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 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广钦老和尚对于戒律与出家的看法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03:45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广钦老和尚对于戒律与出家的看法
  ◆ 释明霭/台北市艋舺寺住持?圆光佛学院教师
  一、前 言
  在战后的台湾佛教僧众中,深具神异色彩的僧人广钦老和尚(以下或简称广老),普遍被认为是一位修行有成的得道高僧。根据〈广钦老和尚事略〉的记载,广老生于清光绪十八年十月二十六日,诞生于福建省惠安县黄姓家中。因家境清寒,父母将其卖至晋江县城南门外李家作养子,年纪稍长,养父母相继去世,深感世事无常,顿萌出家之念,遂将田地分送近亲。其后由于特殊因缘,曾往南洋谋生一段时间,迨返承天禅寺,广老才正式在承天禅寺出家,时年已三十有六,在上瑞下芳法师座下披剃,法名照敬,字广钦。民国二十二年,时年四十二。受具足戒归来,广钦决志进一步潜修。携带简单衣物及十余斤米,前往泉州城北清源山,觅得半山岩壁石洞为安身之处,曾经有驯伏老虎一事,而且又时常入定,曾有数月入定甚或气息全无,相传弘一大师曾请为出定。民国三十四年师下山返回承天禅寺,民国三十六年广钦渡海来台已经五十六岁,常年以水果维生而有“果子师”之称,更有不倒单的实力功夫,且相传具有特异的预言能力。广老从民国三十六年来台至民国七十五年正月初五安然圆寂,其间于台北法华寺曾有度日本鬼魂之事,而且陆续在台兴建道场度化众生;例如创建土城广明寺与广照寺以及承天禅寺,乃至后来的六龟妙通寺等。
  综观广老一生的修行事迹,他老人家出生时没有显赫的家世,亦无不凡的表征;其度化众生的过程中,并未深入研读经藏,也未见任何著作。因而广老在台兴建道场度化众生的方式以及有关他对戒律与出家看法,就现有的文本资料所记载的并不多。所以本文尝试从广钦老和尚派下寺院所编的开示录与目前坊间所流通的文本资料,以及相关人士的回忆与访谈整理等相关资料,汇集分析广钦老和尚对于戒律与出家修行的看法。期望本文的完成,除了能够厘清广老对修行的看法,也能提供修行者一些实践的意义。
  二、关于戒律的看法
  首先,在出家生活的“正命”方面,根据章克范《广钦老和尚访问记》 的记载,广钦老和尚云︰“从前我们在丛林里的作法和现在的出家人的作法就大有差别。从前的出家人比较重视佛法,成天在行、住、坐、卧中办道,现在为环境所迫而出家的人多,因此,为自己的利益而奔忙的人也多,真正为佛法弘布而尽心的人就少了。”接著,他说明理由。他说:“佛法是出世间法,与世间法毕竟有别,过去佛的风范犹在,我们不可忘记。遗憾的是现在的出家众不自觉地将政治也带到佛法中来,以观光、出售佛的雕像、塑像、画像来弘扬佛法,这样向工商业社会看齐的做法,就戒律来说是有抵触的,就是‘不如法’。” 以这一段的访问记录来看,显示出广老以个人在丛林的修学经验,试图矫正他所看到的现代许多出家人不如法的行为,以展现如法的修道生活。广老认为,出家修行就是学习出世的佛法,而现代许多出家人反而不重视严谨的丛林规矩,而为个人利益而奔忙,如此是不如法的出家修行生活。而重视个人的名利,是指把政治带到佛教中,并向工商业看齐,以观光地为名或出售雕像等物品的行为;这是广老所说的“不如法”现象。
  其次,谈到僧众与居士之间的关系时,老和尚认为僧团做得太少,以致于没有产生领导的作用。他举了两个例子:第一,说法师们没有切实地去和居士们说明佛教的佛、菩萨与道教的神祇有什么不同,到了今天,无论在城市或乡村,土地公、城隍爷、文昌帝君、关公、妈祖、赵公明、吕纯阳等,与佛菩萨供在一起的寺庙还多的是,实在不应该。其次说到戒律,出家人也多未深究。他说:“戒律主要在戒自己,不是光教人做,自己不做。” 关于广老指出台湾佛教尚存神佛不分的现象之事,笔者以为,在大陆法师尚未来台弘法传戒之前,其实台湾佛教的情形正如广老所言,有神佛不分的情况。而今若还出现神佛不分之现象,其原因大约有二:一是该寺庙的创建者本来就是众神皆供奉的民间信仰群众;二是由道教寺院或民间信仰的寺院正要转型成佛教寺院的过渡时期。如果佛门弟子接管这类寺院的时间不长,而急于变更其原有风格,恐遭民间信众的反弹,是故须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不过从广老的口述可得知,广老平日禅坐念佛,除了了解台湾佛教的概况之外,对佛、神不分还寄以深厚的关切。其次,以广老对戒律的要求,首要在注重自己的言行,戒律主要是在戒自己,僧格的养成方能有正信的修行理念。综言之,广老重视个人的言行,尤其与信徒的互动更应该以本身的正信理念为主导。以当时的台湾佛教概况而言,存在著神佛不分的信仰,所以广老更加要求先自度而后度人。这也是广老当初来到台湾的目的之一。
  再者,在开示录中,广老亦谈到如何将持戒与修行理念的结合。广老云︰“妄想多的人,须要做一些杂务事,将念头有个寄托,否则妄念纷飞,要他念佛也念不下去,只有善根利的人,可以静静地念佛念下去,一面工作,一面念佛,会渐渐地不觉得在工作,而且自然会生起平等心。”老和尚又说:“戒行清净,六根不染,是入禅的第一步基础,要如龟缩头,住于清净无染。六根不净,妄念尚存,无明未破,便无法开悟。禅堂打香板就是在打你的无明。” 戒行清净为入道的第一步基础,广老的开示是要出家人能从工作中培养耐性,而且又要一面念佛,将长久以来烦懆不安的妄想心平息。认真的工作与认真念佛以去除妄念,这可说是广老训练初入道的修行者收摄六根,使其清净无染的独特方法;且广老亦曾经对徒众说︰“领职事必须受过戒,方知戒律因果,才不会乱来,没受戒的,只能帮忙杂务,免得造因果。譬如大寮的事情,有监斋菩萨在那儿,可要循部就班来,不可起动无明,与人争吵或乱摔东西,这样,不但业障会反搅,且加重罪业,地狱道还有你的一分。以前,观世音菩萨、文殊、普贤菩萨,也是在厨房中修习因地的。”“在大陆丛林中,大寮不可有闲杂人进入,即使是当家也要有事才能进去,以避偷盗之嫌,不像现在,杂人进出,还聚谈闲语。”“出家人要精通戒律,凡事遇境便能知所举措、知因果,要戒学庄严。戒就是要学忍辱,忍辱第一道,有戒才能有定慧。” 广老对职事僧的首要要求是一定要严遵戒律,若能知戒,于服务大众事时才不会犯戒,不犯戒也才能于服务大众中培植福报;又戒是以忍辱为基础,能修得忍辱心,有戒才能进修定、慧二学。
  另外,对于男女在互动方面的要求,广老云︰“男女众讲话不能面对面,拿东西不能直接接手,师父是有定力,否则即使相距百步,也嫌太近,你们现在的正念,都还不够十分之一,还很危险,要多注意。” 这一个观点是广公非常重视的问题,男女众一定要分清楚,这就是对于出家人修行防护的第一要道。广老又说︰“男女众要分清楚,男众拿东西给女众,或女众拿给男众,绝对不能直接传递到手上,讲话时不能面对面,且要保持一段距离。” 其实男女众的问题,广老的防护是必要的。经中说到,三果圣者才能真正断欲贪,永离欲染心。况且尚未见道的一般凡夫,为了修道有所成就,更应在生活待人接物中防患未然。
  透过上文可知,广老对戒律的要求可以分为三大重点:第一点、先要要求自己把戒法的规范做到,自己能自度,才有度人的能力。第二点、在持戒上,要能培育出忍辱的功夫,在任何职事工作中都能时时刻刻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变化,要以慈悲心与忍辱心受持清净戒法。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清楚男女有别,在彼此互动之间要保持应有的律仪,这也是在修道上最为根本的观念。
  三、关于出家修行的看法
  (一)出家行
  有一次,广钦老和尚开示中谈到台湾的出家人时说:“在大陆,出家就没有了家,父母来也没有说那是父母,哪像台湾的出家人,不但和父母、家人牵扯不绝,甚至连六亲眷属也混杂在一起,不成一个出家人的体统。出家就是要断与父母亲眷的牵缠,否则出家反落俗套,变成不像出家,也不像还俗。” 广老说台湾的出家人不像出家,也许就是看到当时出家人无法断绝俗情的普遍现象而有所感慨。就文意分析,笔者认为这是广钦老和尚在告诫出家同道们不要再对自家眷属怀爱著的心,出家人要以道业为重,这才能彰显出家人所要具备的风范。
  而在日常生活上,广老曾对徒众开示说︰“做为一个出家人,是要在日常生活的食、衣、住、名利等,各方面放下,看得破,淡泊一切,由自身的种种作为表现,去感动众生,去作一个天人师的表范,赢得众生的恭敬,更以此苦行利他的胸怀,去圆满他人,利益他人,感动他人,才是一个出家人的行仪与度众的正确方法,而不是耍法师的架子,要吃得好、住得好,样样去劳烦他人。一个法师若是对自身的衣食、名闻、利养各方面,样样不能彻底看破、放下,那么他在自度度人的方面,还是存在种种困难。” 依广老对出家人自度与度人的立场而言,相当重视个人要先能有自觉的能力,而所谓的“自觉”,就是能看破世间的名利,对于外在的食、衣、住、行等皆能放得下、看得破。广老所说的放下、看破,就是不要过分的奢华,一切都要依于淡泊。接著广老又对徒众说︰“一个修行人,在自度期间,必须衣、食、名、利、世间情爱种种,均能放得下、看得破,可以无挂碍,可以自处解脱,而不受羁绊,不受缠缚,才算是自身已了,才可以出来度众,接受供养,再把此供养转施为利益众生的事业。” 出家人在自度时就是要培育有自觉的能力,那么,自觉的能力就是在日常生活培育而成的;即出家人的风范,首当要有自制的力量,进而不再执著于世间的华丽事物。广老认为,一个不受物欲所迷惑的人,才是真正能做自己的主人,而这样的人才可以出来度众生。
  由上观之,广老的开示非常简化,却能简要地说明出家修行所应具备的基本风范。出家人若能符合广老的开示内容,相信在于自度的能力上已经具备了出世间法的解脱风范。
  (二)女众出家修行
  广钦老和尚对于女众出家的看法,笔者访谈了一些相关人士的回忆,都一致认为广老是平等的对待众生。但对尼众的修行是有比较严谨的教授,例如开示录中就有一段记载,有位尼师曾经对广钦老和尚说:“当我们想到法身时,我们知道法身无男相,亦无女相,佛经上记载,龙女是女身,它在佛陀面前,将自己的龙珠吐出献佛时说:‘我的成佛,也就像现在将龙珠吐出供佛一样地快。’说罢,便在佛陀前当下示现成就佛道。所以,虽然我们是女人身,可是对于成就佛道,并不感到自卑气馁。”广钦老和尚听了之后,回答那位尼师说:“龙女是修了好几劫,已经修到了临转男身,才有可能如此,一般女众修行,到最后一定要转成男身,成为法师来度众生,行菩萨道,才有可能成就佛道,若要由女身直接成就佛道,那是不可能的事,观世音菩萨也是要转男相才能成佛的。”“我们今天能出家,是件不容易的事,你看世界众生那么多,我们幸而能听闻到佛法,又幸而能出家,袈裟披身,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这是我们过去世曾持佛菩萨名号的缘故,有这个因,才有今天这个果。” 从这一段的对话内容看来,尼众出家必须要女转男身而后才能成就佛道。就对话的内容,广老勉励尼众用功修道一定可以成就道业,并没有排除尼众成就道业的可能。
  而且,广老亦曾经开示说︰“生为女身,得能出家,得遇大善知识,又有安定的道场,应该感到万幸才对,改掉自己的脾气,不好的念头、观念。台湾还好,女众能出家,否则女众在社会上只会堕下去,来出家再怎么没修,不杀生,看能不能转个人身再来修行。” 广老认为既然出家修行就不应再攀缘,女众能出家修行是非常难得的,能舍下一切俗事就更应该专心修行。要知道怎样才能了脱生死,这才是修行的要点。
  四、结 语
  经由以上的论述可以了解,广钦老和尚对于出家修行首重于自律。换句话说,他要求徒众们在心念上用功,心要专心于修持戒法,而对于持戒的观念是以戒自己为要,并不是拿来要求别人的。其次,对于尼众的出家修行,就相关的记录看来,广老以修行的利益胜处为基础,不论男女众,只要他们正信佛法,愿意出家修行,广老都会成就他们; 而对于男女众的互动往来的要求更要谨慎,不能太过于接近。其实从广钦的开示中可以看出,广老虽不识字,但他教育男女众弟子对戒律的持守要如法;从这当中,我们能了解到,广老是从修行的体验中得证智慧。显现出广老对于出家行有著独特的教育风格。

 
 
 
前五篇文章

《借壳指月──飞跃看话禅》研究心得(上)

《大乘本生心地经观?观心品第十》读后感(四)

药山禅指要

禅宗与佛学(1)

禅宗与佛学(2)

 

后五篇文章

持名念佛与实相念佛之统一(一)—本愿即心持名念佛的提出

持名念佛与实相念佛之统一(三)—本愿即心持名念佛的提出

学习瑜珈菩萨戒的几点体会

略论《阿含经》的无我思想

从三性三无性谈唯识学的空有中道观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