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 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二)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3 21:50:16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二)

  作者:智中法师

  根律仪的部分就是我们观照到最明显的现行法以后,只是标记而绝对不去进一步的思惟、分析、推敲…,所以呢,我们现代人想要能够做到二道资粮,非得要靠禅修中心。到禅修中心来禅修,一般在家或到寺庙,到一般寺院都几乎不可能。

  食知量:

  在禅修中心的饮食,一切由外护准备,以清淡不令行者起贪心为宜,如护持者准备的食物过于丰盛,行者也要能够自我约束,警惕自己吃七、八分饱即可。食过饱则气满盈身,尤其会障碍观察腹部起伏,但也不可刻意减食,若过饥则容易气虚、昏沉。

  饮食时专注而放慢,正知而住,尽可能观照、标记所有现行的动作与觉受,的确有助于防止食不知量与散乱。

  觉寤:

  觉寤瑜伽者,谓如说言:于昼日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于初夜分,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净修心已,出住处外洗濯其足,还入住处,右胁而卧,重累其足,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卧。至夜后分,速疾觉寤,经行、宴坐,从顺障法净修其心。

  在缅甸马哈希系列的禅修中心,的确是只睡中夜,而整天除了早斋跟午斋,其他时间是连续交替的坐禅一小时、行禅一小时,是非常符合《瑜伽师地论》所说的觉寤瑜伽。这与我们汉传传统的禅修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汉传传统的禅修方式是坐香很长而经行很短,并且多数是用快步跑香,这样不但不符合一般所说的“动静相生”的道理。而且在跑香时,是很难维持正知而住。有时更因经行的时间过短而急著上厕所、喝水,甚至散心杂话,而弄得心非常散乱。

  注意起、进、落的慢步行禅,对于坐禅是有帮助的,除了有调和气血的作用之外,更能够摄心不乱。此外,行禅也有助于训练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观照。

  正知住:云何名正知而住?

  一、谓如有一,若往、若还正知而住。

  二、若睹、若瞻正知而住。

  三、若屈、若伸正知而住。

  四、持僧伽胝及以衣钵正知而住。

  五、若食、若饮、若啖、若尝正知而住。

  六、若行、若住、若坐、若卧正知而住。

  七、于觉寤时正知而住。

  八、若语、若默正知而住。

  九、解劳、睡时,正知而住。

  恰宓禅师在清净菩萨学处印行之《恰宓禅师禅修开示录》中一再强调:“日常生活当中的一举一动,都必须保持醒觉正念观察,佛陀在念住经中,特别专门在一章里面讲到观察日常生活,这章的名称意思是彻底的醒觉,或是完全的了悟。佛陀在这一章特别强调修行者在日常生活当中,每一举动都必须正念观察,不管是行、住、坐、卧、吃饭、睡觉,在自己的房间、浴室、厕所,每一举一动都是修行者不应该放过的。因为正念观察日常生活的举止行动,对于开悟真理非常重要,这也就是我们之所以时时强调大家必须保持正念,观察日常生活的每一项举动,而且要越来越慢、越观越细心。”这的确是在我们汉传禅修中所忽略的,不过离开了禅修中心,想要在现在这样一个讲求速度的社会是很难办到的。

  以上是智中很粗浅的依于《瑜伽师地论》来融摄南北传,希望对于我们现代的佛教徒有所启发,野人献曝,唯诚心尔。希望见闻者,能够本著不忍众生苦、不忍圣教衰的悲心,站在这个基础上,予以发扬光大。当然更欢迎诸位的批评与指教。

  人的一生有如四季,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智中深感学佛、出家都晚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年轻的时候只知追求荣华富贵,而不能修学圣道来摄持根身。近来面对色身的衰弱,深感岁月不饶人,似乎应该步入秋收冬藏之际。有感于汉传佛教的衰微,未来仍然以承先启后、继往开来为使命。

  个人以为学习弘扬瑜伽师地论及修学四念住止观,是汉传佛教的未来;因此,除了自己努力用功之外,如果福德因缘具足,更希望能依著二道资粮里面所说之条件,成就一个如理如法的禅修中心,与大众一起修学觉寤瑜伽。

  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实修的善知识太少,现有的禅师多数是如班迪达禅师所谓的〝note book teacher〞,而言教兴讼,身教者从。因此当务之急在于先编辑禅修手册,以及建设如理如法的禅修中心,才能逐渐培养人才。

  禅修手册或其他辅导教材,对初学者甚为重要,同时也可以节省禅师小参时间。在禅修中心比较容易“具五缘”:持戒清净(每天受八关斋戒)、衣食具足(大寮外护准备、授食)、闲居静处(禅修中心)、息诸缘务(息生计、人事、技能、学问)、得善知识(外护、同行、教授)。具足五缘,在环境的保护及师长大众的摄受之下,才能逐渐培育有实修经验的禅师。

  禅修规约非常重要,因为初发心的人需要靠环境的保护,而参加禅修的人要能够自律,而包括护七的人也要能够遵守,甚至于主办单位的这些人都要有禅修的经验。在美国的禅修经验,你打一个喷嚏太大声都会被喝斥你没有观照,可是橘越淮成枳,到我们台湾就都办不到。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所以监香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在美国呢,你如果不照禅修指导手册,仍然用自己方法禅修,小参时他立刻就拒绝你,要你去听基本禅修指导的录音带,。

  禅修中心,场地的设计,禅堂的单纯,寮房的安排,经行步道的设计,包括饮食的单纯,这是硬体的。执事人员、监香、护七,功课表的安排,还有参加人员的事前准备都非常重要,都需要慢慢培养。

  缅甸班迪达禅师的一个佛学夏令营,实在是像短期出家,不像我们的佛学夏令营,多数是落入团康活动,而他们的短期出家多数是修四念住、调伏烦恼。禅修中心之用途:1.平时纾压2.密集禅修3.夏令营4.短期出家

  结语:面对这样的一个五浊恶世,希望大家未来少事少业、少欲知足,少去人多的地方,多多的忏悔礼佛、多多的修四念住,一旦明白了修四念住的方法,一定要耐烦,不要害怕重复,就是一再的多修多习多修习,只问耕耘、活在当下。

  3、参加马哈希内观禅修心得

  初修者是以坐禅与行禅作为主要功课

  坐禅:初学者是比较难在日常繁杂的环境中,对每个发生的现象给予观照,所以必须先从注意那些显著和容易觉照的现象开始。依《清净道论》,修身念住中最容易观照,最显著的是风大。是故坐禅时以观腹部起伏、移动、上升下降、或胀瘪,为根本业处(home object)。禅坐时,如果有其他觉受如酸、麻、痒、痛,乃至妄念生起或变得明显时,必须立刻观照,并在心中“标记”:“酸、酸”或“妄想、妄想”。这些觉受经观照、标名后,正常的话应该会消失,然后最显著的还是腹部起伏的根本业处。有时根本业处不明显时(如中间入息时),又无其他觉受,则须另外观照次要目标,即身体的触点或坐姿(挺直也是风大的作用)。至于观照何处,或触点多少,则因人而异,需要自己去实验以及在小参时请教禅师。观照根本业处时一开始就要敏锐、精确地瞄准目标,很勇猛的,班迪达大师举例,狮子扑羊。并确保心念的稳定专注。在整个过程中,从腹部开始膨胀到中间、结束、到腹部收缩下降的初中后,在每个阶段都保持专注的觉照。

  如果腹部的起伏不明显时,可以用手放在腹部上。但不要刻意用力去改变呼吸,或故意减慢或加快呼吸的速度,也不可太用力呼吸,因为改变呼吸,会令心疲倦。

  坐禅时应端正脊背,最好双跏趺而坐,其他坐姿亦可,主要是两只小腿能够平贴于地,令坐姿稳固。选择持久又舒服的姿势,尽量放松身体。

  观察腹部的胀起与消瘪,但注意不要与观“息”混淆。“息”指空气吸入与呼出的过程,“胀、瘪”是腹部胀起、瘪下风大的作用,两者差异很大;尤其是数息、随息已经习惯的人,要花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行禅:禅修必须交替的静坐和经行,而不是从头坐到尾。在《成实论》上说,如果不经行,就算得定了,住在禅定里边的时间也不长,就必须得要出定;一般初修者坐时间久了,腿子虽然不痛但气血瘀结在那里,就容易有问题,要经行走一走,帮助气血流通。

  除此之外,经行能发展觉知的平衡性、准确性与专注的持久性。经行,这是属于一种动态内观,禅坐前的经行对坐禅时心的专注很有帮助。

  《声闻地》说:?内摄诸根,心不外乱而习经行,不太驰速,不太躁动。经行是在一段适当的距离内,约十几步的步道来回行走。行走时,全身放松,以自然而舒适的步伐行走,内心一直觉知脚的移动,三分眼,不要东张西望。

  慢步经行时,从起步到结束都须注意每一步的提起及落下的每一个动作,心随著脚的动作,每一步常有正念,这一点很重要。持续一段时间后,觉知的时间就渐渐加长,妄念就愈来愈少。在经行时,虽然要念住于脚底和地面的接触,但同时以开放的心,不排斥各种内外的讯息,如果前面有人经过,眼睛看到仅仅标记即可,不必刻意断绝外境。只是标记,不参与、不干预,更不为各种顺逆的情境所动而起贪嗔的心,始终保持稳定而不游荡,一旦能够长期保持这种稳定的状态,内心会感觉欢悦、轻松,依于这种稳定的心,便能理性抉择所碰到的问题,而不慌乱,不随境转。佛世时便有比丘如二十亿耳尊者,透过动态的经行证得阿罗汉果位,而不是以静态的坐禅。

  开始时,只注意一或两个阶段就已足够:快步经行时,只需注意左脚、右脚,走慢时就注意提起、落下。如果已经熟练了,然后就可以注意三个阶段:提起、前移、落下。当姿势要变换时可保持原姿势不动一会儿,先标记下面要做的动作,然后再慢慢的转换姿势,看著自己的心与作意,以及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例如:经行走到步道尽头时,先站立不动,标记想要转弯及哪只脚转,身转了,先站好然后作意再慢慢的继续走。在专注每个动作下行动,如果想坐下时,就标记想坐下、想坐下。而坐下时,专注身体坐下时的重感。

  个人体验是:将身体放轻松,以平日惯常的走路步伐,自然、不造作,配合个人走路的韵律与脉动前进,并标记“左步”、“右步”。等到观照绵密心境平稳时再慢慢放缓步伐速度,但需维持原先的自然姿势,开始标“起、落”,乃至步伐更慢时标记“提起、前进、踩下”;在想要改变方向时,先站立片刻,并标记“站立”,乃至“转身”,而且观照整个的转身动作。

  我们一天之中,总是活动的多,经行所发展对动态的觉知很有帮助。在今日充满紧张和压力的生活中,经行是一个方便而简单的纾解压力及培养正知正念,净化心智的方法。

  行禅跟坐禅都要放松,想要刻意安排便是执取,期待有好的结果就是贪心,其实有不好的状况这是很自然的,对于好的情况或是坏的情况,千万不要有任何的情绪化的判断,而只是观照。这种生灭相、无常相呢,不是我们去思惟、分别、推理出来的,而是不断的观照当下明显的现行法,继续这样用功,不要厌烦,重复的继续用功。这些生灭相就会越来越清楚,就从这个生灭相也就能看到他的不圆满、不能满足以及我们的无奈、不由自主。平常心就是要一切随缘,不要造做,所以不要刻意去连香,或者是减少睡眠、减少食物,把握当下,只问耕耘,慢慢、慢慢地进步。

  在禅修当中注意观照、标记每一个妄想是进步的关键。

  注意与修止禅不同之处,察觉妄想之时,不是将心拉回所缘,而是用心去观察妄想心的状况,只是观察、标记(标名)而已,直到妄想消失为止,绝对不可去继续寻思、推理、分析、评断、对照(是要观照妄想并标名,但并不存有令妄想立刻消失之心念) 。在标记时,目标不在于获得辞汇的技巧,而是要帮助我们清楚觉知这些经验的实际特性,因此不要使用复杂的语言,越单纯越好,最好是简单的一两个字。

  除了行禅坐禅之外,进步的第二个关键是放慢所有的动作,有如无力之重病者,放慢动作才能绵密不断的专注的观照日常生活中的一举一动。

  严格实行止语:马哈希尊者曾这样规定:‘在修行道场聚首闲话乃诸恶之最。’这警语可谓发人深省。恰宓禅师曾经开示:“说话五分钟,比躺下放逸十五分钟更糟,五分钟所说的话,宴坐时盘旋脑中,虽卖力观‘杂念,杂念’亦挥之不去,则定力何能增进?甚至这五分钟的话,得赔上一天一夜的功夫,心才能静息下来。”当说话的念头泛起,应立即观照此念头,如理思维:‘不应废话浪费宝贵功夫’。

  小参报告方式:小参必须如实报告用功的情形,其步骤相当简单,要能在十分钟内表达自己禅修的经验。其主要原则,在于对于禅师的信心以及自己的诚实。不论行禅坐禅或者是生活中任何其他禅修目标,需以三个阶段来报告:第一,如何确认出现了什么最显著的现行法;第二,是如何去观照及标名;第三,究竟察觉或经验了什么。小参的时候,禅师绝对不会讨好你或赞叹你,也不会讲人情,并不代表你没有优点,因为他的任务就是要找到你的问题,因此不要期待禅师的嘉许或认可。如果只选择自己以为好的情况说出来,说不定其实是不好的。禅师要了解的是你用功的方法是否正确,因此应该报告你所经历的,而非想像出来教理以及境界。也不要谈一些与用功无关的问题乃至教理,尽可能诚实、详细而无所保留的报告,如此禅师才能依据报告的内容来分析判断,给予契理契机的指导。请参考班迪达禅师所著《就在今生》,P.32-P.33。

  密集禅修时应注意事项:

  世人为求事业的成功都必须全力以赴,何况努力用功,以期了断烦恼生死大事的尊贵的瑜伽行者(Yogi)!瑜伽行者必须少事、少业、少说话,集中一切心力在观照用功上,不能有所间断。

  用功期间所有应注意事项中最重要是禁语,“话是散乱因”,说话的人,向外攀缘,不能观照,自己打自己闲岔,还打扰别人。(其他一切活动,放慢有如无力之重病者,放慢观照,绝不可弄出一点声音来)

  随时提醒自己参加禅修的主要目的,不要因为一些小障碍就打退堂鼓;境界、妄念多时正是行者练习的大好时机,将曾经学习的方法操作熟练才是行者的主要正事。

  要耐烦,不要怀疑这如此简单但有些枯燥的方法。经过数日用心后,会发觉自己所下的工夫是有成果的,观照以及对治烦恼的力量日日都在增强中。

  “宁动千江水,莫扰道人心”,尽量不要干扰到别人是每一位行者的本分,但是监香人员还是有其必要的,缺乏监香时,行者自制力应该更加强才对。的确一些初学者心浮气躁,无法进入禅修状况,有时或是高声讲话及制造出不该有的声响,或是经行时是乱走,常会干扰到别人等等。“但自观内,反求诸己”;你只能去调整你自己,其实这些干扰在日常生活中随时随处可见,藉著禅修来培养自己历缘对境的能力。

  有时被干扰的感受很强烈的生起,甚至于会怨恨,只想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自己一个人独处。或者,即使观照很顺畅,心中却若有似无的生起莫名的不满,对周遭的事物都有意见和看法,这一切的心行都要及时的、如实的加以警惕,清楚明白的观照,在小参中更要报告出来,以利指导者给予适当的开示引导。

  将一切内生的妄念和外来的干扰都视为“观照”的材料,不要分别其善恶,只要用心观照到就好。

  现在资讯发达,学佛者的通病在于不断的搜集资料而寻名摘句、思惟分别;但是在这专修期中不需要多余的语言文字,应该放下对教义教理的思惟分别,只要如实的去观照当下显著现行的所有心法与色法。

  另外现代人受罗素经验主义实证论之影响,因此对教授传承的信心不足,但是可以从实践中来检验。

  有些人学习过其他的禅法,参加这样的密集禅修,应该捐弃成见,先努力地依照教授的方法去实修,而不要在那里比较。

  不要执著许多身心上的变化,其中有好、有坏,有可喜,或可厌,或恐怖,或迷惑,都可能是未曾经验过的。重要的是能够警觉到境界的发生,能即时专注,如实的观照,不加以分别或演绎。不要刻意的去思惟、推想、演绎,以正知正念对一一现行法如实即时不推理、不犹疑的当下观照,日久功深,一定能达成这修行的目标。

  禅修过程中,小参报告对于定慧的逐渐开发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参加马哈希内观禅修之前方便:

  尽量提早调整日常作息,尤其是就寝起床时间。

  提前适应减少饮食,开始练习持午不吃晚餐。

  将经行宴坐排成每日定课。

  很多初学者茫然摸不到头绪,因此对禅修方法、禅堂规矩、行者基本须知,尤其是小参报告方式,要有基本了解。否则不但浪费时间,而且还障碍他人。

  初学者的参考资料

  嘉义新雨道场:《当代南传佛教大师》,马哈希,

  嘉义新雨道场:《内观基础》六、正确的方法

  慈善精舍:《四念处内观智慧禅法》舍弃我禅师sujivo sayadaw

  清净菩萨学处:《恰宓禅师禅修开示录》

  林震兴居士畅印:《就在今生》之第一章,班迪达禅师。

  4、附录:“止乘者”与“纯观乘者”

  依据早期佛教与上座部佛教的教导,修行方法可概分为“止乘者”与“纯观乘者”(或称为干观者)二种。马哈希尊者根据巴利文直接翻译过来叫做纯观者或干观者;“止乘者”修习奢摩他,获得色界禅那后,转修内观;而“纯观乘者”在证得色界禅那之前,便修习内观,以欲界定(“近行定”(upacārasamādhi)或“刹那定”(kha?ika- samādhi))调伏欲界五盖,因而得以开发内观智慧,进而作证涅槃,成就阿罗汉果。虽然止乘者与观乘者的方法不同,但二者所证得的道、果、涅槃并无差别。

  在泰国,泊拉摩诃布拉塞?吉达西多著(泊拉福长?琴默本谣/译,香港闻思修佛法中心出版)的《两条路》中也有类似的意思,今摘录如下:

  “直路”是直接修观,不需先通过修止,即以‘智慧’为主。也就是直接修毗婆舍那,不需先通过修奢摩他,不用先得色界禅;换句话说,不必依靠色界禅为基础,便直接的思惟“法”。在佛陀的时代,就有许多人是以这种方法证果。

  以此方法修行者,唯一要做的只是:有正念的、清楚的的观照身心每一个行动而活在当下。

  “弯路”是在修行时,先进行奢摩他,然后才修毗婆舍那。行者必须先将心专注于一境,当心稳固到了色界禅的状态,或心境到了某一个禅定中,这时才接下去进行毗婆舍那。

  在汉译的《成实论》中也有同样的记载:《成实论》卷15,〈止观品第一百八十七〉,大正32,358c:“问曰:经中说:以止修心,依观得解脱。以观修心,依止得解脱。是事云何?答曰:行者,若因禅定生缘灭智,是名以止修心依观得解脱。若以散心分别阴界入等,因此得缘灭止,是名以观修心依止得解脱。若得念处等达分摄心,则俱修止观。又一切行者,皆依此二法得灭心解脱。”

  大约60年代末期,可伦坡有一份〈世界佛教〉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批评马哈希尊者所教导的禅修方法不符合经典。禅师立刻以缅甸文写了一篇反驳的文章,向这篇文章提出质疑。在已故乌廷禅师的协助下,他又把这篇文章翻译成英文。这篇反驳的文章在〈世界佛教〉杂志上,连续刊登了十五个月。

  巴利注释文献里的干观者

  澳洲昆士兰大学,博士候选人 温宗堃

  《成实论》亦隐含有类似上座部“纯观乘者”的教理,在该论提到〈须深经〉的慧解脱阿罗汉未修禅定,纯粹藉由观 (毗婆舍那),以“如电三昧”为所依定,证得解脱。

  这类纯观乘者依凭什么定来开发智慧?南传上座部与北传说一切有部,皆同意有一种邻近初禅但未达初禅的定叫“近行定”或“近分定”,也可以做为修观所需的基础定力。但是有一类“纯观乘者”(或称“干观者”、“观乘者”),未得“近行定”及“安止定”,而于戒清净后,直接修习观(毗婆舍那),内观五蕴的无常、苦、无我,进而得解脱。

  《清净道论大疏钞》:“止乘者依奢摩他门而修观;然而观乘者不依奢摩他门,因此说纯观乘者。”不论称之为“纯观”或“干观”,是在于此类行者“修观时没有得到奢摩他、定的润滑”,或“不杂修奢摩他”。广义来说:

  1.完全未曾修习任何奢摩他业处,纯粹修习内观;

  2.虽曾修习奢摩他业处,但未得近行定,便修内观;

  3.修习奢摩他业处而得近行定,但仍未得禅那,便修内观。

  法护在《长老偈注》中,更是明确地指出“干观者”所依的定仅是“刹那定”。

  “再者,凡仅立住于刹那定之后便确立内观而证得最上道者,因为在最初乃至整个过程中,于内观里未结合定所生的禅支,所以他们的观是干燥的。因此,他们名为‘干观者’。”

  “未得禅那的纯观乘者,即是干观者。因为他的观没有禅那润滑,所以是干燥的、粗糙的。因此,他被称为‘干观者’。”

  在这里,“禅那的润滑与否”成为“观”是否为“干燥”的判准。同样地,十二世纪的舍利弗也曾以禅那的证得与否,作为“干观”的判准:“于前分(世间道)时,立住在“无禅那润滑故为纯粹的”内观,而后证得最上果的人,名为干观者。”

 
 
 
前五篇文章

大乘四念处与南传四念处

大乘佛教菩萨道 佛教与公益事业

大圆满无上秘密图座心要绝密

禅文化的定位

禅的少林寺 武的少林

 

后五篇文章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五课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四课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三课

大乘佛教菩萨道 佛教与公益事业

索达吉堪布:《现观总义》讲记 第十二课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