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 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综论其它
 
 

惟觉法师:八大人觉经 第八觉知 普济众生觉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6:49:53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惟觉法师:八大人觉经 第八觉知 普济众生觉

 

  第八觉知,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

  这一段,佛陀再一次提醒我们:生死唯苦,佛弟子应观察众生苦,发大乘心,普济众生。

  所谓「生死」,即指众生一期又一期的生命。佛说人生如同处于炽然猛火中,众苦齐聚,毫无闪躲之处。众生之中不乏世智辩聪者,为什么竟使自己深陷于众苦之中,无法自拔?我们现前的物质生活如此舒适,为什么说「苦恼无量」?须知物质虽然不虞匮乏,但是高涨的欲望却使现代人的内心充满空虚,精神生活一片苍白;淫乱的情感,取代了固有的伦理道德;权力与欲望淹没了良知良能;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恚、五阴炽盛等众苦交迫,凡此种种,即是无量的苦恼。面对人生的根本问题:生从何来?死向何去?无法解答即是无明;在无明之中,人心的贪瞋癡不曾止息;历史上的战争也不曾间断;系缚在如此混乱失序的业网中,谁能为我们指导一条解脱之道?

  《法华经》譬喻无知的众生,如同处于火宅中的童子,宅中起了大火,然而童子们于火宅内乐着嬉戏,一点也感觉不到灾难的来临。大宅的主人为了救出小孩,于是告诉他们:「你们赶快出来,屋外有羊车、鹿车、牛车等等好玩的东西!」等到童子出离火宅后,每个人都获得了最高贵的大白牛车。故事中,火宅比喻我们所居处的世界,为众苦之火所逼恼,而大宅的主人比喻佛陀。羊车、鹿车、牛车,比喻佛的种种教门、种种方便的化导,大白牛车就是「大乘心」,也就是人人本具的佛性。

  佛视众生如同自己的孩子,不忍见众生受苦,因而「发大乘心,普济一切。」设立种种方便,普遍地化度各种根机的众生。如中台禅寺新建主体工程,所呈现佛法五化:佛法艺术化、学术化、科学化、教育化、生活化的意义,为的是因应现代人的好乐,建立种种因缘,广泛化度缘之人。凡是直接或间接听到或见到的人,都能心生欢喜,乐意与佛法结下清净的法缘,待菩提种子萌芽,就能够契悟佛陀教化众生最终的目的: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此即佛陀教导众生最根本,也是最究竟的解脱之道。

  第八觉知,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

  「发大乘心,普济一切。」

  什么是「大乘心」?「大乘心」就是菩提心,也就是人人本具的佛性。佛法有大、小乘之分,小乘行者重在自求解脱,当他证得空性之理时,就要出离生死,入涅槃。大乘菩萨行的基本精神则是自利利他,亦即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然而,众生本无自性,《金刚经》亦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众生虽然轮迴于生死之中,受众苦所逼迫,但是在佛的眼中看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大梦而已。譬如有人梦见自身落于大河中,为了免于一死,因而不顾一切地奋力地划动,当他在无限奋力之时,突然醒悟:哪有什么生死,哪有什么大河与彼岸?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除了能作梦的心之外,一切都是虚幻不实的。

  既然一切法如梦幻泡影,为什么还要度众生?《华严经》说:菩萨行者,当他见到众生在生死众苦之中,为了救度苦恼的众生,因而发大勇猛心,精进用功。在长久不断精勤努力之中,忽然觉悟:一切法本来不生,除了这个能知能觉的心以外,别无一法可得,因而停止一切心行,欲入涅槃。此时十方诸佛现前提醒他:善男子!你虽然已经悟到一切法毕竟空寂,本来就是无生的真理。但是,声闻缘觉的行者所证得的也是这个道理!虽然你已经觉悟了,但是还有无量的凡夫众生不能理解这个道理,他们始终在无明烦恼之中,长夜沉沦!受种种烦恼、业障的侵害。行者!切莫就此止息,因为觉性尚未圆满;佛所证得的无量功德、智慧,你也尚未证得;应当继续精勤不懈,圆成佛所成就的庄严净土,施设大方便教化一切众生。

  本来,菩萨的本愿即是度化一切众生。当他证悟一切法本来无生,而本具的清净自性亦从来不失不灭时,悲心澈骨的菩萨,眼看众生无量劫来始终在虚幻的梦境之中自取轮转,自然不忍自求解脱,甚而发起大悲心,往还于生死之中,普遍济度一切众生。

  第八觉知,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

  「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当菩萨于大悲心中发起普济众生的愿行时,首先面临的就是众生既深重且充满垢染的罪业,以及种种错谬的邪见;同时对于度化众生的无量法门尚未通达,因此必须涉入纠缠不清的业网中,了解众生根性,学习无量的道法,解决众生的问题。

  例如近代高僧虚云老和尚,一生为了求道、度生,受尽各种磨难。清光绪二十一年,时五十六岁,赴高旻寺打七,途中堕水,口鼻大小便诸孔流血,仍旧前往高旻寺打七,直至工夫落堂,如大梦初醒,而作偈云:「烫着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语难开。春到花香处处秀,山河大地是如来。」自此之后,一手挑起如来家业,不辞辛劳地开始度众生的悲愿。他一身承续五家法脉,修建大小梵刹数十座,皈依弟子不下百万。一般人可能认为这是名利双收,然而他总是一衲随身,一笠、一拂,披星戴月,行遍海内外,到处弘法。民国三十八年,大陆正处于内战动乱之中,香港信徒劝他留在香港弘法,他却说:「我若留在香港,则内地数万僧尼,少一人为之联系护持,恐艰益甚,于我心不安,我必须回去。」二年后,发生了云门事件。一群匪徒百余人,误以为云门寺藏匿白银及枪械,于是将虚老禁闭一室,予以逼供,然而他老人家始终无言以对。匪徒因而施予毒打,一日之中连打四次,第二天见其未死,再打,打至头面流血,肋骨折断。过几日,匪徒又来,见和尚容颜如生,于是问左右僧人:「那老傢伙为什么打不死?」僧人答:「老和尚为众生受苦,为你们消灾,打不死的!久后你们自然知道。」其后,匪徒四起,毁寺欺僧,于是他老又赴北京,上书政府,保住了僧尼寺院免于被毁,此时他已是一百一十三岁高龄。

  众生长劫以来受染业的熏习,内心充满无明烦恼,以及种种邪见。所谓「邪见」就是对于宇宙人生有不正确的认知,譬如:认为身体是我,乃至于否定因果等等。邪见与烦恼互相交织,即是障蔽众生不得解脱的原因。菩萨深知:欲使众生脱离生死,就必破除邪见;然后根据正知见转除内心的烦恼与业障。然而,根深蒂固的烦恼、邪见,岂是三言两语就能破除的。必须以大无畏的精神,无怨无悔地陪同冥顽的众生,往还于生死之中,行难行之行,忍人所不能忍;舍头目脑髓以满足众生之所需,获得众生的信赖,使之信受奉行。另一方面,对于无量度生的法门,也必须精勤不懈地学习,增长世俗的方便智慧;并深入无为法,洞悉诸法如幻之理。如此,才有可能转除众生积习成垢的烦恼与邪见,俾令众生皆能醒悟,出离生死大梦,获得永久的安乐。

 
 
 
前五篇文章

惟觉法师:八大人觉经 结劝流通

宋智明:六妙门修证全书 第六章 养生六妙门 第三节 随

宋智明:六妙门修证全书 第六章 养生六妙门 第四节 止

宋智明:六妙门修证全书 第六章 养生六妙门 第五节 观

宋智明:六妙门修证全书 第六章 养生六妙门 第六节 还

 

后五篇文章

惟觉法师:八大人觉经 第七觉悟 五欲过患觉

宋智明:六妙门修证全书 第六章 养生六妙门 第二节 数

宋智明:六妙门修证全书 第六章 养生六妙门 第—节 六

惟觉法师:八大人觉经 第六觉知 布施平等觉

宋智明:六妙门修证全书 第五章 密乘六妙门 第六节 净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