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声明 语言音乐文学 声明其它
 
 

中国台湾和韩国梵呗的传承状况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7 15:17:24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中国台湾和韩国梵呗的传承状况

  韩国 汉阳大学博士研究生 尹昭喜

  本文是以现场调查为基础的简单论述。我在介绍中国台湾和韩国梵呗录像的同时,来比较一下现在两者梵呗的传承状况。

  从日本僧人圆仁(794—864)撰写的《人唐求法巡礼行记》中,可看到当时中国唐代和韩国新罗时代的梵呗情景。圆仁于839年6月7日逆着风到达了中国山东半岛文登县的赤山村,并访问了张宝高建的赤山法华院,在新罗人的帮助下,在此度过了冬天。在他的记录中,有关于新罗梵呗的如下记载。

  辰时打讲经钟 打惊众 钟讫 良久之会 大众上堂 立定众钟考

  钟池本作了 讲师上 堂登高座问 人众同音 称叹佛名 音曲一依新

  罗音,不似唐音 讲师登座讫 称佛名便停 时有下座一僧作梵 一妻唐

  风 郎云何於此经等一行偈 矣至愿佛开徵密句 大众同音唱云新戒香

  正香解脱香等……讲师下座坛 一僧唱处世界如虚空偈 音势颇似本国[1]

  通过上面的记录,可知专门的梵呗僧用唐风来演唱,大众们用新罗风来回答。当时新罗的佛教仪式中,除了新罗风和唐风以外,日本梵呗和新罗的梵呗也很相似,通过这一点,有可能认为日本的梵呗是从韩国传过去的。另外,大众们用新罗风的同音形式来唱赞佛,说明当时的信徒们有着合唱部分和信徒与梵呗僧交替演唱的部分,这一点是与现在有所不同的。

  在山东新罗人的寺刹里,有被称为作梵法师的,作梵法师专门演唱梵呗来教化民众。佛教的大众化是通过仪式的大众化来实现的,“因为听众们很难理解高僧们的讲经内容,为了让大众们容易地理解法典中的法意,教化大众,就需要有职僧的登场,这其中就有梵呗师。梵呗师帮助说法的讲师,他们被称为梵呗师或作梵法师。他们作为推广佛教大众化的专门职僧,用特有的旋律来演唱梵呗以魅惑听众”。[2]

  通过圆仁的记录,可知当时存在着两种形式,一种是法僧朗读经典的“读经”,另一种是赞颂佛德的,被称为念经的“诵经”,“诵经”必须要用“呗”的形式来念,这很可能就是现在的梵呗原形。

  从上面的记录,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的唐朝,有着诵经仪式、梵呗职僧,以及信徒和僧侣之间的合唱和交替演唱。但本人在调查了韩国和中国台湾梵呗的传承状况以后,发现在中国台湾虽传承了诵经仪式,但却没有以梵呗为专门职业的专门职僧;而在韩国,虽存在着有专门职僧的梵呗和佛教舞蹈,但却没有大众合唱或交替演唱的梵呗形式,也没有演唱经典的诵经仪式。将这些内容和录像一起做如下的整理。

  一、韩国梵呗的传承状况

  (一)朝夕礼佛

  在大寺院里,凌晨3点开始道场诵(一名僧侣敲着木铎,绕寺院一周,念千手经和祈祷文,是告知凌晨来到的仪式),先敲法鼓,接下来敲梵钟、木鱼和云版,这是为宇宙万物的众生而进行的仪式,这个仪式很庄严也很神圣。法堂外面的仪式结束以后,在法堂内敲钟,钟声结束以后进行飨馔仪式,唤释迦牟尼和众高僧,用佛法僧皈依的祈祷文《至心归命礼》和《般若心经》结束。晚上的礼佛也一样,只省略了道场诵。

  (二)灵山斋

  把新罗时代就已存在的天神斋加入佛教的内容,以八关斋的形式,开始了最初的佛教仪式。以后它与韩半岛固有的乡歌和唐风共同存在和发展,在高丽时代,上升为国家性的仪式。到了朝鲜时代,由于受抑佛崇儒政策的影响,使曾经是国家仪式的佛教仪式再次与民间的天神斋结合到一起。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渐趋杂乱的仪式,被佛教学者安震湖整理在《释门仪范》(1931年编纂)中。现在韩国的佛教仪式,都以此为基准而进行。直到朝鲜时代后期,还保存着以水陆斋为首的各种帝仪式,现在只剩下了灵山斋。构成灵山斋的佛教思想主要有三个:法华、净土和密教思想。即,灵山斋是对在灵鹫山上宣传法华思想的释迦牟尼说法的象征化,念佛反映了净土思想,各种真言渗入了密教的要素。它们进人韩国以后,与三国时代以前就已存在于民间的天神斋结合起来,使梵呗、大金舞和蝴蝶舞结合在一起,一直流传至今。

  (三)传承

  1.通过专门职僧的传承

  1954年的寺刹净化运动,大批带有妻儿的梵呗专门僧被赶出了曹溪宗团。现在,韩国的代表佛教团体——曹溪宗,只举行简单的仪式,而不演唱梵呗。寺刹净化运动以后,以梵呗僧为主的太古宗,继承了天神斋,并一直到现在,所以在韩国能演唱梵呗的僧侣,已非常少了。因此,国家为了保护日渐消亡的传统佛教仪式和梵呗,把灵山斋指定为无形文化财,得到了国家的支援,并且每年的阴历五月五日,在太古宗的奉元寺举行灵山斋。

  2.与歌舞结合的灵山斋

  用汉字写的经典,对韩国人来说,理解起来很困难,所以朗诵经典的诵经仪式消失了念佛的曲调,被乡歌风格所代替,并被传承下来,而它也只能通过专门职僧才能演唱。与中国台湾法会中大部分用诵经仪式相反,韩国用蝴蝶舞和大金舞等代替了诵经仪式的位置。

  韩国的梵呗由很难理解的歌组成,只有专门职僧才能演唱,虽不知道它是否是对原形的完整保存,但由于梵呗处于一般人无法跟着演唱的状态,所以使梵呗无法生活化。对韩国人来说,梵呗是无法接近的,是特别难的歌曲,这也许是因为梵呗的歌词由汉字构成,听了也不知道它的意思。梵呗的旋律也是现在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无法轻松享受的,梵呗就像是在博物馆里展示的遗物一样。但近年来,人们对梵呗的关注逐渐增强,并在舞台上上演梵呗。曾经禁止过梵呗的曹溪宗,从几年前开始,也开始强调仪式的重要性,并和太古宗的僧侣一起,渐渐参与灵山斋的举行。

  二、中国台湾梵呗的传承状况

  (一)朝夕礼佛

  中国台湾的朝夕礼佛,是在法堂外面主管礼佛的4名僧侣,面对面站成两排,主持站在中央,从他们进入法堂的同时开始的。这种从外面进入到里面的仪礼,省略了韩国的道场诵、敲法鼓、梵钟、木鱼、云版等仪式。4名僧侣在法堂内设置的大形木铎、钲、铁棒敲击的小钟、法堂右边的鼓和钟等法器的伴奏下,从飨馔偈开始礼佛的仪式。这时的梵呗,僧侣先唱一个长音,然后是僧侣和信徒们的合唱。在中国台湾,梵呗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安静的朗诵调形式的海潮音;另一种是用力地敲击鼓和钟,演唱欢快的鼓山调。在朝夕礼佛中主要唱海潮音。朗诵的诵经也全都是以和信徒合唱的形式进行。韩国在法堂外面举行的法鼓和梵钟仪式既庄严又长,而在法堂里举行的礼佛却只有短短的10—20分钟,既简单又不唱梵呗。与此相反,中国台湾的朝夕礼佛在法堂外的仪式很短,在法堂内举行的飨馔偈和演唱经典的诵经仪式是它的全部内容。用汉字写的经典,对韩国人来说,是很难懂的外国语,一般信徒们无法了解它的意思,因此选用比演唱经典的诵经仪式简单的祈祷念佛和法堂外的敲鼓击钟仪式,来表现佛教世界的深奥,我认为这就是韩国和中国台湾朝夕礼佛仪式产生差异的原因。

  (二)法会

  中国台湾的佛教仪式除了朝夕礼佛以外,还举行着很多种法会。

  1.水陆斋一一年两次(大略需要6天时间)

  2.礼千佛法会一春节

  3.浴佛法会(释迦诞辰日阴历四月八日)

  4.梁皇宝谶(阴历七月一日一七月六日的6天时间)

  5.盂兰盆法会(阴历七月,1天时间)

  6.药师法会(阴历九月,3天时间)

  7.弥陀法会(阴历十一月,3天时间)

  有的寺刹,还每月举行八关斋戒和其他的法会。

  做法会时唱的海潮音比朝夕礼佛时唱的海潮音更多样化,这时的海潮音用一字一音、一字多音的形式,在唱法上有僧侣和信徒们合唱和互相交唱的方法。互相交唱的方法是僧侣先唱一段后,信徒们反复一小节,或是演唱下一句,这种方法和韩国管乐合奏中的连音方法很相似,给人印象很深。念诵刚开始的时候,节奏很慢,但渐渐加快,达到忘我的境界时与参禅相联结。这种渐渐加快的念涌方法,和韩国的独奏曲——散调,灵山会上的框架很相似。做法会的时间,有时用一个星期,有时用几天,有时只用一天,法会以念经典的诵经为主要内容。各种不同的法会,只是念的经典各不一样,在诵经仪式上唱的曲调基本上是一样的。

  整天念经典,好像给人很乏味的感觉,但真正参加法会时就觉得很有意思,一点都不觉得乏味,整天和大家一起朗诵经典,好像唱歌一样,就像在劳动中忘了劳苦一样。经典中有由五言和七言诗句构成的赞叹偈,使各种形态的梵呗能互相变换若演唱,演唱完一个大段落时,敲着鼓演唱欢快的鼓山调,更增加了诵经仪式的欢快气氛,念完一个经典以后,法会也到了结束时间。

  (三)传承

  中国台湾的法会以主持僧和四名主礼僧侣为中心,僧侣和信徒们用合唱的形式演唱经典,所有僧侣和信徒一起传承。中国台湾也有净土宗和禅宗等宗派,但仪式和梵呗却没有什么差异。若非要指出它们之间的区别的话,从中国大陆到中国台湾的有福建和南京两个系派,福建、南京的民歌与台湾梵呗在旋律上有什么异同,虽要再做仔细的比较,但现在我不打算考虑这些细微的区别,只想说它们在大体上是一致的。

  现在中国台湾梵呗中最具现代化的宗派是佛光山。佛光山不仅积极使用新的赞佛歌,还举行了世界佛教音乐竞演大会。但新的赞佛歌在礼佛的仪式中完全不用,它只是在舞台和生活中受到人们的喜爱,却进不到仪式中。

  礼佛和法会中演唱的梵呗有时也在舞台上演出,这时常用僧侣们合唱的形式演出。除了佛光山以外,还有一些寺刹,也把自己的礼佛音乐以及在法会上唱的诵经梵呗录成光盘。人们随身带着边走边听,可见人们喜欢梵呗之深。这也说明中国台湾的传统佛教音乐——梵呗,已生活在人们的心目中。

  结 论

  通过现场调查韩国和中国台湾的梵呗传承状况,可以看出形成韩国和中国台湾佛教仪式及梵呗差异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本国语经典和外国语经典的差异。韩国的佛教是从中国传来的,韩国的经典全部是用汉字写的,梵呗也用汉字记载。但韩国和中国台湾在佛教仪式和梵呗上完全不同的是,念用本国的语言写的经典的人们,在法会和礼佛中也传承了以经典为中心的诵经仪式。与此相反,韩国是把民间的天神斋加入了佛教的内容,以八关斋的形式开始佛教仪式的,虽然加入了佛教的色彩,但是形成了舞蹈和歌曲相结合的综合艺术的特点。朝夕礼佛也只进行简单的飨馔和祈祷文仪式。另外,由于朝鲜时代的抑佛政策,使佛教成为以平民为主体的民间仪式,用汉字写的歌词,使信徒们很难进行合唱,只好由专门职僧们进行传承;

  参考文献

  圆仁:《人唐求法巡礼行记》,金文经译注,韩国,2001。

  高雅俐:《佛教音乐传统与佛教音乐》,中国台湾,1998。

  陈慧珊:《佛光山梵暝源流与中国人陆佛教梵唱之关系》,中国台湾,1998。

  注释:

  [1] 《人唐求法巡礼行记》卷二,开成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条。

  [2] 金文经:《唐代社会和宗教》,崇实大学校出版部,1996年版,第138—174页。

 
 
 
前五篇文章

中国佛教音乐研究综述

中韩佛教音乐研究领域的扩大与延伸

中国佛教音乐研究资料索引

鱼山梵呗,和谐之音——记中国鱼山梵呗文化节

现代文学大师的佛教因缘

 

后五篇文章

佛典中的情爱故事——阿难的洗澡水

有关菩提心的小故事

一个“荒谬”的禅宗故事

直贡噶举法王撰写的《冈波巴大师全集》序

《梁高僧传·经师论》解读——西域与中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