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大乘佛教菩萨道 佛教与公益事业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0: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大乘佛教菩萨道 佛教与公益事业

  公益事业,顾名思义就是谋求公众利益的福利事业。世界上愈是文明、先进的国家,政府愈是重视人民的公共福利。但是,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再好,有时还是很难周全的照顾到社会各个层面的需要,因此各种公益事业团体便应运而生。

  大体上讲,社会福利是由政府主动提供给人民的福祉;公益事业则常由民间发起的各种基金会、社团、财团,乃至各个宗教团体所从事。例如早在二千六百多年前,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为了示教利喜,降诞于世,他所作的就是利益众生的公益事业;乃至千百年来,佛教徒一直本着利他的精神,不遗余力的为社会人群奉献,虽然历经朝代更迭,从农业时代发展到现今的工商业社会,但是佛教徒从事社会公益的精神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趋于多样化,而且有增无减,诸如植树造林、垦荒辟田、凿井施水、维护泉源、利济行旅、筑桥铺路、兴建水利、设置浴场、兴建公厕、建立凉亭、经营碾磑、急难救助、设佛图户、施诊医疗等,真是不胜枚举。

  公益事业的推动,所表现的其实就是人类互助合作的美德,也是人性善良面的发挥,更是大乘佛教菩萨道的实践。

  历代佛教所做的公益事业

  在经典中,弟子们曾请示佛陀:如何增长功德?如何得人天福报?佛陀为他们说

  ,从事公益事业,可以增长福田,获得生天之利。据《佛说诸德福田经》记载:

  “佛告天帝:复有七法广施,名曰福田,行者得福,即生梵天。何谓为七?一者、兴立佛图、僧房、堂阁;二者、园果、浴池、树木清凉;三者、常施医药,疗救众病;四者、作坚牢船,济度人民;五者、安设桥梁,过度羸弱;六者、近道作井,渴乏得饮;七者、造作圊厕,施便利处;是为七事得梵天福。”

  佛陀所说的增长功德福报之法,都是对社会大众有益的建设,这就是最早的公益事业理念,这些理念后来由僧侣们与佛教徒付诸于行动,一一躬行履践,行之于社会,便是历代佛教所做的公益事业。

  植树造林:自古以来,寺院一直很注重植树造林的工作,例如:梁代健康南涧寺的四周,列植竹果,四面成荫。五台山中台大孚寺的寺南有花园,约二、三顷许,沃壤繁茂,百品千名,光彩晃曜,状同舒锦。衡山金轮寺,在唐末时,环寺杉松有数万株等。

  植树除了有经济上的效益外,还可以绿化环境、清新空气、隔绝噪音、涵养水源,同时收到水土保持、防治自然灾害之功。例如淮泗间,原来的地势低洼,又多雨潦,岁有水害,唐代泗州开元寺明远大师与郡守苏遇等,在沙湖西隙地创避水僧坊、植松杉楠桧一万本,从此僧与民无水灾之患。

  垦荒辟田:佛教在印度,原以托钵乞食为主,到了中国禅宗,“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开始了寺院垦荒辟田,自耕自食的农禅生活。

  寺院的垦田,通常以山田和海涂田为主,例如象山县蓬莱山寿圣禅院住持永净法师,曾经开垦山田三百亩;唐代佛日普光禅师住持广利禅寺时曾经购买海涂田一千多亩;东南第一禅寺的天童寺,也因大量开垦海涂田而岁入倍增。由于寺院的开荒垦田,不但让寺院自给自足,同时带动地方的建设与繁荣。

  凿井施水:古代的饮水以井泉为主,寺院每于需水的地方修筑井泉,提供给民众汲饮。如吴越时,德韶国师在杭州吴山之麓凿一大井,井水泓深寒冽。淳佑七年发生旱灾,城中所有井水全都枯竭,唯有依赖此井维生。唐初京师弘福寺的慧斌法师,为报父母恩,发心在汶水之滨开凿义井;华严寺的澄观法师也在江宁的普惠寺中凿井供众,嘉惠民众。

  利济行旅:佛教在衢道路旁搭建凉亭,让羁旅在外的行人有避雨休息的场所;在村野荒郊施设茶水,让风尘仆仆的乡客可以解除饥渴;在幽暗的曲径点挂灯火,为迷途的游子指引光明。中国幅员辽阔,交通不发达,往来于各处的商人,或应京赶考的考生,常常借宿于寺院中。因此自古以来,寺院即对行旅路人提供莫大的贡献。

  筑桥铺路:古时交通不发达,人民往来不方便,尤其遇到河川湍急之处,往往由于水流阻挡而无法通行。僧侣在这方面的贡献很多,他们发起劝募,资建桥梁,并负责守护,为地方人士带来很大的便利,免除覆舟溺水的危险。例如南宋道询法师一生造桥二百多座、普足法师募造桥梁数十座、觉先法师修路二百多丈长等。另有道遇法师曾策划开凿洛阳龙门潭的八节滩,以利洛水的水上运输,不但利济行旅,而且有促进地方繁荣的功能。

  兴建水利:佛教对地方公共设施的贡献,最具代表性的,除了筑桥修路,就数水利建设。福州常乐县绵亭洋,在宋祥符元年(西元一○○八年)由维溪法师经过九年的努力,截十二脉小溪,筑堤八一○丈,设置斗门四处,可以灌溉农田四十顷;同为长乐县的香严上下洋,则于宋天禧二年(西元一○一八年),由师振法师发起筑堤九百余丈,设置斗门三处,可以灌溉农田达二十余顷,真可谓施恩百姓,普利民生。

  设置浴场:古代的中国,一般家庭普遍缺乏浴室设备,因而寺院颇多附设浴室,供众沐浴除垢,袪病疗疾。例如五代常觉法师于汴京建立普净院,并设浴室,每月八、十八、二十八日开放给大众沐浴。此外,后唐洛阳中滩浴院智晖法师,也曾施设浴室供众沐浴,一年有七十余会,一浴则远近都集二三千人,不仅为僧俗疗疾,更有促进全民身体健康的好处,可谓利益大众。

  经营碾磑:中国人是以米食为主的民族,在工业未发达的时代,农村均靠人工舂米,不但费时又费力。唐宋时,寺院开始附设碾米工厂,如明州天童寺有水碓磑的设置;台州的惠安院、楞伽院也各有设置。由于寺院有碾磑设备,不但方便了寺院本身,也嘉惠当地的民众,增加农业经济的价值。

  急难救助:历代以来,每当国家遭逢战争,兵荒马乱之际,寺院往往成为军队驻扎的场所、难民栖止的避风港,为急难中的军民伸出援手。佛教不但解决了士兵、难民们的生活问题,安抚动荡不安的民心;佛教的慈悲包容,使许多遭受刀兵劫难的人免于颠沛流离的生活;佛教虽没有直接参与战争,但对于保民养息的利行,却发挥了极大的功能。

  设佛图户:北魏时代的沙门统昙曜,曾奏请文成帝设置“佛图户”。这是藉着佛教的教化与督导,使叛乱重犯、俘虏和投降者的劳力,提供寺院的清扫或寺田的耕作。此举不但增加寺院的人力,同时狱囚们在寺院里接受佛法的薰陶及僧尼的感化之后,常能痛改前非,达到净化人心的效果,不仅安抚齐民之怨,也解决了国家社会的经济问题。此一制度,实际上也是一种奴隶的解放运动。

  除此之外,佛教徒还从事填路、运水、造厕、建亭等各项社会工作,可以说僧众投入社会工作的项目包罗万象,不胜枚举,显示佛教积极投入社会的建设工作,发挥佛教服务大众的力量。

  现代佛教的公益事业

  古代佛教的公益事业,对地方建设贡献极大;现代佛教的公益事业着重社会服务与教化,对社会道德的重整,尤其功不可没。例如国际佛光会历年来举办的“净化人心七诫运动”、“监狱八关斋戒修道会”、“反烟毒运动”、“禅净密三修法会”、“慈悲爱心列车”、“慈悲爱心人”、等活动,已然引起社会大众对“净化人心、重整道德、找回良知、安定社会”的期盼与觉醒。

  此外,佛光山在各别分院开设图书馆、阅览室、美术馆,甚至创办佛光大学、佛光卫视,平时经常举办各种学术会议、夏令营、讲习会等,乃至出版杂志、图书、编纂藏经、佛书等,都发挥了佛教对社会人心的教化之功。

  为了加强社区服务,更开设有才艺班、各类社团以及社区联谊活动,并提供邻近社区有益于身心的休闲康乐活动场所,不但提升社区生活乐趣,且为地方带来一股健康的蓬勃朝气。综合其所发挥的功能如下:

  带动地方的文艺风气与文化活动:佛教所举办的各种艺文研习活动,如插花、舞蹈、书法、国画、读书会等,不仅提升地方文化气息,更推展地方文艺活动。

  带动社区健康的休闲活动:寺院举办各种活动,使社区人士有休闲康乐场所,培养团队的精神。

  带动社区亲子间的关系:佛教所举办的活动,家庭成员组团参与机率很大,所以能促进亲子之间的感情交流。

  带动青少年的生活辅导:图书馆的设立,不但能提供学子读书的场所,还可以招募青少年担任义工,建立正确的人生观。

  带动社区联谊社团的成立:藉着社区联谊活动,能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并能提供活动场地,促进社区自组社团。

  现代公益事业的理念

  一般人所谓的公益事业,大多偏重于救济性质的社会服务,其实社会教化的需求远甚于公共救助,因为佛教毕竟是宗教团体,而不仅仅是慈善机构。慈善固然也是佛教事业的一环,但却不是全部,如果佛教只是从事慈善救济,那与一般的慈善机构又有何不同?因此,除了公益事业的推展,佛教更应该扮演起宗教引导社会、净化人心的角色,藉此以收人心根本净化之效,来改善社会风气,发挥多元化的社教功能,才是佛教回馈社会的真正精神所在。所以,提升社会道德、净化人心、宣扬佛教教义,正是当前佛教徒必须全力以赴的要务。

  尤其随着时代潮流不断向前推进,寺院的功能也应作具体的发挥,未来寺院应该学校化。往昔,只园精舍就是讲堂,中国古老的寺庙有法堂、藏经楼。汉唐时代,佛教寺院堪称为当时的文化中心。历年来,佛教曾经举办不少义学,礼请名师大德教育失学的人,为国家作育英才。除此,寺院也是提供莘莘学子读书的最佳环境,历代名将宿儒如范仲淹、王安石、吕蒙正等,都是在寺院里苦读成功的。佛教也提供了各种教育、文化事业、医疗救济,造福社会。今后,只要能对国家民主、社会经济利益、幸福快乐生活有所增加的事业,例如:农场、工厂、公司、银行、保险、报纸、电台、电视台等,佛教徒都应该去做,这就是普济群生。

  职是之故,现在的佛教徒在光大佛教、普济群生的前提下,应当以观音菩萨的慈悲,给众生方便,为众生服务;以文殊菩萨的智慧,引导众生走出迷途,获得光明;以地藏菩萨的愿力,使佛法进入每个家庭,传遍世界每个角落;以普贤菩萨的功行,契理契机,随顺众生,行难行能行之事。也就是说,凡有所作,必求对众生有益。果能如此,方不愧为佛子。

  佛教从印度传到中国、韩国、日本等地,能在当地社会普遍的被接受,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佛教能注重资生的贡献与利众的事业,帮忙解决民生问题。我国自明清以来,教务衰微,教法不易弘传,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佛教没有事业。佛教实际上是入世的宗教,若没有入世的事业,则将和人间生活脱离关系。

  因此,佛教在人间最大的功能,不只是超渡亡魂往生善趣,更重要的是和乐社会、清明政治、善治经济,如法的处理人生各种事业,完成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才是符合佛陀所揭橥的“人间佛教”。

 
 
 
前五篇文章

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绝密

禅文化的定位

禅的少林寺 武的少林

藏密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传承记

白族信仰阿嵯耶观音始因初探

 

后五篇文章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二)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五课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四课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三课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