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声明 语言音乐文学 声明其它
 
 

宝华山戒法传承的精神与特色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7 15:22:39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宝华山戒法传承的精神与特色

有缘人采访

三师长老主持戒坛,中为戒德长老,左为宽裕长老,右为大诠长老。
南京宝华山隆昌寺有「律宗第一山」之称,从梁朝宝志和尚开山以来,至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大诠长老说道:「宝华山在中国出名,在外国也出名,它出名在哪里?就在持戒和弘扬戒法的人才,很多人十年、二十年都在那里学,学什么?除了懂得戒法以外,更要懂得教理,教理就是传承,好比有忏摩,正受,所做的法事、传的戒法都有一定的制定。所以宝华山到底好在哪里?就在其精神,从前宝华山传戒最多上千罗汉,单是一个锅就要十八担水才能装满,一锅水烧开以后,上千人就可以喝水。」

三師長老主持戒壇,中為戒德長老,左為寬裕長老,右為大詮長老。

仪轨严谨 以威仪带出佛法精神

在宝华山,若要当到开堂和尚,少说要二、三十年光阴。戒德长老为现今屈指可数的宝华山法脉传承之一,早年在宝华山住了两年,却仅只挂到引礼号,其人才济济状况可见一般,戒德长老说道:「宝华山的宗门持的是律宗,在江苏省的四大丛林中,常州天宁寺、镇江金山寺、扬州高旻寺,这是修行参禅的,其中只有南京宝华山,是专门弘扬律宗的。」

大诠长老说道:「宝华山规定年满二十受戒,二十岁以前应该多学、多听,到了二十岁受戒,可以充分领会到戒场的种种利益,获得丰富的经验。」戒德长老于民国十五年在宝华山受戒,今年高龄九十九,长老回忆在宝华山受戒时的情形时说道:「宝华山一年传两次戒,分春、冬二季。出戒的时候,四众弟子一起,出家戒包括比丘、比丘尼,在家戒则包括优婆塞、优婆夷。请戒和忏摩的时候四众弟子一起,到了正式受戒的时候就分别了,比丘、比丘尼一起受,优婆塞、优婆夷等在家居士另外,之后再进来,也就是合了再分,分了再合。」

宽裕长老则说:「宝华山戒法和其它戒法的最大的不同处,是规矩很隆重庄严,我们人对简单的事,印象通常不深刻,隆重庄严的事就牢牢记得,容易保存。」同样在宝华山受戒的大诠长老亦说:「我在宝华山受戒,觉得很光荣,石板地跪一个月,跪在那边也不觉得痛。如果没有它的风格如何能扬名天下?宝华山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细节都顾虑到,都周到,所以能成为历史上中国最出名的律宗道场。」

声音宽糖甜蜜脆 以唱诵弘法

除了严谨的宗门传戒规矩外,求戒时从头到尾合掌到底,即使冬天亦跪在石板地上,而不似其它丛林有拜垫,就连海青的折法也比较繁复……,这些行住坐卧的种种细节,都是受过宝华山戒律的戒子印象极深刻之处。但若说到宝华山最殊胜庄严的地方,当属它的梵呗,戒德长老说:「宝华山的唱诵是律腔,敲板跟平常不一样,除了宝华山,其它敲七星板,宝华山则是大板焰口。」

大诠长老解释:「从前没有麦克风,也没有媒体,所以传戒的时候完全是喉咙的实力,那时候当维那,早上人家还没起来的时候,就得上山练嗓子,喉咙虽然是练出来的,但先天性还是要有底子。佛教的唱诵单单喉咙,就要五种特色:『宽、糖、甜、蜜、脆』,一个人如果有先天性疾病,就没有这五种好的喉咙,就不能唱。在宝华山,唱诵的声音,几千人、上万人,大家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所以第一要『宽』,声音不能窄,不能小声,然后唱的声音要甜甜蜜蜜,好像有糖一样的。」

大诠长老又说:「佛教里面各式颂扬佛法所修的法,并不是说随便每个人要想唱就能唱出来,因为过去的修行,今天才能用喉咙的声音广度众生,弘扬佛法。上千罗汉,都是跪在石头路,早课晚课,即使没有麦克风,维那师父『阿─弥─陀─佛』这一声,上千人听得清清楚楚。传戒也一样,把它唱得勇猛,这一声让大家听得好听,听得很愉快。所以宝华山特色,就是喉咙好,要有这种喉咙才能够成为传戒的专家。所以今天不是说只传宝华山的戒,而是要把宝华山存在的精神发扬出来。」

大诠长老的侍者慧芸法师亦分享到:「我们去看过宝华山,它的建筑是四方形的,又刚好在山边,戒子在中间,所以声音有回荡的作用,再加上开堂师父他们的唱诵跟律腔,因此唱出来的声音最能让戒子摄受得到。」

跪沙弥 打比丘 火烧菩萨头

宝华山非但戒法严谨,戒师亦以严厉出名,所谓:「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宽裕长老回忆:「从前大陆上出家很苦,受戒的时候也很困难,因为传统习惯,戒堂有一种柳条做的格栅子,打人伤皮不伤骨,以前戒堂挂号登记,一挂戒堂就打三下,有理由、没有理由都打三下。受三坛大戒虽然时间不多,大约一个多月,你能受得了很吉祥,受不了回去是会被人家笑的,所以不可以回去的,一定要继续下去。」讲到格栅子,宽裕长老解释到:「格栅子原本是从前大陆上门关起来的时候,用来将许多扇门闩在一起的长棍子,后来变成戒堂的道具之一,用来象征开坛时候的权威,因为大陆地方大,受戒的人龙蛇混杂,所以需要用它来压住人群,这在以前是需要的。」

回忆往事,戒德长老说,后来跟随慈航法师出家的律航法师受戒时,因为他曾是将军,认为自己业障太重,几经坚持,要求长老一定要打他,虽然起初不愿,但后来戒德长老还是随顺了他的意,拿出长棍子打了他一下,以示警策。针对从前戒坛的严厉风气,戒德长老亦说:「受比丘戒以前一定要打人,叫作『跪沙弥、打比丘、火烧菩萨头』。」

尽管宝华山戒法的种种殊胜庄严处,经常被人们津津乐道,但除非自己本身受戒,否则很难真正感受到戒法的精髓。灵鹫山五戒菩萨戒的戒会三师,各自传承宝华山戒法的不同精华,而戒德长老同时又是心道法师当年受戒时的得戒和尚,四师齐聚,共同成就现代戒子的求戒愿望,可说是大乘佛教中最为殊胜难得也是最高规格的宝华山传戒大会。

〔摘录自《有缘人》151期〕

 
 
 
前五篇文章

山风吹琴韵 一弦一清心——记妙峰听琴雅聚

福建现存最古的石碑——无垢净光塔铭碑

永乐大钟铭文数量知多少

郾城彼岸寺经幢铭文!

释尊因地为雪山大士舍全身求半偈因缘——佛经故事新译

 

后五篇文章

晚唐五代诗僧群体研究

安多藏区神秘的佛殿音乐“道得尔”

迷悟之间:《红楼梦》与解脱之道

试论佛教对中国传统文学的影响

吴融诗歌中的儒、释互补思想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