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传喜法师:寻求心灵的康复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5:35:07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传喜法师:寻求心灵的康复

 

  ——传喜法师对信众的开示与劝导

  2009-05-24

  妈妈:他工作也不要做了,说了半天不清楚的话,我们也听不懂。师父,他到底做什么工作好?他说阿弥陀佛什么的很精通的,我说你信佛也不是这样的,也不能乱讲的。他人很昏,本来好好地在工作,现在不停的东跑西跑,一定要到杭州去,他心就是不定,我问他,他自己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师父,您发发慈悲心,给我指点一下,他究竟做什么工作好?他说了一大堆,我们也听不懂。亲戚都说要送他上医院去,我只想问他是不是要到医院里去?

  师父:来,你说说看。

  儿子:师父,弟子就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我该做哪方面工作,心能够比较安定?

  师父:你现在做的那个工作,你是不喜欢还是什么?

  儿子:就感觉没有意思,那个工作是派出所的,就把人关关进,放放出,就这样玩来玩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混日子,一点意义都没有。

  妈妈:你跟师父老老实实地讲,没有关系的,现在人也没有,你全部跟师父讲,请师父帮忙。

  儿子:主要是我想见台湾的一个歌星,名字叫张**,就是想见见她,其他没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想见她,也不是说有什么想法或者想念什么的。她现在这样的话对我们都有伤害,她好像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信仰基督教,唱流行歌曲后,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很可怜!我跟阿姨讲的是,能否把她转过来唱佛教歌曲,这样子的话对弘扬佛法我想应该比较有好处。

  师父:你见过她吗?

  儿子:我只是在网上跟她聊过几句话。

  师父:她来过中国大陆吗?

  儿子:她经常在中国大陆演唱,也来杭州开过演唱会。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对她特别敏感,上网的话时不时的会查她的照片,会朝那方面去。

  师父:她是男的,女的?

  儿子:女的。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没有那种意思,我的意思就是说,我能够做什么?自己能够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不想在家里每天混日子。

  师父:这个想法还是可以的。

  妈妈:他就是跟我讲,浑浑噩噩的在家里没有意思,要到外面弘扬佛法,可怎么去呢,师父?

  师父:弘扬佛法?你自己还昏头昏脑的,你现在自己在哪里?

  儿子:我没说要弘扬佛法,我又没出家,怎么弘扬佛法?

  师父:出家了也没这么简单,出家了还天天拜,忏悔呢!

  妈妈:他不能安心念佛,一下清一下混的在家里。到杭州灵隐寺整夜不睡的。说他昏,他电话打回来非常清醒,灵隐寺怎么清静,怎么好。昏起来就是晚上不睡,外面跑。

  师父:你觉得这个是问题吗?

  儿子:我觉得这个不是根本问题,只是表面的。

  师父:对啊,根本问题在哪?

  儿子:问题在于,我可能呆在家里工作的话不适应,可能在这里。为什么老是家里呆不住?那时候在杭州呆了很多年,就不想回家,就有这种感觉。然后回家后,在家里呆的很不舒服,感觉整个头很迷糊,不清醒,整天自己好像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心里可能明白,但是行为已经决定不了。

  师父:你来到寺院觉得清静吗?

  儿子:清静。

  师父:脑子清醒吗?

  儿子:应该还好。

  师父:那你在杭州那几年,你觉得有问题吗?没有问题,你怎么会再回家呢?

  儿子:有问题。

  师父:这个问题现在解决了吗?

  儿子: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

  师父:解决了吗?

  儿子:嗯,思想上面的包袱应该是没有。

  师父:你经常找她是什么样一种想法呢?

  儿子:我只是感觉阿姨人很好,可能觉得阿姨能够帮我忙,在事业方面或者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阿姨接触的话,好像是无意中的一种缘分,但是接触了以后就觉得跟阿姨很亲近。究竟的话,师父说的跟阿姨有什么想法或者什么,我感觉我对阿姨没有任何的思想,只要阿姨她过得比较开心就行。

  妈妈:他叫老婆不要工作,自己也不工作,这样两个人到底怎么办呢?现在他老婆还不知道他有这样的病,今天在家里哭。他心不定的时候是东跑西跑,晚上不睡的。

  儿子:师父,弟子从小就是喜欢唱歌跳舞,感觉这个一个是能表现自己,另一个就是能感染大家。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就跳迪斯给大家看,大家都很开心,不是说我是明星,我觉得让大家快乐我就很开心。

  师父:你现在的生活方式是让大家不快乐啊,妈妈讲的听到没有?你爱人在家哭呢!

  妈妈:他现在发病了,伤身体不得了,他说自己没有办法,人好像瘫痪一样。

  师父:你要意识到你现在的这种状态,知道吗?不是正常状态。

  居士:他发病的时候,到处放碟片。电脑里是慧律法师讲,电视里您的碟片,慧律法师的碟片,海涛法师的碟片。电视也放,电脑也放,车子上也放佛号,就是这样子。师父,你说我是到医院里去,还是到哪里去医他这个病呢?我想也想不通,我也要发病了。他说要到台湾去一趟,这台湾怎么去呢?我问他,去台湾什么目地?除了听讲经之外,就是听张**的歌,一直唱个不停。

  师父:什么歌?

  妈妈:张**的歌曲。

  儿子:张**,中央电视台都放过,她很会做梦,就做那种像……

  居士:你管她管得那么多干什么?

  儿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我觉得她年纪也跟我差不多,然后她二十八岁就这么厉害,整个中国,乃至其他一些国家,(她的歌声穿透力特别强。)年青人真的很崇拜她的,比一般的明星还崇拜,所以我感觉她如果转唱佛教歌曲的话,那这样是不得了的事情。

  居士:你有这个能力吗?

  儿子:那要见到她之后再说。

  师父:你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很奇怪啊?这想法你自己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儿子:我觉得奇怪,但是……

  师父:如果我们现在演一个舞台剧,你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我是张**,你现在见到我,你跟我讲这些,你觉得这个戏能好演吗?我从来不认识你,你一来跟我讲这个,你是我的谁啊?现在你的妈妈跟你讲话,你还不听呢,养了你这么大了。你的爱人都怀了你的孩子,在家里哭呢,你不伤心啊?这你都无动于衷,你跑去跟她讲,她跟你什么关系啊?

  别人有宗教信仰的,而且已经唱歌这么有名了,你凭什么跟她讲?你要歌唱得比她好,盖过她,她倒也佩服你。嘿,中国大陆来了一个,比我厉害,歌词做得比她好么也好。你嗓子也没她好,歌词也不好,你什么也比不了,你跑去说服别人,凭什么呢?别人不当你神经病啊!你这想法是不是有一点……你再这样下去,不要送你去医院啊!

  妈妈:亲戚说送医院。

  师父:中国不送你,台湾也要送你到神经病医院去!还见呢,你见也见不到啊!别人有经纪人的,站岗有门卫的,你要见,总有一个理由。就是唱歌,别人从台上下来,还有两个保镖保着,这么简单啊?想见。

  妈妈:梦做了这么长时间。

  师父:脑子有没有问题?我们在分析,你脑子想想看,趁着在寺院里清楚。眼面前自己的责任不挑起来,从小爸爸妈妈把你当宝贝一样的养这么大,这么大还不省心。

  有个工作,那是衣食的需要,自己的兴趣要靠你培养的。你要找一个要自己感兴趣的,又能够赚钱养家糊口的,哪有这么多好事情啊!别人大学毕业,不对口的工作还多得是呢!你现在不要说其他了,连自己正确的位置都找不到,问题这么大。要注意自己形象,有家庭的人了。阿弥陀佛真的要念到心里去,要做一个定海神针,能把自己乱乱的心能够收住一点。

  妈妈:他在一百元的钱币上写“阿弥陀佛”。

  师父:那是犯法的,你知道吗?人民币有保护法的,你做个公民这个最基本的法则都不知道啊!你写,那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阿弥陀佛这么尊贵,你到处瞎写,最起码的这个准则你知道吗?你要尊重佛,也要尊重国家的人民币啊!人民币上面有国徽的,这个行为既犯国法也犯佛法,你有没有想过?《人民币保护法》你知道吗?私自在人民币上写字是犯法的。人民币作为一个公众的流通货币,是国家的一种象征,你这样胡写乱画的。

  做什么事要想一想,三思而后行。心不要往外,往里面,问题在里面。家里这样对你好,你的心还觉得家里不好,这是你心有问题,不是家有问题。

  妈妈:我们吃得差点不要紧,只要开开心心就好了,他就是不安心。现在两个人工作都辞掉了,怎么弄呢?

  师父:你现在都这么大了,也用理智想一想,你那个医院进去一次两次,你现在要想一想的。不是你妈妈进那个医院,你妈妈如果进那个医院,我家里妈妈神经病,喔,我住不下,现在是你有问题。

  你就是学佛法,都要偷偷学,佛法是特别的一种。因为你现在还不是很正常,你如果说你是佛教徒,连佛都丢脸!学佛人怎么是这样子?别人以为是学佛学出来的呢!其实不是学佛学出来的。佛只不过是来帮助你,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当别人羡慕你的人格了,尊重你的人格了,你才能告诉他我是佛教徒。现在还不正常,最好都保密,不要讲,讲的话连佛的脸都被丢掉,知道不知道?

  妈妈:亲戚是说他学佛怎么学成这样的啊?

  师父:所以这个你们要解释。

  妈妈:要么他脑子有问题。

  师父:是的,要么人家说你师父也是有问题,带个徒弟也有问题,对不对?这好说的啊?

  特别是你爱人现在已经怀孕了,你知道现在对她有多重要啊?你让她伤心的话,全天下都伤心啊!这时候你要好好地,安安静静的,为了你的爱人,你真的是要付出你的爱,你知道吗?就是平常的一个路边人,也要引起你的悲心的,恻隐之心的,更何况你跟她有生死的约定。

  工作再不好,你要忍着,你觉得没有兴趣,培养兴趣。那惩恶扬善,惩罚坏人,你也是尽社会的一个责任。这个工作岗位对社会是需要的,虽然你本人或许觉得没有意思,但是对社会是需要的。作为社会的一份子,你做这个工作没有兴趣,也要培养出一份兴趣,要找到一个理由来喜欢自己的职业。这个大脑,头这么大,这个不会转啊?

  就是说你工作稳定,按时下班。上班上没有办法来抒发你的情感,那就把它养着,养好了回去,爱你的妻子,为你小宝宝祝福,用武之地很多呢!

  让别人开心,你也很开心,现在首先让你的爸爸妈妈开心,让你的爱人开心,你让肚子的小孩开心,你现在就是要制造这个,你一旦制造这个,你还了得啊!

  妈妈:师父,他做的时候人很昏的,有时候又很清爽。

  师父:是的,清楚的时候很清楚,就是思路要把他理正了知道吗?不思邪,邪是什么啊?不是正的。想你该想的,把精力用在你该做的上面,就那一样你这一生都可以去做。做好了,人成即佛成。

  做菩萨,你先从家里做起,家里不能利益,你利益谁啊?让家里人都下地狱了,你还让外面上极乐,这有可能吗?

  妈妈:一下说到西方去,一下说……现在我搞也搞不清爽。

  师父:妈妈不是不信佛,妈妈也信佛,也支持你学佛。

  妈妈:是呀,学佛我们是支持,像他奶奶说的,我们从小全部念佛的么,学佛的人家是很善良的。他奶奶哭啊哭死了,我的孙子弄到这样!他就是目标非常大,读书的时候目标很大。

  师父:小孩子的时候很天真的想法,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伟人是从平凡人做起的,不甘于做平凡人,那就是废人知道吗?不单伟人做不了,还是个废人!

  妈妈:他奶奶说,书读到现在,杭州去了这么多年,会弄了现在这个毛病。

  师父:好高骛远最后所招致的是狂魔,你知道吗?你现在做的这个就是狂魔,发狂。修行修得不好,也会招致这个的,狂的禅,也有那样的。修行修得不好,想着要成佛,一下子狂魔招上了,然后关房也不住了,茅蓬也不住了,天天山里走,走来走去像鬼一样的,最后自己……

  妈妈:后半夜时,他自己的新房每一间灯开开,每一间香点好,窗户么打开。

  师父:这就是有问题,要控制住自己。

  妈妈:他自己总控制不住。

  师父:要把你自己的男子汉毅力拿出来,不正确的想法,不正确的行为要控制住,这才叫有正念,你正念都没有了。

  妈妈:他吃镇静药也不灵,吃了也不睡。

  师父:那是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又把你送到医院吃镇静药,对不对?能管得住自己那最好,上上大吉。

  就像你在派出所一样,有的人犯罪了,他也是这样,他也管不住自己。当你问他,你做事情对吗?不对。不对为什么去做?没管住自己。没管住自己,谁管啊?没管住自己,王法会管他的。在家里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会管,满了十八周岁就属于国家管,语言、行为都是有准则的,这个准则要靠自己,这要知道。

  妈妈:晚上自己管不住,要走出去就走出去。

  师父:你开车的话遵守不遵守交通规则啊?红绿灯会不会乱闯啊?会不会?

  儿子:不会。

  师父:不会,开车有交通规则,有红绿灯。我们做事有没有红绿灯?要想一想这个念头好还是不好,那个就是红绿灯。是好的,可以。不好的,不可以。在那边等,三分钟也得等,懂吗?

  妈妈:前面车子开到宁波来,看不到了,思路不清爽,路看不到。

  师父:这个地方这么好找,鄞县大道一直开到底,天童寺这边这个方向一拐一直开到底,再一转进来就到寺庙了,这么简单的,为什么开不到知道吗?有业障。

  你身上有众生,讲到底了就是这样,你自己要知道这个,配合着怎么解决。控制到你一个年轻人高兴死了,它不敢到师父这里来,是不是?

  多长时间没来了?作为居士,叫近侍男,近侍女,要常常亲近寺院,亲近师父的,不能自己闭门造车。

  妈妈:师父,没办法了,加持他,让他业障消掉。

  师父:自己把心细下来,到底什么东西进去了,它是男的还是女的?分析。它为什么进我的身体?跟我是有缘还是有冤?还是乱撞撞进来的?你跟它沟通,念经回向给它。

  自己要知道自己是个病人,这样子就不会想当然。就想到我是个病人,我这个念头对不对?你自己先要防着。你自己不当自己是病人,还认为是正确的,反过来,会把别人当成病人,知道吗?别人都错了,你是对的,其实这个世界都对,就是你错了。

  居士:他就是颠倒。

  师父:颠倒了嘛,认为你自己对的,其实你自己有问题,知道不知道?自己有问题,分析这个问题在哪。

  妈妈:我跟他说说,他还说当下放下!还说到处是阿弥陀佛,你信佛这样的啊?

  师父:是这样的,你讲的理论是对的,到处阿弥陀佛,那你妈妈也是阿弥陀佛,你有没有好好地恭敬你妈妈?你爱人也是,要生出来的小孩也是。他没觉悟是凡夫,虽然没觉悟是凡夫,但是你如果觉悟一点,那他们都阿弥陀佛,你为什么不恭敬他们?

  妈妈:平时讲话非常尊重,等到他不对了,我这个妈被他骂死。

  师父:平时非常好啊?

  妈妈:非常尊重。

  师父:是的,他是一个好孩子。

  妈妈:等到发病了,我这个妈被他骂死。

  师父:他一那个了,连眼神都不对了,都放绿光了,对不对?

  居士:看见他的眼睛怕的,当时那个地方过来,我的胆子也很大,我说他有问题,这个眼睛多少吓人!

  师父:所以要知道现在有问题,然后配合怎么来解决,那这样就不会去精神病医院了,也不用吃镇静剂了。你自己已经能够把它抓住、防止了,你防止了,它就没办法控制你,虽然在里面,你可以控制它,你如果不知道,那你一失念就被它控制了,对不对?你已经有几年的经验了,应该要知道这些。

  第一次来住了很久,这时候主题应该很明确,应该知道你的问题在哪。慢慢慢慢又忘乎所以,不知道了,一忘乎所以又被它控制住了。一被它转过去,你做不了主了,它要向东就向东,要你半夜走,你就会像鬼使神差的半夜走了,火车乘到哪里了还不知道,嘿,我怎么到这里了?为什么会到那里?半夜里跑出来,没有理由的。有时候是它拿你玩,你知道不知道?

  妈妈:他控制不住,师父,想想办法让他控制住。

  师父:你要知道防护住,我就不听你的。在我这边,我想学佛想求解脱,你如果想学佛想求解脱,也可以给你机会。如果不想,我也是决定要想。我们想,它不想,那就不是一种业力,它也没办法在我们身上保持多久,慢慢就会弹掉。它如果也想学佛,那更好超度了。

  我们人有肉体,这个业报很坚固的,反而它的业报没这么坚固。它真对三宝生起恭敬心,它很容易见到莲花,见到阿弥陀佛的光,很容易超度掉。它如果真的想解脱就很容易超度,问题也就解决了。它不想解脱的,它也没有这个福德呆在你身上。

  你自己想求解脱,你常常礼敬三宝,读诵大乘经典,那你身上的正面力量越来越加强,它不想学佛也会反弹掉。但是你不能失正念,你如果失了正念,不知不觉被它弄成一体了,那就糟糕了,你被绑架掉了,就这么简单一个问题。

  你到医院里,到神经病医院他们不知道的,他们没有办法的。文一点的,他给你吃镇静药。武一点,五花大绑,一个镇静针一打,往那个床上一扔,绑上。你里面住过的,什么样都有的,这个忧郁症、躁郁症,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附体,打镇静针,吃那个药没有用,只会残害人,一起堕落下去。

  妈妈:他爸爸不晓得,说这种脑子不清爽,就带医院里去医,医院里呆进。他说我不是神经病,我不是神经病,医生说他绝对是精神分裂症。

  师父:别人在讲的话,也没讲错嘛,他是从医学现象上来说。我们现在从这个角度上看,应该是。但是从他们的角度,他们也没有办法来解决,所以他们只能弄那样的药来麻痹你的神经了。

  妈妈:他说医生绝对有问题。

  师父:反而医生有问题了。

  妈妈:他要反驳人家。

  师父:医生吃饱了没事干啊?这是他的医德!社会上都这样失控的人那还了得啊!都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也是保护,就像派出所一样的,派出所知道你犯法了,把你关进来。去神经病医院,不知道自己有病的,所以才叫有病,个个知道自己有病,那就没问题了,自己好控制的,不用强迫的五花大绑打镇静针了。像现在你还可以,你掌握得住,掌握不住,那只有那边去打镇静针。

  所以你从事的工作派出所,和那里是同样的道理。一个是脑子有问题,但是还没有造社会伤害,可是别人已经受不了了,没办法送到那里面去了。还有一种是脑子有问题,已经造成社会伤害了,管你三七廿十一,是不是神经病呢,先关进去铐子铐上,你再躁动,拿个电棍弹你两下,让你平息下来,派出所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神经病,法院法医来了鉴定以后再说,当下你对人造成伤害,马上关进去手铐一铐。

  一样的,那个神经病他只不过脑筋有病了,他还没有造成对社会有伤害,但是已经伤害到别人感情了,特别伤家里的人。家里人当然不可能把你送到监狱里去,他只会把你送到神经病医院去。

  妈妈:我们亲戚也说把他送到神经病医院。

  师父:你伤害到大家心了,知道吗?大家都关心你、爱你。不爱你的话,管你呢,不要说半夜跑了,就是裸奔也没人管你,又不是自己孩子。是自己的孩子,你说你心痛不痛啊?那不正常的。

  妈妈:老婆在家里,他一天到晚在外面跑。

  师父:就是,你爱人在家里怀孕了,你怎么想?于情于理都不对啊!你爸爸妈妈不伤心死啊!爱你啊!不爱你算了,不相干算了,所以爱你的人、跟你相干的人都痛心疾首。不正常怎么办?打也没有用,骂也没有用,只能送神经病医院。

  所以现在你自己要知道,你自己有这种病态的,你要防护好,那它就没办法。再加上积极地学佛,可以解决,但是不是说立竿见影,各有各的缘分的。

  妈妈:每个人病情不一样的嘛!

  师父:是的,每个人病情不一样。有的人很简单的,昨天我们这法会,有个信众腰痛得床都起不了,趴在床上打电话,结果牌位一写,马上好了,床上爬起来了,你说快不快?她的附身很快的,写个牌位就解决了。

  有的人是自己还不懂,她堕胎身上有这个东西,以前我那个弟子给他家里佣人写了一个牌位,他家佣人还不知道,写了个牌位。再问他佣人,说好了,不痛了,她还不知道为什么不痛呢!

  有的很简单,有的不是那么简单。有的还一直往里钻,从表皮往里钻,从肢体往内脏里钻,从内脏往心里钻,从心里往大脑子钻,它要控制你的中枢神经的,知道不知道?不一样的,错综复杂的,这是真相,你要配合好。

  妈妈:师父,要么给他单独超度?

  师父:单独超度?要知道,你防护好了,然后再超度,你自己不防护好,我超度掉了,你又招来十个八个一千个,这个没有用的。一个生命他是开放性的,我给你超度了,你又吸进来多少?我还给你做精神保镖呢,我拿金刚铃跟在你后面,你来了我给你超度,没有那么一回事的,每一个生命是开放性的,懂吗?

  儿子:我在家里面的感觉像潮水一样呈波浪形的,一下没有了,心就很清净,一下很多的一群过来,吃不消只能对自己家里人发泄,让他们能够稍微……

  师父:所以这些你自己总结,要把心安住下来。比如说来那个,你更加的要回避,你慢慢处理。或者那个时候来庙里一趟,或者什么都可以,但是你不能把这个发泄给家人,家里人是无辜的,他们不知道,你这样就会认为是真的,然后就会很伤心,懂吗?

  居士:他为什么经常打我电话,打了多少个电话啊!打起来一两个小时。

  师父:你打电话给她干吗?不可以的。

  居士:阿姨也快神经病了,你要负责的噢!

  儿子:我也没有学佛,只是了解了一点佛法,我看我们两个人业障都背得很重,两个人傻乎乎地在那边,人家都把我们当神经病一样的。

  居士:在哪里啊?

  儿子:不是在哪里,就是我们两个人背了很多业障,所以才造成一些违缘,很多事情让大家都搞不清,搞得很烦。

  师父:到底两个人是同病相怜,还是同病相惜,还是什么?比如说两个病人如果去找医生的话,那是可以的。医生不找了,两个病人自己在那里了,如果真实是这样的,也不对,如果不是的话,如果你把她当成是医生,那也有道理。你现在把她也当成病人一样的,也是业障很重。

  居士:他一直称我业障重,我说业障在哪里啊?你自己管住自己。

  师父:现在你管住自己就行。你把她当你师父还是什么?你是把她当成师父,你让她治你的病,还是她也有病,你们两个同病相怜,有共同语言?

  居士:他觉得我有病,我觉得我没多大病,有病自己治嘛,自己克制。

  儿子:在家弟子、出家弟子,共同的心愿就是为弘扬佛法,让大家都知道这个真理,让大家都看到,我想师父也这样。但是有些东西可能因为我们事情都要一起干,不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就可以把这个事情干的很圆满,就像演电影一样的,我是当什么角色,像阿姨当什么角色,我不清楚。

  师父:首先你们自己得处理好自己,要于情于理都能讲得通。我们可以是一个凡人,但是不可以做一个不讲理的凡人,凡人也有好人与坏人,我们要做一个好的凡人,要做一个通情达理的凡人,懂吗?能通情达理,这个就是靠正觉,佛性就不离其中。所以就是一个圣人,一个佛菩萨,他也要示现一个正常的凡人,首先要做一个正常的人。

  妈妈:我说我们去念阿弥陀佛,你早晚念念,他不念的,讲得蛮有道理,但是思路这么不对,随便做什么事情思路要笔直去,你弯来弯去乱七八糟,我也弄得真是哭笑不得。

  师父:你跟他们还住在一起吗?

  妈妈:他住新房,我住差的,他每天到我这里吃饭。

  师父:你看,多幸福!

  儿子:在新房晚上睡不好觉,在派出所他们打呼什么的,值班室在一个房间的也睡不好觉,这是一方面,另外就是我这个人本身就是想法很多。

  师父:你问问你们同事,哪一个人没有在想东西?每一个人大脑都在运转。

  儿子:像我妈妈她就是想的很少,她就是爱儿子。

  师父:妈妈就是把心思都用在爱上面了,用在该做的上面了,你把心思没用在该用的上面,该爱的,你不爱,不该你爱的,张**跟你相什么干嘛!她如果是佛教徒,如果她求救到你了,你不管,那是你的责任是吧,这都奇怪了,八竿子打不到的。

  妈妈:师父不了解我,儿子应该了解我,我早上很早起来,我有一个婆婆要照顾,每天要给她搞好,每天三餐要端进去。

  师父:喔,你奶奶啊?

  妈妈:嗯,他奶奶。早上搞好,七点之前要到店里开门,是百货商店,一天到晚管店,中午要买菜炒给他们吃,他们晚上都要来,又要准备,一天下来我身体全部痛,真的累得不得了,他要没有事我也高兴,做牛做马我情愿,就是不要……

  师父:体力上能帮就帮一点,精神上能支持就支持点,你现在反过来,体力上么没有帮,精神上么压力那么大。

  妈妈:压力很大很大啊!我也哭死了。

  师父:这么大了,你管好自己,省心一点。除了管好自己,你还有能力可以帮妈妈,帮你的奶奶,知道吗?他们都年纪那么大了,都快离开这个世间了,你还这么自私,打你的妄想,眼面前就要你救苦救难的,不要说拿出佛菩萨心了,慈悲心了,你就正常的拿出一个小辈的心先对他们。

  妈妈:清爽的时候么,奶奶你阿弥陀佛念念,这是为他奶奶好的。他阿太也是念佛的,他们家里全部念佛的,弄出他这么不清爽。奶奶哭,我也哭,孙子很宝贝的,她哭得不得了。

  师父:还有这样的老长辈,你看。

  妈妈:他工作不做,叫老婆也不做,一天到晚外面跑,花钱,抽烟。

  师父:现在还抽了?

  妈妈:抽得不得了。

  师父:那真是着魔了,天天跟魔鬼在一起,你知道吗?我们庙里抽烟的连来都不准来,来参加法会的还要斋戒三天呢!网站上你看嘛,哪一个法会不是的?至少斋戒三天,具足三皈五戒。

  妈妈:这个香烟抽得不得了。

  师父:是的,心里面有魔。首先你自己要把自己管好,自己管不好,那就要有人来管你了,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

  妈妈:师父,一年多了,一直这样发病。

  师父:而且我看得多了,真去神经病医院,那个药吃久了之后,人大脑真的就没有用了,呆子一样的,眼睛都是直的,越吃越直,因为它就控制你的神经的,然后人反应越来越迟钝,最后国家发一个残疾证。看看好好一个小伙子,有手也不会劳动,有脑也不会思考,呆呆的。拿一个残疾证,国家可以补贴你,真的那时候可以不工作了,天天拿点补贴,呆子一个。你现在自己还能救自己。就像派出所关进去的,有的你看看五大三粗的,他脑子有问题,他伤害了社会,伤害了别人,剥夺他政治权力终生,剥夺他生命的权力。

  人的业都是自己造出来的,现在虽然不是你主观的,你有这个问题,你需要把你的佛性拿出来,要看住它,懂吗?

  儿子:师父的意思就是说先要把家里顾好?

  师父:先是顾自己。自己很安祥、很平静,知道是好念还是不好的念,就像红绿灯一样。好的念是绿灯,我可以。不好的念是红灯,我不能。这时候你有资格爱你的爱人了,能够读大乘经回向给还在肚子的小宝宝了。

  你看你那么多事情可以做,帮助妈妈,去帮帮奶奶,帮奶奶捏捏背,跟她一起念佛,坐坐,让他们知道你很正常,他们心就放下了,知道吗!这是一个莫大的安慰啊!他们又不需要你拿钱给他们,现在就是让他们安心,然后再能够尽一些孝心。妈妈这么累,我做儿子这么大了,书读得那么多,都是因为爱我才会把我送去读书,现在我在你们身边了,给你们分担一点,至少体力上可以分担一点。

  你在那个工作岗位上,了解到这个社会的百态,更加知道佛说的是多正确,这个是娑婆世界五浊恶世,懂吗?这对学佛是有好处的,对这个人间更加充满悲悯。

  然后自己好好的做人,关心好爱人,关心好你未来的孩子,关心好你的爸爸妈妈,这就是你对社会的贡献,作为一个佛教徒来说,我才对得起佛,佛啊,我来到人间,周边的人被我的阳光照着。

  妈妈:我估计在单位可能不安心工作。

  师父:那里面那么有意思,别人犯罪,为什么会犯罪?你要用佛眼去看,就会悲悯他,就会更加策励你好好学佛,人间百态都会看到。然后自己内心里再学得更加有慈悲心,不要抽烟、喝酒,知道吗?

  妈妈:他老是拉阿姨来寺院,阿姨已经两年没来了。

  居士:我身体不太好,反正念念经家里也一样,寺院里觉得也蛮清静的。

  妈妈:给阿姨电话打个不停的。

  居士:阿姨经常打扰也不行的。

  师父:打电话、发短消息,也都反映出一个人的智慧的。要识时节的,偶尔的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给别人带去吉祥。反过来说,你骚扰别人,让别人生大烦恼,这样子自己脑子也会出问题。一个人脑子乱,自我不能控制,往往就是前世他造过这样的因,扰乱别人的精神状态,他的果报就是以后精神会错乱,知道吗?不可以这样的。

  我这里也是,老是打电话或者是发短消息给我,这东西我一看到就知道是精神错乱,一接触真的就是这样。每天多少事情啊!接你电话,看你信息,看好的么还算,都乌七八糟的,果报多大!扰乱法师的心那还了得!

  居士:一般情况不给出家人打电话。

  师父:是的,一般性正常的都不大会打我电话的,有事联系常住,实在那个了,偶尔的发一个短消息。我现在还有网站、博客,博客有十几个,几乎每天都更新。我讲的意思就是不要扰乱别人,扰乱别人也会使自己精神错乱,精神分裂,知道吗?

  妈妈:师父,他就自己乱七八糟地讲个不停,一点也不停。

  师父:控制不住,自己已经完全失控了,定下来做做脚底按摩,把气往下面沉。

  妈妈:他控制不住了就到外面花钱。

  师父:对,是这样的。女的生气,发飙了,就到外面去,购物狂。现在你也是一样的,一失控就出去了,购物狂。

  妈妈:人好的时候不用钱。

  师父:他只有两个极端,好的时候很好。正是因为他很好,所以有的东西想控制他,懂不懂?正因为你有好的一面。就像那些世间的妖怪一样,它就到人间去找,找那些善良的,那些坏蛋它还不要附他体呐!

  附了之后它有它的目地,它跟你开联合公司,它本来投胎也做不了人,有的甚至也不想做人,做人的话弄乱掉了。但是它自己有外道的那种,也有它的业,它就要找一个人,然后又要吸人间的香火气。像找你这样的年轻人,香火也不要了,本身年轻人气血就好,它跟你开联合公司。

  农村的有一些,它找到那些又善良,又不太识字的,找到他就会做巫婆神汉。你这种就是神汉的这个典型,你要跑到东北去,敲起大鼓,抽起烟,打起哈欠,它最高兴,别人都围着你转,他就是做那个。人气旺一点,比如大家都听你讲,它最高兴了,哇!有人气了,有人气了。

  所以我们法师也要当心的,它们最喜欢附我们体,附我们体那好了,也不用庙了,直接,我们走到哪里人气这么旺。

  妈妈:师父,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办呢?

  师父:现在你已经出这个问题了,你就仔细地来,这个如果解决了,你修行也已经成功一半了,你现在连自我保护能力都没有。

  妈妈:是的,自我保护能力没有,老是说旁边喜欢我的人多少多。台湾张**明星是会想得到,杭州见面去。

  师父:我还看过刘**那里的歌友会,有一个歌迷一定要见,爸爸妈妈还是做老师的,就生了一个独养女儿,宝贝她,好!算了吧,给你见,爸爸妈妈陪她去。结果这个歌友会不是特殊的见面,那刘**就是走下过场,跟歌友见一下面。她不过瘾,她还要求单独见面,刘**这么有空跟你单独见面啊?

  反过来说,别人就一定要答应你啊,别人没有义务一定要答应你,在社会上面这很正常的。你就跑到路边上去问路好了,“大爷,往慧日寺怎么走?”他高兴就回答,不高兴就不回答你,他有义务一定要回答你的啊?

  这个小女孩一定要见,然后她爸爸妈妈吃准了也一定要见,说你不见,我自杀!结果他爸爸自杀,简直是…他爸爸自杀前还写了一个遗书,“因为刘**不见我女儿,所以我自杀…”一家人都搞神经掉了。

  有什么理由要见你?别人唱歌是他的喜好,是他的一个职业,你要听就听,你不听就不听,你要见我,那就不一定了。你唱片可以去买,买了烧掉也行,扔掉也行,听一百遍也行,不听也可以。你要见别人,别人也有权利的,我可以见你,也可以不见你,这想的……

  有可能不是你要见她,有可能是你身上那个众生想跳槽了,她这么有名气,不跟你了,你也出不了名,也没那么大的人气,算了,我找张**吧,想通过你这个跳板跳一下。那些东西最喜欢明星了,不是你自己,知道吗?我们现在给你分析。

  你看现在眼神对了,一开始那个眼神发绿的。有这个幻觉的,那个幻觉其实就是你里面那个东西,它想做跳槽也是有可能的,这种情况有的。

  因为有些阴阳眼的,他们看得到的,我们在那边做法会的时候,人山人海,我们高高在上,大家都听佛法,对我们除了尊敬、尊重之外,很多也像影迷一样的。所以很多众生就很看重我们,就跟着我们,都是伺机想那个。然后有的弟子他有阴阳眼的看到,师父注意,有个众生跟着你喽。它想什么他也知道,它就是想附我们,附到我们身上那好了嘛,这人气足,它这个联合公司开到了。

  妈妈:师父,现在他身上这个东西就是他要控制得了。

  师父:要正视这个问题,现在这个问题真的很普遍。我昨天刚网站里看到,现在大学里面调查下来,忧郁症的这种比例已经占到百分之十五。高等学府的,像北大、清华已经百分之二十二了,调查他们的时候都有这种想法,那种想法,甚至有自杀等种种的想法,这就是忧郁症的症象。这些是什么呢?我们佛教来讲的话,其实都是附体,这种附体现在越来越普遍。

  居士:其实我也有,我感觉自己太忧郁了,心情放不开,感觉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我就是念经。

  师父:我一般性不喜欢讲别人,希望大家就是自己,因为我们佛教徒就是要忏悔无量劫的业障,给冤亲债主写个牌位,它们到底是在牌位上还是在哪里?这就是要去悟。

  要静得下来,阿弥陀佛要念,静下来把气往下沉,要抬起来的时候赶快搓搓涌泉穴,脚的腿骨这个地方捏一捏。把心平静下来,哪怕你洗个冷水脸,把自己静下来。

  不要高举,高举起来,好了,阳气冲到头上,这个气冲到头上,纯阳之气还好,不是,它里面是邪,就是在身上的那个东西。因为人的头是很难上的,头上面它本来是纯阳的气,但是如果你控制不住了,这个邪火就上去了,它跟着这个邪火就能够上到头,一上去,就不是自己控制了,六神无主、坐立不安,就要出去,我们讲的孤魂野鬼一样到处飘,懂吗?所以这个一定要注意,不要被它控制。

  万一那个了,赶快磕头、打坐,阿弥陀佛……念《大悲咒》,《大悲咒》不会念,念《往生咒》。然后静下来,把气血再带下来,因为你的血气在转,它是活的,你平静下来把那股邪火,它的那种东西再带下来,最好是哪一天把它超度掉。

  你这个应该它已经在内脏里面了,它已经有能力控制你的心了,所以才造成这样,一般性人在外面的话,只不过是腿疼、腰痛。有的比如说在某一些内脏的话,像你这种还是靠近肺和心这个地方。有一些恶性的,比如讨命的那种就会变成癌症什么的,就是病变。如果不是来讨命的,只不过到你这边,凉亭一样住住,看你年轻人气血盛,也不太懂,然后它就揩一点油,因为漂泊很难过的,找到一个凉亭它很开心的。

  妈妈:师父,他就是一晚上不睡,人吃不消,喉咙要哑掉了。

  师父:是的,所以你附体的那东西还不是一般性的,还有一点力量才会这样。这是要注意,我看到有一些东西,它一上的时候人整个就变掉了,平时没有的时候还可以。

  这就是我们要控制住心,念佛更是念得心要细。别人念念佛还不一定要入心,那你必须要入心念佛,静下来。

  要知道这个问题,你自己要知道。比如说有的人他身上有体味的,他自己知道要勤换衣服,勤洗澡,知道这个,熏到别人,自己也没面子嘛,懂不懂这个道理啊?

  就象这个一样的,明明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缺陷,怎么克服掉它,然后慢慢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那你修行已经过一半的功夫了,那时候真的有可能有点出息了。我看看你是很大善根的,你这个克服不掉,废掉了,这个关过不掉,那你就废掉了。

  这个不是往外求的,知道吗?不是你住在家里不舒服,住在哪里不舒服,这个不是你住在哪,是你内心里已经不行了,你赶快控制心,懂吗?你心要能够控制得住。你自己的心你都控制不住,那师父也没办法帮助你,师父指明了方向,然后你去实现。

  就好像我开出了药方了,那你就按这个药方吃,把你心控制住,气血往下沉。平时呼吸的时候,要沉到丹田,很安静的。万一那个了,马上搓脚底板,凉水泡泡脚也可以,或冷水洗洗脸,把心平静下来,不要跟人讲话。这个时候你发现不对了,你不要跟人讲话,自己回避一下,静下来,静下来……不要不对了再讲话,再一弄,就冲上去了,一冲上去自己就控制不住了。不对的时候,赶快停下来,回避一下,自己冷静下来。

  好,我方法已经告诉你了啊,我也对它没有敌意的,你身上的众生我并不是说要害它,我也愿意帮助它,但是如果让一个人不正常,让大家都伤心的话,它也在造业,知道吗?

  慢慢克服,自己提醒自己,这个事情要把它当成自己的重点。但是大家有自尊的,就是靠你自己,你自己要把得准,很上心的一个事情。

  妈妈:他老婆说,从跟他谈对象到现在,没看他哭过不睡觉,就那天哭得很伤心。

  师父:不要紧,你觉得很委屈,到佛菩萨面前哭不要紧的,发露忏悔或者什么都可以的,不要在爱你的人面前哭,别人心会被哭乱掉。她现在又在怀孕,动了胎气,那罪过大了,知道吗?别说自己的孩子,就是别人的孩子好了,你也有义务啊!男子汉你要有这个义务,保护一个妇女一个儿童的身体健康,懂吗?

  妈妈:没发病的时候,他对人非常好的。

  师父:他是一个好孩子。

  妈妈:等到这样了,他人乱说乱弄,不知道了,从小就对别人好。

  师父:是一个好人,所以越是好人,有时候学佛不得法,越是会被控制,因为它觉得你还有利用价值,知道吗?他就是因为狂心生起来了,狂心一生就会着魔。你的问题就是当初狂心生起来了,知道吗?

  可以自己回想一下,因为很好很乖,他也按照这个读书,然后也追求当今这个世界最好的东西,所以慢慢这个心就狂起来了,就不能够务实。理想很好,但是生活还是要脚踏实地的,你把你的心都投在理想上,生活的细节,生活的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你反而讨厌这种,然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那上面,这一举,举得过高了就那个了。

  我们修行人也是这样的,我要开悟,要开悟,一门心思要开悟,那就着魔了,一样的。你也是,我要学爱恩斯坦,我要学量子力学,我要学这个,糟糕了。

  妈妈:还说开悟呐!

  师父:现在还有很严重的问题呢,还开悟?

  妈妈:自己控制不牢这个事情怎么弄?

  师父:从现在开始好好念佛,念珠要拿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着。念珠你要当成就是你自己的手铐,知道吗?铐着自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是铐心的,不是铐手的。犯人他不懂得修行就把他的手铐起来,我们修行自己铐自己,自己把自己的心铐起来,不要乱跑,去伤害别人。好,妈妈放心,他会的,我们也都注意。

  妈妈:师父,加持他。

  师父:他自己有善根的,相信你能够过关,我相信你能有定力。要把血气调下来,知道吗?心不能高举,高举就糟糕了。自己学会,不行了赶快回避一下,自己静下来,要把生命好的一面拿给大家,不好的,觉得有问题的,赶快自己处理掉。

  你们两个是两相情愿的对吧?不是爸爸妈妈给介绍的吧?

  妈妈:他们两相情愿的。

  师父:那你要好好地,一个男人一诺千金,知道吗?发誓爱她了,那就一辈子爱她,这就是男人的责任。就像我们一样的,出家了就好好出家,不要三心二意的想着在家的事情。成家了,你爱她,那就要替她负责。

  正常的情况,感恩都感恩不尽,长这么大了,都是爸爸妈妈对你付出,贡献了多少!要有反哺之恩,到现在还没反哺呢!

  妈妈:他就是心不定啊,师父!

  师父:乌鸦长大了,叫爸爸妈妈呆在窝里,小乌鸦出去找食物,回来喂几天,然后自己再飞走。

  今天你带阿姨来还是好的,阿姨这两年没有来,跟你是有关系的,心理还是有阴影障碍的,今天你也突破这个了。曾经对师父有什么想法,心里面也可以都把它放掉,今天既然来了,就是要把这个都放掉。

  这个小孩子,不管怎么大家都想帮你的,但是这个过程当中,确实也让别人产生心理阴影,整个过程当中我是不知道的,但是确确实实给别人产生心灵阴影,所以今天你督促阿姨来也很好的。你自己接下来管好自己,阿姨的话以后障碍突破,以后还是会常常来。

  居士:对,师父加持我,我也有感应的。

  师父:这也是一种障碍。

  居士:障碍很大。

  师父:慧日寺还是这样,师父还是这样,你们心里面的一些障碍要突破。

  居士:我自己心理障碍也很多。

  师父:不要因为那些不能突破,变成了你修行非常大的障碍,解脱的障碍,那就糟糕了,所以今天还是好的。

  妈妈:他一定要拉阿姨来。

  居士:本来我是想一个人过来。

  师父:也好的,以前都是她自已来的,跟你又没有关系的。就是你在这边住得开心起来了,他来来,联系上了,我也不知道你们怎么联系上的。

  我平时提倡大家自己修自己的,自己忏悔自己,不要攀缘,个个有不同的业障。你跑到庙里住也不好好地住,瞎攀缘给别人带来障碍,你自己的业障还感染别人。

  居士:我身体很不好,在杭州就这样,我身体一直不好。

  师父:这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嘛!

  居士:是一种考验,我是这么想的,不一定是坏事。

  师父:但你突破了才是好事,不突破,那不就害死在里面啦!到寺庙里来,一直对师父这边的法都很护持的,也很生欢喜的,本来都很好,都是很正常的在发展,突然出了个他,你来都不好意思来了吗?

  居士:我不好意思来了,见都不敢见了。

  师父:被你这里打了一个岔,这一个岔,她走了多大的弯路啊!这两年如果还是保存着以前,那你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的。

  居士:我也一直这么想。

  师父:你也是有善根的,反过来说,你们两个有点共业的魔障,否则的话,别人怎么碰不出火花来,跟你碰着碰着,把你也弄出一个弯路来。

  居士:这好像是前世的缘分在里面。

  师父:反正不是好的事情,也要佛前好好地忏悔。我还是提倡大家各修自己的,不要相互的攀缘。

  妈妈:他说,前世他是她的儿子。

  师父:这个都是幻觉,有的人说我是谁、是谁,你产生那个幻觉的时候,赶快就要亮红灯了。

  她每次到这边,自己也很安静,我也是很忙碌的,像这样坐下来都没有的,电话也有没的。以前所有来皈依的,我也不登记,也不问在家名字,起个法名你自己记住,为什么?就是为了保持着大家都清清静静地学佛,不落到世间法去。你再有钱,是你的事情,我也不化缘,我也不会生那个心。你再穷,再那个,也一模一样。

  我这里做义工都是自己发心的,帮师父做,大家发心,自己发心功德多少大!我派你,你就算做了一份力量,也没有多少功德。你自己发心的,做一分,无量功德啊!

  我这佛法没人帮忙就算了嘛,衰败就衰败,进山就进山,无所谓的事情。如果大家觉得我还可以奉献一点的,那大家帮帮我,利益社会,那可以的,我就是这样随缘的。

  妈妈:我对他说寺院多去去,师父那里多去去。

  师父:不要烦心,好好修,知道吗?进步不大或者没有,也不要紧,只要不退步,不要让人操心,不要惹人烦恼,生欢喜大小无所谓。娑婆世界能够不退步,不生烦恼,不造恶业,已经恭喜了,我在这里住多少时间,我也不知道的。

  妈妈:乱想,空想么……

  师父:保持正念很重要,我们要保持自己的正念,自己的正念失掉了,那不是糟糕了。

  妈妈:还说如如不动。

  师父:都是口上说说,定力一点都没的。要做出来的,如如不动,要真的如如不动。不仅如如不动,要能如如不动在吉祥当中,吉祥也没有,你那是什么如如不动?你那没有价值的。尚且你还不是如如不动,你要是定在吉祥当中,这才是本事。

  本来你阿姨在这里很好的,对师父信心很大的,你这一弄,弄得转弯也不知道转哪里去了,本来心理都很光明的。我可以这么讲,你这两年当中肯定很灰暗的,是很痛苦的一种事情。学佛遇到这种事情,心灵出现这种障碍是很痛苦的。

  主要的原因,或是当时他打了一个妄念,他想帮你,这个妄念让他走远了。既然你到这边了,那我会负责。他如果也想帮你,反而把你领到岔路上也有可能。他想帮你这个念头是好的,但是这个也是妄念,这个妄念让你们两个都走得很远。你有你的业障,所以两个人一起下去。

  居士:我们两个人都不行。

  师父:好好的,老老实实的。

  妈妈:老老实实跟师父讲,师父比母亲还要好。

  师父:他已经讲好了,你们今天到这边为止,没事不要打电话给她了。以前到慧日寺这边给一阵旋风旋出去的,今天回来归位,再也不要刮这些怪风了。你好好地管好你的心,知道吗?她学佛也不容易啊,都不容易的,修行的路很艰难的。那一阵“妖风”一刮,刮出去了两年,七旋八旋的。

  今天还算不错,今天我们慧日寺半天都是彩虹啊!整个下午一会儿一个彩虹,我们坐在那边就看彩虹的,天上一会是龙,一会又是凤,昨天是药王菩萨大超度。

  居士:这两年没来,但是心里面还是一直记得。

  师父:走了两年弯路,如果这个弯路不走的话,那你今天根本不会是这样子,所以回去自己好好地忏悔这些业障。是有业障,只不过碰到那个缘,这个业障现出来了,对不对?

  居士:是的。

  师父:本来那个业障是潜伏在那边,没有遇到缘,遇到缘就现出来了,所以回去老老实实忏悔业障。已经不是理论上的问题了,这就是现实上已经碰壁了,明明这个是对的,但是你违背了这个对的,这就说明还是有问题,好好地去忏悔。

  你要忏悔你的业障,你没有业障吗?业障重重地啊!学佛这么大的障碍,家里面祖祖辈辈都是念佛的,生你这么个孙悟空来大闹天宫,都不好意思讲家里是学佛的了。

  所以一定要严管,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关系到佛教在社会上的声誉。因为大家都知道你家里面是学佛的,别人都没有信心了,家里面祖祖辈辈学佛的,出子孙会这样的,那人家还学什么啊?

  本来你们在庙里,一开始也不认识的,你到庙里也不跟别人说话的。

  居士:我不说话的,跟男的根本不接近。

  师父:跟我也不说话的,跟着大家来见一下这样子。我也是对着上百人讲法,大家听听喜欢。

  这两年越来越吉祥,越来越清净。今天你到慧日寺,慧日寺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你可以感觉到。比以前来更清静,功德更大,这个地方龙天护法更欢喜。开法会经常出彩虹的,不管是我在慧日寺,还是我出去弘法,到处都是这样,这几年我到哪里,彩虹到哪里。

  妈妈:师父说的你记牢了啊,自己克制。

  师父:这就是因为我一直发心出家,我没有觉得我要弘扬佛法,我要怎么样,我没有那样狂啊,傲啊,都没有,反而是海涛法师往外拖,我给师父做侍者,师父往外推,就是这样的。我本来是住山,住茅篷,好好地忏悔自己业障。喜欢三宝的,喜欢佛菩萨的,那就要好好地学,好好地修。

  现在我也没觉得我在弘什么法,这寺庙也是大家在弄,我也没有派,一直到现在还是没什么规章制度,客堂规矩,常住规矩还是没有,都是靠自己,出家人靠自觉,在家人也靠自觉。我这庙很奇怪,什么奖啊、罚啊也没有,制度也没有,就是靠大家自觉。如果那种自觉都没有了,那个佛性都没有了,那还谈什么东西?那寺庙还有什么用?规章制度有什么用啊?

  所以自己管好自己最重要,我的徒弟,你要承认是徒弟,就把自己管好,把心看好,很务实的。要知道我这个身体是业报身,它是你的牢狱,你要了生死,你要从自己身心下手。佛菩萨早已经成佛菩萨了,极乐世界早就在接引众生了,我们还在轮回。你这业报身,你不给它管好了,以后还会有轮回。

  妈妈:师父,他要发的话,把人吓也吓死了。

  师父:重视,已经好几年下来了,你就是正常的,哪怕没有这个病,我们还把自己当成这是臭皮囊,这是业障鬼,起心动念还要把它看好呢,更何况已经出常规了。

  在世间法的角度上说,已经是有问题了,那你更加要看好。不看好的话,已经不是佛法范畴了,社会上就要处理了,送你去精神病医院了,懂不懂这个道理?

  必须要自己管好自己,那就不要紧。自己也是反省,突破这个障碍,我们生生世世各式各样的业障,有起现行的,有在潜藏的,通过这个自己要更加务实,好好忏悔业障。

  妈妈:他是这个房间也放,那个房间也放。

  师父:要自己念,电视机念有什么用啊?电视机念,电视机往生了。你自己念,自己修。正报不修,依报再那个的话,跟正报有什么相关?你“嘭”倒下来了,它又不管的,它还在那里。所以大脑要搞清楚,最重要的是自己,真的有那个了,打开来看一看,心静下来,法喜,保持着正念睡觉。

-----------------------------------------------------------------------------------------------------------------

更多传喜法师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传喜法师:佛法是修改命运之法

传喜法师:谆谆教诲铭记在心

传喜法师:琉璃光水 慧日甘露

传喜法师:甘露施食慈悲行

传喜法师:皈依三宝迷途知返

 

后五篇文章

显密圆通准提法门阿阇黎·首愚法师开示集:修持准提法如何

显密圆通准提法门阿阇黎·首愚法师开示集:实相般若

显密圆通准提法门阿阇黎·首愚法师开示集:传承、灌顶--

传喜法师:解疑释惑

传喜法师:抑郁症的真相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