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 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0: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次参加南传的禅修只算是一个学习而谈不上是闭关。其次,虽然有心想要就这个题目跟各位作详尽的一个报告,但是题目太大,再加上似乎参加禅修久了,心变得有些懒,不想多作分别;近来又忙著协助弥勒讲堂常照法师往生之事,准备实在有所不足,请大家多多原谅。所以这只是提出智中对汉传佛教乃至于全面佛教未来的看法,作为日后努力的方向。整个讲义还要再重新整理,尤其是禅修心得的部分有些零乱,更有待日后长期禅修再跟各位报告。

  恩师妙境长老,是汉传佛教唯一强调修学四念住的法师。1996年二月中,老人家为了长期栽培领众修行及讲经说法的人才,在美国成立第一所以汉传佛教为中心的佛学院——“法云寺佛学院”,全心致力于僧伽教育,以修四念处趣求圣道、全面弘扬大乘佛法为宗旨,著重经论之深入及专精的学习,并强调由此建立佛法的正知正见,以为修习止观、调伏烦恼的根本依据;因此开办以来的第一项课程就是四念住。

  1997年,3/25 恩师于三峡西莲净苑,宣讲【修四念处是中国佛教的希望】。当时非常感叹北传佛教没有善知识劝修四念处法门,而当面对南传佛教学者喊出“大乘非佛说”的口号时,就难以回应;因此大声疾呼:“北传大乘佛教真正是到了危急存亡之秋了啊!”,“佛法的兴衰要由修不修四念处来决定。”

  1997年,智中面对解行之间的巨大差距,深感所学无法调伏烦恼而离开佛学院;当时有很多同学去缅甸禅修,自己也曾想去,但因师长不同意而作罢。

  1998年,缅甸帕奥禅师在新竹一同寺举行禅修,有一百多人参加,其中有很多的出家人。恩师当时正好在福严佛学院授课,曾陪恩师至一同寺拜会帕奥禅师,但未能见面。(后与一同寺住持如琳法师的一段对话)。

  2003年,恩师往生前曾想邀约福严佛学院及圆光佛学院院长,探讨为何汉传佛学院栽培的学生,到了缅甸就换上南传袈裟(当然我们尊重这是他个人自由),而回到台湾来却要说【大乘非佛说】。是故智中于恩师往生追思赞颂会时即印制了【大乘是佛说】与大众结缘。

  失去善知识的同年,智中于美国洛杉矶河边市,第一次参加马哈希禅师嫡传弟子Khippa Panno禅师之十日禅。2004年,又参加San Jose 的TMC Tathagata Meditation Center, Beelin Sayadaw之十日禅。2007年六月,参加由班迪达大师(Sayadawgyi U Pandita,马哈希禅师嫡传弟子)主持之禅修,随后返台参加由戒谛腊禅师(班迪达大师之弟子)七月主持之禅修。

  不过这次参加灵泉禅寺戒谛腊禅师主持之禅修,在心得报告时,感触良深。有几位比丘尼及女众,对南传禅法十分赞叹,认为依此修行就绝对解脱有望;反过来对汉传却有些怨叹,措词虽然客气,而内心之失望则溢于言表。这实在令身为比丘的智中甚感惭愧、汗颜,不过并未因此对汉传佛教失去信心,或妄自菲薄。但后来有一位基本教义派的南传法师当众以轻慢之语调说道:“你北传包袱丢不掉,根本无法学习这样殊胜的禅法”,“你认为有结合的部分吗?”再度激起了智中护持汉传大乘佛教的菩提心,也因此有今天这个法会。

  2、摄持圣教

  《瑜伽师地论》卷十三:复次,有四正法,摄持圣教。何等为四?一者、远离,二者、修习,三者、修果,四者、于圣教中无有乖诤。

  远离者,谓山林树下、空闲静室。

  修习者,谓住于彼勤修二法,谓奢摩他、毗钵舍那。

  修果:

  A、先止后观心得解脱

  云何已习奢摩他,依毗钵舍那而得解脱?

  谓如有一,先已得初静虑乃至第四静虑,彼即依此三摩地故,如实知苦,乃至知道。彼即依此毗钵舍那,于见所断诸烦恼中,心得解脱。

  B、先观后止心得解脱

  云何已习毗钵舍那,依奢摩他心得解脱?

  谓如有一,如实知苦乃至知道,彼依如是增上慧故,发生静虑。即由如是奢摩他故,于修所断诸烦恼中,心得解脱。

  如是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已,于诸界中而得解脱。见道所断诸行断故,名为断界;修道所断诸行断故,名离欲界;一切有执皆永灭故,名为灭界;是名修果。

  于圣教中无乖诤者,所谓大师及诸弟子,若义、若句、若文,于文、句、义,平等润洽,互相随顺,非如异道,施设见解,种种非一,差别不同。

  如果用“摄持圣教”这四法为标准,拿来审察今日佛教界的现象,是有许多可以探讨的地方!“摄持”,“摄”是摄受、饶益之义,包括了自利利他,“持”指住持。必须修学四念住止观,才能于圣教中无乖诤,进而饶益自他,住持正法!

  恩师在宣讲【修四念处是中国佛教的希望】时,曾提及:“佛遗嘱我们要依四念处以度生死苦海到涅槃岸。虽然如是,余出家以来,从未遇到一位善知识劝修四念处法门。不修四念处法门不行吗?不修四念处则难以断惑证真成就圣道。总是在门外徘徊,与道不相应,遇南传佛教学者喊出“大乘非佛说”的口号,若是门外汉,心情的反应将如何?”

  “我想我们汉传佛教处于这样的思想不稳定的局面,谁来负责把中国佛教稳定住呢?谁?我想就是各位法师要发心了。在佛学院里学习佛法的学生,讲授课程的老师要发心负起这个责任,要努力地振兴中国佛教。而只是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虽是可以的,住持中国佛教则嫌不足!”

  “我是主张修四念处的,修四念处有什么好呢?它能断烦恼。刚才念的这四句偈:“常在燃烧中,何喜何可笑;幽暗之所蔽,何不求光明。”我们常在执著里生活,也就是在黑暗里生活,为什么不求光明?怎么求呢?就是修四念处,以破除我法二执。真能通达一切法如幻自性空,就能把黑暗破除去,内心里有了光明,就得入圣道了。”

  “所以我主张修学四念处法门断惑证真,就算是未证圣道,也能调伏烦恼;否则无有调心法门,大家共住就不容易和。师父在的时候还能勉强维持,等师父不在,徒弟就分散了。普遍都是这样。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有“我”,这件事光彩吗?若能修四念处,相隔千里是和,在一起也是和的,有可能放出圣道的光明,这不是正法住世了吗?所以我的看法是,佛法的兴衰要由修不修四念处来决定。”

  修学止观四念住是能够自利利他,引发当生及未来义利的法门,也是不共其他宗教的修行方法。在早期经典如巴利《尼柯耶》与汉译《阿含经》中,经常见到声闻弟子藉由观察诸法无常、苦、无我的实相而调伏烦恼,进而证得涅槃;但这同样也是菩萨成佛的必经之路。

  在《大智度论》一开始解释“如是我闻”时,佛告阿难:“若今现前,若我过去后,自依止,法依止,不余依止。云何比丘自依止、法依止、不余依止?于是比丘内观身,常当一心智慧,勤修精进,除世间贪忧;外身、内外身观,亦如是;受、心、法念处,亦复如是。是名比丘自依止、法依止、不余依止。”修学四念住,是佛弟子自依止、法依止、不余依止的唯一法门。

  而在《大念处经》一开始,佛对诸比丘说:“此是唯一道路”。就字面意义而言,除了修学四念住这条觉者之路之外,是没有第二条路,没有其他法门可以通往涅槃。唯一的道路也意味著它只导向唯一的目的地──涅槃,而其间不会有其他的岔路。不修学四念住,我们没有经验去引导我们的心,它想怎样就怎样,所以无始劫来一直的迷路、一直的迷路,其他的路只会通往生死轮回,无有出期,继续的苦!因此佛教导我们,这唯一的道路。只要努力学习正确的方法,看清楚我们的心,把心牵引到正道上,循著此路,法随法行,必定可以永远的离苦得乐。

  从《杂阿含经》和《瑜伽师地论》摄事分中,所显示修习止观四念住的作用至少有六个:一、是当生现见利益;二、烦恼渐消,远离五蕴炽盛苦;三、不待选择时节,于行住坐卧中,都可以用功;四、必将趋证涅槃(这是和其他宗教最不同的地方);五、即此一法,现见观察;六、亲自通达,自觉证知。

  我们常说学习佛法就是要了脱生死,但究竟应该如何面对死亡呢?若能长时修学止观四念住,而将这基本方法充分的运用于日常生活当中,临终时就有正知正见作依止,而不会被现起的境界所转变,而往生善趣;同时这也是来生“生圆满”的基础。

  佛法的本质,决非抽象的概念而已,也不是以说明为目的;信解行证,不外乎学佛者倾向于法,体现于法的实践。事实上,佛法惟有在信受奉行的实践中,才能表显出来。若是只注重解理而不注重行持,只用思考的方式去了解无常、苦、无我是无法断除烦恼的,有时甚至徒增狂慧和我慢!对于无常、无我,缘起实相的契入必须经由实修,当下经验体会一切法真实相。一般人生活在名相、知识、观念的领域久了,所观想思惟的无常、无我,只是一个内心的概念(绝非当下的真实法)。道在日用当中,我们一定要学习一种随时随地可以在生活中运用、调伏烦恼的方法。唯有透过四念住禅修,对当下现前的名法、色法,之快速、刹那变化、以及其生灭过程精确的观照,才能亲自体验到这一种非名言知见的清净境界。

  马哈希尊者的内观禅修重视实修,因此尽量用一些生活中普通语言来诠释禅修方法,而没有用到比较深的名相及教理。像班迪达禅师的教导,更是只给简单公式或方法,主要是小参时,要确定你的禅修方法是通往正确的方向!至于如何依照马哈希尊者的教导来修学止观四念住,请参阅讲义“禅修心得”,以及其中所列之参考书籍。由于智中也是初学者,与其说是禅修心得,实在是综合了许多同学个人的心得以及多位禅师的开示,仅供大家参考。马哈希尊者的禅修方法不是今天讨论的主要目的,待智中精勤禅修之后,可以再找一个时间向大家报告。另外,有关于纯观学者,如何能证得圣道,是智中初修此禅法时心中的疑惑,始终未能得到答案。一直到前两天,与温宗堃老师长谈,以及阅读了他的论文,并查找了汉传相关经论,终能释疑。为免其他同学重蹈覆辙,请参阅讲义“止乘者”与“纯观乘者”,在此只能略述一二。

  据说马哈希内观禅修采取干观行的原因之一是:想要先修止禅得定再修观,需要很大的福德因缘,现代人与佛治时代比较相去甚远,善根福德因缘不足,时间不够,寿命又短促;所以我们透过这样的一个干观行或是纯观行,可以成就一些正见或是正念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日常生活中的观照,对于我们现代这些心服气燥、修止修不来的人是非常的契合,的确能够达到令心安稳的一个目的。

  其实今天主要探讨的是如何于圣教中无乖诤,不论南北传,乃至于各宗派,都能“平等润洽,互相随顺,非如异道”。

  在五十年前,南传佛教似乎离我们很远;但今天就不同了。“大乘非佛说!”这句话的确在台湾的佛教界中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使得一些初出家、或在家佛教徒思想上受了冲击,而回大向小。其实,“大乘非佛说”、“大乘是佛说”这是个老问题,古已有之。不过智中最初听到“大乘非佛说”这句话,内心直觉地感到非常地别扭、非常地不舒服。

  云何名乘?“乘”,在巴利文中就是藉以到达目的地的交通工具,如车乘。修学小乘佛法也好,大乘佛法也好,都能使令你出离三界,到涅槃那里去。所以“能动能出,名之为乘”。

  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对“大”有两种解释:“含容大、殊胜大”。“含容大”,就是大乘佛法能含容小乘佛法在内;“殊胜大”,就是含容了小乘,同时又能超越小乘佛法。龙树菩萨也谈到佛为什么要说《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呢?因为佛在《阿含经》里,没有说到得无上菩提的方法,也就是没有说成佛的法门。

  所以,大乘能运载你到无上菩提那里去,证涅槃却不住涅槃,永入轮回救度众生;而小乘只能运载你到无余依涅槃那里去,断绝后有,不能再承担树立佛法广度众生的任务。

  当然声闻人也不是不度众生,但他们只能在佛陀的一期佛法当中度众生,而不能在无佛的长夜里,长时期为众生点起佛法的明灯;他们度众生的这段时间对比无佛的时间,只是短暂的一瞬。此外小乘度众生,也只是让别人和他们一样去入无余依涅槃自了,而不能到无上菩提,所以大乘的确是超过了小乘!

  大小乘的差别究竟何在?主要还是在发心。声闻乘若发心、若教授、若勤方便,皆为自得涅槃故。住持亦少,福智聚小故。时节亦少,乃至三生得解脱故。大乘不尔,发心教授勤方便,皆为利他故。住持亦多、福智聚大故。时节亦多,经三大阿僧祇劫故。如果发的是极端的厌苦、厌离世间的厌离心,而只想要证得不受后有的无余涅槃,就是小乘。相对的,菩萨因大悲故不得自在,看到众生的不圆满,就有如看到自己的不圆满一样,所以会设身处地的为众生著想,以种种的方便,契合众生的根基,因而开演出种种的法门。求无上菩提的菩萨,为了广度众生,积集福慧资粮,因此生于人间乃至恶道,长时期在最危险、最辛苦的三界里流转生死。菩萨虽然受了很多很多的苦,但却难行能行、难忍能忍;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小乘行者相对于菩萨的无上菩提心,以及愿令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的大乘心行,的确是应该如实称之为“小”的。

  不过有些汉传学者受到贤首宗及天台宗判教的影响,而自以为是圆顿的根器,尚未具备根本的行持,就以轻慢的心态讥嫌声闻佛法为小乘,甚至看不起二乘圣者,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能发出离心得阿罗汉果,那就是圣人。在《摩诃般若波罗蜜经》、《瑜伽师地论》中都有赞叹阿罗汉的法句,而我们中国佛教多数只是赞叹佛菩萨的功德,很少有赞扬阿罗汉的,如早粥午斋念供之时,只供养佛菩萨,而阿罗汉就不在内。而就修学止观四念住,调伏烦恼的根本行持来说,我们凡夫似乎应该称之为三乘共法的根本乘。“止观四念住禅修”这个仍然完整保存于上座部中的法门,在汉传佛教中竟然因为被视为小机小法,而障碍了许多人对这个法门的信心和修学,实在甚为可惜。

  其实修四念住可以依《阿含经》的教法修;也可以依《般若经》的教法修无相四念住。《大般若经》说:“须陀洹若智若断乃至阿罗汉若智若断,是菩萨无生法忍。”所以四念住也就是摩诃衍,不可以轻视的。学习解脱道的法门后,一样可以发无上菩提心,一样可以学习摩诃衍。只要有无上菩提心,修不净观,不净观就是大乘法门;我们修四念住,得了圣道,修六度万行,弘扬佛法,广度众生,这不是无上菩提之道吗?当然若是根据般若经修无相四念处,以无相般若总观身受心法的不可得,那当然是更殊胜了。

  关于“大乘是不是佛说”的问题,一定得将大小乘经论都好好深入研究一下,然后再重新想一想。如果对小乘经论一知半解,大乘经论也没怎么学习过;都是肤肤浅浅的认识,一旦听说“大乘非佛说”,马上就跟著人云亦云,这是不对的!没有学习过大乘佛法,没有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不要认为小乘经里没有的,就不是佛说。破坏大乘佛法,宣扬大乘非佛说,让很多人对大乘佛法不生信心,或令已生信者心者动摇,而无法在大乘佛法中栽培善根、得成无上菩提。这样的过失是非常大的!

  在《阿含经》中,佛陀提到了佛和阿罗汉的差别:?佛陀是自己觉悟佛法,而阿罗汉是听闻修行而证果。其次,在《杂阿含六九六经》中提到如来十力是如来所成就,而阿罗汉则成就五学力,这都是相异之处。而南传阿加曼尊者曾多次见到入灭的阿罗汉来教导他,在他证阿罗汉之夜,诸佛前来看顾,如依南传经典,这该怎么解释?入无余涅盘的阿罗汉真的灰身灭智了吗?还是只到了涅槃化城(妙法莲华经化城喻品)?个人相信阿加曼尊者绝对不会打妄语,但这似乎和南传佛教对无余涅槃的解说有些矛盾。

  事实上,如果世界上只有小乘经的话,就没有人发无上菩提心,那也就没有人能修成佛了,所以一定要有能够教人成佛的大乘经。因此只能说南传经典中没有记载,不能就说没有这件事。漫漫长夜里谁在解救众生?谁在点燃佛法的明灯?只有立志成佛的大乘菩萨,经过累劫修行的一生补处,才有能力出现世间成佛说法,给众生带来佛法的光明。所以如果没有大乘,就不会有佛陀,没有佛陀出世说法,也就不会有声闻乘。若没有大乘,声闻,你闻得是什么声得是?因此必须在大乘的基础上才会有小乘,究竟哪个是根本佛法呢?岂有父亲是由儿子生出来的事情?

  初期佛教,声闻是佛弟子的总称,不分大小乘。但在印度佛教中,起初也是有菩萨的,一位是释迦菩萨,一位是弥勒菩萨。从释迦佛的本生谭来看,菩萨在未成佛前,并不是阿罗汉,而是现菩萨身,行菩萨道的。而当来下生的弥勒菩萨,久远以来就发无上菩提心,现在虽然尚未成佛,但他是南北传都认同的未来佛。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研读弥勒菩萨所说的《大乘庄严经论》〈成宗品〉,其主要内容乃对于“大乘非佛说”之非难提出答辩,成立大乘决定是佛说!《成唯识论》卷三(T31n1585,p0014c):“又圣慈氏以七种因,证大乘经真是佛说。”也是根据《大乘庄严经论》来的。

  南北传佛教圣典应该不会有真伪的问题;只是了义与不了义,方便与真实的问题。不过不论是“了义与不了义”或“方便与真实”,都不能违背法次法向,更不能偏离缘起的教义,以及三法印,四圣谛。千万不要只是在初发心时充满希望与理想,后来却因为缺乏根本的行持而不能调伏烦恼,成了败坏菩萨,更不必奢言解脱涅槃了!

  再多的史实,再多的论辩,恐怕都无法息止“大乘是否是佛说”的争议,只有努力修习止观四念住得法眼净,才有坚定而明确的看法,而不会有增上慢。经论上说得“四不坏信”的圣者,值遇大乘佛法是会生信而不谤毁的。如《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佛母品》: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是诸法如相,非不如相不异相甚深。世尊!诸佛用是如,为人说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谁能信解是者?惟有阿惟越致菩萨及具足正见人、漏尽阿罗汉。何以故?是法甚深故。”具足正见人,指的是已入正性离生的初果、二果、三果的圣者,而四果即是不受一切法的漏尽阿罗汉。从此文来看,古代或现代的小乘学者中,若有不信大乘且加以毁诋者,应是未入圣位之凡夫。

  对“根本乘”的止观四念住,我们固然应当赞叹随喜,但不必妄自菲薄,更不能忘失无上菩提心。要知道一切都是因缘果报,自己过去生没有栽培,以至于今生碰不到大乘善知识教导我们修学止观四念住的方法。对这样的果报不满意,可以从因地去重新栽培;切莫只是怨天尤人,期待他人的救赎与护持,而不知检讨自己。应当想想自己过去生是否有为佛教、为众生付出过,凭什么坐享其成!难道我们就不能为现在的汉传佛教及众生付出努力吗?。

  汉传大乘佛教今天受到南传佛教的冲击,要如何振兴?应当先从充实自己开始!我们应该认真地修学止观四念住,有了证量才能站得住脚而坚信大乘真是佛语,也才能建立起他人的信心。

  如何令南北传佛教“平等润洽,互相随顺,非如异道,”呢?我想答案就在深入学习《瑜伽师地论》及认真地修学止观四念住。因为《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中,从凡夫地说到共三乘的闻思修地、声闻、缘觉、乃至菩萨十地,是一部涵盖了大小乘、南北传所有的境行果的大论。深入学习之后,明白了全面的佛法以及修行的道次第,就再也不会说出那些自赞毁他或人云亦云的话。而想要修学止观四念住,更要深入学习《瑜伽师地论》!因为弥勒菩萨大慈大悲,这部论中详细的说明了转凡成圣过程中所有修行上会遇到的困境与障碍、资粮以及方便,堪称是修行的百科全书。

  不过多年来我一直在思惟一个问题:玄奘大师是为了《瑜伽师地论》才到印度去,但是为什么当玄奘大师往生后,窥基大师、圆测法师,这些法师只是偏向弘扬法相唯识的论典;而《瑜伽师地论》,不但没有人弘扬,更没有人依照来修行。乃至到了近代虽然有欧阳竟无及韩清净居士对于本论的研究,但是还没有人依这样子来修止观,一直到恩师妙境长老。由于恩师过去并未遇到弘扬四念住法门及《瑜伽师地论》的善知识,所以他可以说是一位开创者。这一路走来,筚路蓝缕、披荆斩棘,非常的辛苦。个人以为,除了追思他老人家的法乳恩深之外,不应该只是在他的庇荫之下自了,而忽略了其他苦难的众生。诚如恩师所言,他只是开了一条路而已,后继者还有许多许多未完成的事,在此,期待所有的同学能够发心,一起为佛教、为众生而努力。

  唯有透过修学四念住,才能正念正知地活在当下,才能调伏烦恼,才能提升生命,才能住持佛法。智中修学《瑜伽师地论》所著重的,并不在于那些法相很多,或是专谈唯识的部份;当然菩萨地中也有许多值得我们深入好好学习的,如菩提心品、六度四摄等等。但主要的是在修所成地、声闻地中的四念住,止观实修的部份。

  《瑜伽师地论》卷第八十三“摄异门分”中,明白的指出:以“奢摩他止”和“毗钵舍那观”为摄受处,并且指示“身念住”为入手处。经文说:“言梵行者:谓八圣支道,及与远离非正梵行习淫欲法。又言安住余梵行者:谓三十七菩提分法,彼由三处之所摄受:谓由奢摩他故,由毗钵舍那故,由修身念故。如其所应,彼自性故,彼品类故。此中信、念,俱通二品。”

  而马哈希内观禅修的方法是保存完整的上座部修观法门,也是以“身念住”为入手处,修学四念住。经由内观的修习,能令行者心智变得安定、清明而又敏锐,而不再随著境界、烦恼而起惯性的连锁反应。这种专注力及观照力的培养,是修学佛法、实践佛法的必要基础,这是很值得我们去学习的。

  不过这样的直观,不是容易的事。举例来说,妄念太多根本无法观照标名,开示时提问。对于初学的人在次第上四圣种、六随念、五停心(止资粮前行方便),还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瑜伽师地论》中所谓的二道资粮,是我们必须具备的。

  “内观”是巴利文vipassanā的中译,或音译为“毗婆舍那”、“毗钵舍那”。巴利文vip assanā,的字面意思是“清楚地看”、“以种种方式观察”,但是在巴利圣典中有深层的宗教实践意含,《无碍解道》即是如此定义的:“观是随观无常的意思,观是随观苦的意思,观是随观无我的意思。”这个定义为后来的巴利注疏所沿用,如法护的《清净道论大疏钞》说:“观察诸法的无常等种种行相,故为‘观’,慧有此名。”

  依于缘起的道理,可以开演出二乘的无常、无我的三法印,以及大乘毕竟空的一实相印;所以能够随观苦、无常、无我,也必定能随观一切法毕竟空、无相、不可得。只是,声闻人所观照的无我,以龙树菩萨看法仅为“毛孔空”,而大乘遍缘一切法所观照的空是有如“太虚空”,在这里是可以会通而没有矛盾的。

  如果照马哈希禅法能够观照而慢慢经验到所谓的十六阶智,那么能这样子观照到无常、无我,那是否也同样能够观照到空呢?

  智中仍然在学习,这次只是一个经验分享,试著尽量先放下自己汉传大乘的成见、立场,好好学习内观禅修,然后撷取南传实修之经验再予以二道资粮会通。所以呢,我会采取以下这样的一个融合。

  问:何等名为涅槃法缘,而言阙故、无故、不会遇故不般涅槃?

  答:有二种缘。何等为二?

  一、胜;二、劣。

  云何“胜缘”?谓正法增上他音,及内如理作意。

  云何“劣缘”?谓此劣缘乃有多种。

  谓若[一]自圆满、若[二]他圆满、若[三]善法欲、若[四]正出家、若[五]戒律仪、若[六]根律仪、若[七]于食知量、若[八]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若[九]正知而住、若[十]乐远离、若[十一]清净诸盖、若[十二]依三摩地。

  云何名为“二道资粮”?

  嗢柁南曰:“自他圆满善法欲、戒根律仪食知量、觉寤正知住善友、闻思无障舍庄严。”

  谓若[1]自圆满、若[2]他圆满、若[3]善法欲、若[4]戒律仪、若[5]根律仪、若[6]于食知量、若[7]初夜后夜常勤修习觉寤瑜伽、若[8]正知而住、若[9]善友性、若[10]闻正法、若[11]思正法、若[12]无障碍、若[13]修惠舍、若[14]沙门庄严,如是等法,是名世间及出世间诸离欲道趣向资粮。

  自他圆满:自圆满,在我们讲起来多数已经是果报上的定局,所以不予以讨论,而他圆满则有赖于如理如法的道场及禅修中心。

  善法欲:善法欲就是想要得圣道的意愿,这的确得看个人过去生的栽培及今生的努力。

  戒律仪:(受持八关斋戒)

  禅修期间为了净化身心,必须弃舍世俗的欲乐和作为,藉著戒律(禅修规约)来保持我们身心的清净,是达到内观正定及智慧的首要步骤。因此行者必须受持八关斋戒(出家人则比照出家戒律),而在禅修中心这样的环境保护下,是比较容易持戒清净的。

  根律仪:

  谓防守正念,常委正念。眼见色已,不取其相,不取随好,广说乃至意知法已,不取其相,不取随好。若依是处发生种种恶不善法,令心流漏,即于是处修行律仪。防守根故,名修律仪。

  云何名为“行平等位”?平等位者:谓或善舍、或无记舍,由彼于此非理分别起烦恼意善防护已,正行善舍无记舍中,由是说名行平等位。

  马哈希内观禅修的方法,是在境界现前时,去观照当下最显著的现行法,然后只是“标名”而不去分析、评估,如此即是舍受。每当见到、听到、闻到、尝到、触到或想到,都要清晰地加以观照,并且给予标记:“看、看”、“听、听”、“闻、闻”、“尝、尝”、“触、触”、“想、想”。不论这些身、心(色、名)现象是是好,是坏,不去期待或控制,只是处之泰然,单纯地观照或标记,不被牵涉进去或参预,乃至继续联想或价值判断,都能全然的舍受。的确凡夫是必定受一切法的,但如果能不起分别,不因分别而起爱憎的舍受,就能将“爱、取、有”停下来。

  根律仪及正知而住的部分在古代是不必详加说明的,但是现代呢因为欲重、速度太快,根本无法正知而住,还却以为可以一心好几用,那么是很难去体会及实践的。一般完全不修止观的人呢,我执重、贪欲强、放逸惯了,心是粗糙得不得了,六根永远是向外攀缘,随时都在保持警备,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占便宜、或是满足自己欲望的机会。

 
 
 
前五篇文章

大乘佛教菩萨道 佛教与公益事业

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绝密

禅文化的定位

禅的少林寺 武的少林

藏密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传承记

 

后五篇文章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二)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五课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四课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三课

大乘佛教菩萨道 佛教与公益事业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