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二天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3:47:5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二天

 

  我们现在听闻的是《入菩萨行论》的第八品:禅定品。

  前面我们讲了一下和“愚夫”——不明因果之人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过患。即使我们给予他许多帮助,稍微说一点违逆的话便令其反生起嗔心。我们感觉无法利益他们,只会得到种种坏处。

  友愚夫者因其人 自赞毁他生大罪

  乐著生死谈论等 任何不善皆能生

  如果和这些不明善恶因果的愚夫相伴,自己便会自然而然地称扬赞叹自己的功德;另一方面,对于他人的功德却去隐瞒,对其缺点却尽量宣扬,甚而诋毁、毁谤。其外,自己与对方嘴里所说尽是一些令我们贪著轮回的语言。如此便对厌离心的产生有所障碍。自赞毁他、伤害厌离心,此时各种各样的不善业便会产生——这便是与愚夫相伴的后果。

  如是于我及于他    由此唯能成损害

  彼既不能利益我    我亦不能成彼义

  与此等之人相伴,便会产生之前所说的那些过患。与愚夫熟悉亲切,且经常相处,对自己毫无益处,对他人也无有帮助,而且今生来世都会有很大伤害。无有自他利益、对今生没有帮助,只会造作一些恶业令来世堕入地狱。

  于彼愚夫当远避    暂遇欢喜做恭敬

  于彼不应太亲密    仅如常人斯为美

  犹如蜂采花中蜜    惟从其处取法义

  宛如从昔未相识    不相亲昵住愦恼

  既然如此,就应和这样的愚夫保持一定距离,自己最好能恒时处于寂静之所而修持。《本生传》中说道:愚夫于经典没有广加多闻,对于善恶取舍亦毫无概念,与此等之人相伴,亦会令我们对善恶取舍迷惑,继而堕入恶趣;更休提对于轮回厌离继而修持善法。因此,经书中过往世的佛陀便对善知识说道:“希望您把解脱的安乐给予我,我不欲再感受轮回的痛苦,从此更远离恶友的相伴。”

  作为出家人、修行者,自然是住在寂静的地方。过去以化缘来维持生存,若在路上遇到这样的愚夫,便应以相应于正法的悦意语令其欢喜。对方高兴即可,不必太亲密,保持一定的距离。所谓“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正如蜜蜂采花,只是将花的精华——蜂蜜采走而已,对于花的颜色乃至形状,并不生贪著与留恋。同样,作为修行人去村庄化缘时,不过是为了成就修法的顺缘,乞讨一点实物滋养我们的色身,通过它更好地修行。将外在饮食作为修法的一种顺缘,这样去化缘而已,不要与其他有情太过于亲密。化缘后,下次再见时亦形同陌路,是这样非常平淡的状态。蜜蜂采花,非常形象地比喻了自己应非常清净、平淡地交往。既已“其淡如水”,自己便可以在寂静的地方安住。

  之前我们讲过,作为菩萨,对于一切有情应该生起慈悲的菩提心,将一切有情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去慈悲对待和关爱。此处又说要视作路人,然而两者并不相违——内心应充满慈悲,然而慈悲并非贪著。此处,我们断除的是贪著,是对有利于自己的事物的贪著心,需要断除的正是这个。而这与慈悲迥然相异。

  和自己相处的朋友是很重要的:倘若平素打交道的都是道德非常高尚之人,关系的密切会让自己耳濡目染变得更好;如果与品性恶劣之徒交好,自然也会被带坏。此处所讲的愚夫,专指不明善恶取舍、不信因果者,与其人相处太过亲密,只会令自己越来越堕落。

  (3)斩断对于外在的名闻利养的贪著。

  共八个颂文:

  我有利养及恭敬    我为众人所喜欢

  若起如是骄慢言    死后当生大怖畏

  对于利养贪著,非常骄傲地告诉旁人:“我有丰厚的利养,别人亦对我很大地恭敬。许多人对我有信心,也非常喜欢我。”由于怀着这样的慢心、狂傲之心,死后便会堕入地狱之中,承受非常痛苦的异熟果报、产生极大怖畏。

  这讲的是“我慢”的过患。我慢是六种根本烦恼之一,我慢的心一旦生起,便于各种利养恭敬的形式上产生醉傲,对他人便会或轻蔑、或嫉妒、或产生竞争之心。一个有慢心的人,在现世生活中也不会得到快乐,总是处于一种不平等的状态里,未来就会堕入恶趣饱受种种痛苦。对自己的内心毫无自在的权利,在遇到各种境界时便难免产生各种不健康的心态。因此,远离容易引起不好心态的境界便格外重要——居于寂静处。自然,如果我们已获得自在,在名闻利养方面都能把握住自己,这样住在哪里、做什么都无所谓;倘若无法把握,便应该远离种种不好的境界,居于静处才是最佳选择。

  是故若由愚痴心    贪著种种可乐事

  彼彼总皆成虚空    唯能生起苦自性

  故诸智者不应贪    由贪能生怖畏故

  由以上种种理由,便当自责这种不明事理的愚痴之心,不要再去贪著外在的亲友,乃至于身体、受用。出于愚痴去贪著,然而所贪著的这一切,有多少能给你带来一点安乐、一点快乐的感受呢?它犹要令你以千倍的痛苦去偿还。贪著种种事物,让自己可能得到少许好处,但未来承受的苦果将严重过千倍,这其实是得不偿失的。外在世间的这些受用资财,均是无常法,而且自己也毫无自在的权利,恒时为“五家”所共有——抢走、偷走、水淹、火烧等。外在财产,自己是不具备拥有的权利的,仅是暂时拥有而已。而作为修行者的七胜法财,闻思修的功德增长,我们应当把它视作最美好的财富去珍惜。因为这样闻思修的财富,无论在何时、何地均不会为人所劫夺,行至何处均会如影随形,对我们自身唯有利益。外在财产之属,只会带来暂时的利益,而铸成的伤害更大。所以对于善恶取舍非常明白的有智慧之人,便不会去贪著名闻利养。一旦贪著只会产生痛苦,产生未来形形色色的、可怕的异熟果报。

  诸法自性散离故    当坚信解当观察

  若能获得多财利   亦能获得美名闻

  尽其所有名利聚   所欲于我皆无干

  外在这些令我们贪著的境界,是不值得我们信赖的,连一点点值得信赖的地方也没有。它的自性便是最终要让你无奈地舍弃,本性如此,你再贪著也不得不舍离。就是说和自己分离。对于这样的道理,应生出坚定的信解、仔细地观察。我们也可能得到很多的名闻利养恭敬,自己也可以名动四方、誉满天下。在临终时,这些对自己毫无用处,未来所去何方、入哪一道无从得知,名闻利养不得不舍弃,那它们对我们又有何益处?应斩断对它们的贪著。

  这些外在之物、我们所贪著的这些境界,如果确实能对我们修行、解脱乃至成佛有所助益,那自然是很好的。实际上却一无可用,未来生死路上唯靠自己的善恶业主宰,临终时何业现前,便随此业控制下投生去哪一道,自己毫无主宰选择的余地。既然外在的名闻、财富对自己没有一点利益,便不应该在这方面贪著——贪著之后,如果这一生辛勤积累的事物,下一生还能再回来受用,这样还有理由可言。但纵使把名字写在这一生的财富上,死后再回来的情况也是决不可能发生的。你前往恶趣,它亦不可能在彼处等你。无论怎样看,它们均对自己毫无帮助。

  若有他人骂詈我    赞扬于我有何乐

  若有他人赞扬我    骂詈于我何不乐

  无论是受到赞叹还是诽谤,心情毫无愉悦或不悦的分别,都一例平等地去对待——当别人背地里诽谤我们时、诽谤自己的人很多时,应断除他人一旦讥毁自己便生起的嗔心,平等相待;当别人直接在我们面前称扬我们功德时,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若他人一旦赞叹,自己便喜道:“这是我的朋友知音。”一下子觉得此人甚好,产生贪著之心,这样便应该断除。依此思维,无论赞叹还是诽谤,都不要让自己随着内心的感觉去起伏。一赞叹,心便砰然生喜;一诽谤,心便难过不悦,这便是随着他人的指挥棒而转。指挥棒应把握在自己受伤,不要为他人之赞叹、诽谤而让内心有所高低,由此产生贪嗔。

  有情胜解种种别    如来尚难令欢喜

  况复恶人如我者    故于世法勿贪著

  不得助时既加呵    得利之时复讥毁

  有情自性难亲近    云何能令生欢喜

  有情的思想千差万别,便连释迦牟尼这样圆满的正觉佛陀,亦无法令所有有情都满意。佛陀在世时,犹有人诽谤、污蔑乃至辱骂佛陀。那些愚痴的人,你无法悉皆取悦。尽自己的力量,不要抱希望去对待这些人。让不明善恶取舍的人高兴,这样的愿望很难达成,不要抱这样的幻想。

  之前讲过,对于世间法,包括亲友、身体受用,应断尽对此的贪著、贪恋,至好是全部舍弃。为什么这些有情,我们难以让他们高兴?对于没有恭敬利养的人,他们会说道“此人造了恶业没福气”,如这等的诽谤;对于有恭敬利养、有受用的人,他们便道“此人很狡猾,装样子令他人供养”。如此,指贫者为无福、富足者谗曲邪命生活,这样诽谤。这是邪恶的有情,世间是没有邪恶的。对善恶取舍不明者,其自性便是难以相伴。我们想要友好地和他处在一处,是很难的事。如何能让他们都对自己生起欢心?这是不可能的。

 
 
 
前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三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四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五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六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七天

 

后五篇文章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一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五十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九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八天

入菩萨行论·阿扎仁波切讲记:第四十七天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