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 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法空恩师讲《广论》41讲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4:19:1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法空恩师讲《广论》41讲

 

  阿弥陀佛!大家好:又到学习、研讨、讲说《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时间了,首先,让我们做加行。

  (略)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遍)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我今发心,为救度尽法界、遍虚空界,一切如母有情,于生死大海中,拔苦予乐而成佛,为求成佛方便,而学此菩提道次第广论,愿广论昌明,正法久住!

  诸位大德、诸位同修、大家晚上好:

  今天,我们又一次殊胜因缘聚在一起,听闻讲说研讨《菩提道次第广论》。首先,叫我们祈请历代传承师长、本尊、诸佛菩萨,加持我们,在学修研讨听闻中破除内外一切障碍,使每个人能迅速生起出离心、菩提心、清净见,为利如母有情,速疾成佛。为使正法久住,发菩提心,学此广论。

  前面我们对善知识的德相和善知识重要性,依止的胜利,不依止的过患,已经数数宣讲了,善知识一节,《广论》原文已经给大家讲完了,下面要讲的是弟子德相。

  我们先根据思考题,对善知识这一章重要部分做一下复习:

  50、云何随宜略事修行?于相续中有假证德名,全无所益?

  原文:说为自未调伏,而调伏他,无有是处。故其尊重能调他者,须先调伏自类相续。若尔须一何等调伏?谓若随宜略事修行,于相续中有假证德名,全无所益。

  意思是说:自己没有调伏而去调伏他人,决无是处。也就是说,在修行当中自己做的还一无是处,再去说别人,别人就不会服你,人家会说:你叫我去掉贪嗔痴,可是你自己还贪嗔痴呢?这样就教化不了众生。故善知识要想调伏他人,必须先调伏自己的身心。善知识是怎么样先调伏自己的呢?随自己相应的多多少少修行了一些,于身心中有一点功夫,但是对于整个佛法来说完全不算,没有益处。也就是只通达一分、二分、少分、多份不行,没有益处。

  51、善知识应具德相,自利德有几?摄他德有几?

  原文:如《经庄严论》云:“知识调伏静近静,德增具勤教富饶,善达实性具巧说,悲体离厌应依止。”是说学人,须依成就十法知识。

  自己本师应该具有的德相有六:戒、定、慧、增上、教富饶、善达实性。

  摄受有情应具有的德相有四:具勤、具窍说、悲体、离厌。

  52、依博多瓦以何德为主要?

  原文:博朵瓦云:“三学及通达实性并悲愍心,五是主要。”

  善知识具备戒定慧三学,通达实性以及具足悲悯心,这五点最主要。

  53、由时运故具全德者难得,将如何择师?

  完全具足十德的善知识,在末法时期不容易碰到,明师难遇,该如果选择老师呢?

  原文:《妙臂请问经》云:“如其仅有一轮车,具马于道亦不行,如是若无修行伴,有情不能获成就。若有具慧形貌正,洁净姓尊趣注法,大辩勇悍根调伏,和言能施有悲愍。堪忍饿渴及苦恼,不供婆罗门余天,精悍工巧知报恩,敬信三宝是良伴。诸能完其如是德,于诤世中极稀故,半德四分或八分,应依如是咒师伴。”

  《妙臂请问经》说:“如果车子仅仅是有一个轮,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马和马路也不行,一个轮子怎么走呢?没法拉车,没法走。同样,如果没有修行助伴(指善知识),有情不能获成就。想得成就的人是不可能没有善知识引导的,自己闭门造车、瞎子摸象,想成就,那是一无是处,如果有了具足智慧形貌端正,洁净姓尊趣注法,大辩勇悍根调伏,和言能施有悲愍。堪忍饿渴及苦恼,不供婆罗门余天,精悍工巧知报恩,敬信三宝是良伴。如果完全具备上面所说的德相,在诤世(就是末法时期)中极稀有难得,或者具备德相的一半、或者四分之一、或者八分之一,这已经是稀有难得的了,也应该依止,应该依止这样的善知识为修行的良师益友。

  54、康萨仁波切与帕绷喀仁波切所立最低限度之上师德相是何?

  康萨仁波切所立最低限度之上师德相是:具戒及悲悯。

  《略论释》卷2中讲:上师于此曾有要决云:上师德相,于自他二利中,以利他为主。于此生与后世,以重视后世为主。此为最低限度之上师德相。

  帕绷喀大师说:在末法时期依止善知识要记住一下的要点,所依止的上师应该功大于过,重后世轻现世,视别人比自己重要。

  以上是善知识德相方面的思考题,希望大家反复审思。下面就进入弟子相。大家知道了,学佛入门要找的老师的标准是什么了,条件有哪些,但是你还要知道,作为一个徒弟,应该具备那些条件。如果弟子没有弟子的样子,老师没有老师的样子就乱套了,佛法也就衰败了。

  [科]戊二 能依学者之相

  原文:第二能依学者,《四百论》曰:“说正住具慧,希求为闻器,不变说者德,亦不转听者。”《释论解》云:“说具三法堪为闻器。若具其三,则于法师所有众德,见为功德不见过失。犹非止此,即于德众所有功德,亦即于彼补特伽罗,见为功德非见过失。若不完具如是器相,说法知识虽极遍净,然由闻者过增上故,执为有过。于说者过,反执为德。”是故纵得完具一切德相知识,然于其师亦难了知。若知彼已能亲近者,必须自具是诸德相。

  讲解:能依学者弟子相,在《四百论》中告诉我们:“说正住具慧,希求为闻器,不变说者德,亦不转听者。”《释论解》云:“说具三法(正住、具慧、希求)堪为闻器。若具其三,则于法师所有众德,见为功德不见过失。(为什么弟子要具足这三德呢?如果你具备这个德了,就能见到善知识的功德,不见善知识的过失。如果你不具备这三点,你就是拜的师父再好,你也会天天挑毛病,这个师父有毛病,那个师父也有毛病。今天找个师父,后天翻脸了,再拜一个,信心不稳就不会观功德,只能观缺点。)犹非止此,即于德众所有功德,亦即于彼补特伽罗,见为功德非见过失。(你这样时间长不但可以做到不看老师的缺点毛病,就是任何人的缺点都不看。若真修道人不见他人过,我们不去挑、不去说、不去看别人的缺点毛病,看所有众生都是功德,不见他们的过失。)若不完具如是器相(如果不完全具备这个器相的话),说法知识虽极遍净(再好的善知识,即使善知识是佛),然由闻者过增上故,执为有过(因为凡夫的缺点毛病,增上慢等等种种习气执着,认为佛都不圆满,都有缺点毛病)。于说者过,反执为德(觉得能说别人缺点的人,反而认为他有修行,认为他是善知识,反执为功德)。”是故纵得完具一切德相知识(获得了完全具足十德的善知识了),然于其师亦难了知(亦难了知就是也难了知所具的德相,你能够以凡夫的量衡量圣人的量吗?以凡夫的心去测度佛菩萨的心那不是天差地别吗?)。若知彼已能亲近者,必须自具是诸德相。(要想亲近善知识必须自己具足这些德相。是诸德相。就是上面讲的三种弟子相,三德必须要明了。)

  原文:其中正住者,谓不堕党类,若堕党执,由彼蔽覆不见功德,故不能得善说妙义。如《中观心论》云:“由堕党恼心,终不证寂静。”堕党类者,谓贪著自宗,瞋他法派。应观自心,舍如是执。《菩萨别解脱经》云:“应舍自欲,敬重安住,亲教轨范,所有论宗。”

  讲解:其中正住者(什么叫正住呢?正住就是质直),谓不堕党类(堕党类就是宗派执。执着宗派见,我的宗派好,他的宗派不好,彼此在法门之间互相排斥、互相诽谤),若堕党执,由彼蔽覆不见功德(一堕党类就认为自己的好,就像卖东西一样,就我的甜,我的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如果这样就看不见别人的功德,只能看到别人的缺点,唯我独尊,我字当头,傲慢心上来了。)故不能得善说妙义(不能得到法意)。如《中观心论》云:"由堕党恼心,终不证寂静。"(由堕党类的烦恼心,总不会获得成就。)堕党类者,谓贪著自宗,瞋他法派。(赞叹自己的宗派,诽谤他人的宗派)应观自心,舍如是执。《菩萨别解脱经》云:"应舍自欲,敬重安住,亲教轨范,所有论宗。"(任何法门都好,都应该随喜赞叹,别人为了解脱而修,都应该给别人打气,给别人一点信心,不要泼冷水去诽谤,甚至给别人说一些邪执邪见,把这些引歪了,将来让这些人堕落那是非常可怕的。

  原文:若念惟此即完足耶,虽能正住,若无简择善说正道,恶说似道,二事慧力,犹非其器。故须具慧解彼二说,则能弃舍无坚实品取诸坚实。若念仅具二德足耶,纵有此二,若如画中听闻法者,全无发趣,仍非其器。故须具有广大希求。释中更加敬法法师,属意二相,开说为五。若如是者可摄为四:谓于其法具大希求,听闻之时善住其意,于法法师起大敬重,弃舍恶说受取善说。此四顺缘谓具慧解,弃舍违缘谓正直住。

  讲解:若念惟此即完足耶,虽能正住,若无简择善说正道,恶说似道(虽然你具足正住了,但是没有抉择善说正道,没有善巧分辨抉择的智慧,连善说正道,恶说似道,善恶都没法抉择分辨,你如何修行?所以必须有观察抉择的智慧。恶说似道,就是恶说相似法、相似道。)二事慧力,犹非其器(二事慧力,若不具备也不是弟子器。)故须具慧解彼二说,则能弃舍无坚实品取诸坚实(弟子具慧德相里面告诉我们,如果能够弃舍无坚实品取诸坚实(弃舍非精要处,就是把不重要的地方抛掉,象我们听文章一样,应该听中心思想,也就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意思,坚实:心要、精要的意思。)若念仅具二德足耶,纵有此二(这两个德具足了),若如画中听闻法者,全无发趣(象画中听闻佛法一样,能受用吗?),仍非其器故须具有广大希求(弟子德相里面的第三点:广大希求。就是对于法要有广大希求,也就是求法的意乐心,如果法不求,随随便便就得到了、求到了、学到了,你就会不尊重,法轻说还有罪过故必须要求:要请、要珍重。法是佛说的,我们不能没有希求心,不能没有意乐心,否则你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会有成就。因为得到容易的原因,你今天念,明天就扔在那里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希求心,意乐心)。释中更加敬法法师(释就是指月称论师造的,对修行人来讲,不但要恭敬法,更要恭敬法师。法师虽然是凡夫,但是法师说的法却是佛说的,恭敬法师就等于恭敬佛。所以要敬法法师,恭敬法和法师),属意二相(属意就是一心贯注的意思),开说为五。若如是者可摄为四:谓于其法具大希求,听闻之时善住其意,于法法师起大敬重,弃舍恶说受取善说。(第一:对法有大希求意乐的心,第二:听闻的时候善住其意,第三:于法法师起大敬重,第四弃舍恶说受取善说)此四顺缘谓具慧解(这就是弟子具备的弟子相、弟子的条件),弃舍违缘谓正直住。

  原文:是诸堪为尊重引导所有之法,应当观察为具不具。若完具者,应修欢慰;若不具者,须于将来能完因缘励力修作。故应了知能依诸法,若不了知如是德相,则不觉察,由此退失广大义利。

  讲解:是诸堪为尊重引导所有之法(引导就是所化之机,引导所有之法,就是弟子能依的德相,随机说法。这个人没文化,你给他讲大经大论他听不进去,听着听着睡着了,这就是不应机。这个人很有文化,你讲半天跟讲故事一样,哄小孩,他觉得没有理论的东西,他也听不进去。所以说法要应机,就像观音菩萨一样,应以何身得度,就现何身说法才行。),应当观察为具不具(应该观察他是否具备这个器,具不具相,要善巧方便,让他法意入心)。若完具者,应修欢慰(修欢慰就是欢喜精进修行);若不具者(他不喜欢修,不相应),须于将来能完因缘励力修作(能完因缘就是求全之因,这个弟子具足完全的条件,就应用完全的法来摄受,不具备等将来因缘成熟了再传)。故应了知能依诸法,若不了知如是德相,则不觉察,由此退失广大义利。(不觉察,就是你要是不观察,他来了就传给他法,来了就传无上密,来了就传大威德,来了就传给他生圆次第,几天就会把他吓跑了,退失了学法的信心了。引导众生一开始就要方便引导。如:初入佛门的弟子,没有皈依,告诉他你皈依吧,不要求你吃素,他会欢喜地皈依。如果你一开始就说:你别吃肉,你别杀生,你这不能做,那不能动,他一听跑了,不皈依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善巧观察,来引导众生才对。我们慢慢地引导他要吃三净肉、八净肉,其实这些都是方便法,实际上有哪有这样的肉呢?没有。但是不方便他进不来,故开方便门就是要众生进来。所以最后原文告诉我们如果不觉察,会由此退失广大义利,也就是说如果不方便引导弟子,弟子的信心就会退失。退失广大义利也就是难知具德相的师父,再好的师父他不愿意依止,他觉得一学佛法会带来很多的不方便、麻烦,这样就会说:算了吧,我还是别信了,我不信也很好,我不皈依了,不学佛了。这些都是因为你的不善巧引导。)

  下面我们根据思考题了解一下:

  55、能依学者应具何德?一一详述之

  弟子应该具备五种德相:(1)对自宗不贪着,对他派不嗔恚,不堕党执,富有公正;(2)具有分辨善恶的智慧;(3)有大希求心、意乐心;(4)对上师、善知识、师长、法师起大恭敬;(5)专心听法。

  如果这五种德相不具足,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弟子,摄受你,你也成就不了,也就等于浪费光阴。

  56、具不具如是德相,其利弊为何?

  如果具不具足这些德相,他的利益是什么,过患是什么。

  原文:若完具者,应修欢慰;若不具者,须于将来能完因缘励力修作。故应了知能依诸法,若不了知如是德相,则不觉察,由此退失广大义利。

  如果完全具足上面所说的条件,自己应该感到欢喜庆幸,如果不具备以上的条件现在就要修,要慢慢完善弟子的条件,将来能具足的因。故应该了解一个道理,依靠善知识应该具足的条件,如果你不觉察就会损失很大的利益,没有得到的,得不到,已经得到的也退失了。

  [科]戊三 彼应如何依师之理

  原文:第三彼应如何依师轨理者,如是若自具足器相,应善观察尊重具否如前说相。应于具相,受取法益。是复有二传记不同,谓善知识敦巴与桑朴瓦。桑朴瓦者,尊重繁多,凡有讲说,即从听闻。自康来时,途中有一邬波索迦说法而住,亦从听闻。徒众白曰:“从彼听闻,退自威仪。”答云:“汝莫作是言,我得二益。”善知识敦巴者,尊重鲜少,数未过五。博朵瓦与公巴仁勒喇嘛共相议论,彼二谁善。谓于未修心,易见师过,起不信时,善知识敦巴轨理善美,应如是行。现见此说,极为谛实,应如是学。

  讲解:第三彼应如何依师轨理者,这段原文告诉我们如何依师的轨理,如是若自具足器相(自己具足这个器相--德相),应善观察尊重具否如前说相(应该善于观察善知识是否具足前面所说的德相。弟子具不具足,善知识具不具足,都要从这上面认识观察)。应于具相,受取法益(具相的人受取法意)。是复有二传记不同,谓善知识敦巴与桑朴瓦。桑朴瓦者,尊重繁多(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桑朴瓦,一种是仲敦巴两位善知识依师开示。桑朴瓦依止的尊长繁多,繁多指的数量也就是内涵),凡有讲说,即从听闻(凡是有讲法的就到那里听闻)。自康来时,途中有一邬波索迦说法而住(邬波索迦就是指居士,途中遇一居士说法),亦从听闻。徒众白曰(弟子就问):"从彼听闻,退自威仪。"(出家人听居士讲法,有失自己的威仪、德相)答云(他回答说):"汝莫作是言,我得二益。"(你不要这样说,我得二益--闻法、随喜。又听闻了佛法了,又随喜别人讲法的功德了,得到了这二种利益了,怎么能说损害自己的威仪、德相呢?)善知识敦巴者(善知识仲敦巴跟桑朴瓦不一样,他是),尊重鲜少,数未过五。博朵瓦与公巴仁勒喇嘛共相议论,彼二谁善。谓于未修心,易见师过(没有修心就容易观师父的过患),起不信时(信心没生起的时候),善知识敦巴轨理善美,应如是行。现见此说,极为谛实,应如是学。这个是很重要的环节,我们如果不能生起稀有、意乐希求心的时候,那么在修行的道路上就不能进步,而且不能解脱。这就讲述了亲近、依止善知识的功德利益,我们看一下思考题:

  57、依止善知识有二传记不同?宗大师如何评述?

  原文:谓善知识敦巴与桑朴瓦。桑朴瓦者,尊重繁多,凡有讲说,即从听闻。善知识敦巴者,尊重鲜少,数未过五。博朵瓦与公巴仁勒喇嘛共相议论,彼二谁善。谓于未修心,易见师过,起不信时,善知识敦巴轨理善美,应如是行。现见此说,极为谛实,应如是学。

  桑朴瓦依止的善知识很多,凡是有讲说法的人他都去听闻,而善知识仲敦巴依止的善知识很少,数未过五。就是依止不超过五位。博朵瓦与公巴仁勒喇嘛共相议论,说他们二人的依止法,哪一个好呢?如果未修心之前容易观善知识的过失,生不起信心,那么善知识仲敦巴依师的轨理比较好,应该那样去做。

  这是讲如何依师轨理,传记里面讲到的。

  己一 意乐亲近轨理分三

  原文:如是应知·曾受法恩·特于圆满教授·导心知识·如何依止。其理分二·一 意乐亲近轨理·二 加行亲近轨理。初中分三·一 总示亲近意乐·二 特申修信以为根本·三 随念深恩应起敬重。

  原文:《华严经》说:“以九种心,亲近承事诸善知识,能摄一切亲近意乐所有扼要。”即彼九心摄之为四。弃自自在,舍于尊重令自在者,如孝子心。谓如孝子自于所作,不自在转,观父容颜,随父自在,依教而行。如是亦应观善知识容颜而行。现在佛陀现证《三摩地经》中亦云:“彼于一切应舍自意,随善知识意乐而转。”此亦是说,于其德前乃可施行,任于谁前不能随便授其鼻肉。

  讲解:华严经九种心承事善知识能够包涵一切,思考题58题也问我们:亲近善知识之意乐应如何作?《华严经》说:“以九种心,亲近承事诸善知识,能摄一切亲近意乐所有扼要。”《华严经》告诉我们:“以九种心亲近承事所有的善知识,他含摄了亲近承事善知识的所有纲要。”即彼九心摄之为四。

  1、孝子心:

  弃自自在,舍于尊重令自在者(施供自自在于尊重),如孝子心(作弟子承事善知识,第一个就是孝子心)。谓如孝子自于所作,不自在转,观父容颜,随父自在,依教而行。(就像孩子看父母的脸色一样,父母高兴孩子就去做,父母不高兴的孩子不能做,不能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要依教而行,善知识不高兴不能做,这就是孝子心。)如是亦应观善知识容颜而行。(比喻你应该观善知识的容颜做事,善知识高兴就去做,不高兴不要去做。)现在佛陀现证《三摩地经》中亦云:"彼于一切应舍自意,随善知识意乐而转。"在修行当中,对于自己应该舍去自意,不能随自己的意去做事情,应该放下自我,把自己的心放低,应该随顺善知识的意乐去行,善知识怎么欢喜,如何让你做,你就如何做。)此亦是说,于其德前乃可施行,任于谁前不能随便授其鼻肉。(这个说法在具德善知识前乃可施行,于其德前也就是指具足德相的善知识前,乃可施行,可以这样做。任于谁前,不能随便对任何人都这样做,授其鼻肉就是任别人牵着鼻子走。如果那样就不是有智慧之人,故讲对善知识应该有孝子心,不能修傻了,谁叫你怎么走,你就怎么走,变成承事一切,就不行了。)

  2、金刚心:

  原文:谁亦不能离其亲爱能坚固者,如金刚心。谓诸魔罗及恶友等,不能破离。即前经云:“应当远离,亲睦无常,情面无常。”

  讲解:谁亦不能离其亲爱能坚固者,如金刚心。亲爱就是对善知识要亲近,亲近善知识如金刚心,谓诸魔罗及恶友等,不能破离。(不管是魔,还是恶知识、恶友,都不能破坏你离开善知识。)即前经云:"应当远离,亲睦无常,情面无常。"应该远离恶友,不管别人怎么说师父不好,自己对自己的师父就是死心塌地,要有金刚心才行。别人再说不好,自己对师父的信心也不动摇,不能受别人挑唆,或者恶友[诽谤师父的人]的言说,就动摇了信心。《略论释》101页说:『遇有谤师者,自心不为动摇,如金刚之坚固以摧毁之。』(遇到有诽谤师父的自己的心不能动摇,如金刚一样的坚固来摧灭它。)亲睦无常,情面无常。就是指世界上一切事情中,人情是变化无常的,要远离,今天他说你好,明天翻脸就说你不好了,这些都是无常的不能听,听这些你就堕落了。)

  3、大地心

  原文:荷负尊重一切事担者,如大地心。谓负一切担,悉无懈怠。如博朵瓦教示慬哦瓦诸徒众云:“汝能值遇如此菩萨,我之知识,如教奉行,实属大福,今后莫觉如担,当为庄严。”讲解如下:荷负尊重一切事担者,如大地心。(能够荷担起一切担子、事情如大地心一样)谓负一切担,悉无懈怠。挑一切担子都不能够懈怠。象大地一样,在上面随便建楼、挖掘、刨地挖坑、吃喝拉撒睡等不会烦恼。如大地一样能承担一切重担、事务,均无懈怠。)如博朵瓦教示慬哦瓦诸徒众云:"汝能值遇如此菩萨,我之知识,如教奉行,实属大福,今后莫觉如担,当为庄严。"(博朵瓦教示慬哦瓦那些徒众说:"你们这些徒弟,能够有幸遇见这样一个了不起的菩萨,这是我们真正的善知识,应该如教奉行,要感到是百千万劫修来的福报呀,不要觉得有负担,叫自己做这做那不耐烦,不要有这些心理,应该觉得有这么好的老师摄受我,有这么好的善知识引导我修行,而当成最好的庄严、要感到自豪。)

  4、轮围山心

  原文:荷负担已应如何行,其中分六。如轮围山心者,任起如何一切苦恼,悉不能动。慬哦住于汝巴时,公巴德炽因太寒故,身体衰退,向依怙童称议其行住。如彼告云:“卧具安乐,虽曾多次住尊胜宫,然能亲近大乘知识,听闻正法者,惟今始获,应坚稳住。”讲解:荷负担已应如何行,其中分六。如轮围山心者,任起如何一切苦恼,悉不能动。(不论善知识如何,说好话还是难听话,什么样的事情,悉不能动。善知识骂一句也不烦恼,赞叹几句也不高傲,不生慢心。如果说几句难听话就烦恼,那就不是什么佛子。诸佛菩萨无量劫以来,为了听闻一四偈法,把肉割下来供养善知识。二祖为了向达摩祖师求法而断臂,这些我们都要深思。)慬哦住于汝巴时,公巴德炽因太寒故,身体衰退,向依怙童称议其行住。如彼告云:"卧具安乐,虽曾多次住尊胜宫,然能亲近大乘知识,听闻正法者,惟今始获,应坚稳住。(曾多次,就是曾无量劫多次在三界当中生死轮回。再好的吃的、穿的、用的对我们来说都不稀罕。我们曾多次住在尊胜宫,尊胜宫就是最胜天宫。但是我们能够亲近大善知识,听闻正法,只有今天才能获得,故我们应该坚稳安住。)

  5、世间仆使心

  原文:如世间仆使心者,谓虽受行一切秽业,意无惭疑,而正行办。昔后藏中,一切译师智者集会之处,有一泥滩,敦巴尽脱衣服扫除泥秽,不知从何取来干洁白土覆之,于依怙前作一供坛。依怙笑曰:“奇哉,印度亦有类似汝者。”

  讲解:如世间仆使心者,谓虽受行一切秽业(秽业就是贱作),象古代那些仆人一样,怎么说、骂都一样侍奉主人,从不烦恼),意无惭疑,而正行办。(不以为羞耻,不起疑惑心,还能这样做),昔后藏中,(后藏当中),一切译师智者集会之处,有一泥滩,敦巴尽脱衣服扫除泥秽(仲敦巴自己脱去衣服扫除泥秽),不知从何取来干洁白土覆之(不知从何取来干净洁白的土铺好后),于依怙前作一供坛(供养的坛城)。依怙笑曰:"奇哉,印度亦有类似汝者。"

  6、除秽人心

  原文:如除秽人心者,尽断一切慢及过慢,较于尊重应自低劣。如善知识敦巴云:“我慢高丘,不出德水。”慬哦亦云:“应当观视春初之时,为山峰顶诸高起处,青色遍生,抑于沟坑诸低下处,而先发起。”

  讲解:如除秽人心者(除秽人,在过去印度都是下贱种作的),尽断一切慢及过慢(这样的人已经没有慢心了,过慢也没有了,这就是尽断一切慢及过慢),较于尊重应自低劣。如善知识敦巴云:"我慢高丘,不出德水。"慬哦亦云:"应当观视春初之时,为山峰顶诸高起处,青色遍生,抑于沟坑诸低下处,而先发起。"(初春的时候,山顶不会先长出东西来,青色是先从山底低洼处遍生的。所以我们常说:要为众生作龙象,先为众生做牛马。你牛马都做不了,不能为众生服务,光想作大善知识能行吗?又如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什么苦都吃不了就想做大老爷,能行吗?出家没几天就要做大修行,大善知识,摆谱是不行的;皈依没有几天,就傲慢的不得了,这个看不起,那个看不起,出家人也看不起,惟我独尊,故我们的习气毛病应该对治)

  7、乘心

  原文:如乘心者,谓于尊重事,虽诸重担极难行者,亦勇受持。

  讲解:如乘心者,谓于尊重事,虽诸重担极难行者,亦勇受持。(虽然很难做的事,也勇于受持。只要善知识交代的,都愿意去做。乘心:《略论释》作‘桥梁心’、又是‘车乘’的意思)

  8、犬心

  原文:如犬心者,谓尊重毁骂,于师无忿。如朵垅巴对于善知识画师,每来谒见便降呵责,画师弟子(口加娘)摩瓦云:“此阿阇黎于我师徒,特为瞋恚。”画师告云:“汝尚听为是呵责耶?我每受师如此赐教一次,如得黑茹迦一次加持。”《八千颂》云:“若说法师于求法者现似毁咨,而不思念。然汝于师不应退舍,复应增上希求正法,敬重不厌,随逐师行。”

  讲解:如犬心者(什么是犬心呢?),谓尊重毁骂,于师无忿(师父再骂再打,自己对师父却没有愤怒,没有嗔恨心)。如朵垅巴对于善知识画师(善知识朵垅巴是个格西,画师指的就是特乐巴),每来谒见便降呵责(每次来见他,都得到他的呵骂),画师弟子(口加娘)摩瓦云:"此阿阇黎于我师徒,特为瞋恚。"画师告云:"汝尚听为是呵责耶?我每受师如此赐教一次,如得黑茹迦一次加持。"(黑茹迦加持,就是胜乐金刚的加持)《八千颂》云(《八千颂》就是小品般若):"若说法师于求法者现似毁咨,而不思念(如果说善知识、师父对求法者来了以后毁谤你,或者骂你,或者不搭理你,在世间人看来会说:"这个师父多有架子,多傲慢,目中无人、自高自大。而不思念,就是不理睬。然汝于师不应退舍(师父就是这样对待你,你对师父也不能有舍弃的心),复应增上希求正法(应该觉得这个法真难求呀,善知识难遇,要更加恭敬,发心求法),敬重不厌(不能说碰几颗钉子,请几本书都不给请,"算了,我在哪里都能请到。"马上烦恼心就上来了,那你成就不了,你应该无论怎么骂,怎么打都要求,这样才行),随逐师行。"我们不能认为随顺自己才是善知识,善知识难遇呀!

  9、船心

  原文:如船心者,谓于尊重事任载几许,若往若来,悉无厌患。

  讲解:如船心者,谓于尊重事任载几许,若往若来,悉无厌患。(船心就是对于尊重的事情,任载几许,就是任载繁重、极多。不论安排多么大的事情,这里一会叫你,那里一会唤你,不论如何叫、唤,你都不烦恼。最近几天有些人就这样,一叫你干点啥,就觉得这也叫我弄,那些叫我弄,烦恼心上来了,就不愿意承事了。这对于修行人来说是不行的,就因为这一点不完善,这辈子也绝对成就不了,这是佛说的话,不是我在这里给你下定义的。所以我们自己不要觉得安排的多,叫自己干这干那,寺院的活多,又重又累,好像是故意刁难你似的,实际上你做再多的事情,也是为了三宝,为了常住,也是消自己的罪业,为自己培福。如果我们什么也不愿意干,就愿意当老爷享受,那么早晚会享受到地狱去。我们应该象船一样,任运什么东西都能往返没有烦恼。如后面原文上讲的若往若来,悉无厌患,不管叫到哪里,都不厌烦。过去我们看的密勒日巴尊者传,他承事玛尔巴尊者,叫他盖楼,盖好了拆,盖了方的盖圆的。如果叫我们看都会说这不是在折腾人吗?早就离开了。现在的善知识也不敢这样对待弟子,要这么对待弟子都跑光了。但是我们要效仿大善知识密勒日巴如何承事善知识。善知识对待弟子如何,有善知识的密意。我们不能以凡夫的心,世俗的知见,觉得师父得罪居士了,他不来护持你了,他跑了,这就是世间法的心,还在指责善知识的缺点,自己的船心有没有呢?我们应该想想,不是叫你来挑善知识的毛病,而是叫你来学作善知识,修善知识,完善自己。可是我们有些人却学了一堆的道理,用来照外面--法外镜照,觉得天下人都是妖魔鬼怪,就是自己不是妖魔鬼怪,这个是坚决不行的)以上讲的就是九心承事善知识,作为弟子应该依上所说去做。

  [科]庚二 特申修信心为根本

  原文:第二修信为根本者,《宝炬陀罗尼》云:“信为前行如母生,守护增长一切德,除疑度脱诸暴流,信能表喻妙乐城。信无浊秽令心净,能令离慢是敬本,信是最胜财藏足,摄善之本犹如手。”《十法》亦云:“由何出导师?信为最胜乘,是故具慧人,应随依于信。诸不信心人,不生众白法,如种为火焦,岂生青苗芽?”由进退门,而说信为一切德本。讲解:这一段文给我们讲了,为什么讲修信为根本?《略论释》102页:《广论》云:"净信为根本"。净信而言为本者,谓对上师生起净信,(就是对上师、善知识、三宝要生起净信,)则大乘万善,(万善根本从师出,你要有清净的信心,)由此而生,(信为根本,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如树之有根者然。净信有三种:一、洁净信仰,二、真实信仰,三、认识信仰,亦云(也叫什么呢?决定信仰)。佛之圆满功德,由精进来,精进由了解来,了解由信来,故说信、解、行、证。此就一般信念三宝者言,必见上师功德而生欢喜,方能谓之净信。(这样你观到善知识的功德了,生信心了,才欢喜。不观他的过失,观他的过失,你能学到什么东西?)以思德生喜,念恩知感,(以思德生欢喜,念恩、知恩、感恩、报恩。)兼此二心(此就是一般的信念三宝,具备这二心),故云为净。《宝炬陀罗尼》云:"信为前行如母生,守护增长一切德,除疑度脱诸暴流,信能表喻妙乐城。信无浊秽令心净,能令离慢是敬本,(信为前行如母生,信象初生孩子的母亲一样,守护增长一切德,未生者能令生,已生者令安住,辗转增长。德――功德,信是一切德本,暴流――《俱舍论》卷二十:极漂善品故名暴流。依经部解释就是:对于境界当中,烦恼不绝。我们修行人都知道"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这个道理,但是一烦恼了就不愿意做了。或者有一种顾忌心理,什么叫顾忌心理?"唉呀!我做这个事他烦恼了,我不做。"实际上,啥叫诸恶莫做啊?该断的恶绝对断,众善奉行是什么意思啊?不是说去找善事做,有善事就做,管他是谁呢?问心无愧就行,这就叫众善奉行,不是说"我要做了他烦恼怎么办呢?那我不做了"你这样修行怎么行呢?有顾忌心不行,就得我要做就做,这就是善行,善行就得做,这是佛制。恶就得断,这个不对,缺点毛病就得改,不用别人说。比方说,每个人都有习气毛病,接触长了我见到他会有烦恼,他不对,有缺点有毛病,该远离就得远离,当机立断,诸恶莫做,众善奉行。就得把持住,不要顾面子:"离开他我们俩就得翻脸啊,不行,翻脸了不行,围着他转吧!"这能行吗?修行就得懂得这个道理:应止则止,应断则断,应行则行。顾忌别人会不会烦恼,别人烦恼就不做了,你修行到底是为自己修解脱,还是为别人修的?是叫别人看的,还是为自己积集资粮的?于境界中,烦恼不绝,说名为漏,若势增上,说名暴流。烦恼不断,说是有漏,如果烦恼不但不断,还一天比一天多,这就叫暴流,象瀑布暴流一样越长越大,越厉害。谓诸有情,若坠于彼,唯可随顺,无能违逆,涌泛漂激,难违拒故。愿意随顺恶因缘、恶知识、恶友不敢违背,随着恶知识的暴流到处漂泊、散慢、到处晃荡。人们都说了:你是我善知识,你是我的一面镜子,你给我提缺点毛病吧。提了以后怎么样呢?提了以后下去就烦恼了:"好家伙,你上师父那里打我小报告去,你去告我的缺点毛病去。"烦恼心马上就来了。这样,有的人时间一长了我就不敢说他了,为什么?一说他他就找我的事,所以就是随着恶因缘、恶友,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了,我也不管了,实质上随顺了恶因缘,自己没有正知心。暴流有四:欲暴流、有暴流、见暴流和无明暴流。《瑜伽师地论》卷十七:暴流有六。谓眼暴流,能见诸色,乃至意暴流,能了诸法。广如彼论(广的象论上说的一样),信能表喻妙乐城。(表喻就是象征的意思,妙乐城就是法报化三身),信无浊秽令心净,能令离慢是敬本,信是最胜财藏足,摄善之本犹如手。《略论释》103页:世之欲求财宝者,以其能得安乐故。然有时不惟无乐,且反而因之生苦,甚或至於丧失身命。信佛则不惟能得今生安乐,即後世安乐亦复不失。故《宝炬论》说,信为殊胜宝藏。以世宝藏言,取有尽时,信佛宝藏则加持取之不竭也。世间想求财宝的人,为什么求财宝呢?因为吃的好了,穿的好了,得安乐。没钱的人觉得苦,追求钱、努力挣钱,为了过好一点,吃好一点。但反过来说,有的人有了很多的钱、地位,也觉得很苦恼。为什么?穷人有穷人的苦,富人有富人的苦,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钱的)怕人抢了、夺了、偷了,招来杀身之祸的事有很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学佛则不但能得今生的安乐,就是后世的安乐也不能失去,因为究竟解脱啊。所以《宝炬论》说,信为殊胜的宝藏,世间的宝藏都有取完的时候。就象世间什么都有掏空的时候,煤有挖空的时候,石油有采尽的时候,海里的东西也有掏空的时候,都是有限的。只有信佛的宝藏,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足,就是代表自己能够走向解脱之足。

  原文:《十法》亦云:“由何出导师?信为最胜乘,是故具慧人,应随依于信。诸不信心人,不生众白法,如种为火焦,岂生青苗芽?”由进退门,而说信为一切德本。讲解:《十法》亦云(十法是经的名字):"由何出导师?(《略论释》中讲:“以何到佛地”,引导我们走向佛地。)信为最胜乘,是故具慧人(具足智慧善根的人),应随依于信。诸不信心人,不生众白法(善法不能生长),如种为火焦,岂生青苗芽?(比喻:种子用火烧了以后,再种到地里后,怎么能长出青苗芽呢?)"由进退门(就是由信与不信两方面来说明信心的重要),而说信为一切德本。

  思考题59、云何修信为根本?

  原文:《宝炬陀罗尼》云:“信为前行如母生,守护增长一切德,除疑度脱诸暴流,信能表喻妙乐城。信无浊秽令心净,能令离慢是敬本,信是最胜财藏足,摄善之本犹如手。”《十法》亦云:“由何出导师?信为最胜乘,是故具慧人,应随依于信。诸不信心人,不生众白法,如种为火焦,岂生青苗芽?”由进退门,而说信为一切德本。

  《宝炬陀罗尼》中说:"信如前面的加行、基础,就象母亲生出一切,长养并守护一切功德,净除疑虑能够从生死的暴流中渡过去,信就象妙乐城。信心清净污秽就会离去,能够离慢是恭敬的根本,只有信心生起来,慢心才能下去,信心没有,你就高傲自大,信心就生不起来。所以说信是最胜的财的宝库,摄取善时就象手一样。"《十法》中也说:"以何到佛地啊?信为最胜乘,所以具足智慧的人,应当修净信。对于那些没有信心的人,不能生长善法,就象被火烧的种子一样,种到地里后,怎么能够发芽、结果实呢?"所以没有信心的人不能生长善法,有信心就进,没有信就退,所以说"有福方登三宝地,无缘难入解脱门",所以说信为一切的根本,"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

  原文:敦巴请问大依怙云:“藏地多有修行者,然无获得殊胜德者,何耶?”依怙答云:“大乘功德,生多生少,皆依尊重,乃能生起。汝藏地人,于尊重所,仅凡庸想,由何能生?”有于依怙发大声曰:“阿底峡请教授。”如其答云:“哈哈,我却具有好好耳根,言教授者,谓是信心信信。”信为极要,其信总之亦有多种,谓信三宝、业果、四谛。然此中者,谓信尊重。此复弟子于尊重所,应如何观?如《金刚手灌顶续》云:“秘密主,弟子于阿阇黎所应如何观,如于佛薄伽梵即应如是。其心若如是,其善常生长,彼当速成佛,利一切世间。” 诸大乘经亦说应起大师之想,毗奈耶中亦有是说。

  这段原文教授我们认识信的重要。仲敦巴请问大依怙:"藏地有这么多的修行人,然无获得殊胜德者,(为什么没有获得殊胜成就的人呢?)"依怙答云:"大乘功德,生多生少,皆依尊重,乃能生起。汝藏地人,于尊重所,仅凡庸想,由何能生?"(印光大师常讲:"要想得到佛法中的利益,需向恭敬中求,恭敬一分,得一分福,灭一分罪。恭敬十分,得十分福,灭十分罪。"这些从尊重中生。)有于依怙发大声曰:"阿底峡请教授。"如其答云:"哈哈,我却具有好好耳根,言教授者,谓是信心信信。"信为极要,其信总之亦有多种,谓信三宝、业果、四谛。然此中者,谓信尊重。此复弟子于尊重所,应如何观?如《金刚手灌顶续》云:"秘密主,弟子于阿阇黎所应如何观,如于佛薄伽梵即应如是。其心若如是,其善常生长,彼当速成佛,利一切世间。" 诸大乘经亦说应起大师之想,毗奈耶中亦有是说。信三宝清净信。信上师清净信,又称现实意乐信。信业果,就是认识信。信四谛,就是意乐信,亦名真实信(《略论释》103页)。

  帕绷喀大师说:信心有三种,这里所要修的信心,是指观师为真佛的「澄净信」。就是象水一样澄清、清净的信心。《掌中解脱》325页:雍增·耶协坚赞所著《心与心所释·明慧颈严》一书中解释说:『(1)澄净信,见三宝等具功德者之功德故,自心澄净,(2)胜解信,思惟佛所说缘起、业果理等,获得胜解,(3)希求信,如思惟四谛道理已,决定苦、集二谛为应断,灭、道二谛为应得,且知若如理勤修即能获得而生决定当得之念。』《成唯识论》第六卷第一页说:"云何为信,于实德能,深忍乐欲,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然信差别,略有三种。一、信实有。谓于诸法实事理中,深信忍故。二、信有德。谓于三宝真净德中,深信乐故。三、信有能。谓于一切世出世善,深信有力,能得能成,起希望故。由斯对治不信彼心,爱乐修证世出世善。忍谓胜解,此即信因,乐欲谓欲,即是信果。……此信自相……心净为性,……此性澄清,能净心等,以心胜故,立心净名。如水清珠,能清浊水。……又诸染法,各别有相,唯有不信,自相浑浊,复能浑浊余心心所,如极秽物,自秽秽他,信正翻彼,故净为相。有说信者,爱乐为相,应通三性,体应即欲,又应苦集,非信所缘。

  以上都是《成唯识论》卷六,关于信方面的解释,大家可以去看。

  如《金刚手灌顶续》云:"秘密主(就是指金刚手菩萨),弟子于阿阇黎所应如何观,如于佛薄伽梵即应如是(弟子对善知识应该如何观呢?应该象佛一样看待)。其心若如是,其善常生长,彼当速成佛,利一切世间。" 诸大乘经亦说应起大师之想,毗奈耶中亦有是说(毗奈耶就是指律藏。泛指根本乘的经典。)

  思考题:60、信有几种?此中之信为何等信?

  原文:信为极要,其信总之亦有多种,谓信三宝、业果、四谛。然此中者,谓信尊重。

  总而言之信有多种,比如说信三宝、业果、四谛等等,但是这里所说的信,是指信善知识。

  原文:此诸义者,谓若知是佛,则于佛不起寻求过心,起思德心。于尊重所,特应弃舍一切寻察过心,修观德心。此复应如彼续所说,依之而行。“应取轨范德,终不应执过,取德得成就,执众过不成。”谓其尊重虽德增上,若仅就其少有过处,而观察者,则必障碍自己成就。虽过增上若不观过,由功德处而修信心,于自当为得成就因。是故凡是自之尊重,任其过失若大若小,应当思惟,寻求师过所有过患,多起断心而灭除之。设由放逸烦恼盛等之势力故,发起寻觅过失之时,亦应励力悔除防护,若如是行,力渐微劣。复应于其具诸净戒,或具多闻,或信等德,令心执取,思惟功德。如是修习,设见若有少许过失,由心执取功德品故,亦不能为信心障难。譬如自于所不乐品,虽见具有众多功德,然由见过心势猛故,而能映蔽见德之心。又如于自虽见众过,若见自身一种功德,心势猛利,此亦能蔽见过之心。讲解:此诸义者,谓若知是佛,则于佛不起寻求过心,起思德心于尊重所,特应弃舍一切寻察过心,修观德心。(我们知道是佛了,我们肯定不起烦恼,不观过失。但是如果他不是佛,是善知识,如果不拿善知识作佛想,拿他作凡夫想,这时候就会观他的缺点毛病。所以拿善知识作佛想,就舍弃了一切寻察过失的心,应该修观恩德的心)。

  比如我们在修行当中,佛菩萨化现来考验我们,也不可能化现一个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骑着大象而来。如果这样你一看就知道是善知识、是佛,你会马上认识而恭敬。佛菩萨就得化现一个与你习气毛病相应的一个境,就像我们前面讲的那个故事一样:中南山一个老修行,在山上闭关二十年修悲心,觉得自己修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弥勒菩萨来考验他,化现一个农夫,扛着一个扁担,拿着一个烟袋,上山看见老和尚坐在树底下打坐,对老和尚说:"借个火抽一颗烟。"老和尚说:"我身上没有火,你要借火的话,茅棚内有火,在那里借火抽烟吧。"他说:"不,你身上就有火。""我身上没火,火在屋里。""你讨厌我抽烟,你不借给我。你没有慈悲心。""我身上真没有火。""你就是有火。"两个人就急了,这个时候老农夫拿着烟袋锅照着他脑袋"梆"地一下子,老修行脑袋上起了一个包,于是他坐不住了,追着农夫就打:"我身上没火你非跟我要火,你是不是有病呀?"追至悬崖处,农夫往悬崖底下一跳不见了。弥勒菩萨坐在空中就说:"你身上有火没火呀?""哎呀!有火!"于是赶快忏悔。所以善知识考验我们的时候,不可能现出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都是化现凡夫来考验我们的修行。如果现一个法相,你一看就是佛菩萨,你绝对不可能没有恭敬心,就得化现一个与你的习气毛病相应的相,来验证你的修行。所以在我们修行当中处处都是善知识,不要看是谁考验你,说不定是观音菩萨在考验你,这些不是从外表上能看出来的。所以我们说信为根本,一切众生都不可轻视,应该欢喜、赞叹、随喜。所以为什么对善知识作佛想,就是为了不寻求过失,能够起到思德心,思德的德就是指功德,于尊重所,可以舍弃一切寻察过心,修观德心。寻察过心,修观德心。寻察是两个概念,就是寻粗、伺细。《瑜伽师地论》卷30:『云何名为周遍寻思,谓即于彼所缘境界,由慧俱行有分别作意,取彼相状,周遍寻思。云何名为周遍伺察。谓即于彼所缘境界。审谛推求,周遍伺察。』这就是寻察过失心的概念。此复应如彼续所说,依之而行。(彼续就是指:《金刚手灌顶续》)"应取轨范德,终不应执过,取德得成就,执众过不成。"(你对于善知识应该取善知识的德,不应该观他的过失,如果你取他的功德,向他的优点学习,包括我们同修善友也一样,你向他好的地方学习你就成就,如果找缺点,找毛病,你就成就不了。所以原文说取德得成就,执众过不成。)宗大师有耳传要诀,传给东登仁波卿,"若见师过失,当认为乱识所见。"所以我们观过,失成就不了,观功德,才可成就。谓其尊重虽德增上,若仅就其少有过处,(少有一点缺点毛病)而观察者,则必障碍自己成就(观察善知识的一点缺点毛病,必定障碍自己成就)。虽过增上若不观过,由功德处而修信心(虽然他过失很大,但是你不观过失,就会由功德处而修信心),于自当为得成就因。是故凡是自之尊重,任其过失若大若小(对于善知识,不管他的过失大小),应当思惟,寻求师过所有过患,多起断心而灭除之。设由放逸烦恼盛等之势力故(为什么不观善知识的过失、缺点毛病呢?就是因为容易放逸和烦恼炽盛),发起寻觅过失之时,亦应励力悔除防护,若如是行,力渐微劣(慢慢地观过失的心就少了,没有了)。复应于其具诸净戒(其就是指善知识),或具多闻,或信等德(信就是具信。全部的《朗忍》有两个铁槛,一个是通达上师即佛心,第二个为生起菩提心,此二极不容易跃过。《金刚大续部》:“有云:谁为金刚持,为利有情故,而现凡俗相”。又云:“最后五万劫,我现闍黎相,应即于彼相,视为金刚持,而作诸恭敬”。上师即佛乃《金刚大持》所许,上师本来是佛,不过我们凡夫不认识,此处所修即在此,上师本来就是佛,非为上师本非佛,乃勉强观之为佛。不能勉强地把他看成佛,修法的时候他是佛,下来他不是佛了,他是凡夫,那就不行了。应该时时刻刻把他看成佛。萨迦班智达有云:“佛如红日当空,师如聚火之镜,日光虽盛,非假镜不能燃物,佛力虽大,非假上师不能利生,佛所做事业,今师亦能做,师宁非佛耶”?佛的事业,师父都能做,师父是不是佛呢?世间的人欲取一物,近者以手,远者即须假钩钳,我们人的业力,距佛很远,不能亲乘佛度,则应自假上师以作钩钳,这是《略论释》194页给我们开示的。),令心执取,思惟功德。如是修习,设见若有少许过失,由心执取功德品故,亦不能为信心障难。譬如自于所不乐品,虽见具有众多功德,然由见过心势猛故,而能映蔽见德之心(如果你总是找别人的缺点毛病,人家就是再有优点你也看不到,你把他看得一分不值了。我们常说:人没有十全十美的,没有完全的好人,也没有完全的坏人。如果你总是看别人的缺点毛病,而对别人产生反感,就看不到别人的优点了。所以如原文所说:然由见过心势猛故,而能映蔽见德之心)。又如于自虽见众过,若见自身一种功德,心势猛利,此亦能蔽见过之心。(如果自己总看自己的功德,这个心强盛了,时间长了,自己的缺点一点也看不到了,总觉得自己有修行,慢心一旦生起,哪会见缺点毛病呢?我们常说:"谦受益,满招损。"要知道"我慢高山焉能容德水"呀。太傲慢不行,修行人应该认识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这些都要通过学佛法才能明了。)原文:复次如大依怙持中观见,金洲大师持唯识宗,实相分见,由见门中虽有胜劣,然大乘道总体次第及菩提心,是由依彼始得发起,故执金洲为诸尊重中无能匹者。讲解:复次如大依怙持中观见(大依怙,就是指阿底峡尊者),金洲大师持唯识宗,实相分见(他们两个虽然持的见不同。实相分见,就是指唯识宗两大派:一个是实相派,也就是名为实相唯识派。对根识中,粗现之境,即如所现,许为实有。二是假相派,也名假相唯识派,对根识中,粗现之境,即如所现,不许为实有。)由见门中虽有胜劣(虽然他们在见门中有高的低的),然大乘道总体次第及菩提心,是由依彼始得发起(从他这开始得到发起的),故执金洲为诸尊重中无能匹者(阿底峡尊者认为金洲大师在所有善知识当中,没有人能比的上)。这就是《菩提道次第广论》第一卷所开示的全部内容,道前基础里面亲近善知识,我们还没有总结完,但是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先讲到这里。

  回向:

  寒冬、界恒恭敬整理

  起始页数:第28页  起始行数:第02行  停止页数:第33页  停止行数:第03行(《广论》第一卷终)

  内容:

  我们先根据思考题,对善知识这一章重要部分做一下复习:

  50、云何随宜略事修行?于相续中有假证德名,全无所益?

  51、善知识应具德相,自利德有几?摄他德有几?

  52、依博多瓦以何德为主要?

  53、由时运故具全德者难得,将如何择师?

  54、康萨仁波切与帕绷喀仁波切所立最低限度之上师德相是何?

  讲解广论原文:

  [科]戊二 能依学者之相

  “说正住具慧,希求为闻器,不变说者德,亦不转听者。”

  [科]戊三 彼应如何依师之理

  己一 意乐亲近轨理分三

  [科]庚二 特申修信心为根本

  根据思考题了解一下41讲所授受的内容:

  55、能依学者应具何德?一一详述之56、具不具如是德相,其利弊为何?

  57、依止善知识有二传记不同?宗大师如何评述?

  59、云何修信为根本?

  58、亲近善知识之意乐应如何作?

  九心承事善知识:1、孝子心,2、金刚心,3、大地心,4、轮围山心,5、世间仆使心,6、除秽人心,7、乘心,8、犬心,9、船心60、信有几种?此中之信为何等信?

  广论原文偈子:

  1、“说正住具慧,希求为闻器,不变说者德,亦不转听者。”

  2、“由堕党恼心,终不证寂静。”

  3、“应舍自欲,敬重安住,亲教轨范,所有论宗。”

  4、“彼于一切应舍自意,随善知识意乐而转。”

  5、“应当远离,亲睦无常,情面无常。”

  6、“信为前行如母生,守护增长一切德,除疑度脱诸暴流,信能表喻妙乐城。信无浊秽令心净,能令离慢是敬本,信是最胜财藏足,摄善之本犹如手。”

  7、“由何出导师?信为最胜乘,是故具慧人,应随依于信。诸不信心人,不生众白法,如种为火焦,岂生青苗芽?”

  8、“应取轨范德,终不应执过,取德得成就,执众过不成。”

 
 
 
前五篇文章

法空恩师讲《广论》42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43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44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45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46讲

 

后五篇文章

法空恩师讲《广论》40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39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38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37讲

法空恩师讲《广论》36讲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