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太虚法师:提供谈文化建设者几条佛学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4:54:21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太虚法师:提供谈文化建设者几条佛学

 

  一 彻底的因果论与现实论

  二 彻底的平等论与差别论

  三 彻底的社会论与个人论

  四 彻底的无常论与恒如论

  五 新文化的建设

  六 文化的定义

  文化建设月刊笫四期以来,关于中国文化建设的讨论,五花八门,诚可谓洋洋大观,但察其无论检查中国固有的历史文化,或考究资本主义文化与社会主义文化,对于在过现及将来中国的世界的文化有大贡献之佛学,大抵瞠目无睹,或语焉不切,未能于以深详注视;这是我今欲为提供几点佛学出来的本旨。

  一 彻底的因果论与现实论

  佛法的法,即指一切事事物物;而此一切的事事物物,莫非是因果性的。但于此一切事物,未尝索其因于未有之外,亦未尝求其果于已无之外。由过去的因成现在的果,辗转推溯其因则无始;由现在的果作未来的因,展转推征其果则无终。由余事的因成此物的果,辗转推寻其因则无边;由此物的果作余事的因,辗转推究其果则无中。如此、故一切事物中任何一事一物,莫非是无始无终无边无中的。无无因的果,亦无不作因的果;无无果的因,亦无不成果的因。换言之,宇宙现象莫非因果,不索其因、求其果于宇宙现象之外,其一一现象,莫不无始终、无边中,而为因果铁则之所范持,显见为莫非是历史性和联系性的;亦可谓是澈底的客观论、唯物论、机械论、命定论、必然论的。然即其中任何现实事物,莫不可为未来事物的开始,亦莫不皆是过去事物的终结;莫不皆是现存余物之边际,亦莫不可为现存余事的中心。如此、故一切事物中任何一事一物,又莫非是即始即终即边即中的。只从现实存在事物而推阐因果,即可从现实存在事物而把握因果。在人言人,则可从即终即始即中即边的吾人身心之活动,转变无始无终无边无中的宇宙一切事物因果,而为现实活力之所支配,显见为莫非是刹那性和独立性的;亦可谓是澈底的主观论、唯心论、意志论、无定论、自由论的。由因果论故,法无自性,诸法无我;由现实论故,我为法王,于法自在。

  二 彻底的平等论与差别论

  一切事事物物,近而吾人,远而万有;大而日局星海,小而微尘电子,莫非是因果性的,同时又是现实性的。故随拈一法,皆为法界,随一事物,皆全宇宙,绝无可为独特的、绝对的、最先的、最后的、非果之因或非因之果──如一神教所谓的神,唯心哲学所谓的心,和唯物哲学所谓的物,故为最澈底的平等论,亦即是无神论、无元论、或一如无变异论。然就每一事物现实而望其余一一事物现实,彼此宛然,自他宛然,先后宛然,胜劣宛然;则其程度之累差与形性之别异,又不可以偻指计,故又为无数之差别。由差别故,圣凡有异:圣之中,又有下乘圣、中乘圣、上乘圣中过程之菩萨与究竟之佛陀;凡之中,又有人而上之天等,与人而下之畜等。依正有异:依报中,有天界、人界、净土、秽土等;正报中,有胎生、化生,圣身、凡身等。色心有异:色物中,又有内五根与外六尘等;心识中,又有八识心王与五十一心所等。假实有异:假法中,有时分、方位等;实法中,有种子、现行等。相性有异:相事中,有五蕴与十法界等;性理中,有虚空无为与真如无为等。而人类身心世界,则为最完具此差别诸法而最能转动此差别诸法者。由此、依人心于平等差别诸法之觉不觉:或不觉而创造诸退化业,因而受堕畜等诸劣果集成苦世界,或觉而创造诸进化行,因而致升天与罗汉、辟支、菩萨、佛陀诸胜果集成乐世界。而人生世界之意义和价值,即在能走上进化之阶程而不再退堕流落。菩萨佛及其净妙乐土,即为人格及人世界进化之阶段与最高成果。由此、故又为人神论,心元论,或进化有阶向论。

  三 彻底的社会论与个人论

  佛陀证明一切法皆众缘所成,任举一事物,其直接能生起能长成的必要众缘,虽为各别之有数条件,而就其辗转能作关系之缘的,则无限极。此不唯外在的关系如此,而内在的关系亦如此,故随一事物皆是宇宙性的。就人切近言之,即可谓随一个人皆是社会性的,所谓‘人固然一生下地后便长养于社会之中,而他之造社会现象根本是站在社会中的,这完全是把社会作用于他的又反作用于社会的一种过程。’所以、人是无个人的,众生是无我的,诸法是无自性的,只有社会,祗有众缘。然此一事物是宇宙众缘成的,而于一般的众缘,别成要泛顺违差异;且缘成此一事物而非其余事物,这由在生缘中各有其特殊因种故。再之、此一个人是社会众缘成的,亦于一般的众缘别成亲疏利害差异;且缘成此一个人而非其余个人,这由在生缘中各有其自然个人故。一切法缘生性空义中,必明一一法种子因义,乃可全明一切法仗因托缘而生成的实相。人生来是社会的义中,亦必明各自然个人,乃可全明社会作成人而人亦作成社会之实相。所以、虽无自性法而非无因缘所成之此法,及此法为缘所成之他法,虽无常一我而非无和合相续之此我,及此我为缘所成之他我;虽无独个人,而非无自然及社会所成之众个人,及由众个人所集成之社会。由此资本主义文化核心之个人主义虽有所偏执,不免今后之崩溃,亦未尝不握得一分的真际,故能造成近代灿烂的文化。集产或共产主义文化核心之社会主义,虽亦能握得一分的真际,可有造成将来文化的倾向;然亦以偏执,在进行中已窒碍难行。例如共产主义并不能变革资本主义极盛之英、美、法等国,迨于未造成资本文化的俄国握权后,仍不能不退而为资本之建设。要之、有见于孑无见于群,有见于群无见于孑,皆侧倾一边,致分为两个阶段,斗争莫决。若应用佛说因缘生法,因故、社会必生起于个人,缘故、个人必长成于社会。复次、离缘则因不成因,个人是社会之个人,无社会以外之个人;则个人主义之资本文化可融解于社会。离因则缘不成缘,社会是个人之社会,无个人以外之社会,则社会主义之集产或共产文化可引生于个人。如是、乃能不破坏近代的文化而导入将来的文化。

  四 彻底的无常论与恒如论

  佛说诸有为法的无常,不但根身的活死与器界的成坏,尤在色心等一切皆刹那生灭而引续不断,演化无尽。辨证法以矛盾的“对立又统一”、“统一又对立”说明变化,仅能说明诸有为法无常律中之一部分。且无论黑格尔的唯心辨证法和马克思的唯物辨证法,皆原本于非辨证法而终归于非辨证法。故其辨证法仅适用于“已由统一而现矛盾”、“将由矛盾而求统一”之过程中间,不如佛说有为诸行种现无始而生灭不住,虽至佛果不断常与无尽常,亦刹那生灭之彻底。然澈底无常如何而又澈底恒如?则由有为法因缘所生,起唯缘起,灭唯缘灭,一切皆无自性。无自性故则无“定体”可据之以定生灭,所以无实刹那相及实生灭相可得,亦无实无常相可得。无实刹那生灭无常相可得故,无自性实性遍一切无常法中常恒如是,所以当处无常而当处恒如,非由常如起无常复归常如,乃于无常而即恒如。达无性实性常如如故,则妙慧遍照而不为彼此生灭方时蔽碍;能极照达遍诸方时中彼此生灭幻相,幻无定体,则于矛盾对立即见矛盾消解。不待阶级斗争而阶级俄已融化,只在人心之能了如而达幻。

  五 新文化的建设

  以上所论四义,世界人类理智发达至今日,应已可能了解;且现代人类进步之理智上,于一切哲学及宗教等,舍佛法应已无从获得如此满足。故佛法实为现代最进步的人智上所必需的归趣,而佛法对于今后人类最大之贡献即在于此。然上所论乃为佛法建设现代世界文化之意义,而对于建设现代中国文化更有何特殊之要点?是则一因佛法传存中国者最为完备;二因佛法在中国将二千年,与中国历史文化礼俗习尚早皆渗透,而尤普遍深入多数庶民心理中,成为国民的精神要素。但于佛教文献,中国人民心理中所蕴藏的大乘佛法精义,大多尚待人掘发阐扬出来,流贯到一般的思想信仰行为上去,乃能内之化合汉、藏、蒙、满诸族,外之联合东亚、南亚强弱小大诸族。以二千余年之佛教教化关系成亚洲东南各民族大联合,协力将大乘佛教文化宣达到亚洲西北以及欧、美、菲、澳,融摄近代的个人主义文化与将来的社会主义文化,造成全世界人类的中正和平圆满文化。中国于佛教文化,有可因藉之便利,有待发扬之需要,有能化合联合佛教民族复兴之关系,有可融摄创造世界新文化之希望,这是今日作建设中国文化运动的人所特须注意的。化合中外文化以创造新中国文化及新世界文化,在中国当以三民主义为之枢,而大乘佛法为联系。若反儒化之旧或全趋个人的、社会的欧化,则内无以化合藏、蒙等,外无以联合日、印等,而分据封建的个人的社会的各一文化阶段,但相斗争而无融摄创造之可能。故大乘佛法实于建设中国现代文化有非常的重要性。

  六 文化的定义

  末了、欲再略论文化的定义。对于文化,中外的人不知下了多少定义,有与文明对举的,有谓包举文明在中的。据我的意思:文化乃是与“素朴自然”相对的,人类从素朴的自然人世,为适应人群求生存、求安善、求进步之需要,乃创造文化的人为人世;故与“素朴的自然物”相对的“文化的人为事”之一切,即名文化。由人群的求生存乃产生经济文明,由人群的求安善乃产生政治文明,由人群的求进步乃产生宗教、哲学、科学文明;文明乃是文化活动的成绩,所以文化乃是“人群求生存、求安善、求进步所起活动工作的总和”。经济、政治、宗教、哲学、科学的文明,既从满足人群要求的文化活动产生,当然是有其交澈互通辟系的:生存藉安善、进步乃成更丰富的生存,安善藉生存奠其基,而进步成其功;进步依生存、安善而起,复率生存、安善而俱进步。所以经济长养于政治……科学等中,复能反长养政治……科学等;乃至科学长养于经济……哲学等中,复能反长养经济……哲学亦然。例如科学于自然科学外,亦有关于经济、政治等科学,而哲学亦可有经济哲学政治哲学等。然经济、政治、比较是文化产生的成绩文明,而科学、哲学、宗教、比较是能产生文明成绩的文化。所以叶青在“论资本主义文化与社会主义文化”一文中所说文化与文明的区别,是比较正确的。平常对科学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或另分思维科学,吾意科学固皆是文化的,但就其所研究的对象以为区别,则与“自然科学”对举的即是“文化科学”,可将社会科学、思维科学的名称废除,概括称之为“文化科学”。此文化科学所研究的对象即是文化,在文化科学中则哲学、宗教亦为其研究对象的一种文化,亦犹政治、经济之为其研究对象的一种文化。佛法从表扬其特质方面,以非一般的科学、哲学、宗教的定义所能范畴,故可云非科学、非哲学、非宗教的;但而不得云非文化的。而且从贯通方面说,则可云佛法为融贯科学、哲学的宗教,所以在科学、哲学发达进步到现代的人群,佛法实为唯一的宗教,亦为综合的圆满的最高文化。平常的人误解佛法为悲观的,厌世的,殊不知佛法的否定自然,否定人间现状,但为督促人生向上进步、而改造自然界、创造新宇宙的一种革命的策略。所以、在革命救国救世的三民主义中国文化建设中,佛法可为其最伟大的精神动力!(见海刊十六卷五期)

----------------------------------------------------------------------------------------------------------------

更多太虚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太虚法师:怎样建设现代中国的文化

太虚法师:中国今后之文化

太虚法师:佛教最要的一法与中国急需的一事

太虚法师:发扬中国文化与佛教以救国救世界

太虚法师:转移风气运动的原则

 

后五篇文章

太虚法师:中国文化之佛教因素

太虚法师:佛教对于中国文化之影响

太虚法师:旧新思潮之变迁与佛学之关系

太虚法师:佛法对于现代人类的贡献

太虚法师:佛学与新思想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