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持名念佛与实相念佛之统一(一)—本愿即心持名念佛的提出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03:4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持名念佛与实相念佛之统一(一)—本愿即心持名念佛的提出
  ◆ 释法藏
  提 要
  阿弥陀净土法门,长期以来一直就是中国佛教的重要宗派,其思想与修持长期地影响著中国佛弟子的解行,一直至今仍不稍减。然而由于法门的多元性及应机的多样性,使得净土法门的教、理、行、果,亦有著多重性的发展。本文拟以天台宗的性具思想为根本,藉由对实相念佛内涵之考察,在以法界心念自性佛的认识下,而得出自性弥陀与唯心净土的普遍性净土法门之原理。依此原理,乃得以返观一向所流传最广的持名念佛,之所以得以成立,以及其功德利益之所以不可思议的原因,从而亦建立起即心持名念佛的理论根基。此外更进一步地,透过对弥陀第十八愿的理解,在实相念佛的观照下,于破斥日本净土真宗的偏激之同时,亦提出了具有终极救度色彩的本愿即心念佛思想。希望藉此能使念佛法门的修持,更臻三根普被的境地,更具深厚的理论内涵。以使未来的净宗行者,能断疑生信安心精进地修持净土法门,近可收即心即佛之圆解,远可得往生极乐之左券,此论文写作之初心也。
  一、前 言
  弥陀净土法门,自从东晋慧远(334~416)大师庐山结社首倡1,东魏昙鸾(476~?)大师注论2专弘以来,即在中国弘传不辍。这其中虽然依于不同的净土经论,或不同的教理思想背景,而产生了诸如自力、他力,修观、带理或专念佛名等不同类型的净土修持理论与方法3。但是对于弥陀净土的功德与修行价值等,长期以来都是共同加以推崇而广泛弘扬的。然而近百年来,由于中国佛教在长期客观环境的妨碍与不足下4,已使得佛教有著解门不彰,行持不力乃至解行分离的现象产生。影响所及,占修持比例大宗的净土法门,也因此渐渐地流于肤浅化、笼统化与目标不明、信心不定。修持净土教法的人当中,不少人有著一种“只要一句佛号念到底就可以成就一切了”之类,似是而非的无知与懈怠之思想。这类看似对净土法门信心坚定,而又“道味”十足的说辞,或者对某些宿具深厚净土善根的少数人有实际的利益,但对大部分疑心重、烦恼深且妄想多的众生而言,总不免让人有“以鸡毛当令箭”的感觉。弥陀圣号的功德固然深广不可思议5,而信心行人6也确实可能由于对圣号功德的仰信,而得到念佛的大利益,但那毕竟不是大部分末法众生所能做到的。因此古来大德才要不厌其烦地,广演净土教法以令净土行者断疑生信,不生退却地精进用功7。对一般恼重慧浅之人,若不能以深入的佛法,给予开导念佛的用心方法,则往往用功不得力而中路退却,徒使三根普被、万修万去的妙善法门成为虚设,诚为可惜之甚者!
  另外尚有一部分日本净土真宗学人,他们援引中国祖师8之教说,却极端地解释本愿信心法门,认为绝对“他力”信仰才是净土之“真宗”。彼等由于只重信仰之建立,而未能于普遍的修行方便及成佛原理上,进行佛法应有的理解,以致产生诸多增上慢心,全依情见曲解净土法门而不自知。从而亦轻毁一切传统“自力”修持之法门,往往自恃己见而睥睨他宗,甚至偏激得失去理性,而近乎外道信仰!其信仰弥陀之真心故然可嘉,可是却不知弥陀非心外而得,西方不格于方寸的大乘真实深义,以致弥陀的深悲大愿,不过类同外道神祗的纯救济义。如此一来,虽有令少数有根器者往生的功劳,但也造下了毁失净土法门之圆顿大乘深义的无边过失,为弘法化而反致此咎,实为可怜悯者。
  因此,为了保持弥陀净土法门应有的圆顿大乘内涵,同时也深化持名念佛者的修行原理,我们实在有必要将大乘佛法中的“实相念佛”观,导入易行道中的“持名念佛”行当中,将两者作一调和与统一。以使持名的彻底方便道,有著大乘终极真理的内涵在;反之,亦令甚深而不可思议的大乘中道实相之理,在凡夫的位上,有了简易可修的下手方便,如此则上来两类人的缺失即有了修正的可能,这也正是本文的深层目的所在。
  二、弥陀净土教的缘起与修行目标
  (一)净土法门之缘起
  世尊的出世说法,目的无非欲令众生能依佛法的闻解,及透过亲身的实践,而达到离苦得乐的解脱境界,这是诸佛出世的大悲用心所在。如《无量寿经》云:
  如来以无尽大悲矜哀三界,所以出兴于世,光阐道教,普令群萌获真法利9。
  然而,什么样的教法才能令众生“获真法利”呢?契理之教固然是真法利的前提,但契机的条件却更是世尊设教时不可不考虑的重要因素,毕竟法门广大以能应众生之机者为修行得力之先。尤其三界10内的众生,大部分为三障11烦恼所蔽,欲修行出离谈何容易?因此佛在《观无量寿经》中,才因韦提希夫人的逆子因缘,而施设了当生即能离苦得乐的弥陀净土法门。如彼经中韦提希夫人向佛陀祈求云:
  世尊,我宿何罪生此恶子(阿阇世太子)……唯愿世尊为我广说无忧恼处,我当往生,不乐阎浮提浊恶世也。此浊恶处,地狱、饿鬼、畜生盈满,多不善聚。愿我未来不闻恶声,不见恶人。……唯愿佛日教我观于清净业处12。
  众生因观世间的“浊恶、盈满”,生起厌患欲离之心,从而欲于当生求生“清净业处”(欣此厌彼),这正是净土法门施设的主要因缘!然而当生成就之法门,为何是净土法门而非其他法门?盖以仗弥陀本愿力之摄受加持故,众生能以少分力而得迅速成就不退转,从而直了成佛。《无量寿经》说众生生彼后,皆是不会退转的正定之聚。文云:
  佛告阿难,其有众生生彼国者,皆悉住于正定之聚。所以者何,彼佛国中无诸邪聚及不定之聚13。
  此外四十八愿之第十一愿亦云:“住定聚,必至灭度14”等,皆是众生往生后住于不退转的经证,也同时是许多众生的生命需求。因此,龙树菩萨于《十住毗婆沙论》<易行品>中,更将一切能令众生至不退转地的法门,大判为难行道及易行道:
  佛法有无量门,如世间道有难有易,陆道步行则苦,水道乘船则乐。菩萨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进,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者(不退转)。如偈说……若人疾欲至不退转地者,应以恭敬心,执持称名号15。
  又云:
  阿弥陀等佛,及诸大菩萨,称名一心念,亦得不退转16。
  论中先言“以信方便”,后言“称名一心念”等,由此可知,以信为前提,一心执持弥陀名号,在龙树菩萨看来,正是苦恼众生所希求的“疾至不退转”之易行道法门。与此类似的,则是世亲菩萨对弥陀佛本愿力的进一步推崇,如《往生论》云:“观佛本愿力,遇无空过者,能令速满足,功德大宝海17。”
  十方诸佛皆有净土,亦皆依本愿而成佛,何以世亲菩萨却要独尊弥陀?原来这是有经为证的,如《无量寿经》卷上法藏菩萨自云:
  令我作佛,国土第一,其众奇妙,道场超绝。国如泥洹,而无等双,我当愍哀,度脱一切。十方来生,心悦清净,已到我国,快乐安隐18。
  所谓“道场超绝,而无等双”,正是指出弥陀本愿功德的特胜所在,而“度脱一切,快乐安隐”,则更明示了弥陀净土三根普被的应机性质!由易行道的确立,到特胜与三根普被的本愿功德,使得弥陀净土法门得以确立其崇高的地位,亦是必然的结果。关于诸经偏赞弥陀的原因,智者大师在《净土十疑论》中亦有明确的说明:
  释迦大师一代说法,处处圣教,唯劝众生专心偏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又弥陀佛别有大悲四十八愿,接引众生……当知阿弥陀佛与此世界极恶众生偏有因缘。其余诸佛,一切净土,虽一经两经,略劝往生,不如弥陀佛国,处处经论,殷勤叮咛劝往生也19。
  (二)净土法门之修行目标
  佛法修行的通途道,经由对佛法的闻思修为方便,以自力的戒定慧增上,而趣向解脱为目的,其理甚明自不待言。然自力的修行解脱,对极大部分的众生来说,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身处末法的五浊恶世,欲能世世不失人身,且精进不退于佛道,更不是一般凡夫所能。例如昙鸾大师在《往生论注》中论难、易二种修行时即指出:“难行道者,谓于五浊之世,于无佛时求阿毗跋致为难,此难乃有多途……唯是自力无他力持……譬如陆路步行则苦。易行道者,谓但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乘佛愿力便得往生清净土。佛力住[加]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阿毗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则乐20。”
  五浊末法中,既然当修具有“他力加持”的易行之道以求往生证不退转,可见“往生净土”正是净土法门的最主要修行目标!如《阿弥陀经》云:
  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21。
  又云:
  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欲生阿弥陀佛国者,是诸人等,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彼国土若已生、若今生、若当生。是故舍利弗,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22。
  由上引证可知,众生信仰弥陀本愿功德力之加持,并发愿求生净土,与诸上善人俱会共修,当生成就不退转之佛道,正是末法众生应当修学净土法门的主要目标所在。
  然而一个具有信心,而又发愿求生弥陀净土的末法凡夫众生,该当如何信受、如何理解及如何行持净土法门,以确切地达到临终往生极乐的终极目的呢?关于此,则依于不同的经、论及教理思想,而有不同的理论与方法23,诚然无法一概而论。因此,下文主要以净土三经24的思想为根本,分别就《阿弥陀经》的持名念佛行、《观经》所示即心念佛行,乃至《无量寿经》的本愿念佛行25等,略做分析说明。希望能对这些主要的念佛行门,进行一番整合,以使未来的净土行者,在修持净土法门时,不致于在修持方法上或思想认知上,产生冲突或疑惑。
  三、持名念佛的理论与实践
  (一)持名念佛的建立
  持名念佛又云“称名念佛”,是四种念佛26中流传最为广泛的念佛方法,以专心一意,称念弥陀圣号,念念相续得心一境性27,依此而达福慧增长、罪障净除乃至最重要的临终心不颠倒,蒙佛接引往生的目的。如《阿弥陀经》云: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28。
  上引文中明白地指出“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及“是人终时心不颠倒”等持名方法和念佛成就的关键所在,可说正是持名念佛法门最重要的理论基础!关于此,在康译《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中之第十八愿愿文中,亦以弥陀“本愿”的形式,强调了“持名”的重要性及持名往生的必然性,彼文云:
  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29。
  愿文中甚至以“乃至十念”取代了“若一日乃至七日”的念佛时间,而更强化了“信乐称名”的有效性30。而唐朝善导大师亦直接判定,此“专持佛名”的修法,才是净土法门的“正行”,其他礼拜,供养乃至余善等,皆属“助行”或“杂行”而已,皆非正行31。此外,称念佛名固然以“往生极乐”为最大的目的,但称名念佛尚有灭罪去障的功能,这尤其也是持名念佛法门的重要修行利益所在,如《观无量寿佛经》云:
  下品下生者,或有众生作不善业、五逆十恶,具诸不善……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教令念佛……应称归命无量寿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命终之时,见金莲花……如一念顷即得往生极乐世界32。
  既然三经皆如此明确地推崇称念佛名的功德及往生利益,至于其他如观想、观像乃至实相等念佛法门,由于观境的深细和复杂,洵非一般躁动凡夫所易修持。在少有提倡及修持的情况下,明代以来,中国佛教大都以持名念佛为修持弥陀净土的主要方法,是可以理解而且也是必然的。自来诸祖亦广叹此一法门的易行与契机,如蕅益大师即在《弥陀要解》中叹此法门曰:“名号功德不可思议,故使散乱称名为佛种,况执持至一心不乱,安有不径登不退者乎?然诸经所示净土要行万别千差……而惟此持名一法收机最广,下手最易……可谓方便中之第一方便,了义中无上了义,圆顿中最极圆顿33。”
  以名号的功德不可思议之故,任何人乃至散乱心称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亦能为未来种下成佛的种子,因此念佛的法门虽多,而《弥陀经》中偏赞“持名”,自有其契理34及契机的原因在35。
  (未完待续)

 
 
 
前五篇文章

广钦老和尚对于戒律与出家的看法

《借壳指月──飞跃看话禅》研究心得(上)

《大乘本生心地经观?观心品第十》读后感(四)

药山禅指要

禅宗与佛学(1)

 

后五篇文章

持名念佛与实相念佛之统一(三)—本愿即心持名念佛的提出

学习瑜珈菩萨戒的几点体会

略论《阿含经》的无我思想

从三性三无性谈唯识学的空有中道观

六祖与《坛经》思想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