的不同

从佛教伦理学看器官移植问题

伦理学是什么──基本概念

安乐死的伦理反省

佛教的世界观、业、轮回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