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明学习 内明 净土宗禅宗密宗成实宗地论宗法相宗华严宗律宗南传涅盘宗毗昙宗三论宗摄论宗天台宗 综论其它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六章 业、果、作、受


发布人:站主【主站留言】    日期:2014/9/4 8:42:12    下载DOC文档    微信分享  正法护持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六章 业、果、作、受

 

  第一节  正破业、果、作、受

  第一条  单独破业

  第一款  业有自性即无生灭,业无自性可说生灭

  问:世尊说业住,复说业及果,有情受自业,诸业不失亡。(卅三)

  世尊于经中多门宣说业及业果,复说诸业非无有果,更说诸业皆不失坏,及说有情各受自业:故业及业果决定是有。

  答:已说无自性,故业无生灭,由我执造业,执从分别起。(卅四)

  如前已说业无自性,故彼无生亦无有灭。颂言由我执造业,故业是我执所起。此执复从分别而生。

  摄白:佛虽曾说业及果,然无性故无生灭;无性之业我执生,我执复从分别起。

  本颂三十三: (问)世尊说业住,复说业及果,

  有情受自业,诸业不失亡。

  本颂三十四: (答)已说无自性,故业无生灭,

  由我执造业,执从分别起。

  [分析]

  颂意简明无需多释,其中无自性部分是前文诸颂中反复讨论过的。其中末句“执从分别起”中,分别特指观待割裂法界为自他,执法界少分为自我,其他为外境,建立自他对立,此即根本执着,或称无明,或名“颠倒”。

  什么是业、业力?对此事的解释众说纷纭,实际上并没那么复杂。任何一法都是因缘集聚而显现,如果这法的因缘已经基本积累好了,还剩下几项也是很容易出现的因素,然后就因缘具足,该显现了。那么该法就将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显现,很难阻止其发生,这可以看作是缘起法在发展变迁过程中积累的惯性。特别是当所缺的因缘属于心不相应法时,人力几乎完全无法阻挡该法出现。再假如该法与某当事人关系紧密,而且是该当事人所非常不喜欢的,他就一定会大叫:“哎呀,业力难违呀!”相反,如果他是喜欢的,则他多半会吹嘘自己如何英明了得,或者好运难挡。可见所谓业力是由我执从自我的角度,对缘起法的正常演变趋势和结果进行爱恶取舍而形成的扭曲观念。

  “业”有时同“业力”解,有时则可以是中性态度的说法,即因缘果法的相续。“诸业不失亡”经常引发“业是如何不错乱,不失亡的”这一问题。回答这一问题,佛教内有很多解释的体系。比如唯识用八识种子说,某些中观家用“业灭能感生果”过渡,等等,其内容有时候相当复杂,难以通达。但如果仔细考究则可发现,此问题并不真的存在。事实是,凡是相续的,人就不以为错乱,不管相续中的某些阶段中外相的改变有多么剧烈,让人惊奇。比如,从毛毛虫到蛹再到蝴蝶,前后相貌极不相似,变化惊人,但无人怀疑其间有所错乱。更有甚者,古人以为蜾蠃捉青虫为子而变蜾蠃,这是错乱的观察结果,但并无人怀疑其因果错乱。原因只是这些变化的相似相续过程是被直接观察到的,甚至观察错了也没关系。业果错乱或者失亡之疑问所以出现,是因为人以自我为中心,以我执相续为主线,对未观察到的某些变异阶段产生疑问。此疑问相当不合正理,为什么凡是我们所见到的一切现象,都被认为是法住法位,因果无一丝错乱,却对没观察到的就要怀疑因果会错乱呢?注意,这种未被观察到并非是绝对无法观察,张三观察不到的,李四未必观察不到。对此,只需要明白法界绝非断灭,显现绝无停止,相续从不中断,此问题就根本不存在。

  第二款  业有自性即成我,业无自性不失坏

  复次:业若有自性,所感身应常,应无苦异熟,故业应成我。(卅五)

  若业是有自性,则从彼业所感之身应是真实,应成恒常自性。彼业应无苦异熟果,彼业常住,故应成我;以无常为苦,苦即无我故。由业无自性,故业无生,由无生故,即无有失。

  摄曰:无常是苦苦无我;业若有性则应常,常则无苦应成我,彼所感身亦应常。勿虑空故业失坏,实则无性业方有。

  本颂三十五: 业若有自性,所感身应常,

  应无苦异熟,故业应成我。

  [分析]

  此颂从反证角度说明业无自性。佛教的说法,一切有情生命的身体都是久远时间来积累的业力所幻化而成,业若有自性是常,则业报所成的身体也应恒常,从而就没有生、老、病、死,无常变迁之苦,也无因果相续的(异熟)果。这样的有情生命应该是主宰(自我)的。显然这些都不成立。时闻“一切业决定”之说,疑落龙树此颂所破处。

  第三款  业之无性与缘成

  复次:业缘生非有,非缘亦无有,诸行如幻事,阳焰寻香城。(卅六)

  业从缘生,即非是有;从非缘生,更不得有。何以故?由诸行如寻香城、幻事、阳焰,故业无自性。

  复次:业以惑为因,行体为惑业,身以业为因,此三皆性空。(卅七)

  业从烦恼因生,诸行从业及烦恼为因而生,身从业因而生,是故此三皆自性空。

  摄曰:缘非缘业悉非有,诸行如幻无性故,身、业及惑层依有,是故彼等皆无性。

  本颂三十六: 业缘生非有,非缘亦无有,

  诸行如幻事,阳焰寻香城。

  本颂三十七: 业以惑为因,行体为惑业,

  身以业为因,此三皆性空。

  [分析]

  凡一法若由缘起而显现,则不可能有自性自相自体,即非为实有,然随顺名言共许可称俗有。若一法非由缘起而成,则不可接触不可观察,不能称有。所以缘起等诸行,只是观待安立,并非实有,如同海市蜃楼,似有而非。此理前面都讨论过。

  有情生命的身体由业力幻显,行因颠倒(惑)与业力而起,既然业非实有,则三者都是十二支因缘反复轮转而成,无自性。此颂以支分缘起之法解释业、身皆非实有无自性。若从观待缘起角度解释,可以更简明直接。

  第二条  连环破四

  第一款  总连环

  无业无作者,无二故无果,无果无受者,是故皆远离。(卅八)

  如是,若以正理观察:果无自性,则业非有;若无有业,作者亦无;若无业及作者,则亦无果;若无有果,即无受者:是故皆成远离。

  摄曰:果无性故业亦无,业无性故无作者,业、作且无况业果,果无是亦无受者。

  本颂三十八: 无业无作者,无二故无果,

  无果无受者,是故皆远离。

  [分析]

  前已讨论,因果等为观待所成,俱非实有。故业也无自性非实有。又作业者是作者将自身与法界割裂观待而成,也非实有。既然三者皆非实有,则业无落处,果无受者。此为从观待缘起角度解释本颂,与原文入手角度略有不同。

  第二款  别合破

  第一项  逆明业、果无性

  复次:若善知业空,见真不造业,若无所造业,业所生非有。(卅九)

  由见真故,善能了知业自性空,不复造诸业。若无彼业,则从业所生者亦悉非有。

  摄曰:善达业空不造业,无业亦无业所生。

  本颂三十九: 若善知业空,见真不造业,

  若无所造业,业所生非有。

  [分析]

  颂文文义甚明确,关键是对“见真不造业”的正确理解。如何是见真?“见真”是实证无我无主宰而契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如此才是不造业,即是涅槃寂静。此又可分两类:阿罗汉道实证不受后有,将我执连同自我的外相一并灭除。既然无有自我,造业无从谈起;菩萨道则实证当体无生,破除我执而维持个体的外相,借以无尽地利益广大有情大众。菩萨不执自我,也就无造业者,而行如幻佛事。但大众未证无生,故从大众眼光看来,觉得菩萨似乎仍然在因果业力里出没。龙树菩萨此颂所述,当是指菩萨道。

  阿罗汉证涅槃不受后有,是不是断灭?佛陀曾经很直接地回答:不是。但是后人觉得阿罗汉不受后有,从而灭除了一切缘起,岂非断灭?这是绝对的误解。经云,阿罗汉涅槃如烛火之灭,更不可问火去处。蜡烛灭了,没人会觉得是断灭。烛火虽无去处,莫非就烛光读的书,烛火灭后也会变成没读过吗?可见烛火虽灭,烛火之因缘果并没断灭。阿罗汉也是一样,假设某阿罗汉教过若干人解脱之道,待其涅槃后,莫非所教过的教法会失效,甚至变成根本没发生?所以,阿罗汉灭度绝非一切缘起消灭。若强要说有所灭,也只是我执灭除干净,而与断灭毫不相干。

  第二项  顺明作、业缘成

  问:为全无耶?抑少有耶?答:可有。如何而有?

  如佛薄伽梵,神通示化身,其所现化身,复现余变化。(四O)

  佛所化且空,何况化所化,  一切唯分别,彼二可名有。(四一)

  作者如化身,业同化所化,  一切自性空,唯以分别有。(四二)

  如佛世尊以神通力示现化身,其所化身复现其余之化身。当知业亦如是。如来所化自性且空,况彼化身所化余身耶?如是二事唯以分别可名为有。其业亦尔。

  摄曰:作者及业分别有,勿虑全无如化故。

  本颂四十: 如佛薄伽梵,神通示化身,

  其所现化身,复现余变化。

  本颂四十一: 佛所化且空,何况化所化,

  一切唯分别,彼二可名有。

  本颂四十二: 作者如化身,业同化所化,

  一切自性空,唯以分别有。

  [分析]

  此三颂开始的问题,“性空则是什么都没有吗?或者是并非全然没有?”实际是问者对断灭见的猜疑。经过反复驳斥实有之后,问者的常见被否定,又倾向断灭,但对断灭甚有疑虑,故做此问。龙树菩萨对问者的疑虑给予肯定,力求使问者能够双离常、断二边见:性空并非一无所有的断灭。既然非断灭,在什么意义下可以说有呢?龙树以佛现神通化身,化身又现神通变化作为比喻,说明大家所见缘起诸法实际是经过多层的扭曲与投射,远非真实。而造成投射与扭曲的主要因素就是分别,这里的分别就是指观待法界为各个诸法的割裂。虽然附加了如此多的扭曲与投射,虽然大众所见的诸法如幻不实,法界毕竟森罗万象日新月异显现如是,并非全然什么都没有,如《普贤行愿品》云:“众生无尽”。

  第三条  重斥性业

  复次:若业有自性,无涅槃作者,无则业所感,爱非爱果无。(四三)

  若谓业有自性者,有自性则定无涅槃。亦应无作业者,何以故?即无作者,亦有业故。若有自性者,则业所感之爱非爱果亦皆非有。

  摄曰:性业叵灭无涅槃,性业自有无作者,作者无故果亦无,故汝不宜许性业。

  本颂四十三: 若业有自性,无涅槃作者,

  无则业所感,爱非爱果无。

  [分析]

  重复强调业无自性。反证,若业有自性,则是自有、常有、不可灭,也不需要作者,那么所感生的果也没有承受者。于是爱取与嫌憎这样的业果也应该无从生起。反证的目的并非仅仅在语言上再重复几遍“业无自性”,而是要表明业是缘起集聚所现,无常变异,可以在相续过程中改变其发展方向,否则修行就无可着力了。

  [小结]

  业可以在相续过程中因当事者的作意而改变发展方向,是一切修行的基本点,若否定此点即成宿命论者。

  第二节  别释圣言密意

  问:经广说有,云何言无耶?

  答:说有或说无,或说亦有无,诸佛密意说,此难可通达。(四四)

  经中有处说有,有处说无,亦有处说亦有亦无。诸佛密意语言,于一切种不易通达。

  摄曰:有、无、俱教密难达,宁质执有难说无。

  本颂四十四: 说有或说无,或说亦有无,

  诸佛密意说,此难可通达。

  [分析]

  此颂论点“诸佛密意说,难以通达”很容易被解释过分。认为诸佛密意普通人完全不可了解,若如此学佛就无意义了,显然非龙树之意。事实是经过学习人人可以对佛法有所了解,虽然离通达有距离。经中何时当说有,何时当说无,是应对当机听众,校正听众错误时的具体应对,是后得智(一切种智)的表现。后得智积累完满的过程长期而艰苦,不是容易事。

------------------------------------------------------------------------------------------------------

更多赵跃辰居士佛学内容

------------------------------------------------------------------------------------------------------

 
 
 
前五篇文章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七章 根、境、识等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八章 流转还灭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九章 真、俗、空、有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十章 结义劝学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结束语

 

后五篇文章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五章 即相破法

赵跃辰:七十空性论今诠 第四章 特究生灭

王雷泉:杨度江亭三叹记

自立法师:佛说四十二章经讲记 第三十四章 处中得道

自立法师:佛说四十二章经讲记 第三十三章 智明破魔


即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救三道苦。惟愿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在世富贵全,往生极乐国。
本站主站自2007年4月20日以来,文章总访问量:
学佛网 (2004-2014)