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诗心悠悠、禅机缈缈——中国古典诗词之佛学内涵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32: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诗心悠悠、禅机缈缈——中国古典诗词之佛学内涵
  中国传统诗词,多以筋骨心思为主,偶或摄取抽象思维,渗入缈缈禅机,构成微妙理趣,则其格调特为苍劲,风骨尤其孤寒,足见引禅入诗,不仅未曾贬低诗作本身的艺术价值,反而提高了诗的境界,开创理趣隽永,神韵澹远的诗风。(注;
  就诗的表现而言,温柔教厚的性情,固然可以宣之而出,精微深邃的理趣,则多蕴藏沈潜无迹,往往于语言文字之外得之,尤以涉及禅机理趣者,似乎只可在妙悟中偶然拾其形容之一二而已。然而诗中理趣,决不是兀然孤悬于性情之外的,大抵寄寓于诗人的性情之正,缘性情之正而后始可显现于外,为人所领悟。所以,若就诗的本质而论,性情为诗的第一层次,理趣为第二层次,凡属情理交融,内外俱契,物我妙合,凝于一体之作,必定韵味和谐,气势空灵,永保光辉,垂世不朽。
  另就诗的性格而言,一切理论或辩证,是绝对不合乎诗的脉络和情调的。清代诗人兼批评家沈归愚认为诗贵温柔,不可说尽,可以有禅理禅趣,切不可有禅语,盖禅语多属理论性的辩证,或为哲学概念,纳入诗中,总嫌痕迹,不伦不类。但严格分析,所谓“禅”者,并不是什么玄妙莫测、深奥难悟的空幻概念,乃是人人元本真诚朴实的真性情,是从人人自心反省和力行实践之中,体验所得的一种虚静之“心”的形容,是中国人晶莹澄澈的智慧,也是中国人涵融豁达性格的表征。所以,“禅”弥漫著一层薄薄的神密迷雾,有感人的朦胧之美,但透视缈缈深处,即见人人心灵里真实的妙境,在这似虚非幻,极为平凡的禅境里:永远闪耀著灵明灿烂的心焰。在这一轮清澈芳洁的光圈里,能自见本性,则至善之心当郧呈现,所以禅是最玄妙,却也是最实际的,全靠智慧直觉之洞察,在渊默洒深之中,悟出这崭新的人生境界。(注二)(注三)
  唐代诗人中禅悟湛深,性情澹泊闲静的王维在“过香槟寺”诗云:(注四)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深山幽谷,古木参天,草莽丛中,缈无人迹,尽是荒无空旷,何处飘来如此悠悠妙昔?大地无言,万籁俱寂,而钟声铿然,萦回荡漾于缈无崖际,这静中之动的一声,在刹那之间,就打破了乾坤的间隔,诗人念虑全稍,劳尘顿息,澈悟自己的存在与宇宙永恒,这岂不是出自诗人本来纯真自心之悠美的清籁?所谓:“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等无差别,通其解者,可语上乘。”妙谛徽言,只可悟解得之。
  又如“秋夜独坐”诗云:
  “两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
  夜阑人静,细雨霏霏,孤灯一点,荧荧如豆,听草虫衔啷细语,山果悄然自落,在宇宙天地瞬息万变的神奇化机里,万物生气蓬勃,恰然自在,一切不落色相,泰然自如。在这圆融的境界里,诗人感悟到自己活活泼泼的生命,已经融贯万物于一体,永远在生生不息。
  诗人纯一的性情熔铸人生平实的理趣,构成一致的表现,是诗意,也是禅境。艺术的美渗透人道德的善,到达浑然天成的境界,也是禅宗的境界,这种境界,正彷佛寒山子诗所谓:
  “人间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
  人生最高境界,宛若遥望寒山,道路崎岖,一逼冰封,冶雾重重,祈求通达峰顶,诚然不易,但“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可达或不可达,全在自心之觉悟,能悟则可达。
  当独自偶然在“岩前独静坐,圆月当天耀”的一刻,始觉“万象影现中,一轮本无照”,皓月当空,悬崖独坐,宇宙天地之间,万象森然罗列,眼底俱是我的心影,明月何曾照耀?万物早已浑然纳入我神清洞玄的妙心了。所以“因指见其月,自是心枢要”,太虚中空,本是一物不受、无物不包的,只要以皎洁如明月的自心为枢要,卓立碧空,灵明不昧,常守虚静,则光明四照,人生就是一团活泼生机,社会是一群喜悦生命,宇宙万物是一系列神奇美妙的造化。(注五)
  一己生存在这苍茫无际的大宇宙里,仰观俯察,凝视一切周围的存在,都悄悄的来,又匆匆的去,自感个人生命之有尽,一切又渺茫不可知,不免迷惑于生死大限,这是人之常情。其实一般感官见闻所知觉的一切,不过只是有形的迹象而已,并非宇宙万物自身极致的真相,所谓:
  “见闻知觉非一一,山河不在镜中欺。”
  任何人一旦能超越了自己有限的知觉和感受,透视入一切具体的迹象之外,一超直入本心,剥除我障,从皮相中脱颖而出,追溯本来面目,默默回归真我,则可洞见我心与万物内外胥融,息息相通。要在这种三“言诠不及,意路不到”之处,才真悟解到:“无一物中无尽藏,有花有月有楼台”,自然而然,本心豁然开朗,明澈旷大,出尘脱俗,不著一纤云翳,而达浑然物我之境。陶渊明能够在杏然天界,万化相寻之中,得其“不假外求,任其自然”的大智慧,才可以如白云出岫,心中皓朗空明,了无窒碍,翱翔宇宙,而达忘我之境。(注六)
  诗人寓自心于宇宙之内,委自心于天地之中,当然乘化归尽,这并不是消极避世,脱离现实,乃是收敛了激荡热烈的情感,使之转化为坚强无比的生命力,潜入大自然景物里,从悠美中提炼出一颗有神无迹之心,这种无迹之心映射到作品中,就是无刀斧虽痕的创造力,反映在诗人品格上,即成为坚贞不屈的后凋之节。此所以读靖节诗,总觉心情疏澹,口齿芬芳,有苍凉韵味。
  寒山诗云:
  “高高峰顶上,四顾极无边。独坐无人知,孤月照影寒。”
  绝峰孤寒,冶月如冰,独坐苍茫之中,四顾虚空无极,不免有岑寂苍凉之感,但有一道来自“我心”的闪闪灵光,不照而照,辉耀人寰,山河大地,自是一逼光辉悦目。所谓:“风休花自落,鸟啼山更幽”,蕴藏著悠美的诗意,也展现了古老的禅境,在诗意与禅境两契的一瞬,“寂听希声彻,冷冷太古音”,物我两忘,人与道契,天地同体,宇宙冥合,大道徽信于无言,妙昔寄寓于希声,这正是人生的大迷惘,也是大澈悟
  【附注】
  一、王逢吉:文学创作与欣赏 第十五、十六章,康桥出版公司,该文对古典诗词之演进、特质、表现,有深入的讨论。
  二、唐君毅:中国文化之精神价值 第十一章“中国文学精神”,正中。
  三、劳思光:中国哲学史 第三卷上册第一章十九—二三页,友联出版社,该文讨论佛教禅学之教义。
  四、程兆熊:完人的生活与风姿 “禅门精语” 九五—九九页,大林出版社。
  五、唐君毅:中国文化之精神价值 第十三军“中国之人格世界”,正中。
  六、唐君毅:中国文化之精神价值 第六草“中国先哲之人心观”,正中。
  摘自《慧炬》290-291期

 
 
 
前五篇文章

诗意与禅心的追寻——读《中国书画·西禅书院作品集》

十方禅林佛学研究部师生座谈会记实

十世班禅大师印象记

什么是禅坐

什么是唯识无境?

 

后五篇文章

诗心禅意

诗情禅意——禅宗诗歌之诗僧篇

圣三聚经(三十五佛忏悔文)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以我死亡的经验 谈临终救度

生活中的五戒(下)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