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六天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47:5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六天

 

  下面,我们扼要地讲一些《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止观章”中的“止”品——奢摩他。用白话解释更好懂一些,如果念文字,大家可能会执著于文字,也不好懂。所以直接用白话解释。

  现在学习后面的禅定——奢摩他、毗钵舍那。此即“六度”中的禅定度与智慧度。奢摩他属于禅定度,即禅定波罗蜜多。毗钵舍那,即般若波罗蜜多。止观,便相当于六度中的后二度。

  讲述止观,分作六个方面:一、修习止观有何功德利益?二、止观摄含一切禅定;三、止观的自性,止与观究竟是何性质?四、止观应同时双运,单修一个不能成就;五、修持止观应按一定次第,必先修止而后修观,在成就止的基础上方能修观,否则若一起步便修观则不可能成就止;六、止应如何学习?观应如何学习?详细地对它各个方面进行解释。

  今初。一、修习止观的功德利益。

  大小乘、乃至世出世间的一切功德都是通过我们修习止观而得到的。世间,即是说种种禅定需要止观,欲界形形色色的事业要得到一定成就,亦需这种定力;出世间的功德便更不必说,如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无学道,此五道十地的功德更需要止观的修持方能得到。

  为什么造就各种各样的功德需要修习止观?——我们做任何事均需要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我们想做任何事时,心均有一种自在的权利,可以随心所欲。想令它安住在善法上,心便能安住于善法上而不散乱,能获自在。让自己的内心获得自在、控制的权利,这样做任何事都能成功。若非如此,事业成功便不可能。仅此一点,我们无论是想生起出离心、抑或是菩提心,倘若有一定的定力、对自心有一种自在的权利,出离心、菩提心与空性见都能很容易地生起来,反之则很困难。

  另外大家可能会有所疑惑,是否得不到真正的止观,就毫无功德可言?如前所言,大小乘、世出世间一切功德都是因止观而生。那么得不到真实的止观,是否便没有功德?

  此处我们必先明白,此处所讲的止观涵盖了两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个是真实的止观,第二个是相应的止观。真实的止观,即修习禅定得到各种各样的观慧,禅定的功夫真正地生起来;相应的止观,即我们能一心一意地做事,这一点便是相应的止。如我们看书时能一心一意看书,不散乱、不昏沉,这便是相应的止;对于内容的观察、思考,不为外界所动摇,这便是相应的观。因此,说三乘的一切功德是止观之果,是指真实的止观与相应的止观之果,并不仅仅是真实的止观。这一点我们要明白。

  简单地说,大小乘的功德都需要两个方面来修持。第一个,通过观察的智慧来观察修;第二个,对所缘的内容能一心一意地止住修。这样才可以成就大小乘的功德,仅以其中的某一方面而修是不行的。之前,我们讲各种功德的生起时均一再强调,要通过各方面的教理进行多方面思维,无论是经典上引用的、还是道理上思维,对于所思维的内容应产生一种定解。这样便需要两个方面:一,多方面地思考;二,不要散乱。在散乱中思考也不会有结果。是故需要观察修和止住修。

  如《解深密经》云:“众生为相伏,即为烦恼伏,要勤修止观,而能得解脱。”

  众生为两个方面所束缚:先是“粗种伏”,即我们身心的不堪忍性。于外在身体上做事无力,总是很辛苦和疲劳;于内心没有欢喜心,恒时为烦恼所束缚,因此无法得到解脱。“相伏”一词中的“相”,即现行的烦恼。众生总是为烦恼的种子现行束缚着,唯有通过止观,才能断除这两者的束缚——通过“止”来断除粗大的烦恼现行的束缚,通过“观”来断除烦恼种子的束缚,将其悉皆压服。只有止观的力量才能断除这两种障碍。

  之前讲的是止观的功德。不修止和观,便断除不了烦恼的现行及烦恼的种子;想要断除,便必须修行止观。现在讲第二个方面:止观含摄一切的禅定。

  正如一棵大树有许多的枝、叶、花、果,但一切之根源均为树根。可以说含摄一切的扼要(树枝、花、果实),均以树根作为其根本。同样,佛经中所说大小乘有无量无边的三摩地禅定,这诸多禅定的根本在何处?那就是止观。止观含摄一切佛经所讲的三摩地。因此,若真正想修禅定,虽不能对无量无边的三摩地与禅定一一了知,但能对止观深入了解,便能成办。如《解深密经》云:“如我所说无量声闻、菩萨、如来,有无量种圣三摩地,当之一切皆赐所摄。”即是说声闻、菩萨乃至如来,那么多的三摩地,都是被止观所含摄。我们想要修学,虽然对那么多的内容无法全然了解、亦无能力了知诸多禅定之差别,但却可抓住根本好好学习。诸多经典,如修次下篇、修次中篇,一直赞叹止观三摩地。

  第三个方面:止观究竟有什么样的特点和性质,即奢摩他与毗钵舍那的自性含义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可以缘任何一个境,三摩地不一定缘某个固定的境(原文为缘某个境),任意一个境即可。将其作为观想的对象,继而以正知正念一心一意安住在境上,不要散乱、昏沉、掉举。一旦生起身心轻安,这样的三摩地就是奢摩他。

  心于一个境上能任运安住时,便会产生身心的轻安。身心的轻安是怎样的?如果没有身的轻安,我们做事时间一长便会疲累、乏力,身体没有堪能性。一旦生起三摩地,做任何事便不会疲劳。一旦得到心的轻安,心如何安住在境上也不会疲倦,如做事时心内烦躁这般的情况也不会产生。我们未必需要证悟空性的道理,只要安住在一个境上,这便能令我们身心轻安。这便是奢摩他的自性。

  那么观,即毗钵舍那又是怎样的?在奢摩他的基础上——身心轻安的基础上,对空性进一步思维观察,在禅定的状态里对“空”的道理进行观察思维,然后证得毗钵舍那。一旦由观察的力量令身心生起轻安,此时就真正生起了毗钵舍那。得到毗钵舍那,便是大乘加行道的菩萨。若不去观察思维,只是打坐、做一些无分别的修持,任何都不去想和思维,安住于这样的状态中是证不了毗钵舍那的。这在《解深密经》中讲得很清楚。现阶段,为什么我们要对空性道理努力闻思?此是为了于未来观察思维时,有观察思维的内容,才有证得毗钵舍那的希望。如果现在连闻思的阶段都没有,对空性不了解、不明白,道理上都不去理解,又何谈证得?《解深密经》云:“彼由获得身心轻安为所依故舍离心相,即于如所善思惟法内三摩地所行影像观察胜解,即于如是胜三摩地所行影像所知义中,能正思择,最极思择,周遍寻思,周遍伺察,若忍、若乐、若觉、若见、若观,是名毗钵舍那。如是菩萨能善巧毗钵舍那。”此主要是说菩萨在得到身心轻安后,以此为基础,让内心舍离各种散乱心态,对空性周遍地去思维。我们平时对空义只是影像的理解,并非现证的理解,如果有了现证的理解,便已是见道后的登地菩萨。只是一种影像的方式去领悟——在禅定的状态里,用观慧对我们平时所领悟的总义的空性一再地观察思维。

  那么止观的分别在哪里?有人认为以所缘境来分,这是不对的。因为既有对于空性有所领悟的“止”,亦有不证空性的“观”。有的胜观对空性不了解,只是观察一般的法义;有的“止”是安住于空性上去修。因此,不能在所缘的境上去划分。到底止是怎么回事?心对外境的攀援,让它停下来,不要攀援外境,而是向内安住在所缘上,这个就叫“止”。简单地说,便是心不要外散,安住于内在的法义上。在这个基础上,再用智慧去观照,这就是“观”。止和观便是这样去区分,不是以所缘境。若是以所缘境——缘的是否空性,那么缘空性的止也有,非是缘空性的观也有,又怎样区分?因此是依其内在的作用去分。

  个别人还认为,止观的差别,便是心没有分别地住在一处,对于境的攀援观想没有非常明显、明了的力量(如我们打坐观想时,观想的境界不明显),这便是止;一旦明显了,这便是观。这是错谬的见解,与佛经相违背。即使是止,亦有一种清楚明了的力量。观想一个境界应该清楚明了。这种认为“没有明了的力量就是止、有了清楚明了的力量便是观”的观点,与诸多佛经以及弥勒菩萨的论典、无著菩萨的论典、莲花戒论师的修行次第等很多论著中所述的止与观的定义相违背。诸多经论中,于“止观”的定义皆是:心缘于一个境上的三摩地就是止,对于所知的内涵以智慧一再地观察,这种智慧就是观。诸大经论皆如是说。

  提到止观时,我们亦常提到昏沉。对于真正的昏沉而言,“昏”的状态我们常有,如听闻经典时、或念诵经咒时便打起瞌睡,此便是“昏”;“沉”,我们一般还达不到那个境界,只有修禅定者才会有“沉”的现象产生。“沉”的现象是怎样的?就是在修禅定时对境也能清楚地显现,唯独心的力量差了一分。正如我们看书时,有时能聚精会神,此时心的力量很强;有时看着书,却打着妄想,此时的心力很弱,就像拿着念珠却“啪”一声掉在地上般没有力量。修禅定产生“沉”的时候,对所缘境也在观想,只是心力弱了。可以说,这也是比较善的一种状态,只是力量不强。昏一般和睡连在一起,昏也就是睡的前奏,很多时候,这是一种不善或无记的状态,不一定是善的。沉却不一样——它毕竟还是观想着,只是力量弱一些。这是一个过程,需要提起心力,是一种相对较好的状态。当然,“沉”不是真正的禅定,只是一个过程。

  对于细分的沉,许多修禅定的人均处于这样的一种误区中。因为他一旦安住于这种状态中,可以住很长时间,连续几天几夜也没关系。心相对来说比较清楚,只是无法提起心力,因此无法引成真正的轻安。若无真正的轻安产生,便不是禅定,非真正的三摩地。所以我们平时注意,心非常疲倦的状态下,做任何事都不成。修禅定,一旦堕入细分的沉,是很可惜的事。本来再提升一下便是真正的三摩地,却往往住于这种状态而浪费很多时间。

  真正三摩地的产生,一方面,它对所缘境能够缘,令所缘境非常清楚地显现;另一方面还要有一种明了的力量。这样才是真正的三摩地。如果没有这样的条件,便不是真正的三摩地。我们刚才讲道,对心境明了的力量不是止和观的差别,只是禅定中有无沉的差别。要想成就止的三摩地,以前的三摩地都应远离沉——不论是粗分或细分的沉。一旦三摩地远离沉,内心自然就会明了。奢摩他,即止,一律有心的明了明境的力量。另外对于止和观,它对于缘空性的三摩地和缘空性的智慧这两边的差别,便是对两种无我(人无我、法无我)有没有领悟的差别。如证得三摩地者便并未领悟,但其对于空性的智慧却已证悟,在这方面去分。并不是在内心上——如内心充满着安乐或明境,或住没住在这个所缘境上——不是在这方面去分别。之前讲过,三摩地止也可以安住在空性上,也可以说有一种轻安、明境、光明显现在这里面。但仍然属于止。它只是对于空性没有彻底地悟解。

  另一误解之处,便是三摩地(奢摩他)内心也可以安住在欢喜、光明、无分别的状态。只是依靠三摩地、止的力量,也可以安住在安乐、光明、无分别的状态;胜观也有这种状态,因此两者不要混淆。有些对空性的道理不去了解,未通过观察亦不明白,却也通过修持让自己生起欢喜、光明、无分别的三摩地,这样的三摩地可以很多,但他对空性是并不了解的。如果对空性的道理见解不去思维,只是处于一种无分别的状态,这样去修可以成就。一定要搞清楚无分别的三摩地,它还没有证得空性,并非证得空性后的那种无分别的三摩地。它只是一种单纯的无分别,心中一念不生,坐在一处即可。这样只是一种三摩地而已,和空性的边根本没沾上。

  为什么不去思维空性,也会有这种无分别的三摩地产生呢?通过什么都不去思维,然后长久地守持自心一念不生。通过持心之力量,自然便可以让“风”——我们身中的气脉,生起堪能性。一旦生起后,便让我们身心都欢喜。世间有许多单纯练气功之人,气脉亦修得不错。这样便说明去修无分别,与令我们身心欢喜是不相违的。一旦欢喜生起,这种明了的力量又会让心明了的那种成分也显现出来,这样安乐、光明、无分别的三摩地就生起来了。然而,此时却对空性仍然毫无了解、一点也不明白。通过此例,让我们明白这方面可说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光明无分别的三摩地,一念不生地去修持也可以生起,但和证得空性之后那种安乐、光明、无分别的三摩地完全不一样。现今有的人对空性不去思维,仅是在那里打坐,去证得这种无分别的三摩地,不是真正证得空性。所以对这两个分别:乐、光明、无分别的三摩地,与乐、光明、无分别的毗钵舍那,这两个境界要清楚区分。

  第四个方面:止观必须双运。

  为什么止观要同时进行?比如我们夜观唐卡或壁画,需手持油灯。一方面这个灯要明亮,我们才能看清画的内容;另一方面灯不能被风吹动,摇来晃去甚至被吹灭亦是不成。以此比喻来说明我们观察胜义谛,即空性法义时,一方面需要有智慧如灯,另一方面还要有不为外境散乱的坚定定力,这样才能对真如空性的法义观察清楚。如果只是修习心不散乱、无分别的禅定,没有通达真实空性的智慧就相当于缺少观察真实性的眼睛一般,没有智慧之眼,对三摩地如何地熏修和观察啊!这样亦不能证得真实性空性。因此,唯有止观均具足才能见到真实性。

  奢摩他,即止,是共同的功德。不论大小乘,甚至外道亦也修习很高的禅定,但就是因为没有空慧,还是有人我执与法我执——执著有个“我”,执著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所以也得不到解脱。想要真正证得空性、得到解脱,一定需要这两个方面并行。这些道理均可以引经据典,如下面引用的《修次中篇》、《大般涅槃经》等等,以及佛陀的许多经文。宗大师造广论,并非信手而写,是有一定的经论作依据。如弥勒菩萨、无著菩萨所撰写的诸多论著,如《瑜伽师地论》等。撰写《修次中篇》的莲花戒论师,在藏地而言乃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论师,他撰写的《修次初篇》、《修次中篇》与《修次后篇》,此三篇论著一向作为经典性的文章来衡量。后面的观章,即“毗钵舍那章”,宗大师引用的是龙树菩萨、月称论师的著作。《入行论》引用了不少(此处是指引用龙树菩萨月称论师,或宗大师亦引用入行论?),都是依次依根据来解释,并非随便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均有其清净的依据。

  毗钵舍那的作用表现在哪里?心能安住在所缘境上,不向外散乱,这是止的作用。观,则是对于无我的空性领悟之后,能断除一切的邪见,如我见、坏聚见,不再为别的人动摇了。简单地说,止的作用即令心可以随意地安住在所缘境上,不从所缘境上散乱出去;观的作用是证得无我的空性,不被其他恶见所控制,能像山一样安住。这便是毗钵舍那的作用。

 
 
 
前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七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八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九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六十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六十一天

 

后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五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四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三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二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一天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