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七天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47:5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七天

 

  第五个方面:修持止观应按一定次第,必先在在成就止的基础上方能修观。

  在没有修成止(奢摩他)之前,虽亦用观察的智慧来观察无我的道理,但就像风中之烛一般,心一直动摇不坚定,这样无我的影像也不会非常清楚地显现。什么时候得到定再观察,这种动摇的过失才会消失,才能明显地观察无我的影像和无我的道理。胜观(毗钵舍那)的心不动摇的成分,是由定力而生,并非从证得真如的那个成分得到。有一个很好的比喻来说明:酥油灯能让外在种种繁复的壁画非常清楚地显现,这个清楚的成分是从灯芯、灯火中产生;灯火不动摇是从没有风(拉上窗帘,没有对流)其中而来。不动摇的成分和图画清楚的成分有两个,是从不同因缘而来的。一旦成就定(奢摩他),对无我的道理进行观察的智慧,其动摇的过失便消失了。心非常坚稳,可以一心一意对无我的道理进行观察,成就止的重要性。不仅这样,对无常的道理、因果的道理、轮回的过患及菩提心的生起都要一再地思维观察。有了定力,便能完全安住在这个所缘上。安住于所修持之法,心便不会散乱,这样力量特别强大。不仅对无我空性的道理,对其他一切的法都需要有这种定力。如果没有定力,便如之前《入行论》中禅定品中讲的那样:一个内心非常散乱的人,正如住在烦恼的牙齿中一样,时刻有被它摧毁的危险。另外,倘若心很散乱,即使念诵很多经咒,或修持很长时间的苦行,也没有什么意义。佛陀曾说过,散乱之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其力量、意义都不是很大。

  成就心安住于一个境上、不散乱没有分别的三摩地,其目的何在?这样我们的内心对自己便有一种自在的权利,想把心放在善的所缘境上,便可以随心所欲地让它安住。就像水沟里的水自然随着水沟走,同样,我们想把心放在何处便可安住在何处,想流去何方就流去何方。这样对于无边的善的所缘境都可以修持。成就止之后,很多善法如布施的心、持戒的心、安忍的心以及精进的心和厌离心,都可以在三摩地的基础上,通过善法进一步修学。可以修持这么多善法,同时又可以破除无边的过失,有这样的目的。所以我们修持的目的,就是更广大地涉及善法。如果修止,只是长时间安住在一个境上,对于其他善法不再学修,即是并不知道修止的真正目的。对于善法的功效没有达到,修三摩地的目的没有真正地明白。我们在修得一心安住的三摩地之后,还要对于广大菩萨行品的内容及见解方面、正念方面的种种内容用观察的智慧来观察。倘若不去观察,只是一心一意安住在三摩地上,它的力量意义就不大。特别是若要对无我空性的智慧生起坚定有力的定解、更长久领悟无我空义,便必然要用观察的智慧一再去观察。若缺乏对这种空性好好观察的胜观(毗钵舍那),对三摩地、禅定修持再长时间乃至经劫可以安住,亦只是压服现行的烦恼而已,烦恼的种子是无法断除的。

  《解深密经》云:有静虑观降伏烦恼,有般若观断除随眠。即是说,静虑只能降伏现行的烦恼,在静虑(三摩地)的基础上,有般若才可以进一步修空慧,这样才可以真正地断除烦恼的种子和习气。先要修成定以后才修观,有这样的次序。《入行论》云:当知具止观,能摧诸烦恼,故应先求止。想要断除烦恼,方法有止观两种。在止的基础上再修观,这样才能断除烦恼。所以我们内心一定要先生起三摩地“止”的功夫。

  先得止再修观,这是显宗的说法。在金刚乘四部瑜伽中,下三部亦共许一开始先求止再修观这样的次序。但在无上瑜伽部却认为可以共同成就。通过修行的一些加持及善巧方便,可以同时成就止观。此处之次第为何讲先修止再求观?这是对我们一般刚开始修学佛法的行者而言,如果已经成就便无所谓。成就之后,从观入止亦可,或从止入观亦可,没有一定的次第,可以同时成就。在我们最开始修学时,按显宗之说法,在得到定之后再修观。

  在得到胜观的前面一定要修止,这一点并不是针对无我的空性见而言。我们对空性见的了解并不一定需要得到止,虽然没有得定,但我们对空性见的领悟也可以生起。对于空性见的理解和生起,我们不一定要修定;另一方面,我们对空性见有一定的觉受亦不需要修定。对空性见生起一定的觉受,此句如何理解?我们虽然没有得到三摩地禅定的功夫,但通过闻思观察的智慧一再观察思维串习,对于空性见也能产生非常坚定的觉受。为什么对空性见有一定的觉受不需要生起禅定?比如无常、轮回的过患、菩提心的修持,对这些生起觉受时,不一定生起了禅定,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一定要生起禅定才能对轮回生起厌离心,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

  那么,得到毗钵舍那之前,一定要修奢摩他,这究竟是为什么?《解深密经》中言,我们以观察的智慧一再缘于空性思维观察,如果不是因这种观察的力量引生身心轻安,所生的都是相应的毗钵舍那,不是真正的。何时通过观察的智慧对空性观察,身心能够生起轻安的时候,就是真正的毗钵舍那。没生起身心轻安的只是相似的毗钵舍那。而要想有观察的智慧,对于空义分别观察生起轻安,若之前没有得到禅定功夫,再怎么观察都是不可能生起的。所以起初一定要修定,修成定后才有可能由观察的智慧引生轻安。要想成就胜观,一定要修止,主要在于通过止让身体引生轻安,在这个基础上再由观察慧引生轻安便很容易。如果没有定,只是由观察慧引生轻安是很困难的。如《解深密经》云:“若以观慧而修思择,最极思择,乃至未起身心轻安,尔时但是毗钵舍那相应作意(只是相似的毗钵舍那),生轻安已乃名妙观(生起轻安才是真正的毗钵舍那)。故先未得止者,仅以观慧而修思择,终不能发身心轻安所有喜乐(如果没有得止,只是以观慧观察,永远生不起身心轻安)。若得止已,后以观慧思择而修,轻安乃生,故观须止因。”这里讲得很清楚了,所以我们要生起毗钵舍那,一定须生起止的功夫。止观的次第是这样的。

  第六个方面:止和观各自的内容如何学习?此处分作奢摩他、毗钵舍那与双运。

  奢摩他,止分了三个:第一个,修止的资粮,我们前面所讲均为资粮;第二个,修定所需要具备的条件;第三个,依止资粮修奢摩他。如何说明已修成?

  “诸瑜伽师先集资粮,即是速易成止之因”。真正要想修习禅定,就要多方面地积集资粮,一旦资粮具足,修止就会快速地成就,非常容易生起三摩地。

  修止的资粮分作六个方面。

  第一个,住随顺处。即住在一个较好的处所。此等处所具足五种条件。其一,饮食容易获得,不费辛苦;其二,处所贤善,无有野兽,亦无强盗怨敌(不能与狮虎等猛兽争地,除非因你有功德它前来皈依,然而此等情况已是修成止后,不用再积聚资粮);其三,地土贤善,即风水好,住在该处身心安适;其四,绊友贤善。即同参道友和睦、意见相投,不会成日争执;其五,聚贤善。即地处僻静,人迹罕至,入夜亦很寂静。所住之处应具足此五种贤善,其中之绊友应为见解相同、自身戒律清净者。所居之所人迹不多,寂静一些。当然,我们会说内心修持方为重要,外在不要管它。然而这是针对已经有一定功夫的人而言。此处所讲乃是最开始修学时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否则打坐期间噪音骤起,会吓到自己,引发身心不适。所以刚开始有个安静的环境非常重要。地方风水也是很重要的,一些圣地、过去高僧大德住过、加持过的地方,这些是最好的。我们起初不能加持地方,只有地方加持我们。这就需要很多的圣地。

  第二个,少欲。不贪众多上妙衣服、饰物等。这种贪欲是希求更多的物资,这样不好,一些粗茶淡饭即可。贪著之心应该驱除。

  第三个,知足。少欲是不贪著物资,知足是得到一点物资便很喜悦。《入行论》前面讲破除这样的贪著,都是修止殊胜的因缘。一旦有此,心便很容易安住。

  第四个,断除杂务。若有种种事务烦扰,便难以安心让自己修定。应断除贸易等诸恶事。贸易即做生意,这样心肯定不能安住;与他人太亲近亦不成,三天两头交往频密,也难以修定。俗话说,“少事少恼”,事情少一些,修定也容易。

  第五个,清净的戒律。不管是别解脱戒还是菩萨戒,重的还是轻的,皆应严密防护。若自己不小心放逸犯戒,也应生起忏悔的心去断除。这样才可以安心。

 
 
 
前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八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九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六十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六十一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六十二天

 

后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六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五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四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三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二天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